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霸大贼亨 (2) 作者:zhangquan1z1z1

.

【蛮霸大贼亨】

作者:zhangquan1z1z12021/05/11发表于:

(2)船舱里的手口并用

凌晨五点,一个废弃许久的河港之外。

黑子一手提着钱,一手拉着丁玲,朝着河边急匆匆的走去。

短暂的休息之后,黑子双眸发亮,显得很有精神。而丁玲受伤加上劳累,显然有些不在状态。

“记住,待会上了船,低头一句话也别说。”

黑子突然停下脚步,在旁边的废旧钢板上一伸手,将一块污泥涂在了丁玲的脸上。

“你干什么!”

丁玲怒气腾腾的质问道。

“被人认出来,你我都要死在船上。”

“还有,一个人出港的费用不过五万,但如果是你这样的美女,在缅甸,能卖上二十万,甚至更多。所以,你懂了?”

黑子压低声音,冷峻的说着。

丁玲深吸两口气,胸脯上下起伏不停,还是压下了火气,低下头,驼起背,又把头发抓乱。

“聪明一点,大家都安全。”

黑子说完,继续朝前走去。

二人到了河边之后,黑子不断的看着手表,似乎每一秒钟,都非常的关键。

到了五点过五分的时候,黑子跳进一个皮筏子,把钱丢在一边,伸手示意丁玲跳进自己怀中。

丁玲咬牙跳下,黑子立马启动了皮筏子。

河里浓重的雾气,让丁玲不断的咳嗽著。

而大约一分钟之后,终于在河中间,一艘渔船亮着微弱的灯光,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之中。

黑子对了手势之后,渔船甲板上立马丢下来两根绳子,黑子将两根绳子分别绑在自己和丁玲身上之后,双手抓起钱袋。

“好了!”

船上的人很快拉起绳子,终于二人来到了甲板上。

可一上船,丁玲就感觉到了一阵阵诡异而且危险的目光。

“小子,女人可是要加倍的。”

小个子船主叼著烟,眼神如同饿狼一样贪婪。

“最多两万。”

黑子冷静的回答道。

“两万也行,陪我两晚上。”

丁玲自然不愿意陪这种人,目光看向黑子,微微摇头,示意不要答应。

可黑子却没有开口,而是直接从怀里摸出一沓钱。

“这是十万!”

“这是两万!”

“另外加一万,够你到地方嫖一个礼拜了!”

“不然的话,让我们下去!这一万当幸苦费了!”

黑子的话非常坚决,而且故意把十二万和一万分开来,甚至已经做好了下船的准备。

气氛瞬间凝固。

船主抽了一口烟,表情更加严肃了几分。

“小子,逃难就要有逃难的样子,现在这个档口搞价还价,是在玩命!”

“你要想好,命重要,还是女人重要。”

船主说完之后,周边几个衣衫不整的水手,也都纷纷抄起手边的家伙,明晃晃的刀锋,在微微的月光下,寒气逼人。

丁玲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之间,心跳加速了一倍。

从别墅逃出来,那是她苦思冥想了好几年的结果,心中自然有数。

可现在这种紧急的情况,她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经验。

现在她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黑子。

可她认识黑子不过短短的三个小时。

丁玲暗暗捏紧了拳头,不知道黑子会如何回答。

“要是跟那种男人睡两晚上,怕不是会把去年的饭都恶心的吐出来。”丁玲暗暗的嘀咕著。因为隔着这么远,她都隐约能够嗅到船主身上的那股水垢霉味。

“船老大,女人重要,命也重要,但钱是最重要的。”

黑子淡淡一笑,完全就是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样子。

可正当丁玲以为一切要遭,心跳到达极速的时候,船老大突然一笑。

“好,我最喜欢和这样要钱不要命的人做生意!”

“还是老价格,一个人五万,不过搜身不可避免。”

黑子也是一笑,收起那两万,仗义道:“你要是不行了,就分给兄弟们去嫖。”

船老大丢掉烟,狠狠的踩掉之后,招招手,示意二人跟他走。

黑子一手拉着丁玲的手,一手提着一个巨大的袋子。这袋子,显然成为了一众水手们眼尖的东西。

“没听见你们老大说嘛?那一万,你们拿去嫖了!不要替你们老大心疼钱!”

