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1-51完结)作者:交大帅哥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作者:交大帅哥2020年/1月/20日发表于sis

001 情窦初开

九十年代末的庄城年味还是很足,老话讲正不出月就是年,在庄城过了破五之后,年味才渐渐的淡下去,直到正月十五过完,小城里的人们才会各干各的正事儿。

不过那都是有钱人的生活,没钱的人,不出正月十五该忙还得忙,萧富就跟着他妈妈就在铁路边捡煤块儿,说好听点叫捡,难听点就是偷了。

车皮上的门别开之后,哗啦啦流下来一大片,众人一拥而上,疯狂的往自己编织袋里猛塞,能不能熬出九,就看这次能往家里背多少了。

半大的萧富抢不过那些大老爷们,只能在边角抢些碎煤块儿,等他们陆续离开以后,萧富才挤到中间,不过剩下的大多还是着碎煤块儿,有总比没有强,捡不到的话,剩下的这些天只能受冻了。

在铁路边捡煤块儿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儿,这个地界儿,每年都会有人缺胳膊少腿儿,但是不捡就受冻,总以为缺胳膊少腿儿都是别人的事儿,不会轮到自己头上,所以捡煤块儿的这些老少爷们,嘻嘻哈哈的每年都会蜂拥过来。

正月里的天一如既往的冷,小风好似软刀子般,一下一下的割着人的脸,尤其是在铁路边,两头通透的没边,寒风刮的更是肆无忌惮,捡煤块儿的人为了御寒,都把自己裹的很严实,有人甚至只露出两只眼睛,其他地方全都裹的严严实实。

一串儿没头的车皮从远处滑了下来,这种车在钢轨上行驶,除了细微的沙沙声,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捡煤块儿的人已经不多,他们尽可能的往自己编织袋里多装一些,却不知道死亡之神正一点点的朝着他们逼近。

萧富下意识里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猛地抬头,看到一串儿车皮正缓缓地朝着他们这边滑过来,他所在的这个位置不会被刮到,但自己的邻居张雪艳娘娘弯腰站在两条钢轨之间,正是来车的那两条钢轨,用不了多久,车皮就要撞上张雪艳了。

萧富想都没多想,拔腿就朝着张雪艳那边奔了过去,纵身往前猛地扑了出去,将张雪艳扑倒在钢轨外面,两人落地之后重重的摔在钢轨外侧的土地上,荡起一片尘土飞扬,这时,他们身后,那串儿车皮响着钢铁摩擦特有的沙沙声,缓缓的驶过,把萧富和张雪艳与那些捡煤块儿的人群暂时隔开。

张雪艳被扑倒之后还有些发懵,虽然穿的厚,但这样直挺挺的摔倒还是被摔得有些疼,她缓过神儿来之后,回头正准备骂扑倒自己的这个人,却看到了车皮正缓缓经过刚才自己站的那个地方,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顿时,张雪艳带着棉布白口罩的脸变得煞白,甚至比有些脏了的棉布白口罩还要白,如果这个时候能把她的口罩摘下来,一定能发现她的嘴唇儿正在打着颤。

萧富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危险过去之后,他就缓过来了,张雪艳还在他的怀里面抱着,鼻尖缓缓飘过张雪艳雪花膏的香味,这让萧富立刻就将注意力转到了张雪艳身上,一时不愿意从她身上爬起来,这样压着张雪艳,让萧富有些浮想联翩。

年轻人的火气旺的很,从他开始臆想到裤裆里的家伙顶上张雪艳肥臀,也就只用了几秒钟时间,虽然寒冬腊月两人穿的都很厚,把年轻人如小钢炮似的家伙,还是能感觉到张雪艳丰臀的柔软,正巧不巧还顶在两臀瓣间,像是把家伙包裹住似的,让没经过人事的萧富舒爽无比,更是不想从张雪艳身上爬起来。

