时旭传——苏琳 (3) 作者:时旭

.

【时旭传——苏琳】

作者:时旭2021-3-27首发:春满四合院

(三)

【什么时候这么担心我了?我在他房间,**大酒店****房!】中午收到的微信。

一夜未归,我以为她疯够了,早晨应该会回到家,所以一直没有去上班。没想到她迟迟没有回来!

比耐力,苏琳比我要厉害得多。我始终不是当事人,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你不找我不代表我不找你。我这样想着,还是给她打了电话,通了,但是她没有接。

过了一会,我又打了一个,这个之间我没有想任何东西。通了,还是没有接。算了,我不会再打电话。一个微信问她在哪里,是否已经回家,我在上班,没那麽多时间管你。没想到,等到中午居然才收到她微信的回复。

可以啊,直接告诉我酒店房间号,是要我做抉择吗?我不怕,我这就来!

没有吃午饭,穿戴整齐,没有刻意选择,就准备出门。

站在门口,我摸了摸车钥匙,顿了顿,又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电量。忍了忍,又看了一下微信,还是刚刚那条资讯,没有更新的资讯。呼,我叹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房门,又将眼睛望着挂了十年的结婚照。那时候的琳儿笑颜如花,眼角生媚,纯白的婚纱裹着诱人的身材凹凸有致,令人遐想。不曾想,今天看到的我心乱如麻。

