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旭传——苏琳 (1) 作者:时旭

.

【时旭传——苏琳】

作者:时旭首发:春满四合院

这是一篇随想,献给碧海BH兄,希望可以给你带来灵感~

(一)

聪明的女孩总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藏!

我望着怀中那绯红的脸颊,大大的眼睛无辜的看着我。她垂著的双腿还在不自觉的颤抖,刚刚明明还是欲拒还休,高潮却来得那麽突然。男人最无法抗拒这种又清纯又欲望的女孩,何况怀中依偎著的是小我十岁的妙龄女孩。我怜惜的捏了捏她小巧的下巴,轻轻挑起,好和她四目相对。那眼中还在抗拒,不过更多的是任性的责备。她嘴角还咿咿呜呜的细细呻吟,我的小小触碰竟叫她口齿发出震颤的响声,如同求欢的哀告。这叫我如何忍受,手指又不自觉的往她的小裤裤里伸去。

“师傅,不可以再继续了,我受不了了!”女人的“受不了”就是男人最大的动力,这不是在拒绝我。

她嘴上那麽说,身子却支了起来,双手捧着我的脸,笑着用嘴唇飞快触碰了我的嘴唇,调皮极了。对于办公室这样的环境,她没有丝毫束缚,彷佛就在自家的床上一样。

“上次你下面给师傅吃了,这次换师傅下面给你吃,好不好?”我暗指年底团拜的时候她亲自为我煮面的事情。

“我胃口很大的哦。”她拨弄了一下头发,装作没有听懂弦外之音。

“我又不是喂你上面的嘴巴……”说着,我的手指悄悄伸进了小裤裤,温热湿润毫无遮蔽的握在手掌中。

“师傅!”她身子扭动,想要到要死,但是这是我们最后没有到达的地方,一块禁地。

没错,这就是危险的办公室恋情。我的女同事,前些时候进来的女研究生,在之前的我曾经说过和她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没有终点,我们保持着这种暧昧又古怪的关系,一直到她升职走人。之后我们几乎没有了联系,除了某些会议偶尔相遇,保持着所谓的师徒关系外,早已没了更深入的交际. 上面的场景,是我们最为爆炸的一次,差点就擦枪走火了。但是……

“宝贝,我受不了了,今天我一定要搞定你!从此之后,我每天都要干你,就在这里,听到了吗?”我忍不了,压不住自己的欲望,将她整个身子抱起来,往办公桌上一丢. 她象征性的挣扎,把资料夹和一些办公用品统统踢到地上,这样的场景更加激发了我的征服欲。

她将双腿轻轻合拢,引诱我粗暴的抓住她的美腿,拉扯开,让她湿透的小裤裤直勾勾的暴露在我眼前。然后,她用魅惑的眼神看着我,本真的欲望,纯情的勾引,她在期待着我把她的小裤裤一把撕掉。毫无疑问,她比我更加难以忍受,这么多次调情暧昧肢体碰撞,这一刻终于要来临了!

“师傅!从此之后,我们的关系就不在是这样了!”她的手,不是阻挡,不是紧握,是抚摸!抚摸在我拉扯小裤裤的手上,十分温柔,比她的娇气的声音更加温柔。

这句话如同一声炸雷,将我生生噼开. 我深吸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然后瘫坐在椅子上!没有经历的男生根本不了解这句话的威力,或许,他们认为这是征服女人的宣言。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份死亡宣言。

危险的办公室恋情,人到中年危机四伏。我眼前的女孩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我的顾忌,她也知道我的需要,她更知道她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她陪我走在这危险的悬崖,我们各取所需。她一直没有告诉我他有男朋友,她男朋友也一直不知道她在陪一个中年人玩一个最危险的游戏。而这一切,都是有底线的。

我放过了她,也放过了自己,得到一个善终。

##################################

我很庆幸,自己总是碰到聪明、善良的女孩,她们给我带来多彩的人生!而最特殊的一个,非苏琳莫属!

“琳儿,过来!”女儿正在客厅看电视,妻子刚刚聚会回来,正站在我旁边换衣服,我一把扯过来。

“时旭,你干什么?”琳儿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

“别问。”我直接褪去琳儿的打底裤,露出性感的情趣小裤裤,浅绿色的布料上有澹澹的水渍. 这多汁的鲍鱼服役多年,到如今还是源源不竭。不待琳儿反应,又是一把扯下小裤裤,捏著浑圆的臀部往上提,左右揉捏,把妻子弄得有些难堪又一头雾水。

“他们没有发现你的小洞洞比原来大了不少吗?”我看着粉嫩的肉芽带着新鲜透亮的汁液,忍不住用舌头舔了一下,打趣道。

“哈,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原来是临检哦!”琳儿邪魅的一笑,整个身子倒在我身上,也不去提自己的打底裤,反而低头用手抚摸著自己的耻骨,眼睛时不时瞟我一下,偷看我的神色。

