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21-22) 作者:eleva

簡體

. book18.org

【前世情人】 book18.org

作者:elevabook18.org

2020年/8月/28日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第二十一章 米莉森林 book18.org

接下來的幾天,林隸楚每天下午都帶著雪融去醫院做理療。經過醫生的悉心診治,雪融的腳踝終於消腫,也不用再敷藥了,但是醫生叮囑她還需要再修養至少兩周才能恢復正常。雪融自然乖乖遵醫囑,畢竟她已經請了一周的病假了,看樣子還得繼續休息一周才行。 book18.org

得益於平日裡和老師們相處得好,再加上雪融一向品學兼優,她拿到了這兩周各門課老師上課的講義,這樣就完全不用擔心學習的問題,而且學生會這一周也沒什麼要緊事需要參加,所以說這對她來說是單純的假期也不為過。 雪融第一次從醫院回來的當天下午,林隸楚事就將雪融受傷的事情告知了鄭琬茗,並說雪融傷得並不嚴重,不需要太擔心。但是哪有為人母不擔心孩子的呢,鄭琬茗晚上下了班就立刻去商場買了許多補品,又買了各式各樣的肉類和骨頭回家,讓雪融這連著一周每天都變著花樣的補身體。 book18.org

「不行了,天天吃這麼多肉,我這周一定會胖不少。」雪融話雖這麼說,嘴上卻絲毫沒有停下啃骨頭的節奏。 book18.org

「不胖不胖,多吃點才能儘快恢復。」坐在一旁的林隸楚看著雪融吃著剛剛做好讓他端上來的飯菜,一臉欣慰的笑。 book18.org

「慢慢吃,我先下去了。」林隸楚朝雪融擺擺手,起身離開雪融房間。 雪融頭也不抬,繼續一邊看視頻一邊吃著飯。 book18.org

林隸楚下樓來到飯廳,妻子鄭琬茗剛好也從廚房出來。 book18.org

「怎麼樣,融融吃的習慣嗎?」鄭琬茗擦擦手,在餐桌前落座。 book18.org

「狼吞虎咽的,哈哈。」林隸楚生動地形容雪融的吃相。 book18.org

「那就行,傷筋動骨一百天呢,她這只是扭到了,好得快。」 book18.org

次罷,兩人便聊起了其他家長里短,沒再說到雪融的事情。 book18.org

吃完晚飯,鄭琬茗便出門和約好的張阿姨去夜市了,林隸楚去刷碗。他把剩下的飯菜裝好放進冰箱,將餐具擺放進洗碗機里,然後把廚房和餐桌打掃乾淨,這樣才算幹完了家務。 book18.org

收拾妥當,估計著雪融也該吃完了,林隸楚向樓上走去。 book18.org

和徐東冷戰了幾日,兩人又重新有了聯繫,不過相較於往日沒有那麼頻繁了。這會兒雪融吃完晚飯,一邊看視頻一邊玩手機,蘭穎拍了新美甲的照片發給她,說要來給她做美甲,楊樂樂說最近喜歡的服裝品牌出了新款,要約雪融以後去買,學生會的同學也把今天的事項紀要發給她,以及下周活動的初步策劃案。這時徐東又發來了消息,這也算雪融要求的,她在家的時候不能給她打電話。 「在幹嘛呢?吃飯了嗎?」徐東問道。 book18.org

「嗯,吃了。」 book18.org

「吃的什麼啊?」 book18.org

「媽媽做的菜。」 book18.org

「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我能去你家看你嗎?」徐東試探著問。 book18.org

「下周吧。不能。」雪融果斷回絕了他。 book18.org

「哦哦,那好吧,你在家好好養身體。」對話到此便戛然而止。 book18.org

「咚咚咚。」此時林隸楚敲了敲門,便進來了,「融融,吃完了嗎?」 「嗯呢,吃飽啦。」雪融直起身子抬頭,目光從手機的螢幕移到父親身上。 林隸楚照例坐到雪融床邊陪她聊會兒天,「媽媽買了甲魚,明天應該是燉甲魚吃吧。」 book18.org

