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梧枝上(第二部) 第二部 41-50

第 041章他要做一些事情证明他的宝

那日之后,奚绍功倒是真的信守诺言,白日里再也没有碰过林碧梧,而林碧梧很怕和他单独相处,于是央求乔大婶在村子里她找一个活计,帮城里的几个秀坊做点简单的绣工。

这样一来她不仅可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而且白天她还可以躲出去了。

而奚绍功这次却不仅破天荒的没有阻拦她,还每天一早就送她去上工,到了傍晚又接她回去,剩下的时候他不是守在秀坊外面,就是在村子里四处游荡,偶尔去溪边钓钓鱼,或者和孩子们一起玩玩蹴鞠,再是找私塾先生下下围棋,日子也算过得悠哉惬意。

只是到了晚上,欲望仍然汹涌的时候,他便会坐在林碧梧的身边,对着她睡梦之中熟睡的面颊自渎。

所以林碧梧并不知道她夜里被他从头到脚视奸了多少遍,她还真当奚绍功开始修身养性了,以至于她都忘记了自己每日其实是和一匹饿狼住在一起。

大约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了半个月,奚绍功的伤基本好了大半儿了,尽管翠蝶他们并没有寻来,奚绍功也没有提回城的事宜,但是林碧梧的多少有些习惯了这样宁静祥和的生活。

而且她自知去见敬文已经不可能了,但和奚绍功回去之后日子也不会太平,那么在这小村子里过的每一天她都是非常珍惜的。

她本来就是极其随遇而安的人,其实不论是锦衣玉食还是粗茶淡饭,对她来说,只要日子过得安安稳稳就行。

奚绍功在这段时间也深深感受到了林碧梧纯真质朴的一面,他向来接触的都是名门闺秀或者风尘女子,大多数都是九曲十八弯的玲珑心肠。

像林碧梧这样简简单单又至真至纯的女子倒是从来没有碰到过,所以他都想不到自己有时候居然能趴在秀坊的窗外看着林碧刺绣,一看就是一下个下午。

他也搞不明白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傻丫头,傻得那么令他心动,让他也跟着变傻了,恨不得放下一切就和她在这小村子里从此隐居,不想过去,不问未来,就享受当下这温馨恬淡的时刻。

奚绍功的伤彻底好的那一天,他在郎中家里拆了绷带,然后兴冲冲的去接林碧梧放工,结果在秀坊门口就看到三个年轻男子打做一团。

他跟看热闹的人一打听才知道,这三个男子都是为了林碧梧在争风吃醋。

奚绍功自然知道,尽管他天天接送林碧梧,也挡不住这些狂蜂浪蝶,还不是因为这丫头生得太美了,放眼整个京城都出类拔萃,更何况是这种小山村?

尽管这三个打的鼻青脸肿的男人还没有见到林碧梧走出来呢,奚绍功的心里气已经的不行了。

上去几脚把他们三个给踹飞了,怒气冲冲的说;" 就凭你们几个银枪蜡头,还敢肖想老子的女……女儿?" 这三个人一下子被奚绍功给踹懵了,本来还挺气恼的一听他是林碧梧的爹爹,顿时一个个又都敢发作,毕竟想追求人家女儿,不得讨好姑娘的老爹么?

可是还不等他们说几句巴结的话,奚绍功扭头就冲到了秀坊里面,然后把正在收拾东西的林碧梧一把拉住,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

林碧梧并不知道奚绍功在生气个什么劲儿,但是她又不想在外人面前丢脸,于是只能迈著小碎步的跟着奚绍功走了出去。

但是走着走着,林碧梧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奚绍功带她走的不是回家的路,而是到了一片小树林里。

她急的直跺脚,扯著奚绍功的手问道;" 你这是干嘛……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而奚绍功脚步一顿,就把林碧梧给拉到了自己面前,然后一把将她按在了一棵树前,他俯身垂眸看着林碧梧因为跟着他快步走来而泛著红晕布满细汗的小脸,即便在这昏暗的小树林里,看起来也是明珠生辉,美玉盈光,他的心砰砰直跳。

说不出来为什么,他只知道他的心肝宝贝被人觊觎了,这让他很不爽,他要做一些事情证明他的宝贝是他的,谁也夺不走。

于是他用手挑起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

第 042章

从被奚绍功吻住的那时刻起,林碧梧就感觉到他的炙热浓郁的气息将她全部的包围,他是那样的急不可待的撬开她的小嘴,去追寻她的小舌,把她的唇齿之间的每一寸的软嫩之处都舔了个遍,然后眷念不已的吮着她的嘴唇就是不放开,偶尔松开一下,让林碧梧有个机会换口气,他又会一歪脑袋换个角度再亲上去。

这次他要她要得又凶又急,让林碧梧深切的感受到那个曾经疯狂的占有她的男人又回来了,她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反抗,他搂着她的身子把她推向自己,让她的脚尖儿都被迫高高的垫了起来。

在这密林之中她又羞又怕,等到奚绍功吻够了她之后,她已经全是酥软的若不是他还抱着她,她打颤的双腿站都站不住了。

即便这样奚绍功也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余地,将她按在树干上,双手一边撕扯着她的衣衫,一边撩开她的裙摆,一手抓着她鲜嫩的雪乳,一手在她娇嫩的花唇上摩挲,然后一手罩在她的乳儿上肆意揉捏,一只手指顺藤摸瓜的插入到了她的蜜穴之中。

