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梧枝上(第二部) 第二部 41-50

第 041章他要做一些事情證明他的寶

那日之後,奚紹功倒是真的信守諾言,白日裡再也沒有碰過林碧梧,而林碧梧很怕和他單獨相處,於是央求喬大嬸在村子裡她找一個活計,幫城裡的幾個秀坊做點簡單的繡工。

這樣一來她不僅可以給自己找點事情做,而且白天她還可以躲出去了。

而奚紹功這次卻不僅破天荒的沒有阻攔她,還每天一早就送她去上工,到了傍晚又接她回去,剩下的時候他不是守在秀坊外面,就是在村子裡四處遊蕩,偶爾去溪邊釣釣魚,或者和孩子們一起玩玩蹴鞠,再是找私塾先生下下圍棋,日子也算過得悠哉愜意。

只是到了晚上,慾望仍然洶湧的時候,他便會坐在林碧梧的身邊,對著她睡夢之中熟睡的面頰自瀆。

所以林碧梧並不知道她夜裡被他從頭到腳視奸了多少遍,她還真當奚紹功開始修身養性了,以至於她都忘記了自己每日其實是和一匹餓狼住在一起。

大約就這麼平平靜靜的過了半個月,奚紹功的傷基本好了大半兒了,儘管翠蝶他們並沒有尋來,奚紹功也沒有提回城的事宜,但是林碧梧的多少有些習慣了這樣寧靜祥和的生活。

而且她自知去見敬文已經不可能了,但和奚紹功回去之後日子也不會太平,那麼在這小村子裡過的每一天她都是非常珍惜的。

她本來就是極其隨遇而安的人,其實不論是錦衣玉食還是粗茶淡飯,對她來說,只要日子過得安安穩穩就行。

奚紹功在這段時間也深深感受到了林碧梧純真質樸的一面,他向來接觸的都是名門閨秀或者風塵女子,大多數都是九曲十八彎的玲瓏心腸。

像林碧梧這樣簡簡單單又至真至純的女子倒是從來沒有碰到過,所以他都想不到自己有時候居然能趴在秀坊的窗外看著林碧刺繡,一看就是一下個下午。

他也搞不明白他怎麼會喜歡上這麼一個傻丫頭,傻得那麼令他心動,讓他也跟著變傻了,恨不得放下一切就和她在這小村子裡從此隱居,不想過去,不問未來,就享受當下這溫馨恬淡的時刻。

奚紹功的傷徹底好的那一天,他在郎中家裡拆了繃帶,然後興沖沖的去接林碧梧放工,結果在秀坊門口就看到三個年輕男子打做一團。

他跟看熱鬧的人一打聽才知道,這三個男子都是為了林碧梧在爭風吃醋。

奚紹功自然知道,儘管他天天接送林碧梧,也擋不住這些狂蜂浪蝶,還不是因為這丫頭生得太美了,放眼整個京城都出類拔萃,更何況是這種小山村?

儘管這三個打的鼻青臉腫的男人還沒有見到林碧梧走出來呢,奚紹功的心裡氣已經的不行了。

上去幾腳把他們三個給踹飛了,怒氣沖沖的說;" 就憑你們幾個銀槍蠟頭,還敢肖想老子的女……女兒?" 這三個人一下子被奚紹功給踹懵了,本來還挺氣惱的一聽他是林碧梧的爹爹,頓時一個個又都敢發作,畢竟想追求人家女兒,不得討好姑娘的老爹麼?

可是還不等他們說幾句巴結的話,奚紹功扭頭就衝到了秀坊裡面,然後把正在收拾東西的林碧梧一把拉住,一言不發的往外走去。

林碧梧並不知道奚紹功在生氣個什麼勁兒,但是她又不想在外人面前丟臉,於是只能邁著小碎步的跟著奚紹功走了出去。

但是走著走著,林碧梧就覺得不對勁兒了,奚紹功帶她走的不是回家的路,而是到了一片小樹林裡。

她急的直跺腳,扯著奚紹功的手問道;" 你這是幹嘛……你帶我來這裡幹嘛……" 而奚紹功腳步一頓,就把林碧梧給拉到了自己面前,然後一把將她按在了一棵樹前,他俯身垂眸看著林碧梧因為跟著他快步走來而泛著紅暈布滿細汗的小臉,即便在這昏暗的小樹林裡,看起來也是明珠生輝,美玉盈光,他的心砰砰直跳。

說不出來為什麼,他只知道他的心肝寶貝被人覬覦了,這讓他很不爽,他要做一些事情證明他的寶貝是他的,誰也奪不走。

於是他用手挑起她的下巴,低頭就吻了上去。

第 042章

從被奚紹功吻住的那時刻起,林碧梧就感覺到他的炙熱濃郁的氣息將她全部的包圍,他是那樣的急不可待的撬開她的小嘴,去追尋她的小舌,把她的唇齒之間的每一寸的軟嫩之處都舔了個遍,然後眷念不已的吮著她的嘴唇就是不放開,偶爾鬆開一下,讓林碧梧有個機會換口氣,他又會一歪腦袋換個角度再親上去。

這次他要她要得又凶又急,讓林碧梧深切的感受到那個曾經瘋狂的占有她的男人又回來了,她來不及思考來不及反抗,他摟著她的身子把她推向自己,讓她的腳尖兒都被迫高高的墊了起來。

在這密林之中她又羞又怕,等到奚紹功吻夠了她之後,她已經全是酥軟的若不是他還抱著她,她打顫的雙腿站都站不住了。

即便這樣奚紹功也沒有給她任何反應的餘地,將她按在樹幹上,雙手一邊撕扯著她的衣衫,一邊撩開她的裙擺,一手抓著她鮮嫩的雪乳,一手在她嬌嫩的花唇上摩挲,然後一手罩在她的乳兒上肆意揉捏,一隻手指順藤摸瓜的插入到了她的蜜穴之中。