「啊?我……我不想吃。」什麼吃的都好,可唯獨甲魚是雪融接受不了的食物,因為她看著甲魚的樣子害怕。 book18.org

「沒事吧,你媽說很補身子。」林隸楚趕忙說,對於在家做飯這件事,他一向是完全聽任妻子的。 book18.org

「不要……」雪融撅起嘴,滿臉的不愉快,倔強地拒絕這一食材。 book18.org

「好好,我去和你媽說明天做別的。」林隸楚自然是最寵著女兒,「甲魚我們吃好了。」 book18.org

「嗯。」聽到父親的話,雪融皺起的眉頭才舒展開來,「對了爸爸,明天我同學說要過來找我。」 book18.org

「好啊,什麼時候?」林隸楚饒有興趣地問著。 book18.org

「下午吧,她明天沒課。」 book18.org

「只有一個人嗎?」林隸楚望著雪融的臉,若有所思。 book18.org

「對啊,我室友啦,和你說過好幾次了。」雪融指的正是蘭穎。 book18.org

「哦……原來,我和你媽都不在家,她來也剛好陪你解悶了。」林隸楚語氣突然變舒緩了些。 book18.org

繼續閒聊幾句,吻別了雪融,林隸楚便端著雪融的殘盞離開了房間。 翌日午後,蘭穎從學校過來。醫生給雪融配了一副拐杖,這會兒雪融穿著睡衣頭髮凌亂,拄著拐杖下樓給蘭穎開門。 book18.org

見到雪融拄拐的樣子,蘭穎擔憂道:「還沒好嗎,是不是還很嚴重啊?」 「沒有啦,再過幾天應該就方便活動了,拐杖是安全起見,哈哈哈。」雪融笑道。 book18.org

得知女兒的同學要登門,鄭琬茗早上出門前提前幫雪融準備了一些餅乾甜品放在了客廳茶几上,此刻雪融已經坐到了客廳沙發上喝起果汁。蘭穎把隨身的包放一邊也坐了下來。 book18.org

「你這樣好像一個宅女哎,是不是好多天都沒出門了。」蘭穎看著雪融此刻的樣貌打趣道。 book18.org

「是啊,悶死我了,哪都不能去,兩上個洗手間都是一瘸一拐的。」雪融憤憤不平道,不過這也沒有辦法,現在的她好好休養才是上策,想到這,雪融便換了話題,「哎,你不是說好來我家嗎,怎麼還化了這麼精緻的妝。」 book18.org

「剛剛去逛了會兒街啦。」 book18.org

「咦,買什麼好東西了。」雪融興奮道。 book18.org

「一些化妝品呀,對了,還買了新的美甲片。」說著,蘭穎從包里掏出幾個大小不一的盒子放到雪融面前,「要不要試一下?」 book18.org

「好呀好呀。」雪融迫不及待地在各式各樣的美甲片里挑選起來,蘭穎也在一旁一個個看過去。最終,雪融選定了一套櫻花粉色漸變帶有些許不規則亮片的美甲片。 book18.org

蘭穎把小巧的光療燈放到茶几上,讓雪融伸出手,拿出美甲搓細心地打磨著雪融的左手指甲。 book18.org

「哇,你這樣看起來好專業啊。」雪融感嘆道。 book18.org

沒想到蘭穎「噗嗤」一聲笑了,「哈哈,跟隔壁她們學的,有樣學樣嘛,自己弄起來才發現其實也不難的。」 book18.org

蘭穎把雪融的五個指甲都仔細打磨光滑,然後小心地把塗上膠水的美甲片貼到雪融的指甲上,把她的手放到光療燈下開始照射。 book18.org

趁著蘭穎給她做指甲的空檔,雪融用單著的右手,翻看蘭穎剛剛逛街的戰果。「呀,CPB的口紅哎,我還沒用過它家的。好用嗎?」 book18.org

「嗯,CPB 235,姨媽色,薄塗更偏豆沙色,很潤的,還有點珠光。」蘭穎抬頭看了一眼,繼續低下頭給雪融貼美甲片。 book18.org

「長管好好看。我試試。」說著,雪融在自己嘴唇上塗上這支口紅,抿抿嘴問蘭穎道:「怎麼樣,好看嗎?」 book18.org

蘭穎盯著雪融的臉看了一會兒,又打量了一下雪融此時的衣著,才說道:「好看是好看,可是你穿著睡衣就超級奇怪了呀,哈哈哈。」 book18.org

「當然啦,我也不能穿睡衣塗口紅出門嘛。」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出聲來。 「我還有一支Lancome196,奶橘色,就算素顏也適合的,你找找看。」蘭穎又推薦到,同樣是天生麗質的女孩,蘭穎對美妝的研究比雪融要深的多,雖然她的素顏就已經足以驚艷眾人了,可是一番裝扮後才是更加美艷動人。 「我找找看哦。」雪融放下手中的小黑管,繼續在蘭穎的包里翻找起來。 見雪融喜歡,蘭穎便把口紅送給了雪融。化妝品是所有女孩子間的共同話題,自然喜好是沒有止盡的。 book18.org