经过短暂的恢复,张雪艳也渐渐的缓了过来,她早已经发现是萧富这孩子将自己救下来,刚才自己脑子一片空白没注意那么多,可回过神儿来之后,发现萧富这孩子依旧在自己身上压着,这让张雪艳又好气又好笑,以为这孩子是被吓傻了,正准备开口说话,却突然感到两臀瓣儿间的不对劲,有个硬邦邦的物什儿正顶在那里。

张雪艳不是怀春少女,想都没想就知道那是个什么家伙,她男人走车一个多星期了,这两天就连洗个屁股都能摸出水儿来,更别提这会儿有个家伙在后面顶着,虽然寒风依旧凛冽,但却挡不住裤裆里散发春情,她竟忘了呵斥萧富从自己身上下来。

俩人怪异的趴在土堆上一直不动弹,眼看着没几节车皮就要过完,张雪艳这才不情不愿的呵斥萧富:“小兔崽子赶快爬过去,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萧富瞅着张雪艳的俏脸,发现上面绯红一片,完全不似最初被吓成煞白的样子,他不好意思的咧了几下嘴,没敢吱声儿,因为他明白张雪艳已经感觉到自己裤裆里的家伙,也不好再赖下去,很不情愿地翻了个身,坐在了张雪艳的身边,埋着头,一边等着车皮过去一边让裤裆里的家伙慢慢消火。

赵丽琴心急火燎地站在车皮那一端,两只脚直跳,恨不得自己有双翅膀从车皮上飞过去,看看儿子到底有事儿没事儿,好不容易等车皮过完,发现儿子正埋头坐在土堆上,被吓了一跳,三步并两步地冲到儿子身边,焦急的问:“富儿,咋回事儿?被碰到没有?”

萧富正在回味儿刚才顶着张雪艳那事儿,被母亲这么一嚷嚷,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儿,这才茫然的把目光看向赵丽琴,没吱声儿,只是茫然的摇了摇头,他现在的这个状态,正好符合被惊吓过后的样子,任谁都想不到刚才他和张雪艳趴在土堆上的那点儿龌龊。

这时,张雪艳的儿子石宝也奔了过来,还没走到跟前就大声嚷嚷着说:“妈你不要命了,敢站在那儿捡煤,亏是富哥儿反应快,要不是今儿个你就交代在这儿了。” 张雪艳被惊吓之后,又被萧富顶的不上不下,这会儿正心烦着,听到儿子瞎嚷嚷,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瞎嚎什么,你娘我不正在这儿坐着么,等我哪天躺那儿了,你再嚎也不晚。”

“呸!呸!呸!”赵丽琴连呸了好几下,转言安慰张雪艳:“艳儿,大过年的,咋说的这么不吉利,没事儿就好,大家没事儿就好。”

赵丽琴已经将萧富看了个遍,发现儿子不慎除了有点儿脏并没有大碍,这才把心放进了肚子里,她转身将张雪艳拉了起来,说:“今儿个就是这了,出了这档子事儿咱就别再捡了,编织袋里的煤咱两间匀匀,差不多够烧过正月,收拾收拾回去吧。”

石宝被老娘呛的不敢再吱声儿,见萧富还在地上坐着,他也走过去蹲在萧富身边,看着俩母亲在整理编制袋,也没过去帮忙的意思,往自己口袋里摸了摸,那半包烟还在,想着等大人走了之后,就给富哥儿发一根压压惊。

萧富偏头瞅了一眼石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还没有猥亵这个词,但刚才自己对赵丽琴做出的那种行为,让他觉得有些对不住自己这个发小。

“哎!富哥儿,你瞅瞅我们这整天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啥时候能有个头啊!”石宝唉声叹气的抱怨着。

萧富甩甩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了出去,目光移向自己的母亲那边,发现她们虽说是要回去了,但为了不白跑这一趟,还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挑着地上几块最大的煤块儿往编织袋里拾,萧富心中生出阵阵悲凉,他扭头对石宝说:“你那有烟没有,给我来一根。”

石宝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富,又偷偷向母亲那边看了一眼,试探小声问:“你妈就在那边呢,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抽?”

