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何夢琪 (9) 作者:GTFRDE258

.

【欲女何夢琪】

作者:GTFRDE2582021-5-14發表於S8

第九章 文傑與母親(完)

洗浴過後的母子兩一起躺在床上深深的睡了過去。李文傑挺翹著陰莖在沉睡中醒了過來,晃了晃腦袋醒了一下神。他看向赤身睡在身旁的馮菲,胯身跪坐在母親身上。輕輕搖醒了馮菲。馮菲揉了揉眼睛的看著兒子,先是迷茫後是明亮。

李文傑低頭吻向母親的唇,一個長長的濕吻後。他看著馮菲的眼睛說道:「媽媽,我想操你。」

馮菲只是看著他,並不說話。李文傑伸手輕輕撫摸著母親的陰蒂,再次開口道:「媽媽,我可以操你嗎。」

「可以。」馮菲紅著臉說道。

李文傑把雞巴直入母親小穴深處,這種感覺讓他爽的嚶嚀一聲。他勻速的操著母親,開口說道。「媽媽,你喜歡我的雞巴插在你的小穴里嗎。」

「喜歡。」

保持速度不變,「媽媽,我想聽你叫床。」

馮菲白了李文傑一眼。臉色更紅了,「嗯,嗯……啊啊……啊……」

「媽媽,你的聲音真好聽。」

過了好一會兒,李文傑盯著母親的眼睛,「媽媽,兒子操著母親的小穴是什麼。」

沉默了好一會,馮菲閉著眼澀聲說道。「是亂倫。」眼淚無聲流了下來。

李文傑摸著馮菲的臉說道:「媽媽,看著我。」

看著馮菲的眼睛,「媽媽,我們沒有傷害任何人。我們等一下去藥店買避孕藥,不會懷孕,也不會有小孩出生。這是我和你之間的事,並不會有人知道的。」

馮菲眼神亮了亮,停止流淚,輕嗯一聲。

李文傑擦拭完母親的眼淚。加快抽插的速度,氣息開始加粗,「媽媽,我們在做什麼。」

「啊。在亂倫。」

「媽媽,你喜歡被我操嗎。」

「喜歡。」

「媽媽,你的小穴水好多。你的小逼好緊,夾的我好舒服。」

李文傑大吼一聲,精液直入馮菲小穴深處。

過了好一會兒,李文傑再次開口道:「媽媽,我想操你後面。」…………

過了幾日後,何夢琪請李文傑來到302室。這日中午十一點剛過,陳笛回到家中,就被女兒何夢琪拉到臥室。給她穿上白色棉內褲,著一件藍色過膝長裙,藍色帶花紋的胸罩,白色襯衣。這一身都讓陳笛心有準備。

「這次,這次是誰。」

「問什麼問,來了你就知道了。」何夢琪大聲說道。「這次不會再哭吧。有什麼好哭的,直接享受,直接快樂就得了。會不會哭。」

「不會。」陳笛小小聲的回答道。

「在這等一下。」何夢琪說完就走到廚房裡,處理一根新鮮的黃瓜後。回到臥室後,掀起藍色長裙,拔開白色內褲。黃瓜順著濕滑的小穴直至深處。然後拉著陳笛坐到沙發上看電視。

敲門聲在十二點準時的響起,「媽的,都這麼會卡時間。」咕噥一聲,何夢琪打房門放李文傑進來。李文傑進門後看到沙發上的陳笛心中一驚,他知道這是何夢琪的媽媽。但還是很禮貌的打著招呼,「你好阿姨,我是樓上502室李老師的兒子。」

「你好。」陳笛回應了一聲,站起身來,「我先去做飯了。」她走進廚房,一手黃瓜一手菜刀,虛無的剁著。她知道不會等太久。

李文傑看向何夢琪,問候道:「你好學姐。

何夢琪伸出食指輕佻地抬起他的下巴,壓低聲音對他說道:「學姐今天請你吃腌黃瓜,想不想吃。」

李文傑也壓低了聲音,乖巧的回答道:「學姐請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嘖嘖。」何夢琪看著他,向前一步,貼著他的耳朵小聲說道:「腌黃瓜放在我媽的小穴裡面了,你去拿吧。」

「啊。」李文傑眼神火熱的望向廚房,太他媽的刺激了。聲音都沙啞了,「那我先去拿黃瓜了,學姐。」

「去吧。」何夢琪看著走向廚房的李文傑,心中暗道:「嘖,比你爸強多了。」

李文傑到了廚房門口,陳笛這才切下第一刀。李文傑卻完全注意不到,他在門口眼神火熱的看著陳笛的大屁股。同住一棟樓,他和陳笛阿姨也是照面好多次,以前看著從無想法。今天卻不一樣。