“今天没有在车里坐一个小时,只是玩手机、最后亲亲?”我暗指前段时间的同学聚会。

“哎呀,越来越不信任自己的老婆了!”琳儿扭过头,嘴唇印在我唇上。

“不是不信任你,是现在的男人都太狡猾!”我怜爱的吻了回去。

“哪有你的狡猾?”妻子意有所指,不过总是点到即止。

奔四的人都喜欢说七年之痒. 我和琳儿认识二十多年,结婚十年,在外人看来却从来没有痒过. 有些还没有结婚的同学会在琳儿的朋友圈回复:这把狗粮一吃就是二十年!他们并不知道,我和琳儿的感情一直都走在悬崖边上,时时刻刻摇摇欲坠。也正是这样摇摇欲坠,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经营著,不敢轻视任何一个小问题. 久而久之,变成了一种常态,反而显得一直在秀恩爱。

我曾经和院友辩论,他们认为琳儿就是典型的坏女孩,不自重、不自爱、心机婊。我有时被驳得哑口无言,只能这样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富家女,生活丰富多彩的富家女孩,可爱,聪明,活泼,爱美,平易近人,唱歌好听。

她会去夜店,偶尔蹦迪,却很少熬夜,一般十二点前早已进入梦乡. 她天生好酒量,却不喜欢喝酒,也不抽烟,有很好的饮食习惯和健身习惯,已经坚持了十几年。她爱美,却少有浓妆艳抹,每天要花很多时间护理自己的皮肤. 她喜欢唱歌,却不喜欢公式化的音乐圈。她媚眼如丝,却小有才气,也喜欢挥毫一番针砭时事。她爱玩,却了解自己,善于观察,不立于危墙之下。她温柔如水,却不畏艰难,有始有终. 她有心机,却无恶意……

这些都不重要,爱与不爱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同样的人,很幸运的遇见。我不是琳儿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那一个,她也不是我生命里缺少的那一块拼图. 少了对方,我们的生活依然继续,多了对方,我们的生活变得五光十色。没有为了家庭牺牲自我,只有为了对方锦上添花。

琳儿喜欢说“我爱你”,也喜欢听我说“我爱你”,说多了觉得就是顺口熘,早就忘了它的意义是什么?回想过去,这个聪明的女孩真的爱我吗?

#################################

二十多岁的一个下午,我和琳儿坐在一间读书主题咖啡厅. 我还记得,那天她穿着纯白色的上衣,纯绿色的裙子,裙摆略略盖住膝盖. 我们选了一个并排的软垛子椅子,背靠着落地玻璃的位置。

那个时候的琳儿很喜欢在这样恬静的咖啡店看书,我也喜欢陪着她一起看书。(所以现在才能写文啊,各位,我是体育生啊!)

她总是坐的离桌子很近,脚踏在桌子下的横杆上,桌布盖住膝盖形成一个书架,然后将书本放在这个桌布形成的书架上,沉醉在字里行间中。我总是沉醉在她静静看书的氛围中,端详着她二十岁秀丽的容颜。那个时候的琳儿,拥有我见过最好的皮肤,真正的发光的皮肤. 我喜欢琳儿裙摆下的裸腿,总是闪耀着光泽,用眼睛就可以感觉到柔软嫩滑充满弹性,一点都不夸张。

多美的一副景象,我上完厕所回来的路上,被这些深深迷住,鬼使神差的想要看看琳儿白嫩的腿。当我坐在琳儿身边后,趁她没有察觉,轻轻掀开了桌布。手和眼光同时进入桌布下……我已经记不得我的手是否碰到了那一只手,但是我看到的那只手却在脑海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烙印。

我以人格保证,那只手是从琳儿两腿之间缩回去的。虽然只是一瞬,但是琳儿脚踏在横杆上,顺势弯曲的双腿已经将裙摆抖落在了大腿和腹部之间,只是遮住了一小部分嫩白的肌肤. 所以我清楚记得第一个画面,那只手定格在琳儿膝盖之间,而缩回去的角度可以很明确的判断是在大腿之间.

这只手的主人是坐在琳儿右侧,桌子直角另一边的一个男生,我不想在这里描述他是谁,只能告诉大家,他是我们同行的伙伴,一起读书很长的时间了。电光火石之间,我愣了一下,自然的探头朝那只手缩回去的方向望去。那男生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行为被曝光,惊恐的眼神和我四目相对,尴尬的一瞬间不知道如何化解。非常自然,我们目光碰撞后,不约而同的望向琳儿。

她静静的看着书,脸色没有一丝变化,甚至没有察觉到我们正看着她,也没有察觉桌布被掀起的气流和其他……又是不约而同,我们又对视了一眼,各自的目光又回到了书本上。我当时以为,只是视觉的错觉,而对方是害怕被我误解。哈哈,我那时候真是一个乐观的男生!也怪琳儿太厉害,居然这样瞒天过海了!几年后,我才发现,这其中大有故事!

