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霸大賊亨 (1) 作者:zhangquan1z1z1

蠻霸大賊亨

作者:zhangquan1z1z1 2021/05/06發表於:SIS

(1)帶上大佬的女人跑路

雲南邊境地帶。

一片竹林的深處,一座別墅垂垂而立,裝修的富麗堂皇,與周圍的山山水水 極為不相吻合。周邊是公園,按理說這地方應該算是違章建築。

可實際上,這別墅已經在這裡長達七年之久,完全沒有一絲一毫要拆除的意 味。

已然是深夜,只有二樓的一間臥房燈還亮著。

房內的一張大床上,一個肥壯的男人,正壓在一個女人的身上來回輸出著。

虛胖的男人,顯然體力已經大不如年輕的時候,沒哼哼幾下,便已經滿頭大 汗。

「臭婊子,你真他媽的是個騷東西,快點,你來上面!」

男人翻身躺下,胯下的東西已經軟了些許,看得出他早已經被酒色掏空 了身體。

女人面對辱罵,卻毫不在意,笑著撩起自己的頭髮,輕巧的將男人胯下之物 含在了嘴裡,完全不在意那上面的各種汁水淫液。

「唔唔唔!」

女人舔弄的飛快,男人不禁爽快的哼哼起來。

可這二人不知道的是,在距離床邊不足五米的厚重窗簾後面,竟然還躲著一 個人!

這人外號劉黑子,原本是西北地區的一個賊,得罪了一方豪強之後,逃難到 此。半年內他精心挑選了這個地方作為行竊的目標。

可誰知道,平時總要在夜總會玩到天明的周老大,竟然早早的回來了!

隔著窗簾,劉黑子隱約能夠看到床上美人光潔的後背,性感的身段,可他現 在是一點點歪心思都沒有。

周老大恨不得春宵的時光無限延長,而劉黑子則恨不得周老大下一秒就發射 掉,然後趕緊睡覺!

不過,已經風流了十幾年的周老大,身體早已經虛的不行,沒幾分鐘,就倉 促的女人的嘴裡,將自己稀薄的液體全都流淌了出來。

雖然沒有噴射的衝擊力,可女人已經裝作非常難受的樣子,並且發出了幾聲 痛苦的乾嘔。

而周老大則是抓住女人的頭髮,狠狠的按了幾下。

長呼一口氣之後,周老大整個人一松,享受著女人的擦拭。很快,便在勞累 和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

女人鬆了一口氣,獨自起身,去衛生間裡洗漱。

劉黑子聽著浴室里水龍頭的聲音和周老大呼嚕聲。慢慢的從窗簾後面挪了出 來,踮起腳尖,輕柔的朝著臥室外移動而去。

劉黑子身形中等,一米七的個頭也就一百三十斤出頭,可在他的腰間,有一 個非常扎眼的漆黑袋子。

袋子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滿載而歸。

然而當劉黑子走到客廳,剛剛打算鬆口氣的時候。

在漆黑的客廳沙發方向,響起了打火機點火的清脆聲音。

火苗閃過的瞬間,劉黑子在沙發上看到了那個本應該在浴室里洗漱的女人。

打火機上面的火焰熄滅,取而代之的光亮,便是菸頭的火星,以及火星後面 不遠處,女人那一雙明亮的眼睛。

「你早就發現我了?」

劉黑子壓著聲音,問出了一句兩個人都已經知道的事情。

女人點點頭,吸了一口煙之後,將手搭在了一邊沙發的扶手上,一件輕紗睡 袍披在身上,可扣子是一顆都沒有扣住。

一對隆起的乳房,和周圍的地方形成了隱隱的色差。饒是在此種情況下,劉 黑子的眼神,也毫無辦法的被吸引住了。

可劉黑子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見過的女人並不少,很快便從美色之中脫離出 來,淡淡一笑,道:「你本可以去洗澡,然後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可你卻在這裡等我,想來是有什麼條件要談。」