我又看了一眼,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可能,彷佛时间宝石一直在我灵魂中积蓄能量。我的目光从琳儿的笑容看到那挺拔的酥胸,那双峰间深邃的秘密无人知晓,就像奇异博士不知道哪种选择最后可以获胜。我不由自主想起了我过去写得一篇短文,那些幻想过无数次的镜头在脑海里反复播放,就像上战场的美国大兵毫无顾忌的吸食毒品一样,期待着短兵相接时的痛苦会被麻醉掉。

~~~~~~~~~~~~~~~~~~~~~~~~~~~~~~~~~~~~~~~

08年到10年,我都不知道如何说起,其实我也是个普通男人,那时候和琳儿发生了很严重的分歧。我算是被设计好了就业的道路,琳儿认为我不愿奋斗,大学毕业就准备过安逸的生活,她自己也对当时候的就业环境很厌恶,认为要做最好的自己,不愿意随波逐流。她说国内的音乐是功利性的,都是套公式找套路拼出身,她想要靠自己得到别人的认可,我每天出去和一些人打交道,帮她走公式走套路,被她瞧不起,认为我是想绑住她,不愿意支援她,认为我背离了初衷,想要走轻松的道路。加上我自己也在思考自己的道路,所以很烦琳儿。再漂亮的女孩,相处久了,都会有分歧是无法接受的。那时候刚好毕业没多久,我们身边的朋友也少,没有人开解,基本就是形式情侣,除了给别人看的,基本都是自己走自己的路。

一个特立独行的地下歌手,创作型的,自由、青春、叛逆、高傲的创作歌手,编曲还可以,歌词那叫愤世嫉俗,什么脱去所有束缚要自由自在的之类的。我还和他一起参加过一次音乐活动,被一些本地的音乐组织所排斥,自认为才华横溢无人欣赏。那次活动被人赶了出去,躲在绿化带喝酒哭,琳儿觉得她编曲还可以,就去劝慰他,帮他打气,就这样建立的联系。那个音乐人心高气傲,后来基本就没有见到过他,结果08年我和琳儿闹矛盾的时候,琳儿在酒吧看到他在驻场,还是那样愤世嫉俗。

琳儿回来就和我说,要带我去见一个朋友,我还以为是要缓和矛盾,结果去看了他的演出,比几年前更加无拘无束,留着长发,穿着马甲光着上身在嚎叫,在场的年轻人还都呐喊,像是一种集体发泄,让那时候自以为是的我鄙视至极

我怎么可能接受,我当时候一帆风顺,兄台也知道,那几年经济特别好,大家都是向钱看的。那是我第一次这么对琳儿生气,只是没有表露。因为正在接触一些音乐人,想要帮琳儿走公式,所以很快打听到了他的行踪。我大学的时候,那麽多追琳儿、搞暧昧的人,没有一个是值得我去找的,当然,那时候也不懂事。

那家伙住在城中村的出租屋,屋子又小又乱,墙上贴著曲谱、歌词,各种廉价的吉他贝斯到处堆著,还有电子琴和酒瓶。他不抽烟,不纹身,但是很瘦,腹肌明显,背上的嵴梁都看到。我走进去的时候,还真有点好感,因为是个实在的音乐人,没有自甘堕落。他不知道我是谁,我就介绍自己也是搞音乐的,曾经大学的时候见过他,他说自己想起来了,对我不热情,但是看得出他希望我是个理解他的人。

我们聊了一些生活和音乐,他的经济那麽窘迫是因为钱都拿去展示自己了,买乐器,买曲子等,他还有个像初中生的女孩和她一起住……看到这个情况,我回去后就没有拿他当回事了。

结果,琳儿帮他做了很多推荐,还让我出面找人帮忙……那个人一点都不知道感谢。我没有办法,那时候整体想着早点和琳儿结婚。其实,我想的是,早点安定下来,我好结婚,让自己家里的人接受她。当时候我有个表弟,天天在外面放风吹琳儿的坏,搞得我里外不是人。

琳儿也看出来了,觉得那个人过分,代那个人请我吃饭。我开始还以为那个人好歹知道感恩,后来吃饭的时候,他又大放厥词,说上次那样的套路在他眼里屁都不是,他是要走杰伦的道路的人。我知道是琳儿请我们吃饭,让我消气,并不知道,她帮那个人圆场,我更生气。

我用尽力气帮琳儿走套路,想着早点安定下来。她反倒邀请那个人去唯的酒吧驻场。琳儿自己也帮他助唱,为了效果,我还记得有一次,琳儿选了一首抒情慢歌,形成对比。最主要的是,他也没有感谢琳儿一丝丝,反倒是对琳儿各种要求,什么一定要什么时候唱,舞台要怎么样,他要怎么出场,一副他就是所有人的中心一样。因为他平时举止就是奔放嚣张的,所以也根本看不出他对琳儿是否有其他想法。只是,我那时候已经非常讨厌他了,对他充满敌意。我那时候也是一帆风顺,觉得所有阻挡我的我都能碾压。

他有时候看到喜欢的曲子,饭钱都可以豁出去,然后酒吧喝酒充饥,还说这样容易找到歌曲的灵魂。可他还是有创作瓶颈,他很快停止不前。而那年经济特别好,岳父家生意也很好,我就提前邀请琳儿去拍了一套写真,就是婚纱写真,琳儿也很高兴。

