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旭传——苏琳 (2) 作者:时旭

.

【时旭传——苏琳】

作者:时旭首发:春满四合院

(二)

【停车!】我大吼一声,车子急促的停靠。我很晕,眩晕让我忍受不了这车厢狭小的空间。开门,是一阵冷风,眩晕让人无法忍受,张嘴似乎也慢了,所以吐得一塌煳涂,鼻子里都是辛辣的气味。舒服了,要是再来一下就更舒服了,可惜这风顿时变得凉爽了起来。而我的额头却因为呕吐而渗出了汗水,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

【您没事吧?】来自陌生人的关心。

【没事!】我关上了门,却感到车厢里暖暖的,很惬意。 【先生,车是停这里吗?】陌生人在询问。

【停到那个门口就可以了。】我指了指前面,他却执意要送我进社区,我没有力气和他争,就一言不发。他无奈的停好车,把空凋关到最小,还给我开了一点点窗户。

我不想进社区,因为车子一进社区琳儿就会收到微信。我不想她发现我已经回来,我现在想要在车子里坐一坐,静一静。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让我困扰到了极点,迷茫与无奈积累著,在今晚的酒桌上爆发了。这是一场应酬,却在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场聚会。十二个人的觥筹交错变成了三十个人的狂欢,而我沦为了被奚落的背景。

行业在今年出现大滑坡,前半年虽然没有表现的那麽明显,但是越接近年尾,泡沫就越会破裂。业内的每个人都知道蛋糕缩水是必然的,所以从前半年起,明战暗斗就已经开始了,到了这个时候也基本上尘埃落定了。我的业务中有两条非常不稳定的管道,基本上是依靠别人帮忙维系的。这两条管道的负责人和我有理念上的冲突,他们几乎是被上层强压着被迫为我提供业务。

这个中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平时的利益输送保持了各方的平衡,但是行业的滑坡打破了这种平衡。随着格局的变化,这两条管道的负责人有了自己的想法,一直逼我清算业务账目,我尽量周旋其中,想要保证今年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我低估了这次滑坡的影响力,以为自己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可以摆平,结果让自己陷入被动。

我呆在车里,已经很晚了,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黑洞洞的天空让我感到少有的恐惧。这应该是一次洗牌,是我错误的判断使局面变得如此不堪,我想不出能够解决的办法。后果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收入锐减,但不会影响家庭的生活;发展滞后,我们可以用未来的努力换取速度;可是有可能被挤出了产业的生态圈,却让我无法释怀。

今晚,那些人的丑陋嘴脸都露了出来。一开始,酒局的节奏很好,大家客客气气的举杯,优雅的坐下。直到有人带了一个朋友过来,整个节奏就变化了。这个人是酒桌上一个同行的朋友,若干年前,有过交集。我大度的在我的文中给他一个不错的称谓——武哥。

这几年,武哥一直在做业务仲介,能拉关系能融资,算是小有名气。当然,我们之间有隔阂,也基本没有工作上的往来。一杯酒来,一杯酒去,我们算是唇枪舌剑斯文争斗。可有些事情就这么轻易的发生了,我发现我的同行们在察觉到我和武哥暗斗之后,都在有意无意的倾向武哥。我很难接受,并且很气愤,后期更是几度放下杯子。我想不明白,武哥是一个和我们行业没有直接联系的人,而我是他们接触多年的同行兄弟。这时却因为我陷入被动而开始集体排挤我。我坐在车里思索著,难道是我这几年一直都在得罪他们吗?还是行业中大抵都是如此!

【你怎么把车停这里了?】车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声音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醉酒后的人总是反应迟钝,当我看着琳儿的时候,她已经坐了进来。

【代驾师傅怕你出事,给我这个紧急连络人打了电话。】琳儿的脸色,因为我喝醉后正傻乎乎的半躺着,有些责备的意思。

我心情郁闷,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琳儿穿着一件浅色的羊绒大衣,里面是黑色的毛衣和灰色的羊绒袜。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喜欢抓点东西在手上,所以径直伸进了琳儿的大衣里,握住琳儿的酥胸,柔软饱满……又没有穿胸衣!

