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欲女何夢琪 (7-8) 作者:GTFRDE258

【欲女何夢琪】

作者:GTFRDE2582021-5-13發表於S8

第七章 文傑與母親二

正此時,李文傑伏首伸出舌頭在小穴那裡快速用力舔?了一下,然後抬頭說道:「媽媽,我剛剛吃了一下哦。吃一下和幾下都是一樣的,現在你不能反對了吧。」說話間,把無言反駁的母親放平到床上。和剛才的姿勢一模一樣。

看著眼前的小穴,李文傑先是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陰蒂,再張開大嘴咬向整個小穴。他用嘴蓋住小穴,用力吮吸著,要把裡面的淫水全部吸出來。馮菲的身體愈發緊繃。這時,他用雙手把小穴向兩邊分開,伸出舌頭拚命的向著小穴深處。再後,又是大力吸吮。一來一去。

又一會兒,他的嘴巴開始專攻陰蒂,用右手中指抵在陰道口,然後緩慢向里推進。馮菲已顧不上說話反對,她在拚命壓抑這些異樣的快感。當中指被全根沒入,它開始抽出插入,抽出插入。速度是越來越快。

嗯的一聲,又是嗯的一聲。慢慢的馮菲不在壓抑自己的浪叫,只是聲音很小很小。不過在這安靜的房間中,可以稱的上是聲聲可聞。

「嗯……啊……嗯啊……啊……」聽著母親輕聲的淫叫,李文傑中指抽插的越來越快,交合處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驀然,李文傑用左手中指抵住母親的屁眼,讓它收縮緊繃。他一下完全抽出了小穴內的中指,嘴巴大張用力吸吮陰道口。馮菲雙腿用力,死死夾住李文傑的腦袋。透明的陰精從小穴深處一涌而出,全都進了李文傑的口中。咕嚕一下吞咽了下去。他用力吸吮小穴,直至馮菲身體放鬆。

他慢慢從小穴舔到了乳房,再從乳房到了耳垂。他輕輕在耳邊說道:「媽媽,我可以吻你一下嗎。」

小小的一聲「嗯」代表著同意。李文傑看著母親的面容,雙眼閉合,面色酡紅。圓潤的瓊鼻,紅紅的唇。他低頭向母親吻去,用舌頭輕扣牙關,可惜馮菲牙齒閉合不給機會。他在母親耳邊輕輕問道:「您是在嫌我髒嗎,不配活在這個世上嗎。」說完這句,他再次吻向母親,這一次母親嘴巴微張,牙齒也不再閉合 。他的舌頭終於伸了進去 。他用柔軟追逐著母親的舌頭,馮菲只是被動的回應著。「媽媽,這次你把舌頭伸到我嘴裡。」又一次濕吻,馮菲生澀的把柔軟伸進 了李文傑的口中,李文傑用舌頭挑逗著母親的柔軟。他伸出左手插入母親的小穴內,用力摳挖著,直至淫水沾滿了手。他才結束這次長長的濕吻。

「媽媽,你能跪在床上嗎。我想換個姿勢研究一下女人。」李文傑沙啞著聲音說道。

馮菲想了一會就明白李文傑的意思,也不回話。閉著眼睛變幻了姿勢,就這樣跪趴在床上,雙腿分開,屁股挺翹。私穴秘處大大洞開,一個絕好的打炮姿勢。

李文傑跪在母親身後,看向淫水泛濫的小穴。往前一點是母親粉紅色的屁眼,粉嫩嫩的一個小點,稱得上是小巧可愛。他伸出舌頭先是挑逗了一下陰蒂,就這樣伸著舌頭向著母親粉嫩的屁眼前進。當舔到陰道最底,離屁眼只有兩指寬的時候。他快速而用力讓舌頭划過粉嫩的屁眼。