女人眉毛微微上揚,再次點頭。

可點頭的過程中,將原本被左腿壓著的右腿,換到了上面,這一下,再次將 劉黑子的眼睛,吸引到了雙腿的大腿根。

黑暗的環境下,根本看不到什麼,可出於本能,劉黑子的眼珠再次被迫轉動。

「好看嗎?」

女人開口了,冷艷的聲音,讓劉黑子意識到,眼前這個女人,敢跟自己這麼 坐著談,必然有過人之處,心中又提加了幾分小心。

面對女人的問題,劉黑子咧嘴一笑,調笑道:「好看,要是能上手摸兩把, 那就更好不過了。」

「哼,膽子不小,連周老大的女人都敢調戲。你知道嗎,這別墅下面,起碼 有五個帶著槍的人,只要我願意,你的腦袋會被打爛。」

「我的腦袋爛了,倒是無所謂,不過姐姐捨得嘛?」

劉黑子咧嘴笑著,竟然大著膽子坐在了女人的跟前,伸手摸了一把女人的大 腿。

「你要是看上我精幹,想要跟我干一發,那就抓緊時間。」

「要是想說別的事情,那就趕快!」

此時二人臉頰的距離,不過一尺,如此距離之下,女人身上的幽幽香氣,讓 黑子不爭氣的硬了起來。

「我想你,你帶我離開這。條件是我幫你離開,還可以當你一年的女人。」

這突如其來的話,讓黑子心中一驚,仔細的觀察著女人的眼睛,發現瞳孔里 滿是平靜,顯然這話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說出來的。

黑子也不是才混跡江湖,他非常知道眼前的女人,一定是個狠角色,能提出 這種看似簡單的條件,背後一定有特別的原因。

黑子心中飛速的盤算著,可女人卻把菸頭掐掉,撩開了身體右側的睡袍。

睡袍下平坦的側腹部,竟然紋著一朵黑色的百合。

可仔細一看,那黑色百合竟然不全都是紋身的顏色色彩,還有一大部分是凹 凸不平的傷疤。

「三次重傷,一次ICU。繼續留在這裡,我可能會死。」

女人抓住黑子的手,摸向了那朵黑色的百合。

隨著手指上傳來的疤痕觸感,黑子也是被這傷給震驚到了。

那疤痕遠比眼睛看到的更加觸目驚心。

「雖然我在外人看來,風風光光,是周老大最喜歡的女人,不過他發起瘋來, 誰又知道呢?」

「我已經算命好的了在這別墅的後院地下,起碼有十幾個年輕女人,被他凌 虐致死。」

「我真的很怕,哪天就和她們一樣,被砍開身體,碎成一堆爛肉埋在那裡發 臭。」

說著,女人竟然微微泛起淚花,瞬間的嬌柔,讓男人很難無動於衷。

尤其是在這種環境之下,哪怕黑子提起了一萬分的小心。

然而,這並不是女人的全部手段。

正當黑子打算說話的時候,女人輕輕摟住黑子的脖頸,壓低聲音說道:「我 在院子裡,還有一筆錢和幾根金條,可以分你一半作為你幫我的酬謝。」

黑子當然知道,眼前這個處心積慮想要逃走的女人,所私藏的錢物一定不少, 可他更加擔心的是,自己能否帶著她活著離開這座城市。

要知道,越是高回報的事情,越是伴隨著極其恐怖的風險,尤其是干黑子這 一行的。

表面上,黑子依舊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而他心中已經在盤算如何離開城市 的計劃。

而女人接下來的動作,給了他一個開口答應的理由。

「求你了……」

鐵血手腕,金元攻勢,美色柔情,三管齊下的手段,黑子斷然無法拒絕。

而且,黑子是一個賊,賊人又怎麼會嫌棄自己偷的東西少呢?