林碧梧敏感娇弱的受到了双重的刺激,差点没有忍住叫出声来,本来还在推拒著奚绍功的双手,立刻捂住自己的小嘴儿。

她不能让人看到啊,这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万一有人路过这里看到她和奚绍功这个样子,她真的再也不会有脸见人了。

可是越是这样羞耻紧张,她的身子就愈加敏感炽热。

胸口又麻又酥,小穴又痒又痛,娇嫩紧窒的内壁一边蠕动着夹紧奚绍功的手指,一边涌动着湿热的爱液,昭示着她已经动情的事实。

当奚绍功抽出手指,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到她的小穴里的时候,她也只是闷闷的哼了一声,却没有什么不适,仿佛那已经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她的小穴已经被他肏过太多次了,她的身子已经完全适应了他的挑逗和侵略,她心里虽然委屈难过,但是又架不住那在体内慢慢升腾起来的快感,她的手虽然还在轻轻捶打他的肩头,可是却止不住她的媚穴缠着他肉棒兴奋吮咬的事实。

那粗长的肉棒在穴里又凶又狠的撞击的时候,她渐渐的停止了那孱弱的抗争,她一只小手虚虚的落他的肩膀,另外一只手则继续捂著嘴,仰著脸看着自己头顶上的绿叶,夕阳淡淡的余晖在绿叶的缝隙之中闪烁,画面愈来愈朦胧模糊,亦如那肉棒戳到自己花心之时带来得阵阵荡漾之感。

而奚绍正趴在她的胸前,如狼似虎吮吸着她胸口两个粉嫩圆白的乳儿。

他素了太多时日了,此时自己男根被那火热的小嫩穴含住,而自己的口中含着的还是这娇娃细嫩滑腻的乳肉,那滋味真是久旱逢甘露,爽得他心旌荡漾,销魂不已。

待他把那两颗软嫩的乳尖儿吸得红肿挺立了之后,他才心满意足的抬起头看着,就见林碧梧胸前被他顶得摇晃弹跳的乳肉,还有被自己亲的晶亮挺翘的奶尖儿,一阵欣喜,脱口而出:“宝儿这乳儿又香又甜……爹爹怎么吃都吃不够……日后等你有了孩儿又有了奶水……那岂不是要更好吃?”

林碧梧一听有了奶水,恍然想起来,之前奚绍功一直在她身子没完没了的灌精,她没有受孕那是她的运气,但是长此以往,她难不保会怀上他的孩子。

于是当下心尖一跳,小穴一紧,夹得奚绍功的肉棒又疼又爽。

本来她捂住嘴的小手也立刻也变成推他,急切的说道:“不要……不行……爹爹……我是敬文的妻子……”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但在奚绍功的耳朵里,这话的意思就是我是敬文的妻子,即便生儿育女也是给敬文,又不是给你。

这话一出,真好比一股山风吹过,吹得奚绍功背后一片冰凉,在这林间野地里肏弄这小娇娘的旖旎情调和畅快心情顿时戛然而止。

第 043章那粉嫩的小穴被他撞得啪啪直响,大量的花液飞溅出来

本来奚绍功这段时日和林碧梧在这小山村里,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简单平静的生活让他渐渐都忘记了奚敬文的存在。

而林碧梧如今突然这么一提,不仅让他想起来,她是为了来见奚敬文才从王府里出来了,更是提醒了他,即便他为这个女人牵肠挂肚又掏心掏肺,恨不得日日夜夜和她厮守一起,可是她不仅视而不见,还避之唯恐不及,心心念念的就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这真的是一下子就戳了奚绍功的软肋,捻了他的虎须又碰了他的逆鳞。

“你说什么?你是敬文的妻子……那我是什么……我又是你的谁?”奚绍功怒火中烧,醋海翻波,当下想要把这妮子给肏死在这里的心都有了,身下力量越来越猛,掐着她的小腰的手也愈来愈用力。

刹那之间,那粉嫩的小穴被他撞得啪啪直响,大量的花液飞溅出来,林碧梧只觉得自己的身下泥泞不堪,蜜汁翻涌,快要失禁的感觉步步逼近,而那毫无力气的身子又像是著了火一样。

她连想要锤他推他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边喊著:“不要……轻点……”一边觉得自己的小穴在不断的抽紧,夹着他的肉棒往她内里吸著,而软嫩的花心被这样一样频频撞击,让她身子里激浪不断,终于脑中烟花乍现,她被他丢到空中,然后飘飘然然的徐徐落下。

一声声娇婉的鸣啼从她口里溢了出来,而奚绍功不等她喊完,就凑过去吻住了她的小嘴儿,肉棒在她高潮痉挛的小穴里蛰伏不动,抱着不住娇颤的她,享受着这温香软玉被他抱个满怀的充实感觉。

然后他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倾诉道:“你不能这么对爹爹……爹爹这么爱你……爱你爱到发了疯……你还想着去见敬文……你要把爹爹气死不成……”

林碧梧仰著脸望着逐渐变暗的天空,看着头顶愈来愈亮的明月,她小脸一副失神迷茫的样子,她张著那被亲的红红肿肿的小嘴儿,喃喃自语着:“你是敬文的爹爹……你也是我的爹爹……就算我不和敬文在一起……我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这话就像一把尖刀一样划过了奚绍功的心。