我还记得那时候琳儿穿着白色的小裤裤,阴阜上肉鼓鼓的,曲腿坐姿让本来就凸起的阴阜彻底暴露在桌下,如同一座纯白的馒头山,摸上去肯定软绵绵的,充满弹性。只是琳儿外阴肥厚,倘若是想要隔着馒头山找寻最为刺激的宝藏,也未尝不可。但是从琳儿每次看书认真的样子分析,那男生怕是从未找到过宝藏。那时候琳儿少女怀春,还没有现在微风带动涟漪的韵味,恐怕看完一本书,也不会弄湿手指,让大家难堪。即便他意不在此,那两条白嫩的美腿丰满Q 弹,皮肤吹弹可破,欺霜胜雪,也够他享受的。何况他每次看书都是坐在木凳上,身子挺得笔直,紧紧靠着桌子。也是,手只有这么长,能够享受的那麽多,不靠近桌子,手怎么能够得着这么多。

现在想想,那时候,琳儿时常会笑着和他分享某一段书中的内容,而男生的手指却在桌下抚弄著自己的私密处,这是一种什么场景啊!!!当然,那样的时候可能很少,或者这偶然的发现就是第一次。但,琳儿当时的反应让我现在都直呼惊讶,更不必谈那时候她是否爱我?很多人会觉得,如果爱你,会当着自己男友的面默认另一个男生对自己的抚弄吗?我过去一直不以为然,现在也从未去纠结于此,但那掀开桌布的瞬间却成了我永远记得的一幕。

#################################

二十多岁的一个晚上,我记得夜雨并不小,雨刷在玻璃上不停的滑动。我开的车是亲戚新买的,第一次在自己的家乡开新车车,第一时间就是想要载着琳儿出去晃悠。我心里盘算著,到琳儿家门口的拐角处等著,那里通常会停一些外来车辆,然后再给她打电话,这是一个小惊喜吧。

我开到目的地,远远看着琳儿家的房间亮着灯,心里喜不自胜。大家应该可以理解年少时那种炫耀的心态,脑补著过会琳儿惊喜的样子。我掏出手机,还没有拨号,就听到有人敲我的车窗。我扭头,看见的正是琳儿,她撑著伞站在我的车窗旁,对我说着什么. 我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准备放下车窗,好好表扬一下琳儿的第六感。

这时,我的前车忽然亮起大灯,按响了喇叭并放下了车窗。正当我的车窗缓缓降下的时候,琳儿留个我的是一个侧脸。我能看到她脸上浮起的笑容,让我有些失落,原来她在雨中等的人不是我。

我记得,那晚的雨中,我的车灯下,琳儿走的很小心。她很少穿那种高跟鞋,红色的雪纺长裙上带着蓝色、绿色、棕色的图案,都是纯色的,有些毕加索的味道。长裙下只能看到鞋跟,一根细长细长的金属鞋跟。我从未见过琳儿在学校穿过这种高跟鞋,也很少见琳儿梳着如同少妇一般有些成熟的发型。看着琳儿小心翼翼的坐进副驾驶座,我的失落远大于疑惑。

拨通电话后,琳儿告诉我,今天晚上她不在家,去一个“哥哥”家。这个“哥哥”并非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只是年长琳儿几岁. 这次回家后就要去魔都了,今天晚上特意和琳儿告别. 为什么我很在意这件事?因为这是那时的琳儿唯一一个一直都很崇拜的年轻人,是一直。

我见过他们的聊天记录,妥妥的大灰狼和小迷妹的对话。男孩是学艺术的,做各种外形设计、广告设计等等,经常给琳儿发一些有趣的图片。但是,男孩身上没有一点点艺术家的颓废,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企业家的自信。

我亲眼见过,在琳儿的闺房,男孩在给琳儿手绘一张图片,内容已经不记得了。整个房子,除了搞卫生的阿姨,就他们两个!还是在闺房!我一直都对这个“哥哥”耿耿于怀,反倒是琳儿少有的哄我,说我不要小气,要大方一点. 女友也知道,这个“哥哥”一直都喜欢著自己,偏偏要这样吊着。

许多男生觉得,这样文雅的哥哥,没有什么杀伤力。我那时年轻不懂事,从来没有想过什么男生的杀伤力问题,但是直觉告诉我,他很危险. 直到那个男孩去了上海后,工作中偶尔回来,我都很小心的对待琳儿,直到没有他的音讯。

你说,那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琳儿她爱我吗?我不知道。至少,我在这个“哥哥”面前要沦落到偷看琳儿聊天记录,开车互送,时时电话关注提醒的地步。我从未觉得那时候我们几年的爱情能够禁得住“哥哥”的一棒!