经过提醒,萧富这才想起来现在还不是抽烟的时候,这才摆摆手说:“算了,不要了!”

正准备起身的时候,赵丽琴吃力的提着编织袋放在萧富跟前,那边张雪艳也同样双手提着一个走了过来,她没赵丽琴劲大,提着编织袋走路时很不稳当,好在就几步路,她还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萧富有心上去帮忙,可是这边他妈妈赵丽琴开了腔:“富儿,你等会儿把这袋扛回去,我跟你娘娘提一袋回去。”

萧富答应了一声,这时张雪艳也走了过来,对着石宝说了同样的话,女人劲儿小,扛一大袋子煤块儿回去的确很吃力,更何况回去还有别的事儿要忙,萧富这样的半大小子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已经算是劳动力了。

萧富瞅着自己母亲和张雪艳一起提着一袋煤从身边经过,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了张雪艳的肥臀上,以前没注意过不觉得怎么样,经过刚才那事,他发现张雪艳屁股左右扭动的格外有吸引力,裤裆里面的家伙不自觉间又抬起了头。

这时萧富眼前出现了一根烟,把看向张雪艳臀部的目光给遮住了,石宝笑嘻嘻的说:“烟不绝人,就剩这两根了,等晚上人少的时候,咱再去零担货场逛逛,看看还有啥新货色!”

萧富接过烟,把目光从张雪艳身上收了回来,他又看向石宝所说的零担货场的方向,摇摇头,说:“算了,宝儿,咱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了,得想点儿别的法子弄钱,别再让大人为咱操心了!”

这话说出来以后,别管石宝啥反应,萧富觉得自己像是突然长大了似得,不过他嘴上说想别的法儿弄钱,可心里却没有一丁点儿头绪。

正月十五的傍晚炮摊儿还没撤,不过到了这个时候,炮摊儿年下里的生意也到了尾声,剩下没卖完的货,讲讲价便宜些也就处理了。

萧富和石宝过放炮瘾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不过就算是再便宜,他们也没钱去买,不过他们有办法,说是不再去零担货场了,可他们还是经不住放炮的诱惑,在经过激烈的思想之后,萧富还是决定去零担货场最后一次,他们没多顺,只顺了两包红塔山,还有两个易拉罐的健力宝,边喝饮料边放炮,对于哥儿俩来说就是人间享受。

一包红塔山换了一大堆的碎炮,都是从整挂上掉下来的,炮摊儿老板卖不掉,扔了也就扔了,能换包红塔山抽抽,也是十分的满意。

萧富放炮的花样很多,塞墙缝,埋土堆,炸大便,塞酒瓶儿,最后把他们喝完的易拉罐给炸了个稀碎,两人过完炮瘾,天已经擦黑,脏兮兮的回到家里面。

两家是邻居,在庄城的角落里,同样都住着贫民窟的板房,虽然房子显得简陋,但房间里的煤炉却烧得非常旺,这得益于萧富他们下午捡的那几编织袋煤块儿,大人们才敢在正月十五的晚上可着劲儿的烧。

萧富和石宝的老爹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家,两人都是火车司机,并且在一个班上,过年这些天净是奔波在路上,好不容易在这个年快要过完的时候赶到了家里面,两人虽然风尘仆仆的,但显得却十分兴奋。

为了过年热闹,也为了省点儿煤,正月十五两家是合在一起过的,今年是在石宝家里,俩女人早经把饭菜准备妥当,只等着自家男人赶回来吃饭,看着萧宏伟和石同军前后脚进了家门,鼻子眼都是笑的,赶忙迎上去帮自家男人收拾,这时候俩小子也从门外面走了进来。

本来哥俩过炮瘾还挺兴奋,不过见了自己的爸爸以后,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溜着墙根儿走,准备去洗手吃饭,却不想被老爹逮个正着。

“去哪野去了,弄的这么脏。”萧宏伟挡住了萧富的去路,在他身上划啦几下,萧富捡完煤块之后就没换衣服,上面土灰煤灰着是有一大片,被萧宏伟划啦这几下,荡起不少尘土,啪嗒一声,还没抽几根儿的那包红塔山,从萧富的口袋里面掉了出来。