林碧梧敏感嬌弱的受到了雙重的刺激,差點沒有忍住叫出聲來,本來還在推拒著奚紹功的雙手,立刻捂住自己的小嘴兒。

她不能讓人看到啊,這天色還沒有完全黑下來,萬一有人路過這裡看到她和奚紹功這個樣子,她真的再也不會有臉見人了。

可是越是這樣羞恥緊張,她的身子就愈加敏感熾熱。

胸口又麻又酥,小穴又癢又痛,嬌嫩緊窒的內壁一邊蠕動著夾緊奚紹功的手指,一邊涌動著濕熱的愛液,昭示著她已經動情的事實。

當奚紹功抽出手指,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到她的小穴里的時候,她也只是悶悶的哼了一聲,卻沒有什麼不適,仿佛那已經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她的小穴已經被他肏過太多次了,她的身子已經完全適應了他的挑逗和侵略,她心裡雖然委屈難過,但是又架不住那在體內慢慢升騰起來的快感,她的手雖然還在輕輕捶打他的肩頭,可是卻止不住她的媚穴纏著他肉棒興奮吮咬的事實。

那粗長的肉棒在穴里又凶又狠的撞擊的時候,她漸漸的停止了那孱弱的抗爭,她一隻小手虛虛的落他的肩膀,另外一隻手則繼續捂著嘴,仰著臉看著自己頭頂上的綠葉,夕陽淡淡的餘暉在綠葉的縫隙之中閃爍,畫面愈來愈朦朧模糊,亦如那肉棒戳到自己花心之時帶來得陣陣蕩漾之感。

而奚紹正趴在她的胸前,如狼似虎吮吸著她胸口兩個粉嫩圓白的乳兒。

他素了太多時日了,此時自己男根被那火熱的小嫩穴含住,而自己的口中含著的還是這嬌娃細嫩滑膩的乳肉,那滋味真是久旱逢甘露,爽得他心旌蕩漾,銷魂不已。

待他把那兩顆軟嫩的乳尖兒吸得紅腫挺立了之後,他才心滿意足的抬起頭看著,就見林碧梧胸前被他頂得搖晃彈跳的乳肉,還有被自己親的晶亮挺翹的奶尖兒,一陣欣喜,脫口而出:「寶兒這乳兒又香又甜……爹爹怎麼吃都吃不夠……日後等你有了孩兒又有了奶水……那豈不是要更好吃?」

林碧梧一聽有了奶水,恍然想起來,之前奚紹功一直在她身子沒完沒了的灌精,她沒有受孕那是她的運氣,但是長此以往,她難不保會懷上他的孩子。

於是當下心尖一跳,小穴一緊,夾得奚紹功的肉棒又疼又爽。

本來她捂住嘴的小手也立刻也變成推他,急切的說道:「不要……不行……爹爹……我是敬文的妻子……」

後面的話雖然沒有說,但在奚紹功的耳朵里,這話的意思就是我是敬文的妻子,即便生兒育女也是給敬文,又不是給你。

這話一出,真好比一股山風吹過,吹得奚紹功背後一片冰涼,在這林間野地里肏弄這小嬌娘的旖旎情調和暢快心情頓時戛然而止。

第 043章那粉嫩的小穴被他撞得啪啪直響,大量的花液飛濺出來

本來奚紹功這段時日和林碧梧在這小山村裡,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簡單平靜的生活讓他漸漸都忘記了奚敬文的存在。

而林碧梧如今突然這麼一提,不僅讓他想起來,她是為了來見奚敬文才從王府里出來了,更是提醒了他,即便他為這個女人牽腸掛肚又掏心掏肺,恨不得日日夜夜和她廝守一起,可是她不僅視而不見,還避之唯恐不及,心心念念的就想著另外一個男人。

這真的是一下子就戳了奚紹功的軟肋,捻了他的虎鬚又碰了他的逆鱗。

「你說什麼?你是敬文的妻子……那我是什麼……我又是你的誰?」奚紹功怒火中燒,醋海翻波,當下想要把這妮子給肏死在這裡的心都有了,身下力量越來越猛,掐著她的小腰的手也愈來愈用力。

剎那之間,那粉嫩的小穴被他撞得啪啪直響,大量的花液飛濺出來,林碧梧只覺得自己的身下泥濘不堪,蜜汁翻湧,快要失禁的感覺步步逼近,而那毫無力氣的身子又像是著了火一樣。

她連想要錘他推他的力氣都沒有了,一邊喊著:「不要……輕點……」一邊覺得自己的小穴在不斷的抽緊,夾著他的肉棒往她內里吸著,而軟嫩的花心被這樣一樣頻頻撞擊,讓她身子裡激浪不斷,終於腦中煙花乍現,她被他丟到空中,然後飄飄然然的徐徐落下。

一聲聲嬌婉的鳴啼從她口裡溢了出來,而奚紹功不等她喊完,就湊過去吻住了她的小嘴兒,肉棒在她高潮痙攣的小穴里蟄伏不動,抱著不住嬌顫的她,享受著這溫香軟玉被他抱個滿懷的充實感覺。

然後他一遍又一遍的親吻著她的身子,在她耳邊傾訴道:「你不能這麼對爹爹……爹爹這麼愛你……愛你愛到發了瘋……你還想著去見敬文……你要把爹爹氣死不成……」

林碧梧仰著臉望著逐漸變暗的天空,看著頭頂愈來愈亮的明月,她小臉一副失神迷茫的樣子,她張著那被親的紅紅腫腫的小嘴兒,喃喃自語著:「你是敬文的爹爹……你也是我的爹爹……就算我不和敬文在一起……我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這話就像一把尖刀一樣划過了奚紹功的心。