我知道,对于院子里的大多数,这个哥哥不是你们的菜,也不是你们认为的纯爱!

#################################

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我记得非常清楚,七月的第二天。那时候,我和琳儿有一个共同的女性朋友,插在了我和琳儿中间. 我坐在那里,琳儿拿着我的手机质问我,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的时候。那双凌厉的眼睛看的我胆怯,眼神是真的非常伤心,少有的失去了自信的光彩,就像一个失败者一样。

我抱着琳儿,主动亲吻她的脸颊,让她感受到我的爱。但一切都是徒劳,琳儿告诉我她需要冷静一下。面对着诸多的不定因素,我并没有主动去要琳儿原谅我。我也选择了冷静,那是我们这几十年里少有的分离,时间最长的一次。

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二十三日了。见面的原因不是彼此放下了身段或愿意心平气和来选择,而是一个朋友的亲人过世。这个朋友是我们学校的一个专科生,年长我们几岁. 然而认识他,是因为他在我们高中复读. 他不是本市人,第一次高考失利后选择了工作,坚信读书无用论。

工作了一段时间,插班到我们高中读了一个高三。因为我们高中比较有名,他的家境比较好,所以我们有缘成为同窗,后来大学又在一所学校,录取批次不一样。他的为人我不在这里多讲,与我们的主题无关.

当我从高中同学那里听到他丧失亲人的消息时,我的内心是伤痛的,即使我对他并不感冒。他本是单亲家庭,成长经历又与众不同,这次的横祸让他双亲尽失,以后就是没有人疼的孩子。我们同学都很伤痛,大家相约一起去吊丧,算是对得起同窗之谊.

过程大部分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灵堂设在他们老家的一处老旧的木房子里,那是我第一次在见那种木房子。地方很偏僻,我们租了一台五菱宏光去的,听说那是他父母的老房子。那天刚刚下了雨,他披麻戴孝的从房子里走出来,见到我们对我们单膝跪地,面色平静又憔悴。

中午吃饭是搭的棚子,很特别的风俗,而我正是在那里见到了阔别三周的琳儿。她和一群女生坐在一起,有高中的同学,也有大学的朋友。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她也和我打招呼,但是因为我们不是一起来的,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

吊丧过后,我们准备返程。我没有想到琳儿会来吊丧,所以和他们一起买的返程票。这时候我想要反悔,希望和琳儿一起回去。结果琳儿告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返程,我认为她根本不想要重归于好,就和一起来的同学一起回去了。

几天后,我在家里玩游戏时接到一个电话。那是一个电闪雷鸣的晚上,我的手机出现一个陌生的号码,我还在犹豫着接还是不接。那时候的我一直以为,打雷的时候不要打手机,不然很容易被雷噼中的。最后,人物挂了,要等复活,就接了。来电的是丧亲不久的这位同学,之前我从未和他在假期里有过通话,所以一下子还很懵。

可能由于打雷,手机的信号不是很好,他不知说些什么,就是问苏琳有没有回来,问我知道苏琳什么时候回来,又跟我说这段时间他很难熬,发生了一些什么什么,亲戚怎么怎么样,同学怎么怎么样,还有以前有个电视剧,让他知道了很多很多,大概打了十几分钟,我的游戏这边都开始了。

最后,他告诉我,苏琳后天坐火车回来,让我去接她,就挂断了。

我当时并没有觉得蹊跷,只是认真打游戏去了,后来反应过来,没有问具体时间和车次,赶紧又回拨过去,就没有人接听了。为了这个事,我又跑了趟火车站,发现我们两地的火车就只有一趟,也就是我们回来的那一趟。

我还记得那天早晨我起的很早,天气少有的凉快。我打的去了火车站,因为那列车到站时间是六点多。结果还是晚了一点,但运气不错,在车站正好碰到气质凛然的苏琳,提着一个包包,应该是刚刚回来。这次见面,不知道为何,我已经没有了去吊丧时候的感觉,只是觉得一阵阵空虚。一个热烈的拥抱,互相打了招呼,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然后,一个男孩的身影从一扇门后出现了,他也热情的和我打了招呼,首先表示感谢,然后和琳儿说只要知道你回来,时旭肯定会来接你的。

我那时候根本没有多想,他不是本地人,为何会和琳儿一起坐车到这里. 然后,他和我们一起到的士处排队,将我们送上的士。从此,那个女性朋友成了琳儿的一把利剑,时不时拿出来砍我一下,都是调侃性质的。

八月的一天,我闲着没事做,走路去琳儿家,在大概离琳儿家十分钟步行距离的必经之路上又碰到了他。

我那天神清气爽,很好奇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他。他听了我的询问,顿了顿,然后和我说自己的亲戚就住那个上面的某某地方,以前在这里复读的原因也是这个亲戚介绍的。我就和他道别了。