「啊。那裡不行。」馮菲驚叫一聲。馮菲身子向前一衝,同時扭頭看向李文傑。

「媽媽。舔一下和舔幾下沒區別。我剛剛已經舔到了。」李文傑把母親的屁股慢慢地拉了回來。

「那裡好髒。」馮菲已轉頭面向床單,還是低聲說道。

「媽媽身上都是乾淨的。」李文傑回了一句。他已伏首重新向著粉嫩舔?著,粉嫩的屁眼緊緊收縮著。

「媽媽,你放鬆一點好不好。」再次舔向屁眼,但這一次舌頭一接觸到,屁眼就開始緊縮。李文傑嘆了一口氣,「媽,你要是再不放輕鬆。我就一直這樣舔到你放鬆為止。」這句話說完再次舔向屁眼時,那裡已完全放鬆。他用舌頭死死抵住馮菲的屁眼。左手中指死命抽插母親的小穴,當淫水沾滿手掌;就換成右手。

當雙手沾滿淫水後,李文傑趴伏在母親背上。雙手揉捏著母親的乳房,讓母親的乳房塗滿淫水。他咬著馮菲的耳垂說道:「媽媽,我想把雞巴插進你的屁眼裡。」他拉著母親的乳頭直至乳房變形,然後放鬆,一下又一下。

馮菲忍著胸口的痛疼,口中回道:「不行。」

「媽媽,我說什麼你都說不行。為什麼不行。插進小穴是亂倫,插進屁眼又不是亂倫。」

馮菲覺得好像有點道理,只得訥訥言道:「那裡好髒的。」

「那我去倒水把它洗乾淨。」李文傑在馮菲耳邊說道。

「啊。」

「媽媽,你就這樣趴著不要動,我去倒水。」李文傑說完,起身就走了。

「文傑……」馮菲喊出了名字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很快,李文傑就端來了一盆清水還帶有幾雙一次性手套。「媽媽,你趴到床邊來。」馮菲也不知道怎麼就到床邊,撅著挺翹的屁股讓李文傑洗著屁眼。李文傑帶著手套沾著清水,一次又一次摳挖著馮菲的屁眼裡面。少頃,李文傑脫下手套,拍了拍馮菲的屁股。「媽媽,已經洗乾淨了。你爬回去吧。」

馮菲像狗一樣爬到床中央,心中十分羞恥。今天不是我在教育兒子嗎?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直到這時,李文秀才開始脫去身上的衣物。當他渾身赤裸站立在床上時,挺翹的陰莖衝刺著天空。

李文秀跪在馮菲屁股後,他讓雙手沾滿馮菲小穴的淫水,塗抹在整個陰莖上。他用手輕輕撫摸馮菲的屁眼,伸出中指緩慢的捅了進去。他要用小穴的淫水潤滑穀道。用中指抽插幾下,直至感覺光滑通透。

他用陰莖抵在馮菲的屁眼上,輕聲安慰道:「媽媽,放鬆一點放鬆一點。」他慢慢的用力,讓馮菲的屁眼肉眼可見一點點擴大,龜頭也是緩慢堅定的擠了進去。

「文傑,好疼。」馮菲帶著痛苦的聲音響起,屁股卻沒有挪動分毫。

「媽媽,很快就好了。」李文傑輕聲安慰著。當馮菲的屁眼擴到最大時,李文傑陰莖的整個龜頭已經進入。緊緻的感覺讓他欲罷不能。

「啊,媽媽。我的龜頭完全進入了你的屁眼。」李文傑用帶著詠嘆調的語氣說道。

他繼續勻速的推進。「啊,媽媽。我的雞巴已經進去了一半。」速度不變,繼續向前,直至全根沒入。「啊,媽媽。我的雞巴完全插進了你的屁眼裡。」

李文傑讓陰莖慢慢的抽出,又慢慢的插入,一下又一下帶有節奏的抽插著。他上身趴在馮菲背部,雙手向下捏住雙乳的乳頭。嘴巴咬著馮菲的耳垂,用帶有詠嘆調的語氣問道:「媽媽,我愛你媽媽。你愛我嗎。」