其實這話林碧梧說的倒也沒錯。

只是他愛林碧梧,什麼倫理道德他都可以不在意,只要他想和她在一起,他有的是辦法來解決。

可是他現在根本無法在繼續騙自己,因為這單純善良的丫頭連騙他都不會。

她是真的不僅不愛他,還把這層關係當做了一個拒絕他的理由。

奚紹功無往不利的一生之中,第一次為了一個女人這般肝顫寸斷,這讓他前所未有的感覺到一種挫敗之感。

他好想把這丫頭按在地上再狠狠肏弄一番,把她肏暈再肏醒,讓她知道現在的她根本別無選擇。

可是他也知道這樣做是沒有用,他得到她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

林碧梧這丫頭清澈透亮,溫柔純美得就和一汪清泉一樣,可是又讓自己完全抓不住。

這脾性真是好就好在堅貞不屈,壞也壞在堅貞不屈。

奚紹功,想來想去,為今之計,只有在奚敬文哪裡下功夫了,只要他放棄了林碧梧,這丫頭還不被他手到擒來?

想到這裡奚紹功心生一計,他湊到林碧梧的面前,用一種無限惋惜又痛徹心扉的口吻對她說道:「好吧,既然你這麼想見敬文,爹爹就送你去見敬文……」

第 044章媚穴纏著他的棒身,一股股

這話一出,林碧梧完全是呆住了,如果不是兩人還這樣緊密相擁,他的大棒還在她的小穴裡面時不時的拱上一拱,她都差點以為眼前的男人不是奚紹功。

他居然會這麼好心的送她去見敬文?

她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奚紹功,一臉的難以置信。

奚紹功用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林碧梧的小屁股,那渾圓細滑的臀肉在他手掌之中輕顫著,手感抓握起來好的讓他不忍鬆開,於是他又故意用力捏了一下,皺著眉頭貼近她的面頰痞里痞氣的說道:「怎麼不信?你用這種眼神看著爹爹,是捨不得爹爹還是想要勾引爹爹啊?」

林碧梧被他捏得身子一酥,小穴里又湧出一股水來,搖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然後紅著臉別過頭,努力和他拉開一定距離,支支吾吾的說道:" 不是……沒有……" 奚紹功的手順著林碧梧的臀瓣摸上她的柳腰最後又落在她的酥乳之上,有一搭無一搭的把她的乳肉握在手心裡把玩,低下頭來嗅著她身上的香甜,又伸出舌尖甜著她的乳溝,慢條斯理的沉聲說道:「爹爹說送你去見敬文就會送你去見敬文,因為爹爹就是這麼稀罕你,你想做的事情爹爹都會幫你完成,怎麼?你現在這幅樣子是改變主意了?不想去見敬文了?」

林碧梧整個人在奚紹功懷裡是酥軟成泥又心亂如麻,她自然想見敬文的,最初她覺得她逃不過奚紹功的糾纏,想著見敬文最後一面,哪怕日後常伴古佛青燈也是甘願的,可是現在奚紹功是什麼意思?是願意放手的意思麼?

於是她抿著嘴唇,小聲回應道:「不……爹爹……我想的……」

其實早就知道林碧梧會這麼說,可是真的每每聽一次,奚紹功就像被人插了一刀一樣。

他深吸一口氣,壓著心中又酸又澀,又火又躁的心,單手箍著她的柳腰,用把肉棒用力向她小穴一頂,撞上她的花心用力研磨,頻頻撞擊,把林碧梧撞得是鶯啼不止,嬌喊不斷。

然後他才噙住她的小嘴熱吻了一番,心裡恨恨的想的是:見什麼敬文,讓他看你在他爹爹身下扭得多麼騷,叫得多麼浪麼?

可是他又不能這麼說,說了只會把小丫頭越推越遠,於是他舔著她軟軟的櫻唇,粗喘著說道:「帶你去見敬文沒有什麼難的,但是爹爹有個要求,見到敬文之後,你必須在爹爹和敬文之間做出選擇。」

林碧梧摟著奚紹功的肩膀向後仰去,小口小口的喘息著,小穴緊緊的夾著他的肉莖,穴里又熱又癢,蜜水直流,腦子裡渾渾噩噩的想著:原來這就是奚紹功送她去見敬文的目的,如果她選擇了敬文,他是不是就會死心了?

想到這裡林碧梧居然覺得自己看到了一線生機,整個人頓時有了活力似的。

奚紹功怎麼感覺不到林碧梧身子的變化,他氣的張口就在她的乳兒上咬了一口,讓林碧梧輕顫著身子嬌嬌的叫了一聲,媚穴纏著他的棒身,一股股的春水噴上了他的龜頭。

奚紹功心裡憤懣至極,這死丫頭,小逼里夾著他的肉棒還想著別的男人不說,還笨得他說什麼都相信!

