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19-20) 作者:eleva

簡體

. book18.org

【前世情人】 book18.org

作者:elevabook18.org

2020年/8月/20日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第十九章 貪吃巧克力 book18.org

秋意闌珊,夜雨淅瀝,晚風裹挾起水滴沖刷著樹梢,沙沙作響,讓這悶熱的夜平添清涼,驟雨突襲,讓街上原本熙攘的人群四散逃離,一片清凈。 book18.org

街邊的出租屋裡燈火通明,卻聽得一陣陣嬌滴滴的喘息,忽高忽低,惹人動心。 book18.org

「……嗯嗯……啊……」呻吟聲從雪融的喉嚨里傳出,她閉著雙眼,雙臂勾著徐東的脖子,雙腿大開,承受著來自男友的撞擊。徐東趴在雪融身上,挺立著陽具在她身體里來去自如,只覺自己的下體就像浸泡在溫暖濕滑的水池中一夜,非常舒服。 book18.org

徐東的下體比較短小,至少在她這些年經歷過的男人里,是最小的了,自然,這樣的陽具給不了她完美的滿足感,但是雪融依舊給足了徐東面子,她不斷扭動著腰肢,呻吟聲也一次比一次高亢,再加上她天生身體敏感,徐東根本察覺不出此刻雪融的快感有幾分是真切的、又有幾分是演繹出來的。 book18.org

一聲悠長而清脆的呼喚從雪融嘴裡發了出來,「哦……」,因為徐東的動作太過生硬,總是一下狠狠頂進去後又倏地拔出來,雪融感覺實在是太倉促了,而且頂得自己身體都哆嗦起來,快感照例從下體擴散,直達四肢。 book18.org

雪融雙手忍不住用力,指頭都嵌進徐東肩頭的肉里。「真爽。」徐東怪笑一聲,他的陽具剛一進入雪融的身體,就被雪融緊緊裹住,他猛一用力,憑著雪融下體的濕滑一下衝破阻撓,立刻便被一片溫暖所包圍,他打一哆嗦,嘴裡喊著「真緊」便罷,更是緊緊壓著雪融發燙的肉體,僵持著久久動彈不得。 book18.org

緩了一會兒,待射精的衝動過去,徐東才繼續動了起來,試探幾下便加快了速度。下體猶如鑽入了羊腸小道,每一次衝擊都能極其清晰的感受到其內壁上的褶皺與顆粒帶來的摩擦,不斷阻攔著他的前行。 book18.org

夜寂幽涼,外面的世界已經安靜下來,可屋子裡又是另一番景象。 book18.org

「叫爸爸……小騷貨……」徐東啃咬著雪融的脖頸,要求著她。雪融拒不理會,只是從口中發出來更加婉轉的呻吟。二人的身體分分合合,徐東已經汗流浹背,但他依舊繼續著身上的動作,沉浸在無比的享受中。雪融嬌媚妖嬈,極盡所能地裹著徐東的陽具,從中汲取著快感,呻吟充斥著小小的臥室。 book18.org

「哦哦哦……我來了……」徐東的速度突然加快,像發了瘋的鬥牛一般拚命扭動下體,又忽然停住,一股股精液噴射而出。末了,他抽出陽具,摘下安全套扔到垃圾桶里,氣喘吁吁地倒在一旁。 book18.org

雪融也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全身香汗淋漓,下體濕滑粘膩,透明的愛液在燈光的照射下晶瑩透亮。 book18.org

休息片刻,雪融從床上爬起來。「我去洗個澡,」她穿好拖鞋說著。躺在床上的徐東無動於衷,無所顧忌地玩著手機。 book18.org

約莫十幾分鐘後,雪融洗完澡又卸了妝,她裹著浴巾走出浴室,放下盤著的頭髮,走回徐東的房間。一進門,她就聞道一股香煙味。「你又抽煙了?」看著已經坐在桌子旁的徐東,雪融不悅地問道。「啊,剛剛突然想抽了。」徐東漫不經心地說,餘光瞄了幾眼身旁的雪融,便繼續盯著電腦螢幕。瞥見垃圾桶里有已經熄滅的煙頭,雪融也不再吭聲,徑直走到一旁穿起了衣服。 book18.org

