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蠻霸大賊亨 (2) 作者:zhangquan1z1z1

.

【蠻霸大賊亨】

作者:zhangquan1z1z12021/05/11發表於:

(2)船艙里的手口並用

凌晨五點,一個廢棄許久的河港之外。

黑子一手提著錢,一手拉著丁玲,朝著河邊急匆匆的走去。

短暫的休息之後,黑子雙眸發亮,顯得很有精神。而丁玲受傷加上勞累,顯然有些不在狀態。

「記住,待會上了船,低頭一句話也別說。」

黑子突然停下腳步,在旁邊的廢舊鋼板上一伸手,將一塊污泥塗在了丁玲的臉上。

「你幹什麼!」

丁玲怒氣騰騰的質問道。

「被人認出來,你我都要死在船上。」

「還有,一個人出港的費用不過五萬,但如果是你這樣的美女,在緬甸,能賣上二十萬,甚至更多。所以,你懂了?」

黑子壓低聲音,冷峻的說著。

丁玲深吸兩口氣,胸脯上下起伏不停,還是壓下了火氣,低下頭,駝起背,又把頭髮抓亂。

「聰明一點,大家都安全。」

黑子說完,繼續朝前走去。

二人到了河邊之後,黑子不斷的看著手錶,似乎每一秒鐘,都非常的關鍵。

到了五點過五分的時候,黑子跳進一個皮筏子,把錢丟在一邊,伸手示意丁玲跳進自己懷中。

丁玲咬牙跳下,黑子立馬啟動了皮筏子。

河裡濃重的霧氣,讓丁玲不斷的咳嗽著。

而大約一分鐘之後,終於在河中間,一艘漁船亮著微弱的燈光,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黑子對了手勢之後,漁船甲板上立馬丟下來兩根繩子,黑子將兩根繩子分別綁在自己和丁玲身上之後,雙手抓起錢袋。

「好了!」

船上的人很快拉起繩子,終於二人來到了甲板上。

可一上船,丁玲就感覺到了一陣陣詭異而且危險的目光。

「小子,女人可是要加倍的。」

小個子船主叼著煙,眼神如同餓狼一樣貪婪。

「最多兩萬。」

黑子冷靜的回答道。

「兩萬也行,陪我兩晚上。」

丁玲自然不願意陪這種人,目光看向黑子,微微搖頭,示意不要答應。

可黑子卻沒有開口,而是直接從懷裡摸出一沓錢。

「這是十萬!」

「這是兩萬!」

「另外加一萬,夠你到地方嫖一個禮拜了!」

「不然的話,讓我們下去!這一萬當幸苦費了!」

黑子的話非常堅決,而且故意把十二萬和一萬分開來,甚至已經做好了下船的準備。

氣氛瞬間凝固。

船主抽了一口煙,表情更加嚴肅了幾分。

「小子,逃難就要有逃難的樣子,現在這個檔口搞價還價,是在玩命!」

「你要想好,命重要,還是女人重要。」

船主說完之後,周邊幾個衣衫不整的水手,也都紛紛抄起手邊的傢伙,明晃晃的刀鋒,在微微的月光下,寒氣逼人。

丁玲就在這幾句話的功夫之間,心跳加速了一倍。

從別墅逃出來,那是她苦思冥想了好幾年的結果,心中自然有數。

可現在這種緊急的情況,她根本沒有任何一點經驗。

現在她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黑子。

可她認識黑子不過短短的三個小時。

丁玲暗暗捏緊了拳頭,不知道黑子會如何回答。

「要是跟那種男人睡兩晚上,怕不是會把去年的飯都噁心的吐出來。」丁玲暗暗的嘀咕著。因為隔著這麼遠,她都隱約能夠嗅到船主身上的那股水垢霉味。

「船老大,女人重要,命也重要,但錢是最重要的。」

黑子淡淡一笑,完全就是一副要錢不要命的樣子。

可正當丁玲以為一切要遭,心跳到達極速的時候,船老大突然一笑。

「好,我最喜歡和這樣要錢不要命的人做生意!」

「還是老價格,一個人五萬,不過搜身不可避免。」

黑子也是一笑,收起那兩萬,仗義道:「你要是不行了,就分給兄弟們去嫖。」

船老大丟掉煙,狠狠的踩掉之後,招招手,示意二人跟他走。

黑子一手拉著丁玲的手,一手提著一個巨大的袋子。這袋子,顯然成為了一眾水手們眼尖的東西。

「沒聽見你們老大說嘛?那一萬,你們拿去嫖了!不要替你們老大心疼錢!」

一萬,在這小城裡,的確不算太多,這七八個人,每人也就嫖不到三次。

可一旦到了緬甸。

三百塊錢,就足夠找個非常漂亮而且年輕的姑娘。

雖然言語不通,對於這些個色中餓鬼來說,足夠了!

