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熟女味兒 (1-51完結)作者:交大帥哥

簡體

【那些年的熟女味兒】 作者:交大帥哥2020年/1月/20日發表於sis book18.org

001 情竇初開 book18.org

九十年代末的莊城年味還是很足,老話講正不出月就是年,在莊城過了破五之後,年味才漸漸的淡下去,直到正月十五過完,小城裡的人們才會各干各的正事兒。 book18.org

不過那都是有錢人的生活,沒錢的人,不出正月十五該忙還得忙,蕭富就跟著他媽媽就在鐵路邊撿煤塊兒,說好聽點叫撿,難聽點就是偷了。 book18.org

車皮上的門別開之後,嘩啦啦流下來一大片,眾人一擁而上,瘋狂的往自己編織袋裡猛塞,能不能熬出九,就看這次能往家裡背多少了。 book18.org

半大的蕭富搶不過那些大老爺們,只能在邊角搶些碎煤塊兒,等他們陸續離開以後,蕭富才擠到中間,不過剩下的大多還是著碎煤塊兒,有總比沒有強,撿不到的話,剩下的這些天只能受凍了。 book18.org

在鐵路邊撿煤塊兒是件非常危險的事兒,這個地界兒,每年都會有人缺胳膊少腿兒,但是不撿就受凍,總以為缺胳膊少腿兒都是別人的事兒,不會輪到自己頭上,所以撿煤塊兒的這些老少爺們,嘻嘻哈哈的每年都會蜂擁過來。 book18.org

正月里的天一如既往的冷,小風好似軟刀子般,一下一下的割著人的臉,尤其是在鐵路邊,兩頭通透的沒邊,寒風刮的更是肆無忌憚,撿煤塊兒的人為了禦寒,都把自己裹的很嚴實,有人甚至只露出兩隻眼睛,其他地方全都裹的嚴嚴實實。 book18.org

一串兒沒頭的車皮從遠處滑了下來,這種車在鋼軌上行駛,除了細微的沙沙聲,幾乎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撿煤塊兒的人已經不多,他們儘可能的往自己編織袋裡多裝一些,卻不知道死亡之神正一點點的朝著他們逼近。 book18.org

蕭富下意識里覺得有什麼不對,他猛地抬頭,看到一串兒車皮正緩緩地朝著他們這邊滑過來,他所在的這個位置不會被刮到,但自己的鄰居張雪艷娘娘彎腰站在兩條鋼軌之間,正是來車的那兩條鋼軌,用不了多久,車皮就要撞上張雪艷了。 book18.org

蕭富想都沒多想,拔腿就朝著張雪艷那邊奔了過去,縱身往前猛地撲了出去,將張雪艷撲倒在鋼軌外面,兩人落地之後重重的摔在鋼軌外側的土地上,盪起一片塵土飛揚,這時,他們身後,那串兒車皮響著鋼鐵摩擦特有的沙沙聲,緩緩的駛過,把蕭富和張雪艷與那些撿煤塊兒的人群暫時隔開。 book18.org

張雪艷被撲倒之後還有些發懵,雖然穿的厚,但這樣直挺挺的摔倒還是被摔得有些疼,她緩過神兒來之後,回頭正準備罵撲倒自己的這個人,卻看到了車皮正緩緩經過剛才自己站的那個地方,瞬間就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book18.org

頓時,張雪艷帶著棉布白口罩的臉變得煞白,甚至比有些髒了的棉布白口罩還要白,如果這個時候能把她的口罩摘下來,一定能發現她的嘴唇兒正在打著顫。 book18.org

蕭富倒是沒有想那麼多,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危險過去之後,他就緩過來了,張雪艷還在他的懷裡面抱著,鼻尖緩緩飄過張雪艷雪花膏的香味,這讓蕭富立刻就將注意力轉到了張雪艷身上,一時不願意從她身上爬起來,這樣壓著張雪艷,讓蕭富有些浮想聯翩。 book18.org

年輕人的火氣旺的很,從他開始臆想到褲襠里的傢伙頂上張雪艷肥臀,也就只用了幾秒鐘時間,雖然寒冬臘月兩人穿的都很厚,把年輕人如小鋼炮似的傢伙,還是能感覺到張雪艷豐臀的柔軟,正巧不巧還頂在兩臀瓣間,像是把傢伙包裹住似的,讓沒經過人事的蕭富舒爽無比,更是不想從張雪艷身上爬起來。 book18.org