雪融抬腿穿上內褲,又將胸罩戴好,一邊調整著肩帶,一邊走向桌子旁坐下來。 book18.org

「我們的寫真還沒修好啊。」看著螢幕上的照片,雪融嘆氣道。 book18.org

「拍了太多了,所以修得慢。」徐東划動著滑鼠說著,「慢工出細活,你說是吧。」 book18.org

「先給我看看。」雪融湊過去。 book18.org

徐東把滑鼠遞給雪融,雪融便探出上半身,一張一張快速瀏覽起來。「嗯?這幾張走光了,快刪掉啦。」自己和蘭穎在花園裡拍的寫真里,有數張都是有意無意拍到了裙底,雪融頓時覺得不妥。「哈哈哈風吹的,我還沒逐一檢查呢。」徐東一邊打著哈哈,一邊從雪融手裡那會滑鼠,三兩下刪掉了這幾張有走光的寫真。 book18.org

雪融也不再看下去,站起來穿上T恤和牛仔褲,準備離開。「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還有晨會。」「嗯。」徐東應了一聲,「要我送你嗎?」「不用了你先忙吧。」說著,雪融已經走到門口穿起了鞋。徐東無動於衷地繼續坐著,並沒有跟出來。雪融下樓,撐著傘在雨中打車,獨自回到了寢室。 book18.org

潮濕的雨水讓地面變得十分濕滑,雪融在寢室樓下走著,踏上門前石台階的時候腳上穿著的涼鞋不慎打滑,酸痛立刻從腳踝傳來,疼得雪融立時蹲了下去。她揉著腳踝,緩了好一會兒才重新站起來,踉踉蹌蹌地上樓。 book18.org

小心翼翼地坐下來,雪融趕忙脫掉鞋子查看腳踝的手上情況,只見在燈光的照耀下,雪白的腳踝微微腫脹起來,泛著淡淡的紅色。「還好沒有外傷」,雪融心想,單單是扭傷的話明天穿鞋子也看不出來,她因此也沒有過多擔心。這時室友從洗手間出來看到雪融的情況,突然驚訝起來:「呀,你這是扭傷了吧,看起來好疼。」雪融聽到室友的關心,不住點頭:「嗯,剛剛上樓的時候扭到了。」「扭傷了……我想想……好像是要熱敷,你等我一下。」室友說著,又轉身返回洗手間,一陣淅淅瀝瀝的水聲過後,拿著一條毛巾走了出來。「喏,我幫你熱敷吧,好得快。」室友把熱毛巾疊好遞給了雪融。「嗯啊,謝謝你。」雪融感謝道,同時將毛巾蓋在腳踝上。 book18.org

待將腳上的傷情收拾妥當,心情也得以平復後,雪融從書桌的柜子里拿出明天開會需要的材料瀏覽起來,這是她上大學後逐漸養成的習慣,萬事都做好提前準備。 book18.org

過了有近一小時,另外兩位室友都要睡下了,去隔壁寢室串門的蘭穎才回來。「這麼刻苦,」蘭穎對還在挑燈夜戰的雪融感嘆道。雪融卻苦笑著轉過身,把扭傷的腳伸出來給她看。「怎麼搞得?」蘭穎睜大了眼。雪融便把回寢室時的倒霉經歷複述了一遍,蘭穎嘆了一口氣:「咱們學校早就該修一修寢室區了,那種石頭的斜台階真的超危險。」「就是就是。」雪融十分贊同,畢竟自己腳上的傷就是拜此所賜。「哎,你去她們寢室幹嘛了啊,玩到現在。」雪融話題一轉。「你不知道嗎,她們買了好多新的美甲片,我去試了試。」說著,蘭穎得意洋洋地伸出雙手,「你看,是不是很漂亮。」「哇,真的哎!自己也能做得這麼好看,我也要!」雪融羨慕起來,說著就要起身去隔壁寢室做美甲,不料一股酸痛傳來,她立刻意識到自己腿腳的不便,只好悻悻回座。「哎呀,明天我要過來給你座好啦,你看你……」蘭穎笑道。雪融也明了自己的情況,順便也放下了手中厚厚的一疊資料,準備儘早休息。 book18.org

