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何梦琪 (7-8) 作者:GTFRDE258

【欲女何梦琪】

作者:GTFRDE2582021-5-13发表于S8

第七章 文杰与母亲二

正此时,李文杰伏首伸出舌头在小穴那里快速用力舔?了一下,然后抬头说道:“妈妈,我刚刚吃了一下哦。吃一下和几下都是一样的,现在你不能反对了吧。”说话间,把无言反驳的母亲放平到床上。和刚才的姿势一模一样。

看着眼前的小穴,李文杰先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阴蒂,再张开大嘴咬向整个小穴。他用嘴盖住小穴,用力吮吸著,要把里面的淫水全部吸出来。冯菲的身体愈发紧绷。这时,他用双手把小穴向两边分开,伸出舌头拚命的向着小穴深处。再后,又是大力吸吮。一来一去。

又一会儿,他的嘴巴开始专攻阴蒂,用右手中指抵在阴道口,然后缓慢向里推进。冯菲已顾不上说话反对,她在拚命压抑这些异样的快感。当中指被全根没入,它开始抽出插入,抽出插入。速度是越来越快。

嗯的一声,又是嗯的一声。慢慢的冯菲不在压抑自己的浪叫,只是声音很小很小。不过在这安静的房间中,可以称的上是声声可闻。

“嗯……啊……嗯啊……啊……”听着母亲轻声的淫叫,李文杰中指抽插的越来越快,交合处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蓦然,李文杰用左手中指抵住母亲的屁眼,让它收缩紧绷。他一下完全抽出了小穴内的中指,嘴巴大张用力吸吮阴道口。冯菲双腿用力,死死夹住李文杰的脑袋。透明的阴精从小穴深处一涌而出,全都进了李文杰的口中。咕噜一下吞咽了下去。他用力吸吮小穴,直至冯菲身体放松。

他慢慢从小穴舔到了乳房,再从乳房到了耳垂。他轻轻在耳边说道:“妈妈,我可以吻你一下吗。”

小小的一声“嗯”代表着同意。李文杰看着母亲的面容,双眼闭合,面色酡红。圆润的琼鼻,红红的唇。他低头向母亲吻去,用舌头轻扣牙关,可惜冯菲牙齿闭合不给机会。他在母亲耳边轻轻问道:“您是在嫌我脏吗,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吗。”说完这句,他再次吻向母亲,这一次母亲嘴巴微张,牙齿也不再闭合 。他的舌头终于伸了进去 。他用柔软追逐著母亲的舌头,冯菲只是被动的回应着。“妈妈,这次你把舌头伸到我嘴里。”又一次湿吻,冯菲生涩的把柔软伸进 了李文杰的口中,李文杰用舌头挑逗著母亲的柔软。他伸出左手插入母亲的小穴内,用力抠挖著,直至淫水沾满了手。他才结束这次长长的湿吻。

“妈妈,你能跪在床上吗。我想换个姿势研究一下女人。”李文杰沙哑着声音说道。

冯菲想了一会就明白李文杰的意思,也不回话。闭着眼睛变幻了姿势,就这样跪趴在床上,双腿分开,屁股挺翘。私穴秘处大大洞开,一个绝好的打炮姿势。

李文杰跪在母亲身后,看向淫水泛滥的小穴。往前一点是母亲粉红色的屁眼,粉嫩嫩的一个小点,称得上是小巧可爱。他伸出舌头先是挑逗了一下阴蒂,就这样伸著舌头向着母亲粉嫩的屁眼前进。当舔到阴道最底,离屁眼只有两指宽的时候。他快速而用力让舌头划过粉嫩的屁眼。

“啊。那里不行。”冯菲惊叫一声。冯菲身子向前一冲,同时扭头看向李文杰。

“妈妈。舔一下和舔几下没区别。我刚刚已经舔到了。”李文杰把母亲的屁股慢慢地拉了回来。

“那里好脏。”冯菲已转头面向床单,还是低声说道。

“妈妈身上都是干净的。”李文杰回了一句。他已伏首重新向着粉嫩舔?著,粉嫩的屁眼紧紧收缩著。

“妈妈,你放松一点好不好。”再次舔向屁眼,但这一次舌头一接触到,屁眼就开始紧缩。李文杰叹了一口气,“妈,你要是再不放轻松。我就一直这样舔到你放松为止。”这句话说完再次舔向屁眼时,那里已完全放松。他用舌头死死抵住冯菲的屁眼。左手中指死命抽插母亲的小穴,当淫水沾满手掌;就换成右手。