可是更令他窩火的是,就是這麼個笨丫頭,他居然到現在都沒有能夠搞定。

於是他把肉棒猛地從她小穴里一把,看著她那讓他又愛又恨的茫然失神的小臉,忍著將她暴奸一頓的心,將她身子一翻,讓她雙手撐在樹上,他則從後面拉起她的一腿勾在手肘,然後巨棒刻不容緩的又插到了她滴著蜜露的嫣紅小穴里。

他順著她光滑無暇的雪背一路輕吻上去,啃著她翕動不止的蝴蝶骨,再湊到她耳邊,含住她的耳珠用力吮吸,在她嬌顫不止,每一句哼吟都媚得出水的時候,對著她耳語道:「但是這一路上你都要乖乖的讓我肏,一來我是正常男人,不碰你我會憋出病來,二來一般人哪裡請得動我堂堂震南王來做保鏢,你還不得給我一點好處……」

林碧梧被他頂得身子裡熱浪一片,具體他說些什麼也沒有太聽進去,心裡想的是等她到了敬文那裡,有了敬文護著,奚紹功還能怎樣,她只要忍過這段時間就好。

於是她嗚嗚嗯嗯的的應承著,稀里糊塗的點著頭,最後整個人又被奚紹功抱在了懷裡,再他狂野猛烈的撞擊之中,被他熾熱濃烈的氣息完全席捲,而漸漸失去了意識。

第 045章

林碧梧再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睡在了床上,拋開背後抱著她的那個男人不提,她只覺得身上說不上清爽,也講不上難受,因為朦朦朧朧之中,她有印象奚紹功幫她擦過了身子和私處。

可是那樣大汗淋漓的出了一身熱汗,又被他灌了滿滿一肚子精水,豈能是他擦了一遍就會覺得舒服的?

於是她難耐的扭了扭身子,嬌聲了喊了一句:「熱……」

奚紹功也睡得很淺,林碧梧剛剛醒來在他懷裡扭動的時候他也醒了,小妮子的小屁股一下一下的蹭著他的巨棒,又給他蹭得龍首頻頻翹起。

於是他伸手抓了一下她的乳兒,在她耳邊沙啞的說道:「熱得睡不著啊……可以和爹爹做點事兒啊……反正現在這宅子裡也沒有別人……」

說來也巧,喬大叔和喬大嬸去隔壁村參加婚禮了,這一去一回起碼要三天三夜,如果那戶人家若是足夠大方,再擺上個十幾桌的流水席,還不知道要吃幾天才能回來呢。

林碧梧一聽這話急了,小逼被他插得到現在還有些痛,可是聽他吹著她的耳朵說話,不僅耳朵發癢,耳根發燙,小逼里又酥麻了起來,於是她趕緊掰著奚紹功摟著她腰肢的手說道:「我難受……我想沐浴……」

奚紹功大概也了解林碧梧的感受,這丫頭本來就愛乾淨,平日在王府里如果被自己弄得全身濕噠噠又黏糊糊的總歸有丫鬟幫忙清洗。

可如今在這喬家,什麼事兒都要自己來弄,洗澡沐浴這事兒還真挺麻煩的,而且平日裡都是林碧梧幫他擦身,他順便揩油,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可是經歷了這麼一場激烈的性事之後,別說林碧梧了,就連他都想好好的泡個澡,舒筋活絡一番。

只是在這之前,他還是要吊吊這小丫頭胃口的,於是他那隻伸到她領口裡面抓著她乳兒的大手故意擰了一下她的乳尖兒,在她小聲嬌呼的時候,親著她的後頸說道:「你哪裡難受了?回來之後爹爹不是都幫你擦過身子了麼?你也不想想你現在又香又滑是誰的功勞啊?」

「還有下面的小花穴,雖然被爹爹肏得有點腫,但是又紅又嫩的好看得不得了,爹爹也幫你弄乾凈了。」

「小逼里的精水爹爹也給你摳出來了,而且你雖然昏迷著,可是那小浪穴還緊緊咬著爹爹的手指不放,要不是爹爹毅力過人,肯定會忍不住被你這小饞貓給勾住,大棒入了你的小穴,一直肏你肏到……」

「別……別說了……」林碧梧一邊用手去抓著他捏著她乳兒的手,另外一手也去攔著他四處在她身上亂摸的另外一隻手,她急得快要哭了,她之前都被他肏到昏了過去,現在剛醒難道他又要弄她麼?

一看小丫頭真的要被自己給嚇哭了,奚紹功停止了手上了動作,抱著她坐了起來,捏了捏她的小鼻尖說道;" 爹爹真的伺候了你一個晚上,累得腰酸背痛得不得了,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來快點給爹爹笑一個,後山有處溫泉,爹爹帶你去洗一洗!" 林碧梧沒想到奚紹功居然變得這麼快,瞪著微紅的雙眼呆呆的看著他,有點不信他居然會這麼好心的放她一馬。

結果奚紹功見她這憨憨傻傻又滿腹狐疑的態度,反手戳著她的小鼻尖兒把她的小鼻子向上一拱,「你這小笨豬,難道還要你爹爹給你燒水泡澡不成?後山有現成的溫泉直接去用好了,再說了現在深更半夜的,也不會有人看見,爹爹幫你守在外面,你想怎麼洗就怎麼洗就是了……」

林碧梧實在太想把自己給弄乾凈了,於是也不管那裡會不會是龍潭虎穴,垂眸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奚紹功的提議。

於是奚紹功咧嘴一笑,將她抱下床,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傻丫頭,爹爹什麼時候騙過你,哪裡絕對是個好地方,你去了肯定不後悔……」

第 046章破籠而出的猛獸終於如願以償的撞上了那軟嫩濡濕的小穴口

而為了快點到達後山,奚紹功把林碧梧抱上了馬兒,趁著濃郁的夜色,兩人快馬加鞭的往後山奔去。

但這一路上林碧梧坐得真是如坐針氈,奚紹功說為了好好御馬,不可分心,單手抱她不方便,就讓林碧梧面對面抱著他坐在馬背上。

林碧梧想想也有道理,於是便聽了奚紹功的話,乖乖的伸手摟著他身子,可是真當馬兒騎起來的時候,那風馳電掣一般的速度,使得她的雙腿也不得不勾住奚紹功腰肢,才能勉強穩住身子。

