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霸大贼亨 (1) 作者:zhangquan1z1z1

蛮霸大贼亨

作者:zhangquan1z1z1 2021/05/06发表于:SIS

(1)带上大佬的女人跑路

云南边境地带。

一片竹林的深处,一座别墅垂垂而立,装修的富丽堂皇,与周围的山山水水 极为不相吻合。周边是公园,按理说这地方应该算是违章建筑。

可实际上,这别墅已经在这里长达七年之久,完全没有一丝一毫要拆除的意 味。

已然是深夜,只有二楼的一间卧房灯还亮着。

房内的一张大床上,一个肥壮的男人,正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来回输出著。

虚胖的男人,显然体力已经大不如年轻的时候,没哼哼几下,便已经满头大 汗。

“臭婊子,你真他妈的是个骚东西,快点,你来上面!”

男人翻身躺下,胯下的东西已经软了些许,看得出他早已经被酒色掏空 了身体。

女人面对辱骂,却毫不在意,笑着撩起自己的头发,轻巧的将男人胯下之物 含在了嘴里,完全不在意那上面的各种汁水淫液。

“唔唔唔!”

女人舔弄的飞快,男人不禁爽快的哼哼起来。

可这二人不知道的是,在距离床边不足五米的厚重窗帘后面,竟然还躲著一 个人!

这人外号刘黑子,原本是西北地区的一个贼,得罪了一方豪强之后,逃难到 此。半年内他精心挑选了这个地方作为行窃的目标。

可谁知道,平时总要在夜总会玩到天明的周老大,竟然早早的回来了!

隔着窗帘,刘黑子隐约能够看到床上美人光洁的后背,性感的身段,可他现 在是一点点歪心思都没有。

周老大恨不得春宵的时光无限延长,而刘黑子则恨不得周老大下一秒就发射 掉,然后赶紧睡觉!

不过,已经风流了十几年的周老大,身体早已经虚的不行,没几分钟,就仓 促的女人的嘴里,将自己稀薄的液体全都流淌了出来。

虽然没有喷射的冲击力,可女人已经装作非常难受的样子,并且发出了几声 痛苦的干呕。

而周老大则是抓住女人的头发,狠狠的按了几下。

长呼一口气之后,周老大整个人一松,享受着女人的擦拭。很快,便在劳累 和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女人松了一口气,独自起身,去卫生间里洗漱。

刘黑子听着浴室里水龙头的声音和周老大呼噜声。慢慢的从窗帘后面挪了出 来,踮起脚尖,轻柔的朝着卧室外移动而去。

刘黑子身形中等,一米七的个头也就一百三十斤出头,可在他的腰间,有一 个非常扎眼的漆黑袋子。

袋子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满载而归。

然而当刘黑子走到客厅,刚刚打算松口气的时候。

在漆黑的客厅沙发方向,响起了打火机点火的清脆声音。

火苗闪过的瞬间,刘黑子在沙发上看到了那个本应该在浴室里洗漱的女人。

打火机上面的火焰熄灭,取而代之的光亮,便是烟头的火星,以及火星后面 不远处,女人那一双明亮的眼睛。

“你早就发现我了?”

刘黑子压着声音,问出了一句两个人都已经知道的事情。

女人点点头,吸了一口烟之后,将手搭在了一边沙发的扶手上,一件轻纱睡 袍披在身上,可扣子是一颗都没有扣住。

一对隆起的乳房,和周围的地方形成了隐隐的色差。饶是在此种情况下,刘 黑子的眼神,也毫无办法的被吸引住了。

可刘黑子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见过的女人并不少,很快便从美色之中脱离出 来,淡淡一笑,道:“你本可以去洗澡,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你却在这里等我,想来是有什么条件要谈。”

女人眉毛微微上扬,再次点头。

可点头的过程中,将原本被左腿压着的右腿,换到了上面,这一下,再次将 刘黑子的眼睛,吸引到了双腿的大腿根。

黑暗的环境下,根本看不到什么,可出于本能,刘黑子的眼珠再次被迫转动。

“好看吗?”

女人开口了,冷艳的声音,让刘黑子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敢跟自己这么 坐着谈,必然有过人之处,心中又提加了几分小心。

面对女人的问题,刘黑子咧嘴一笑,调笑道:“好看,要是能上手摸两把, 那就更好不过了。”

“哼,胆子不小,连周老大的女人都敢调戏。你知道吗,这别墅下面,起码 有五个带着枪的人,只要我愿意,你的脑袋会被打烂。”

“我的脑袋烂了,倒是无所谓,不过姐姐舍得嘛?”

刘黑子咧嘴笑着,竟然大著胆子坐在了女人的跟前,伸手摸了一把女人的大 腿。

“你要是看上我精干,想要跟我干一发,那就抓紧时间。”

“要是想说别的事情,那就赶快!”