經過短暫的恢復,張雪艷也漸漸的緩了過來,她早已經發現是蕭富這孩子將自己救下來,剛才自己腦子一片空白沒注意那麼多,可回過神兒來之後,發現蕭富這孩子依舊在自己身上壓著,這讓張雪艷又好氣又好笑,以為這孩子是被嚇傻了,正準備開口說話,卻突然感到兩臀瓣兒間的不對勁,有個硬邦邦的物什兒正頂在那裡。 book18.org

張雪艷不是懷春少女,想都沒想就知道那是個什麼傢伙,她男人走車一個多星期了,這兩天就連洗個屁股都能摸出水兒來,更別提這會兒有個傢伙在後面頂著,雖然寒風依舊凜冽,但卻擋不住褲襠里散發春情,她竟忘了呵斥蕭富從自己身上下來。 book18.org

倆人怪異的趴在土堆上一直不動彈,眼看著沒幾節車皮就要過完,張雪艷這才不情不願的呵斥蕭富:「小兔崽子趕快爬過去,壓的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book18.org

蕭富瞅著張雪艷的俏臉,發現上面緋紅一片,完全不似最初被嚇成煞白的樣子,他不好意思的咧了幾下嘴,沒敢吱聲兒,因為他明白張雪艷已經感覺到自己褲襠里的傢伙,也不好再賴下去,很不情願地翻了個身,坐在了張雪艷的身邊,埋著頭,一邊等著車皮過去一邊讓褲襠里的傢伙慢慢消火。 book18.org

趙麗琴心急火燎地站在車皮那一端,兩隻腳直跳,恨不得自己有雙翅膀從車皮上飛過去,看看兒子到底有事兒沒事兒,好不容易等車皮過完,發現兒子正埋頭坐在土堆上,被嚇了一跳,三步並兩步地衝到兒子身邊,焦急的問:「富兒,咋回事兒?被碰到沒有?」 book18.org

蕭富正在回味兒剛才頂著張雪艷那事兒,被母親這麼一嚷嚷,嚇了一跳,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顫兒,這才茫然的把目光看向趙麗琴,沒吱聲兒,只是茫然的搖了搖頭,他現在的這個狀態,正好符合被驚嚇過後的樣子,任誰都想不到剛才他和張雪艷趴在土堆上的那點兒齷齪。 book18.org

這時,張雪艷的兒子石寶也奔了過來,還沒走到跟前就大聲嚷嚷著說:「媽你不要命了,敢站在那兒撿煤,虧是富哥兒反應快,要不是今兒個你就交代在這兒了。」 張雪艷被驚嚇之後,又被蕭富頂的不上不下,這會兒正心煩著,聽到兒子瞎嚷嚷,頓時氣就不打一處來,罵道:「瞎嚎什麼,你娘我不正在這兒坐著麼,等我哪天躺那兒了,你再嚎也不晚。」 book18.org

「呸!呸!呸!」趙麗琴連呸了好幾下,轉言安慰張雪艷:「艷兒,大過年的,咋說的這麼不吉利,沒事兒就好,大家沒事兒就好。」 book18.org

趙麗琴已經將蕭富看了個遍,發現兒子不慎除了有點兒髒並沒有大礙,這才把心放進了肚子裡,她轉身將張雪艷拉了起來,說:「今兒個就是這了,出了這檔子事兒咱就別再撿了,編織袋裡的煤咱兩間勻勻,差不多夠燒過正月,收拾收拾回去吧。」 book18.org

石寶被老娘嗆的不敢再吱聲兒,見蕭富還在地上坐著,他也走過去蹲在蕭富身邊,看著倆母親在整理編制袋,也沒過去幫忙的意思,往自己口袋裡摸了摸,那半包煙還在,想著等大人走了之後,就給富哥兒發一根壓壓驚。 book18.org

蕭富偏頭瞅了一眼石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心裡還沒有猥褻這個詞,但剛才自己對趙麗琴做出的那種行為,讓他覺得有些對不住自己這個發小。 book18.org

「哎!富哥兒,你瞅瞅我們這整天都過的是什麼日子,啥時候能有個頭啊!」石寶唉聲嘆氣的抱怨著。 book18.org

蕭富甩甩頭,把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拋了出去,目光移向自己的母親那邊,發現她們雖說是要回去了,但為了不白跑這一趟,還是在做著最後的努力,挑著地上幾塊最大的煤塊兒往編織袋裡拾,蕭富心中生出陣陣悲涼,他扭頭對石寶說:「你那有煙沒有,給我來一根。」 book18.org

石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蕭富,又偷偷向母親那邊看了一眼,試探小聲問:「你媽就在那邊呢,就這麼明目張胆的抽?」 book18.org

