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何梦琪 (3-4) 作者:GTFRDE258

.

【欲女何梦琪】

原创作者:GTFRDE2582021-5-12发表于S8

第三章 赵梦芝的第一次高潮

当何梦琪从睡梦中醒来时,李文秀依然趴睡在她的身上,小骚B里的阴茎早已滑落出来。她推醒了李文秀,对着还带着睡意的李文秀说道:“该回家了,李老师。”

李文秀一下清醒过来,眼前的场景让他确信刚才不是在做春梦。阴茎再次膨胀,他伸手扶住巨物,要把它再次插进眼前的小骚逼。可何梦琪直接推开了李文秀,看着他挺翘的下体,笑吟吟的问道:“还要想要操我吗。叫我一声老婆听听。”

“老婆,好老婆。让我再操一次。”他早知眼前的女孩是个骚货,讨好地说道。

“呵,叫我声妈妈听听。”何梦琪带着笑意对着李文秀说道。

李文秀似有犹豫,不过几秒后,欲火烧去理智,他再次讨好道:“妈妈,好妈妈,让我再来一次。”

“”哈哈。“何梦琪大声哈哈笑了几声,张开小嘴,向着巨物吞去。当李文秀以为能再操一次时,何梦琪只是用嘴用力的嗦了几口。让他的阴茎愈发粗壮坚挺。这才抬起头对他说道:”好了,今天就这样吧。下次再给你发福利。“听到这话,李文秀不能忍了,都成这样你不让我操。”我可以给钱。这一次给100块。“他想起女孩说起的话,一次50。

”好了,你以为我差你那50块。不要说了,今天就这样。穿上衣服走吧。“何梦琪不耐烦的说道。

李文秀只得慢慢的穿上衣物,阴茎软了下去。当何梦琪送他到出去时,他还是恋恋不舍的问道:”要不200来一次。“”滚。“何梦琪轻笑一声,”好了。刚刚你射了两次,承惠100元,欢迎下次再来哟。“李文秀不再说话,拿出100块递给何梦琪,只能不甘地走出门外。

”下次是什么时候 。“

”等我心情好的时候。“

……

时光流逝,一转眼就到了二十六号,又是一个星期六。今天何梦琪邀请自己的同桌,也是学校里的好朋友赵梦芝来到家中一起写作业。赵梦芝面颊圆润,弯弯眉,挺翘琼鼻,只是嘴巴在这张小脸上有点显大。整体看来没有何梦芝漂亮,但还是一个称得上面容清秀的女孩子。父母都是政府公职人员,良好的家世给她小家碧玉的气质。

话说今天当她们一起写完作业后,何梦琪带着赵梦芝带到主卧室的书桌,那里有一台电脑,她们要一起看电影。她们一起做在电脑桌前椅子上,赵梦芝坐在前面,何梦琪坐在她的身后。

这是一部外国电影,电影一开始是两个女孩相约到家中玩耍。她们一起游戏,然后慢慢搂在一起,彼此亲吻抚摸,脱光了衣物,相互舔?私处。再然后齐齐到达高潮。

当电影画面显现女孩亲吻抚摸时,何梦琪双手早已抱住赵梦芝。”梦琪,这个电影不好吧。“赵梦芝挣扎了几下,却未能挣脱身后大魔爪。

”嘘。看电影。“何梦琪在赵梦芝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又伸出舌头舔了舔耳垂。她的双手紧抱住赵梦芝,不给挣脱的机会。张开小嘴,轻轻地含住赵梦芝的耳垂。双手从衣服下罢处伸入,穿入胸衣底下,直接握住少女的两个小乳,轻轻地揉捏。

此时电影进行到一个女孩吸吮另一个女孩的乳房。加上身上传来异样的快感。赵梦芝口中发出嗯嗯的呻吟,不再说话也不再挣扎。慢慢地,罪恶的手不再满足,何梦琪伸手脱去女孩上身的衣物,让赵梦芝上身赤裸。没有束缚,手感更加舒服。