【以后不能再这样喝酒了,听到没有?】

琳儿不悦的推开我的手,询问我不开心的缘由。我把今晚的事情和妻子吐槽了一番,只是省去了武哥的所有情节。琳儿表示,今年这样的酒局就不要去了,不然只会让自己徒增不快。我点了点头,知道琳儿这是关心我,帮我开解。其实她和我一样,知道这时候退缩会失去更多,所以这句话听听就可以了。

【我是自作自受!】夫妻之间的短暂美好是幸福的,但是失误就是失误,业务依旧在每天缩水,大有土崩瓦解之势。琳儿是个聪明的妻子,她知道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样的局面的。而且,她一直都认为是她导致的这样的结果。因为在事情发生之前,我确实是将很多时间和精力放在了家庭上,帮助她分担了很多,但是更多的是我判断失误才会有这样的时间分配。何况,我并不后悔,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家庭后,我和琳儿还有女儿的关系更亲密了。

【都怪我,自己搞不定家里的事情,还要你分神……】琳儿的双唇轻轻印在我脸上,如果不是我满嘴酒气,估计就落在我嘴上了。

【唔……】我闻到琳儿身上的味道,就像中了春药一样。手一伸,将琳儿的身子揽了过来,一口就吸住了琳儿香喷喷的小嘴,用力的品尝。琳儿显然有些厌恶,不过想到我郁闷的样子,她本来打算推我的手放了下去。如果气味只是催情的苗头,那麽这湿吻就是催情的烈火,我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想要在此刻得到释放。

【内衣都不穿……】我的语言很明确的暗示。

【时旭,不能在这里……车子会摇……还有摄像头……】琳儿一边反抗,一边摆脱我的湿吻。

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吗?半夜的马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连一个车都冷的没有……这已经不是妻子第一次推开我了。回想这段时间那些味同嚼蜡的夫妻情事,我暗自冷笑两声,看着琳儿娇美的面容,找不出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我知道你很烦,但是还是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佳佳的***生日,我们还是带佳佳去一次吧!】琳儿看了我一眼,说是商量,感觉更像是通知。

【嗯!】家里的亲戚,每天的事情没完没了,我看了一眼琳儿,知道这事情和她有关。

女孩又害怕晚上一个人睡,我在车里被琳儿拒绝了一番,现在也不想吊着厚脸皮去自讨没趣。书房是我一个避难所,我躺在床上,掏出手机,一个熟悉的头像一直在闪。为什么我要掏出手机?我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好奇点开了头像,几个可爱的表情包刷刷刷弹了出来,让我心里一下子舒服了很多。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一个宝藏女孩!

我从未想过故事要继续下去,只是一切都不是我能如愿的。何况,这明明是我自己挑起的是非,能怪谁呢?我给我的宝藏女孩一个名字——恬希,很符合她在我心中的感觉。小希是个聪明的女孩,和我若即若离的暧昧了许久,擦枪走火惹人烦恼。最终,我为了自己不翻车,狠心断了这层关系,并且在单位一直回避和她直接照面。直到前不久,公司公布了今年的最大进步人员,她赫然在名单中。

【老大,好像恬希原来是跟你的吧?】新来的同事。

【恬希原来是我们这边的,是时大的徒弟,一手带出来的,不然怎么会这么优秀!】老伙计了。

当时我正在和我的几个同事吃饭,他们都在热烈讨论著这次的名单,小希年轻漂亮又神秘,所以成为了热门话题。我暗自偷笑,里面口中的小希,除了没有和我云雨一番之外,所有你们的幻想我都已经帮你们实现了!

【哇,老大亲自带的,真是幸运!听说她好像住在……】新来的同事一般都八卦,但是这应该不是小希的住址。

【她今年算是最走运的了!从我们部门直接调去做了经理,还买了房子,虽然只是首付,也是不容易啊!最重要的,她还找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还挺优秀的!!】老伙计一开口,我大吃一惊!经理是我推荐的,买房子我觉得她有这个实力,不过男朋友……我为什么不知道?!我心里感觉被人狠狠打了一拳,有些闷,有些想要发脾气!

【可恶!】我没有忍住!

【确实,找了男朋友,也不请我们吃饭,完全不理我们这些老朋友了!】他误会了我的意思,却也帮我解了围。

【这个饭必须请!还得让男朋友买单,也算是我们这些人帮她把把关,你们说对吧?】我从牙缝里说出了这些话,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见见那个男朋友!

【那肯定,我们基本就是娘家人,不过几关这个男朋友我们不认!】新来的同事。

【时大,他男朋友你认识的。】老伙计又说话了。

【我认识?谁啊?我们公司的吗?】我反问,饭到了嘴里,生吞了下去。

【就是你们十月组建的那个小组的周庄,那个九零后博士!】老伙计看他们都不知道,悄悄凑到我耳朵边告诉我!