經過提醒,蕭富這才想起來現在還不是抽煙的時候,這才擺擺手說:「算了,不要了!」 book18.org

正準備起身的時候,趙麗琴吃力的提著編織袋放在蕭富跟前,那邊張雪艷也同樣雙手提著一個走了過來,她沒趙麗琴勁大,提著編織袋走路時很不穩當,好在就幾步路,她還是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book18.org

蕭富有心上去幫忙,可是這邊他媽媽趙麗琴開了腔:「富兒,你等會兒把這袋扛回去,我跟你娘娘提一袋回去。」 book18.org

蕭富答應了一聲,這時張雪艷也走了過來,對著石寶說了同樣的話,女人勁兒小,扛一大袋子煤塊兒回去的確很吃力,更何況回去還有別的事兒要忙,蕭富這樣的半大小子對於他們這種家庭來說,已經算是勞動力了。 book18.org

蕭富瞅著自己母親和張雪艷一起提著一袋煤從身邊經過,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了張雪艷的肥臀上,以前沒注意過不覺得怎麼樣,經過剛才那事,他發現張雪艷屁股左右扭動的格外有吸引力,褲襠裡面的傢伙不自覺間又抬起了頭。 book18.org

這時蕭富眼前出現了一根煙,把看向張雪艷臀部的目光給遮住了,石寶笑嘻嘻的說:「煙不絕人,就剩這兩根了,等晚上人少的時候,咱再去零擔貨場逛逛,看看還有啥新貨色!」 book18.org

蕭富接過煙,把目光從張雪艷身上收了回來,他又看向石寶所說的零擔貨場的方向,搖搖頭,說:「算了,寶兒,咱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再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兒了,得想點兒別的法子弄錢,別再讓大人為咱操心了!」 book18.org

這話說出來以後,別管石寶啥反應,蕭富覺得自己像是突然長大了似得,不過他嘴上說想別的法兒弄錢,可心裡卻沒有一丁點兒頭緒。 book18.org

正月十五的傍晚炮攤兒還沒撤,不過到了這個時候,炮攤兒年下里的生意也到了尾聲,剩下沒賣完的貨,講講價便宜些也就處理了。 book18.org

蕭富和石寶過放炮癮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不過就算是再便宜,他們也沒錢去買,不過他們有辦法,說是不再去零擔貨場了,可他們還是經不住放炮的誘惑,在經過激烈的思想之後,蕭富還是決定去零擔貨場最後一次,他們沒多順,只順了兩包紅塔山,還有兩個易拉罐的健力寶,邊喝飲料邊放炮,對於哥兒倆來說就是人間享受。 book18.org

一包紅塔山換了一大堆的碎炮,都是從整掛上掉下來的,炮攤兒老闆賣不掉,扔了也就扔了,能換包紅塔山抽抽,也是十分的滿意。 book18.org

蕭富放炮的花樣很多,塞牆縫,埋土堆,炸大便,塞酒瓶兒,最後把他們喝完的易拉罐給炸了個稀碎,兩人過完炮癮,天已經擦黑,髒兮兮的回到家裡面。 book18.org

兩家是鄰居,在莊城的角落裡,同樣都住著貧民窟的板房,雖然房子顯得簡陋,但房間裡的煤爐卻燒得非常旺,這得益於蕭富他們下午撿的那幾編織袋煤塊兒,大人們才敢在正月十五的晚上可著勁兒的燒。 book18.org

蕭富和石寶的老爹終於在天黑前趕到了家,兩人都是火車司機,並且在一個班上,過年這些天凈是奔波在路上,好不容易在這個年快要過完的時候趕到了家裡面,兩人雖然風塵僕僕的,但顯得卻十分興奮。 book18.org

為了過年熱鬧,也為了省點兒煤,正月十五兩家是合在一起過的,今年是在石寶家裡,倆女人早經把飯菜準備妥當,只等著自家男人趕回來吃飯,看著蕭宏偉和石同軍前後腳進了家門,鼻子眼都是笑的,趕忙迎上去幫自家男人收拾,這時候倆小子也從門外面走了進來。 book18.org

本來哥倆過炮癮還挺興奮,不過見了自己的爸爸以後,就像是老鼠見了貓,溜著牆根兒走,準備去洗手吃飯,卻不想被老爹逮個正著。 book18.org

「去哪野去了,弄的這麼髒。」蕭宏偉擋住了蕭富的去路,在他身上劃啦幾下,蕭富撿完煤塊之後就沒換衣服,上面土灰煤灰著是有一大片,被蕭宏偉劃啦這幾下,盪起不少塵土,啪嗒一聲,還沒抽幾根兒的那包紅塔山,從蕭富的口袋裡面掉了出來。 book18.org

