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19-20) 作者:eleva

.

【前世情人】

作者:eleva2020年/8月/20日发表于SIS001

第十九章 贪吃巧克力

秋意阑珊,夜雨淅沥,晚风裹挟起水滴冲刷着树梢,沙沙作响,让这闷热的夜平添清凉,骤雨突袭,让街上原本熙攘的人群四散逃离,一片清净。

街边的出租屋里灯火通明,却听得一阵阵娇滴滴的喘息,忽高忽低,惹人动心。

“……嗯嗯……啊……”呻吟声从雪融的喉咙里传出,她闭着双眼,双臂勾着徐东的脖子,双腿大开,承受着来自男友的撞击。徐东趴在雪融身上,挺立着阳具在她身体里来去自如,只觉自己的下体就像浸泡在温暖湿滑的水池中一夜,非常舒服。

徐东的下体比较短小,至少在她这些年经历过的男人里,是最小的了,自然,这样的阳具给不了她完美的满足感,但是雪融依旧给足了徐东面子,她不断扭动着腰肢,呻吟声也一次比一次高亢,再加上她天生身体敏感,徐东根本察觉不出此刻雪融的快感有几分是真切的、又有几分是演绎出来的。

一声悠长而清脆的呼唤从雪融嘴里发了出来,“哦……”,因为徐东的动作太过生硬,总是一下狠狠顶进去后又倏地拔出来,雪融感觉实在是太仓促了,而且顶得自己身体都哆嗦起来,快感照例从下体扩散,直达四肢。

雪融双手忍不住用力,指头都嵌进徐东肩头的肉里。“真爽。”徐东怪笑一声,他的阳具刚一进入雪融的身体,就被雪融紧紧裹住,他猛一用力,凭着雪融下体的湿滑一下冲破阻挠,立刻便被一片温暖所包围,他打一哆嗦,嘴里喊着“真紧”便罢,更是紧紧压着雪融发烫的肉体,僵持着久久动弹不得。

缓了一会儿,待射精的冲动过去,徐东才继续动了起来,试探几下便加快了速度。下体犹如钻入了羊肠小道,每一次冲击都能极其清晰的感受到其内壁上的褶皱与颗粒带来的摩擦,不断阻拦着他的前行。

夜寂幽凉,外面的世界已经安静下来,可屋子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叫爸爸……小骚货……”徐东啃咬着雪融的脖颈,要求着她。雪融拒不理会,只是从口中发出来更加婉转的呻吟。二人的身体分分合合,徐东已经汗流浃背,但他依旧继续着身上的动作,沉浸在无比的享受中。雪融娇媚妖娆,极尽所能地裹着徐东的阳具,从中汲取着快感,呻吟充斥着小小的卧室。

“哦哦哦……我来了……”徐东的速度突然加快,像发了疯的斗牛一般拼命扭动下体,又忽然停住,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末了,他抽出阳具,摘下安全套扔到垃圾桶里,气喘吁吁地倒在一旁。

雪融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全身香汗淋漓,下体湿滑粘腻,透明的爱液在灯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

休息片刻,雪融从床上爬起来。“我去洗个澡,”她穿好拖鞋说着。躺在床上的徐东无动于衷,无所顾忌地玩着手机。

约莫十几分钟后,雪融洗完澡又卸了妆,她裹着浴巾走出浴室,放下盘着的头发,走回徐东的房间。一进门,她就闻道一股香烟味。“你又抽烟了?”看着已经坐在桌子旁的徐东,雪融不悦地问道。“啊,刚刚突然想抽了。”徐东漫不经心地说,余光瞄了几眼身旁的雪融,便继续盯着电脑屏幕。瞥见垃圾桶里有已经熄灭的烟头,雪融也不再吭声,径直走到一旁穿起了衣服。

雪融抬腿穿上内裤,又将胸罩戴好,一边调整着肩带,一边走向桌子旁坐下来。

“我们的写真还没修好啊。”看着屏幕上的照片,雪融叹气道。

“拍了太多了,所以修得慢。”徐东划动着鼠标说着,“慢工出细活,你说是吧。”