雪融本以為區區腳踝扭傷不會多麼嚴重,第二天最壞也能咬咬牙去學生會辦公室去開會,豈料一夜安眠後,腳疼得更厲害了。雪融掙扎著下床,忍著劇痛走了幾步就堅持不住了。她坐在椅子上,又急又氣。兩位室友還有課,先出門了,蘭穎聽到雪融的聲音也從床上下來,卻見雪融的腳踝早已紅腫不堪。「啊!變嚴重了。」蘭穎驚訝道,語氣里滿是關切。「好疼啊……」雪融這才開始訴苦,「好像也沒辦法去開會了。」「請個假吧,這樣是不是得去醫院看看啊?」蘭穎說道。「嗯,我打個電話吧。」雪融應道,同時拿起手機給學生會長說明了情況請了病假。 book18.org

剛要放下手機,雪融又給徐東撥了過去,可是等待了十幾秒也沒人接聽,雪融只好掛斷,幾分鐘後再次打過去,依舊無人接聽。徐東今早也沒有課,看樣子應該還沒醒。雪融只好無奈地放下手機。 book18.org

「怎麼了,他不接?」蘭穎問道。「應該還沒起床吧。」雪融說道。眼看還有半小時就到上課時間了,雪融開始催促蘭穎,要她不用陪自己了,趕快去上課。蘭穎卻毫不在意道:「沒事,大不了第一節課就翹了。」 book18.org

又過了二十多分鐘,徐東才回過電話。蘭穎剛扶著雪融去了洗手間回來,看到來點介面是雪融的男友,便立刻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book18.org

「喂,幹嘛啊這麼早打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徐東毫不知意的懶散聲音。 「融融腳扭傷了,連路都走不了,你快來陪她去醫院。」蘭穎焦急的說著。 「啊?哦哦,怎麼回事?」 book18.org

蘭穎便簡略描述了雪融受傷的經過,並再次囑咐徐東過來她們寢室。 book18.org

「行,等我一會過去接你們。」徐東一遍打著呵欠一邊答應著,掛斷了電話。 放下手機,蘭穎來到洗手間門外敲敲門,對裡面的雪融說道:「融融,剛剛你男友來電話了,說一會兒就過來。」「好。」雪融應道,「你……你等會還得扶我出來。」「我不會走啦。」蘭穎大聲說著,表示會陪雪融等到他男友過來為止。 book18.org

眼看第一節課一定去不成了,蘭穎給同班同學發過去消息,拜託她們幫自己應付老師的點名。 book18.org

等徐東起床洗漱再趕到雪融的寢室樓下,已經是半小時之後了。把雪融交給徐東後,蘭穎就匆匆走向教學樓,而徐東也和雪融一起坐上前往醫院的計程車。雪融穿了T恤和一條短裙,腳上則是一雙軟綿綿的拖鞋,在車后座上翹起腳斜躺著靠在徐東身上。 book18.org

「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看著雪融腫脹的腳踝,徐東說道。 book18.org

「下雨太滑了嘛,我自己走又沒注意。」雪融有些委屈。「你怎麼起來得這麼晚,又熬夜了嗎?」 book18.org

「還不是你一直催我修照片,我修到後半夜,早上迷迷糊糊醒了才看見你的電話。」徐東有些埋怨似的說著,「本來還想多睡一會然後去上中午的課。」 「哼……」雪融不說話了。 book18.org