一万,在这小城里,的确不算太多,这七八个人,每人也就嫖不到三次。

可一旦到了缅甸。

三百块钱,就足够找个非常漂亮而且年轻的姑娘。

虽然言语不通,对于这些个色中饿鬼来说,足够了!

这话一出,几个水手立马朝着那一万跑了过去。

丁玲松了一口气,雾气让她浑身有些发冷,似乎只有挨着黑子,才能够温暖一点。

进了房间之后,浓郁的腐臭霉味依旧挥散不去。

船老大锁住门,打亮一盏灯,从穿上叫醒了一个微胖的黑女人。

黑女人躺在被窝里的时候,能够看得出微胖,可当她转过身之后,那胖,就不是一般人的胖了。

一种肥硕的感觉,扑面而来。

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巨物,一个胸罩似乎完全挡不住,随着她坐直起身的这两下动作。

胸前的一对豪乳上下颤抖,简直宛若山崩地裂一样。

黑子有意的躲过那一对家伙,船老大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女人被外人看到私密的地方。

“阿巴!”

黑胖女人来到丁玲跟前,伸手就在丁玲身上摸了起来。

见丁玲有些抗拒,立马叫道。

黑子却明白其中原有,立马安抚道:“简单的搜身,怕你带着武器!都是女人,别介意!”

听了黑子的话,丁玲轻松了一点点,举起手臂,让黑女人上下摸了起来。

黑子口中的简单搜查,可在黑女人身上,却一点也不简单。

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摸了个通透,甚至连下面私处,都扣了好几下。

丁玲虽然在周老大的床上,也是玩物,可在别人面前,她从来都是强势的大姐头,被这么一眼黑胖女人如此像个货物一样检查,心中多有不悦。

一番检查之后,黑胖女人朝着船老大点点头,然后摸向了黑子。

黑子微微一笑,张开双手,示意自己问心无愧,随便检查。

可黑胖女人摸黑子的时候,却多了几分别的意思。

尤其是在黑子的胯下,狠狠的摸了好几把。

黑子本来就是火气旺盛的男人,加上现在正是五点多,容易晨勃的时候。

就这么几下,黑子竟然有了反应。

而紧身的裤子,让这反应表现的明明白白。

船老大嘿嘿一笑:“兄弟,看上我这黑女人了?三千陪你打一炮!下面水又多又热,很舒服的!”

黑子尴尬一笑,摆摆手。

可随即,当黑女人打开两个黑袋子时,就连船老大也不仅倒吸一口凉气。

他见过不少拿着现金跑路偷渡的人,可这么大的数量,他还是头一回见。

袋子里的现金,多达百万之巨。

虽然船老大走私偷渡,赚的也不少,可上下打点花费同样巨大,而且还要养著船和手下的兄弟。

一年到头,也没多少钱。

为掩饰自己的神态,船老大只能默默的再点一根烟。

“嘶,吧!”

安静的船舱内,只有船老大抽烟的声音。

很快,检查完毕,船老大点头示意黑女人将二人送到隔壁仓房。

仓房只有七八个平米,出了一张床之外,只有一个小小的茶几。而且同样的是,浓郁的腥臭味道,让人窒息。

“咳咳咳!”丁玲疯狂的咳嗽著。

可惜,咳嗽只会让她更加的难受。

黑子虽然也难受,但生活早已经将他打造成了一个钢铁硬汉,这点问题根本不算什么。

“睡吧,到地方估计还要两天。”

黑子将门顶住,看着丁玲道。

在仓房的灯光下,丁玲第一次清晰的看着面前的黑子。

一种朦胧的好感油然而生。

比起船老大,周老大,黑子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甚至是说话的声音,都强了无数倍。

跟这样的男人睡觉,哪里是吃亏,分明就是享福!

而且从黑子解释的大腿和手臂来看,床上的功夫一定不错。

丁玲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明白了自身处境之后,立马媚笑道:“来啊,让我一个人,你不寂寞我还寂寞呢?”

虽然丁玲此时非常凌乱,可模样黑子早先就清楚的见过。

成功上船,美色当前,加上早晨正是阳气最旺盛的时候。

黑子一声不吭的关了灯,直接摸了上去。

“嘶!”