而要知道今日奚紹功給她擦好身子之後並沒有給她穿褻褲,而剛剛又走的匆忙,她也沒有顧及這些,現如今她雙腿一勾奚紹功的腰,正好把她又軟又嫩的小花唇對上了奚紹功的大肉棒,那碩大的龜頭隔著褲子,跟著馬兒奔跑的節奏,一下又下的撞著她的肉唇,剮蹭頂弄著她的花核,林碧梧又不是未經人事的姑娘,這樣幾下就讓她的小穴里又酥又癢的流出了水來。

林碧梧難耐的差點叫出聲,可是又怕影響到奚紹功騎馬,只好雙手更緊的摟著他的身子,每每被那大棒頂得全身嬌顫的很想叫的時候,就張口咬住了他胸前的衣襟,來堵住自己的嗓音。

「操!小浪貨,磨死爹爹了!」

當林碧梧的又濕又熱的小花穴觸碰著奚紹功的龜頭的時候他就已經渾身激盪得不行,而隨著馬兒的奔跑光是兩人性器只是這樣粗淺的摩擦,就足以讓林碧梧的花穴里湧出的水把他的褲襠都打濕了。

而這丫頭還像小鵪鶉一樣把頭靠在他的胸前,用細細的小牙咬著他的衣襟,奚紹功哪裡還忍得住,仰頭朝天大罵了一聲,騰出一隻手,把自己的褲帶一解,釋放出了身下的巨龍。

破籠而出的猛獸終於如願以償的撞上了那軟嫩濡濕的小穴口,被那細嫩嬌軟的媚肉一下又一下的唆著頂端,似要非要的感覺太過撩人,他全身都像是被點燃了起來,粗壯碩大的肉棒更是青筋凸起,一突一突的猛烈彈跳著往那水媚多汁的小穴里鑽。

林碧梧則被奚紹功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心驚膽戰,她用力的抱著奚紹功的後背,揚起頭看向他,可剛一開口,所有的話語都被顛得支離破碎,她只能發出陣陣嗚嗚啊啊的喊聲,而因為害怕跌落,她的雙腿在勾纏奚紹功的腰身的時候,更是下意識的向他湊近,這樣一來,等於把自己的小逼更多的送向他的大屌。

「噗嗤」一聲,奚紹功借住馬兒向前奔跑的動力,把自己的肉棒徹底全部的插入到了林碧梧的小穴裡面,那嬌嫩熾熱的媚肉立刻將他的大棒裹緊,奚紹功爽得頭皮發麻,不住的低喘:" 你個小妖精,你說你饞不饞,真是要榨乾爹爹才甘心嗎……" 林碧梧委屈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她才不是故意的呢,但是被平白占了便宜的她一如既往的又是吃了個啞巴虧。

不能掉下去的本能反應,使得即便是奚紹功的肉棒插到她的小穴里,她也只能繼續勾住他的身子,把臉埋在他的胸口,忍著那碩大火熱的肉棒在她小穴里的震動和頂弄。

奚紹功則美嘴都要笑歪了,這在馬上肏她的小逼實屬意外,但是滋味卻異常的好,因為根本不用他怎麼動,他的肉棒就會在她的小逼里一拱一拱的抽動,盡管和大開大合的勁頭不同,但是被林碧梧緊緻細滑的小肉穴夾裹著,一泡一泡的蜜水浸潤著,那種酥酥麻麻的快感,細細碎碎的傳遍全身不說,更讓他愉悅的是,小妮子現在對他完完全全的依靠依賴。

他騰出一隻手,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把她更多的壓向自己,低頭湊到她耳邊說道:「乖寶兒,爹爹現在在馬上施展不開,夾緊你的小逼,等到了溫泉,爹爹會讓你好好的爽上一番的……」

說完他就感覺到林碧梧的小穴猛得一緊,奚紹功哈哈笑著又摸了摸她的後背,「小騷貨,別急啊,爹爹攢了那麼多日的精華,都是你的,哎,別咬爹爹,爹爹會忍不住的……」

林碧梧被奚紹功這麼一說,更沉不住氣了,那龜頭又在她穴里亂頂亂撞,不知道戳到她哪裡了,引來她小穴一陣強烈的快意,內壁忽然瘋狂的痙攣抽搐起來,不等馬兒停下,便趴在奚紹功懷裡哭哭啼啼的泄了身。

還有我在想這麼又壞又賤的功功是不是憑藉了百折不撓一定要把小媳婦給睡趴下的精神才頑強的活了這麼多集

第 047章看著自己的臉頰上滴落的汗珠砸在她的胸脯之上,激起了陣陣的水花

而奚紹功忍著這水媚纏人的小穴的不要命一般的不停的吮吸絞裹,一直堅持到了溫泉邊上,才抱著林碧梧從馬上下來。

然後他找了池邊一塊平坦的大石頭,把林碧梧放了上去,將她的一雙玉腿架在肩頭,雙手抓著她的乳兒開始大開大合的肏弄起來了。

下午在小樹林裡,奚紹功顧忌那草地泥濘濕寒,不捨得把他的小美人壓在地上肏干,只能翻來覆去的抱著她立著頂弄她的花穴,或者讓她趴在樹幹上翹起雪臀被他從後面插入,不是那滋味不好,而是總比過這正面侵占她來的過癮爽快。

好在那大石被溫泉的熱氣蒸騰暖暖的,林碧梧躺在上面不會覺得寒涼,而她又已經被奚紹功的肉棒入了多時,早就分不清今夕何夕了,只能咿咿呀呀的張著小嘴,感受著自己的乳兒被男人捏成各種形狀,小穴被他一下比一下狠的頂撞著,強烈的快感從胸口和小腹之中不斷向全身蔓延,四肢百骸都像是有火苗一樣在竄動,但是身子卻如煙似霧一樣的輕盈飄蕩。