到了醫院,兩人直奔急診,在問診處醫生給雪融找來一台輪椅,這下雪融才終於能放鬆一下雙腳。 book18.org

在骨科門診等了一會才排到他們,徐東推著雪融走進去。醫生簡單詢問了病情後,得知雪融在受傷後曾立刻熱敷過,便批評她這樣做是不對的,正確的做法是第一時間冷敷,適當消腫後才能熱敷。雖說這是室友的無心知錯,但畢竟事出好心,所以雪融心裡也沒有責備室友使她傷情便嚴重的意思。 book18.org

拍完X光片給醫生看過,幸運的是並沒有骨折,只是一點拉傷而已,醫生便要雪融留下來接受理療,之後再做包紮處理。一聽到這番話,陪雪融在醫院呆了一個多小時的徐東卻坐不住了。 book18.org

「怎麼辦,我一會兒還有課……」徐東小聲嘀咕。 book18.org

「你先回去上課吧,我做這個理療應該要蠻久的,你在這陪我也沒什麼事做。」雪融轉身接過治療的單據,不緊不慢地對徐東說,「等我做好了再給你發消息。」 「好。」徐東連忙答道。對雪融囑咐幾句,便離開了醫院,只剩下雪融一個人去做理療。 book18.org

雪融心裡很是不開心,原本堅持讓徐東送她來醫院是想要得到他的關懷的,可他一來就像是在埋怨自己一樣,既然如此,雪融乾脆直接要徐東回去了,讓他冷靜冷靜思考剛剛自己哪裡做得不對。 book18.org

等了一會才有空床位,雪融在醫生的幫助下躺上去。雪融還悶悶不樂,這會兒學生會的晨會也早就結束了,部員把會議記錄發給她看。瀏覽了一遍,將事關自身的工作記好,雪融繼續玩著手機。紅外燈的持續加熱讓她的傷處有一種又酸又癢的奇異感覺,看著自己被吊著的腫脹的腳,雪融拿起手機拍了張照片,略一思忖,發給了父親,並附言道:「爸爸看,大豬蹄子。」 book18.org

此時林隸楚正在處理堆積如山的報表,手機振動,他拿起一看是女兒的消息,只看文字還以為是雪融在吃豬蹄,沒想到打開後看到的照片卻是女兒腫脹的腳。林隸楚立刻回復道:「這是你嗎?怎麼受傷了?」「不小心崴腳了,嘿嘿……」雪融以一種無關索要的口吻回復,似乎這並不嚴重。可林隸楚此時卻如坐針氈,他立刻撥通了雪融的電話。 book18.org

「融融,你現在在哪呢?醫院嗎?」林隸楚急切的問道。 book18.org

「嗯啊,在醫院做理療呢。」雪融說著。 book18.org

「哪家醫院?」林隸楚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book18.org

說完所在的醫院,還沒等雪融繼續說下去,林隸楚便打斷她的話,掛斷電話,快步走出辦公室,簡單將剩下的工作交代給秘書後,急匆匆跑去停車場,驅車疾馳。 book18.org

腳被吊在床尾,也什麼都做不了,雪融向護士要了一杯溫水,半躺在床上,剛剛父親那焦急的語氣就像正在她身邊一樣,簡直栩栩如生,讓她意外的欣喜。果不其然,幾十分後林隸楚就趕到了醫院,醫院在離市中心比較遠的地方,他幾乎是以即將瀕臨超速的急迫飛馳而來。 book18.org

「融融,怎麼樣了?疼嗎?嚴不嚴重?」林隸楚一路小跑來到雪融的病床邊,剛一停下腳步就不住地問道。此時此刻雪融正悠閒地刷著手機,笑嘻嘻的對父親說:「好多啦,爸爸。這個機器弄得還蠻舒服的哎。早上同學送我來的,現在我讓他們回去上課啦。」林隸楚卻一臉嚴肅,他看看床上的雪融,又看看雪融紅腫的腳踝,完全笑不出來。此時醫生過來準備結束雪融這次的治療,林隸楚見狀立刻又上前問道:「醫生,我女兒的腳怎麼樣?嚴不嚴重?」醫生則平和的告訴他,雪融的腳只是扭傷,加上緊急處理不當,只要做幾次理療,吃藥並且靜養一段時間就能好。這下林隸楚高懸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book18.org