做完指甲,兩人去了樓上雪融的房間。直到夕陽西下天色漸暗,蘭穎才準備離開。 book18.org

「吃完飯再走嘛,我爸媽做飯都超好吃的。」雪融想要挽留。 book18.org

「今天不行哎,我約了同學吃完飯,下次來找你玩的時候一定要嘗嘗叔叔阿姨的手藝好啦。」蘭穎說道,她已經把隨身的包收拾好準備出門了。 book18.org

「好吧,那下周學校見啦。」 book18.org

「好,拜拜。」兩人在門口道別。 book18.org

雪融還不方便出門,就站在門口看著蘭穎走出了視線之外,才重又回到自己房間。 book18.org

晚上,父母先後回家,鄭琬茗聽了林隸楚說的,處了燉甲魚,還為雪融單獨做了一份鮑魚燜雞。這周雪融能下地活動後,雪融就下樓吃飯了,醫生建議她除了按時吃藥外,要適當的走動以,這樣也是為了腳能得到適當的恢復。有父親在,雪融也不用拄著拐杖,轉而是林隸楚扶著她,一步一步小心地下樓,走近飯廳。 「這甲魚多好,你就是不吃。」飯桌上,鄭琬茗夾起一塊甲魚肉說道。 「你們不覺得甲魚長得很奇怪嗎?」雪融反問道,還是因為覺得甲魚的外形太過奇異,她才一直拒絕吃的。 book18.org

「真是拿你沒辦法。」面對女兒的挑食,鄭琬茗也束手無策,只好又夾起一塊甲魚裙邊放到對坐的林隸楚碗里,「來,老公,咱們吃。」 book18.org

林隸楚只顧著嘿嘿笑,沒有做聲。 book18.org

飯後,雪融回到房間,樓下的父母打掃完家裡,便坐在一起看起了電視。林隸楚今天在公司開完會,他帶領的部門業績相較於上個季度翻了兩番,正式春風得意,摟著妻子興致高昂。與丈夫不同的是,鄭琬茗今天忙了一整天,跑了兩間工作室,現在已經很累了,好像沒什麼興致回應林隸楚。 book18.org

兩集電視劇看完,林隸楚抬頭一看時鐘,到了雪融吃藥的時間了,馬上起身去廚房倒水去了,鄭琬茗也走向浴室,準備先洗個澡再回臥室等林隸楚。 林隸楚端著水杯和藥盒來到雪融門前,敲了兩下門,便推門進去。 book18.org

飯後的雪融百無聊賴,看著桌上蘭穎送她的兩支口紅若有所思,旋即坐到桌前,拿出自己裝口紅的盒子,對著化妝鏡試了起來。林隸楚進來的時候,雪融剛好從化妝鏡中看到了他的身影。 book18.org

「融融,吃藥了。」林隸楚走到雪融身後,把水杯放到桌子上。 book18.org

雪融轉過身,朝林隸楚吐了吐舌頭,調皮的說道:「這藥什麼時候才吃完啊,苦得很。」同時拿起水杯將藥一飲而盡。 book18.org

「快了,這周就剩最後的幾次了。」林隸楚在腦中回憶了一下,確實開的藥只剩一點了。 book18.org

吃完藥,雪融又嘟起嘴唇朝向林隸楚,「爸爸,我的口紅好看嗎?」 「很好看,紅紅的很適合你。」林隸楚盯著女兒的臉龐說著。 book18.org

「哎呀,爸爸就是敷衍,那我問你哦,這是什麼紅色?」雪融明知父親打不上了,還是故意刁難父親。 book18.org

「呃……」林隸楚一時語塞。 book18.org

「橘紅色啦,爸爸要記住哦,嘻嘻。」雪融忍不住笑出聲,「是同學送我的,我還沒用過這個牌子的呢。」 book18.org

雖然雪融興致勃勃的說著,林隸楚卻似乎沒怎麼聽進去,他耐心聽雪融說完,又囑咐了幾句,轉身就想要離開。雪融也沒有要挽留父親的想法,自己現在身體也不方便作什麼。她也站起身,挪動了幾步,林隸楚看到雪融也起身,有些疑惑:「你怎麼起來了?」 book18.org

