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23-24) 作者:eleva

.

【前世情人】

作者:eleva 2020-9-4发表于SIS001

. 第二十三章 深渊书简

学生们载歌载舞,在舞台上争奇斗艳,各献才艺。有雪融和学生会干部们紧锣密鼓的前期筹备,演出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四位主持人分为一男一女两队,轮流上台串场,很快雪融就驾轻就熟。台下林隶楚和郑琬茗纷纷举起手机,拍下雪融在舞台上的华美姿态,有如此优秀的女儿,他们着实打心底里自豪。

演出终于过半,雪融讲完接下来的节目,便走回后台的休息室。下面是一组节目串烧,其中就有杨乐乐她们的组合舞蹈,时间很长,刚好雪融也有了时间休息。雪融终于得以坐下来好好舒口气,随手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顺便拍了数张自拍。

雪融把自拍发给了林隶楚,并附言道:“终于过了一半了,有些累。”很快林隶楚便回复过来:“怎么了,不舒服?还是脚又疼了?”“哎呀没有啦,就是刚刚有些紧张。”雪融回复道,林隶楚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现在她要长时间站立,还穿着高跟鞋,不过雪融还是明了自己的脚上情况的,所以事实上也没有问题。

“我现在在后台休息呢,你们要是想来看看的话现在可以过来呀,时间还有很多呢,嘻嘻。”雪融发着消息,刚刚没有和父母打招呼,现在让他们过来倒也有空。

林隶楚伏在郑琬茗耳边说要不要离开一下去看看女儿,可是现场声音泰国嘈杂,郑琬茗完全没有听清楚林隶楚的话,林隶楚便拍了怕妻子的肩头,又指了指外面,郑琬茗转头看了他一眼,以为是丈夫想要出去上洗手间,便点了点头。

按照雪融给的指引,林隶楚低身离开观众席,绕着外围走了一圈才来到后台。她们的后台有好多不同休息室,雪融站在外面等待着,见林隶楚走进来,雪融高兴地踮起脚,“爸爸,快来快来。”开心地朝父亲招手。走进休息室,房间里还有另一个负责后台的女孩,坐在另一旁的女孩也站起来向他致意:“叔叔好。”林隶楚微笑着向这位女孩点头,便走向雪融身边。

“妈妈呢?怎么没一起过来呀。”雪融挨到林隶楚身上问着。

“在看演出,一会儿演出结束了再来吧。”林隶楚回答说,其实还有个原因是对他而言,此次前来是看女儿的,其他的表演他也没什么兴趣,能过来看看女儿是个更好的去处。

“爸爸你不知道,我刚刚上台的时候超紧张的,差点说不出话。”雪融激动的说着,不断摇动林隶楚的衣袖。

“没有啊,你发挥的很好的,你看。”林隶楚拿出手机给雪融看他刚刚拍的照片,手机晃动导致照片有些模糊,不过还是能一眼看出雪融的身姿。

父女二人有说有笑,一旁的女孩觉得有些尴尬,便起身接口有事,快步离开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只剩下父女二人,雪融便站起来,转了一圈,问林隶楚道:“爸爸,我穿的礼服好不好看呀?”

这件黑色礼服紧紧包裹着雪融的身躯,显得身形修长,胸部被蕾丝的布料仅仅包裹,因为不能穿胸罩只贴了乳贴,摇摇欲坠的像两个肥美的半球,亦步亦趋间还摇摇晃晃着,整个人看起来优雅又端庄。

“嗯,还看,我女儿是台上最漂亮的女孩了。”林隶楚环视了雪融几圈,忍不住说道。“你的脚会难受吗?”

“嘻嘻,不难受啦。”雪融娇笑,突然有想起了正事起来,“对了,还得换衣服呢。”说着便走进角落的更衣间,拿出另一件高定礼服准备换上。

雪融对着试衣间的镜子,把黑色礼服解开绑带脱了下来,挂在墙上的挂钩上,身上只剩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乳头上贴着两贴小巧的心形乳贴,又脱掉一双黑色高跟鞋,把另一件浅灰色的礼服裙拿了出来,抬腿穿了上来。

雪融一边脚蹬上白色的系带高跟鞋,一边把手伸到背后努力拉上拉链,可是这件裹胸礼服为了美感,拉链是隐形设计的,而且因为是依照个人的身材尺寸定制,单靠她看不见的摸索很难拉得动。

“爸爸,你过来一下。”打开试衣间一角,雪融朝林隶楚小声说道。

听到女儿呼唤,林隶楚赶紧走过去,不明地问道:“怎么了?”

