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何梦琪 (5-6) 作者:GTFRDE258

.

【欲女何梦琪】

作者:GTFRDE2582021-5-13发表于S8

第五章 计划进行时

何梦琪的暑期计划是调教陈笛,和赵梦芝保持联系,搞定李老师一家。从那天后又过了三天,何梦琪与李文秀商量好了计划,今天是开始的日子。

李文秀用何梦琪丧父家贫要赚学费,还有儿子下半年就是高中的理由。邀请何梦琪每天晚上七点至九点为儿子李文杰提前学习高中知识。今天是第一天。

离七点还有几分钟,何梦琪敲响了501室,开门的是李文秀老婆冯菲。冯菲也是一个老师,只不是初中学校的老师。她面容清秀,小家碧玉的气质,盈盈一握的双乳。整个人娇小可爱。

“梦琪来了呀,快进来吧。”冯菲热情的邀请著。何梦琪昨天就来过501室一同吃过饭了。

“谢谢阿姨。文杰呢?”何梦琪礼貌的打着招呼。

“他刚刚回来在他卧室。在这边”冯菲边引著何梦琪边说道,“他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跟阿姨说,说给李老师听也行。我们教训他。”

走进卧室,李文杰正气闷的坐在床上玩着变形金刚。“文杰,过来。向你学姐问好。”

李文杰斜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学姐好。”本来嘛,好好一个暑假本想玩个舒心,不想还要搞什么提前学习高中课程。

“什么语气啊你,讨打是不是。”冯菲喝斥道。

“没事的阿姨。你先出去吧,我今天先和文杰聊聊天。”何梦琪赶紧说道。

当冯菲走后,房门关上。何梦琪也坐到了床上,面对着李文杰伸出右手说道:“今天重新认识一下,何梦琪。”

李文杰伸出手一触即走,还是有气无力道:“李文杰。”

何梦琪伸出双手捧住李文杰的脑袋,让他们面对面,眼对眼。紧盯着李文杰的眼睛,何梦琪的脑袋缓缓向前靠近,10厘米,5厘米,3厘米。直至双唇相碰,五秒后,何梦琪放开李文杰。大声说道:“好了,今天我们先学习数学。”

李文杰怔怔的看向何梦琪,他十五岁了,明年高中才十六。这个年纪已经有了懵懂的两性知识。有性思想以后,他还从未与女孩子有这么亲密的接触。直至何梦琪拉着他坐到了书桌前的椅子上,他才如梦方醒。

书桌前的椅子有两把,现在并拢著。何梦琪在左,李文杰在右。何梦琪的身体与他紧挨着,把他的左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侧头轻声讲解今天的学习内容。嘴里呼出来直直吹向李文杰的耳朵,让他心猿意马。他一动不动,就像僵住了一样。

何梦琪轻笑一声,把嘴巴贴著李文杰的耳朵,轻声说道:“要姐姐怎么样你才能认真听讲。”说完这句,先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耳垂,再用牙齿轻轻撕咬了一下。

正此时,门外脚步声传来,然后咔的房门打开。却是冯菲进来了,她想看看这个女学生教的怎么样,也是进来送水果拼盘。只见两人坐在并排的椅子上,中间有一手臂宽的空隙。却是听见声音的何梦琪飞快挪动开来的。李文杰也飞速的拿开放在学姐大腿上的左手。

未等冯菲说话,就见李文杰转过头,大声说道:“你让我补习,又要一直进来。怎么学吗。”

“对不起啦。妈只进来了这一次。下次不进来了。”冯菲柔声说道。

“谢谢阿姨的水果。”

“不用不用。文杰你好好学啊。”说完就退了出去。只见李文杰跟了过去,“嘭”的关上了门,又反锁了它。看得何梦琪笑意吟吟。

当李文杰回来后,她才轻声说道:“你今天好好的学习,下课后姐姐奖励你一个吻。”“说话算话。”…………

就这样一个星期后,这一天何梦琪穿着一条过膝长裙来到李文杰房间,这是对李文杰这个星期良好表现的奖励。当房门反锁,再次坐到椅上时,何梦琪直接掀起了裙子,露出白皙的大腿在李文杰眼前。他心中一片火热,以前都是牛仔裤,这次直接是触碰肉体。