此时二人脸颊的距离,不过一尺,如此距离之下,女人身上的幽幽香气,让 黑子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我想你,你带我离开这。条件是我帮你离开,还可以当你一年的女人。”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黑子心中一惊,仔细的观察著女人的眼睛,发现瞳孔里 满是平静,显然这话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说出来的。

黑子也不是才混迹江湖,他非常知道眼前的女人,一定是个狠角色,能提出 这种看似简单的条件,背后一定有特别的原因。

黑子心中飞速的盘算著,可女人却把烟头掐掉,撩开了身体右侧的睡袍。

睡袍下平坦的侧腹部,竟然纹著一朵黑色的百合。

可仔细一看,那黑色百合竟然不全都是纹身的颜色色彩,还有一大部分是凹 凸不平的伤疤。

“三次重伤,一次ICU。继续留在这里,我可能会死。”

女人抓住黑子的手,摸向了那朵黑色的百合。

随着手指上传来的疤痕触感,黑子也是被这伤给震惊到了。

那疤痕远比眼睛看到的更加触目惊心。

“虽然我在外人看来,风风光光,是周老大最喜欢的女人,不过他发起疯来, 谁又知道呢?”

“我已经算命好的了在这别墅的后院地下,起码有十几个年轻女人,被他凌 虐致死。”

“我真的很怕,哪天就和她们一样,被砍开身体,碎成一堆烂肉埋在那里发 臭。”

说着,女人竟然微微泛起泪花,瞬间的娇柔,让男人很难无动于衷。

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之下,哪怕黑子提起了一万分的小心。

然而,这并不是女人的全部手段。

正当黑子打算说话的时候,女人轻轻搂住黑子的脖颈,压低声音说道:“我 在院子里,还有一笔钱和几根金条,可以分你一半作为你帮我的酬谢。”

黑子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处心积虑想要逃走的女人,所私藏的钱物一定不少, 可他更加担心的是,自己能否带着她活着离开这座城市。

要知道,越是高回报的事情,越是伴随着极其恐怖的风险,尤其是干黑子这 一行的。

表面上,黑子依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而他心中已经在盘算如何离开城市 的计划。

而女人接下来的动作,给了他一个开口答应的理由。

“求你了……”

铁血手腕,金元攻势,美色柔情,三管齐下的手段,黑子断然无法拒绝。

而且,黑子是一个贼,贼人又怎么会嫌弃自己偷的东西少呢?

“好!不过,你的钱,我要七成。”

“好嘛,到时候,我人都是你的,七成给你,就给你嘛……”

女人整个身子压在黑子怀里,一对椒乳抵在黑子的胸膛,那种柔软,让黑子 恨不得现在就借着周老大的舒服沙发,狠狠的将面前这个骚气十足的女人压 在身下。

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胡来的时候,必须先活着离开,以后有的是时间能干! 推开女人,绝对的冷静重新出现在了黑子的脸上。

“现在我们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也应该知道,保险柜里还有钱,但

是我一个人想要安安稳稳的离开,只能够拿走这么多。”

黑子腰间的袋子里,共有十万不到的美金,以及二十多万的人民币,这已经 是黑子的极限。

“要是想要我带走你的那份,你去想办法引开外面的看守。”

女人点点头,道:“有刀吗?”

黑子不明她用意,可打量了女人一下之后,认为女人即便是用刀,也不是自 己的对手后,就将小腿上绑着的匕首取下,递给了女人。

旋即,女人起身,将卧室的门关上。

“后花园,从门柱往东南方向的第七颗竹子后面……”

黑子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下这个位置之后。

女人拿起匕首,掀开睡袍,朝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来了一刀。

“啊!”

尖叫和鲜血,同时爆发。

正在黑子还处于三分呆滞的时候,女人冷冷道:“两个小时之后,你到附近 的爱心医院西门外,弄辆车等我!”

女人咬著牙,说完之后,用手指摸了一下伤口,沾了血,塞进了黑子的嘴里。

“你要是敢骗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女人说完之后,冷冷的看了黑子一眼,然后急匆匆搂住衣服,朝着楼下跑去。

楼上的女人尖叫,对于楼下的几个看守来说,简直是太寻常的事情,他们都 是参与过埋人事件的,也都明白自己的这个老大对于女人,发起狠来,那简直是 毫无人道。

可今天,注定不同。

“快!送我去医院!”

两名周老大的心腹看着女人大腿根渗血,完全想不到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情。

“嫂子,这……”

“那家伙喝醉了回来发疯,用刀子插我下面……”

女人一脸委屈带着哭腔道。

单薄的睡袍,根本掩盖不住女人绝妙的身材,这可不是黑漆漆的二楼,一楼 不能说是灯火通明,也完全能清楚的看到,胸前的两个凸点。

“那老大他……”

“他喝醉了射完酒睡了,能有什么事情。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再耽误我去 医院,你们明天全都没有好下场!”

女人直接开口要挟,两个打手也不敢多耽误。立马扶著女人,朝着门外走去。

“再来两个,挡着我,我好歹也是个女人,不要脸啊?”