“爸爸帮我把衣服的拉链拉上,我摸不到。”雪融从试衣间走出来,站到梳妆台前,对林隶楚说道。

望着女儿光洁的脊背,林隶楚笑呵呵地伸手拉住了拉链,一手不自觉地放到雪融腋下,那细腻柔润的触感从指间传来,看着镜子里的女儿,细长的天鹅颈下是秀丽的锁骨,肩膀完全露出来,礼服的裹胸包裹着大半个胸部,上半球鲜明地凸显出来,一条乳沟时隐时现。

林隶楚慢慢拉着拉链,手也在不知不觉中伸到了雪融的胸前,像是借力一样,只有这样才能小心的把精致的拉链拉上去。

“爸爸,你怎么摸到我的胸了?”雪融调皮的说道。听女儿这么一说,林隶楚干脆把双手都按到了雪融的胸脯上,雪融那丰满坚实的胸部即使包裹在衣服里面,都是波澜壮阔,更别说直接用手触碰。

被父亲这么一碰,雪融身体一颤,扭动着娇嗔道:“爸爸,你干嘛呀,这还在休息室呢,坏蛋……”见女儿晃动着丰满的身体,胸前两团沉甸甸的肉球在自己手里来回摩擦,林隶楚直接从背后搂住了雪融,两手抓着雪融的胸脯,两下一拉,两颗肉球蹦跳出来,心形的乳贴俏皮可爱,但是看着镜子里女儿的酥胸,对林隶楚而言这分明是诱惑。

手里握着女儿温热柔软的肉体,两人身体紧紧贴着,呼吸和心跳都能彼此感受得到,林隶楚把头凑到雪融的脖颈,一股馨香传来,混合着肉体的乳香,林隶楚忍不住叼住雪融的耳垂,嘬起来。

“啊……”雪融闭上眼,一行柳叶眉时颦时蹙,鼻鼻翼噏动,嘴里发出了妩媚十足的呻吟声,全身酥软,整个人靠在父亲怀里。 听着女儿的呻吟,林隶楚情欲爆发,他的阳具将西裤顶起,透过薄薄的衣服顶到雪融的臀部。他双手不停玩弄女儿的双乳,用舌头轻轻舔着雪融的耳垂,呼气都打在雪融的脸颊上。

身体绵软无力,呼吸逐渐急促,被父亲这么一撩拨,雪融此时此刻已经意乱情迷,心间酥麻。“爸爸……真坏……”屁股被父亲的阳具顶撞着,动来动去,乳房也被父亲不断揉捏,再加上耳边吹拂着热烈的喘息,雪融满面潮红,身子忸怩。

在休息室和女儿行此苟且之事,倘若此时有人闯进来看见这一对父女乱伦,必定身败名裂,可现在怀里娇媚的肉体,那温柔,又怎能不情欲失控呢。“乖宝贝,想要吗?”林隶楚凑在雪融耳边挑逗着。“要……”“要什么?”“要爸爸……操我……”

林隶楚暂时把怀中的女儿放下,快步走到一旁将休息室反锁,便立刻转身。雪融站着趴在化妆台前,双臂支撑着身体,胸前的裹胸早就被拉到腹部,两颗大奶如水滴般垂下来,随着雪融身体的颤动而来回摇晃。脚上穿着白色的系带高跟鞋,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在纱裙里若隐若现。

雪融翘着屁股,弯着腰,用手撑着上半身,眼神迷离的看着镜子里身后父亲。女儿淫靡的模样让他血脉喷张,林隶楚立刻解开腰带,西裤应声而落,他又一把脱下内裤,快步走到雪融背后,将雪融的长裙撩起。女儿雪白的屁股就像水蜜桃一样,浑圆紧俏,黑色丁字裤毫无遮拦,深陷股沟之中,反而更加衬托出她那屁股的硕大白皙,让人垂涎三尺,怎可能拒绝。

林隶楚双手抓住女儿紧致的臀肉,剥开丁字裤薄薄的带子,挺着硕大通红的龟头在雪融的阴唇外上下摩擦,那里早已温暖湿滑,父女二人互相感受着下体的碰触,就像一对情人相濡以沫。