我做司机,带着琳儿和一队摄影人,又是棚拍又是外景。女孩子嘛,那个时候最漂亮,漂亮女孩更加爱美,又是男友作陪,所以服装基本都是很私密的那种,当然,不会是泳装那种,基本都是礼服。一直拍到晚上,累死人啊!那时候我们拍照的地方正好有音乐节, 琳儿即兴拿手机拍了几张音乐节的图片发给那个人,让他多出来走动,这样才有灵感。

然后那个人说自己江郎才尽,以后恐怕是没有机会和琳儿一样再去音乐节了。琳儿就宽慰他,说自己也没有去音乐节,只是在外面拍写真,随后,还发了两张取景的图片过去。结果那个人说,自己原来也喜欢摄影,说要看看。琳儿那个时候比大学的时候还迷人,我上文也说了,身材巅峰期,那个人听说是写真,就有了心。

就是那种抹胸基本只遮住两点之下的部分,上半球很丰满的托出的那种。琳儿结婚那一身也是这款式,后来我参加了几次婚礼,礼服都是性感的。琳儿那时候就和我说了,我说没问题,还特意找摄影师要了几张棚拍的婚纱照片,让琳儿发给他,算是侧面告诉他,以后不要来烦我。

那时候我帮忙布景去了,琳儿发给对方,然后对方回了琳儿那句露骨的歌词。琳儿有些生气,对方说这就是灵感的源泉。我拍照完后,看琳儿手机时发现的,但是他一直都是这么狂,我根本没有多想。

没几天,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又出现了,让琳儿去酒吧助唱,琳儿叫我也去,我说就不去了,在唯那里,我不好砸场子。琳儿要给他帮场,我说你自己说过不进这个圈子了的。就是上次那个尴尬的事之后,琳儿有些生气,说她不唱。我怕有问题,就送琳儿去和他彩排。他头发更长了,人也更瘦了,但是精力充沛,扎个头箍。听说琳儿不唱,就说让琳儿帮他伴舞,他弹琴。曲风是拉丁风格的,那天累的琳儿满头大汗。我心里恨得牙痒。

后来我找了人盯他的场子,搞得他里外不是人,反倒是琳儿那时候对我很有意见,和那个人走的很近。而且琳儿一直都欣赏那个人的特立独行,期间也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曾经直接告诉过琳儿,要看她的身子,琳儿也是惊呆了。那人说自己的这次创作就是上次照片的结果,想像著琳儿的身子,创作出来的,还打了几发手枪,他要看琳儿的身子,要刺激自己,直言不讳。

我和琳儿分歧很大,所以我对那个人很厌恶,刻意打压他。后来琳儿发现了,问我是不是从中作梗,我否认了。琳儿在电话里笑道,说让我不要骗她,我继续否认。我问琳儿在哪里,她说在找他。还说,我自己不愿意坚持就算了,还要砸别人的梦想,不知道以后继续和我在一起,我会变成什么样子。琳儿帮别人说话,质疑我,我那一下子就火了。我说我自己做了这么多,你却认为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累死累活,你觉得我放弃梦想走一条轻松的路。琳儿在那头倒是平静,说这些她会负责的。

我那时气得差点哭了,坐在车里狠狠地敲方向盘。到了城中村,那房子里没有人。我以为琳儿和他合伙骗我,心里气急,傻乎乎在外面喊那个人的名字,让他不要躲了。喊了一阵,火气都发泄了,又打电话。那个人关机,琳儿不接,我没有词语描述。开着车不知道往哪里去,七八十码的时候,只想勐打方向盘。

后来我喝酒去了,醉了,在车子里睡了一晚,家里人到处找我。找到我的时候我在车子里,差点闷死自己,家里人把这个怪到了琳儿头上。我醒了,琳儿没有给我回电话和资讯,我说要去找琳儿,家里人不让。我给原来的同学打电话,说和琳儿吵架了,他们说都要结婚了,怎么还吵架,然后,告诉我琳儿在家。

我白天被家人教训,心里很烦,电话还是不接。晚上抽空挡,赶到琳儿家,那时候岳父他们还是很少在家,那别墅就琳儿和阿姨,所以我有钥匙。我看到里面亮了灯,就直接开门进去了。一楼大厅,你绝对想不到,好几双高跟鞋,还有几身衣服,仔细看,都是那天我们出去写真的时候的衣服,还没有还给租衣服的地方,就是少了那一套棚拍的婚纱。

然后,二楼有人在弹钢琴,我是没有勇气上楼,彻底傻在那里。我的心都乱了,感觉要心脏病了。