这一下,原本六个打手看管的别墅,一下变成了两个。

到了医院门口,女人的血,已经染红了一只脚。

大夫倒是没有多耽误,很快就安排了手术,手术倒也并不复杂。

女人随即,按照自己的计划,住进了病房。

而在别墅之中。

黑子也找到了女人说描述的第七颗竹子。

简单的搜寻之后,找到了一个黑色密封的袋子。

一提之下,发现女人所准备的黑袋子,甚至超过了自己那袋的重量。

“妈的,这个婆娘,也不是心轻的人……”

虽然黑子的负担重了不少,可看守别墅的人,也少了大半。

黑子还是成功的带着巨款,逃离了别墅区。

等到黑子解决好了一切,时间距离跟女人约定好的两个小时之后,已经只差 十五分钟。

而黑子,却并没有如约出现在医院的西门外。

因为黑子仔细思索了之后,发现自己就算没有如约去接她,她也没有任何办 法。

唯一让黑子犹豫的就是,为了干那个女人,冒险去医院接她,还要冒着更大 的风险带她离开这里,到底值不值。

“尤物是真的尤物,可老子有了这些钱,哪国的娘们拿不下。”

“妈的!”

黑子掐了手中的烟,狠狠的丢在街上。

此时,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小伙子,随手丢垃圾,可不是什么行为!”

黑子转头一看,发现一个年过七十的老头,艰难的蹲下,将烟头捡起。

“大爷,不好意思,心里头有烦心事……”黑子虽然是个贼,可对普通人态 度倒也不赖。

“年轻人小子,无非就是为了钱或者女人。”

“你若是不嫌弃我老头子话,我教你两句道理。”

“大爷您说。”

“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答应了人家的事情,要像个爷们一样,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黑子眉头微微拧住。

大爷清了清喉咙的痰。

“不算数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就是无数次,迟早有一天,你会不断的 欺骗自己,那样的男人,或者窝囊……”

大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一声油门的轰鸣之后。黑子已经消失在凄冷的夜 风之中。

“小兔崽子,也不说给大爷一根烟抽抽……”

医院四楼的病房走廊里。

两个打手在楼梯间,抽著烟,淫笑着谈论著女人丰腴的身材。

“二哥,你说,那婆娘,啥时候能够轮到我们搞几下啊,那屁股,我真的好 想狠狠的干烂她!”,

“谁不是呢,不过嫂子跟老大好些年了,恐怕还要一点时间,但是我觉得, 男人哪里会有不喜新厌旧的呢?老大玩腻她也是迟早的是,总会有年轻貌美的新 女人的……”

“那屁股,大小正好握住,哎呦,妈的想想老子就硬了,明晚去找个熟女干 几炮!”

这两个人还在楼道里打屁聊天,而女人掐算著时间,已经强忍着腿上的痛, 翻出了窗户。

抓着管道,小心翼翼的从墙壁上往下艰难的移动着。

大腿的伤,让她不好用力,而且也得小心不能被人发现。

这对于女人来说难度非常大,可为了活着和自由,她别无选择。

在周老大面前当牛做马为奴为婢强颜欢笑的日子,她早已经过的够够的了!

可从四楼到二楼一路还算是顺风顺水,但一楼的大厅,构造和上面有了些许 的差别。

既没有攀爬踩踏的位置,而且楼层还高了一米。

面对四米出头的距离,女人深吸好几口气之后,一跃而下,跌落在了草丛间。

这一跌,内脏被震的七荤八素,而且刚刚被缝合好的伤口,也有撕裂的疼痛, 但此时的女人已经管不了太多,必须马上跑出去。

好在,医院的衣服在医院的周围出现,并不算是特别显眼,饶是保安看了两 眼,却也没有多留意。

可当女人出了医院的大门,看到了街边空空荡荡的时候,她一时间怒不可遏。

“敢耍我!”

“我要杀了你!”

女人双拳紧握,恶狠狠的朝天低吼。

可就在此时,她身后传来急停刹车的声音。

“杀了我,你可就彻底跑不了了!”

女人冷冷的看了黑子一眼,没有说话,立马上车,当她将车门锁住之后,整 个人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似乎这封闭的汽车,像是一个暂时安全的堡垒。给了女人很大的安全感。

汽车飞速向前,窗外的街景流光一样后退著。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宝贝。”

黑子用余光欣赏著女人的精致容颜,颇为深情的问道。

“丁玲。你呢?”

“叫我黑子就行了。”

“干嘛那么凶,咱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流浪者,不用那么见外!”黑子跟 谁都是自来熟,俨然一副已经把丁玲当做自己人的架势。

丁玲似乎被黑子这么一劝,也认同了黑子的观点,眉头一松道:“好,不见 外,但是得马上走!”

很快,二人来到一桩破旧的烂尾楼前。

门房老大爷看到黑子这半夜搂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自然而然的嘿嘿一笑, 露出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

黑子自然不多解释,也是淡淡一笑。

进屋之后,看着堆积在床上的种种,丁玲情绪颇为激动。

“终于要逃离苦海了!”

“别高兴的太早,偷渡的船,五点才开,现在还有接近三个小时。”

“蛇头可靠吗?”丁玲不问去哪,却只关心是否能够准时出船。

“本来是可靠的,但是多了你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就难说了。”黑子看似调 笑的说着。

可实际上,女人偷渡,尤其是好看的女人,通常都会出现麻烦,而麻烦的大 小,往往根据女人的颜值身材决定。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1_05_10 22:54:28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