「好!不過,你的錢,我要七成。」

「好嘛,到時候,我人都是你的,七成給你,就給你嘛……」

女人整個身子壓在黑子懷裡,一對椒乳抵在黑子的胸膛,那種柔軟,讓黑子 恨不得現在就借著周老大的舒服沙發,狠狠的將面前這個騷氣十足的女人壓 在身下。

可他知道,現在還不是胡來的時候,必須先活著離開,以後有的是時間能幹! 推開女人,絕對的冷靜重新出現在了黑子的臉上。

「現在我們是綁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你也應該知道,保險櫃里還有錢,但

是我一個人想要安安穩穩的離開,只能夠拿走這麼多。」

黑子腰間的袋子裡,共有十萬不到的美金,以及二十多萬的人民幣,這已經 是黑子的極限。

「要是想要我帶走你的那份,你去想辦法引開外面的看守。」

女人點點頭,道:「有刀嗎?」

黑子不明她用意,可打量了女人一下之後,認為女人即便是用刀,也不是自 己的對手後,就將小腿上綁著的匕首取下,遞給了女人。

旋即,女人起身,將臥室的門關上。

「後花園,從門柱往東南方向的第七顆竹子後面……」

黑子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記下這個位置之後。

女人拿起匕首,掀開睡袍,朝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來了一刀。

「啊!」

尖叫和鮮血,同時爆發。

正在黑子還處於三分呆滯的時候,女人冷冷道:「兩個小時之後,你到附近 的愛心醫院西門外,弄輛車等我!」

女人咬著牙,說完之後,用手指摸了一下傷口,沾了血,塞進了黑子的嘴裡。

「你要是敢騙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女人說完之後,冷冷的看了黑子一眼,然後急匆匆摟住衣服,朝著樓下跑去。

樓上的女人尖叫,對於樓下的幾個看守來說,簡直是太尋常的事情,他們都 是參與過埋人事件的,也都明白自己的這個老大對於女人,發起狠來,那簡直是 毫無人道。

可今天,註定不同。

「快!送我去醫院!」

兩名周老大的心腹看著女人大腿根滲血,完全想不到樓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情。

「嫂子,這……」

「那傢伙喝醉了回來發瘋,用刀子插我下面……」

女人一臉委屈帶著哭腔道。

單薄的睡袍,根本掩蓋不住女人絕妙的身材,這可不是黑漆漆的二樓,一樓 不能說是燈火通明,也完全能清楚的看到,胸前的兩個凸點。

「那老大他……」

「他喝醉了射完酒睡了,能有什麼事情。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再耽誤我去 醫院,你們明天全都沒有好下場!」

女人直接開口要挾,兩個打手也不敢多耽誤。立馬扶著女人,朝著門外走去。

「再來兩個,擋著我,我好歹也是個女人,不要臉啊?」

這一下,原本六個打手看管的別墅,一下變成了兩個。

到了醫院門口,女人的血,已經染紅了一隻腳。

大夫倒是沒有多耽誤,很快就安排了手術,手術倒也並不複雜。

女人隨即,按照自己的計劃,住進了病房。

而在別墅之中。

黑子也找到了女人說描述的第七顆竹子。

簡單的搜尋之後,找到了一個黑色密封的袋子。

一提之下,發現女人所準備的黑袋子,甚至超過了自己那袋的重量。

「媽的,這個婆娘,也不是心輕的人……」

雖然黑子的負擔重了不少,可看守別墅的人,也少了大半。

黑子還是成功的帶著巨款,逃離了別墅區。

等到黑子解決好了一切,時間距離跟女人約定好的兩個小時之後,已經只差 十五分鐘。

而黑子,卻並沒有如約出現在醫院的西門外。

因為黑子仔細思索了之後,發現自己就算沒有如約去接她,她也沒有任何辦 法。

唯一讓黑子猶豫的就是,為了干那個女人,冒險去醫院接她,還要冒著更大 的風險帶她離開這裡,到底值不值。

「尤物是真的尤物,可老子有了這些錢,哪國的娘們拿不下。」

「媽的!」

黑子掐了手中的煙,狠狠的丟在街上。

此時,車外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小伙子,隨手丟垃圾,可不是什麼行為!」

黑子轉頭一看,發現一個年過七十的老頭,艱難的蹲下,將菸頭撿起。

「大爺,不好意思,心裡頭有煩心事……」黑子雖然是個賊,可對普通人態 度倒也不賴。

「年輕人小子,無非就是為了錢或者女人。」

「你若是不嫌棄我老頭子話,我教你兩句道理。」

「大爺您說。」

「錢沒了,可以再賺!但是答應了人家的事情,要像個爺們一樣,說話算數。」

「說話算數?」黑子眉頭微微擰住。

大爺清了清喉嚨的痰。

「不算數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然後就是無數次,遲早有一天,你會不斷的 欺騙自己,那樣的男人,或者窩囊……」