当双手沾满淫水后,李文杰趴伏在母亲背上。双手揉捏著母亲的乳房,让母亲的乳房涂满淫水。他咬著冯菲的耳垂说道:“妈妈,我想把鸡巴插进你的屁眼里。”他拉着母亲的乳头直至乳房变形,然后放松,一下又一下。

冯菲忍着胸口的痛疼,口中回道:“不行。”

“妈妈,我说什么你都说不行。为什么不行。插进小穴是乱伦,插进屁眼又不是乱伦。”

冯菲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只得讷讷言道:“那里好脏的。”

“那我去倒水把它洗干净。”李文杰在冯菲耳边说道。

“啊。”

“妈妈,你就这样趴着不要动,我去倒水。”李文杰说完,起身就走了。

“文杰……”冯菲喊出了名字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很快,李文杰就端来了一盆清水还带有几双一次性手套。“妈妈,你趴到床边来。”冯菲也不知道怎么就到床边,撅著挺翘的屁股让李文杰洗著屁眼。李文杰带着手套沾著清水,一次又一次抠挖著冯菲的屁眼里面。少顷,李文杰脱下手套,拍了拍冯菲的屁股。“妈妈,已经洗干净了。你爬回去吧。”

冯菲像狗一样爬到床中央,心中十分羞耻。今天不是我在教育儿子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直到这时,李文秀才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当他浑身赤裸站立在床上时,挺翘的阴茎冲刺著天空。

李文秀跪在冯菲屁股后,他让双手沾满冯菲小穴的淫水,涂抹在整个阴茎上。他用手轻轻抚摸冯菲的屁眼,伸出中指缓慢的捅了进去。他要用小穴的淫水润滑谷道。用中指抽插几下,直至感觉光滑通透。

他用阴茎抵在冯菲的屁眼上,轻声安慰道:“妈妈,放松一点放松一点。”他慢慢的用力,让冯菲的屁眼肉眼可见一点点扩大,龟头也是缓慢坚定的挤了进去。

“文杰,好疼。”冯菲带着痛苦的声音响起,屁股却没有挪动分毫。

“妈妈,很快就好了。”李文杰轻声安慰著。当冯菲的屁眼扩到最大时,李文杰阴茎的整个龟头已经进入。紧致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啊,妈妈。我的龟头完全进入了你的屁眼。”李文杰用带着咏叹调的语气说道。

他继续匀速的推进。“啊,妈妈。我的鸡巴已经进去了一半。”速度不变,继续向前,直至全根没入。“啊,妈妈。我的鸡巴完全插进了你的屁眼里。”

李文杰让阴茎慢慢的抽出,又慢慢的插入,一下又一下带有节奏的抽插著。他上身趴在冯菲背部,双手向下捏住双乳的乳头。嘴巴咬著冯菲的耳垂,用带有咏叹调的语气问道:“妈妈,我爱你妈妈。你爱我吗。”

“我爱你,文杰。”屁眼里巨物依然在匀速抽插,带给她充实也带来了痛疼。

“啊,妈妈。明天我可以继续操你的屁眼吗。”

确定不会得到回应后,李文杰双手捏住乳头,慢慢向下,让乳房被拉扯至变形。再次重复道:“啊,妈妈。明天我可以继续操你的屁眼吗。”

“嗯文杰,好疼。不要这样。”冯菲语带痛苦的说道。

李文杰双手不再用力,让乳房保持现在的形状。第三次开口问道:“啊,妈妈。明天我可以继续操你的屁眼吗。”

“可以。”当回答传来,双手不再拉扯乳房,而是轻轻揉捏像按摩。

“啊,妈妈。我可以把鸡巴插进你嘴里吗。”双手再次慢慢向下拉扯。

“可以。”乳房复原。

“啊,妈妈。我可以在嘴巴里射精吗。”

“可以。”

“啊,妈妈。等一下我可以看你小便吗。”

“不行。”

双手很慢很慢的向下拉扯乳房,口中说道:“啊,妈妈。为什么不行啊。我用手指插入你的小穴。我用舌头舔?你的阴蒂。我用嘴巴吸吮你小穴中的水。为什么不能看你小便。”

这些话让冯菲几乎愣住,对呀,为什么不行。乳房还在慢慢的被向下拉扯。冯菲改口说道:“可以。”

“啊,妈妈。我可以戴着保险套插入你的小穴吗。”