黑子下意识的摸大腿,却无意间触碰到了丁玲的腿伤。

本着怜香惜玉的想法,黑子犹豫了一下道:“要不,等你伤好了?”

黑暗之中的丁玲也点点头,的确大腿根那个地方,非常影响男女之欢,无论是丁玲还是黑子,都不好发力。

“不好意思……我想别的办法让你舒服了!”

丁玲倒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直接伸手摸在了黑子的大腿中间。

一只半睡半醒的巨龙,已然展露出部分的獠牙。

“好像真的不小啊!”

丁玲带着三分调笑戏谑道,俨然一个将要吃掉处男弟弟的邪恶姐姐一样。

可真的要论起这方面的经历和经验,显然黑子是碾压丁玲存在。

丁玲不过是从老家村子出来到这城里,算上所有前任,不过四五个男人。可黑子走遍大江南北,见识过无数销魂尤物。

丁玲轻柔的手指,来回在黑子的裤子上摩擦著,那条巨龙,明显的开始膨胀起来。

而膨胀的规格,却有些让丁玲出乎意料。

因为丁玲明显能够感觉到,那条龙还没有完全硬,说明大小上还有成长的空间!

黑子长呼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身体微微抬起,把裤子褪下。

只隔着一条内裤,丁玲更加能够感受到那条龙的火热。

一时间,丁玲甚至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今天受伤,不然恐怕有些难以承受。

“可能稍微有点味道……”黑子压低声音道。

丁玲轻哼了一声,表示并不介意。

正当丁玲打算掀开内裤,近距离好好观察一下这条巨龙的时候。

隔壁房间,突然响起了一阵女人的呻吟。

那声音异常的粗壮雄厚,像是杀猪一般。

尤其是联想起船老大那矮小的身材和胖女人那肥大的体型。

奇怪的画面,在二人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在隔壁,船老大瘦小的身影,在胖女人的双腿间猛烈的冲刺著,别看船老大个子不高,可下面的家伙,突出一个长,足足有十九厘米,远超常人。

也就是这样一根长家伙,才能够直接插在胖女人的花心底部,让她无比的爽快,以至于发出那样的声音来。

那种甚至有些粗鲁的呻吟,虽然不美,可却是货真价实的爽快。

这种近乎于原始野兽交合的声音,却能够给人一种别样的刺激和冲动。

伴随着这种声音,黑子忍不住了。

一手抓住丁玲的头发,朝着自己的胯下按了过去。

丁玲的口舌功夫,的确不错。

可当那条龙越发靠近的时候,丁玲还是吃了一惊。

若说周老大的家伙,像是一条垂死挣扎的蛇,那黑子的家伙,就是一条正欲勃发的巨龙。

大小,长短,软硬,全都是个顶个的棒!

尤其是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味,不好闻,却也不让人觉得恶心。

淡淡腥臭透过丁玲的鼻子,传进丁玲的大脑,一股原始的性冲动,慢慢的被调动了起来。

张嘴,含住。

温润的口舌,瞬间包裹住枪头的感觉,让黑子感觉到浑身上下一阵麻麻酥酥。

那瞬间的触感,让那条巨龙,彻底进入最强大的状态。

一时没有防备的丁玲,还是被龙头顶到了喉咙。

“呕……”

丁玲被捅的眼泪直掉。

但箭在弦上,黑子又怎么会错过如此机会。

强健的手腕,操控著丁玲的脑袋,上上下下的吞吐著。

紧致的口舌几乎完美的将黑子胯下的巨龙包裹住半截,那种舒爽的感觉,让黑子忍不住闷哼了两声。

享受女人的口舌功夫,黑子决然不是一次两次,可像丁玲这样的极品女人,黑子经历的可是少之又少。

干呕了几声之后,丁玲很快习惯了口中巨物的尺寸大小,无需黑子的手腕起伏,自己开始有规律的律动起来。

尤其是那条丁香小舌在马眼上来回打转的动作,让黑子后腰紧绷,舒爽异常。

“呼!”

丁玲吐出口中的巨龙,透了一口气。

娇骂道:“坏东西,这么大!”