林碧梧仰著頭,目光迷離的看著在自己身上起伏的男人,都要想不起來自己來著里的意義何在了。

這一番歡愛比起下午在小樹林那一場,簡直又過之而無不及,林碧梧其實不了解男人,也不了解奚紹功這種男人,他天生反骨又叛道離經,越是緊張刺激的事情讓他越是欲罷不能。

今天下午他拉著林碧梧在小樹林裡胡天胡地的時候,那種亢奮的感覺簡直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畢竟他最多也就是和林碧梧在自家的宅院的池塘里和假山中穿花戲鳳過,而現如今是真的在荒山野嶺之中,俯仰天地的交歡,不僅那種原始的奔放的慾望完全都迸發出來了,而且那種隨時隨地可能會被人撞見但是又無處藏匿的可能性,帶給他的那種既緊張又興奮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言語來描繪形容。

而他感覺林碧梧也是一樣,敏感的簡直輕輕碰幾下就能噴水泄身,他甚至開始萬分期待他和林碧梧的這段旅途,該是有多麼其樂無窮啊。

於是他更加用力的頂著她的小穴,抓揉著她的乳兒,看著那白嫩細膩的乳兒在他從他的指縫裡面溢出,看著那粉紅的奶尖被自己用力擠得高高翹起,看著少女瑩白如雪的肌膚上,全是細細密密的汗珠,看著自己的臉頰上滴落的汗珠砸在她的胸脯之上,激起了陣陣的水花,自己的汗水與她汗水交織在一起順她的胸口流下,有種兩人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一起的感覺。

而自己的肉棒又在她的小穴里被她炙熱濡濕的媚肉緊緊絞住,被那不斷噴湧出來的蜜水沖洗浸泡,他覺得這個渾身上下濕漉漉的小美人,真的沒有什麼必要再洗了啊,就這樣泛著淫糜旖旎的水光的小丫頭真是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奚紹功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去吻林碧梧的小嘴兒,已經被肏熟的小丫頭,完全沒有了反抗的意識,他親她的時候,她也會乖乖的伸出舌尖讓他吮,讓他舔,讓他纏著不放,小手搭在他的肩頭,嬌嬌軟軟的在他懷裡任他為所欲為。

奚紹功現在肏她都肏出經驗來了,只要聽著小丫頭的媚叫聲音的長短就能判斷出她是不是要到了,於是就在她下意識的伸手摟著他的腰,被他吻得嬌哼不斷的時候,奚紹功掐著她的小腰猶如狂風暴雨一樣的猛烈衝刺起來,然後一聲低吼,全身肌肉緊繃,在她的痙攣抽動的小穴里爆出了汩汩濃漿。

第 048章

宣洩過後的奚紹功倒是率先清醒了過來,這一次乾得他真是好爽,畢竟他為了林碧梧憋了那麼久,而如今又是樹林,又是馬上,又在泉邊,有這麼多別出心裁的場所和方式來交歡,怎麼能不讓奚紹功覺得自己和她落難至此非但不虧反而賺到不少呢?

他轉頭看了看身邊霧氣繚繞的溫泉,再看看這已經蔫頭耷腦的窩在自己懷裡的小美人,想著要她自己動手洗已經是不可能了,再加上自己也是渾身汗水淋漓,乾脆索性兩人一起洗算了。

於是他把林碧梧抱在懷裡,帶著她慢慢的走下了泉池,然後找到一塊腳下較為平坦且有石壁支撐的地方把林碧梧放下,讓她靠在石壁上,自己一手扶著她的腰,一手撩起泉水一點點的潑向她,再用自己的手心幫她全身做了一遍揉搓。

什麼叫溫泉水滑洗凝脂,奚紹功現在是感受到,小妮子的肌膚本來就滑不溜丟的,此刻被泉水這樣浸潤,所有他摸過的地方都香軟柔嫩又濡濕滑膩的讓他不忍離開。

林碧梧此刻已經有些神志渙散,大抵都要忘記了來這裡的初衷了,被泉水這麼一泡,每個毛孔都像打開了一樣,敏感舒服得不得了,再加上奚紹功火熱的手掌在她身上不斷的摸來摸去,尤其當他的手心滑過她的乳兒,乳尖兒被他的掌紋這樣一剮蹭,又俏生生的立了起來,而她只能急促的嬌喘著,張著小嘴兒發出陣陣難耐的嬌哼。

此情此景令奚紹功肉棒又高高翹了起來,在水裡一下一下戳著她平坦的小腹,他倒是想放過林碧梧的,畢竟他面對她的時候總是精力無限,但是就怕這弱不禁風的小丫頭遭不住。

於是他用手輕輕一擰她的乳兒,略帶幾分抱怨的語氣說道:「丫頭,現在可別發騷,你爹爹難得慈悲為懷的想要放你一馬,別在這麼叫了,再叫下去了,爹爹萬一忍不住,讓你白洗了可別怪我……」

林碧梧被他這樣一擰乳兒,兩腿都跟著發顫了,哪裡還知道他在說些什麼,而且本來溫泉就熱,空氣不足,她更是仰起頭,向上不斷的吸氣,嫣紅的小嘴兒一開一合,簡直就像索吻一樣。

「肏……怎麼讓爺碰上你這麼個小妖精啊……」奚紹功終於是沒有抵住誘惑,低下頭來含住了她的小嘴兒。

不能肏的話,只能先靠親嘴兒來解饞了。

而此時他的雙手已經滑到了她的兩腿之間,正撥開她的花唇,將指尖伸到她的小穴里幫她摳挖起來。

而這樣的刺激讓林碧梧更加受不了了,她像打蛇上棍一樣,忽然雙手勾住了奚紹功的肩頭,又嬌又顫的回應起了他的吻來,小穴更是緊緊抽緊,夾著奚紹功的手指,並且不斷的合攏雙腿,反覆的摩擦來緩解自己穴內的瘙癢。