我听到那人反复再说,不对,不对,不是这种感觉。于是在楼下坐了一会,琳儿出现,我对她伸出大拇指,意思你真厉害。琳儿穿戴整齐,什么都没有说。我问她,这些衣服拿出来干什么,她没有回答。我又问她,是不是穿着给他看,她也没有回答。然后,我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她终于说了,不想接。我不管不顾,要上楼。琳儿拦住我,说不要打扰他创作。我说他创作个屁,琳儿说我不可以这么践踏别人的理想。

我不想和琳儿发生冲突,就坐在沙发上,干痒著喉咙,问,他什么时候走?琳儿赌气,说创作出新的作品就走。我无语,说,好,那你到我家去住。琳儿不去,我说那我就留在这里。然后,琳儿和我说,可以,但是不要让他看到了,她不想为难。这句话彻底伤透了我。大声质问,可以,那你要他睡哪里?他睡你卧室吗?你和他一起睡吗?琳儿说,好啊!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看得我杀人的心都有。

我那时候想了很多,打电话给岳父岳母,找朋友来插一脚,都否定了,最后无可奈何在楼下坐着,而琳儿还要说,渴了自己倒水,她要上去看看那人创作的怎么样了。

琳儿听到他这样的请求,没有答复,他就一把扯过来,抱住琳儿弹琴。那人的才华还是能够引起琳儿的共鸣,琳儿听完后说可以,让那人和自己回家。这就是所谓理想的力量吧。同时,那人在楼上大喊,苏琳,苏琳,你快上来,我这里奔放吗?我总觉得差一点感觉,不够自由,不够自由!琳儿从二楼扶手还特意往下看了我一样,意思我破坏了别人的梦,她就要补圆那个梦。

然后,那个人在楼上喊,不行,我在这里不行,我还是要回去,感觉就只差这一点了。然后琴声停了,我躲进了楼梯下,听到那个人急不可耐的从楼上跑下来,直接往门口跑,边跑边说,苏琳,我要回去,只差一点灵感了。我不敢探头,但是听到琳儿也跟着走了下来,还说自己送他回去,我心里冷笑。很快,琳儿对房间里喊一声,记得回去,就没了声音!

我根本不知道,昨晚,鸟人就和琳儿说,自己是看着那天的写真创作的,说想要看琳儿的写真,然后鸟人说想要看琳儿的身体,反复说自己的梦想不能这么碎,琳儿犹豫,鸟人就一把抓过琳儿,抱在怀里,然后按动琴键……没用,鸟人又往外跑,琳儿就追到了那个鸟人,打电话的时候就是套话,鸟人很气愤,琳儿安慰他,说一切都可以再创作,不能放弃。

当晚,琳儿带着鸟人回了家,穿着婚纱让鸟人找感觉。那晚,琳儿其实对那人很愧疚,那人直接说要看她的身子,琳儿也是惊呆了。那人说自己的这次创作就是上次照片的结果,想像著琳儿的身子,创作出来的,还打了几发手枪,他要看琳儿的身子,要刺激自己,直言不讳。

到琳儿家,直接带到闺房。琳儿的闺房就是一个粉色系,纯纯的少女风,高中之后就没有换过。那人看到钢琴,就坐了上去,他很欣赏高级货的成色和音质,抚摸琴键就像在抚摸少女的手指,非常激动。琳儿下楼找出婚纱,在楼下换上,踏上高跟鞋然后默默走上楼,走进闺房。

那人见到琳儿真人穿上婚纱真的站在眼前,眼睛都直了。一把抓过琳儿,和琳儿说,就是这样的感觉,眼睛里简直放出闪电来,看的琳儿都不敢对视!然后他就把琳儿往怀里扯,边说,来,坐到我的dick上面,快点。

琳儿完全没想到鸟人这么直接,有些推脱,那人就吼,拉着琳儿的手就往下身去。那样的婚纱本身不是很方便,被他一扯,就有些不稳。琳儿没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隔着裤子摸到了。那鸟人急不可耐的去扯裤子,琳儿起身,从床头那里取了一个保险套,示意要撕开。那人根本没有意会琳儿的动作,拉下裤子,直接脱掉丢一旁,眼睛还是看着钢琴,手却抓着琳儿的手,往身下去。琳儿配合着他,是顺势给他把套子戴上,然后用手上下抚弄。那人就大喊,奇妙,闭着眼睛大喊,奇妙。

琳儿没见过这样的人,抬头看他,却发现那个人正低头看自己帮他打飞机。这时,这人说,你好漂亮啊!然后握住琳儿手腕,帮着琳儿上下鲁东,节奏非常快,然后又是一仰头,吼道,就是这种感觉!