「我……我要去洗手間。」雪融有些羞澀的說,一瘸一拐向門口走著,想要去拿拐杖。 book18.org

「我扶著你去吧,你自己多不方便。」林隸楚折回,伸手摟住了雪融的腰。雪融自然也就在林隸楚的攙扶下進了洗手間。 book18.org

坐在馬桶上,雪融小心翼翼的想要把短褲脫下來,因為一隻腳用不上力,所以她的動作有些吃力。林隸楚斌沒有離開,站在雪融前。雪融這才意識到他還在,重新坐下來看著他:「爸爸你怎麼還在?」 book18.org

「我看是不是需要幫你啊。」林隸楚低著頭看著雪融。 book18.org

「幫我,爸爸要幫我脫褲子嗎。」雪融有些哭笑不得。 book18.org

「可以啊,你這樣也不方便。」 book18.org

「那……那爸爸幫我……」林隸楚蹲下來,要雪融將雙腿抬起,手抓著雪融短褲的邊緣向下拉,一把就脫了下來,又慢慢將雪融的蕾絲內褲也脫下來放到一邊。 book18.org

雪融已經羞紅了臉,別過頭去,並著雙腿,兩手緊握在大腿上,在林隸楚的注視下尿了出來,嘩嘩的水聲此刻格外響亮。用紙巾擦乾淨下體,雪融的臉直接紅到了耳根,她微微抬起頭看著林隸楚,只見林隸楚直勾勾盯著自己,眼裡好似有火,再看向他的睡褲襠部,已經微微隆起。 book18.org

「爸爸……看女兒上廁所也有反應了,真壞。」雪融也不再羞怯。 book18.org

「你這樣也好美,真的……」林隸楚吞了吞口水,忍不住說道。 book18.org

「有什麼好看的嘛……髒……」雖然這樣說著,雪融卻故意用手拍了怕父親的褲襠,感受到的是明顯的一陣跳動。 book18.org

「爸爸……」雪融媚笑,也不待父親有所回應,直接拉下來他的睡褲和內褲,一根直挺挺硬邦邦的陽具暴露在空氣中。 book18.org

「爸爸想要了嗎?」雪融故意用言語挑逗著父親,一手直接握住了他的陽具。 命根子一旦被人握住,那此時此刻就沒有離開的餘地了。 book18.org

雪融一隻手扶著林隸楚的大腿,一隻手握著他滾燙的陽具,來回擼動,整根陽具堅硬如鐵,雪融一口將父親的陽具吞進口中,再吐出來時,唾液粘著龜頭和她的嘴唇拉出一條晶瑩的涎線。 book18.org

林隸楚舒服的輕哼出聲,感受到父親的情慾,雪融開始賣力為他口交,一手握著陽具根部不停擼動,伸出舌頭,一次又一次地吞吐著這根火熱的肉棒,唾液不斷分泌,不一會兒就潤濕了整根陽具。 book18.org

林隸楚低著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女兒為自己口交,從他的角度看過去,雪融就像一位盡職的女僕一般服侍著他,一張櫻桃小口被他粗大的陽具塞滿,再往下看,雪融薄薄的弔帶掩蓋不住兩顆渾圓的潔白乳房,一條深邃的乳溝望不到盡頭。 book18.org

最為美妙的是,女兒嬌嫩的玉手握著自己粗黑的陽具,粉嫩的美甲就如同枯藤老樹中的一直黃鸝鳥,唇上鮮艷的橘紅色來回滑動,還有一部分粘在了陽具上,正是指若削蔥根,口如含朱丹,和自己兇悍的陽具形成鮮明對比,這一番光景簡直美妙而又淫靡至極。 book18.org

吞吐數分鐘,林隸楚還沒有射精的感覺,雪融的嘴都有些酸了,她只好先突出父親的陽具,伸著舌頭,從龜頭到陰囊來回舔舐,還把半個陰囊含進嘴裡,用舌尖挑逗裡面的那顆蛋蛋。途次幾番,不適感消失,雪融重又吃起了父親的陽具,這下她更加用力,身體前後大幅度晃動,將父親的陽具大口大口吞食,整根吞進,龜頭都要頂到喉嚨,嘴裡口水聲與呻吟聲分辨不清。 book18.org

雪融把手握住林隸楚的陰囊,溫柔著按摩,另一隻手卻十分快速的擼動著他的陽具,配合著吞吐來來回回,口腔含著龜頭用力吮吸。雪融時不時抬眼看向林隸楚,與他四目相對,儘是情濃意至,媚眼若絲。 book18.org