“嗯……”这样的刺激已经让雪融轻哼不止,她呼吸急促,身体颤抖,此时此刻休息室里除了两人的喘息声,别无一物,平静又狂躁。雪融觉得身体都要爆裂,她清晰地感受到下体的刺激,却是那么若即若离,父亲故意挑逗着她最后的情欲,搅得心思惶惶,偏偏又不敢发出声音,直叫她憋得难受。

林隶楚屏气凝神,用龟头在雪融的下体浅尝辄止后,便用力刺入。

“嗯……嗯……”雪融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但是父亲那粗大的阳具与自己的身体里不断摩擦,把她的身心全部填满,牵扯着她的每一寸神经,终是无法矜持,随着父亲的进出,雪融高昂着脑袋,双眼翕合,从鼻子里哼出声来。

身下交合的地方,那里温暖湿润,林隶楚的整根阳具被女儿的下体紧紧裹住,如此契合,这世上也只有血亲的性器才能如此配合完美。在女儿的裹挟下,龟头火热舒张,本能之下好似又大了一圈,女儿黏糊糊的下体吞吐着父亲的阳具,如此灵活,让林隶楚好似随时都能感受到女儿的渴望。

雪融踏着高跟鞋,分开双腿,弯腰趴伏在梳妆台前,只一抬眼便能看到镜子里自己淫靡的姿态,被父亲从后面撞击着,雪融这次看到自己是多么骚浪,脸颊上是兴奋的红晕,双眼迷离,裸着的上身露在半空中,乳房随着父亲的撞击而来回晃动,两颗乳头在空中画出了美妙的弧线。看着镜子里,父女的做爱姿态,雪融更加兴奋。

林隶楚的阳具一起一伏,女儿湿润的下体容纳着他的身体,插入时紧致的阴道内壁带来了无比的触感,拔出时却又如此舒缓,让林隶楚每一次都有如梦似幻的快感,特别是龟头上传来的极富规律的摩擦,肥腻滑润,畅快淋漓。耸动着身体,林隶楚一次次撞击着雪融雪白的屁股上,激起一阵阵肉浪,向前看去,女儿光滑的背部在灯光的照射下洁白耀眼。

沉溺在女儿湿腻的身体里,不止是身体的兴奋,心理上也激动不已,林隶楚趁着插入的时候,俯下身,伸手握住女儿两颗大奶子。丰满的乳房被大手从侧面包围,根本无法完全掌握。林隶楚压低身体,两手完全抓着女儿的乳肉,感受着水一般的波动。雪融整个乳房都托在父亲手中,不安分的摩擦,又充溢,虽然看不到其摆动的样子,可于摩挲中林隶楚还是清晰地感觉到那两颗乳房的鲜嫩,极为喜人。

性欲势不可挡,再加上身下女儿的低声呻吟,和手上的温暖触感,林隶楚口中轻念:“好爽……”随后继续撞击,“啪啪啪”的声音在室内回荡。

双手支撑着身体,早已气喘吁吁的雪融被父亲弄得浑身酸软,不住轻哼,不得不改用手肘撑着身体。感受到女儿的身体变化,林隶楚意识到女儿已经累了,他停下来,将阳具抽离女儿的下体,拍拍她的屁股,温柔的让她转身直接坐在梳妆台上面。

雪融双手向后支撑着身体,身体后倾,双腿抬起,一双高跟美腿分在两边。林隶楚再次撩起她的裙摆卷到一起,将阳具重又插入她的体内。雪融低头扫视,只见父亲紫黑雄壮的阳具上青筋暴起,与自己的下体紧紧相连,那里已经泥泞不堪。雪融闭上双眼,仰着头,情不自禁地哼叫出来,虽然极力压低声音,可那娇滴滴的声音还是不受控制。

林隶楚一边抽搐女儿的下体,一边揉捏她的两颗乳房,嫌乳贴碍事,林隶楚直接将两块揭帖撕掉扔到地上,两颗如桑葚般红艳的乳头微微晃动,格外诱人。林隶楚忍不住含住这颗乳头,另一只手也不忘继续揉捏女儿的乳肉。他挺立着阳具不断深入,插到女儿下体最深处后稍微转动屁股,用龟头研磨女儿的花心。