不过,我对这一带非常非常熟悉,如果是他说的那个地方,方向没有错,但是这个社区对那个方向没有开门,应该是走不到这里. 不过,因为是别墅社区,管理可能没有那麽封闭,时常有人开辟小路也是经常的,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那天,我到琳儿家的时候,只有琳儿一个人在家,连做事的阿姨都不在。琳儿给我开门的时候,首先露了一条缝,然后才给我开的门. 那时候还是夏天,她在家里穿的清凉,脸红嘟嘟的飘着红晕。我还调侃她今天怎么那麽小心,她笑着说自己一个人在家,小心一点是应该的,平时有男生来要阿姨在她才开门,我是唯一的例外。

九月的一天半夜,我在学校里憋著和琳儿打电话,互送晚安依依不舍后,手机串线了。这次串线的内容我也可以记一辈子。这个男生的声音还是很有辨识度的,他一开口就是想要吃面包;琳儿说想吃面包自己去买;他说是想吃你的面包了,外面没有卖的。我第一次碰到手机串线的问题,就这么听了两句,没有一点警惕心的把电话挂了。

入冬后的一天,我去琳儿的住处找她,没有碰到琳儿。在晾衣服的阳台上看到了地上瓷砖上的一团黑色,以为是被风吹落的衣服,就捡了起来准备重新挂上。

结果一看,是黑色的纺纱和蕾丝,不知道是什么. 当然现在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一件情趣内衣,最主要的是,我想要展开了解这是什么的时候,我发现它黏在了一起,而且黏在上面的东西和干鼻涕一眼恶心。我很快反应,这就是一件情趣内衣,而这上面的东西就是不干净的东西。

我赶忙丢掉,跑去洗手。那时候,我脑海中,只有那些红色灯光的小房间里的女人才会穿这些东西,更为那上面粘的东西恶心。

我烦躁了一阵,给楼上的住户打电话,结果楼上的是房东. 我告诉她,楼上的住户把一件妓女才穿的恶心东西丢到了我们家,她立即和我解释,她的租客是一个买衣服的,可能不小心飘了一件脏衣服下来了,让我谅解,她会和租客说这个事情。

琳儿回来后,我把看到了黑色恶心情趣内衣的事情和她说了,并告诉女友,我已经和楼上的住户沟通了,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并叮嘱她平时要关窗……琳儿望着那团东西,用纸巾包着提起来看了看,一副嫌弃恶心的样子,然后让我赶紧丢出去。我没有丢垃圾桶,直接去楼下丢垃圾堆里了。没错,这就是那时候的我!

学期末的一天,琳儿忽然告诉我,那个男生找女友了,让我们帮忙把把关,晚上约著吃饭唱K.结果,总共四个人,在学校外面找个地方吃了饭,那个男生选的地方,又贵又不好吃,是我那时候留下的印象。

吃完饭围着学校走了半圈,又去唱K,没有去当时候学校外面最火的那几个,原因是这个时间点肯定已经没有小包厢了,于是去了学校后街一间民宿KTV,我现在只能这样形容,懂的自然懂。

四个人,一个小包厢,其实就是一个屏幕对着一个横排的长沙发,中间摆一个小茶几,屏幕左边是门,右边是点歌台,加起来恐怕就是十个平米,那是当时我见过最小最简陋的小包厢了,地方虽小,规矩不小,还有最低消费. 那女生唱歌基本不着调,长得也土里土气不好看,倒是和我们这位男同学相得益彰。琳儿帮着女生合唱,让大家的气氛不那麽尴尬,可是这么一排挤坐在一起,不尴尬都尴尬了。

当时我还有事,敬了几杯酒,意思一下就先跑了。结果到了夜里两点,琳儿打电话给我,说楼下(两层民宿)的大门被老板锁了,让我去接他。当时我还在寝室玩游戏,没有睡觉,接到指令直接就熘出寝室完成任务去了。

这样的民宿KTV 就是这样的,老板收了钱,上了酒,场子都坐满了,自己累了不想守了,又怕丢东西,就把大门一锁,回去睡觉了!首先打老板电话,关机,开锁是没有什么指望了。然后让他们问问另外几个包厢的人,知道怎么出去吗?很快就有个男生出来,告诉我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铁门,中间有横杆可以踩着,从那里爬下来就可以了。

方法很灵,很快就让他们逃离了那里,不过,只有琳儿和他两个人,他新交的女朋友没有出来。细问之下,那女生很守规矩,学校宿舍关门前就回去了。我说那不是和我走的时间差不多,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就你们两在里面唱啊?真是歌神!那时候我还经常打趣他们是真的爱唱歌,殊不知琳儿或许在教我们这个男同学唱歌呢!

大学毕业后,帮琳儿清理她的东西,我从一个手提包里发现了两张红色的火车票。从男生的家乡到我们的城市的火车票,时间是下午五点开车,票价七百多,八号车厢,七号上铺、下铺,新空调高级软卧. 我那时觉得不妥,但是也没有多想,直到后来自己工作了,偶然的机会坐了一次之后,忽然觉得那列车好晃!