這話一出,幾個水手立馬朝著那一萬跑了過去。

丁玲鬆了一口氣,霧氣讓她渾身有些發冷,似乎只有挨著黑子,才能夠溫暖一點。

進了房間之後,濃郁的腐臭霉味依舊揮散不去。

船老大鎖住門,打亮一盞燈,從穿上叫醒了一個微胖的黑女人。

黑女人躺在被窩裡的時候,能夠看得出微胖,可當她轉過身之後,那胖,就不是一般人的胖了。

一種肥碩的感覺,撲面而來。

尤其是胸前那一對巨物,一個胸罩似乎完全擋不住,隨著她坐直起身的這兩下動作。

胸前的一對豪乳上下顫抖,簡直宛若山崩地裂一樣。

黑子有意的躲過那一對傢伙,船老大似乎並不在意這個女人被外人看到私密的地方。

「阿巴!」

黑胖女人來到丁玲跟前,伸手就在丁玲身上摸了起來。

見丁玲有些抗拒,立馬叫道。

黑子卻明白其中原有,立馬安撫道:「簡單的搜身,怕你帶著武器!都是女人,別介意!」

聽了黑子的話,丁玲輕鬆了一點點,舉起手臂,讓黑女人上下摸了起來。

黑子口中的簡單搜查,可在黑女人身上,卻一點也不簡單。

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摸了個通透,甚至連下面私處,都扣了好幾下。

丁玲雖然在周老大的床上,也是玩物,可在別人面前,她從來都是強勢的大姐頭,被這麼一眼黑胖女人如此像個貨物一樣檢查,心中多有不悅。

一番檢查之後,黑胖女人朝著船老大點點頭,然後摸向了黑子。

黑子微微一笑,張開雙手,示意自己問心無愧,隨便檢查。

可黑胖女人摸黑子的時候,卻多了幾分別的意思。

尤其是在黑子的胯下,狠狠的摸了好幾把。

黑子本來就是火氣旺盛的男人,加上現在正是五點多,容易晨勃的時候。

就這麼幾下,黑子竟然有了反應。

而緊身的褲子,讓這反應表現的明明白白。

船老大嘿嘿一笑:「兄弟,看上我這黑女人了?三千陪你打一炮!下面水又多又熱,很舒服的!」

黑子尷尬一笑,擺擺手。

可隨即,當黑女人打開兩個黑袋子時,就連船老大也不僅倒吸一口涼氣。

他見過不少拿著現金跑路偷渡的人,可這麼大的數量,他還是頭一回見。

袋子裡的現金,多達百萬之巨。

雖然船老大走私偷渡,賺的也不少,可上下打點花費同樣巨大,而且還要養著船和手下的兄弟。

一年到頭,也沒多少錢。

為掩飾自己的神態,船老大只能默默的再點一根煙。

「嘶,吧!」

安靜的船艙內,只有船老大抽菸的聲音。

很快,檢查完畢,船老大點頭示意黑女人將二人送到隔壁倉房。

倉房只有七八個平米,出了一張床之外,只有一個小小的茶几。而且同樣的是,濃郁的腥臭味道,讓人窒息。

「咳咳咳!」丁玲瘋狂的咳嗽著。

可惜,咳嗽只會讓她更加的難受。

黑子雖然也難受,但生活早已經將他打造成了一個鋼鐵硬漢,這點問題根本不算什麼。

「睡吧,到地方估計還要兩天。」

黑子將門頂住,看著丁玲道。

在倉房的燈光下,丁玲第一次清晰的看著面前的黑子。

一種朦朧的好感油然而生。

比起船老大,周老大,黑子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甚至是說話的聲音,都強了無數倍。

跟這樣的男人睡覺,哪裡是吃虧,分明就是享福!