又酸、又痛、又痒,此等绝妙滋味一阵阵弥漫全身,雪融的大脑一片空白,失神地享受着直上云巅的快感,下体剧烈收缩。这收缩传达到林隶楚的身体中,父女间心有灵犀一般即将双双达到高潮。

兴奋至极,两人沉浸在忘我的世界里,岂料门外突然想起敲门声,雪融这才蓦然醒悟,瞥见墙上的时钟,她哪能料到明明转瞬即逝的性快感,已然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快……快……嗯……爸爸……有人来了……我还得上台……啊”雪融好不容易忍耐着从嘴里憋出几个字,催促着父亲。林隶楚立刻加快了速度,用力抽查了几十下之后,在女儿体内射完精,才把阳具从女儿娇嫩的下体抽出,“啵”的一声,好似瓶塞被拔出陈酿一般,一股浓郁的白精从女儿的下体涌出。

雪融全身潮红,胸口密布着细细的汗珠,呼吸紊乱,秀发披散在胸前,心若选在喉咙口。她双手撑着身体,下体还在一颤一颤,好似深呼吸一样,阴道口一开一合。

回过神来,林隶楚慌忙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把纸巾,快速擦拭纸雪融湿漉漉的下体,又胡乱在自己的阳具上抹了几下。 将纸巾丢进垃圾桶,林隶楚快速穿上裤子,雪融也站起身,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乳贴也没贴,内裤也没拨回来,她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拿起香水在身上连喷数下,一溜小跑到门口。

一开门,刚刚和她在室内的女孩正在门口,后边站着等待她的男主持。“你怎么把门锁上了,快来吧,节目马上结束了,要你上台了。”

“嗯嗯。”雪融点点头,和等候多时的男主持一起快步踏上舞台。

雪融走后,女孩走近休息室里,她是负责人员的调度,此刻也正在休息中。屋子里弥漫着香水味,女孩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林隶楚整理好了西装,看着女孩走进来,满脸微笑,先一步说道:“融融的脚不是受伤了吗,我来看看她有么有不舒服的,督促她吃药。”

“哇,叔叔好关心雪融呀。”女孩连声称赞。林隶楚寒暄几句,从桌子上随手拿起两瓶水,便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回到观众席上,郑琬茗问他为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林隶楚只好借口说是去洗手间排了很久队,回来时又特意去买了水给她的。郑琬茗根本不会去怀疑丈夫的话,这么多年一直对他信任有加,所以接过林隶楚递过来的水,她继续看起了表演。

很快晚会圆满落幕,最后的主持让雪融万分尴尬,说完结束语并向观众致意后,她快速跑回了休息室。刚刚做爱完毕后下体都没有擦干净,站回台上时雪融的下体依旧湿漉漉的,残余着几滴精液还,真空的胸部让她感觉就像全裸一样,此刻雪融简直如坐针毡。“雪融,你爸爸好帅呀,而且还那么关心你。”女孩坐到雪融身边,说着对她父亲的第一印象。

雪融羞涩一笑道:“哎呀,可惜我爸是个直男啦。”两人又聊了起来,这时终于忙完摄影工作的徐东火急火燎地从外面溜进来,女孩见状便知趣的走开了。

“那个男人是谁?”徐东不认识雪融的父亲,刚刚路过后台的时候看到雪融和前来找她的林隶楚正在门口,看似很亲昵,新生疑惑又没时间去当场质疑,只好结束任务才赶过来质询雪融。

“啊?那是我爸爸呀,怎么了?”雪融陡然怀疑是自己和父亲刚才翻云覆雨被看到了,可是转念一想她们锁着房门没人知晓,便放下心来,正大光明地反问道。

“这……哈哈哈,没什么啦,我没看清是谁,早知道就过来打个招呼了。”徐东顿时错愕,只得尴尬的圆场。

晚会后参演人员和幕后负责的一众同学要去聚餐跨年,作为今晚舞台焦点之一的雪融自然也不能缺席,趁大家集合的空档,雪融跑到观众席和父母聊着自己的感受,郑琬茗和林隶楚直夸她表现出色,一身礼服更是鹤立鸡群。没有聊多久,同学在不远处喊她,林隶楚和郑琬茗便准备离开会场了,雪融跟在父母后面送他们出门,临别之前,雪融偷偷靠在林隶楚身上用之间掐了他的胳膊一下,悄声道:“坏爸爸。”说罢,转身和同学们汇合去了。