醫生為雪融包紮好腳部,將開好的藥交給林隸楚,叮囑好注意事項後便離開了。 book18.org

「融融,感覺好點了嗎?」林隸楚俯下身子問著。 book18.org

「嗯,好多了,沒有那麼疼了。」雪融笑著說。 book18.org

「那就好。」林隸楚放心了,「醫生說你得靜養一段時間,應該也不能上課了吧。」 book18.org

「嗯,只能給學校請假了。不過最近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請假也不耽誤啦。」雪融朝父親晃了晃手機,意思是一會兒給輔導員打個電話就好,「爸爸,我餓了。」 book18.org

聽到女兒許久未有的撒嬌,林隸楚心裡感到暖洋洋的,緊繃著的臉放鬆下來,轉而露出一絲微笑,「那爸爸帶你回家,吃飯去,好嗎?」「好~ 」雪融撒嬌起來。 book18.org

林隸楚也不多說話,將雪融公主抱起,沒想到這一舉動竟讓雪融羞紅了臉,她緊緊摟住父親的脖子,將滾燙的臉埋進他結實的胸膛里。父女已經很久沒有如此親昵的接觸,突如其來的愛意讓雪融心如蜜糖。林隸楚把雪融溫柔又小心的放到車后座上,車子開得很慢,雪融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力,和父親有說有笑,路過一家他們經常光顧的早茶店時,聞著香味的雪融不住地說著:「我要吃鳳爪、叉燒、還有排骨、還要雙皮奶……」「好好,我去買。」林隸楚溫柔地說道,下車走進店裡將寶貝女兒想吃的東西一一打包。 book18.org

望著父親的背影,雪融心頭掠過一絲情感的碎片,讓她覺得,這才是愛情的模樣。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二十章杏桃花與蜂蜜 book18.org

時至正午,林隸楚載著雪融才回到家裡。眼看進了小區的門,雪融才想起來給徐東發消息,說已經被家人接回家了,簡單一句話說完,便不再看手機。 林隸楚將車停好,下車拉開后座車門,雪融抱起醫院開的一袋藥,朝車門口挪動了幾下身體,林隸楚俯下身,伸出雙臂將雪融再次公主抱起。林隸楚抱著雪融一步一步走近家門,徑直上樓進了雪融的房間裡,他側過身,把雪融輕輕地放到床上。 book18.org

雪融乖巧地仰躺著,伸伸懶腰,大張著嘴打呵欠。林隸楚把雪融腳上掛著的拖鞋脫下來,又打開了她房間裡的空調,便下樓回到車上,把打包好的早茶拿出來分裝好,才重又回到雪融的房間。 book18.org

「融融,來,先吃東西吧。」林隸楚端著小摺疊桌走近,坐到床邊,雪融雙手支起身子,以便林隸楚把桌子放到床上。雪融左手抓取叉燒包,右手用筷子夾起一大塊排骨,狼吞虎咽起來,邊吃邊含糊不清地說:「嗚……餓死我啦。」「早上沒吃東西嗎?」林隸楚欣慰的看著女兒的吃相,問道。「嗯……沒,早上起來疼得走不動,就等同學來送我去醫院了,什麼都沒吃呢。」啃完一整塊排骨,嗦了兩下沾滿肉汁的骨頭,雪融夾起第二塊。 book18.org

「慢點吃慢點吃,別噎著,爸爸又不和你搶。」林隸楚笑了。他停下剝蝦的手,端起一碗瑤柱滑雞粥,舀起一勺拿到嘴邊吹涼,才送到雪融嘴邊。 book18.org

連吃三口粥,雪融張著兩隻滿是油的手,搖了搖頭道:「爸爸,我要喝果汁。」 「嗯?粥不好喝嗎?還是太燙了?」林隸楚放下碗。 book18.org

「不嘛,就是想喝。」雪融嘟起嘴吧。 book18.org

「冰箱裡現在好像只有些蘇打水了,」林隸楚思索著,「這樣吧,我去用榨汁機給你做一杯好了,你等我一下。」說罷,拿著盛滿骨頭和蝦殼的碗下樓了。 雪融繼續吃起豉汁鳳爪,餓了一上午,加上請完假在家呆著很是安心,現在的她格外有胃口。正吃著,手機響起鈴聲,雪融擦乾淨手拿起來一看,是徐東打來的電話,她不理會,將手機直接扔到一邊。 book18.org