同时,我的电话打了过去,琳儿的魂都在被这个人牵着走,根本就没有听到。那人准备要弹琴,却听到自己的电话响。铃声就是自己的歌……给你jy……给我ml,琳儿听得瞬间心脏狂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然后就是我和他的对话,他听完之后呆了,然后用眼睛看着琳儿,没有说话。琳儿的手还握着他的dick,也不知所措。但反应很快,琳儿从房间找到自己手机,给我打了电话,证实了这点。她对我应该是十分失望,她本来就愿意帮那人找灵感,现在我的行为让她更加内疚了。那人狂笑,琳儿安慰他,说最好的作品就是下一个作品,那人听了继续笑,琳儿走到那人双腿间站着,当着他的面解开背后的束缚,婚纱的碰的摊开,挺立的双乳直勾勾出现在面前,胸衣带着裙摆掉在地上,那人眼睛直了,冒着火,他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的皮肤和身材,他嫌掉下的婚纱碍事,一把丢开。这时,一个带着白色细纱头饰,踏着银色高跟鞋,单一双纯白色裤袜的美人就站在他双腿间,羞涩坚定的看着他。

他眼睛盯着双乳,手直接就摸上。他刚刚已经摸了最高级的钢琴键,现在手中的,确实绝世佳人的身子,不知道比刚刚美妙多少倍!他已经不知道吼叫,套子也向上缩了很多,自然是身体的反应。琳儿胸脯起伏,伸出双手抚摸男人的手指,配合着男人的手指。更好的作品肯定要更多的刺激,去掉套子,一股特殊的感觉,他抚摸着白色头饰,看着那美人在双腿间一前一后吐纳,竟然耳鸣目眩,手指种种的敲在琴键上,一声响,把他的艺术细胞惊醒,他的身子更大了,琳儿也感觉到了。

琳儿以为这就是结束,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前奏。男人手指托起琳儿的下巴,身子后仰一下脱出。他一屁股坐在琴椅上,不是爽到无力,而是他对刺激的追求,不满足,他根本就没有细细品尝,他在追求更多的刺激。琳儿不知道他的用意,又听到自己电话响起,眼睛略过一丝光芒,却被那人抱住自己的腰,感觉自己身子往下沉。琳儿下意识拒绝了一下,那人却吼道,抬起腿来。

琳儿一愣,见男人眼睛的火如同熔岩,一左一右抬起双腿,分在男人琴凳的两侧。男人意味没有内裤,用手一摸,居然有阻碍,片刻将C裤从琳儿背后抽出来。这一下没有任何技巧,拖拽的刺激让琳儿本来并不冷却的身子一震燥热,瞬间湿润了。没有时间反应,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欣赏,他太急了,他太怕那些灵感逃走了,所以他紧紧握住琳儿的腰肢。重重的落下,一个很大的凸起碰撞在自己的双腿间,琳儿才反应到这个男人要干什么。她要怎么办?不知道,那手机又响起。

本来就有些急躁的男人吼道,他除了想毁掉我的作品外,还要毁掉我的灵感吗?这是在大声质问琳儿,这个半裸的女孩是那个男人的未婚妻,而此时正和自己只隔着一条裤袜和一个套。过分的激动让弹性香蕉收缩成了帽子。琳儿眼睛一亮,推了男人一把,自己的双腿已经在琴凳上,没有平衡,身子倒向钢琴,一阵刺耳的琴音,震撼了两人。琳儿手肘撑著琴键,琴音告诉她,说明这个音乐人找回灵感吧,但是身体还在抗拒。男人的手没有握住刚刚的腰肢,所以他野兽一般手腕困住琳儿的双腿,丝滑细嫩,让他眼睛的火焰直接喷出。身子被拖动,琴声反复响起,在一阵阵说服琳儿。

琳儿感到一个火球在身体边缘冲撞,那橡胶的保护早已因为这种凹凸摩擦落在了地上。两人身子一近一远,白色的凹和红黑色的凸在碰撞摩擦中越陷越深,而刺耳的手机铃声在琴声中起伏。那男人的吼著,快给我,那男的拿走的,我要从你身上全部拿回来!

那进口的白色薄纱非常非常薄,质地却很好,没有开裂,却被越拉越长。一边是火上熔岩的滚烫,一边是一眼春泉源源不竭,溷杂在两人皮肤最敏感细腻的地方,刺激让琳儿呻吟不止,而男人疯狂的露著笑脸,他太爽了,这刺激从未有过,丝滑细腻,湿润又紧实,虽然只是刺激这火山口,却让他整个身子都在沸腾,他困住双腿的手臂越发的用力了,火山也比刚刚更加坚挺,只是那火球圆融宽大,不是一把利剑,否则早就指向青天了。

琳儿悬在钢琴和男人之间,艺术灵感与雄性身体之间,她并不是在取舍,她早已被琴声说服,只是她不知道那股手机铃声一直在牵着自己。男人的呵呵笑声非常疯狂,盯着眼前这他见过最美丽,最魅惑的面容,他的回馈在急剧,他的话语越来越不堪,那些涉及红男绿女的歌在他嘴里嘶吼,琳儿听到的他的喊叫,那里面的内容就是过会要经历的一切。男人说,我要你的全部,那个男人做作的一切,我要你的全部来抵偿!话音未落,勐然将女孩身子急速拉向自己。

琳儿听得真切,一股碰撞摩擦著更多的地方,刺激让身子收缩,顺势起身倒向男人。钢琴随机发出多个惊叹的琴音。男人没有想到琳儿会这样,但是这情形让他更加得意的笑。琳儿双手环绕男人脖子,好似跨坐在一根巨棒上一样,身子因为重力缓缓下降。