【不会吧!】我真的整个人都天旋地转的!

我把恬希送走后的不久,单位成立了两个小组,专门来解决今年特殊的行业问题,我负责其中一个。我的上司认为我自己的业务和家庭正好匹配这个小组的职能,所以力排众议把我顶到了这个位置,并让我自己选人组建小组,算是极度信任我了!

当时我在上司的候选人中挑中了这个九零后博士周庄,并且把他当做小组的刀刃在使,算是极度信任他了!此时,没想到,我原来的小徒弟居然找了我现在的得力干将做男朋友,咋一听十分好,但是我和恬希之间的故事……真是有够烦的!

我无心吃饭,推脱有事离开了,心里却不是滋味。这段时间开展工作,我和周庄的关系算是公司中最亲密的上下属关系了,怎么他有女朋友……还有恬希,不能怪她,是我自己说和她已经断了的!

一语成谶,我还没有把事情搞明白,上司就打电话把我叫了去。无他,就是那几条线路的问题,对我反复问责,并责成我尽快给出方案。

我和上司解释了前段时间出现不好情况的原因都在自己,接下来的计划也做好了,家里也给了足够的支持,应该可以保证过关。上司觉得我的方案可行,并给我下了死命令,必须完成的数位!我觉得有些天方夜谭,但是我了解我的老大,所以胸部都拍肿了。

接着,老大和我还有周庄、老伙计一起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决定整合资源开拓一条新的线路,不过这时的公司压力都很大,人手可能有些不够。

这时,周庄突然提议,希望老大同意借调恬希过来帮忙。老大一听恬希的名字,不容我说话,立即就拍板定了。我想做解释,不过老大现在要的是结果,恬希又是我的小徒弟,今年又展现出了不凡的成绩,所以根本没有理会我要说话的意图。

我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周庄,含着一种责备的意思。周庄的书还是没有白读,等老大走后,立即和我私下面谈。首先,他说自己和恬希很熟,也知道恬希是我原来的部下;其次,他相信我的能力和计划,觉得有信心能做出成绩;再次,恬希今年是要上升的,这次机会对于她来说简直是锦上添花;最后,恬希是我的老部下,平时和周庄谈及我都是很佩服的,所以这个人选非他莫属!希望,我能够原谅他刚刚冒失发言。我这段时间和周庄共事,这确实是他的做事风格,但是每次的冒失都是正确的决策,所以我也没有说太多。

就这样,我作为领头人,给这个头像都找不到的宝藏女孩发了一条信息。当我着急等待她的回信的时候,却一直没有给我回信。本来我打算打电话的,不过这个口真的不知道怎么开,所以我还是等她回资讯……然后,我就去赴宴了,这个节骨眼上,她回信了,可爱的表情包,就好像我们之间没有冷过这段时间一样!我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心里真的有些开心。

【时旭……不要玩手机了,早点睡哦!】正当我傻笑着准备回资讯的时候,琳儿推开了一条门缝,调皮的偷看了我一眼,关心道。

【嗯,你也累了,赶紧去休息吧!】我晃过神,收起笑容,手中还是拿着手机,温柔对妻子说道。

琳儿小步走了过来……现在我不能把手机收起来,那样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但是又不能让妻子看到,怎么办?我的脑子被酒精泡著,转不起来……幸好,琳儿只是轻轻过来索吻的,我送出一个晚安的热吻后,妻子安心的陪女儿去了。

而这一切,还只是开始!

我们为了开辟新的管道,反复跑了多个地方,而且由于人手实在不够,我们基本上是全员出动!我,周庄,恬希,老伙计,新来的同事,还有一个事务秘书,除了老伙计超过四十岁外,我们都是生力军,基本上每天都是六个小时内的休息时间。整个过程没有我想像中的尴尬,周庄基本没有把恬希当女朋友看待,或者他本来就是保持距离交往的男生。倒是恬希,和我保持很好的上下级关系,好像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发生过。对周庄却总是一副爱慕之情溢于言表的样子,还时不时来个身体接触,让新来的同时和事务秘书两个单身直呼不用吃饭,天天狗粮成吨。

说实话,有了恬希之后,我们的团队多了很多话题,整个气氛比起过去要活跃很多!而且团队成员个个都干劲十足,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既不要提升士气,又不要协调关系,除了偶尔帮事务秘书掏钱签字之外,我感觉自己就是出去旅行的!