随着电影的推进。何梦琪也随之腾出右手往下抚摸著,顺着少女滑嫩的肌肤慢慢摸到私密处。那里有着杂草数十,带来不一样的手感。她先用中指慢慢揉搓少女微微凸起的阴蒂,当淫水满溢时。用中指捅进少女的小屄内,让它整个没入,慢慢抠挖著。女人的处女膜都在6厘米左右深处,她的中指长度还不足以捅到它。

正此时,电影中一女孩也是用中指大力抽插另一女孩的小屄,还用嘴巴牙齿吸吮啃咬女孩的阴蒂。电影中女孩的浪叫愈发大声密集。现实里,赵梦芝双手紧捏著坐下木椅边缘,死死咬住牙齿,不让自己也发出那种声音。未几,赵梦芝双腿紧紧闭合,夹住何梦琪的魔爪,小屄深处一股热流喷发而出,打湿整个内裤底面。

等赵梦芝回过神来,放松了身体。何梦琪这才拿出满是淫水的右手到赵梦芝眼前,轻笑道,”看,这是你下面喷出来的水哦。“”还不是都是因为你。“赵梦芝语带羞涩的说道。

”因为我什么。“何梦琪轻笑地回道。”女人发骚才会流出这种水哦。“”你……“赵梦芝带着颤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自己并不是发骚。她感觉自己的眼泪下一刻就要流了出来。

”好了好了,不要哭哦。这才不是女人发骚的水。这是我们身为女人的快乐。就和男人射精一样,都是正常现像。“何梦琪轻揉着赵梦芝的乳房,低声安慰道。

电影中淫声浪叫不绝于耳。赵梦芝的眼泪终究没有掉下来。她被何梦琪牵引著躺到了身后的床上,何梦琪慢慢褪下她下身衣物,让女孩赤裸。分开女孩双腿,让私处显现,那里的水渍还反著光泽。她伏首下去,张嘴舔?吸吮女孩的阴唇,就这样吮吸了一会。

何梦琪抬起头来,看着赵梦芝说道:”不要压抑自己,看看电影中的女人。我们要像她们一样,发出声音,这是女人的天性。“电影中女人的淫声浪叫还是此起彼伏,让人羞红了脸。

”啊,我们……,我们怎么可以这样。“赵梦芝呐呐的说道。

”为什么不行,这房间里只有我和你。听话,不要压抑自己,叫出声来。“不等回应,何梦琪直接伸出右手中指捅进赵梦芝的小屄内,一下又一下,发出扑哧扑哧地声响。赵梦芝则闭上了眼睛,轻轻嗯哼著,不过声音很小。

见此,何梦琪低头就亲吻上女孩的阴蒂,嘴巴吮吸,手指抽插。电影中的大声浪叫,赵梦芝轻轻的嗯哼,床上被指奸的女孩,构成卧室中淫糜的一幕。用中指持续抽插了一会儿,赵梦芝的声音也慢慢高了一点儿。正此时,何梦琪换了大拇指插入小屄内,未等赵梦芝疑惑。何梦琪用满是淫水的中指插向赵梦芝的屁眼。

”不要,梦琪那里不要这样。“赵梦芝惊呼道。伸出手要拔开何梦琪的脑袋,双腿合拢要以此反抗。何梦琪并不理会她,口中大力吸吮,拇指抠挖著,中指借着淫水捅进了女孩的屁眼。小穴中拇指,阴蒂上的嘴巴,还有屁眼里的中指,三重刺激下,赵梦芝又一次身体一僵。阴精喷涌而出,打湿了屁股下的大片床单。