他快步走到陳笛身側,右手直接抓住那個大屁股,口中說道:「阿姨,學姐讓我來拿腌黃瓜。」

陳笛身體僵了一下,又很快放鬆,輕輕「嗯」了一聲。

李文傑心中愈發火熱,直接拉起長裙,右手伸進裙底,隔著內褲揉了幾下大屁股。摸到內褲底面,早被淫水打濕一片。他把內褲拔弄到一邊,拇指與食指一起插入水淋淋的小穴內。找到黃瓜直接拉出一半,再快速插入。插的陳笛嗯嗯啊啊的輕聲叫喚。就這樣抽插了十幾下。

李文傑忍不了了,他把陳笛阿姨全身扒光,也把自己脫光,衣物全部丟到廚房門口。陳笛雙手撐在櫃檯上,雙腿微微下蹲分開,屁股上翹。李文傑把黃瓜抽出來放在砧板上。右手摸著水淋淋的小穴,左手在大屁股上揉捏。「阿姨,你把腿分開一點,你屁股翹得太高,我操不到。」

陳笛聽話的慢慢張開腿,同時屁股慢慢下沉。直到李文傑捏了一下小穴才停止。李文傑扶著堅硬的陰莖直挺挺的插入水淋淋的小穴內,慢慢的抽插著。雙手抓住雙乳,大力揉捏著。「阿姨,你的奶子好大喔。」

無聲,還是無聲。這個廚房簡直是落針可聞。李文傑神色一動,雙手捏住乳頭,慢慢拉扯到奶子變形。陳笛忍著痛不發一言。李文傑繼續用力,直到他都覺得太誇張了。才傳來陳笛的一聲「好痛。」李文傑這才鬆開,開始輕輕揉捏。

「阿姨,你的奶子是多大的。」慢慢拉扯奶子到變形。陳笛才小聲回答到:「95。」

「阿姨,你的屁股是多大的。」「120。」

陳笛有點想哭,上次這麼痛還是何偉家暴她的時候。

「阿姨,你上次是什麼時候做愛。」

「昨天。」「和誰。」「和夢琪。」

「阿姨,上個操你的男人是誰。」

「是你爸。」

李文傑咧嘴一笑,感覺明白點什麼。「他操了你幾次。」

「兩次。」「在哪裡。」「廚房和餐桌上。」

李文傑呼吸開始急促,速度加快,雙手用力。「在廚房是怎麼操的。」

「和你一樣。」陳笛也開始低聲呻吟。

「餐桌上怎麼操。」

「嗯啊。我趴在桌子上,他在後面操我。啊……」

「呼。」李文傑長呼一口氣,千萬子孫射進了子宮。

休息了一會,拔出陰莖蹲下身子去研究陳笛的下體。他看向水淋淋的小穴,四周全是長長的黑色陰毛,就連屁眼四周都有數根黑色毛髮,女人的淫水讓陰毛濕漉漉的。他把陰毛全部向下理順,黑色毛色完全遮住了小穴。他找到最長的那縷,用手掌比劃一下,只比他手掌短一點。

李文傑伸手拔開黑色的陰毛讓水淋淋的小穴顯露,有點外翻的大陰唇,帶著一點黑色。然後是凸起的陰蒂,比馮菲的陰蒂大了好多。往下是粉嫩的小陰唇。伸出右手中指往裡用力捅了幾下。拇指向屁眼按去,那裡一陣收緊,差點夾住了他的手指。又這樣玩了幾次,他覺得陳笛阿姨的屁眼沒人捅過。他抽出中指,站起身來。

李文傑把堅硬的陰莖再次插入濕滑的小穴,勻速抽插著。雙手用力揉捏雙乳。口中問道:「我操的你爽不爽。」

陳笛不說話,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可是奶子傳來的痛苦讓她不得不回答,只得從嘴裡小聲的擠出一個「爽。」

「大點聲音,我聽不見。」

奶子上的痛苦繼續,她加大聲音說道:「爽。」

「再大點聲。」

「爽。」

「好。下面問題就用這種聲音回答。」李文傑讓乳房還原,輕輕在上揉捏。

「有沒有人操過你的屁眼。」

「沒有。」

李文傑不再說話,他雙手扶在陳笛臀部,大幅度一下又一下快速有節奏的抽插陳笛。

他沉默的操著陳笛,直操到陳笛小聲發出「嗯,嗯。啊啊」的叫喚。就這樣操得陳笛叫喚了好一陣子。他放緩了速度,陳笛也不叫喚了。他雙手伸到前面揉捏乳頭,下身用陰莖勻速操著陳笛。