「我愛你,文傑。」屁眼裡巨物依然在勻速抽插,帶給她充實也帶來了痛疼。

「啊,媽媽。明天我可以繼續操你的屁眼嗎。」

確定不會得到回應後,李文傑雙手捏住乳頭,慢慢向下,讓乳房被拉扯至變形。再次重複道:「啊,媽媽。明天我可以繼續操你的屁眼嗎。」

「嗯文傑,好疼。不要這樣。」馮菲語帶痛苦的說道。

李文傑雙手不再用力,讓乳房保持現在的形狀。第三次開口問道:「啊,媽媽。明天我可以繼續操你的屁眼嗎。」

「可以。」當回答傳來,雙手不再拉扯乳房,而是輕輕揉捏像按摩。

「啊,媽媽。我可以把雞巴插進你嘴裡嗎。」雙手再次慢慢向下拉扯。

「可以。」乳房復原。

「啊,媽媽。我可以在嘴巴里射精嗎。」

「可以。」

「啊,媽媽。等一下我可以看你小便嗎。」

「不行。」

雙手很慢很慢的向下拉扯乳房,口中說道:「啊,媽媽。為什麼不行啊。我用手指插入你的小穴。我用舌頭舔?你的陰蒂。我用嘴巴吸吮你小穴中的水。為什麼不能看你小便。」

這些話讓馮菲幾乎愣住,對呀,為什麼不行。乳房還在慢慢的被向下拉扯。馮菲改口說道:「可以。」

「啊,媽媽。我可以戴著保險套插入你的小穴嗎。」

「不行。」馮菲很果決的回答道。

雙手又是很慢很慢的向下,「啊,媽媽。為什麼不可以。保險套隔絕了我的陰莖和你的小穴,精液也射不進你的子宮。」

「不行,這是亂倫。」

「啊,媽媽。我的雞巴現在操你的屁眼,我插進了你的身體。這是亂倫嗎。」

「不是。」雙乳被拉扯的變形很多,開始有了痛感。

「啊,媽媽。保險套隔絕了陰莖與小穴,肉與肉都沒有貼合。這是亂倫嗎。」

馮菲覺得兒子的有點道理,加上胸前傳來的痛疼,她嘶聲說道:「不是。」

「啊,媽媽。我可以戴著保險套插入你的小穴嗎。」

「可以。」

「啊,媽媽。我可以戴著保險套插入你的小穴嗎。」

「可以。」

「啊,媽媽。我可以戴著保險套插入你的小穴嗎。」

「可以。」

「啊,媽媽。我可以不戴著保險套插入你的小穴嗎。」雙手又一次向下拉扯。

「不行。」馮菲反應還是很快的。

「啊,媽媽。保險套是避孕,避孕藥也是避孕。你可以事後吃避孕藥啊。」

「不行。」

「啊,媽媽。保險套與避孕藥是不是都是避孕。」

「是。」

「啊,媽媽。那我穿著保險套操你和你吃著避孕藥被我操是不是一樣。」

乳房又傳來痛疼,馮菲感覺這些問題讓自己腦袋都變大了。感覺有問題,卻發現不了問題。還是小聲說道「是」。痛苦不再傳來。乳房還原了,還有手掌在輕輕揉捏。

「啊,媽媽。你可以吃著避孕藥被我操嗎。」

「可以。」馮菲感覺好像有什麼問題。

「啊,媽媽。我可以現在拔出雞巴插入你的小穴,再去吃避孕藥。」

馮菲遲疑了一下,好像沒什麼問題,「可以。」

當這一聲「可以」傳來,李文傑快速起身,扶著馮菲的臀部,讓陰莖慢慢從屁眼中拔出。看著馮菲高高挺翹的屁股,左手扶著陰莖,直接對著淫糜不堪的小穴一入到底。他長呼一口氣。雙手扶著母親臀部,快速抽插,然後就在小穴濕滑嫩肉包裹的快感中把千萬子孫射進母親的子宮內。