“先给我看看。”雪融凑过去。

徐东把鼠标递给雪融,雪融便探出上半身,一张一张快速浏览起来。“嗯?这几张走光了,快删掉啦。”自己和兰颖在花园里拍的写真里,有数张都是有意无意拍到了裙底,雪融顿时觉得不妥。“哈哈哈风吹的,我还没逐一检查呢。”徐东一边打着哈哈,一边从雪融手里那会鼠标,三两下删掉了这几张有走光的写真。

雪融也不再看下去,站起来穿上T恤和牛仔裤,准备离开。“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还有晨会。”“嗯。”徐东应了一声,“要我送你吗?”“不用了你先忙吧。”说着,雪融已经走到门口穿起了鞋。徐东无动于衷地继续坐着,并没有跟出来。雪融下楼,撑着伞在雨中打车,独自回到了寝室。

潮湿的雨水让地面变得十分湿滑,雪融在寝室楼下走着,踏上门前石台阶的时候脚上穿着的凉鞋不慎打滑,酸痛立刻从脚踝传来,疼得雪融立时蹲了下去。她揉着脚踝,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上楼。

小心翼翼地坐下来,雪融赶忙脱掉鞋子查看脚踝的手上情况,只见在灯光的照耀下,雪白的脚踝微微肿胀起来,泛着淡淡的红色。“还好没有外伤”,雪融心想,单单是扭伤的话明天穿鞋子也看不出来,她因此也没有过多担心。这时室友从洗手间出来看到雪融的情况,突然惊讶起来:“呀,你这是扭伤了吧,看起来好疼。”雪融听到室友的关心,不住点头:“嗯,刚刚上楼的时候扭到了。”“扭伤了……我想想……好像是要热敷,你等我一下。”室友说着,又转身返回洗手间,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过后,拿着一条毛巾走了出来。“喏,我帮你热敷吧,好得快。”室友把热毛巾叠好递给了雪融。“嗯啊,谢谢你。”雪融感谢道,同时将毛巾盖在脚踝上。

待将脚上的伤情收拾妥当,心情也得以平复后,雪融从书桌的柜子里拿出明天开会需要的材料浏览起来,这是她上大学后逐渐养成的习惯,万事都做好提前准备。

过了有近一小时,另外两位室友都要睡下了,去隔壁寝室串门的兰颖才回来。“这么刻苦,”兰颖对还在挑灯夜战的雪融感叹道。雪融却苦笑着转过身,把扭伤的脚伸出来给她看。“怎么搞得?”兰颖睁大了眼。雪融便把回寝室时的倒霉经历复述了一遍,兰颖叹了一口气:“咱们学校早就该修一修寝室区了,那种石头的斜台阶真的超危险。”“就是就是。”雪融十分赞同,毕竟自己脚上的伤就是拜此所赐。“哎,你去她们寝室干嘛了啊,玩到现在。”雪融话题一转。“你不知道吗,她们买了好多新的美甲片,我去试了试。”说着,兰颖得意洋洋地伸出双手,“你看,是不是很漂亮。”“哇,真的哎!自己也能做得这么好看,我也要!”雪融羡慕起来,说着就要起身去隔壁寝室做美甲,不料一股酸痛传来,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腿脚的不便,只好悻悻回座。“哎呀,明天我要过来给你座好啦,你看你……”兰颖笑道。雪融也明了自己的情况,顺便也放下了手中厚厚的一叠资料,准备尽早休息。

雪融本以为区区脚踝扭伤不会多么严重,第二天最坏也能咬咬牙去学生会办公室去开会,岂料一夜安眠后,脚疼得更厉害了。雪融挣扎着下床,忍着剧痛走了几步就坚持不住了。她坐在椅子上,又急又气。两位室友还有课,先出门了,兰颖听到雪融的声音也从床上下来,却见雪融的脚踝早已红肿不堪。“啊!变严重了。”兰颖惊讶道,语气里满是关切。“好疼啊……”雪融这才开始诉苦,“好像也没办法去开会了。”“请个假吧,这样是不是得去医院看看啊?”兰颖说道。“嗯,我打个电话吧。”雪融应道,同时拿起手机给学生会长说明了情况请了病假。