李文傑再次開口道:「你知道什麼是叫床吧。」

「知道。」

「你會叫床嗎。」

「不會。」李文傑拉扯乳頭到變形,讓陳笛感到痛處。「你騙我。你剛剛叫喚了一陣子的聲音是什麼。」停頓了一會,他再一次問道:「你會叫床嗎。」

「會。」陳笛語帶痛苦的說道。

「叫給我聽。」他雙手揉捏著乳房,胯下加快了速度。

陳笛果然又發出了「嗯嗯啊」的叫聲。

「大聲點。」

「嗯……嗯……啊啊……」

「再大聲點。」他越來越快。

「嗯啊……啊……啊啊……」就在陳笛的叫床聲中,啪的一聲,腹部緊貼著大屁股。萬千子孫一齊射進了陳阿姨的子宮裡。揉捏著乳房平緩心情。

過了有好一會兒,當陰莖再次充滿了陳笛的小穴。李文傑貼在陳笛背上,開口說道:「阿姨,我現在要去操你的女兒了。」快速操了幾下,「啵」一聲拔出陰莖,再把砧板上的黃瓜重新插入小穴,赤身走向了客廳。

李文秀赤身裸體翹著老二站在看電視的何夢琪面前。何夢琪上身白色短袖,下身是白色運動褲。她躺在沙發上看著擋住電視的李文秀,伸出手拔弄了一下挺翹的陰莖。「小小的還挺可愛。怎麼,操了我媽不夠還要來操我。」

不等李文秀回答,直接褪下褲子到膝蓋處,跪在沙發上。屁股高高翹起,腦袋貼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自己過來操,不要打擾我看電視。」

李文傑跪在何夢琪身後,陰莖直入小穴,緩慢抽插著。揉捏著何夢琪雪白的屁股說道:「我想操你媽的屁眼。」

「好啊。她是第一次哦。便宜你了。」

「我還想操你的屁眼。」

「好啊。我也是第一次哦。」

「啊。」這個第一次卻是李文傑沒想到答案。又是抽插了小穴好幾下,揉捏著雪白的屁股,覺得十分無趣。又不敢對何夢琪怎麼樣,他對這個無法無天的女人有著天然的恐懼。

李文傑上身直接趴在何夢琪身上,雙手從衣擺抓到了雙乳,小騷貨直接沒穿胸衣。下體一動不動就硬在小穴裡面。開口問道:「我爸是不是知道我操了我媽。」

「是啊。」何夢琪滿不在乎的說道。「你操你媽的時候,我和你爸一起看著了。」說完拿出電腦,調出他家的監控畫面。

看得李文傑一陣沉默。

這時何夢琪又媚聲說道:「我和你爸商量好了。他讓我今天拿一包麵粉給你,騙你說是安眠藥。你想想看,你晚上先去倒一杯水給他喝。等你爸媽睡了以後,你去當著你爸的面把你媽操了。你爸以為你不知道這件事去裝睡,你媽會覺得你爸吃了安眠藥睡了過去。想想看,你知道你爸在裝睡,當著他的面操你媽,是不是很興奮。」

說得李文傑心中是一片火熱。吃完午飯,性沖沖的就走了。他現在對這對母女的屁眼沒興趣,只是十分期待晚上到來。

……

是夜,李文傑看著李文秀一口喝下他倒來的水。問也不問,心中一定。他可從來沒有給他爸倒過水。過了幾分鐘,李文秀說著好睏就回房睡覺了。

媽的。水裡什麼沒放。而且你以前睡覺是直接去的,今天還要多嘴一句。心裡這樣想,老二堅硬了起來。

半個小時後他挺著老二,直接走到父母臥室。302中看著直播的何夢琪一下精神了起來。

他進門後打開房間裡燈,燈光刺眼馮菲一下就醒了過來。她疑惑的看著李文傑道:「怎麼了文傑,有什麼事嗎。」

李文傑卻不回答。十分大力搖晃李文秀的身體,口中大聲喊道:「爸,爸你醒醒。」李文秀閉著眼動也不動。

「你爸怎麼了。」這樣都不醒,馮菲一愣就要起身去查看。李文傑按住馮菲說道:「我看爸爸最近很辛苦,就在他水裡放了一點安眠藥。你看,我剛才那麼推他都叫不醒他。他睡得多好。」