其实这话林碧梧说的倒也没错。

只是他爱林碧梧,什么伦理道德他都可以不在意,只要他想和她在一起,他有的是办法来解决。

可是他现在根本无法在继续骗自己,因为这单纯善良的丫头连骗他都不会。

她是真的不仅不爱他,还把这层关系当做了一个拒绝他的理由。

奚绍功无往不利的一生之中,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这般肝颤寸断,这让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一种挫败之感。

他好想把这丫头按在地上再狠狠肏弄一番,把她肏晕再肏醒,让她知道现在的她根本别无选择。

可是他也知道这样做是没有用,他得到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

林碧梧这丫头清澈透亮,温柔纯美得就和一汪清泉一样,可是又让自己完全抓不住。

这脾性真是好就好在坚贞不屈,坏也坏在坚贞不屈。

奚绍功,想来想去,为今之计,只有在奚敬文哪里下功夫了,只要他放弃了林碧梧,这丫头还不被他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奚绍功心生一计,他凑到林碧梧的面前,用一种无限惋惜又痛彻心扉的口吻对她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见敬文,爹爹就送你去见敬文……”

第 044章媚穴缠着他的棒身,一股股

这话一出,林碧梧完全是呆住了,如果不是两人还这样紧密相拥,他的大棒还在她的小穴里面时不时的拱上一拱,她都差点以为眼前的男人不是奚绍功。

他居然会这么好心的送她去见敬文?

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奚绍功,一脸的难以置信。

奚绍功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林碧梧的小屁股,那浑圆细滑的臀肉在他手掌之中轻颤著,手感抓握起来好的让他不忍松开,于是他又故意用力捏了一下,皱着眉头贴近她的面颊痞里痞气的说道:“怎么不信?你用这种眼神看着爹爹,是舍不得爹爹还是想要勾引爹爹啊?”

林碧梧被他捏得身子一酥,小穴里又涌出一股水来,摇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然后红著脸别过头,努力和他拉开一定距离,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是……没有……" 奚绍功的手顺着林碧梧的臀瓣摸上她的柳腰最后又落在她的酥乳之上,有一搭无一搭的把她的乳肉握在手心里把玩,低下头来嗅着她身上的香甜,又伸出舌尖甜着她的乳沟,慢条斯理的沉声说道:“爹爹说送你去见敬文就会送你去见敬文,因为爹爹就是这么稀罕你,你想做的事情爹爹都会帮你完成,怎么?你现在这幅样子是改变主意了?不想去见敬文了?”

林碧梧整个人在奚绍功怀里是酥软成泥又心乱如麻,她自然想见敬文的,最初她觉得她逃不过奚绍功的纠缠,想着见敬文最后一面,哪怕日后常伴古佛青灯也是甘愿的,可是现在奚绍功是什么意思?是愿意放手的意思么?

于是她抿著嘴唇,小声回应道:“不……爹爹……我想的……”

其实早就知道林碧梧会这么说,可是真的每每听一次,奚绍功就像被人插了一刀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压着心中又酸又涩,又火又躁的心,单手箍着她的柳腰,用把肉棒用力向她小穴一顶,撞上她的花心用力研磨,频频撞击,把林碧梧撞得是莺啼不止,娇喊不断。

然后他才噙住她的小嘴热吻了一番,心里恨恨的想的是:见什么敬文,让他看你在他爹爹身下扭得多么骚,叫得多么浪么?

可是他又不能这么说,说了只会把小丫头越推越远,于是他舔着她软软的樱唇,粗喘著说道:“带你去见敬文没有什么难的,但是爹爹有个要求,见到敬文之后,你必须在爹爹和敬文之间做出选择。”

林碧梧搂着奚绍功的肩膀向后仰去,小口小口的喘息著,小穴紧紧的夹着他的肉茎,穴里又热又痒,蜜水直流,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想着:原来这就是奚绍功送她去见敬文的目的,如果她选择了敬文,他是不是就会死心了?

想到这里林碧梧居然觉得自己看到了一线生机,整个人顿时有了活力似的。

奚绍功怎么感觉不到林碧梧身子的变化,他气的张口就在她的乳儿上咬了一口,让林碧梧轻颤著身子娇娇的叫了一声,媚穴缠着他的棒身,一股股的春水喷上了他的龟头。

奚绍功心里愤懑至极,这死丫头,小逼里夹着他的肉棒还想着别的男人不说,还笨得他说什么都相信!