不一會兒,林隸楚端著一杯榨好的橙汁回到雪融房間。「我多放了些糖,這麼甜是你喜歡的。」他把果汁遞給雪融,又把床上的摺疊桌端到一旁。雪融接過來一口氣喝掉半杯,一股甜蜜從唇齒直達心田,她抬起頭眉眼盈盈地說:「謝謝爸爸,嘻嘻。」 book18.org

看著女兒喝完果汁,林隸楚才心滿意足地準備端走雪融吃剩的殘羹剩飯。「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打算一下衛生。」 book18.org

「爸爸等一下。」眼見父親轉身,雪融叫住了他。 book18.org

「怎麼啦?」林隸楚轉過頭。 book18.org

「爸爸……能不能幫我從衣櫃里拿件睡衣。」雪融現在還穿著早上出門時穿的T恤和短裙,現在回家所以想換上居家服,但是礙於腳傷無法下床,只得求助於父親。 book18.org

「哈哈,好。」林隸楚直到女兒的生活習慣,說著,放下手中的雜物走到衣櫃前面。「要哪一件?」 book18.org

「隨便一件就好啦。」雪融無奈一笑。 book18.org

「那就這一件吧。」林隸楚拿出一條黑色低胸的蕾絲睡裙給雪融看。 book18.org

「好。」雪融接過睡裙先放一邊,說著就撩起T恤脫了下來,卻見林隸楚還站在床邊沒有離開,「嗯?難道爸爸要幫我換衣服嗎?」 book18.org

「行啊。」林隸楚也不避諱,微微一笑道。 book18.org

見狀,雪融也不再自己脫衣服,轉而蹬直了雙腿,林隸楚坐下來,拉開雪融短裙的拉鏈,抓著裙邊一點一點褪下來,雪融挪動著屁股配合著。將短裙疊好放到一邊,林隸楚拿起睡裙準備給雪融套上,雪融卻伸手搭載他的手臂上,稍有些羞澀的說:「爸爸,還有胸罩呢……」林隸楚尷尬一笑:「哈哈,是啊,在家就可以不穿了。」然後以環抱的姿勢伸手到雪融背後解開搭扣,再一左一右拉下肩帶,兩顆椒乳立刻得以解放,雪融趁機在林隸楚臉上啄了一下,便嘻嘻笑起來。被女兒一親,林隸楚也沒停下手中的動作,脫下雪融的胸罩後又把睡裙給她從頭上套好。 book18.org

「爸爸真好,嘻嘻。」雪融看著溫柔至極的父親,柔情似水。「傻丫頭,你先好好休息。」林隸楚揉了揉雪融的頭髮。雪融張開雙臂作擁抱狀,林隸楚順勢擁她入懷。雪融閉上雙眼,吻上了林隸楚的嘴唇,父女倆深情擁吻,直到呼吸漸漸凌亂,兩人才分開。 book18.org

「我先下去了。」林隸楚輕撫著雪融的臉頰,又溫存些許才走出了雪融的房間。 book18.org

吃飽喝足,雪融靠在床頭的靠墊上,在手機上把從醫院離開到請假回家的經過告訴了蘭穎,蘭穎剛下課,就接到了徐東的連環電話,都是在問為何雪融不先通知他就回家了云云,語氣里充滿了數落的意味,蘭穎怕影響雪融的治療沒有主動聯繫她,也只好一遍遍安慰徐東,說雪融的父親離醫院很近,心疼女兒就直接把她接回家了。蘭穎現在收到了雪融的消息,便將原話複述給徐東,徐東這才不再騷擾她。 book18.org