大爺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一聲油門的轟鳴之後。黑子已經消失在淒冷的夜 風之中。

「小兔崽子,也不說給大爺一根煙抽抽……」

醫院四樓的病房走廊里。

兩個打手在樓梯間,抽著煙,淫笑著談論著女人豐腴的身材。

「二哥,你說,那婆娘,啥時候能夠輪到我們搞幾下啊,那屁股,我真的好 想狠狠的干爛她!」,

「誰不是呢,不過嫂子跟老大好些年了,恐怕還要一點時間,但是我覺得, 男人哪裡會有不喜新厭舊的呢?老大玩膩她也是遲早的是,總會有年輕貌美的新 女人的……」

「那屁股,大小正好握住,哎呦,媽的想想老子就硬了,明晚去找個熟女干 幾炮!」

這兩個人還在樓道里打屁聊天,而女人掐算著時間,已經強忍著腿上的痛, 翻出了窗戶。

抓著管道,小心翼翼的從牆壁上往下艱難的移動著。

大腿的傷,讓她不好用力,而且也得小心不能被人發現。

這對於女人來說難度非常大,可為了活著和自由,她別無選擇。

在周老大面前當牛做馬為奴為婢強顏歡笑的日子,她早已經過的夠夠的了!

可從四樓到二樓一路還算是順風順水,但一樓的大廳,構造和上面有了些許 的差別。

既沒有攀爬踩踏的位置,而且樓層還高了一米。

面對四米出頭的距離,女人深吸好幾口氣之後,一躍而下,跌落在了草叢間。

這一跌,內臟被震的七葷八素,而且剛剛被縫合好的傷口,也有撕裂的疼痛, 但此時的女人已經管不了太多,必須馬上跑出去。

好在,醫院的衣服在醫院的周圍出現,並不算是特別顯眼,饒是保安看了兩 眼,卻也沒有多留意。

可當女人出了醫院的大門,看到了街邊空空蕩蕩的時候,她一時間怒不可遏。

「敢耍我!」

「我要殺了你!」

女人雙拳緊握,惡狠狠的朝天低吼。

可就在此時,她身後傳來急停剎車的聲音。

「殺了我,你可就徹底跑不了了!」

女人冷冷的看了黑子一眼,沒有說話,立馬上車,當她將車門鎖住之後,整 個人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似乎這封閉的汽車,像是一個暫時安全的堡壘。給了女人很大的安全感。

汽車飛速向前,窗外的街景流光一樣後退著。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寶貝。」

黑子用餘光欣賞著女人的精緻容顏,頗為深情的問道。

「丁玲。你呢?」

「叫我黑子就行了。」

「幹嘛那麼凶,咱們現在可是一條船上的流浪者,不用那麼見外!」黑子跟 誰都是自來熟,儼然一副已經把丁玲當做自己人的架勢。

丁玲似乎被黑子這麼一勸,也認同了黑子的觀點,眉頭一松道:「好,不見 外,但是得馬上走!」

很快,二人來到一樁破舊的爛尾樓前。

門房老大爺看到黑子這半夜摟著個披頭散髮的女人,自然而然的嘿嘿一笑, 露出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

黑子自然不多解釋,也是淡淡一笑。

進屋之後,看著堆積在床上的種種,丁玲情緒頗為激動。

「終於要逃離苦海了!」

「別高興的太早,偷渡的船,五點才開,現在還有接近三個小時。」

「蛇頭可靠嗎?」丁玲不問去哪,卻只關心是否能夠準時出船。

「本來是可靠的,但是多了你這個嬌滴滴的美人,就難說了。」黑子看似調 笑的說著。

可實際上,女人偷渡,尤其是好看的女人,通常都會出現麻煩,而麻煩的大 小,往往根據女人的顏值身材決定。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5_10 22:54:28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