可是更令他窝火的是,就是这么个笨丫头,他居然到现在都没有能够搞定。

于是他把肉棒猛地从她小穴里一把,看着她那让他又爱又恨的茫然失神的小脸,忍着将她暴奸一顿的心,将她身子一翻,让她双手撑在树上,他则从后面拉起她的一腿勾在手肘,然后巨棒刻不容缓的又插到了她滴著蜜露的嫣红小穴里。

他顺着她光滑无暇的雪背一路轻吻上去,啃着她翕动不止的蝴蝶骨,再凑到她耳边,含住她的耳珠用力吮吸,在她娇颤不止,每一句哼吟都媚得出水的时候,对着她耳语道:“但是这一路上你都要乖乖的让我肏,一来我是正常男人,不碰你我会憋出病来,二来一般人哪里请得动我堂堂震南王来做保镖,你还不得给我一点好处……”

林碧梧被他顶得身子里热浪一片,具体他说些什么也没有太听进去,心里想的是等她到了敬文那里,有了敬文护着,奚绍功还能怎样,她只要忍过这段时间就好。

于是她呜呜嗯嗯的的应承著,稀里糊涂的点着头,最后整个人又被奚绍功抱在了怀里,再他狂野猛烈的撞击之中,被他炽热浓烈的气息完全席卷,而渐渐失去了意识。

第 045章

林碧梧再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睡在了床上,抛开背后抱着她的那个男人不提,她只觉得身上说不上清爽,也讲不上难受,因为朦朦胧胧之中,她有印象奚绍功帮她擦过了身子和私处。

可是那样大汗淋漓的出了一身热汗,又被他灌了满满一肚子精水,岂能是他擦了一遍就会觉得舒服的?

于是她难耐的扭了扭身子,娇声了喊了一句:“热……”

奚绍功也睡得很浅,林碧梧刚刚醒来在他怀里扭动的时候他也醒了,小妮子的小屁股一下一下的蹭着他的巨棒,又给他蹭得龙首频频翘起。

于是他伸手抓了一下她的乳儿,在她耳边沙哑的说道:“热得睡不着啊……可以和爹爹做点事儿啊……反正现在这宅子里也没有别人……”

说来也巧,乔大叔和乔大婶去隔壁村参加婚礼了,这一去一回起码要三天三夜,如果那户人家若是足够大方,再摆上个十几桌的流水席,还不知道要吃几天才能回来呢。

林碧梧一听这话急了,小逼被他插得到现在还有些痛,可是听他吹着她的耳朵说话,不仅耳朵发痒,耳根发烫,小逼里又酥麻了起来,于是她赶紧掰著奚绍功搂着她腰肢的手说道:“我难受……我想沐浴……”

奚绍功大概也了解林碧梧的感受,这丫头本来就爱干净,平日在王府里如果被自己弄得全身湿哒哒又黏糊糊的总归有丫鬟帮忙清洗。

可如今在这乔家,什么事儿都要自己来弄,洗澡沐浴这事儿还真挺麻烦的,而且平日里都是林碧梧帮他擦身,他顺便揩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经历了这么一场激烈的性事之后,别说林碧梧了,就连他都想好好的泡个澡,舒筋活络一番。

只是在这之前,他还是要吊吊这小丫头胃口的,于是他那只伸到她领口里面抓着她乳儿的大手故意拧了一下她的乳尖儿,在她小声娇呼的时候,亲着她的后颈说道:“你哪里难受了?回来之后爹爹不是都帮你擦过身子了么?你也不想想你现在又香又滑是谁的功劳啊?”

“还有下面的小花穴,虽然被爹爹肏得有点肿,但是又红又嫩的好看得不得了,爹爹也帮你弄干净了。”

“小逼里的精水爹爹也给你抠出来了,而且你虽然昏迷著,可是那小浪穴还紧紧咬著爹爹的手指不放,要不是爹爹毅力过人,肯定会忍不住被你这小馋猫给勾住,大棒入了你的小穴,一直肏你肏到……”

“别……别说了……”林碧梧一边用手去抓着他捏着她乳儿的手,另外一手也去拦着他四处在她身上乱摸的另外一只手,她急得快要哭了,她之前都被他肏到昏了过去,现在刚醒难道他又要弄她么?

一看小丫头真的要被自己给吓哭了,奚绍功停止了手上了动作,抱着她坐了起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尖说道;" 爹爹真的伺候了你一个晚上,累得腰酸背痛得不得了,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来快点给爹爹笑一个,后山有处温泉,爹爹带你去洗一洗!" 林碧梧没想到奚绍功居然变得这么快,瞪着微红的双眼呆呆的看着他,有点不信他居然会这么好心的放她一马。

结果奚绍功见她这憨憨傻傻又满腹狐疑的态度,反手戳着她的小鼻尖儿把她的小鼻子向上一拱,“你这小笨猪,难道还要你爹爹给你烧水泡澡不成?后山有现成的温泉直接去用好了,再说了现在深更半夜的,也不会有人看见,爹爹帮你守在外面,你想怎么洗就怎么洗就是了……”

林碧梧实在太想把自己给弄干净了,于是也不管那里会不会是龙潭虎穴,垂眸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奚绍功的提议。

于是奚绍功咧嘴一笑,将她抱下床,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傻丫头,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哪里绝对是个好地方,你去了肯定不后悔……”

第 046章破笼而出的猛兽终于如愿以偿的撞上了那软嫩濡湿的小穴口

而为了快点到达后山,奚绍功把林碧梧抱上了马儿,趁著浓郁的夜色,两人快马加鞭的往后山奔去。

但这一路上林碧梧坐得真是如坐针毡,奚绍功说为了好好御马,不可分心,单手抱她不方便,就让林碧梧面对面抱着他坐在马背上。

林碧梧想想也有道理,于是便听了奚绍功的话,乖乖的伸手搂着他身子,可是真当马儿骑起来的时候,那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使得她的双腿也不得不勾住奚绍功腰肢,才能勉强稳住身子。

而要知道今日奚绍功给她擦好身子之后并没有给她穿亵裤,而刚刚又走的匆忙,她也没有顾及这些,现如今她双腿一勾奚绍功的腰,正好把她又软又嫩的小花唇对上了奚绍功的大肉棒,那硕大的龟头隔着裤子,跟着马儿奔跑的节奏,一下又下的撞着她的肉唇,剐蹭顶弄着她的花核,林碧梧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姑娘,这样几下就让她的小穴里又酥又痒的流出了水来。

林碧梧难耐的差点叫出声,可是又怕影响到奚绍功骑马,只好双手更紧的搂着他的身子,每每被那大棒顶得全身娇颤的很想叫的时候,就张口咬住了他胸前的衣襟,来堵住自己的嗓音。

“操!小浪货,磨死爹爹了!”