【恬希,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偶尔恬希的动作太大了,老伙计看不下去了,就会调侃一下。

【恬希,你总是这样,欺负人也要轮著来,怎么老是抓着我一个人欺负。】周庄看似在责备恬希,实际是在避免尴尬。

【真没看出来,这小子除了会读书外,情商挺高的,我们恬希眼光不错!】老伙计小声和我说,然后大家哄堂大笑。

我看到的,听到的,都是我想不到的。所以,那个时候我脑海里只有业务这件事,偶尔有时间去一个僻静的地方开视频看看女儿和琳儿,问一下家里的事情是否安好。至于恬希,除了那晚可爱的表情包让我会心一笑后,我们之间彷佛还是没有联系。

原本以为故事就会这样安静的发展下去,可这样的故事大家就不喜欢了,老天爷是一个说故事的高手!

管道业务开拓工作非常顺利,基本上把所有的条条框框都理顺了,只剩最后几个关键节点,基本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拖着疲惫,或者说兴奋的身子来到一个城市,就是过去我们的下游企业所在的城市。它们过去都要指望着我们吃饭,所以和我们关系非常好,我也接受过他们好几次款待。这次,他们是我们的目标。除了我,他们都没有来过这个城市,更没有接触过这些企业,而我们的任务就是需要在这里画上句点。

我下了高铁后独自坐车去见几个朋友,让他们找个就近的地方安顿,我打探情况后回来给他们开会布置任务。喝酒吹牛自然是有的,不过这次我有求于人,不能太放肆。还好过去做人不错,几个朋友对于我们的新管道表示十分支持,感动得我热泪盈眶。他们又请唱歌,我连续酒场作战,怕误事就回绝了。

想到事情终于要尘埃落定了,心里很高兴,赶紧回酒店布置任务。虽然已经摸清了关键节点的意图,但是明天的业务环节也要对得起我今天吹的牛,所以让周庄他们赶紧加班整理资料、合同各种材料,力求明天能够一举拿下。为了避免有机会让他们互通资讯,我明天设局回请他们几个老板,然后同一时间让周庄、恬希、老伙计、新来的同事和四家公司接触,所以他们的方案执行过程要能保证几乎同时完成,内容又不一样,这并不容易。好在对方意愿强烈,只要保证他们不联合基本没有问题,这是我心里所想,但是不能这么告诉他们。

【诶,你们怎么订的房?】我开会后找到自己房间整顿了一下,大概晚上十二点的样子,去他们的房间看看进度怎么样,却发现订房有问题!

【是这样……周庄和新同事一间,恬希和秘书(女的)一间,我们两个单间。】原来他们订房间前只报了人数,正好酒店这几天有活动,房间紧张,就给了我们两个单间两个标间,和原来一人一间有些不一样。

【他们在哪几个房间?】我不在意。

【他们在楼下,我带你去……】老伙计知道我要干什么,他也知道我今天基本已经搞定了大局,加上他身经百战,所以显得很轻松自信。

【这个是周庄……诶,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老伙计推开一个房门,惊讶道。

【师傅,你又不亲自来指导我们,我们又不会,只好来请教周庄了!】我一看,原来三个人都在一个房间,一人一台笔记本正在工作,一下子忍不住要表扬。可是被恬希一句话气了回去,一口的酸熘熘。

【早点休息,你们的临场表现比这些材料更重要。】我拍了拍周庄的肩膀,故意没有看恬希。

【他是没有问题,我以前没做过这个,不准备好点怕是睡不着!】恬希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新来的同事明知故问。

【怎么,还准备通宵吗?】我这一路上就讨厌看到恬希秀恩爱,心里那个不爽啊!

【有这个打算!】恬希故意气我。

【不错,年轻人就应该这样子。】老伙计不懂我啊!

【恬希姐,先说好,不能到我这里通宵,我还要睡觉的。】新来的同事没头脑,却说道了我心里,就是不要你和周庄在一间房里。

【不要搞太晚了,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吧,可以线上交流嘛。】我看了一眼恬希。

【师傅,你太偏心了,收了新徒弟不认旧徒弟……】恬希不满的说道。

【休息好才能保证过关。】老伙计算是看明白了。

【哼!】恬希端著电脑,一脸不满的朝门外走去。

【哈,我又回来了!我没有房卡,她睡着了!】正当我聚精会神准备查看周庄整理的资料的时候,一个兴奋的声音打断了我。

【打她手机啊!】看到恬希不满的走出去,兴奋的跑进来,真是让我不爽。

【打了呀,房间里没响,估计调成静音了。】这个语气中夹杂着兴奋,而且都没有任何掩饰和隐藏,是个人都能听出她的意思。

【那怎么办?】新来的同事看了一眼我。

【你去问问前台,午夜有人退房吗?】我对老伙计说。

【你不是又要……】新来的同事刚开口。

【赶紧做你的事吧!】恬希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又要什么?】我现在经不起这样的话题。