「你怎麼能這樣。」馮菲語帶埋怨的說道。

李文傑脫光身上衣物,坐在馮菲胸口上,直插天空。他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媽媽,我今天要操你的嘴巴。」

「啊。」

「你上次答應過我可以操你的小穴,操你的屁眼,操你的嘴巴。我來的時候洗得很乾凈了。」他把龜頭直接貼在母親的紅唇上。

「媽媽,含住我的龜頭。」馮菲張開嘴輕輕含住兒子的龜頭。

「媽媽,用舌頭。對,就這樣,好舒服。」

他慢慢把整個雞巴插進母親的小嘴裡。「媽,嗦幾口。……好舒服啊。」他雞巴操了幾下馮菲的小嘴。拔出更加堅硬的陰莖,把陰囊伸到馮菲嘴巴上。「媽媽,含住這個……啊,好舒服。」

李文傑把陰囊挪開,用屁眼正對著母親的臉。「媽媽,舔一下我的屁眼。我洗得很乾凈了。」

馮菲盯著李文傑小小的屁眼,輕輕舔了一下,真的沒什麼異味。

「喔。好舒服……,啊,就是這樣媽媽。好爽啊……」

李文傑忍不住了,他抬起屁股,把雞巴插入馮菲的小嘴裡。快速大力的抽插幾下,直接射下馮菲的小嘴裡。等到雞巴軟了下去,他才拔出來。

李文傑看著馮菲說道:「吞下去。」馮菲白了他一眼,把兒子的精液吞咽了下去。「你剛頂到我喉嚨了。」

「對不起媽媽,我下次注意。」李文傑說完。拿著自己準備好的三樣東西上,保險套潤滑油還有黑色布條。對著母親說道:「媽媽,我買了潤滑油和保險套。等一下綁住你的眼睛直接操你的屁眼好不好。」

馮菲再次白了李文傑一眼。李文傑把李文秀的身體往下拉了一點,用黑色布條綁住母親的眼睛。脫光馮菲身上的衣物,牽引著馮菲跪在床上。

李文傑潤滑了母親的穀道,戴著套直入馮菲的屁眼。他扶著馮菲的臀部,勻速抽插著母親的屁眼。大聲說道:「媽媽,你的小穴正對著爸爸的臉。他要是睜開眼睛就能看到你的騷逼,看到我操著你的屁眼。」說完,雞巴更加堅硬,他知道李文秀一定會睜開眼睛看他操母親的屁眼,太刺激了。

果然,聽到李文傑的話,李文秀先是虛眯著了瞟了一眼,再完全睜大眼睛看著眼前淫蕩的一幕。兒子的雞巴一下一下的出入著妻子馮菲的屁眼,老婆的小穴淫水四溢,水潤光澤。讓他下體的雞巴愈發堅硬。

「啊。」馮菲驚訝的叫了一聲。感覺小穴里的淫水越發泛濫。

李文傑開始加速抽插母親。發出啪啪的聲音。

「媽媽,我操的爽還是爸爸操的爽。」

「啊。你,你比你爸爸操的爽。」啪啪啪……

「媽媽,我的雞巴大還是爸爸的雞巴。」

「啊……你爸爸的雞巴大。」啪啪……

「啊媽媽,你的屁眼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啊。爸爸一定在看著我操你的屁眼。啊好緊。」

「啊。爸爸一定在看著我操你。啊……」李文傑怒吼一聲,直接射在母親的屁眼裡。

休息了一會,李文傑拔軟綿綿的陰莖,把保險套留在了母親體內。他讓馮菲靠坐在床上,把李文秀擺成原來的樣子。親了一下馮菲的嘴唇,開口說道:「媽媽,晚安。我回去睡覺了。」

「啊。」馮菲驚訝了一下,今天只操了兩次就結束了。

「明天見媽媽。」

當關門聲響起,腳步遠去。馮菲才拿開眼罩看著房門,悵然若失。小穴淫水橫流,一陣空虛。她側頭去看老公,才發現李文秀正睜著眼睛看著她。「啊。」驚叫一聲,感覺整個身子都軟了,閉上眼無聲流淚。

李文秀伸出雙手抱住妻子馮菲,輕輕拍著她的背,平靜的安慰道:「好了好了,沒事的。我不會介意的。兒子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他不過是回到原來的地方罷了。」

聽著老公平靜的話,掙開李文秀的手,看著老公驚訝的問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他用帶著委屈的聲音說道:「我和你做愛的時候你都沒叫的那麼大聲,你也沒有吃過我的雞巴,也沒有讓我操你的屁眼。」