隨著身女兒的加速,林隸楚眼前漸漸變得曖昧又模糊,渾身酥軟,龜頭被一股無比的濕軟與溫柔包裹著,這種令他樂不思蜀的快感席捲全身。林隸楚感到下體抽搐,伸手按住了雪融的頭,將滾燙的精液全數射進雪融的喉嚨里。 雪融緩緩吐出父親的陽具,仰著頭,張嘴對著林隸楚笑,嘴裡滿是他的精液。將精液全數吞下,雪融又含住了林隸楚的陽具,溫柔的用舌尖繞著龜頭打轉,把上面殘留的精液舔乾淨,再次含住了整根龜頭,唇舌並用,包裹著父親的他龜頭,直到它稍稍變軟。 book18.org

直到這時,林隸楚才重重呼出一口氣。剛剛雪融的口交讓他直達難以言喻的快感巔峰,回過神來,雪融已經自己穿好了睡褲,望著他捂嘴傻笑。 book18.org

收拾妥當,林隸楚把雪融攙扶回臥室,才下樓回房間,一想到還在等自己的妻子,他也只能在心裡暗叫「不妙」。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十二章 華氏溫度 book18.org

雪融回到學校,已經是近二十天之後的事了。 book18.org

十二月末,最低氣溫已經降到了16度,天色清如水,若花只有寒,世界終於從暖色漸漸調轉向了冷色調,無論是向藍白調和而成的天空凝望,還是朝路邊大片大片的馬鞭草瞧去,這番生機伴著微微的冷風總是給人一種萬物尚在蟄伏的感覺。直到正午時分艷陽高照,突又嘈雜切切,才能意識到這個暖洋洋的冬天還是一如往常。 book18.org

穿上灰麂皮短靴,和稍微厚一些的牛仔長褲以及長袖T恤,雪融才出門,今早林隸楚特意送她去學校。 book18.org

「融融,這次你回去,你不會連教室在哪都忘了吧。」林隸楚手握方向盤,也不忘拿雪融開玩笑。 book18.org

「爸爸你還說……」被父親屢次三番的拿這件事打趣,雪融忍不住拿粉拳捶打他的肩頭,「爸爸討厭。」 book18.org

「哈哈哈,我是擔心你這麼久不上課,進度跟不上。」林隸楚清了清嗓子,稍微正經一些說著。 book18.org

「哼,當然不會。」雪融撒嬌。 book18.org

事實上,在受傷後的第三周,雪融早就可以不藉助拐杖走路了,但是休息了兩周的雪融卻突然犯懶,賴在家裡,林隸楚也只好由著雪融的性子繼續幫雪融請假,理由依舊是自己女兒的腳傷還需要密切的照顧才能恢復。一聽女兒說要繼續休病假,鄭琬茗反而覺得有些里所以當,一來她很了解女兒的脾氣,而來再多休養幾天對雪融來說也絕非壞事,這樣想,她自然沒有否定這一想法。 book18.org

只不過多吃了一周母親做的滋補食譜,雪融確確實實地胖了,早上出門前站在體重秤上,大大的一個「60KG」,讓雪融驚得大叫。尖叫聲從敞開的門縫裡傳出去,正在樓下準備出發的林隸楚聽聞,立刻三步並做兩步泡上雪融的房間,卻見雪融坐在床上掩面搖頭,嘴裡嘟囔著「我怎麼這麼胖了……」 book18.org

「我還以為怎麼了。」林隸楚見安然無恙,這才放心。 book18.org

雪融光腿只穿了條內褲,旁邊是幾條牛仔褲,「完了,褲子都要穿不上了。」雪融嘆了口氣,又無奈地望著門外的父親。 book18.org

林隸楚並沒有走進門,因為時間不多了,便安慰了雪融一下,要她快一點穿好衣服出發去學校。 book18.org

一路上,雪融一直說著自己胖了這件事,林隸楚倒也耐得下性子聽女兒的滔滔不絕,妻子在時尚公司工作,女兒又出落的標緻,家裡的兩個女兒都對自己的身材有著嚴格要求,對於她們減肥這一話題他都聽了十多年了,早就習以為常。 到了學校,林隸楚又不斷叮囑雪融走路要小心,千萬不能劇烈運動云云,雪融不耐煩的答應著,興高采烈地往教學樓走去。 book18.org