林隶楚暗自一喜,牵起妻子的手走向了停车场。

. 第二十四章 午夜兰花

林隶楚和郑琬茗回到家,已经快要十一点了。

晚风和煦,一路张灯结彩,五光十色,映衬着,这冬夜也无比美妙。

将车停好,林隶楚下车转到郑琬茗的一侧。拉开车门,伸手挡在车门框下,同时十分绅士地伸出另一只手做牵引状。郑琬茗偏了偏身子,优雅的踏出车厢,一手搭在林隶楚掌心,夫妻二人缓缓步入家门。

虽然平日里经常出入各自高端活动聚会等,见惯了别人这等绅士的作风,但是今天自己的直男老公突然开窍,郑琬茗还是有些忍俊不禁。“今天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有仪式感。”

“哈哈,不是要跨年了嘛,咱们都专程去看了演出,回家也要正式一些啊哈哈。”林隶楚嘿嘿直笑,“我去开瓶红酒吧,融融不在家,我们也一起跨年。”

说着,林隶楚楼紧了郑婉茗,却被一把推开。“你身上怎么一股汗味,臭死了,快起洗洗。”

“啊?有吗?”林隶楚不知所以,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又道:“不如我们一起洗怎么样?”

“不行,我还得给客户们发祝福的邮件,你先去吧。”郑婉茗脱下外衣放到衣帽间,准备径直走向书房。

待林隶楚洗完澡出来,他来到书房门口,看着郑婉茗还在里面看着邮件,便催促她不要再忙了,早点休息。郑婉茗思索片刻,盖上电脑,这才去了浴室。

林隶楚在外面把两人换下来的衣服收拾好,又把脏了的衣服拿去洗衣机清洗,做完这些他才从自家客厅的酒柜里拿出一支红酒,将饭厅的桌子搬到客厅的大落地窗前,铺上红色的桌布,摆上精美的进口白瓷餐具,放上甜品,将两只酒杯里斟上红酒,关了明亮的大吊灯,只留一盏明黄的氛围灯。

郑琬茗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换上了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裙,材质极薄,隐隐透出肤色特别是胸部采用了透明蕾丝,隐约间能看透过水蓝色刺绣看到棕红色的乳头。她远远的就看到客厅里丈夫准备的一切,会心一笑。

“在家也弄得这么浪漫,真有你的。”郑琬茗慢慢走到近前,看着这温馨又浪漫的餐桌不禁喜悦。往年他们时常是一家三口出门到热门的餐厅或者经典跨年,今年因为晚上去看了女儿出席的演出,所以没有在外面预定餐厅。

“快坐下吧,”林隶楚为妻子拉开椅子。“一会儿就跨年了,今年还有烟花。”林隶楚指的是在他们小区的物业都会在新年夜为业主们放烟花这件事,一年一度,地点就在别墅区中间的人工湖旁,场面蔚为壮观。

郑琬茗蔚然轻笑,缓缓入座,灯光微黄,温馨又浪漫。

“今天融融的表现真不错。”郑琬茗轻呷一口红酒道。

“哈哈哈,当然了,落落大方,张弛有度,不愧是咱们的女儿。”林隶楚一脸得意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与坐在对面的妻子一起看他拍摄的女儿照片,舞台上的雪融身着礼服,身形高挑,仪态华美,宛如一只骄傲的天鹅。

“没想到她穿着我的礼服也这么合身。”郑琬茗欣慰地看着照片,“就是裙子短了一些。”

“融融已经比你高了吧。”

“嗯,光脚站一块儿已经比我高一点了。”郑琬茗感慨道,“唉,老啦,一转眼宝贝女儿都这么大了,我都不年轻了。”

没等妻子说完,林隶楚伸手握住了她,借着酒劲,深情的盯着妻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不论过多久,你在玩心里都是最美的。”林隶楚很是对她说这样的情话,这下突然起来的温情让郑琬茗心里咯噔一下,脸颊抹上一丝红晕。

“老夫老妻了,你怎么突然肉麻起来了。”郑琬茗撇过头去,拿起酒杯轻启朱唇,却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即使是在大学时代林隶楚追求她时,也不懂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全靠一腔热情与真诚温柔打动了她,如今结婚十多年,最近丈夫就像突然开窍了一样,变得比以前富有情趣了。