蕭宏偉往地上瞅了瞅,發現地上竟是包紅塔山,頓時怒了:「老子才抽兩塊錢一包的煙,你竟敢買這個。」 book18.org

說著,蕭宏偉伸手就要去打蕭富,趙麗琴趕忙拉住了丈夫,把地上那包紅塔山撿了起來,她知道兒子不會有錢買這麼貴的煙,也有些納悶這件事從哪兒來的,於是一邊勸丈夫一邊問兒子:「整個年下都不見你人,這剛回來就要打孩子,富兒,你這煙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book18.org

蕭富正猶豫著要不要把這煙的來歷說出來,卻不曾想一旁的石寶嘴快,直接就說了出來:「零擔貨場那兒多著呢,我們趁人不注意順出來的,叔,我們那兒有錢買這個啊。」 book18.org

零擔貨場平日裡的管理並不鬆散,只是由於過年天冷,看貨場的人都貓在屋裡不想出來,這才給了蕭富他們可乘之機,蕭富石寶都是鐵路子弟,對這一套都比較熟悉,所以才敢大著膽子去順,再加上大人們沒事兒去火車上扒煤偷土豆,他們這才也有學有樣的去零擔貨場順東西。 book18.org

知道了香煙的來源,明白蕭富沒糟蹋錢,張雪艷也過來勸:「宏偉,算了吧,孩子們都小不懂事,大過年的也別跟孩子治氣,趕緊洗洗吃飯吧!」 book18.org

說著,張雪艷把目光移向倆孩子這邊說:「咱們人窮志不短,以後不能再去零擔貨場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兒了,要是被抓住非得把你們送到派出所不行。」 book18.org

石寶看著他爹的臉,像是小雞啄米似的飛快的點頭,而蕭富卻在心裡撇嘴,你們去火車皮上扒煤就不算偷雞摸狗了,這叫上樑不正下樑歪,不過他沒敢把心裡話說出來,那無疑是在討打。 book18.org

晚上吃的是火鍋,煤爐燒的非常旺,放上一口鍋,加點兒湯料,兩家六口人吃的是不亦樂乎,雖然外面還是寒冬臘月,但房間裡的溫度卻非常高,兩家平日裡經常在一起吃飯,好的跟一家人似的也沒什麼顧忌,不管說話還是穿衣都十分隨意。 book18.org

放在平常蕭富也都只顧著吃了,可是今天卻有些不一樣,由於是在石寶家裡,張雪艷穿的更是隨意,只穿了個秋衣秋褲緊繃繃的貼在身上,前胸一對兒大奶子格外耀蕭富的眼,他時不時的就會偷看幾下。 book18.org

蕭富還注意到張雪艷的坐姿,兩條圓鼓鼓的大腿微微叉開,交匯處鼓鼓囊囊像是藏著什麼東西,隨著吃飯的動作,兩腿開籠合併,張雪艷褲襠鼓起的地方忽大忽小,害的蕭富褲襠里的傢伙也立了起來,他極力想克制自己不再去偷看,可每次隨著張雪艷雙腿的動作,蕭富都會趁人不注意去瞟一眼。 book18.org

張雪艷沒有注意到蕭富的目光,見男人們在猜拳喝酒,她也在自己面前倒了一小杯,酒滿上之後,張雪艷把酒杯推到了蕭富跟前說:「今天可多虧了富兒,來,趁著這機會,娘娘敬你一杯。」 book18.org

張雪艷說的這話,可把蕭富給鬧了個大紅臉,他有些不好意思,剛才還在偷看娘娘,這會兒張雪艷對他一番感激,這讓蕭富有些坐不住,屁股在凳子上扭來扭去,看著面前的那杯酒,想端起來喝,可又怕自己爸爸再次發火。 book18.org

本來還在猜拳的男人們頓時被張雪艷的話吸引過來,拳也不猜了,忙追問到底是怎麼回事,除了兩個男人在場的其他人都十分清楚,還是石寶嘴最快,三言兩語就將蕭富救下張雪艷的事兒給抖摟出來了。 book18.org

本來還很熱鬧的屋子頓時靜了下來,都是鐵路邊生活多少年的人,男人們心裡都清楚利害,只聽石寶那三言兩語就覺得心底發涼,真要是出事,今晚兩家人都不會好過。 book18.org