何梦琪坐下后,不用何梦琪牵引。李文杰直接把左手放了上去,牛仔裤的时候,他能直接摸到大腿根,就算揉几下私密处也不会被打开手。不知道今天可不可以。李文秀的左手慢慢向着大腿根处滑去,他的眼睛也是瞟向大腿处,下体鼓鼓地。

见此,何梦琪不再讲课。她伸出右手直接抓住李文杰下身,隔着裤子揉捏著。李文杰这时也摸到私密处,此时何梦琪的双腿是大大张开的。李文杰隔着内裤摸了女人私密处几下后,犹不满足,拉开内裤就要用手指去探索。

“嗯。”何梦琪冷冷一声。李文杰讪讪一笑,慢慢地他无师自通的摸到阴蒂,每一次揉搓都能引来学姐的呻吟,还有学姐一下又一下抬着屁股的动作,内裤上渗透出来的淫水。这些让他阴茎愈发坚硬。就这样过了一会,何梦琪直接坐到了他的阴茎上,用屁股缝慢慢摩挲,让他的左手继续在私处,让他的右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揉捏她的乳房。却是里面根本没穿胸衣。

何梦琪的呻吟越来越急促。李文杰低吼一声,精液喷涌而出,却是直接射了出来。

未几,何梦琪低声在李文杰耳边说道:“这个暑假不要和你妈多说话。做到了有大奖励哦。”

“哦。奖励是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又过了几日,这天501室只有李文杰与何梦琪。何梦琪不穿内裤让李文杰指奸,拿着冯菲内裤套在李文杰阴茎上,让他想着冯菲的样子射了出来。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冯菲开始不在把内裤晾在外面了,而是直接在卧室窗台上晾晒。

这一天晚上,何梦琪还是不穿内裤的坐在李文杰身上,享受他指奸。咬着他的耳垂说道:“今天有个课外作业,如果你完成这个作业。姐姐直接用嘴巴含着你的小鸡巴,让它直接射在姐姐的嘴里。如果完不成,你以后自己打飞机吧。”

手指捅著的小骚穴,耳垂上的嘴巴,身上少女的气息,让李文杰的老二坚挺著。他沙哑着声音说道:“什么作业。”

“当着你妈的面用她的内裤打飞机,直接射出来。”

沉默了好一会,李文杰才回道:“我害怕,我妈会打死我的。”

“怎么可能,你是她儿子。再说你妈从小到大打过你吗。”

又是沉默一会儿,“我还是害怕。”李文杰的手指不再动弹,老二也疲软了下去。

何梦琪也沉默了会才说道:“这件事很简单的,当你妈一个人上楼,你拿着内裤到客厅打飞机。她开门后,你先跑回房间。过个几分钟,你出去告诉你妈,说打电话给何梦琪姐姐要去她家睡一晚上。这样她也不会拦着你出来。你妈是个老师,第二天她就想明白怎么处理这件事的。而且你以为你妈不知道你在打飞机吗。你想想你妈现在的内裤都不晾在外面了。她当面看你打飞机,她是有准备的,心里也不会太生气的。你想清楚哦,你不做这件你以后就真要自己打飞机了。”

又是好一阵的沉默,“那,我去下面敲门的时候你一定要开哦。”

“放心,没问题的。”

……

回到家中,何梦琪打开电脑,联上李老师家中的摄像头,却是这段时间与李文秀一起秘密安装的针孔摄像头。隔着屏幕看着501的所有。

回到501室中,黑暗中,李文杰站在窗口向地面望去,手拿着母亲的内裤疯狂的摩擦著阴茎,保持坚硬。没一会儿,他就看见冯菲一个人回来了。当看到母亲走进楼梯口。他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光,手持内裤摩擦阴茎,整个人正对着大门。

“咔”地一声,门开了。冯菲心中还奇怪在楼下时客厅里的灯还是关着的。一抬头就看见儿子拿着自己的内裤摩擦阴茎。还未等她惊呼。李文杰的反应比他还要大,只见他大吼一声。乳白色的精液射了一米多远。然后丢下内裤,疯一样跑回了房间,“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冯菲拿着内裤怔怔的坐在沙发上,她觉得脑子嗡嗡作响,不知如何处理这件事。心中涌出愤怒,却无处发泄。这时,李文杰红着眼睛走了出来,他真的哭过了,他真的好害怕。他低着头对母亲冯菲低声说道:“妈妈,我给楼下的何梦琪姐姐打了电话。今天我想去姐姐家住一晚上,行吗。”