而且從黑子解釋的大腿和手臂來看,床上的功夫一定不錯。

丁玲也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明白了自身處境之後,立馬媚笑道:「來啊,讓我一個人,你不寂寞我還寂寞呢?」

雖然丁玲此時非常凌亂,可模樣黑子早先就清楚的見過。

成功上船,美色當前,加上早晨正是陽氣最旺盛的時候。

黑子一聲不吭的關了燈,直接摸了上去。

「嘶!」

黑子下意識的摸大腿,卻無意間觸碰到了丁玲的腿傷。

本著憐香惜玉的想法,黑子猶豫了一下道:「要不,等你傷好了?」

黑暗之中的丁玲也點點頭,的確大腿根那個地方,非常影響男女之歡,無論是丁玲還是黑子,都不好發力。

「不好意思……我想別的辦法讓你舒服了!」

丁玲倒也不是什麼黃花大閨女,直接伸手摸在了黑子的大腿中間。

一隻半睡半醒的巨龍,已然展露出部分的獠牙。

「好像真的不小啊!」

丁玲帶著三分調笑戲謔道,儼然一個將要吃掉處男弟弟的邪惡姐姐一樣。

可真的要論起這方面的經歷和經驗,顯然黑子是碾壓丁玲存在。

丁玲不過是從老家村子出來到這城裡,算上所有前任,不過四五個男人。可黑子走遍大江南北,見識過無數銷魂尤物。

丁玲輕柔的手指,來回在黑子的褲子上摩擦著,那條巨龍,明顯的開始膨脹起來。

而膨脹的規格,卻有些讓丁玲出乎意料。

因為丁玲明顯能夠感覺到,那條龍還沒有完全硬,說明大小上還有成長的空間!

黑子長呼一口氣,整個人放鬆下來,身體微微抬起,把褲子褪下。

只隔著一條內褲,丁玲更加能夠感受到那條龍的火熱。

一時間,丁玲甚至有些慶幸,慶幸自己今天受傷,不然恐怕有些難以承受。

「可能稍微有點味道……」黑子壓低聲音道。

丁玲輕哼了一聲,表示並不介意。

正當丁玲打算掀開內褲,近距離好好觀察一下這條巨龍的時候。

隔壁房間,突然響起了一陣女人的呻吟。

那聲音異常的粗壯雄厚,像是殺豬一般。

尤其是聯想起船老大那矮小的身材和胖女人那肥大的體型。

奇怪的畫面,在二人的腦海里浮現出來。

在隔壁,船老大瘦小的身影,在胖女人的雙腿間猛烈的衝刺著,別看船老大個子不高,可下面的傢伙,突出一個長,足足有十九厘米,遠超常人。

也就是這樣一根長傢伙,才能夠直接插在胖女人的花心底部,讓她無比的爽快,以至於發出那樣的聲音來。

那種甚至有些粗魯的呻吟,雖然不美,可卻是貨真價實的爽快。

這種近乎於原始野獸交合的聲音,卻能夠給人一種別樣的刺激和衝動。

伴隨著這種聲音,黑子忍不住了。

一手抓住丁玲的頭髮,朝著自己的胯下按了過去。

丁玲的口舌功夫,的確不錯。

可當那條龍越發靠近的時候,丁玲還是吃了一驚。

若說周老大的傢伙,像是一條垂死掙扎的蛇,那黑子的傢伙,就是一條正欲勃發的巨龍。

大小,長短,軟硬,全都是個頂個的棒!