……

第八章:文傑與母親三

少頃,陰莖在小穴中再次堅挺。他讓馮菲平躺了下來,雙腿微微張開,他跪在母親大腿大側,手扶陰莖直入身下泥濘之中。他雙手扣住馮菲的手腕在床單上,看著母親泛著血色的雪白雙乳,心中一陣心疼。他看著馮菲酡紅的雙頰,閉合的雙目,他伏下腦袋到母親耳垂低聲說了一句,「媽媽,睜開眼睛好嗎。」

馮菲不作回應,李文傑長吸一口氣,直接吻向馮菲的嘴唇,向她口中嗦取,長長的一個濕吻,直吻到馮菲晃動腦袋掙開,大口大口的呼吸。

「媽媽,睜開眼睛看著我好嗎。」

馮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盯著母親明亮的眼睛,李文傑的陰莖開始緩慢抽插,沒幾下。馮菲閉上了眼睛不再看他。李文傑停止抽插,長吸一口氣,向著馮菲吻去,直到她掙脫開來大口呼吸。

馮菲沒辦法,只能睜著眼睛看著李文傑。李文傑陰莖再次抽插起來,由慢到快。輕微啪啪聲的密集響起。李文傑從馮菲的眼睛移到緊閉的雙唇。「媽媽,張開嘴巴。」

「啊。」的一聲浪叫從馮菲喉嚨深處傳來,嘴巴再次閉合。

李文傑把陰莖抽插的頻率降了下來。「媽媽,把嘴巴張開。」

馮菲微張著嘴,「嗯嗯……啊……」的叫聲隨著陰莖的抽插有節奏的響起,她側過腦袋不去看李文傑。

李文傑放開馮菲的手腕,把她的雙手搭在自己背上,讓馮菲抱住自己。他用手肘撐在馮菲身側,雙手把馮菲的腦袋扳正。看著母親的眼睛和微張著的嘴,胯下開始加速。

「嗯,嗯,啊……」馮菲的叫聲也密集起來。李文傑快速的抽插著母親,顫聲問道:「媽媽,我和爸爸誰的雞巴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馮菲紅著臉遲疑一會,看著李文傑用沙啞的聲音說道:「你爸的長。」

「媽媽,我和爸爸誰的雞巴粗。」

「你爸的粗。」

「媽媽,爸爸的雞巴比誰的長。」

「比你的長。」

「媽媽,爸爸的雞巴比誰的粗。」

「比你的粗。」

「媽媽,我的雞巴比誰的短。」

「比你爸短。」

「媽媽,我的雞巴比誰的細。」

「比你爸細。」

驀然,馮菲的雙手開始用力抱住李文傑,全身都緊繃了起來。李文傑更加快速的抽插著。口中快速問道:「媽媽你愛我嗎。」「我愛你。」「媽媽你愛我嗎。」「我愛你。」

馮菲濕滑的小穴緊緊收縮,柔軟的穴肉更加緊緻的包裹著李文傑的陰莖。他快速開口,「媽媽,我和爸爸誰操的更爽。」

馮菲瞪大了眼睛看著李文傑,一下子失聲無言。水淋淋的小穴深處一股陰精直接沖了出來。李文傑的雞巴死死插進馮菲的小穴深處,精液一股腦射進了母親的子宮。李文傑大口喘著粗氣看著馮菲。

馮菲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雙臂從李文傑身上滑落,癱軟在床上。兒子的問題讓她一下愣住,她感覺腦子嗡的一聲,整個都崩潰了。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雙眼緊閉,眼淚滑落。