“嘿嘿,这样不好吗?你看今天……”

话音未落,远处的湖边升起一团火焰,倏地直冲天空,瞬间绽放开来,一团团绚烂的烟花在空中闪亮。

夫妻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窗外,抬头看着满天的烟火,眼神里满是似水柔情。

此时此刻,在聚餐的雪融和同学们正聚集在旋转餐厅的一侧,倒数着等待市区公园里烟花表演的开始,那预示着新年的起航。“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众人齐声道贺,与身边的人互相祝福着,雪融也在其中,在人群的簇拥下,和徐东紧紧抱在一起,欢呼雀跃。

小区里的烟火已经稀稀落落,林隶楚用音响放起音乐,两人在客厅中间缓缓起舞,十指相,亦步亦趋。林隶楚搂着妻子的腰,身体越靠越近,妻子抬头望着他,深情款款,眼含温柔,在酒精的作用下媚态如丝,这让他不自觉就低头吻上了妻子的双唇。

郑琬茗闭起双眼,与丈夫唇齿相交。两人的脚步逐渐停下,沉浸在深吻中。从妻子身上传来的柔软与火热,让林隶楚的欲火再一次被点燃,他将手从妻子的腰部伸向臀部,撩起薄薄的睡裙把柔软的臀肉抓在手中玩弄。

本来就被酒精催了情,现在又有丈夫的爱抚,郑琬茗也按捺不住,鼻中哼出声来。

林隶楚拉着妻子一起坐到沙发上,两人十分默契地脱掉自己的外衣,胡乱扔到地上,紧紧拥吻。郑琬茗跨坐在丈夫身上,被丈夫环抱着,乳房在丈夫的舌头挑逗下不断颤动。林隶楚把手放在妻子胯间,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下体,惹得妻子呻吟连连,妻子也欲情似火,一把抓住林隶楚鼓囊囊的裆部套弄着。

“我们做吧。”林隶楚一边舔舐着妻子的乳头,一边挑逗着妻子的欲望。

“在这吗?”夫妻两人从未在家的客厅有过交媾,这让她着实有些不能适应。

“嗯。”林隶楚没有停下舌尖的进攻,双手也开始准备脱下妻子的内裤。

郑琬茗犹豫片刻,退后两步,脱下内裤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腿坐好。没料到林隶楚却站起身,脱下内裤后,听着明晃晃的一根阳具在她脸前晃悠,“老婆,给我含一下。”说着,将阳具凑近妻子的嘴边。郑琬茗抬眼看了丈夫一眼,便有气无力的坐起来,一手握住丈夫的阳具,同时张嘴含住了大半根,来回吞吐,如此几番后用舌头在丈夫的龟头上舔舐几圈,又重新含住阳具。

虽然胯下的妻子正在卖力为自己口交,但是如今的林隶楚却觉得妻子的口技远不及女儿的十分之一,虽然他不知道雪融是怎样学得如此熟练,但这一年以来与女儿的几十次交媾,已经让他觉得仅仅被女儿口交也会沉迷其中,仅此这一点,是结婚十几年的妻子所达不到的。

口交片刻,林隶楚让妻子又坐回了沙发,自己则坐在她的两腿之间,贪婪地将妻子的下体含入口中。妻子的下体被浓密的阴毛所覆盖,像黑森林一般保护着里面的隐秘,林隶楚的舌头在里面来回穿梭,引得妻子爱液潺潺,娇喘阵阵。

觉察到妻子兴致高涨,林隶楚重又起身,半跪着,将妻子的身体像自己方向拉过来,分开妻子的双腿,挺直了下体直刺入妻子体内。

“啊……”这一冲击让郑琬茗舒爽地叫出声,她闭上双眼,秀发散乱,双臂摊开在沙发上。

林隶楚扶着妻子的双腿,用下体不断撞击着她的下体,黏腻的爱液在拉扯与撞击中发出“啪啪”的响声,随着悠扬的音乐不断律动。妻子的两颗乳房如同两颗水团,伴着他每一次的抽插来回涌动,令人眼花缭乱,想要将其一把抓住。

“……嗯……嗯……啊……”丈夫的抽插时浅时深,时快时慢,粗大的龟头在她水汪汪的下体里来回拉扯,不时研磨起自己的宫颈口。她的双手无处安放,只得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抵住丈夫腹部。