“不行。”冯菲很果决的回答道。

双手又是很慢很慢的向下,“啊,妈妈。为什么不可以。保险套隔绝了我的阴茎和你的小穴,精液也射不进你的子宫。”

“不行,这是乱伦。”

“啊,妈妈。我的鸡巴现在操你的屁眼,我插进了你的身体。这是乱伦吗。”

“不是。”双乳被拉扯的变形很多,开始有了痛感。

“啊,妈妈。保险套隔绝了阴茎与小穴,肉与肉都没有贴合。这是乱伦吗。”

冯菲觉得儿子的有点道理,加上胸前传来的痛疼,她嘶声说道:“不是。”

“啊,妈妈。我可以戴着保险套插入你的小穴吗。”

“可以。”

“啊,妈妈。我可以戴着保险套插入你的小穴吗。”

“可以。”

“啊,妈妈。我可以戴着保险套插入你的小穴吗。”

“可以。”

“啊,妈妈。我可以不戴着保险套插入你的小穴吗。”双手又一次向下拉扯。

“不行。”冯菲反应还是很快的。

“啊,妈妈。保险套是避孕,避孕药也是避孕。你可以事后吃避孕药啊。”

“不行。”

“啊,妈妈。保险套与避孕药是不是都是避孕。”

“是。”

“啊,妈妈。那我穿着保险套操你和你吃着避孕药被我操是不是一样。”

乳房又传来痛疼,冯菲感觉这些问题让自己脑袋都变大了。感觉有问题,却发现不了问题。还是小声说道“是”。痛苦不再传来。乳房还原了,还有手掌在轻轻揉捏。

“啊,妈妈。你可以吃着避孕药被我操吗。”

“可以。”冯菲感觉好像有什么问题。

“啊,妈妈。我可以现在拔出鸡巴插入你的小穴,再去吃避孕药。”

冯菲迟疑了一下,好像没什么问题,“可以。”

当这一声“可以”传来,李文杰快速起身,扶著冯菲的臀部,让阴茎慢慢从屁眼中拔出。看着冯菲高高挺翘的屁股,左手扶著阴茎,直接对着淫糜不堪的小穴一入到底。他长呼一口气。双手扶著母亲臀部,快速抽插,然后就在小穴湿滑嫩肉包裹的快感中把千万子孙射进母亲的子宫内。

……

第八章:文杰与母亲三

少顷,阴茎在小穴中再次坚挺。他让冯菲平躺了下来,双腿微微张开,他跪在母亲大腿大侧,手扶阴茎直入身下泥泞之中。他双手扣住冯菲的手腕在床单上,看着母亲泛著血色的雪白双乳,心中一阵心疼。他看着冯菲酡红的双颊,闭合的双目,他伏下脑袋到母亲耳垂低声说了一句,“妈妈,睁开眼睛好吗。”

冯菲不作回应,李文杰长吸一口气,直接吻向冯菲的嘴唇,向她口中嗦取,长长的一个湿吻,直吻到冯菲晃动脑袋挣开,大口大口的呼吸。

“妈妈,睁开眼睛看着我好吗。”

冯菲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盯着母亲明亮的眼睛,李文杰的阴茎开始缓慢抽插,没几下。冯菲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李文杰停止抽插,长吸一口气,向着冯菲吻去,直到她挣脱开来大口呼吸。

冯菲没办法,只能睁着眼睛看着李文杰。李文杰阴茎再次抽插起来,由慢到快。轻微啪啪声的密集响起。李文杰从冯菲的眼睛移到紧闭的双唇。“妈妈,张开嘴巴。”

“啊。”的一声浪叫从冯菲喉咙深处传来,嘴巴再次闭合。

李文杰把阴茎抽插的频率降了下来。“妈妈,把嘴巴张开。”

冯菲微张著嘴,“嗯嗯……啊……”的叫声随着阴茎的抽插有节奏的响起,她侧过脑袋不去看李文杰。

李文杰放开冯菲的手腕,把她的双手搭在自己背上,让冯菲抱住自己。他用手肘撑在冯菲身侧,双手把冯菲的脑袋扳正。看着母亲的眼睛和微张著的嘴,胯下开始加速。

“嗯,嗯,啊……”冯菲的叫声也密集起来。李文杰快速的抽插著母亲,颤声问道:“妈妈,我和爸爸谁的鸡巴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冯菲红著脸迟疑一会,看着李文杰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爸的长。”

“妈妈,我和爸爸谁的鸡巴粗。”