刚要放下手机,雪融又给徐东拨了过去,可是等待了十几秒也没人接听,雪融只好挂断,几分钟后再次打过去,依旧无人接听。徐东今早也没有课,看样子应该还没醒。雪融只好无奈地放下手机。

“怎么了,他不接?”兰颖问道。“应该还没起床吧。”雪融说道。眼看还有半小时就到上课时间了,雪融开始催促兰颖,要她不用陪自己了,赶快去上课。兰颖却毫不在意道:“没事,大不了第一节课就翘了。”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徐东才回过电话。兰颖刚扶着雪融去了洗手间回来,看到来点界面是雪融的男友,便立刻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干嘛啊这么早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徐东毫不知意的懒散声音。

“融融脚扭伤了,连路都走不了,你快来陪她去医院。”兰颖焦急的说着。

“啊?哦哦,怎么回事?”

兰颖便简略描述了雪融受伤的经过,并再次嘱咐徐东过来她们寝室。

“行,等我一会过去接你们。”徐东一遍打着呵欠一边答应着,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兰颖来到洗手间门外敲敲门,对里面的雪融说道:“融融,刚刚你男友来电话了,说一会儿就过来。”“好。”雪融应道,“你……你等会还得扶我出来。”“我不会走啦。”兰颖大声说着,表示会陪雪融等到他男友过来为止。

眼看第一节课一定去不成了,兰颖给同班同学发过去消息,拜托她们帮自己应付老师的点名。

等徐东起床洗漱再赶到雪融的寝室楼下,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把雪融交给徐东后,兰颖就匆匆走向教学楼,而徐东也和雪融一起坐上前往医院的出租车。雪融穿了T恤和一条短裙,脚上则是一双软绵绵的拖鞋,在车后座上翘起脚斜躺着靠在徐东身上。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看着雪融肿胀的脚踝,徐东说道。

“下雨太滑了嘛,我自己走又没注意。”雪融有些委屈。“你怎么起来得这么晚,又熬夜了吗?”

“还不是你一直催我修照片,我修到后半夜,早上迷迷糊糊醒了才看见你的电话。”徐东有些埋怨似的说着,“本来还想多睡一会然后去上中午的课。”

“哼……”雪融不说话了。

到了医院,两人直奔急诊,在问诊处医生给雪融找来一台轮椅,这下雪融才终于能放松一下双脚。

在骨科门诊等了一会才排到他们,徐东推着雪融走进去。医生简单询问了病情后,得知雪融在受伤后曾立刻热敷过,便批评她这样做是不对的,正确的做法是第一时间冷敷,适当消肿后才能热敷。虽说这是室友的无心知错,但毕竟事出好心,所以雪融心里也没有责备室友使她伤情便严重的意思。

拍完X光片给医生看过,幸运的是并没有骨折,只是一点拉伤而已,医生便要雪融留下来接受理疗,之后再做包扎处理。一听到这番话,陪雪融在医院呆了一个多小时的徐东却坐不住了。

“怎么办,我一会儿还有课……”徐东小声嘀咕。

“你先回去上课吧,我做这个理疗应该要蛮久的,你在这陪我也没什么事做。”雪融转身接过治疗的单据,不紧不慢地对徐东说,“等我做好了再给你发消息。”

“好。”徐东连忙答道。对雪融嘱咐几句,便离开了医院,只剩下雪融一个人去做理疗。

雪融心里很是不开心,原本坚持让徐东送她来医院是想要得到他的关怀的,可他一来就像是在埋怨自己一样,既然如此,雪融干脆直接要徐东回去了,让他冷静冷静思考刚刚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等了一会才有空床位,雪融在医生的帮助下躺上去。雪融还闷闷不乐,这会儿学生会的晨会也早就结束了,部员把会议记录发给她看。浏览了一遍,将事关自身的工作记好,雪融继续玩着手机。红外灯的持续加热让她的伤处有一种又酸又痒的奇异感觉,看着自己被吊着的肿胀的脚,雪融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略一思忖,发给了父亲,并附言道:“爸爸看,大猪蹄子。”