萧宏伟往地上瞅了瞅,发现地上竟是包红塔山,顿时怒了:“老子才抽两块钱一包的烟,你竟敢买这个。”

说着,萧宏伟伸手就要去打萧富,赵丽琴赶忙拉住了丈夫,把地上那包红塔山捡了起来,她知道儿子不会有钱买这么贵的烟,也有些纳闷这件事从哪儿来的,于是一边劝丈夫一边问儿子:“整个年下都不见你人,这刚回来就要打孩子,富儿,你这烟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萧富正犹豫着要不要把这烟的来历说出来,却不曾想一旁的石宝嘴快,直接就说了出来:“零担货场那儿多着呢,我们趁人不注意顺出来的,叔,我们那儿有钱买这个啊。”

零担货场平日里的管理并不松散,只是由于过年天冷,看货场的人都猫在屋里不想出来,这才给了萧富他们可乘之机,萧富石宝都是铁路子弟,对这一套都比较熟悉,所以才敢大着胆子去顺,再加上大人们没事儿去火车上扒煤偷土豆,他们这才也有学有样的去零担货场顺东西。

知道了香烟的来源,明白萧富没糟蹋钱,张雪艳也过来劝:“宏伟,算了吧,孩子们都小不懂事,大过年的也别跟孩子治气,赶紧洗洗吃饭吧!”

说着,张雪艳把目光移向俩孩子这边说:“咱们人穷志不短,以后不能再去零担货场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了,要是被抓住非得把你们送到派出所不行。”

石宝看着他爹的脸,像是小鸡啄米似的飞快的点头,而萧富却在心里撇嘴,你们去火车皮上扒煤就不算偷鸡摸狗了,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过他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那无疑是在讨打。

晚上吃的是火锅,煤炉烧的非常旺,放上一口锅,加点儿汤料,两家六口人吃的是不亦乐乎,虽然外面还是寒冬腊月,但房间里的温度却非常高,两家平日里经常在一起吃饭,好的跟一家人似的也没什么顾忌,不管说话还是穿衣都十分随意。

放在平常萧富也都只顾着吃了,可是今天却有些不一样,由于是在石宝家里,张雪艳穿的更是随意,只穿了个秋衣秋裤紧绷绷的贴在身上,前胸一对儿大奶子格外耀萧富的眼,他时不时的就会偷看几下。

萧富还注意到张雪艳的坐姿,两条圆鼓鼓的大腿微微叉开,交汇处鼓鼓囊囊像是藏着什么东西,随着吃饭的动作,两腿开笼合并,张雪艳裤裆鼓起的地方忽大忽小,害的萧富裤裆里的家伙也立了起来,他极力想克制自己不再去偷看,可每次随着张雪艳双腿的动作,萧富都会趁人不注意去瞟一眼。

张雪艳没有注意到萧富的目光,见男人们在猜拳喝酒,她也在自己面前倒了一小杯,酒满上之后,张雪艳把酒杯推到了萧富跟前说:“今天可多亏了富儿,来,趁着这机会,娘娘敬你一杯。”

张雪艳说的这话,可把萧富给闹了个大红脸,他有些不好意思,刚才还在偷看娘娘,这会儿张雪艳对他一番感激,这让萧富有些坐不住,屁股在凳子上扭来扭去,看着面前的那杯酒,想端起来喝,可又怕自己爸爸再次发火。

本来还在猜拳的男人们顿时被张雪艳的话吸引过来,拳也不猜了,忙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两个男人在场的其他人都十分清楚,还是石宝嘴最快,三言两语就将萧富救下张雪艳的事儿给抖搂出来了。

本来还很热闹的屋子顿时静了下来,都是铁路边生活多少年的人,男人们心里都清楚利害,只听石宝那三言两语就觉得心底发凉,真要是出事,今晚两家人都不会好过。

萧宏伟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在桌上,说道:“从今往后谁也不准再去铁路边捡煤块儿了,更不能去那疯,大不了老子把烟给戒了,明年咱买煤烧,老石,你咋说?”