冯菲看着李文杰,有愤怒,也心疼。儿子以前可不这样,落落大方的。她怕刺激李文杰让他做出不好的事来,不敢发火。只得轻声道:“好啊。妈妈同意了。妈妈送你下去吧。明天早上要回来吃早餐。”

“好的。”李文杰呐声道。

李文杰低着头走在前面,冯菲则跟在后面。很快到了302室,房门早已打开。何梦琪立在门口对冯菲打着招呼道:“阿姨好。”

“梦琪,麻烦你了。这孩子不听话,非要过来。你晚上看着他一点,不要让他一个人出去。明天早上还麻烦你让他早点回家吃早餐。”冯菲多多叮嘱了几句。

“我知道的阿姨。今天晚上不让他出去。明天早点送他回家。”何梦琪把低头的李文杰拉了进来。“阿姨再见。”

“你们进去吧,阿姨看着你们。”

何梦琪又是颌首招呼一下,就关上了门。……

却说没过多久,李文秀就回来了。看着坐在沙发上冯菲,还有房门大开儿子的卧室。心中有数却疑惑的问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文杰呢。”

“老公,你坐下来,我有点事和你说。”冯菲拍了拍沙发回应着。

听着冯菲说完看见的事。李文秀这才沉声说道:“我去年就发现他有点苗头了,你不是也不再把内裤晾晒到窗台上了么。而且他最近也不和你说话,好像避着你似的,你没发现吗?我觉得他这个事不是什么大事,男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有这种想法很正常。要正确的去引导他就行。”

“说的轻松。正确的引导,你来还是我来。”听着老公平静的语气,冯菲的心情算是平复了下来。

“上网查查看嘛,网上什么都有。走,去电脑上看看。”李文秀说完拉着冯菲就去了卧室。话说他们在网上还真找到据说是国外转载过的文章。文章告诉他们,发现这种事,最好让母亲去引导,因为父子相顾只会讷讷无言。其次,要让孩子正确认知女性,以免在成长路上因为好奇而犯错。最后,要正视孩子手淫的现象,告诉他这是正常的。经常手淫的,让母亲去引导,再慢慢控制。直至减少这种活动或直接不再手淫。

经过夫妻双方认真的商讨。决定如下:明早李文秀同志早餐都不要在家吃,直接出门待到晚上再回来。冯菲同志在李文杰同学吃完早餐后,负责正确引导他的性观念。

……

第六章 文杰与母亲一

话分两头,却说李文杰来到何梦琪卧室,睁著红眼睛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何梦琪轻笑一下,直接脱光了衣服,然后扒光了李文杰身上衣物。双腿分开,跪趴在李文杰身上。她垂首看向李文杰半硬的阴茎,上面还残留精液的味道,她张开嘴,把阴茎同卵蛋一起含入嘴中,用柔软的舌头拔弄著小鸡巴。很快,小鸡巴坚硬了起来,只有成人三分之二长,三分之二的粗。不过硬如石柱,大部分成人不如眼前的小鸡巴。

洁白粉嫩的骚逼对着李文杰的眼睛,小穴内分泌出的淫水反射灯光,李文杰忍不住伸出双手拔开大阴唇,看看里面是什么,他要仔细钻研眼前这个女人身上最神秘的部位。他从未用眼睛看见过,因为何梦琪从来只给摸不给看。

何梦琪用嘴巴快速吞吃着小鸡巴,用手轻轻揉捏著小卵蛋。这时,身后的小坏蛋已经用中指捅进她的小骚穴内。她加快吞吃速度,一指直接捅向屁眼。李文杰身体一僵,精液一股脑全部射入何梦琪口中。何梦琪又吮吸了好几下。直接转身,让李文杰正抠挖的中指怅然若失。

何梦琪张开嘴巴,让乳白色的精液在口中显现在李文杰眼前。然后咕噜一下,直接吞咽了下去。带着笑意的看向李文杰说道:“姐姐答应你的事已经做了喔。”

“能不能再来一次。”李文杰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口道:“刚才我只注意看你的下面,没什么感觉。”

“哈。”何梦琪笑了一下,摸着他的头开口说道:“下次吧小弟弟。今天我们说一下明天你回家的事。”