只不過徐東現在早已氣得不打一處來,心裡一次次埋怨雪融,難受的像吃了一口蒼蠅般,索性也不聯繫雪融了。 book18.org

雪融心情好得不得了,把自己腳扭傷的消息發給數天不見的楊樂樂,同時拍了好幾張腳纏繃帶的照片。現在是午休時間,楊樂樂也沒有上課正在外面和同學吃著午飯,看到雪融發來的照片驚得差點把一口湯噴出來,她立馬給雪融回過去電話。 book18.org

「喂喂,你這是怎麼了?」楊樂樂急切的問。 book18.org

「哈哈哈,沒什麼啦,就是昨天晚上扭到了,腫成了豬蹄,不過現在從醫院回來好多啦。」雪融打趣道。 book18.org

「唉,那就好。」楊樂樂嘆一口氣,接著說道,「那你請假了嗎。」 book18.org

「嗯,醫生說我這些天都儘量避免活動,所以只好請了一周的假,剛剛爸爸也給輔導員打過電話了。」 book18.org

「怎麼,難道你還想去學校嗎?」聽著雪融的話,楊樂樂不住翻了個白眼。 「當然去不了啦,就是得在床上躺一周了,不然我還能回去上課。」 book18.org

「真讓人不放心。」 book18.org

「嘻嘻。」雪融忍不住憨笑。 book18.org

「我在外面吃飯呢,那待會我去看你吧。」楊樂樂說道。 book18.org

「好呀好呀,你沒課嗎。」 book18.org

「不想上了,無聊的課。」楊樂樂快速扒了口炒飯,「哎,剛剛我逛到一家店做的提拉米蘇超好吃,要不要給你帶?」 book18.org

「要要要!」一聽到有甜點,雪融立刻興奮起來,「還想喝奶茶。」 book18.org

「好,我一會兒就過去。」 book18.org

掛斷電話,雪融開始半躺著閉目養神,吃飽喝足很快就犯困,身子歪到一邊睡了過去。林隸楚推門進來想陪雪融一會,看到雪融已經睡著了,小心地將睡得七扭八歪的雪融擺正身子,又拿過毛毯蓋在她身上,才輕手輕腳地離開,同時把雪融臥室的門關上。 book18.org

日光漸斜,氣溫不斷升高,在外面逛街的楊樂樂提前和同學分開,去了雪融家。在雪融家門口按了兩次門鈴,正在書房裡處理著早上沒來得及審視的郵件的林隸楚聞聲出來開門。 book18.org

「啊,叔叔在家呀,我是來看融融的。」看到林隸楚在家,楊樂樂顯然沒想到。 book18.org

「嗯,留她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跟公司說一下就也留下來了。」林隸楚不緊不慢的說著,「融融現在在睡覺呢,你來陪她更好,你小心點叫醒她吧。」 「好的叔叔。」楊樂樂朝林隸楚一笑,換了拖鞋上樓。 book18.org

進門放下手中的甜點和奶茶,楊樂樂朝熟睡的雪融大喊:「起床啦大豬蹄。」見沒有反應,楊樂樂湊到雪融臉前,把冰奶茶貼到她的臉頰上,這下雪融終於被驚醒了,「嗯……」迷迷糊糊的支吾,頭微微轉動,睜開性惺忪的睡眼,發現是楊樂樂。雪融慢慢伸了個懶腰,有氣無力地對楊樂樂說道:「哎……你來啦……」 book18.org