此时林隶楚正在处理堆积如山的报表,手机振动,他拿起一看是女儿的消息,只看文字还以为是雪融在吃猪蹄,没想到打开后看到的照片却是女儿肿胀的脚。林隶楚立刻回复道:“这是你吗?怎么受伤了?”“不小心崴脚了,嘿嘿……”雪融以一种无关索要的口吻回复,似乎这并不严重。可林隶楚此时却如坐针毡,他立刻拨通了雪融的电话。

“融融,你现在在哪呢?医院吗?”林隶楚急切的问道。

“嗯啊,在医院做理疗呢。”雪融说着。

“哪家医院?”林隶楚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说完所在的医院,还没等雪融继续说下去,林隶楚便打断她的话,挂断电话,快步走出办公室,简单将剩下的工作交代给秘书后,急匆匆跑去停车场,驱车疾驰。

脚被吊在床尾,也什么都做不了,雪融向护士要了一杯温水,半躺在床上,刚刚父亲那焦急的语气就像正在她身边一样,简直栩栩如生,让她意外的欣喜。果不其然,几十分后林隶楚就赶到了医院,医院在离市中心比较远的地方,他几乎是以即将濒临超速的急迫飞驰而来。

“融融,怎么样了?疼吗?严不严重?”林隶楚一路小跑来到雪融的病床边,刚一停下脚步就不住地问道。此时此刻雪融正悠闲地刷着手机,笑嘻嘻的对父亲说:“好多啦,爸爸。这个机器弄得还蛮舒服的哎。早上同学送我来的,现在我让他们回去上课啦。”林隶楚却一脸严肃,他看看床上的雪融,又看看雪融红肿的脚踝,完全笑不出来。此时医生过来准备结束雪融这次的治疗,林隶楚见状立刻又上前问道:“医生,我女儿的脚怎么样?严不严重?”医生则平和的告诉他,雪融的脚只是扭伤,加上紧急处理不当,只要做几次理疗,吃药并且静养一段时间就能好。这下林隶楚高悬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医生为雪融包扎好脚部,将开好的药交给林隶楚,叮嘱好注意事项后便离开了。

“融融,感觉好点了吗?”林隶楚俯下身子问着。

“嗯,好多了,没有那么疼了。”雪融笑着说。

“那就好。”林隶楚放心了,“医生说你得静养一段时间,应该也不能上课了吧。”

“嗯,只能给学校请假了。不过最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请假也不耽误啦。”雪融朝父亲晃了晃手机,意思是一会儿给辅导员打个电话就好,“爸爸,我饿了。”

听到女儿许久未有的撒娇,林隶楚心里感到暖洋洋的,紧绷着的脸放松下来,转而露出一丝微笑,“那爸爸带你回家,吃饭去,好吗?”“好~ ”雪融撒娇起来。

林隶楚也不多说话,将雪融公主抱起,没想到这一举动竟让雪融羞红了脸,她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将滚烫的脸埋进他结实的胸膛里。父女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亲昵的接触,突如其来的爱意让雪融心如蜜糖。林隶楚把雪融温柔又小心的放到车后座上,车子开得很慢,雪融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和父亲有说有笑,路过一家他们经常光顾的早茶店时,闻着香味的雪融不住地说着:“我要吃凤爪、叉烧、还有排骨、还要双皮奶……”“好好,我去买。”林隶楚温柔地说道,下车走进店里将宝贝女儿想吃的东西一一打包。

望着父亲的背影,雪融心头掠过一丝情感的碎片,让她觉得,这才是爱情的模样。

第二十章杏桃花与蜂蜜

时至正午,林隶楚载着雪融才回到家里。眼看进了小区的门,雪融才想起来给徐东发消息,说已经被家人接回家了,简单一句话说完,便不再看手机。

林隶楚将车停好,下车拉开后座车门,雪融抱起医院开的一袋药,朝车门口挪动了几下身体,林隶楚俯下身,伸出双臂将雪融再次公主抱起。林隶楚抱着雪融一步一步走近家门,径直上楼进了雪融的房间里,他侧过身,把雪融轻轻地放到床上。