################################

各位院友看着爽了,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时候的琳儿爱我吗?她的所作所为都是爱我的表现吗?不知道,但是你也不会觉得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只会觉得时旭那时候是一个懵懂的孩子。我想要否认,我觉得那时候我并不懵懂,而是琳儿太聪明了,让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往这些上面去想。当然,你可以反驳我。

在琳儿的世界里,出现的这些男生,后来都莫名的烟消云散;剩下来叫嚣的男生只是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我有时候会很好奇琳儿到底是怎么来处理的,后来和我的这个又纯又欲的女徒弟相处过后,才明白有些东西是弥补不了的,聪明的漂亮女孩与生俱来的能力就是支配男性。

一次是在琳儿家的客房里,一次是在旅游途中的旅店客房里,琳儿两次穿着真空吊带和小裤裤出现在不同的两个男生面前,那时候她爱不爱我这样的问题还有意义吗?在自己家的客房里,她面对一个帅气的男生,退缩了,是她的理智控制住了欲望吗?在旅店的客房里,那男生抱着琳儿表白,并亲吻了她,她是欲望控制了理智吗?我觉得都不是,只是前者这个男生琳儿觉得自己无法驾驭,而后者她觉得没有问题. 原因是什么?聪明漂亮女孩的直觉,需要解释吗?

大家很难想像,这时在清理著孩子的作业本和明天上学需要准备的东西的美少妇,会有那麽多那麽多故事,很难将她们视作一人,但这就是事实。我也曾经问过我自己,作为琳儿的丈夫,一个愿意和她成婚的男人,到底是被她驾驭还是她无法驾驭的?

“时旭,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琳儿问道。

“我一直以为你最喜欢的是我!”我打趣道。

“哼,我最讨厌你,每次我不在你身边,你反而活得更好!”琳儿气愤道。

“好像……真是这样的。”我恍然。

“所以我要一直在你身边,不让你活得更好!”琳儿说着紧紧搂住我的手臂。

从某一个角度看,他能在桌下偷摸琳儿,和我在音乐学院偷摸琳儿有什么区别?鲁大师说过: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或许,上面这段对话就是琳儿最后留在我身边的原因。

也有院友羡慕我,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

十一结婚的新人特别多,我是携家带口跑了几场,身心俱疲。其中有一场,中国传统式酒店婚礼. 婚礼仪式后,应该是新郎新娘挨桌敬酒的环节,但是只看到新郎一个人跑上跑下,喝的面红耳赤,漂亮的新娘却没有看到。我带着孩子是没有注意那麽多,但是同桌的一个上了年纪的lsp 说话了,哪有新娘不出来敬酒的,还反复询问新娘去哪里了。有人看他说话有些过激,就让他谅解一下,婚礼的主角很累的。他却不依不饶,说新娘是他的门生,哪有不出来给师长敬酒的道理。

我见此,扭头问琳儿:当初我一个人带着敬酒团东奔西跑的时候你去哪里了?结果琳儿顿了顿,说我记错了。这顿一顿把握的真好,我一下子干劲就起来了。回到家后,抽空翻出若干年没有看到过的婚礼影像记录,又重温了一遍心路历程,一时间心头很热,那海誓山盟又来了,直呼中计。

画面中,琳儿穿着红色的旗袍也在挨桌敬酒,不过此时我应该已经喝得断片了,所以没有记忆。进度条继续往后拉,都是我失去的记忆啊!画面中商场沉浮多年的岳父喝得大醉,唯一的宝贝女儿出嫁,难怪如此;亲戚朋友帮忙送客回礼,我都喝醉了,还扶著琳儿和同学朋友合影,真是佩服自己;看完修剪的锦集,又找到了一个二十多G 的原片。

那一天的幸福实在太多了,我的脑海对于当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一片空白,幸好有这么多的记录。不同的跟队摄影拍得原片,有车队的,我家的,酒店的,琳儿家的,记录著同一时刻,不同地方发生的一切。

看着忙碌的身影,感叹一场婚礼真是不容易。我特意挑了琳儿化妆和穿婚纱的片段,感叹那出嫁美人的精彩时刻,真漂亮啊!话说结婚这么多年了,自从那一天后,我似乎再没有见琳儿穿过那套婚纱和敬酒服,好可惜,这么漂亮的衣服尘封起来了。我脑海中居然连琳儿结婚当天的样子都忘记了,现在才又欣赏起来。

我喝了那麽多,应该没有闹洞房了吧。那时候是在酒店结婚,婚房是酒店提供的。我又挨个看酒店的视频,又看到岳父站在酒店门口吐,琳儿心疼的在旁边帮爸爸拍拍。而早就断片的我还在酒店里和别人侃大山,表情亢奋,手舞足蹈,那几个哥们也是随声附和,有一个老友已经躺在酒店的沙发上睡着了,哈哈。我的主伴郎喝多了,硬是要把伴郎红包还给我,和我拉扯不清,两个人都脚底拌蒜。