李文傑一下慌了神,「媽媽,對不起。對不起媽媽。我錯了,你不要哭了。」他用手擦去母親的眼淚,卻越擦越多。

「媽媽對不起。我錯了媽媽,你不要哭了。」李文傑知道自己不該說那種話。母親還是嗚嗚的哭著,眼淚不斷線的滑落。

他抬起右手狠狠用力「啪」的一下重重打在自己臉頰,右臉上很快浮現出一個紅色的手掌印。右手再次用力「啪」的一下扇在自己臉上。

馮菲睜開滿是淚水的眼睛看向李文傑。李文傑右手揚起,第三次「啪」的一下扇在自己臉上。「不要打了。」馮菲趕緊出聲說道,看著李文傑腫起來的右臉頰。

李文傑伸出手拭去母親臉上的眼淚,「媽,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嗯。」馮菲輕輕嗯了一聲。李文傑看著馮菲滿是汗水與淚痕的面孔,伸手拔弄開母親臉上絲絲縷縷的頭髮。用雙手固定馮菲的臉頰,伏首就親吻上母親紅紅的唇。舌頭伸入母親口中,追逐著她嘴裡的柔軟,吸吮母親的唾液。

未幾,李文傑抬起頭來,一絲唾液連接了他與母親的唇,直至崩斷。馮菲抬手撫摸著李文傑紅腫的右臉,心疼的說道:「痛不痛。」

李文傑抓住母親的手輕撫自己的臉頰,看著馮菲的眼睛說道:「好痛的。」

「下次不要這樣做傻事。」

「那你答應我,不許再哭。」

馮菲輕笑一聲道:「好,媽媽不會哭了。」

這時,啪的一聲,卻是李文傑用早已堅硬的陰莖操了馮菲一下。「啊」的一聲後,馮菲白了李文傑一眼。李文傑輕笑一下,他讓馮菲的雙手再次抱住自己,低頭看著馮菲說道:「媽媽,用你的腿夾住我的腰。」

等到母親的腳搭在腰上後,李文傑勻速的用雞巴抽插著馮菲的小穴,直操得馮菲啊啊叫喚。他看著母親的眼睛說道:「媽媽我愛你。你愛我嗎。」

「我愛你。」

「媽媽,我和爸爸誰操你操的更爽。」他加大了抽插的速度,緊盯著馮菲的眼睛。

馮菲紅著臉白了他一眼,嘴裡擠出一個「你」字。

「媽媽,我和你爸爸誰操你操的更爽。」

「啊啊……,你比你爸爸操的更爽。」李文傑感覺陰莖更加堅硬了,他再次提速操著馮菲。嘴裡的語速越來越快。

「你喜歡我操你嗎。」

「啊啊。喜歡啊。」

「媽媽你喜歡我操你的小騷逼嗎。」

馮菲再次白了李文傑一眼,口中浪叫道:「喜歡。啊……,我喜歡你操我的小騷逼。啊,快,再快一點。啊啊……,我喜歡你操媽媽的小騷逼。啊,啊……」

他們同時身體一僵,然後長長呼出一口氣,相視一笑。李文傑就這樣趴在馮菲身上休息。

就這樣過了好久,馮菲推了推身上的李文傑,說道:「你起來一下。我去洗個澡。」

「啊。那我們一起去洗吧。在衛生間再來一次。」

「來什麼來,軟趴趴的。」馮菲拍了李文傑一下,看著抬起頭來的李文傑。卻驚訝的發現,在這說話間,李文傑的陰莖又充滿了她的小穴。翻著白眼看了李文傑一眼,拍了拍他,口中催促道:「起來了,起來了。」