中午下了課,蘭穎和雪融一起去了食堂,現在雪融已經可以正常走路了,只是不敢走得太快,蘭穎也不緊不慢的陪著她。徐東早早得知今天雪融回來,原本想早上在樓下等她的,被雪融以早上時間不夠為由直接拒絕了,這會兒終於下課從另一座教學樓趕過來,等他氣喘吁吁地跑到食堂,蘭穎和雪融早就坐好準備吃飯了。 book18.org

「你跑什麼嘛,又不是趕時間。」看著大汗淋漓的徐東坐下來,雪融忍不住說,語氣裡帶有幾分關心。 book18.org

「哎呀,一定是著急見你的嘛。」對面的蘭穎瞥了一眼徐東,對雪融笑道。 「我下課有點晚,不想讓你們等我,就趕緊過來了。」徐東大口大口穿著粗氣,端起雪融的水杯一飲而盡,這才能稍稍舒緩一下。 book18.org

「要是我現在可不敢這麼跑,無論什麼事都只能慢悠悠地走過去。」雪融自嘲道。 book18.org

「沒事,去哪我都陪你去。」徐東似乎是很自信地說,說完轉頭看向了雪融。 雪融並沒有接他的話,而是得意地說起了今天上課的事情,缺了三周課,對老師的提問還能應答如流,老師不住稱讚她生病了還不忘學習,值得全班同學向她學習。 book18.org

飯後,雪融還得去學生會辦公室,於是三人又坐了一會兒後,蘭穎回去寢室,徐東陪雪融去了教學樓,兩人牽著手到了樓下,徐東才離開。 book18.org

剛一進辦公室,裡面坐著的同學還有幾個學弟學妹們竟然紛紛站了起來,一起鼓掌歡迎雪融的康復回歸,雪融被大家這突如其來的熱情搞得有些摸不著頭腦,此時學妹跑過來拉著她坐下,剩下的人們都圍過來噓寒問暖,關心雪融的傷情和恢復的情況。 book18.org

待寒暄完了,辦公室里的學生們才又各自回到座位上,她的輔導員,同時身兼學校團委領導老師一職,走到她身邊,把一摞厚厚的策劃案放到她面前。 「你回來的剛好,元旦晚會還沒籌備好,很多項目都亂得夠嗆,他們做我也不放心,你回來我就能安心交給你了。」說著,輔導員拍了怕雪融的肩膀,沖她豎了個大拇指,「加油哦。」 book18.org

「啊?這……」還什麼都不了解,卻一回來就被委以重任,雪融面露難色,可是抬頭看著輔導員的信任臉色,她也只好硬著頭皮接下了這個任務。輔導員前腳剛離開辦公室,雪融便立刻和部員們商量起來。 book18.org

下午下了課,雪融繼續去辦公室處理策劃案,一直到了晚飯時間,雪融為了專心處理,乾脆交了個外賣,同時給徐東發了消息說晚上不能一塊吃飯了,徐東簡簡單單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便繼續專心工作了。 book18.org

晚上九點半的時候,徐東慢悠悠地晃進了辦公室里,此時辦公室只剩下雪融和她的兩個小部員還在,徐東拿了張椅子坐在雪融旁邊,雪融抬頭看了他一眼,也沒說話,繼續和部員討論各項事宜,徐東就在一邊拿著手機打遊戲,一直到十點過一刻,雪融伸懶腰接連大了好幾個呵欠,才準備離開。 book18.org

兩個部員先穿上外套離開了,雪融囑咐她們注意安全,緊接著也和徐東鎖上辦公室大門,一起離開了教學樓。 book18.org

既然徐東來接她,那今晚基本上就是在徐東的出租房過夜了,相處這麼久,雪融也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每次去徐東那,大部分時候都是睡覺做愛,或者看他擺弄一堆攝影器材,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雖然無趣倒也簡單沒有拖累。 一進門,雪融便放下手包徑直走進洗手間,沒想到第一天就這麼累,她要好好洗個澡。還沒等雪融拉上洗手間的門,徐東半隻腳也踏了進來,笑呵呵地問:「親愛的,我們一起洗怎麼樣?」雪融遲疑一下,心想也這也沒什麼可擔心的,便鬆開手讓他也進來了。 book18.org

赤裸相對的兩人各自清洗著自己的身體,雪融盤著頭髮,手上塗滿了泡沫,在自己全身各處輕撫,站在對面的徐東雖說也坐著同樣的動作,眼神卻一絲一毫也沒離開過雪融的胴體。 book18.org