下一个是酒店提供的晚饭,就剩下伴郎伴娘还有一些同辈亲戚,摆了两桌,席间还有人起哄,说赶快吃完要闹洞房。我的伴郎们直呼支持,伴娘们倒是各个矜持。这觥筹交错,有几个急流勇退,加上还有不放心的长辈在场,慢慢的,人群就散了。视频里摄影大哥在说着话:你是主伴郎,新郎今天就是让你照顾的,那麽大的红包不是白拿的,你怎么自己也喝成这样……但是我的哥们还是扛着把我送了回去,一直坚持到了新房门口,摄影大哥又说:新郎,喊老婆开门啦……已经没有我的声音了,估计已经醉死了。

接着,听到摄影大哥和几个哥们合力喊著:嫂子开门!结果开门的是伴娘,并只准我和扶我的人进去,其他人都轰走了。摄影大哥又说话了:还搞活动吗?伴娘说:不搞了,不搞了,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然后视频中是几个人往外走的画面,最后停在了电梯那里,摄影大哥没进去就满了。

他抽空就在打电话,大概的内容是今天上班就到这个点,车费怎么算,还有一些费用方面的问题,这时主伴郎和伴娘也出来了,和摄影大哥打了招呼,表示感谢,摄影大哥可能由于工作时间的问题,不打算离开,问还要不要记录,但伴郎和旁边没有挤上电梯的几个人都摇头,摄影大哥的摄像机还没有关,估计这个时长都算钱的。

可能不能这样干晃着,视频又转到了新房这边,拍了房号一会,又拍了一段走廊的样式,又走到视窗拍了夜景,这是酒店的顶楼,夜景还是很好看的啊,整个城市的灯光都在视频里,非常好看。摄影大哥估计在摆弄机器,视频一下子模煳,一下子清楚,我感叹生活不易啊,这样拖工时.

进度条往后面拉了一段,还是夜景,只好又拉了一段,忽然又是白色婚纱的影子,这是怎么回事?我赶紧慢慢的往前调,我记得婚礼仪式后,琳儿就换成了敬酒服,晚餐也是,刚刚房间里也是。这摄影大哥是什么高级操作?

温馨了这么久,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我浑身血液开始沸腾. 也许大家不知道,我时旭是最为喜欢的就是婚礼主题……视频从夜景切到走廊,红色的地毯和昏黄的灯光,还有白色的婚纱。

视频随着摄影大哥的步伐,慢慢在拉进,那白色的婚纱确实出现在婚房的门口。

摄影大哥喊道:还有事吗?

琳儿一转头,笑着说:没事,您还没回去休息?

摄影大哥回答:就走就走。

视频转向门口,扫过了房间里,床边地毯上是黑色的礼裤。这是琳儿在帮我换衣服吗?她何必又换上婚纱?

摄影大哥:哈哈,祝你们新婚性福!

视频又转到走廊,朝电梯移动,当镜头带着摄影大哥的好奇心再转过去的时候,婚房的门又关了!然后视频一直跟着摄影大哥又在大堂走了一圈,才结束。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把进度条拉到送我进房间的地方,我在数人,这个方法一点都不聪明,却很实用,因为都是熟悉的人。当然,有可能因为视频的原因漏了,但是我就喜欢这种笨办法。但是镜头切得很快,我的人数几乎是重叠的,数了几次,对比电梯的人数都有正负差。

这时,我忽然从一个片段发现扛着我的人有两个,摄影大哥是和我们并排走的,所以只是拍到了我的主伴郎。

我往后细细查看,始终没有确定这个人,他是在回避镜头吗?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又是反复几次,我突然灵机一动,可以从大堂进电梯开始查看,摄像大哥不可能进电梯都是和我们并排,那样他不可能进去。其实不用刻意选角度,拉大大堂,我就看到主伴郎和我表弟扛着我。我看着视频里穿着礼服的表弟,心跳瞬间飙到了一百八。

这个表弟不是别人,正是我婚前一直在背后造谣中伤琳儿的那个表弟。看过前传的应该还记得,他在我结婚前和琳儿感情最不稳当的时候出现过,算是琳儿的一个有毒的爱慕者,经常打着我的旗号去骚扰琳儿,并和我说琳儿是一个怎样怎样的easy girl,最可恶的是在背后造谣,让我家人对琳儿的印象不好。像“一般搞唱歌跳舞的人和我们的看法都不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跳着跳着就跳走了”这样的话,我不相信家里的长辈会有这样的说辞。