平时上班时,在车上石同军都是听萧宏伟的,更何况今天这事儿还关乎他老婆的命,他更是没啥说的,连忙附和着说:“嗯,早就不能让老娘们去铁路边了,你们这些半大小子以后也不能去了!”

萧宏伟见石同军表了态,点了点头,拿起筷子指着自己的儿子说:“听到你石伯说的话了吧,以后如果让我发现一次你再去铁路边,我见一次就敲断你一条腿。”

说完,萧宏伟就盯着萧富,等着他做出回应,虽然这话是对着萧富说的,可石宝也被吓的够呛,连忙随着萧富一起点头。

萧宏伟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些许笑容,端起面前的酒杯,对萧富和石宝说:“今天你们出息了,过完年就要成大人,把杯子里的酒干了,你娘娘让你喝的酒,你一滴都不能浪费。”

得到父亲的首肯,萧富早就按耐不住,急忙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净,他喝完倒是没事,石宝也跟着逞能,想一口将酒喝完,却不曾想喝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呛到了,开始剧烈的咳嗽,惹得一屋子人开始哈哈大笑,这时,屋子里的气氛才重新热络起来。

喝完酒吃完饭,四个大人正好凑一桌麻将,打的也不大,就是图个乐呵,两个半大小子开始玩俄罗斯方块游戏机,游戏机在俩人手里一人升一级,也玩的是不亦乐乎。

玩起游戏机来,萧富的注意力终于从张雪艳肉嘟嘟的身子上移开了,直到零点,大人们才有了睡意,萧宏伟带着老婆要回去,见儿子还在玩,一点儿也没要回去的意思,他正要呵斥,却听张雪艳在一旁笑着说:“算了老萧,让他俩在这儿玩吧,我家今天炉子烧的旺,半夜也暖和,让他跟宝儿一起睡就行了。”

以前这哥儿俩经常睡在一起,萧宏伟几天不在家,正想着等会儿回去跟赵丽琴亲热,张雪艳说的也正合他意,所以萧宏伟也没多说什么,就带着赵丽琴回家去了。

萧富抬头看了眼门口,发现张雪艳正站在门口送自己父母,浑圆挺翘的臀部正倚在门框上,他突然想起,下午自己在铁路边顶的就是那个地方,心中一阵儿燥热,玩游戏机的时候频频失误,手里的游戏机被石宝抢走了也没感觉到。

张雪艳把萧宏伟夫妻俩送出去,就将房门关上,她这个时候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男人身上,根本就没发现萧富的眼神有些躲闪,她给石同军飞了个媚眼之后,示意他快点洗洗进卧室,然后才走到石宝跟前,说:“你们两个自己洗洗,进屋玩去,在这儿吵的我们睡不成。”

石宝应了一声说:“玩完这一把就去洗脸,还不瞌睡呢!”

萧富抬头看了眼张雪艳,也附和一下石宝的话,不过在他收回目光的时候,刚好就瞅见了娘娘的裤裆那个位置,张雪艳秋裤绷的很紧,把裤裆那里勒的是十分诱人,他忍不住再次扭头,偷眼看向了那里。

张雪艳倒是没发现萧富的小动作,她有些气恼儿子不听话,等会儿还得跟自己男人干那事儿,儿子在外面听着算是怎么回事,她揪起石宝的耳朵说:“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快儿快儿的去,省的等会儿我把你耳朵揪掉!”

石宝喊着痛,不敢再犟嘴,连忙沙发上站起来,往水管那里跑去,萧富看看张雪艳的脸,他也怕娘娘揪耳朵,也跟着石宝跑了出去。

张雪艳看着他们跑出去,妩媚的笑了出来,屋子里的温度让她的脸格外红润,笑容更是被衬托的异常魅惑,石同军这时也走了过来,发现格外的骚情,他在张雪艳翘臀上捏了一把,说:“那我也去洗洗,等会儿跟你睡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