等到赵梦芝放松身体,何梦琪才抬起脑袋,抽出手指,笑意吟吟地看着面带潮红的赵梦芝。”你怎么能插进那里,好脏的啊。“赵梦芝低声说道。

”脏什么脏,洗一下就好了。女人身上三个洞,大多数女人只被捅过一个洞,所以好多快乐她们体会不到。“”啊,三个洞……“

”就是嘴巴,阴道,还有屁眼。男人的大鸡巴插进去更爽哦。“”啊,你怎么懂得这么多。“

”别问,问就是从书上看过来的。“何梦琪带着笑意的对赵梦芝说道。”刚刚是你快乐了,现在到我了。“话毕。从床边柜子抽屉中拿出一个穿戴式假阳具,拿到赵梦芝面前。”来,穿上它。“”这,这是什么东西。“赵梦芝脸颊红红地说道。

”嘿嘿,这是男人的好东西。“何梦琪淫荡的说道。”快点穿上,别废话了。“赵梦芝面带犹疑,还是听话的穿上这个奇怪的东西。此时,何梦琪平躺在床上,早已浑身赤裸,张开双腿对着赵梦芝说道:”快,用那个假鸡巴插进来。“看着下身高高挺翘粗壮坚硬的假阳具,赵梦芝呐呐的说道:”啊,这个这么大,会不会弄伤你。而且这个会捅破你的处女膜的。“”别想了,不会的,女人下面比你想的要深得多。再说了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啊,那是谁……“

”别问了。“何梦琪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想知道,下次告诉你。快点,插进来吧。“”哦。“赵梦芝不再说话,她跪坐在何梦琪胯下,手扶著假阳具,生涩的向着早已淫水横流的小骚逼插过去。

何梦琪静静地看着赵梦芝,看着她分开自己阴唇,穴口洞开,缓缓地用假鸡巴抵住洞穴口,然后看着假鸡巴一点点的被自己的小骚逼吞没。”嘶,嗯啊。“感觉巨物充斥小穴,她发出舒爽的呻吟。

当巨物全根没入时。”啊,好大好硬啊。“她淫荡的对着赵梦芝说道。”你看,我就说女孩子下面很深吧,而且大鸡巴插进去真的很爽啊。“”啊。我也不知道。“赵梦芝看着全根而入的假阳具,不知道该发出怎么的感叹。

”来,把鸡巴拔出去,再插进来。“何梦琪指导著赵梦芝。看着赵梦芝在自己的指引下先是生涩的抽插,然后开始熟练操著自己的小穴。她伸出双手,把赵梦芝拉向自己,看着女孩的红唇,亲吻了上去。

”啊,不要。你的嘴亲过那里。“赵梦芝闪过脑袋然后说道。何梦琪根本不理会她的反抗,她用双手固定赵梦芝的脑袋,大力的亲吻上去,不仅如此,还伸出舌头向她嘴里探索。长长一个湿吻后。她才看着赵梦芝道:”你不洗澡的吗。如果洗澡的话,有什么脏的,而且是你的小骚逼哦。再来,不许躲。“说完,又是一个长长的湿吻。

何梦琪双手环住身上的女人,双腿向上紧紧缠在赵梦芝的腰部。口中大声淫叫着,”啊啊快,用力,用力操我……,啊,快用力的操我的小骚逼。“双手不住的抚摸赵梦芝光滑的肌肤,同时用力向下压去,要让假鸡巴操的更深。

”梦芝,再快点,啊啊。我要来了。啊……,梦芝用力操我。……我来了。“何梦琪紧紧抱住赵梦芝。浑身颤抖,一股阴精从小穴深处直涌而出。

”呼。“长呼一口气后,何梦琪笑着对赵梦芝说道:”女人就是要这样的叫,这样叫才更爽。要不要给你来一次。“”啊,把这个插进我身体吗。听说第一次会很痛唉。“赵梦芝好奇的问道。