「他娘的,爹爹現在不肏你就真不是男人了!」奚紹功這哪裡還挺得住啊,立馬手指一抽,扶起自己的大棒,對著那軟嫩的下穴口,提槍就入。

林碧梧的小穴本來就被他肏得又熱又軟,再加上泉水的潤滑,他入得十分順暢。

林碧梧只覺得勾得自己穴兒痒痒的那兩根手指不見了,忽然插入了又粗又壯的肉棍,整個人一下子得到了滿足,雙腿情不自禁的纏上了奚紹功的腰。

這下可像是給奚紹功下了一劑猛藥一樣,他立刻用雙手按住林碧梧的雪臀,在這泉池裡面就開始大力的肏乾了起來,他一邊猛烈的撞擊,一邊含混的說道:「丫頭,這次不是爹爹要怎麼樣你的,爹爹是認認真真的在給你擦洗,但是你非要這麼撲過來,爹爹也沒有辦法……」

於是奚紹功在這泉池又摟著林碧梧里轟轟烈烈的大幹了一場,然後奚紹功在爽之後,還是很好心的打算給林碧梧擦洗乾淨,結果洗著洗著兩人居然又滾做了一團。

大概直到天色快要放亮了,奚紹功才最終把林碧梧給洗好,抱著昏昏沉沉的她從泉池裡面走了出來,然後在她耳邊說道:「這個地方不錯,以後爹爹會專門帶你來這裡,等爹爹肏完你,最後再給你洗一遍,倒也省事兒……」

林碧梧趴在他的懷裡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不管他說什麼,她都只是嗚嗚嗯嗯的應和著。

奚紹功看著她白裡透紅的粉嫩小臉,一臉無力承歡又嬌慵無比的醉人模樣,忍不住親了又親,然後他給自己穿好衣衫,抱著林碧梧上馬,又在清晨朦朦朧朧的晨霧之中悄悄的回到了喬大嬸的家裡。

第 049章他這麼說這麼做,只是為了讓她心裡好受一點,只怕還會被她好心當做驢肝肺

大概快到晌午的時候,林碧梧才捂住自己餓得扁扁的肚子,還有酸痛不已的身子起了身。

她隱約聽到奚紹功在屋外和人說話,起初以為是喬嬸他們回來了,但是後來從那斷斷續續的對話里,她聽出了翠蝶的聲音。

於是她趕緊披上衣衫,走到了門口,推門的一剎那,她見到頭頂的刺眼的陽光,竟然止不住一陣暈眩。

而站在門口的奚紹功則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並且呵護備至又小心翼翼的摟著她往屋子裡走,一邊走一邊說柔聲說道:「你身子嬌弱,多在床上休息休息,粥也已經熬好了,等下我讓翠蝶給你端過來,其他事情都已經安排妥當了,就等喬嬸他們回來之後,就可以出發了……」

林碧梧一聽可以動身了,心頭一喜,立馬脫口而出:「為何不能馬上就走?」

奚紹功聽了這話,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了,這丫頭成天就想著快點走,然後就能馬上看到奚敬文了?

感情他昨夜在她身上撒得那麼汗,灌得那麼多精,都白乾了?

奚紹功忍著心中的不悅,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怎麼,喬叔和喬嬸收留我們這麼多天,給我們好吃好喝的,沒要我們一個子兒,你一句話不說就走,像話嗎?」

這話說得到有幾分道理,而且林碧梧又向來是重情重義之人,和喬叔喬嬸這麼一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見,的確是要好好的和他們說聲珍重再見,再送點銀錢作為酬勞才對。

於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奚紹功的說法。

奚紹功見她還算識時務,心情也好轉了許多,扶著她坐到床邊,好言相勸:「反正翠蝶她們也來了,家裡的活你也不要乾了,由她們伺候你就行了……」

提到做活這件事兒,林碧梧才想起來她外面的繡活還沒有做完,於是推著奚紹功就要起身,「爹爹,這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得去上工呢!」

奚紹功皺著眉頭看著她,將她一把按住:「上什麼工?你的活不就是伺候我麼?把那些野的了心都收一收吧,反正我們也要走了,那活今天爹爹就幫你給辭了!」

林碧梧覺得既然要走辭工也無可厚非,但是伺候他是什麼意思,急得要從他懷裡出來:「爹爹,什麼伺候你,我不要……」

奚紹功嘴角一勾,摟著她的腰,湊到她的面前,親著她的小嘴兒說道:「怎麼?忘記我們的約定了?我們不是說好的麼,我送你去見敬文,作為交換的代價,你這一路上讓我好好肏……」

一想到翠蝶等人可能還在外面候著,林碧梧趕緊用手捂住奚紹功的嘴,低垂著腦袋小聲嘟囔著:「好了,好了,你不要說了,我知道了……」

奚紹功看著林碧梧這又蔫又慫,又乖又憐的模樣,禁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臉蛋,略帶一點雞同鴨講,對牛彈琴的暗自惱火:「你這丫頭,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

你以為你還逃得掉麼,就算他不帶她去見奚敬文,她不也得讓他肏麼?