雪融乖巧地仰躺着,伸伸懒腰,大张着嘴打呵欠。林隶楚把雪融脚上挂着的拖鞋脱下来,又打开了她房间里的空调,便下楼回到车上,把打包好的早茶拿出来分装好,才重又回到雪融的房间。

“融融,来,先吃东西吧。”林隶楚端着小折叠桌走近,坐到床边,雪融双手支起身子,以便林隶楚把桌子放到床上。雪融左手抓取叉烧包,右手用筷子夹起一大块排骨,狼吞虎咽起来,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呜……饿死我啦。”“早上没吃东西吗?”林隶楚欣慰的看着女儿的吃相,问道。“嗯……没,早上起来疼得走不动,就等同学来送我去医院了,什么都没吃呢。”啃完一整块排骨,嗦了两下沾满肉汁的骨头,雪融夹起第二块。

“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爸爸又不和你抢。”林隶楚笑了。他停下剥虾的手,端起一碗瑶柱滑鸡粥,舀起一勺拿到嘴边吹凉,才送到雪融嘴边。

连吃三口粥,雪融张着两只满是油的手,摇了摇头道:“爸爸,我要喝果汁。”

“嗯?粥不好喝吗?还是太烫了?”林隶楚放下碗。

“不嘛,就是想喝。”雪融嘟起嘴吧。

“冰箱里现在好像只有些苏打水了,”林隶楚思索着,“这样吧,我去用榨汁机给你做一杯好了,你等我一下。”说罢,拿着盛满骨头和虾壳的碗下楼了。

雪融继续吃起豉汁凤爪,饿了一上午,加上请完假在家呆着很是安心,现在的她格外有胃口。正吃着,手机响起铃声,雪融擦干净手拿起来一看,是徐东打来的电话,她不理会,将手机直接扔到一边。

不一会儿,林隶楚端着一杯榨好的橙汁回到雪融房间。“我多放了些糖,这么甜是你喜欢的。”他把果汁递给雪融,又把床上的折叠桌端到一旁。雪融接过来一口气喝掉半杯,一股甜蜜从唇齿直达心田,她抬起头眉眼盈盈地说:“谢谢爸爸,嘻嘻。”

看着女儿喝完果汁,林隶楚才心满意足地准备端走雪融吃剩的残羹剩饭。“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打算一下卫生。”

“爸爸等一下。”眼见父亲转身,雪融叫住了他。

“怎么啦?”林隶楚转过头。

“爸爸……能不能帮我从衣柜里拿件睡衣。”雪融现在还穿着早上出门时穿的T恤和短裙,现在回家所以想换上居家服,但是碍于脚伤无法下床,只得求助于父亲。

“哈哈,好。”林隶楚直到女儿的生活习惯,说着,放下手中的杂物走到衣柜前面。“要哪一件?”

“随便一件就好啦。”雪融无奈一笑。

“那就这一件吧。”林隶楚拿出一条黑色低胸的蕾丝睡裙给雪融看。

“好。”雪融接过睡裙先放一边,说着就撩起T恤脱了下来,却见林隶楚还站在床边没有离开,“嗯?难道爸爸要帮我换衣服吗?”

“行啊。”林隶楚也不避讳,微微一笑道。

见状,雪融也不再自己脱衣服,转而蹬直了双腿,林隶楚坐下来,拉开雪融短裙的拉链,抓着裙边一点一点褪下来,雪融挪动着屁股配合着。将短裙叠好放到一边,林隶楚拿起睡裙准备给雪融套上,雪融却伸手搭载他的手臂上,稍有些羞涩的说:“爸爸,还有胸罩呢……”林隶楚尴尬一笑:“哈哈,是啊,在家就可以不穿了。”然后以环抱的姿势伸手到雪融背后解开搭扣,再一左一右拉下肩带,两颗椒乳立刻得以解放,雪融趁机在林隶楚脸上啄了一下,便嘻嘻笑起来。被女儿一亲,林隶楚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脱下雪融的胸罩后又把睡裙给她从头上套好。