蕭宏偉啪的一聲將筷子拍在桌上,說道:「從今往後誰也不准再去鐵路邊撿煤塊兒了,更不能去那瘋,大不了老子把煙給戒了,明年咱買煤燒,老石,你咋說?」 book18.org

平時上班時,在車上石同軍都是聽蕭宏偉的,更何況今天這事兒還關乎他老婆的命,他更是沒啥說的,連忙附和著說:「嗯,早就不能讓老娘們去鐵路邊了,你們這些半大小子以後也不能去了!」 book18.org

蕭宏偉見石同軍表了態,點了點頭,拿起筷子指著自己的兒子說:「聽到你石伯說的話了吧,以後如果讓我發現一次你再去鐵路邊,我見一次就敲斷你一條腿。」 book18.org

說完,蕭宏偉就盯著蕭富,等著他做出回應,雖然這話是對著蕭富說的,可石寶也被嚇的夠嗆,連忙隨著蕭富一起點頭。 book18.org

蕭宏偉滿意的點了點頭,露出些許笑容,端起面前的酒杯,對蕭富和石寶說:「今天你們出息了,過完年就要成大人,把杯子裡的酒乾了,你娘娘讓你喝的酒,你一滴都不能浪費。」 book18.org

得到父親的首肯,蕭富早就按耐不住,急忙將杯子裡的酒喝了個乾淨,他喝完倒是沒事,石寶也跟著逞能,想一口將酒喝完,卻不曾想喝到一半的時候就被嗆到了,開始劇烈的咳嗽,惹得一屋子人開始哈哈大笑,這時,屋子裡的氣氛才重新熱絡起來。 book18.org

喝完酒吃完飯,四個大人正好湊一桌麻將,打的也不大,就是圖個樂呵,兩個半大小子開始玩俄羅斯方塊遊戲機,遊戲機在倆人手裡一人升一級,也玩的是不亦樂乎。 book18.org

玩起遊戲機來,蕭富的注意力終於從張雪艷肉嘟嘟的身子上移開了,直到零點,大人們才有了睡意,蕭宏偉帶著老婆要回去,見兒子還在玩,一點兒也沒要回去的意思,他正要呵斥,卻聽張雪艷在一旁笑著說:「算了老蕭,讓他倆在這兒玩吧,我家今天爐子燒的旺,半夜也暖和,讓他跟寶兒一起睡就行了。」 book18.org

以前這哥兒倆經常睡在一起,蕭宏偉幾天不在家,正想著等會兒回去跟趙麗琴親熱,張雪艷說的也正合他意,所以蕭宏偉也沒多說什麼,就帶著趙麗琴回家去了。 book18.org

蕭富抬頭看了眼門口,發現張雪艷正站在門口送自己父母,渾圓挺翹的臀部正倚在門框上,他突然想起,下午自己在鐵路邊頂的就是那個地方,心中一陣兒燥熱,玩遊戲機的時候頻頻失誤,手裡的遊戲機被石寶搶走了也沒感覺到。 book18.org

張雪艷把蕭宏偉夫妻倆送出去,就將房門關上,她這個時候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男人身上,根本就沒發現蕭富的眼神有些躲閃,她給石同軍飛了個媚眼之後,示意他快點洗洗進臥室,然後才走到石寶跟前,說:「你們兩個自己洗洗,進屋玩去,在這兒吵的我們睡不成。」 book18.org

石寶應了一聲說:「玩完這一把就去洗臉,還不瞌睡呢!」 book18.org

蕭富抬頭看了眼張雪艷,也附和一下石寶的話,不過在他收回目光的時候,剛好就瞅見了娘娘的褲襠那個位置,張雪艷秋褲繃的很緊,把褲襠那裡勒的是十分誘人,他忍不住再次扭頭,偷眼看向了那裡。 book18.org

張雪艷倒是沒發現蕭富的小動作,她有些氣惱兒子不聽話,等會兒還得跟自己男人干那事兒,兒子在外面聽著算是怎麼回事,她揪起石寶的耳朵說:「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快兒快兒的去,省的等會兒我把你耳朵揪掉!」 book18.org

石寶喊著痛,不敢再犟嘴,連忙沙發上站起來,往水管那裡跑去,蕭富看看張雪艷的臉,他也怕娘娘揪耳朵,也跟著石寶跑了出去。 book18.org

張雪艷看著他們跑出去,嫵媚的笑了出來,屋子裡的溫度讓她的臉格外紅潤,笑容更是被襯托的異常魅惑,石同軍這時也走了過來,發現格外的騷情,他在張雪艷翹臀上捏了一把,說:「那我也去洗洗,等會兒跟你睡覺。」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