”不是哦,用手指和嘴巴再给你来一次高潮。你的处女膜留给你未来老公算了。“”哦。那,那就再来一次吧。“赵梦芝低头有点小声的说道。

”来,先脱了假鸡巴。这次一定很大声的叫出来哦。“”好吧,我试试看。“又是很小声的回应道。

很快,何梦琪又一次给赵梦芝带去了高潮,这一次比上次叫的大声多了。她很满意,一切都要慢慢来,相信不久后,赵梦芝会完全解放天性。

……

第四章 什么是惊喜,这他妈就是惊喜

又过了几日,母亲陈笛回来了,开张了奶茶店。何梦琪依旧调教著陈笛,时不时与赵梦芝相互安慰。再此间,又找时间给了恋恋不忘的李文秀李老师一次福利,让他再次享受少女的青春。

就这样到了七月九号,今天是个星期五。何梦琪邀请赵梦芝来到家中一起睡觉,得到了欣然同意。

是夜,何梦琪又一次指奸了赵梦芝,让她达到数次高潮。当赵梦芝穿戴好假阳具就要去操著何梦琪时,何梦琪只是看着赵梦芝说道:“今天你带着这个东西去我妈房间操她。”

“啊。”赵梦芝惊讶看着何梦琪。

“啊什么啊,你以为这个假阳具买来是让你来操我的吗。这是我买来让我妈体会高潮的。”何梦琪带着笑意的说道。“别担心,我对你做的事,也对我妈做过。今天只是第一次让她体验这个东西罢了。”

“啊。你和你妈也这样啊。”

“这有什么,我和我妈都是女人,相互安慰一下又怎么了。走罢,一起去她房间,我在后面看着,你直接上手。”说罢起身拉着赵梦芝就走。

借着窗外的星光经过客厅,轻轻打开主卧室的房门。陈笛早已沉沉睡去。何梦琪手中用力推著赵梦芝,让她上前去。赵梦芝带着不安的心慢慢走到床上,窗外的星光透了进来,看着闭眼沉睡的阿姨,不知从何下手。这时,何梦琪递过一根黑色的布条,手中还比划著动作。

赵梦芝见此,接过黑色布条,定了定心神。慢步走到床边,用黑色布条向阿姨头上缠去,要遮住阿姨的眼睛。这个动作惊醒了陈笛,“是你吗,梦琪。”

房中无人说话。见阿姨没有动作,赵梦芝心中一定,继续手上动作,当黑布完全缠紧,遮住陈笛的双眼。赵梦芝掀开了陈笛身上棉被,让她惊讶的是,被子下的女体是完全赤裸的。

“梦琪,今天有你同学在,不要这样好不好,明天吧。”

但还是无人说话。36C的奶子软趴在胸前,阴部是黑色的毛发密布。赵梦芝看着眼前阿姨赤裸的身体,借着何梦琪以前的教导,伸出双手先在双乳上揉搓一阵后,分出一只手向下,抚摸女人的阴蒂,那是所有女人的敏感点。当手指被淫水浸染后,她分开床上女人的双腿,扶著假鸡巴,缓慢地插进女人的小穴内。

“啊。梦琪,今天又是什么东西。”声音刻意的压低着,像是怕被他人听见。

赵梦芝不说话,只是张嘴吸吮阿姨的乳房,同时胯下动作由缓到疾,慢慢又用上了技巧。三浅一深,九浅一深。一下又一下的抽插著。啪啪作响,直插的身下阿姨“嗯啊,嗯啊”的浪叫着。何梦琪立在床边,双手抱胸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同学操著母亲。

陈笛伸出双手抱住身上的女儿,双腿也缠绕上去。口中却是压低着声音“啊啊,梦琪啊,快一点。啊,再快一点……”的叫唤。

赵梦芝加快了胯下动作,啪啪的声音愈发急促,嘴巴也是不停,大力吮吸乳房。她明显感觉到陈笛身体开始紧绷,于是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