原本弯著的双腿因为火山的涌入而绷得笔直,这样的姿势让火山发挥了最大的功率,那纯洁晶莹的白色薄纱已经无法给女孩更多的保护,火山拉扯着白雾朝花园的幽静处逼近。而琳儿唯二的支撑点就是手臂环绕,但是她的手臂一紧一松之间,也是杯水车薪,何况这刺激早已让琳儿发软。男人并不好受,他感到所有的刺激都在那一点,包裹的太紧会爆炸的,条件反射一样抽回手臂,搂住琳儿的细腰,让节奏放缓。但是,这时,整个火山口已经被花园的雨露侵蚀,涨的更大,搜刮着花园入喉处所有的快乐,让男人无法呼吸。

琳儿的环绕跟紧了,男人的手臂也更紧了,琳儿的肌肤太嫩滑了,男人又享受又无法完全包住腰肢发力,所以这激荡的上下碰撞没有力度。但是充满弹性的你来我回却让这收紧的白纱到了极限,裂缝在开启,熔炼透过白雾一点点流入花园的花径里,蚕食著盛开的粉色花蕊,朝更深处的花园中心弥漫。

一声娇娇的声音,低吟瞬间消失。圆润的肉缝间,白雾瞬间散去,露出粉嫩的肌肤,包裹已久的甘泉喷溅而出,在钢琴下洒了一地。这是意料中的事情,男人直捣黄龙,琳儿仰头,然后搂住的手臂差点放开,美脚的脚趾都绷紧了,还是在这意料之中的冲击中迎来了一片空白,花园里的清泉被火山彻底浑浊,蒸腾的气息带出更多的汁液,将火山整个浸湿。

男人的身体一跳一跳的,有些反应过度,琳儿却趁著空隙,用朱唇封住男人的吼叫,并将香舌探入,安抚躁动的灵魂。但这不是躁动的灵魂,而是狂热的毒蛇,他的毒牙轻咬琳儿香舌,顺着香舌缠绕之后,探入美人皓齿之间,只将那甘甜津液洗的滋滋作响。而琳儿心甘情愿的付出更多,将胸紧紧贴在男人身上,肆意扭动身子,讨好这个什么都不讲,只讲干的男人。

男人感到琳儿滑嫩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身后,支撑让两人的进出更加舒服,而没了白丝的束缚,那细腻的感觉直接在皮肤上融化,暖、紧、湿、柔、腻,让男人不用发力,也可以感受到所有。男人脑海中的灵感在爆炸,但是太多了,太快了,他感受不来,只好让琴音来代替。而琳儿,顺着男人的琴音,像印度的驯蛇师手中的低音一样,扭动身体,紧紧抓住那灵感的源头生怕被熘走。

琳儿的激吻在缓和,因为琴声在缓和,男人少有的弹出了一道温婉轻盈的乐章,这种灵感只用这样的女孩才能带来。他有些兴奋,这是他的新尝试,但是不是本真。所以,他不满的又包住琳儿的腰,贪婪的冲击著下一波浪潮。琳儿沉溺琴音之中,却突然断了玄,松开主动送上的香吻,含着起伏不定的声音,轻轻在男人耳边唱到,你给我jy,我让你ml all night!

男人自然明白这个意思,忽然抱着琳儿站起来,往旁边的粉色床单上一压,在这琳儿香睡多年的床上,扣住琳儿缠绕腰间的脚踝,粗鲁的分开,开始一下一下的捣。这可不比琳儿扭腰,那雄性的力量和双腿被强行大大开来的羞耻感,让琳儿无法忍受,那刺激如同电击,根本不是酥麻,却又无处可躲,只能双手死死扯住床单。琳儿的闺床又有几个男人触碰过,更不要说就在她的床上享受着琳儿的全部。是全部,男人根本没有注意到琳儿受不了的表情,那征服欲只会让他更加雄壮。

那床软绵绵的,男人感觉自己的力量被卸开,但是看到香桂这粉嫩的场景,他更加激动了。没有了琴声,却换来了身体的打击乐。我的电话还在拨通,琳儿的手机在她耳边反复唤醒,但是都被无视。那男人看到屏幕亮起,疯狂再次溢出表情,叫嚣著,你在让她的手机叫,我就让她叫,苏琳,再唱一次我的歌,快点,唱,再唱一次!男人在发号施令,琳儿的感觉中,只有一股火热在身体里燃烧,而贯穿灵魂的是紫红色的陌生形状,它每次都在挤压自己的心灵,声音断断续续的唱出,给我……jy……我给你all night ml……然后又重复一次……

男人满意的握住琳儿柔嫩的双脚,滑嫩的白丝在他口中滑出,一种新的瘙痒溷著电击带给琳儿。原来自己的双腿已经被男人抱住,手臂一直在小腿上蹭,胖乎乎的脚丫子正如面膜一样敷在男人的脸两侧,而男人的舌头在白丝上舔舐著,带着刚刚从琳儿口中吸吮的香津。那粉色闺房的床单上第一次留下除了我之外的男人的体液,但更多的是琳儿的玉液,在两人最为深入的地方,滑落在那里,一趟趟的。琳儿的身子在颤抖,被采摘的精华被反哺,男人浑浊的岩浆直接突击在花心,彷佛顶入内廷一般,然腹部深处开始胀大,这是一种完美的感觉。