“你爸的粗。”

“妈妈,爸爸的鸡巴比谁的长。”

“比你的长。”

“妈妈,爸爸的鸡巴比谁的粗。”

“比你的粗。”

“妈妈,我的鸡巴比谁的短。”

“比你爸短。”

“妈妈,我的鸡巴比谁的细。”

“比你爸细。”

蓦然,冯菲的双手开始用力抱住李文杰,全身都紧绷了起来。李文杰更加快速的抽插著。口中快速问道:“妈妈你爱我吗。”“我爱你。”“妈妈你爱我吗。”“我爱你。”

冯菲湿滑的小穴紧紧收缩,柔软的穴肉更加紧致的包裹着李文杰的阴茎。他快速开口,“妈妈,我和爸爸谁操的更爽。”

冯菲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文杰,一下子失声无言。水淋淋的小穴深处一股阴精直接冲了出来。李文杰的鸡巴死死插进冯菲的小穴深处,精液一股脑射进了母亲的子宫。李文杰大口喘著粗气看着冯菲。

冯菲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双臂从李文杰身上滑落,瘫软在床上。儿子的问题让她一下愣住,她感觉脑子嗡的一声,整个都崩溃了。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双眼紧闭,眼泪滑落。

李文杰一下慌了神,“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妈妈。我错了,你不要哭了。”他用手擦去母亲的眼泪,却越擦越多。

“妈妈对不起。我错了妈妈,你不要哭了。”李文杰知道自己不该说那种话。母亲还是呜呜的哭着,眼泪不断线的滑落。

他抬起右手狠狠用力“啪”的一下重重打在自己脸颊,右脸上很快浮现出一个红色的手掌印。右手再次用力“啪”的一下扇在自己脸上。

冯菲睁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向李文杰。李文杰右手扬起,第三次“啪”的一下扇在自己脸上。“不要打了。”冯菲赶紧出声说道,看着李文杰肿起来的右脸颊。

李文杰伸出手拭去母亲脸上的眼泪,“妈,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嗯。”冯菲轻轻嗯了一声。李文杰看着冯菲满是汗水与泪痕的面孔,伸手拔弄开母亲脸上丝丝缕缕的头发。用双手固定冯菲的脸颊,伏首就亲吻上母亲红红的唇。舌头伸入母亲口中,追逐着她嘴里的柔软,吸吮母亲的唾液。

未几,李文杰抬起头来,一丝唾液连接了他与母亲的唇,直至崩断。冯菲抬手抚摸著李文杰红肿的右脸,心疼的说道:“痛不痛。”

李文杰抓住母亲的手轻抚自己的脸颊,看着冯菲的眼睛说道:“好痛的。”

“下次不要这样做傻事。”

“那你答应我,不许再哭。”

冯菲轻笑一声道:“好,妈妈不会哭了。”

这时,啪的一声,却是李文杰用早已坚硬的阴茎操了冯菲一下。“啊”的一声后,冯菲白了李文杰一眼。李文杰轻笑一下,他让冯菲的双手再次抱住自己,低头看着冯菲说道:“妈妈,用你的腿夹住我的腰。”

等到母亲的脚搭在腰上后,李文杰匀速的用鸡巴抽插著冯菲的小穴,直操得冯菲啊啊叫唤。他看着母亲的眼睛说道:“妈妈我爱你。你爱我吗。”

“我爱你。”

“妈妈,我和爸爸谁操你操的更爽。”他加大了抽插的速度,紧盯着冯菲的眼睛。

冯菲红著脸白了他一眼,嘴里挤出一个“你”字。

“妈妈,我和你爸爸谁操你操的更爽。”

“啊啊……,你比你爸爸操的更爽。”李文杰感觉阴茎更加坚硬了,他再次提速操著冯菲。嘴里的语速越来越快。

“你喜欢我操你吗。”

“啊啊。喜欢啊。”

“妈妈你喜欢我操你的小骚逼吗。”

冯菲再次白了李文杰一眼,口中浪叫道:“喜欢。啊……,我喜欢你操我的小骚逼。啊,快,再快一点。啊啊……,我喜欢你操妈妈的小骚逼。啊,啊……”

他们同时身体一僵,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相视一笑。李文杰就这样趴在冯菲身上休息。

就这样过了好久,冯菲推了推身上的李文杰,说道:“你起来一下。我去洗个澡。”

“啊。那我们一起去洗吧。在卫生间再来一次。”