“爸爸真好,嘻嘻。”雪融看着温柔至极的父亲,柔情似水。“傻丫头,你先好好休息。”林隶楚揉了揉雪融的头发。雪融张开双臂作拥抱状,林隶楚顺势拥她入怀。雪融闭上双眼,吻上了林隶楚的嘴唇,父女俩深情拥吻,直到呼吸渐渐凌乱,两人才分开。

“我先下去了。”林隶楚轻抚着雪融的脸颊,又温存些许才走出了雪融的房间。

吃饱喝足,雪融靠在床头的靠垫上,在手机上把从医院离开到请假回家的经过告诉了兰颖,兰颖刚下课,就接到了徐东的连环电话,都是在问为何雪融不先通知他就回家了云云,语气里充满了数落的意味,兰颖怕影响雪融的治疗没有主动联系她,也只好一遍遍安慰徐东,说雪融的父亲离医院很近,心疼女儿就直接把她接回家了。兰颖现在收到了雪融的消息,便将原话复述给徐东,徐东这才不再骚扰她。

只不过徐东现在早已气得不打一处来,心里一次次埋怨雪融,难受的像吃了一口苍蝇般,索性也不联系雪融了。

雪融心情好得不得了,把自己脚扭伤的消息发给数天不见的杨乐乐,同时拍了好几张脚缠绷带的照片。现在是午休时间,杨乐乐也没有上课正在外面和同学吃着午饭,看到雪融发来的照片惊得差点把一口汤喷出来,她立马给雪融回过去电话。

“喂喂,你这是怎么了?”杨乐乐急切的问。

“哈哈哈,没什么啦,就是昨天晚上扭到了,肿成了猪蹄,不过现在从医院回来好多啦。”雪融打趣道。

“唉,那就好。”杨乐乐叹一口气,接着说道,“那你请假了吗。”

“嗯,医生说我这些天都尽量避免活动,所以只好请了一周的假,刚刚爸爸也给辅导员打过电话了。”

“怎么,难道你还想去学校吗?”听着雪融的话,杨乐乐不住翻了个白眼。

“当然去不了啦,就是得在床上躺一周了,不然我还能回去上课。”

“真让人不放心。”

“嘻嘻。”雪融忍不住憨笑。

“我在外面吃饭呢,那待会我去看你吧。”杨乐乐说道。

“好呀好呀,你没课吗。”

“不想上了,无聊的课。”杨乐乐快速扒了口炒饭,“哎,刚刚我逛到一家店做的提拉米苏超好吃,要不要给你带?”

“要要要!”一听到有甜点,雪融立刻兴奋起来,“还想喝奶茶。”

“好,我一会儿就过去。”

挂断电话,雪融开始半躺着闭目养神,吃饱喝足很快就犯困,身子歪到一边睡了过去。林隶楚推门进来想陪雪融一会,看到雪融已经睡着了,小心地将睡得七扭八歪的雪融摆正身子,又拿过毛毯盖在她身上,才轻手轻脚地离开,同时把雪融卧室的门关上。

日光渐斜,气温不断升高,在外面逛街的杨乐乐提前和同学分开,去了雪融家。在雪融家门口按了两次门铃,正在书房里处理着早上没来得及审视的邮件的林隶楚闻声出来开门。

“啊,叔叔在家呀,我是来看融融的。”看到林隶楚在家,杨乐乐显然没想到。

“嗯,留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跟公司说一下就也留下来了。”林隶楚不紧不慢的说着,“融融现在在睡觉呢,你来陪她更好,你小心点叫醒她吧。”

“好的叔叔。”杨乐乐朝林隶楚一笑,换了拖鞋上楼。

进门放下手中的甜点和奶茶,杨乐乐朝熟睡的雪融大喊:“起床啦大猪蹄。”见没有反应,杨乐乐凑到雪融脸前,把冰奶茶贴到她的脸颊上,这下雪融终于被惊醒了,“嗯……”迷迷糊糊的支吾,头微微转动,睁开性惺忪的睡眼,发现是杨乐乐。雪融慢慢伸了个懒腰,有气无力地对杨乐乐说道:“哎……你来啦……”