當馮菲赤身裸體想向走出房間時,李文傑拉住了她。走到她的面前,扶著堅硬的陰莖放入了馮菲的小穴。

「啊。你這是在幹什麼。」

李文傑喘著氣看著面對面的馮菲說道:「媽媽,我們就這樣走過去吧。」

他們步履蹣跚的走到了衛生間裡。「你拔出來,我先上個廁所。」

「媽媽,你就這樣尿出來吧。」他抱著馮菲讓她坐到洗手池上,雞巴依然插在母親的小穴里。

「啊。」馮菲驚訝了一聲不再說話。她的雙手撐在洗手池上,雙腿大開,低頭看著私密處。

李文傑站在母親面前,陰莖一下一下操著馮菲,右手慢慢揉搓著陰蒂。他盯著母親的小穴,口中問道:「媽媽,你快尿啊。我要看著你尿尿。」

馮菲雙手緊緊捏住洗手池邊,感受著小穴里的巨物,陰蒂上的揉搓。膀胱一陣放鬆,細長的尿液大力衝擊在李文傑的胸口上。

李文傑不再抽插,慢慢體味尿液的衝擊。當馮菲尿乾淨後,他把馮菲抱下來讓她轉身撐在洗手池上。他分開馮菲挺翹的屁股蛋,陰莖抵在腚眼上。慢慢勻速用力讓龜頭一點一點的洞開母親的屁眼。馮菲忍著痛,努力讓屁眼放鬆。

李文傑再次大聲的用詠嘆調說道:「啊,媽媽。我的雞巴快要插進你的屁眼裡面了。」

馮菲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聽著兒子的浪叫。她面色酡紅,感覺十分羞恥還有一種異樣的快感。她控制著不讓自已的呻吟聲太大。李文傑的詠嘆調依然響起。

「啊,媽媽。我的龜頭插進你的屁眼裡了。」

「啊,媽媽。我的雞巴插進去了一半。」

「啊,媽媽。我的雞巴完全操進你的屁眼裡面了。」

李文傑把自己的臉貼在馮菲的背上,雙手向前握住母親的雙乳大力揉捏。雞巴一下一下的操著母親。

「媽媽,我操你操的爽不爽。」

「爽。」

「媽媽,你喜歡我操你的屁眼嗎。」

「喜歡。」

顯然不喜歡這個回答,李文傑大力捏了一下母親的乳頭,再次開口道:「媽媽,你喜歡我操你的屁眼嗎。」

「啊。我喜歡,我喜歡你操我的屁眼。」

「媽媽。叫我爸爸。」他的速度開始加快。

馮菲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爸爸。」

「我是誰。」

「啊啊。你是我爸爸。」

李文傑抽插的速度越發急促,捏著奶子的手也越來越力。

「爸爸操的你爽不爽。」

「啊。爸爸操的我好爽。爸爸,用力啊爸爸。啊……」。李文傑怒吼一聲,精液射在了母親的屁眼裡。

過了好一會,馮菲拍了拍李文傑,「好了,該去洗澡了。」

李文傑雙手大力捏了捏手中的奶子,「再等五分鐘好不好,我喜歡媽媽的屁眼夾著我的雞巴。」

「你這孩子,真是的。」

……

卻說302室中,何夢琪與李文秀渾身赤裸趴在床上看著電腦中的直播畫面。何夢琪調笑的說道:「看著你岳父操著你老婆有什麼感想。」

「這個逆子。」李文秀面色不虞的咕噥道。

「你應該高興,你兒子調教你老婆這麼多姿勢。你老婆真的是極品,你們做愛居然一直是一個姿勢,我也是服了你。再過幾天,等你們父子一起操了馮菲。你也能這麼快樂哦。」

「也是哦。」李文秀悶悶不樂的道。

「聽說你岳母寡居了好幾年,為什麼不接到家裡來。我看過她的照片,五十多歲的人了,保養的很好。你想想看,你兒子幫你老婆破了後面的處,你把你岳母后面也操了,到時候她們母女一起在床上任你馳騁。你想想,天天都是雙飛哦。」何夢琪語帶誘惑的說道。

李文秀眼前一亮,「那該怎麼做。」

「過幾天再說,先讓你們父子同穴。你兒子真的牛逼,我以為他只能操一下屁眼。沒想到第一次就能雙通,還處理的這麼好。嘖嘖,你老婆估計到現在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成這個樣子吧。」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