「啊。」馮菲紅著臉低下頭,小聲說道:「你也沒問過我啊。」

「老婆,你可以吃我的雞巴嗎。」

「可以。」馮菲白了他一眼。

李文秀掀開身上的被子,脫下內褲,靠坐在床上,翹著大老二。他興奮的看著馮菲。馮菲又白了他一眼,跪在他身旁翹著屁股,伏首含他的陰莖。

「啊老婆,好舒服。」他伸手順著馮菲光滑的後背摸向妻子的小穴。

「啊老婆,你含的我好舒服。」

「老婆,你小穴里的水好多。」

「老婆,兒子的保險套還在你屁里。」說完這句。他雙手按住馮菲的腦袋一上一下的。很快大吼一聲直接射在馮菲嘴巴里。當陰莖軟了下去,他才鬆開手。

馮菲抬起頭來又是一個白眼,把口中的精液吞咽了下去。「這下你和兒子一樣了吧。」

李文秀嘿嘿一笑,他伸手摸到妻子的屁眼,啪的一下把保險套拉扯出來。拿到馮菲眼前道:「還要屁眼我也要操。」看向眼前的保險套,套子裡面一大股乳白色的精液。看得他下體再次堅硬,他戴上套子就順著兒子已經潤滑過的穀道一入到底。……事後,他摟著馮菲說道:「這個事情要和兒子說開啊。到時候我插你前面,兒子插你後面。不是更好嗎。」

「啊。那怎麼和兒子說啊。」

「你不用管,明天吃完早餐我們到床上就講。嘿嘿。」……他們在這個晚上聊了很久。說家庭說生活,說兒子那天怎麼操到她的。夫妻二人從未像今天一樣說過這麼多話。

……

第二日清晨,早餐過後。李文秀把兒子叫到臥室中。馮菲閉著眼平躺到床上,身上蓋著被子。他對著兒子李文傑裝模作樣的說道:「兒子啊,你也長大了。過幾天就十六歲了,今天爸爸就教你一些男女方面的知識。」

「啊。好的爸爸。」李文傑裝作驚訝的說道。這就是三人彼此心知肚明的表演罷了。

李文秀一下掀開馮菲身上的被子,馮菲赤裸的身軀顯露出來。「你也把衣服脫了吧。」等兒子脫光了衣服,他指著馮菲的小穴道:「你看,這就是女孩子的小穴。這個流出來的水就是女人的淫水。現在,你把你的小雞巴放進去。」

「啊。爸爸,這不就是亂倫嗎。」

「亂什麼倫啊。等一下你媽會吃避孕藥的。你直接插進去吧。」

「好的爸爸。」說完就分開母親的雙腿,把堅硬的老二放入母親的小穴里。他趴在母親身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操著。「爸爸,媽媽眼睛還閉著。」

「老婆,你把眼睛睜開啊。今天要教育他兩性知識。」

馮菲睜開眼睛白了李文秀一眼。李文傑開始快速的操著馮菲,他要在爸爸的注視下把精液射進母親的子宮。馮菲紅著臉看著兒子,快速的抽插讓馮菲開始嗯嗯啊啊的浪叫起來。

李文秀再一次開口說道:「你喜歡不喜歡被兒子操。」

「喜歡。」

「你喜歡被誰操啊。」

「啊啊。我喜歡,我喜歡被兒子操。」

「兒子操你操的爽不爽。」

「兒子操的我好爽。」她雙手緊緊抱住兒子,雙腿也夾在李文傑腰部。口中嗯嗯啊啊的浪叫。

在爸爸的注視,母親的浪叫下。李文傑大吼一聲,把千萬子孫射進了母親的子宮內。……不一會兒,感覺到陰莖再次堅硬。李文傑對已經赤身的李文秀說道:「爸爸,我可以再來一次嗎。」

「當然。這次爸爸和你一起。」李文秀讓母子側身。他在馮菲的身體後,把堅硬的雞巴緩緩插入小穴。這一刻,李文傑和李文秀的雞巴都在馮菲的小穴內。他們開始緩慢抽插,直至同進同出。

兩個雞巴讓馮菲的小穴更加充實。父子同穴更是讓馮菲深感刺激,她浪叫愈發高亢。小穴一陣緊縮,陰精從深處直涌而出。受到這種刺激,父子二人同時到達高潮。

休息了一會,李文秀拔出再次堅硬的陰莖。他用潤滑油塗抹了馮菲的穀道,而後一入到底。兒子在前,父親在後。直操得馮菲聲聲浪叫。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