楊樂樂沒有理會雪融的話,直勾勾盯著雪融包紮著的腳踝直笑。 book18.org

「笑什麼嘛。」雪融眯縫著眼看向楊樂樂。 book18.org

「你這樣太好笑了,腳上裹成這樣,哈哈哈。」 book18.org

「我也不想啊,醫生說得敷藥才行的。」雪融沒好沒好笑的說。「我還得再做兩次理療呢。」 book18.org

「理療?理療是什麼?」說著,楊樂樂把奶茶插上吸管遞給雪融,自己也拿著一杯盤腿坐到床上。 book18.org

「就是用一個東西烤著腳上腫起來的地方。」雪融用手在空中比劃了一個大概的形狀。 book18.org

「那不就真成了烤豬蹄了哈哈哈。」楊樂樂大笑。 book18.org

「你再說!」雪融一巴掌拍到笑得花枝招展的楊樂樂腿上佯裝嗔怒。 book18.org

「哈哈哈,不笑你了。」楊樂樂定了定神,「你不是昨晚扭到的嘛,怎麼今天才去的醫院?」 book18.org

被楊樂樂這麼一問,雪融便把從昨晚不注意到早上被徐東送去醫院又被氣到的事情說了一通。 book18.org

「什麼?他就那麼直接走了?留下你自己在醫院?!」聽雪融一說早上她男友的舉動,楊樂樂也生起氣來。 book18.org

「就是。他來的晚我也沒埋怨他啊,他反而說是因為我才熬夜的,還嫌我吵醒了他耽誤了他上課。」雪融也越說越氣。 book18.org

「做男朋友的哪能這樣啊。」楊樂樂替雪融打抱不平「你說說,我和他剛在一起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雪融說道,「剛認識的時候天天來找我,就像獻殷勤一樣,一開始我還覺得他不靠譜,不過後來我生病還有很忙的時候他都來陪我幫我,才覺得他的好的。」 book18.org

「嗯,你說過。」 book18.org

「這不才決定和他談戀愛嘛,一開始他確實對我很好,事事都依我,一有時間就來陪我,可現在就像變了個人一樣,經常說有事來不了,除了晚上去他倒是那次次都有空。」 book18.org

「我感覺就像是他把你當獵物一樣,追到手就覺得萬事大吉了。」楊樂樂思索著說。 book18.org

「嗯……不知道啊。其實他大部分時候還是蠻不錯的。」 book18.org

「那中午就是叔叔接你回家的嗎。」 book18.org

「是啊,爸爸看了我發的照片就急急忙忙過來了,陪我看完病直接回的家。」 「哈哈,爸爸才是最好的男人,是吧?」楊樂樂挑眉壞笑。 book18.org

「哼,當然。」雪融毫不否認。 book18.org

這時候,傳來了敲門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楊樂樂去開門,林隸楚手裡端著一杯溫水和裝著藥的小方盒在門外。「呀,叔叔,我們正在說你最疼女兒呢。」楊樂樂看向雪融說著。「哈哈。」林隸楚笑道,「融融該吃藥了,我放這裡了,你們繼續玩吧,有什麼事就叫我,我在書房。」說完,林隸楚便離開房間下樓了。 「真羨慕你有這麼一個好爸爸。」楊樂樂把水和藥端給雪融,邊走邊笑。 「嘿嘿,是啊。」雪融乖乖吃藥。 book18.org

「哈哈哈,羨慕不來的。」楊樂樂一語雙關。「不過你現在談了戀愛,是不是就和叔叔相處的少了啊。」 book18.org

「嗯。我也沒告訴爸爸我交了男朋友的事。」頓了頓,雪融說道,「不知道該不該說,不知道怎麼說……」 book18.org

「你說,叔叔知道了的話,會不會吃錯啊。」 book18.org

「啊?我還沒想過哎……」 book18.org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叔叔更好了,哈哈哈。」楊樂樂推了一下雪融。 book18.org

「是啊,所有方面都比他好多了。」雪融嘟起了嘴,不住點頭。 book18.org

「那……那方面呢?」 book18.org

「哪方面?」雪融不解。 book18.org

「就是做愛啦……」楊樂樂壞笑。 book18.org

「當然也是爸爸厲害。」雪融臉一紅,偏過頭說道,「徐東那裡又短又小,還很快,根本就沒感覺……完全比不上爸爸的……」 book18.org

「哈哈哈……哈哈哈……」楊樂樂笑得更大聲了,「真是委屈你了。」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