还有一点,就是琳儿很吃他那一套,导致很多事情我还信以为真……所以他的使坏让我和琳儿的婚礼一波三折,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渔人之利。这样说自己的表弟不好,换个角度,在商言商,他是一个不错的人。而且,他对琳儿的想法也有这层意思。更重要的是,他一早就看出了琳儿会是一个贤妻良母,是他的得力贤内助。所以他费尽心机造谣生事,更是用尽手段,想要用奉子成婚的龌龊伎俩. 时过境迁,现在这个表弟也成家立业,成了一个父亲了,那时候的造谣也不攻自破。他就是属于那些吃不到葡萄的狐狸,而我结婚那个时候正是他上头的时候。

视频往后拉,回到下电梯的地方,我目标明确,就是要确定表弟是否离开了。反复确认了三次,他并没有在离开的人群中。我本来缓和的心率又上来啦,拉动视频,回到表弟扛我进婚房的地方,慢慢的看,一帧一帧的放。可以看到,这间专门的婚房,房间很大,有一个很大的卧室落地窗,贵妃椅就摆在窗前,外面是百米高的城市夜景,玻璃程光瓦亮;墙面是黑色大理石砖陪褐色皮的软包,但已经被大红的装饰遮住一部分;一张很大的圆床,上面铺着玫瑰红的床上用品;另一侧是一张现代风格的玻璃餐桌,吊灯落下,很浪漫;角落里有一个很大的盒子,那是盛装婚纱的礼盒,此时的婚纱正躺在里面,旁边摆着红色的婚鞋。靠近门口的是木色的椅子和摆台,洗手间在进门的右侧,根据方正房间的判断,应该面积也不小。

我只能从视频里去判断,时隔多年,那个夜晚我又断片了,实在不记得那个房间的样子。从视频的角度,只有两个地方是死角,一个是洗手间,另一个是大床靠洗手间这一侧,也就是视频里我躺着的地方。无疑,表弟那个时候应该就躺在我旁边,并且是靠内侧的一边。

婚纱?表弟?那时候摄影师拍的应该是表弟帮我脱掉衣服后的情况吧,但为何琳儿又会穿上婚纱呢?这完全说不过去!我最想知道的是,琳儿打开房门,是不是表弟帮忙后出去呢?不是这样,表弟为什么不和伴郎他们一起出去?没有一种解释是合理的,一种我期待已久的想法浮现,虽然不符合常理,并且我也不想成为那种故事的主人公,可是,视频的讯息几乎已用完!

表弟那时候还贼心不死?这种可能性很大!我呼吸开始急促,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绕了一大圈,不是都让表弟……越想越无法呼吸……我打开琳儿穿婚纱的视频,头戴白色薄纱,遮住面容,胸前从肩角划出的弧形,露出足够多的事业线,琳儿此时的胸部饱满,足够驾驭这种弹性面料的纺布。

裙摆不是旗袍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应该是顺着方向在腰间围上一圈的白色褶皱,后面额外在腰间挂上后披,是可以取下来的样式。

琳儿穿着婚纱走动的时候,裙摆开始的方向会有缝隙,能够看到右腿的前跨,白色的吊带丝袜代表着纯洁的婚礼和女人成熟的标记,走台时穿的是银色的高跟鞋,敬酒服配的是红色高跟鞋。裙摆缝隙可能开叉比较高,所以里面还有白色薄纱的内衬,所以白丝美腿看起来若隐若现,吊带袜的吊带又完全隐藏住了,非常端庄大方又能够显出新娘的性感美丽。

唔,我脑海里不敢想那几个词语,但是画面却在不由自主的组成。表弟公主抱起琳儿,将她放在玫瑰红的婚床上,贪婪的手伸进裙摆肆意妄为……后面的,不敢想啊……没想到,当初的新婚夜居然另有乾坤。我忍住不想,但在家里转了一圈,又跑到视频处,我要一个个翻,看看表弟喝了多少酒,他是不是早有预谋……

“老公,你在房间里干嘛?”琳儿推开书房的门,一脸说不出的表情看着我。

“在干什么?在想干你!”我一把按到琳儿,心想着,看我不对你严刑拷打,威逼利诱,一定要你吐出那晚的真相!

琳儿的眼神志得意满,彷佛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所以她早早的送走了女儿,现在光等我落网!你看这气人的眼神,彷佛在对我说:我喜欢你像绅士一样的邀请,喜欢你像野兽一样不顾我的反抗;我喜欢你深情的拥抱,喜欢你像坏人一样偷偷摸我;我喜欢你顾及我时舍不得的样子,我喜欢你看我被欺负时偷偷兴奋又局促的样子;我喜欢你被我刺激到忘乎所以的醋意,更喜欢你英雄救美时的气质……无论你是谁,都将被我深深吸引而迷恋我。

现在大家知道我为什么写文章只能到这个程度了吧,每一个聪明的女孩都是一个宝藏,但是你要有打开宝藏的钥匙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