杨乐乐没有理会雪融的话,直勾勾盯着雪融包扎着的脚踝直笑。

“笑什么嘛。”雪融眯缝着眼看向杨乐乐。

“你这样太好笑了,脚上裹成这样,哈哈哈。”

“我也不想啊,医生说得敷药才行的。”雪融没好没好笑的说。“我还得再做两次理疗呢。”

“理疗?理疗是什么?”说着,杨乐乐把奶茶插上吸管递给雪融,自己也拿着一杯盘腿坐到床上。

“就是用一个东西烤着脚上肿起来的地方。”雪融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大概的形状。

“那不就真成了烤猪蹄了哈哈哈。”杨乐乐大笑。

“你再说!”雪融一巴掌拍到笑得花枝招展的杨乐乐腿上佯装嗔怒。

“哈哈哈,不笑你了。”杨乐乐定了定神,“你不是昨晚扭到的嘛,怎么今天才去的医院?”

被杨乐乐这么一问,雪融便把从昨晚不注意到早上被徐东送去医院又被气到的事情说了一通。

“什么?他就那么直接走了?留下你自己在医院?!”听雪融一说早上她男友的举动,杨乐乐也生起气来。

“就是。他来的晚我也没埋怨他啊,他反而说是因为我才熬夜的,还嫌我吵醒了他耽误了他上课。”雪融也越说越气。

“做男朋友的哪能这样啊。”杨乐乐替雪融打抱不平“你说说,我和他刚在一起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雪融说道,“刚认识的时候天天来找我,就像献殷勤一样,一开始我还觉得他不靠谱,不过后来我生病还有很忙的时候他都来陪我帮我,才觉得他的好的。”

“嗯,你说过。”

“这不才决定和他谈恋爱嘛,一开始他确实对我很好,事事都依我,一有时间就来陪我,可现在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经常说有事来不了,除了晚上去他倒是那次次都有空。”

“我感觉就像是他把你当猎物一样,追到手就觉得万事大吉了。”杨乐乐思索着说。

“嗯……不知道啊。其实他大部分时候还是蛮不错的。”

“那中午就是叔叔接你回家的吗。”

“是啊,爸爸看了我发的照片就急急忙忙过来了,陪我看完病直接回的家。”

“哈哈,爸爸才是最好的男人,是吧?”杨乐乐挑眉坏笑。

“哼,当然。”雪融毫不否认。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杨乐乐去开门,林隶楚手里端着一杯温水和装着药的小方盒在门外。“呀,叔叔,我们正在说你最疼女儿呢。”杨乐乐看向雪融说着。“哈哈。”林隶楚笑道,“融融该吃药了,我放这里了,你们继续玩吧,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在书房。”说完,林隶楚便离开房间下楼了。

“真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好爸爸。”杨乐乐把水和药端给雪融,边走边笑。

“嘿嘿,是啊。”雪融乖乖吃药。

“哈哈哈,羡慕不来的。”杨乐乐一语双关。“不过你现在谈了恋爱,是不是就和叔叔相处的少了啊。”

“嗯。我也没告诉爸爸我交了男朋友的事。”顿了顿,雪融说道,“不知道该不该说,不知道怎么说……”

“你说,叔叔知道了的话,会不会吃错啊。”

“啊?我还没想过哎……”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叔叔更好了,哈哈哈。”杨乐乐推了一下雪融。

“是啊,所有方面都比他好多了。”雪融嘟起了嘴,不住点头。

“那……那方面呢?”

“哪方面?”雪融不解。

“就是做爱啦……”杨乐乐坏笑。

“当然也是爸爸厉害。”雪融脸一红,偏过头说道,“徐东那里又短又小,还很快,根本就没感觉……完全比不上爸爸的……”

“哈哈哈……哈哈哈……”杨乐乐笑得更大声了,“真是委屈你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