当林碧梧的又湿又热的小花穴触碰著奚绍功的龟头的时候他就已经浑身激荡得不行,而随着马儿的奔跑光是两人性器只是这样粗浅的摩擦,就足以让林碧梧的花穴里涌出的水把他的裤裆都打湿了。

而这丫头还像小鹌鹑一样把头靠在他的胸前,用细细的小牙咬着他的衣襟,奚绍功哪里还忍得住,仰头朝天大骂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把自己的裤带一解,释放出了身下的巨龙。

破笼而出的猛兽终于如愿以偿的撞上了那软嫩濡湿的小穴口,被那细嫩娇软的媚肉一下又一下的唆著顶端,似要非要的感觉太过撩人,他全身都像是被点燃了起来,粗壮硕大的肉棒更是青筋凸起,一突一突的猛烈弹跳着往那水媚多汁的小穴里钻。

林碧梧则被奚绍功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心惊胆战,她用力的抱着奚绍功的后背,扬起头看向他,可刚一开口,所有的话语都被颠得支离破碎,她只能发出阵阵呜呜啊啊的喊声,而因为害怕跌落,她的双腿在勾缠奚绍功的腰身的时候,更是下意识的向他凑近,这样一来,等于把自己的小逼更多的送向他的大屌。

“噗嗤”一声,奚绍功借住马儿向前奔跑的动力,把自己的肉棒彻底全部的插入到了林碧梧的小穴里面,那娇嫩炽热的媚肉立刻将他的大棒裹紧,奚绍功爽得头皮发麻,不住的低喘:" 你个小妖精,你说你馋不馋,真是要榨干爹爹才甘心吗……" 林碧梧委屈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她才不是故意的呢,但是被平白占了便宜的她一如既往的又是吃了个哑巴亏。

不能掉下去的本能反应,使得即便是奚绍功的肉棒插到她的小穴里,她也只能继续勾住他的身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忍着那硕大火热的肉棒在她小穴里的震动和顶弄。

奚绍功则美嘴都要笑歪了,这在马上肏她的小逼实属意外,但是滋味却异常的好,因为根本不用他怎么动,他的肉棒就会在她的小逼里一拱一拱的抽动,尽管和大开大合的劲头不同,但是被林碧梧紧致细滑的小肉穴夹裹着,一泡一泡的蜜水浸润着,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感,细细碎碎的传遍全身不说,更让他愉悦的是,小妮子现在对他完完全全的依靠依赖。

他腾出一只手,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把她更多的压向自己,低头凑到她耳边说道:“乖宝儿,爹爹现在在马上施展不开,夹紧你的小逼,等到了温泉,爹爹会让你好好的爽上一番的……”

说完他就感觉到林碧梧的小穴猛得一紧,奚绍功哈哈笑着又摸了摸她的后背,“小骚货,别急啊,爹爹攒了那么多日的精华,都是你的,哎,别咬爹爹,爹爹会忍不住的……”

林碧梧被奚绍功这么一说,更沉不住气了,那龟头又在她穴里乱顶乱撞,不知道戳到她哪里了,引来她小穴一阵强烈的快意,内壁忽然疯狂的痉挛抽搐起来,不等马儿停下,便趴在奚绍功怀里哭哭啼啼的泄了身。

还有我在想这么又坏又贱的功功是不是凭借了百折不挠一定要把小媳妇给睡趴下的精神才顽强的活了这么多集

第 047章看着自己的脸颊上滴落的汗珠砸在她的胸脯之上,激起了阵阵的水花

而奚绍功忍着这水媚缠人的小穴的不要命一般的不停的吮吸绞裹,一直坚持到了温泉边上,才抱着林碧梧从马上下来。

然后他找了池边一块平坦的大石头,把林碧梧放了上去,将她的一双玉腿架在肩头,双手抓着她的乳儿开始大开大合的肏弄起来了。

下午在小树林里,奚绍功顾忌那草地泥泞湿寒,不舍得把他的小美人压在地上肏干,只能翻来覆去的抱着她立著顶弄她的花穴,或者让她趴在树干上翘起雪臀被他从后面插入,不是那滋味不好,而是总比过这正面侵占她来的过瘾爽快。

好在那大石被温泉的热气蒸腾暖暖的,林碧梧躺在上面不会觉得寒凉,而她又已经被奚绍功的肉棒入了多时,早就分不清今夕何夕了,只能咿咿呀呀的张著小嘴,感受着自己的乳儿被男人捏成各种形状,小穴被他一下比一下狠的顶撞著,强烈的快感从胸口和小腹之中不断向全身蔓延,四肢百骸都像是有火苗一样在窜动,但是身子却如烟似雾一样的轻盈飘荡。