妻子和女儿的身材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并不是每一个父亲,都能见识自己女儿成年后的胴体,但林隶楚不一样,不近时常能一睹起快,还与之翻云覆雨。眼下是妻子潮红的身体,林隶楚挺着阳具在其中传送快感,也忍不住与女儿的肉身做起了对比。

相比之下,雪融的身体更娇嫩光滑,肌肉线条明显,这是年龄的印记,是妻子无论花多少钱保养也做不回来的,不过雪融的肤色较妻子的深一些,而且,虽然母女二人都是34D的大胸,但是雪融的乳头还是鲜嫩的粉色,妻子的已经是棕色了。最为明显的便是下体,雪融下体也有阴毛,但是她一直剃毛,所以保持着无毛的光洁阴部,与妻子的成熟黑森林相比,显得很是幼嫩。

由于下午才和雪融做爱,此时的林隶楚敏感度大大降低,抽插许久也毫无感觉,他停了一下,抽出阳具,妻子默契地翻过身趴在沙发上,双手抓着靠背。

林隶楚二话不说,再次将红肿的阳具送到妻子体内,后入的姿态让他插入的更加彻底,也引得妻子叫声加大,响彻整个客厅。

就在两人忘情之时,突然手机铃声大作,郑琬茗立刻忍耐着问道:“嗯……谁……谁的电话……”林隶楚又抽插了几下,才停下来,转头看向茶几,是自己的手机惊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他很不情愿的拿起手机,却发现是女儿打来的电话。

“喂,融融啊,怎么了?”林隶楚没有停下来,阳具依旧在缓缓抽插着,一手抓着妻子的臀部,一手拿着手机。

“爸爸,我和同学们还在外面玩呢,一会儿去唱歌,今晚就不回去了。”电话单另一端,雪融对着听筒大喊,虽然跑进了卫生间,但是外面嘈杂响亮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

“好,你们注意安全!”林隶楚回应道。此时身下的郑琬茗也屏气凝神,慌乱中听清了是什么事情,心里暗自责怪丈夫,却好无力去。

挂断电话,林隶楚扔下手机立刻又振奋起精神。

“……啊……啊……用力……老公”郑琬茗一遍遍呻吟,她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快感刺激着全身各处,下体一阵阵颤动,就像高潮来临前的暴风雨。

“……快……老公……快……我不行了……”郑琬茗的身体不断起伏,潮水般的兴奋蔓延开来,身体一张一弛。“叫我爸爸。”林隶楚耸动着下体,对妻子喊道。“……啊……嗯嗯……”郑琬茗只顾自己呻吟。“……快……叫爸爸……”林隶楚用力顶起妻子的下体,这样的激起了他的征服欲。“……啊……爸……爸爸……”郑琬茗早已迷失在高潮之中,毫不顾忌地喊起了迷乱的淫秽言语。

听到妻子喊自己“爸爸”,林隶楚像是触电一般愈加兴奋,他加大了抽插的力度,速度越来越快,妻子的下身湿滑泥泞又紧紧夹住了他,每一寸进出都更加刺激。“……爸爸……爸爸……啊……”妻子的浪叫越来越肆无忌惮。“操你……操死你……我的乖女儿……”

林隶楚用力抓紧了妻子的臀肉,飞速抽插了几下,将阳具紧紧抵在妻子身体内部,一抖一抖,射出来浓稠的精液。

“你最近花样越来越多了。”彼时还在颠鸾倒凤、如胶似漆,现在郑琬茗已经躺在林隶楚怀里,重回温婉优雅。

“不喜欢吗?”林隶楚心满意足地外头对妻子说道,他双臂张开靠着床头,其姿其态宛如一位凯旋的将军。

“真有你的。”郑琬茗莞尔一笑,娇嗔道,“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没想到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哈哈哈。”林隶楚听闻此言,心中大喜,怀中抱着美艳娇妻,此前又与女儿同赴巫山云雨,世上又能有几人堪享如此齐人之福。

在满心欢喜中,夫妻二人香艳缠绵,共度跨年夜。

与此同时,雪融和尚未散去的同学们在KTV里或唱或跳,酣畅淋漓,到天色微微亮才纷纷离去。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9_04 10:24:40编辑 贴主:Cslo于2020_09_04 10:25:15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