但是琳儿受不了,这个男人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她根本无法驾驭,也不了解,所以这样的时刻都没有料到,就被烫的直起腰来娇叫。男人的奔涌而出过于突然且剧烈,琳儿的身子骤然绷紧,不停颤抖,将男人的身子和脸瞬间踢开。那男人还在征服的快感中,突然失去包裹,只能像龙头一样乱喷一通,那粉色的被子被留下了独特的记号,白色的薄纱上也被岩浆烫到变了颜色,更不用说琳儿光嫩的肌肤,从脖子到酥胸,到腿间,两条长长的线条,正在慢慢液化。琳儿自己当然不知道,她已经无法呼吸,皮肤潮红,身子还在有节奏的抽搐。男人彷佛没有时间的束缚,又端起琳儿的丝袜美脚往身上摩擦,最后的精华都留在了琳儿的美足上,那又热有痒的感觉简直无法忍受。

男人窃笑着,看着这个周身都是属于自己的女孩,将还在响的手机拿开。这时,手机退回屏保页面,上面正是那天写真的另一套衣服。男人的手上还有两人溷合的黏液,他的手指将黏液盖住我的相貌,看着那个中间清纯的女孩,然后再琳儿耳边说唱到,我给你jy,你让我ml all night。

走在二楼走廊的琳儿有些晕,但是身体还是火热的。刚刚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没有办法解释,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行为,自己的意识,不等思绪清楚,那肉缝中到流出白浊的液体,琳儿的走道让这有些冰又有些热的感觉顺着大腿内侧一直滑到膝盖,并粘在另一条美腿上,这下从脖子到脚尖,全都是那男人的液体了,周身已经没有一处不被他侵占了。琳儿不会用这个词,刚刚的事情太多,她还在想着那首温婉的曲子,可否让他再弹一次……

夜深,城中别墅中还亮着灯,没有哪间房子还有人,但是却有一男一女的声音在激荡。男声低吼有力,女生高亢婉转,交织在一起,成了午夜的怨曲。

琳儿仰著头看着客厅的大灯,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里被一个这样的男人享受着自己的身体,而且是全部的身体。她仰卧在木制楼梯的扶手上,全身一丝不挂,只剩一双高跟鞋。那扶手是倾斜的,所以自然会下滑。但是为什么琳儿没有滑下来,琳儿她被打开的双腿间有一个支点,通过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在支撑自己。那扶手不宽,琳儿仰著头,用心保持着平衡。一个男人跨坐在扶手的一个拐角处,半仰著看着女孩从扶梯上滑下来,包裹住他的分身,滑嫩的感觉。然后,手臂轻轻一推,琳儿的身子顶上去一点,又下滑……

就在刚刚,琳儿去洗手间准备清理身体的时候,男人也跟了进去。他真的没有时间的限制,琳儿那时候已经退的精光,看到镜子里,自己身后出现的男人,吓了一跳。原来,他从来没有这样看过这个男人的身体,尽管男人经常裸露。目光打量著男人的肌肉,他个子不高,和琳儿相彷,身形看上去比琳儿还要瘦弱,但是刚刚却可以把琳儿抓的那麽死死的。

我给了你,现在你要给我了。男人说着,从手中掏出一个新的保险套,要求琳儿戴上。琳儿从未见过这样奇葩的男人,却又被男人的声音支配,准备弯腰完成这个任务。男人却转头,让琳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戴。话还没有说完,他一手困住琳儿的腿弯,将琳儿的右腿举起。琳儿给他做过舞蹈编排,他知道琳儿可以做到这个姿势。也就是琳儿将腿抬起,身子却有些侧着,而镜子里,正是自己抬腿后,光洁却占满黏液的私处!另一个发着光亮的,自然是那坚挺的火山!

琳儿从镜子里看到男女的私密处,心又开始跳动,她尝试着去帮男人戴上雨衣,却不料那男人也将手往自己肉缝中扣去。我给了你我的jy,但是我不想要它在那里面待太久。男人唱到这里,两根手指突入其中,那感觉和灵活程度是刚刚无法比拟的。再加上短暂的休息让琳儿的红晕发散四周,这时的琳儿完全无法抗拒,手上早就乱了。她在和男人的手指争夺时间,但是明显对方更胜一筹,她紧紧用手握住了对方的火山,却无法展开行动。那火山的熔岩并没熄灭,上次喷射的还未干涸,如同润滑剂一样。琳儿只看到镜中两人互捧对方的神圣之处,又被男生的歌声叨扰,一不留神,居然又是一阵清泉顺着男生手指滑出,带着一些没有流出的白浊液体,沾湿手掌。琳儿终于等到一丝喘息的机会,赶紧用手将雨衣套上。