黑子倒吸一口凉气,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丁玲的下一步动作。

而丁玲也没有让黑子失望,双手紧密的攒住黑子壮硕的巨龙,两个拇指严丝合缝的卡住冠状沟,似乎像是绑架了黑子的巨龙一样。

这动作,换做周老大,恐怕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可现在,丁玲手中的家伙,却好像更加顽强坚韧了。

下一秒,丁玲张开嘴巴,口腔完全将其包裹了起来,同时伴随着双手的快速律动。

那一瞬间,黑子甚至有些分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丁玲用手,还是在用别的什么。

紧凑温润,爽快至极。

丁玲手口并用,黑子的手当然也不会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子的手已经摸在了丁玲的椒乳之上。

这一对椒乳,不算大,却也不小,微微下垂的弧度,却也展现出了其货真价实的分量。

黑子的手指,在乳罩和乳肉中间来回摩擦,不时的挑弄著乳头,手法远胜周老大。

就在二人默契配合的时候,隔壁却像是山洪泄阀一样,船老大怒吼一声,全部发射进了胖女人的深处,而胖女人也配合着发出了猛烈的低吼。

显然,二人虽然迅猛,可时间并不长。

隔壁的爆发,极大的刺激了黑子,黑子不再满足于隔着乳罩抚摸,直接大力的扯下了乳罩,满把手的覆蓋了丁玲的整个乳肉。

那种完美的契合感,让丁玲浑身一软,下面一紧,潮湿了一片。

“嘶,呼……”黑子浓重的喘着气。

丁玲也从喉咙底部,发出娇嫩的呻吟。

就在二人愈演愈烈的时候,舱门突然被拍了几下。

黑子眉头一皱,暗骂一声,但并不打算理会外面的人。

可外面的人似乎带着什么目的来的一样,一听里面的人不回应,更加猛烈的敲了起来。

丁玲也是神色一紧,询问的看向了黑子。

黑子一咬牙,起身将丁玲压在身下,将龙头抵在丁玲的乳沟里,自己套弄了起来。

“呃……”

丁玲也明白是眼前的男人要发射了,发出淫荡的声音配合着。

“好老公,全都射给我……玲玲想要你的全部!”

虽然丁玲嘴上说着,可真当那一股白浆飙射到她胸口的时候,她还是被那股温热的冲击力给震撼到了。

冲击感,是她在周老大身上从未体验过的。

而且是连续的好几股。

而同时,门外的敲门声,也到了接近砸门的地步。

黑子发射完之后,整个人冷静了下来,将裤子提起之后,压着步子朝着舱门走了过去。

“干嘛!”

“操逼别操的太累,千万别睡的太死,过两个小时,会有例行的检查,要是出了问题,恐怕只有跳河了!”

显然门外的人知道二人肯定有这么一出,故意来找事的。

可门外的人没有想到,黑子根本不是善茬。

瞬间,舱门被黑子从里面打开。

那船员脸上的淫笑还没有散去,便被黑子一记直拳,锤在了地上。

“你小子……”到底的船员指著黑子,刚说了半句话,可看着黑子胸口肩膀以及手臂上结实的肌肉,还是没敢继续说下去。

“不该想的女人,你别想。下次,这一拳下去,可能会要你的命!”

黑子转身将舱门关住。

船员松了一口气,连忙起身逃走,走远了之后,才嘀嘀咕咕的骂了几句。

仓房之中的丁玲紧张道:“没事吧?”

“没事,一个小瘪三而已。”

黑子自信的笑笑,抄起茶几上的纸巾,直接回到了床上,替丁玲擦拭起胸口来。

丁玲噗嗤一笑,道:“没想到,看着粗犷的你,还挺温柔的嘛!姐姐没看出来呢!”

黑暗中,丁玲媚眼如丝。

黑子强烈的荷尔蒙,加上娴熟的手法,丁玲早就欲火焚身,尤其是想到黑子那雄壮的本钱和结实的身体。丁玲更加期待起第一次跟黑子彻底水乳交融的场景了。

“小骚货!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一定干的你下不了床……”

虽然二人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做爱,可此时,二人已经宛若情侣一般。

丁玲伸手摸摸黑子结实的腹肌,坏笑道:“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姐姐一定要榨干你,让你连多看一眼别的女人的力气都没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