“噢。”声音一下低沉下去。他有点想埋怨何梦琪,又不知如何开口。说到底,也是自己的过错。

“嘿。不要伤心。让我们推演一下明天的事。首先,这件事你妈不会告诉你爸,她只会想着自己解决。明天她会把你爸打发出去,这样她才能和你好好谈一下这个事情。其次,你妈是个老师,她一定会认为发生这种事是你对女性认知不清导致的。所以说,你妈明天可能会脱光衣服告诉你,什么是阴蒂,什么是大阴唇小阴唇。你想想看,明天你回家就可以看你妈妈的奶子,大屁股,还有神圣的秘穴哦。”带着诱惑的声音响起。

“真的吗。”李文杰声音不仅大了起来。

“我有骗过你吗。所以现在我们对明天做一个推演。我再教你一点小技巧。认真听哦。”

“嗯。”李文杰不禁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妈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手淫,你就说去年,因为时间越长,手淫才越需要医疗。问你从什么地方看的,你要说是同学拿给你看的。不要说从电脑上学的。下面我直接说怎么做,不说理由了。听着啊,你妈让你认知女性身体,可能只让你看下面,这时你要说从乳房看起。她自己脱衣服,你要告诉她让你来。脱掉她的上衣,不要忙着脱裤子,先要求亲奶子,等一下告诉你怎么亲。她脱下裤子后,看到小穴后,你要请求亲一下小穴。她说那里脏,你要反问昨天有没有洗澡,如果有怎么会脏。实在不行你就说去现洗一遍。记住,一定要亲上,等一下讲怎么亲。再说一下……”

看着认真听讲的李文杰,何梦琪心想,妈的,好累。“我们现在演示一遍看看。”……第二日清晨,何梦琪推醒了坚硬了老二的李文杰,送他到了501室。并低声叮嘱道:“一定要按我昨天说的去做啊。”

“嗯。”李文杰用力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把眼睛揉红,再垂下脑袋,很是失意的样子。敲了敲门。开门的正是冯菲,冯菲上身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是白色运动裤。

“阿姨你好,我把文杰送过来了。”何梦琪打着招呼说道。

“梦琪啊。谢谢你,进来吃个早饭。”

“不用了阿姨。今天和同学有约,现在就要出去了。”何梦琪拒绝道。“阿姨我先走”。“好好好,不耽误你了。”冯菲说完。轻声对着李文杰道:“文杰,先进来吃早餐吧。你爸今天一大早就出去玩去了。家里就只有我和你了。”

却说何梦琪回到家中后,李文秀早已拿着电脑看着501的直播。

李文杰心中感叹学姐真是预测的准,对接下来的事愈发期待。先去洗了口脸,然后低着脑袋走向餐桌。早餐在沉闷的环境中完成。

饭毕,没有收拾餐桌。冯菲就对着李文杰说道,“文杰啊,跟妈妈进房间。妈妈有些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来了。李文杰心中振奋,低声“嗯”了一下,跟着母亲走了过去。

父母房间内,冯菲与李文杰并排坐在床边。冯菲是直视李文杰快要低要胸口里面的脑袋。李文杰低垂著头颅,眼睛却瞟向母亲私处,心想真想看看与学姐有什么不同。

“文杰啊,其实自慰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你在这个年纪做这种事。妈妈心里是很理解。但是,这种事不能太多,很伤身体。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且,你昨天偷拿妈妈内裤自慰是不对。不管你有什么事情,什么想法都要先和妈妈交流啊。妈妈都能理解你的。知道了吗。”冯菲语重心长对李文杰说道。

“知道了。”李文杰低声回应道。

“文杰啊,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手淫的。”

“去年。”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去年五月份。”

“你从那里学会的这个东西。”

“同学给我看的小册子,他去年就转了学校。那时候就没有联系过了。”

“这样啊。文杰啊,你跟说实话哦,有没有对女孩子下面有兴趣。”

“有。”

“那你走在马路上,看见女孩子,会不会想要把她的裤子脱掉。看看女孩的下面。”

沉默了好一会儿,李文杰抬起头来,泛著泪光的眼睛看向妈妈,说道:“有时候会,但是很少。妈妈,我知道这样不好。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妈妈,我是个肮脏的孩子。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东西,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别瞎说。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这种想法是很正常,很正常的事情。妈妈今天带你看一下女人的下面,你以后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说完这句,停顿了下,然后再次说道:“来,妈妈给你看一下女人的下面。”