安靜了片刻,徐東率先開口了:「讓我幫你洗吧,你看你都累一天了是吧。」 「哦?可以呀。」雪融微微一笑,便任由徐東走過來拿著浴花在她身上搓洗。 徐東的手在雪融的腰腹部敷衍的划過,便停留在雪融潔白堅挺的乳房上,上面塗滿雪白的泡沫,帶著幾分俏皮的美感。見雪融沒有反應,徐東乾脆兩手一起按在雪融胸上,來回揉捏,泡沫掩映下的兩顆乳房不斷變形,徐東的陽具很快就挺立起來,黢黑的樣子特別刺眼。 book18.org

這股浴火直衝徐東的大腦,他按捺不住的說:「親愛的,我們就在這裡做吧。」說著便要摟住雪融。 book18.org

雪融馬上反應過來,抬起雙臂擋住他,「這裡面這麼滑,我怕一不小心再摔倒了。」 book18.org

「行吧。」徐東悻悻而歸,老老實實洗完澡。 book18.org

待雪融走出浴室,裹著浴巾坐到床頭,徐東一個箭步跑過來,直接把雪融按倒在床上,拉開她的浴巾爬上去,對著光滑的兩顆乳房亂啃一通,口水把乳頭和周圍的乳暈都沾濕了。 book18.org

「親愛的,我好想要你,這麼寫天我都憋著呢。」徐東著急忙慌地戴上安全套,抬起雪融的雙腿,扶著自己的陽具直刺入雪融體內。 book18.org

「哦……」被這突如其來的插入所刺激,雪融呻吟一聲,「輕點……」 不過雪融的喊叫,徐東馬上用力抽插起來,扶著雪融蜷縮起來的膝蓋,忘情地撞擊著雪融的下體。雪融敏感的肉體很快起了反應,下體緩緩分泌出愛液。這一點對於雪融來說可以算作長處,因為她幾乎「一碰就濕」,所以做愛的時候可以完全不需要再用潤滑液,她的豐富愛液就足以使男人的陽具暢通無阻了。 聳動了幾分鐘,徐東有些累了,他停下來,趴到雪融身上,繼續靠腰部的力量帶動陽具進進出出。這樣的動作讓雪融的腿放鬆了不少,她並起雙腿盤在徐東腰間,沒成想這樣一來下體反而變緊,徐東突然就收到了更大的刺激,沒動幾下便一瀉千里。 book18.org

「爽死了。」揮灑完全,徐東翻身,仰面躺倒雪融身邊,累的直喘氣。「終於結束了。」短暫的性愛並沒有給她帶來多少快感,反倒是一天的勞累是她很快便沉沉入睡。 book18.org

第二天,雪融照例早早來到學校,留徐東繼續在出租屋睡懶覺。上午和做策劃的幾位幹事們討論的時候,有人提出來一個難題。本來晚會裡有個節目是翻跳韓舞,召集了學校舞蹈社以及幾位歌舞俱佳的女生一起參加,當然也包括了雪融,可雪融腳傷之後她們的組合就少了一個人,正愁著是改變編舞還是直接撤掉節目,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面所有人都忙不過來。 book18.org

雪融思考了一會兒,突然靈機一動:「哎,我們的晚會能請別的學校的人來嗎?」 book18.org

「嗯……可以啊,本來也沒有規定說只能自己人上台表演。」 book18.org

「那我有辦法了,包在我身上。」雪融露出來自信的笑容,朝其他人也點點頭。 book18.org

雪融想到的便是自己的閨蜜楊樂樂,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的楊樂樂,現在上了大學,也還有舞蹈課在讀,專業程度毫不亞於自己學校舞蹈社的女生。聽雪融這麼一個請求,楊樂樂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和同組表演的幾個女生交流後,自己也在學校里看著女團的MV扒舞,還是不是過來一起排練,在這剩下的幾天裡,很快就跟上了其他人的進度。 book18.org

時間飛逝,轉眼到了三十號,早上起床,還有件事讓雪融擔心,她還沒有一件稱心的禮服。雖說她不缺這一類的衣服,但是一來她不願穿舊衣服,而來也是最近胖了,衣服不太合身,她只好求助於母親。 book18.org