“啊啊梦琪,要来了。妈妈要来了,啊啊……快快,再快一点。啊。来了来了……”陈笛死死抱住身上的女儿,小屄一阵收缩,而后一股阴精喷涌而出,徒留沉重的喘息声。

当陈笛平静下来后,何梦琪啪一下打开卧室的灯,明亮的灯光驱逐了黑暗。她伸出手一把拉掉陈笛脸上黑色的布条,当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身上人不是女儿,而是女儿的同学。“啊。”陈笛惊叫一声,感觉十分的羞耻,几欲落泪。

何梦琪拉起赵梦芝的上身,趴在陈笛身上,双腿架在赵梦芝的肩膀上,小穴正对着她的嘴。她看向母亲泛著泪光的眼,垂首亲吻母亲的唇。慢慢的陈笛开始回应。

赵梦芝则看向眼前淫水横流的小骚逼,张嘴就吸吮上去。同时胯下缓慢动作,一下又下抽插著同学的母亲。她用双手大力分开眼前的骚逼,先是舔?,然后吮吸,再用牙齿轻轻啃咬阴蒂。这些操作直让何梦琪啊啊叫唤。她越来越用力,舌头努力向小穴深处而去。未几,何梦琪双腿紧绷,死死夹住她的脑袋,一股透明的阴精直入她的口中。赵梦芝吞咽了口中的阴精,感觉味道还不错。

又片刻,何梦琪换上了假阳具,亲自操著陈笛,直操的陈笛噢噢大声叫唤,再一次高潮后。她们三人一起裸身在这大床上沉沉睡去。……时间转瞬即逝,到了七月十九日,这时已是暑假。母亲的奶茶店生意很好,到现在招了两个店员。

从六月到现在,何梦琪只让李文秀操了三次。这一日,李文秀又找到何梦琪,他还想再来一次,只是不知那个小骚货同不同意。很显然,他如愿以偿。

浑身赤裸的何梦琪胯坐在李文秀身上,小穴内是软趴趴的阴茎。她望着李文秀笑意吟吟说道:“以后还想不想操我的小骚逼。”

“想。”李文秀沉声回应着。实在太紧太骚了,这个女孩比她老婆紧,比她老婆骚 ,还是自己的学生,这种刺激无与伦比。他觉得不管女孩提什么要求,他都要答应。

何梦琪伸出手指在李文秀胸口上胡乱的划弄著,听着李文秀的话。轻笑一声,然后低声说道:“我想看你儿子和你老婆操逼。”

“什么,这不行。这是乱伦。”李文秀直接摇头道,眼前这个妖女不仅骚得厉害,想法也十分危险。

“为什么不行?只是因为是乱伦吗。所以说你不介意老婆被别人操啰。”何梦琪伸出一手揉捏身下男人阴囊。

“不行就是不行,我不会答应你这个要求的。”李文秀闷声说道。

“呵。”何梦琪轻笑一声,感受小穴内的阴茎又一次膨胀,她再次开口说道:“你以后想操我,就必须让你老婆被别人操。而且我保证你老婆继续爱你,不会和你离婚。我的骚逼比你老婆的要紧,年纪比你老婆小,床上功夫也比你老婆强。如果你不接受,现在穿上衣服滚。”

李文秀老二越来越坚硬,心中欲火开始焚烧理智。“如果老婆继续爱我,还不会离婚的话。我答应你。”

“那你不接受你儿子操你老婆只是因为这是乱伦。所谓乱伦只是人类定义的道德,只要不要让你老婆怀孕。你儿子操一下又怎么了,不会少什么,也不会多什么。而且,你能接受陌生人操你老婆,为什么不能是你儿子。还能让你家庭更加和谐。你说我讲对不对。”何梦琪媚声蛊惑道。

欲火愈发汹涌地燃烧,让陌生人操和让儿子操,没什么区别。李文秀心中这样想着。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怎么让我老婆接受。”

“这不用你操心,慢慢来啰。现在,用力操我这个小骚货吧。”

啪啪啪,扑哧扑哧。淫糜的气息迷漫在房间内。当李文秀再次射了出来,何梦琪为他舔干净下体。抬头对他说道:“今天先这样吧,22号中午12点你来我家一次,给你个惊喜,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还是忍不住多嘴一句。“是什么惊喜。”