林碧梧仰著头,目光迷离的看着在自己身上起伏的男人,都要想不起来自己来着里的意义何在了。

这一番欢爱比起下午在小树林那一场,简直又过之而无不及,林碧梧其实不了解男人,也不了解奚绍功这种男人,他天生反骨又叛道离经,越是紧张刺激的事情让他越是欲罢不能。

今天下午他拉着林碧梧在小树林里胡天胡地的时候,那种亢奋的感觉简直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毕竟他最多也就是和林碧梧在自家的宅院的池塘里和假山中穿花戏凤过,而现如今是真的在荒山野岭之中,俯仰天地的交欢,不仅那种原始的奔放的欲望完全都迸发出来了,而且那种随时随地可能会被人撞见但是又无处藏匿的可能性,带给他的那种既紧张又兴奋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描绘形容。

而他感觉林碧梧也是一样,敏感的简直轻轻碰几下就能喷水泄身,他甚至开始万分期待他和林碧梧的这段旅途,该是有多么其乐无穷啊。

于是他更加用力的顶着她的小穴,抓揉着她的乳儿,看着那白嫩细腻的乳儿在他从他的指缝里面溢出,看着那粉红的奶尖被自己用力挤得高高翘起,看着少女莹白如雪的肌肤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看着自己的脸颊上滴落的汗珠砸在她的胸脯之上,激起了阵阵的水花,自己的汗水与她汗水交织在一起顺她的胸口流下,有种两人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一起的感觉。

而自己的肉棒又在她的小穴里被她炙热濡湿的媚肉紧紧绞住,被那不断喷涌出来的蜜水冲洗浸泡,他觉得这个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小美人,真的没有什么必要再洗了啊,就这样泛著淫糜旖旎的水光的小丫头真是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奚绍功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吻林碧梧的小嘴儿,已经被肏熟的小丫头,完全没有了反抗的意识,他亲她的时候,她也会乖乖的伸出舌尖让他吮,让他舔,让他缠着不放,小手搭在他的肩头,娇娇软软的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奚绍功现在肏她都肏出经验来了,只要听着小丫头的媚叫声音的长短就能判断出她是不是要到了,于是就在她下意识的伸手搂着他的腰,被他吻得娇哼不断的时候,奚绍功掐着她的小腰犹如狂风暴雨一样的猛烈冲刺起来,然后一声低吼,全身肌肉紧绷,在她的痉挛抽动的小穴里爆出了汩汩浓浆。

第 048章

宣泄过后的奚绍功倒是率先清醒了过来,这一次干得他真是好爽,毕竟他为了林碧梧憋了那么久,而如今又是树林,又是马上,又在泉边,有这么多别出心裁的场所和方式来交欢,怎么能不让奚绍功觉得自己和她落难至此非但不亏反而赚到不少呢?

他转头看了看身边雾气缭绕的温泉,再看看这已经蔫头耷脑的窝在自己怀里的小美人,想着要她自己动手洗已经是不可能了,再加上自己也是浑身汗水淋漓,干脆索性两人一起洗算了。

于是他把林碧梧抱在怀里,带着她慢慢的走下了泉池,然后找到一块脚下较为平坦且有石壁支撑的地方把林碧梧放下,让她靠在石壁上,自己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撩起泉水一点点的泼向她,再用自己的手心帮她全身做了一遍揉搓。

什么叫温泉水滑洗凝脂,奚绍功现在是感受到,小妮子的肌肤本来就滑不溜丢的,此刻被泉水这样浸润,所有他摸过的地方都香软柔嫩又濡湿滑腻的让他不忍离开。

林碧梧此刻已经有些神志涣散,大抵都要忘记了来这里的初衷了,被泉水这么一泡,每个毛孔都像打开了一样,敏感舒服得不得了,再加上奚绍功火热的手掌在她身上不断的摸来摸去,尤其当他的手心滑过她的乳儿,乳尖儿被他的掌纹这样一剐蹭,又俏生生的立了起来,而她只能急促的娇喘著,张著小嘴儿发出阵阵难耐的娇哼。

此情此景令奚绍功肉棒又高高翘了起来,在水里一下一下戳着她平坦的小腹,他倒是想放过林碧梧的,毕竟他面对她的时候总是精力无限,但是就怕这弱不禁风的小丫头遭不住。

于是他用手轻轻一拧她的乳儿,略带几分抱怨的语气说道:“丫头,现在可别发骚,你爹爹难得慈悲为怀的想要放你一马,别在这么叫了,再叫下去了,爹爹万一忍不住,让你白洗了可别怪我……”

林碧梧被他这样一拧乳儿,两腿都跟着发颤了,哪里还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而且本来温泉就热,空气不足,她更是仰起头,向上不断的吸气,嫣红的小嘴儿一开一合,简直就像索吻一样。

“肏……怎么让爷碰上你这么个小妖精啊……”奚绍功终于是没有抵住诱惑,低下头来含住了她的小嘴儿。

不能肏的话,只能先靠亲嘴儿来解馋了。

而此时他的双手已经滑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正拨开她的花唇,将指尖伸到她的小穴里帮她抠挖起来。