【师傅~ 】恬希忽然一声撒娇。这几十天来,从未有过的一句撒娇,听得我一身酥麻。这声撒娇又唤起了我可以忘却的回忆。没有人的办公室,我已经从里面上了锁,恬希躺在我怀里偷偷吻我的下巴,那天她特意穿着紧身的牛仔裤,把年轻活力展现得淋漓尽致。我意乱情迷,趁她不注意狠狠捏了她充满弹性的小肉弹一下,她吃痛咬了我下巴一下,然后又是心疼又是可怜的喊了一声师傅~ 那一声和这一声一样,让人迷情。

【又要睡到这里,害我晚上要和周庄挤在一起睡。】他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

【哈哈,这样啊,那你是安全的,哈哈哈……】又?我心里疑惑,这段时间,我晚上喝醉了几次,莫非……心虽然这样想,但是嘴巴上却在调侃。

【时旭,没房间了!】老伙计告诉我。

【没事,那你们继续吧,我先休息去了,充分相信你们。】我笑着走了出去,老伙计留下继续和他们交流,介绍经验。

我一回头,没有看到有人跟来,一路小跑,目的地是事务秘书的房间!恬希,我可不会让你睡在那个房间的!一阵疯狂的敲门,再加上电话轰炸,应该可以把她叫醒!

【碰碰碰!】我用力拍门。

【谁?】里面是事务秘书的声音。

【是我,睡了吗?】我一下意识到恬希再撒谎。

【还没有,等恬希回来。】事务秘书没有开门,毕竟对我不是很熟悉,又是上司,有点自我保护意识。

【哦,她去哪里了?】我故意问道。

【去他们那边准备材料去了。】事务秘书说道。

我赶紧又往恬希那边小跑,结果这小妮子心思太坏了,我跑到的时候,她已经脱衣服准备去洗澡了,外边就三个大男人,太没有安全意识了!

【恬希,她还没有睡,你赶紧回自己房间吧……总的来说,还是要稍微避嫌……】这话居然从我嘴巴里说出来,真是太反转了。

【哦……】恬希从时间上判断,应该猜到了我是小跑过去的,语气一下就不开心了,嘴巴气鼓鼓的像个小仓鼠一样。也没有穿外套,直接穿着秋衣秋裤从洗手间出来,然后抱着自己的外套和笔记型电脑就准备往外走。

【等等!】我们都大吃一惊。

【酒店空调那麽好,不会着凉的!】恬希看我们都望着她,笑了一下说道。

我们无法理解的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明我们的意思是一致的,是恬希没有理解到。转而一想,我拍了拍周庄的肩膀,没想到他小子扭头和我说酒店里很安全。唔,这个小伙子确实体会到我的意思了,只是没有那麽深刻,还好,还好。

【你们早点做完早点睡,我也上去休息了。】我又看了他们一眼说道。

【老大放心……】他们一句话就送走了我。

出了房门,恬希还在走廊里。她穿着黑色的秋衣,贴身超薄的那种。这身材,还是那麽吸引我,腰线,臀线,走路时扭动的姿态真是有够诱惑。她的高跟鞋呢?肯定是落在周庄房间了。我快步走了过去,眼睛却盯着那婀娜的身姿,我不知道抱过多少次的柔嫩身子,调皮的胴体,有趣的灵魂。

恬希在我走近的时候就发现了我,不过没有表露。我越看身上越燥热,快步走上前准备从后面给她一个拥抱。唔,这里应该没有人会看到,这样做应该没有问题。等等,恬希会反抗吗?已经给我抱过这么多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我都吸吮过,除了身体的深处外都是我的乐趣源泉。不过,那时候她没有过这样明确的男友……不行,恬希可是我最得力干将的女友,我绝对不可以做傻事,特别是在这个时间点!