“说了是惊喜,到时候就知道了。”

……

七月二十二号中午十二点,李文秀硬挺著老二带着期待准时准点的敲响了302室。门很快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何梦琪,只见她打开门后转头向屋内喊道:“妈,李老师来了。”

“好的,我来了。”屋中传来的女声让李文秀心中一惊,这个时候也不好转身离去,只得进了门去。却见何文琪的母亲陈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着李文秀打着招呼道:“你好李老师,我是何梦琪的妈妈陈笛。你先到沙发坐一下,我先去做饭。”

陈笛今天身穿白色衬衣,下身着蓝色的过膝长裙。她招呼完李文秀后就向厨房走去,她见过李文秀,知道是自己女儿的老师,但是并不熟悉。心中也是疑惑女儿为什么在暑假邀请老师来家中吃饭,只是性格让她不再多问。

李文秀僵硬的坐在沙发上,坚硬的老二在这期间已经趴软下去了。他看向同坐在沙发上的何梦琪,低声苦笑道:“早知道你妈也在,我就不来了。”

何梦琪隔着裤子伸手摸著李文秀的阴茎,让它重新紧挺,也是压低声音说道:“你不来怎么知道我妈在不在。而且,你不想知道惊喜是什么吗?我妈在厨房做饭,你在客厅操我。这样够刺激吧。”

“你疯了,我怕你妈拿着菜刀砍死我。”李文秀拔开何梦琪的手,说实话他有点怕这个才十多岁的女孩,感觉无法无天的。他现在只想吃完中午饭,赶紧离开,至于所谓惊喜,就当没有吧。

何梦琪笑嘻嘻地看着李文秀低声说道:“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给你的惊喜是。现在就去厨房,拉起我妈的裙子直接操她。”

“你还说不是开玩笑。我不想被人拿菜刀砍。”

“好了。”何梦琪收起笑脸,低声说道:“没和你开玩笑。我前几天就和我妈说了你要来吃饭。”

“真的。”李文秀回忆了一下,好像陈笛对他的到来并惊讶。

“真的真的,当然是真的。快点去吧。”何梦琪不耐烦地说道。

“那我去了。”李文秀站起身来作势要往厨房走去,“那我真的要去了。你妈到时候反抗怎么办。”

“你直接说我让你去的。”说完这句话,何梦琪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他赶快走。他往厨房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何梦琪。看向李文秀的何梦琪再次摆起了手,然后回过头去不再看他。李文秀心中忐忑的走向厨房,又行了几步回头望向何梦琪,却只见她看着电视,并未回头看他笑话。

定了定心神,李文秀还是走到了厨房。他看着惊讶的陈笛呐呐言道:“我来帮你。”拿起蔬菜就要清洗。陈笛却把李文秀推出厨房,口中说道:“不用不用,您是客人,坐在沙发等一下马上就好了。”心想这个老师真是客气。

李文秀站在厨房门口再次踌躇,回首看向客厅沙发,何梦琪还是没有看他。重新定了定心神,看着厨房里正在切菜的陈笛。他心想,死就死吧。一声不发的走到陈笛身后,伸出双手扶住陈笛的手,颤声说道:“我帮你。”

陈笛反应很大,直接挣脱了开来,转身拿刀护在身前,张口欲言。李文秀急促的说道:“是何梦琪让我来的。是她让我来的。”说完感觉身体有点抖,差点被刀了。却见陈笛“啊”的一声后,慢慢转身重新切菜,这一次切的很慢。李文秀再次定了定心神,看着身前丽人肥硕的屁股。阴茎再次坚挺起来。

李文秀向前几步,走到陈笛身后,颤抖的手扶住女人的腰腹。他感觉得到身前的女人也在颤抖,心中一定,直接抱住女人的腰,脑袋靠在背上,嗅着女人香。慢慢地双手向着双乳前行,直至手掌覆蓋。隔着衣物揉捏几下,又软又大。坚挺著阴茎向前撞了几次,屁股也好大。