而这样的刺激让林碧梧更加受不了了,她像打蛇上棍一样,忽然双手勾住了奚绍功的肩头,又娇又颤的回应起了他的吻来,小穴更是紧紧抽紧,夹着奚绍功的手指,并且不断的合拢双腿,反复的摩擦来缓解自己穴内的瘙痒。

“他娘的,爹爹现在不肏你就真不是男人了!”奚绍功这哪里还挺得住啊,立马手指一抽,扶起自己的大棒,对着那软嫩的下穴口,提枪就入。

林碧梧的小穴本来就被他肏得又热又软,再加上泉水的润滑,他入得十分顺畅。

林碧梧只觉得勾得自己穴儿痒痒的那两根手指不见了,忽然插入了又粗又壮的肉棍,整个人一下子得到了满足,双腿情不自禁的缠上了奚绍功的腰。

这下可像是给奚绍功下了一剂猛药一样,他立刻用双手按住林碧梧的雪臀,在这泉池里面就开始大力的肏干了起来,他一边猛烈的撞击,一边含混的说道:“丫头,这次不是爹爹要怎么样你的,爹爹是认认真真的在给你擦洗,但是你非要这么扑过来,爹爹也没有办法……”

于是奚绍功在这泉池又搂着林碧梧里轰轰烈烈的大干了一场,然后奚绍功在爽之后,还是很好心的打算给林碧梧擦洗干净,结果洗著洗著两人居然又滚做了一团。

大概直到天色快要放亮了,奚绍功才最终把林碧梧给洗好,抱着昏昏沉沉的她从泉池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在她耳边说道:“这个地方不错,以后爹爹会专门带你来这里,等爹爹肏完你,最后再给你洗一遍,倒也省事儿……”

林碧梧趴在他的怀里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只是呜呜嗯嗯的应和著。

奚绍功看着她白里透红的粉嫩小脸,一脸无力承欢又娇慵无比的醉人模样,忍不住亲了又亲,然后他给自己穿好衣衫,抱着林碧梧上马,又在清晨朦朦胧胧的晨雾之中悄悄的回到了乔大婶的家里。

第 049章他这么说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她心里好受一点,只怕还会被她好心当做驴肝肺

大概快到晌午的时候,林碧梧才捂住自己饿得扁扁的肚子,还有酸痛不已的身子起了身。

她隐约听到奚绍功在屋外和人说话,起初以为是乔婶他们回来了,但是后来从那断断续续的对话里,她听出了翠蝶的声音。

于是她赶紧披上衣衫,走到了门口,推门的一刹那,她见到头顶的刺眼的阳光,竟然止不住一阵晕眩。

而站在门口的奚绍功则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并且呵护备至又小心翼翼的搂着她往屋子里走,一边走一边说柔声说道:“你身子娇弱,多在床上休息休息,粥也已经熬好了,等下我让翠蝶给你端过来,其他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就等乔婶他们回来之后,就可以出发了……”

林碧梧一听可以动身了,心头一喜,立马脱口而出:“为何不能马上就走?”

奚绍功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这丫头成天就想着快点走,然后就能马上看到奚敬文了?

感情他昨夜在她身上撒得那么汗,灌得那么多精,都白干了?

奚绍功忍着心中的不悦,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怎么,乔叔和乔婶收留我们这么多天,给我们好吃好喝的,没要我们一个子儿,你一句话不说就走,像话吗?”

这话说得到有几分道理,而且林碧梧又向来是重情重义之人,和乔叔乔婶这么一别,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的确是要好好的和他们说声珍重再见,再送点银钱作为酬劳才对。

于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奚绍功的说法。

奚绍功见她还算识时务,心情也好转了许多,扶着她坐到床边,好言相劝:“反正翠蝶她们也来了,家里的活你也不要干了,由她们伺候你就行了……”

提到做活这件事儿,林碧梧才想起来她外面的绣活还没有做完,于是推著奚绍功就要起身,“爹爹,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得去上工呢!”

奚绍功皱着眉头看着她,将她一把按住:“上什么工?你的活不就是伺候我么?把那些野的了心都收一收吧,反正我们也要走了,那活今天爹爹就帮你给辞了!”

林碧梧觉得既然要走辞工也无可厚非,但是伺候他是什么意思,急得要从他怀里出来:“爹爹,什么伺候你,我不要……”

奚绍功嘴角一勾,搂着她的腰,凑到她的面前,亲着她的小嘴儿说道:“怎么?忘记我们的约定了?我们不是说好的么,我送你去见敬文,作为交换的代价,你这一路上让我好好肏……”

一想到翠蝶等人可能还在外面候着,林碧梧赶紧用手捂住奚绍功的嘴,低垂著脑袋小声嘟囔著:“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了……”

奚绍功看着林碧梧这又蔫又怂,又乖又怜的模样,禁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略带一点鸡同鸭讲,对牛弹琴的暗自恼火:“你这丫头,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以为你还逃得掉么,就算他不带她去见奚敬文,她不也得让他肏么?