“来什么来,软趴趴的。”冯菲拍了李文杰一下,看着抬起头来的李文杰。却惊讶的发现,在这说话间,李文杰的阴茎又充满了她的小穴。翻着白眼看了李文杰一眼,拍了拍他,口中催促道:“起来了,起来了。”

当冯菲赤身裸体想向走出房间时,李文杰拉住了她。走到她的面前,扶著坚硬的阴茎放入了冯菲的小穴。

“啊。你这是在干什么。”

李文杰喘着气看着面对面的冯菲说道:“妈妈,我们就这样走过去吧。”

他们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卫生间里。“你拔出来,我先上个厕所。”

“妈妈,你就这样尿出来吧。”他抱着冯菲让她坐到洗手池上,鸡巴依然插在母亲的小穴里。

“啊。”冯菲惊讶了一声不再说话。她的双手撑在洗手池上,双腿大开,低头看着私密处。

李文杰站在母亲面前,阴茎一下一下操著冯菲,右手慢慢揉搓著阴蒂。他盯着母亲的小穴,口中问道:“妈妈,你快尿啊。我要看着你尿尿。”

冯菲双手紧紧捏住洗手池边,感受着小穴里的巨物,阴蒂上的揉搓。膀胱一阵放松,细长的尿液大力冲击在李文杰的胸口上。

李文杰不再抽插,慢慢体味尿液的冲击。当冯菲尿干净后,他把冯菲抱下来让她转身撑在洗手池上。他分开冯菲挺翘的屁股蛋,阴茎抵在腚眼上。慢慢匀速用力让龟头一点一点的洞开母亲的屁眼。冯菲忍着痛,努力让屁眼放松。

李文杰再次大声的用咏叹调说道:“啊,妈妈。我的鸡巴快要插进你的屁眼里面了。”

冯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听着儿子的浪叫。她面色酡红,感觉十分羞耻还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她控制着不让自已的呻吟声太大。李文杰的咏叹调依然响起。

“啊,妈妈。我的龟头插进你的屁眼里了。”

“啊,妈妈。我的鸡巴插进去了一半。”

“啊,妈妈。我的鸡巴完全操进你的屁眼里面了。”

李文杰把自己的脸贴在冯菲的背上,双手向前握住母亲的双乳大力揉捏。鸡巴一下一下的操著母亲。

“妈妈,我操你操的爽不爽。”

“爽。”

“妈妈,你喜欢我操你的屁眼吗。”

“喜欢。”

显然不喜欢这个回答,李文杰大力捏了一下母亲的乳头,再次开口道:“妈妈,你喜欢我操你的屁眼吗。”

“啊。我喜欢,我喜欢你操我的屁眼。”

“妈妈。叫我爸爸。”他的速度开始加快。

冯菲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爸爸。”

“我是谁。”

“啊啊。你是我爸爸。”

李文杰抽插的速度越发急促,捏著奶子的手也越来越力。

“爸爸操的你爽不爽。”

“啊。爸爸操的我好爽。爸爸,用力啊爸爸。啊……”。李文杰怒吼一声,精液射在了母亲的屁眼里。

过了好一会,冯菲拍了拍李文杰,“好了,该去洗澡了。”

李文杰双手大力捏了捏手中的奶子,“再等五分钟好不好,我喜欢妈妈的屁眼夹着我的鸡巴。”

“你这孩子,真是的。”

……

却说302室中,何梦琪与李文秀浑身赤裸趴在床上看着电脑中的直播画面。何梦琪调笑的说道:“看着你岳父操着你老婆有什么感想。”

“这个逆子。”李文秀面色不虞的咕哝道。

“你应该高兴,你儿子调教你老婆这么多姿势。你老婆真的是极品,你们做爱居然一直是一个姿势,我也是服了你。再过几天,等你们父子一起操了冯菲。你也能这么快乐哦。”

“也是哦。”李文秀闷闷不乐的道。

“听说你岳母寡居了好几年,为什么不接到家里来。我看过她的照片,五十多岁的人了,保养的很好。你想想看,你儿子帮你老婆破了后面的处,你把你岳母后面也操了,到时候她们母女一起在床上任你驰骋。你想想,天天都是双飞哦。”何梦琪语带诱惑的说道。

李文秀眼前一亮,“那该怎么做。”

“过几天再说,先让你们父子同穴。你儿子真的牛逼,我以为他只能操一下屁眼。没想到第一次就能双通,还处理的这么好。啧啧,你老婆估计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吧。”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