【哎!】我内心在做抉择,脚步却没有放慢,加上恬希忽然站住,不对,她还可以往后面靠了一下。恬希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出头,正好撞进我怀里。

没有身体接触,没错,这几十天没有身体接触。这是第一次,而且她身上只有秋衣,秋衣下是我曾经的温柔乡。她是故意的,恬希绝对是故意的。她的手抱着衣服和电脑,那这暗示是什么?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她在扭头,我不要动,看情况。是要扭头和我接吻吗?我要不要主动,还是配合一下,或是拒绝?不行,我要想想工作……唔,好香,恬希身上的味道就是能让人感觉到有点不适,却又很想再闻第二次,她的香和琳儿的香不一样,琳儿是让人沉浸在其中难以自拔,恬希的香有层次感,让人总有一种再试一次的勇气。

这眼神,我看到了她在盯着我的眼睛,好像在低诉,诉说自己的寂寞。这眼神中有些讨好,有些调皮,是要我原谅她找了男朋友吗?还是讨好我,希望我能够在和她圆梦。不行,上次恬希已经说了,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我们的关系就不会这样了……她的眼神到底是在告诉我什么?我到底要怎么做?

嘴角在上扬,是浅浅的笑容,还在上扬,笑容慢慢变得灿烂。恬希的笑并不魅,却很甜,让人忍不住想要和她一起笑。我也抱有深意的笑了起来,我的心在飞翔,我已经无法抗拒了,周庄……我现在或许不要想这个名字。

【师傅,我……我忘了自己带了房卡……】就在笑容最灿烂的时候,忽然停止,恬希袖子里透出一张卡,这小妮子居然……我无语了,可呵斥的话到了嘴边就收了回去,谁能够在这样眼神下说出呵斥的苛责?

一路上,我始终没有点破,早早把她送进房间,脑海里一片浆煳,最后彻夜未眠!在天边要白的时候,我好像睡着了,然后闹钟响了,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役,咬牙也要挺过去。起来洗漱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他们的进度,然后去吃早餐,多吃点,准备中午大战!

【嗯?】当我走到周庄房间的时候,发现他们四个都在,就像昨晚我第一次离开的时候一样。

【师傅,昨晚搞了一个通宵,终于要完工了!】恬希一脸疲惫,但是却充满了斗志。

【你们不会真的熬了通宵吧?】我反问一句。

【师傅,你猜!】恬希笑道。

【周庄……你们两个应该睡了!】我看了一下床上,两个被子都是摊开的。

【没睡好,恬希姐天没亮就来敲门了。】新来的同事说道。

【你真的通宵了?】我走到恬希背后,手放在她肩膀上,轻声问道。

【不能算通宵吧,睡了一下,不过没有睡着!】恬希还是笑得那麽甜。

【你们的搞完了吧!】我看到周庄和新来的同事电脑和资料全整齐的摆放着,说道。

【嗯,我们先下去吃早餐,恬希,你要我帮你带什么?】周庄问道。

【给我带片吐司和鸡蛋就可以了。】恬希的进度稍微慢了点,这个整理材料的工作或许不适合她,是我没有分配好任务,让她吃苦了。

【恬希,一起下去吃早餐,身体最重要……他们老板我已经搞定了的!】我见他们都出去了,只是门没有关,就双手搭在恬希肩上,俯下身子对恬希轻声说。

【我知道,你昨天喝得醉醺醺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恬希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

【那你还通宵?】我说得很温柔。

【我不想几家公司对我们的印象有差别,他们几个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只是多花点时间。你代表公司,我代表你,我不要让别人觉得时旭带的人能力不行,不要给你丢面子。】恬希收起了笑容,眼中透露著坚定的神情,那认真的样子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这小小的身子里装着大大的灵魂。我不敢想像,脑海中闪过恬希刚毕业时一脸茫然的菜鸟模样,现在却如此坚强、倔强、不服输!那个在我办公室偷偷摸摸和我温存,一顿操作就可以全身发软的小女生现在却有如此斗志。

【加油!】我看的出这才是恬希的本真,并没有再说其他什么,转身离开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走在过道上,昨晚已经很乱的脑子忽然清楚了。不过,恬希还会是我的那个宝藏女孩吗?我感觉现在我已经没有将她拉进自己办公室的勇气,但是她却更让我为她着迷,满脑子都是她现在和过去的样子,容不下其他。为什么?偏偏是周庄!他们到底……应该还没有走到那一步,现在为止,我还是和恬希最亲密的人!唔,我不能容忍恬希躺在其他男人怀里,我要先一步拿下她……呼呼呼,真是让人胸闷。对,就这么决定,她男朋友还是周庄,不过我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