鄭琬茗想,就剩下這麼幾天也來不及買新的,乾脆拿出了自己的幾件讓雪融挑選。母女二人除了身高差了幾公分外,身材幾乎別無二致,所以衣服完全可以互相穿著。試了良久,在母親的建議下,雪融終於選定了兩件,一件是Dior的黑色斜肩筒裙禮服,一邊的肩膀上垂墜著一塊蕾絲袖邊,全身黑色的緞面上點綴著水波紋,微微反射著光,另一件則是鄭琬茗今年才在 Georges Hobeika定製的裹胸禮裙,上半身是淡灰色的紗綢裹胸,腰部連接起同樣材質的紗質長裙,半透明的布料能看到隱約的雙腿,紗裙上還點綴著彩色的蕾絲紋樣,在左側有一個直達大腿根部的開叉,配一雙白色系帶高跟,走路時一條修長美腿總能時不時露出來,美不勝收。 book18.org

這兩件禮服可謂是解決了雪融的燃眉之急,她終於睡了一個安穩覺。 第二天就是元旦晚會開幕的日子了,適逢假期,雪融邀請了父母二人晚上一起來學校觀看演出,這是他們第一次在現場看女兒站在大舞台上的表現,所以這讓雪融既興奮又緊張。 book18.org

當天下午,晚會進行最後一次彩排,雪融也位列其中,徐東作為攝影的一員,現在正忙著調試設備,楊樂樂早早也趕了過來,在後台正在表演的間隙和雪融聊天。 book18.org

正聊得盡興,遠遠地看見蔣軼文走了進來。雪融很是好奇,便朝他打招呼。 「師哥,你怎麼來了,難道你也要上台嗎?」 book18.org

印象中,蔣軼文是個不折不扣的宅男,並不會對這種演出感興趣,雪融便打趣道。 book18.org

「不是,是我妹要表演,我來看看她」蔣軼文四下里張望。 book18.org

「咦,她也在呀,哪個節目?我好像沒什麼印象哎……」 book18.org

雪融疑惑到,她注意負責部分節目的協調,主要工作還是上台主持,所以很多參演人員她並不知道。 book18.org

「合唱團。」蔣軼文說「我還是給她打個電話吧。」 book18.org

掛斷電話不久,蔣亦琳便從外面的小門跑進來。 book18.org

「啊,學姐們好。」蔣亦琳剛跑到蔣軼文身邊,看到雪融坐在一旁,趕忙打招呼,「我在合唱團,姐姐做主持人,今天好漂亮呀。」 book18.org

蔣亦琳穿著一條黑色低胸短禮服裙,腿上是黑色絲襪,配一雙黑色粗跟防水台高跟鞋。蔣亦琳挽著哥哥的臂膀,做小鳥依人狀。四人交談一番,準備分開,蔣軼文鼓勵雪融道:「加油啊。」然後蔣亦琳才拉著他離開,去了別處。 傍晚晚飯後,林隸楚載著鄭琬茗出發前往雪融的學校,因為是觀看女兒登台,所以兩人也穿著的沒有那麼隨意,鄭琬茗一襲白色蕾絲長裙,林隸楚則是一身灰色休閒西裝。兩人進了禮堂,找到雪融幫他們安排好的位置入座。 book18.org

觀眾們也陸陸續續入場,這個禮堂是全校最大的一個,容納數千人,鄭琬茗靠在椅背上,打量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時不時和林隸楚聊幾句。離開演還有不到二十分鐘,雪融在後台坐著準備,不能出來和父母打招呼。觀眾席上的人們都坐定了,現場熙熙攘攘,林隸楚還在和妻子討論一會兒雪融上台後怎麼給她拍照,這時手機卻振動了兩下,抬起螢幕一看,卻是雪融發來了消息:「好緊張啊,馬上要上台了。」 book18.org

林隸楚拿起手機給一旁的鄭琬茗看了看,便回復道:「沒事沒事,不用擔心,你見過這麼多大場面了,完全沒有問題的,爸爸媽媽給你加油。」 book18.org

大幕拉開,雪融和另外兩男一女,共四位主持人,身著華麗的禮服,面帶微笑,緩緩步入舞台中央。四位主持人紛紛舉起話筒致辭,雪融身著黑色禮服,努力平復了自己緊張的情緒,話音緩慢而又抑揚頓挫,幾番話落,台下掌聲雷動。 「沒有松風的秋,雁去長空;沒有飛雪的冬,乍暖還寒。一夜高風凋碧樹,凋不了青春不滅的火焰;滿地余寒露凝香,凝不住你絕美的年華。在這燭光與微笑構成的舞台,在這笑聲與歌聲匯成的海洋,在這永恆與溫馨築就的聖地,我們歡聚在一起,讓我們在這歡樂的晚上盡情的歡笑吧!」 book18.org

說完最後的開幕詞,四人放下話筒,緩緩走下舞台,宣告著演出的開始。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