心无迟疑,行动也快。他的手不再颤抖,一颗一颗地解开白色衬杉扭扣,再次抓向双乳,还是隔着乳罩,用力把乳罩向上一推,两个大奶子彻底解放了。又是揉捏了好几下,细细感受了大奶子的手感,这是从来没过的感觉。

陈笛身前砧板上的菜早已切完,却还是机械的一下一下的空剁著菜刀。有眼泪从脸颊上滑落,可惜李文秀看不见。

李文秀先松开手中的大奶子,双手把阴茎从牛仔裤的门户中解放,粗壮坚挺。看向身前的少妇,伸出双手先是揉捏了几下肥硕的屁股。然后掀起蓝色的裙子塞在裤腰处固定,里面是白色的棉内裤。脱下内裤到膝盖处,露出白花花的大屁股。私密处全是黑色毛发,他伸手摸了几下,又用中指插了进去,有水但不多。感慨这个女人的阴毛真多。

“屁股撅起来。”声音还是有点发颤,今天真的太刺激了。

闻言,陈笛放下手中的菜刀。她知道男人要做什么。双手撑在柜台上,双腿微微下蹲分开,屁股上翘。这是一个极好的姿势。

李文秀再次揉捏几下大屁股,扶著阴茎,直直向着黑色门户冲了过去。龟头在小穴上划动了几下,找准了穴口,哧溜一声,巨物就这样直直的插了进去。软软湿滑的嫩肉包裹着他阴茎,就这样抽插了几下。他拔出阴茎,完全解开了皮带,褪下裤子到了脚脖子。

大鸡巴再次冲进湿滑的小穴内。腰腹与臀肉相撞出啪啪的声音,身前的少妇也发出嗯啊的呻吟。李文秀一手捏著奶子,一手向下揉搓著少妇的阴蒂,同时胯下快速抽插啪啪作响。

湿滑软嫩的穴肉紧紧包裹着阴茎,揉搓著阴蒂的手感觉得到少妇的淫水越来越多。胯下女人的乳头开始坚硬,李文秀开始冲刺著,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密集。

“嗯嗯啊……,嗯啊……”这是少妇低声的浪叫。李文秀再也忍不住了,他恕吼一声,“啊。”

啪地一下,阴茎死死插入小穴内,随着一阵颤抖,千万子孙射进了女人的子宫内。他长呼一口气,就这样回味了一下。伸手让女人的脸转向自己,看见的是满脸的泪痕。他心中一怔,又把女人的脸转了回去,再次抽插几次。“啵”的一声拔出了阴茎,他沉默的穿上了裤子,一言不发的走出厨房。

……

李文秀重新坐到了沙发上,神情严肃。

“这么快。”何梦琪调侃的说道。“比我想像的快多了。”

过了一会儿,李文秀才回答道:“你妈哭了,都没哭出声。”

“她哭了。”何梦琪怔了一下。说道:“我也没想到她会哭。应该是太突然了,你今天做的事我没有提前给她打招呼。”

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知道吗。你是我妈除了我爸之后的第一个男人。”

“啊。”这是李文秀没想到的,他以为那个女人和眼前的女孩一样骚。没想到自己是她的第二个男人。

“我妈哭的事你不要管了。等一下吃完午饭,你把她按在饭桌上再操一次。当着女儿的面前操她母亲,你是不是很性奋啊。”

“啊。”这话说的李文秀内心一片火热,他还是呐呐的说道:“这样不好吧。”

“呵。”何梦琪耻笑一声,“有什么不好的,你只管操就行了。等你走了,我给她做心理辅导。当着亲生女儿面操她妈妈,想想就很刺激不是吗。还是说你不想这样玩。”