冯菲伸手就要脱下裤子,却被李文杰打断道:“妈妈,我想先看一下你的奶子。”

“啊。”冯菲惊讶了一下,拍了下李文杰脑袋,“什么奶子,这是乳房。你吃奶的地方。”

“吃奶的地方不就是奶子吗。”又被拍了一下脑袋。李文杰对着冯菲说:“妈妈,可以让我来解开吗。我怕我以后也会产生这种不好的想法。”

“啊。”冯菲愣了一下,“好啊。”

李文杰看着坐着的母亲,“妈妈,你躺到床上去吧。”

冯菲闻言听话的平躺在床单上,她双腿并拢,看着坐在她胯部的李文杰。李文杰与母亲对视了一会后直接移开眼睛,他看向白色衬杉的领口,那里是第一颗纽扣。他伸出双手一颗一颗慢慢的解开母亲衣物的纽扣。每解一颗纽扣,他都把衣领往两边拉开才去解下一颗。解到倒数第二颗时,冯菲浅红色的奶罩已完全显露。李文杰继续自己的动作,直至所有纽扣全部解开。

他从长袖中放出母亲的玉臂,把白色衬杉平铺在红色床单上。双手至母亲背后,只一下,浅红奶罩的扣子被解开,他慢慢脱下这红色的衣物。这时,冯菲的双目闭合,双臂平放在身体两侧,雪白双乳傲然挺立著,顶上红色乳晕小小四散,上有红色小葡萄。可堪盈盈一握。

“妈妈,我可以再吃一口奶吗。”李文杰没有冒然动手去揉捏,他用略带沙哑的声音低沉的向母亲询问。

时间在这一刻好像被拉长,感觉等了好久,才传来一声天籁般的“可以。”

他的双手先是轻轻地抚摸了上去,待至顶峰时,一掌可握。他肆意的揉捏,让雪白 的双乳在手中变幻各种形状。他张口向着母亲的奶子吃去,他用柔软的舌头玩弄著母亲的乳头,他用牙齿轻轻啃咬乳头。用手揉捏变幻形状,用嘴吮吸玩弄。直至所能想到办法都玩过。这时,冯菲的乳头早已硬了起来。

他上下齿咬住一个乳头,脑袋慢慢向上,把奶子拉扯到变形,直到冯菲再也忍不住叫一声“疼。”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有意的。”他开始连声道歉。话毕,他对着那颗乳头先是舔?,再是轻轻的吸吮。似要抚慰它所受的伤害。

又一会,他才抬头对着闭着眼睛的母亲说道:“妈妈,现在我要开始脱你的裤子了。”

“嗯。”很小很小一声,要不是耳朵好还听不见。得到应允后,李文杰才动手完全褪去冯菲的下身衣物。他把母亲的双腿分开摆成M型。这时,冯菲洁白粉嫩的私密处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阴阜耻骨上是一小撮黑色毛发,下边一点是有反著水光的阴蒂,小巧可爱。再下一点是大小阴唇,阴道口里面粉色嫩肉微微向外,上面水润异常。只看私处,说是少女也不为过。

他伸出手先是把耻骨上的阴毛向前理成一个方向,而后用中指揉了一下母亲小巧的阴蒂。不成想冯菲发出“嗯”的呻吟声。李文杰手指僵了一下,然后没事人一般中指继续向下,划过了整个阴道口,中指布满了淫水。

他伏下脑袋,让眼睛与小穴更近。他用左手分开大小阴唇,让穴口显露。用右手中指一下一下的戳著,像是发现玩具的小孩。这时他发现母亲肌肉紧绷。却是冯菲刚刚发出呻吟后紧咬牙齿,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不想小穴的刺激让她几乎要忍不住出声,只能紧绷身体抗衡这种刺激。

李文杰不再逗弄母亲,他整个右手覆在母亲的阴道口上,轻轻摩挲。“妈妈,我可以吃你的下面吗。”

“不行。”冯菲一下立起上身。现在的她浑身赤裸,双腿大张呈M型,整个小穴暴露在儿子身前。儿子的右手还覆在小穴上轻轻摩挲。一幅淫荡的构图。

“为什么。”李文杰疑惑地问道。

“那里很脏,那是女人撒尿的地方。”

“您昨天没有洗澡吗。洗了澡浑身都是干净的。”

“啊。”冯菲愣了一下,不知如何反驳。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