尤其是散發出來的那股氣味,不好聞,卻也不讓人覺得噁心。

淡淡腥臭透過丁玲的鼻子,傳進丁玲的大腦,一股原始的性衝動,慢慢的被調動了起來。

張嘴,含住。

溫潤的口舌,瞬間包裹住槍頭的感覺,讓黑子感覺到渾身上下一陣麻麻酥酥。

那瞬間的觸感,讓那條巨龍,徹底進入最強大的狀態。

一時沒有防備的丁玲,還是被龍頭頂到了喉嚨。

「嘔……」

丁玲被捅的眼淚直掉。

但箭在弦上,黑子又怎麼會錯過如此機會。

強健的手腕,操控著丁玲的腦袋,上上下下的吞吐著。

緊緻的口舌幾乎完美的將黑子胯下的巨龍包裹住半截,那種舒爽的感覺,讓黑子忍不住悶哼了兩聲。

享受女人的口舌功夫,黑子決然不是一次兩次,可像丁玲這樣的極品女人,黑子經歷的可是少之又少。

乾嘔了幾聲之後,丁玲很快習慣了口中巨物的尺寸大小,無需黑子的手腕起伏,自己開始有規律的律動起來。

尤其是那條丁香小舌在馬眼上來回打轉的動作,讓黑子後腰緊繃,舒爽異常。

「呼!」

丁玲吐出口中的巨龍,透了一口氣。

嬌罵道:「壞東西,這麼大!」

黑子倒吸一口涼氣,舒服的閉上了眼睛,等待著丁玲的下一步動作。

而丁玲也沒有讓黑子失望,雙手緊密的攢住黑子壯碩的巨龍,兩個拇指嚴絲合縫的卡住冠狀溝,似乎像是綁架了黑子的巨龍一樣。

這動作,換做周老大,恐怕已經有些忍不住了。

可現在,丁玲手中的傢伙,卻好像更加頑強堅韌了。

下一秒,丁玲張開嘴巴,口腔完全將其包裹了起來,同時伴隨著雙手的快速律動。

那一瞬間,黑子甚至有些分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丁玲用手,還是在用別的什麼。

緊湊溫潤,爽快至極。

丁玲手口並用,黑子的手當然也不會閒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黑子的手已經摸在了丁玲的椒乳之上。

這一對椒乳,不算大,卻也不小,微微下垂的弧度,卻也展現出了其貨真價實的分量。

黑子的手指,在乳罩和乳肉中間來回摩擦,不時的挑弄著乳頭,手法遠勝周老大。

就在二人默契配合的時候,隔壁卻像是山洪泄閥一樣,船老大怒吼一聲,全部發射進了胖女人的深處,而胖女人也配合著發出了猛烈的低吼。

顯然,二人雖然迅猛,可時間並不長。

隔壁的爆發,極大的刺激了黑子,黑子不再滿足於隔著乳罩撫摸,直接大力的扯下了乳罩,滿把手的覆蓋了丁玲的整個乳肉。

那種完美的契合感,讓丁玲渾身一軟,下面一緊,潮濕了一片。

「嘶,呼……」黑子濃重的喘著氣。

丁玲也從喉嚨底部,發出嬌嫩的呻吟。

就在二人愈演愈烈的時候,艙門突然被拍了幾下。

黑子眉頭一皺,暗罵一聲,但並不打算理會外面的人。

可外面的人似乎帶著什麼目的來的一樣,一聽裡面的人不回應,更加猛烈的敲了起來。

丁玲也是神色一緊,詢問的看向了黑子。

黑子一咬牙,起身將丁玲壓在身下,將龍頭抵在丁玲的乳溝里,自己套弄了起來。

「呃……」

丁玲也明白是眼前的男人要發射了,發出淫蕩的聲音配合著。

「好老公,全都射給我……玲玲想要你的全部!」

雖然丁玲嘴上說著,可真當那一股白漿飆射到她胸口的時候,她還是被那股溫熱的衝擊力給震撼到了。

衝擊感,是她在周老大身上從未體驗過的。

而且是連續的好幾股。

而同時,門外的敲門聲,也到了接近砸門的地步。

黑子發射完之後,整個人冷靜了下來,將褲子提起之後,壓著步子朝著艙門走了過去。

「幹嘛!」

「操逼別操的太累,千萬別睡的太死,過兩個小時,會有例行的檢查,要是出了問題,恐怕只有跳河了!」

顯然門外的人知道二人肯定有這麼一出,故意來找事的。

可門外的人沒有想到,黑子根本不是善茬。

瞬間,艙門被黑子從裡面打開。

那船員臉上的淫笑還沒有散去,便被黑子一記直拳,錘在了地上。

「你小子……」到底的船員指著黑子,剛說了半句話,可看著黑子胸口肩膀以及手臂上結實的肌肉,還是沒敢繼續說下去。

「不該想的女人,你別想。下次,這一拳下去,可能會要你的命!」

黑子轉身將艙門關住。

船員鬆了一口氣,連忙起身逃走,走遠了之後,才嘀嘀咕咕的罵了幾句。

倉房之中的丁玲緊張道:「沒事吧?」

「沒事,一個小癟三而已。」

黑子自信的笑笑,抄起茶几上的紙巾,直接回到了床上,替丁玲擦拭起胸口來。

丁玲噗嗤一笑,道:「沒想到,看著粗獷的你,還挺溫柔的嘛!姐姐沒看出來呢!」

黑暗中,丁玲媚眼如絲。

黑子強烈的荷爾蒙,加上嫻熟的手法,丁玲早就慾火焚身,尤其是想到黑子那雄壯的本錢和結實的身體。丁玲更加期待起第一次跟黑子徹底水乳交融的場景了。

「小騷貨!等你身子養好了,我一定乾的你下不了床……」

雖然二人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做愛,可此時,二人已經宛若情侶一般。

丁玲伸手摸摸黑子結實的腹肌,壞笑道:「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姐姐一定要榨乾你,讓你連多看一眼別的女人的力氣都沒有……」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