“没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一个人做饭比两个人快,午餐在沉默中吃完。三人一起收拾,很快,餐桌就已干净。何梦琪对李文秀使了一个眼神,李文秀只迟疑了一下。很快,他从厨房拉着正要去洗碗的陈笛出来,他把陈笛带到白色的餐桌边。然后,按着她的脑袋向着桌面。僵持了一会,陈笛才明白李文秀要做什么。不再坚持,听话的闭着眼睛侧着脑袋胸脯贴桌面。

何梦琪走了过来,解开母亲陈笛白衬杉,脱下胸罩。让陈笛整个上半身赤裸,雪白的双乳紧贴着白色的桌面。她掀起蓝色的裙子,脱下湿了一片的白色内裤到膝盖。看着母亲陈笛白花花的屁股,啪的一下打在上面,打的臀肉乱颤。看得李文秀阴茎愈发坚硬。

却说李文秀,他这一次脱光了衣物,浑身赤裸立在旁边,胯下阴茎直插天空。啪的一下却是打在李文秀屁股上,“愣著干什么,快上啊。”李文秀走上前去。

何梦琪在旁边作起了指导。“伸出右手分开大阴唇,对对就是这样。左手扶著阴茎慢慢的上前。龟头抵住洞口,慢慢的进……”

又是“啪”的一声,却是何梦琪推著李文秀的屁股撞上去的声音。她发出哈哈的笑声,“双手扶著腰,进去,出来。对,进去,出来……我说轻,你就进去三分之一,我说用力,你就全部进去。开始了。轻,轻,轻。用力。轻,用力用力……”

李文秀就这样在指挥下操著陈笛,陈笛在这种节奏下发出嗯嗯的呻吟。这时,何梦琪不在指挥,她用右手抵住李文秀的屁眼,一下一下有节奏的往里面捅著。口中妩媚的说道:“老师,你在操著谁啊。”

李文秀喘著粗气的说道:“我在操陈笛,我在操你妈。”

“你在操你学生的母亲,当着女儿的面操她母亲。快,用力啊。啊啊。用力啊。我妈要高潮了。快,用力啊……啊啊。”

李文秀怒吼一声,啪的一下撞在大白屁股上,精液怒射而出。

等李文秀温存了好一会儿,长呼一口气后,何梦琪才在他屁股了拍了一巴掌。“好了,穿上衣服走吧。”……李文秀走后,何梦琪才看向陈笛。陈笛依然是那个趴在桌子上撅著屁股的姿势,小穴处还有乳白色精液点点滴滴落下。白色桌面上有泪水,脸上留有泪痕。紧紧闭着双眼的面容让人怜惜。

何梦琪不语,走到卧室,穿戴上假阳具。走到母亲身后,看着阴茎缓缓插入。右手摸著陈笛的阴蒂。用尽自身所有的技巧。没一会儿,陈笛身体僵硬了一阵,然后慢慢放松。这时,何梦琪才为母亲穿上内裤,拉下裙子,拍了拍大屁股。“起来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看着面带泪痕的陈笛,何梦琪也有点心疼。“说说,为什么哭。”……“说说啊,为什么要哭。不要让我一直问下去。”

“我觉得我很下贱。”陈笛呜咽着声音说道。

“什么是下贱。你被男人的操你觉得下贱,男人去嫖娼你觉得下贱吗。男人操女人觉得自己在玩弄女性,你被男人操的时候放开一点,玩得比他还快乐。这不就是我们在玩弄男人吗。有什么下贱的。下贱也是人定义的。”

“我以前和你说了那么多,你听进去没有。这个家只有我和你了,我们只要顾好自己就行。管什么人伦道德。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天天开心就行。你别想那些乱七八糟有的没有。”

“我知道了。”

“下次有什么事直接找我说,不要放在心里。不要一个闷着哭。”

“那,那能不能不要再让男人来操我。”

“不行,刚才说那么多你听进去没有。多体会几个你就知道快乐了。而且,刚刚李老师操你的时候,我看你叫的也挺欢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