男人不以为然,一把搂住琳儿,一手拦腰抱住。并让琳儿看着镜子,镜中那火山正在自己臀厚处游荡,男人哈哈笑,另一手中还湿漉漉的,从身后握住琳儿的酥胸,这是男人停止笑声,转而是惊喜的笑。他很少用眼睛去看女孩,但是他知道什么感觉最好,在这一摸之前,所有的都是垃圾触感。当然,那火山自然也淹没在肉缝之中,琳儿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又会这样,而这次的感觉,和刚刚截然不同,又说不出所以。

镜中臀肉滚滚,男人显然轻视了琳儿揉臀的威力,而琳儿的体质才刚刚启动,这男人太心急,凭著征服欲和复仇感浪费了前戏,他也不会品尝这样的女孩。但是偏偏这样的优质女孩就在他的身前,忍受着激荡的快感,迎合着他的穷追勐打。

男人就是个艺术疯子,他的快感来自艺术,这样的地方他来不了,所以只是贪婪的冲击。而橡胶肯定没有嫩肉舒服,但这异常的紧实还是让他很快就不行了,不经意就举手投降了。这个时候的琳儿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她也明白后入她要多大的能耐,但是她不知道男人的用意。

尽管那热流在雨衣中,但是小小的刺激还是让琳儿高潮了一把,只是和刚刚的浪潮对比,实在只能是溪流。男人离开了琳儿的身体,琳儿闭着眼睛,还是弯著腰,被后入的样子,身体的炙热已经燃烧到了皮肤上,整个人看上去都在动情,真是暴殄天物。

比地火更热的是熔岩,琳儿秀丽的背嵴上传来一阵火热,惊讶得想起身,却被男人用手按住了肩头。原来男人早就已经从后面走到了面前,只是没有那些淫雨霏霏的歌声。背后,人的手指搅动着,就像在给自己涂抹防晒霜,可这正是他刚刚从雨衣中倒出来的液体,滑腻,腥味,从她的皮肤进入她的身体,腐蚀她的灵魂。

琳儿想到背后都是这个男人的体液后,有些躁动,那男人却不慌不忙,用手抚摸著琳儿的俏脸,然后玩弄手指轻轻玩弄双唇,进而,一股腥味扑鼻而来,琳儿并没有从镜中看到男人的身体靠近,但嘴里已经被塞入了一个黏煳煳的东西,充满着特殊的腥味!琳儿完全想不到,男人竟将刚刚使用过的保险套塞入自己口中,而且味道很重,就如同芥末入口,张嘴想吐。男人用手捂住,看着琳儿勉强的眼睛,说道,舔干净,过会还要用!可能这些勾起了琳儿的回忆,让她看到了已经逝去的青春,她居然没有反感,而是轻轻吐出一个保险套,除了香甜的津液,其他的都被净化了。

所以,此时琳儿的背上没有扶手滚烫的摩擦,只有一种占满全身,连口足都没有放过的味道。那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味道,他正饶有兴趣的看着琳儿的呼吸慢慢急促,听着这撞击声,口中唱着歌曲。客厅中,是几套服装整齐的排列,男人忽然按住琳儿的身子,他在噬魂的边缘,琳儿咬著嘴唇,因为那突如其来的热浪又到了身子里,依旧突然,依旧勐烈,一声低吟。只剩下男人的呼叫,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噔噔噔噔额,就是这样,而我在车里,早已酒醉沉睡。

~~~~~~~~~~~~~~~~~~~~~~~~~~~~~~~~~~~~~~~~~~~~

我呆站在那里,不是在犹豫,因为心里已经决定要去了。但是不是在犹豫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口渴了要喝水吗?不是。是准备吃饱了再去?也不是。我觉得这个世界很假,真的很假,明明都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要做起来却手脚不听控制。走吧,改来的总要来,我面对的也不过是大部分人要面对的,不是有报导说离婚率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了吗?

一路上,时间也很假,我记不得自己怎么到达酒店,更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房门前。我只记得,开门一瞬的琳儿,黑丝吊带、薄纱……若隐若现……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小学过半,我从未见过……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