他這麼說這麼做,只是為了讓她心裡好受一點,只怕還會被她好心當做驢肝肺。

第 050章

把她給抱了起來,勾著她的雙腿,將她粉嫩的花戶大大的敞開,猙獰跋扈的肉棒繼續持續的瘋狂抽動接下來在等待喬嬸子回來的這段時光,奚紹功自認為和林碧梧相處得十分「愉快」。

大抵是因為有了之前的許諾,林碧梧在心中有了憧憬,見到奚敬文之後,他們的之間的不倫關係必將塵埃落定,因為她覺得奚紹功總不能當著兒子的面再來橫刀奪愛吧。

不管最後她和奚敬文會如何,她未來將要去哪裡,林碧梧總在心裡默默暗示自己,忍過這段時間就好。

奚紹功又怎麼不會知道林碧梧心中所想,所以在這小院落里肏弄她的時候一方面動作更加百無禁忌,一方面心裡卻有感覺又酸又甜。

他很喜歡把林碧梧按在葡萄藤架子下面,讓她雙手勾著他的肩膀,雙腿纏著她的腰,火熱粗長的肉棒一下一下在她水嫩緊窒的小穴里穿梭,看著她瞪著水霧蒙蒙的大眼睛,失魂迷茫望著自己,被頂得狠的時候就嬌滴滴的哭喊著:「爹爹……輕一點……慢一點……」。

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覺得他們兩個人是完完全全在一起的,沒有他那些家大業大的事兒,也沒有這不可逾越的公媳關係,他們就和這小村裡普普通通的男男女女一樣。

奚紹功甚至把林碧梧幻想成剛剛嫁給自己的小媳婦,自己在農田裡乾了一番農活之後,最好的解乏方式就是和把他的大棒插到他的小媳婦的小穴里,讓她那水潤嬌媚小嘴不停的吸呀,吮呀,絞呀,纏著他不放,爽得他骨頭和神魂都在發顫。

只有這個時候在這個小院子裡,他才能肆無忌憚的讓她那白嫩嫩軟乎乎的雪乳蹭著他的胸口,讓她那又細又白的小胳膊小腿兒的掛在他的身上,讓他盡情的吻她,肏她,把自己火熱的精華一次又一次的灌滿她的小肚子。

而林碧梧卻是另外一幅光景,因為是在喬嬸家的院子裡,又是青天白日的,喬嬸一家隨時可能回來不說,四周的鄰居也會路過,所以她總是儘可能的壓低嗓音,不讓自己叫得太大聲,而由於人總是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她的小穴近乎一刻都不能放鬆,不論是奚紹功的肉棒還是手指只要一進來她就會死命的夾緊,並且全身敏感得奚紹功一碰她的陰蒂,輕揉幾下就汩汩出水。

然而她並不知道,這種她這種誠惶誠恐又蜜水橫流的樣子只會讓奚紹功更加興奮。

而且他天性本來就帶著幾分惡質,於是還把林碧梧壓在雞棚的前面,讓她看著毛茸茸的小雞在她面前歡快奔跑,聽著它們嘰嘰喳喳的叫聲,而他則揉著她白嫩的臀瓣,把肉棒在她細嫩濕熱的小穴里不斷的抽插,林碧梧羞死了,即便面前的是一群可愛的小雞,而不是人,也不能這樣子做啊。

可是她身子被奚紹功肏得酥得軟得站都要站不住了,一對兒嫩乳被雞籠圍欄的木樁上輕輕摩擦,胸前帶給她的那種刺激之感,在加上穴內那根肉棍的猛烈撞擊,使得她很快揚起頭,用手捂住小嘴,輕聲吟泣的泄了身。

而奚紹功更過分的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把她給抱了起來,勾著她的雙腿,將她粉嫩的花戶大大的敞開,猙獰跋扈的肉棒繼續持續的瘋狂抽動,面對著一籠子的小雞,直接把林碧梧肏到了吹潮。

一股清亮的蜜水從她的小穴里噴射出來,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洋洋洒洒的噴到了雞籠裡面,小雞們以為下雨了,便嘰嘰喳喳的叫著四散開來。

林碧梧見自己被奚紹功在雞籠面前被肏得都這樣噴水了,氣的嗚嗚直哭,被奚紹功一放到地上,就轉過身來對他又抓又撓。

看著林碧梧漲紅了小臉,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晃著一對兒飽滿嬌嫩的乳兒,揮舞著粉拳砸向自己,這種兔子急了也咬人的架勢讓奚紹功特別喜歡,於是一邊任由她對自己又錘又打,一邊又捧起她的小臉猛親,最後乾脆就抓著她的雙手把她扛了起來,然後帶到房間裡,壓倒床上再狠狠的肏弄一遍。

等到夜色降臨之時,奚紹功便又會悄悄的帶著林碧梧去那深山老林里的那處溫泉,誠如他自己所說的,肏完在洗,洗完再肏,這溫泉真是洗澡肏穴兩不誤的風水寶地,於是一連幾個晚上他都借著溫泉洗浴這件事兒,假公濟私的把林碧梧里里外外又肏弄一個遍。

而這樣猶如神仙一般的日子,一晃就過了三天,終於在奚紹功把林碧梧壓在窗台便是猛烈肏乾的這個午後,翠蝶匆匆的門外稟告,喬叔和喬嬸兩人已經走到村口了,很快就要到家了。

奚紹功這才掐著林碧梧的小腰,依依不捨的把他的肉棒從林碧梧的小穴里給拔了出來,然後將她摟在懷裡,一邊摸著她的乳兒一邊親著她的小嘴說道;" 乖寶,你在屋裡好好歇歇,爹爹去迎一下他們,今晚我們好好和喬叔喬嬸吃一頓飯,明日爹爹就帶你上路!" 林碧梧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把頭靠在奚紹功的肩膀上微微的點了點頭。

看著小美人滿面潮紅又嬌軟無力的依偎著自己的樣子,奚紹功笑著把她抱回到了床上,然後穿好衣服就推門走了出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