他这么说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她心里好受一点,只怕还会被她好心当做驴肝肺。

第 050章

把她给抱了起来,勾着她的双腿,将她粉嫩的花户大大的敞开,狰狞跋扈的肉棒继续持续的疯狂抽动接下来在等待乔婶子回来的这段时光,奚绍功自认为和林碧梧相处得十分“愉快”。

大抵是因为有了之前的许诺,林碧梧在心中有了憧憬,见到奚敬文之后,他们的之间的不伦关系必将尘埃落定,因为她觉得奚绍功总不能当着儿子的面再来横刀夺爱吧。

不管最后她和奚敬文会如何,她未来将要去哪里,林碧梧总在心里默默暗示自己,忍过这段时间就好。

奚绍功又怎么不会知道林碧梧心中所想,所以在这小院落里肏弄她的时候一方面动作更加百无禁忌,一方面心里却有感觉又酸又甜。

他很喜欢把林碧梧按在葡萄藤架子下面,让她双手勾着他的肩膀,双腿缠着她的腰,火热粗长的肉棒一下一下在她水嫩紧窒的小穴里穿梭,看着她瞪着水雾蒙蒙的大眼睛,失魂迷茫望着自己,被顶得狠的时候就娇滴滴的哭喊著:“爹爹……轻一点……慢一点……”。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他们两个人是完完全全在一起的,没有他那些家大业大的事儿,也没有这不可逾越的公媳关系,他们就和这小村里普普通通的男男女女一样。

奚绍功甚至把林碧梧幻想成刚刚嫁给自己的小媳妇,自己在农田里干了一番农活之后,最好的解乏方式就是和把他的大棒插到他的小媳妇的小穴里,让她那水润娇媚小嘴不停的吸呀,吮呀,绞呀,缠着他不放,爽得他骨头和神魂都在发颤。

只有这个时候在这个小院子里,他才能肆无忌惮的让她那白嫩嫩软乎乎的雪乳蹭着他的胸口,让她那又细又白的小胳膊小腿儿的挂在他的身上,让他尽情的吻她,肏她,把自己火热的精华一次又一次的灌满她的小肚子。

而林碧梧却是另外一幅光景,因为是在乔婶家的院子里,又是青天白日的,乔婶一家随时可能回来不说,四周的邻居也会路过,所以她总是尽可能的压低嗓音,不让自己叫得太大声,而由于人总是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她的小穴近乎一刻都不能放松,不论是奚绍功的肉棒还是手指只要一进来她就会死命的夹紧,并且全身敏感得奚绍功一碰她的阴蒂,轻揉几下就汩汩出水。

然而她并不知道,这种她这种诚惶诚恐又蜜水横流的样子只会让奚绍功更加兴奋。

而且他天性本来就带着几分恶质,于是还把林碧梧压在鸡棚的前面,让她看着毛茸茸的小鸡在她面前欢快奔跑,听着它们叽叽喳喳的叫声,而他则揉着她白嫩的臀瓣,把肉棒在她细嫩湿热的小穴里不断的抽插,林碧梧羞死了,即便面前的是一群可爱的小鸡,而不是人,也不能这样子做啊。

可是她身子被奚绍功肏得酥得软得站都要站不住了,一对儿嫩乳被鸡笼围栏的木桩上轻轻摩擦,胸前带给她的那种刺激之感,在加上穴内那根肉棍的猛烈撞击,使得她很快扬起头,用手捂住小嘴,轻声吟泣的泄了身。

而奚绍功更过分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把她给抱了起来,勾着她的双腿,将她粉嫩的花户大大的敞开,狰狞跋扈的肉棒继续持续的疯狂抽动,面对着一笼子的小鸡,直接把林碧梧肏到了吹潮。

一股清亮的蜜水从她的小穴里喷射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洋洋洒洒的喷到了鸡笼里面,小鸡们以为下雨了,便叽叽喳喳的叫着四散开来。

林碧梧见自己被奚绍功在鸡笼面前被肏得都这样喷水了,气的呜呜直哭,被奚绍功一放到地上,就转过身来对他又抓又挠。

看着林碧梧涨红了小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晃着一对儿饱满娇嫩的乳儿,挥舞著粉拳砸向自己,这种兔子急了也咬人的架势让奚绍功特别喜欢,于是一边任由她对自己又锤又打,一边又捧起她的小脸猛亲,最后干脆就抓着她的双手把她扛了起来,然后带到房间里,压倒床上再狠狠的肏弄一遍。

等到夜色降临之时,奚绍功便又会悄悄的带着林碧梧去那深山老林里的那处温泉,诚如他自己所说的,肏完在洗,洗完再肏,这温泉真是洗澡肏穴两不误的风水宝地,于是一连几个晚上他都借着温泉洗浴这件事儿,假公济私的把林碧梧里里外外又肏弄一个遍。

而这样犹如神仙一般的日子,一晃就过了三天,终于在奚绍功把林碧梧压在窗台便是猛烈肏干的这个午后,翠蝶匆匆的门外禀告,乔叔和乔婶两人已经走到村口了,很快就要到家了。

奚绍功这才掐著林碧梧的小腰,依依不舍的把他的肉棒从林碧梧的小穴里给拔了出来,然后将她搂在怀里,一边摸着她的乳儿一边亲着她的小嘴说道;" 乖宝,你在屋里好好歇歇,爹爹去迎一下他们,今晚我们好好和乔叔乔婶吃一顿饭,明日爹爹就带你上路!" 林碧梧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把头靠在奚绍功的肩膀上微微的点了点头。

看着小美人满面潮红又娇软无力的依偎著自己的样子,奚绍功笑着把她抱回到了床上,然后穿好衣服就推门走了出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