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10-11)作者:交大帅哥

.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

作者:交大帅哥2020/3/15发表于:SexInSex

010 初尝滋味

对于苏玉芬贱兮兮的态度,萧富坦然接受了,他大马金刀的坐在店里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斜吊着根香烟,四顾打量着,这店里的东西实在是没他需要的,不过看着那些塑料模特穿的小内裤,他就有些燥热,赶紧将自己的目光移开。

萧富过来是找苏北的,跟苏北妈妈苏玉芬就说不着话,对于她们母女偷东西,萧富又不打算见义勇为,只是为自己兄弟谋求些性福罢了,听着苏玉芬闲扯淡了一会儿,萧富有些不耐烦的问:“姨,今天就你一个人看店么,苏北怎么还不过来啊?”

苏玉芬听到萧富的问话,眼皮突突跳了几下,她虽然不知道上星期萧富跟自己女儿说过什么,但从女儿回来后难看的脸色,就能看出些倪端,苏玉芬往门口看了一眼,知道这会儿暂时还不会来客人,就斜跨着坐到了萧富对面的台子上面,说:“小兄弟叫萧富是吧,北北今天有事儿不过来了,姨今天陪你,你需要什么,姨都能满足你。”

五月中下旬的天气已经变的比较热了,苏玉芬已经将裙子穿上,虽不是超短裙,但裙子整体也不长,裙摆在膝盖上缘,里面还穿着肉色丝袜,显得很是撩人,斜跨在身后的台子上后,苏玉芬又将裙摆向上拉了拉,露出一段大腿,由于大腿上裹着丝袜,虽看不清皮肤的颜色,但紧绷有致的大腿还是被丝袜修饰的十分诱人。

萧富完全没想到苏玉芬会来这么一手,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玉芬裙摆下缘那截大腿,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要说苏玉芬长的挺有气质的,活脱脱就是苏北的年长版,她生苏北的时候还十分年轻,到现在也就是三十七八岁年纪,正是散发成熟女人气息的年纪。

萧富吞了口吐沫,喉头动了好几下,这才说道:“姨,你误会了,我找苏北就是问问学校里面的事儿,没别的意思!”

“得了吧,别以为我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你心里的花花肠子姨都知道,别在这儿装蒜了。”苏玉芬给萧富飞了媚眼,身体往后面挪了一下,屁股完全坐在了身后的台子上,装出有些热的样子上下撩着裙摆给自己扇风。

萧富没再回答苏玉芬的话,行为完全诠释了他现在的内心活动,他目光灼灼的看着上下翻飞的裙摆,从两腿中间露出若有若无的淡粉色,萧富以为裤袜跟裤子一样,可见识过苏玉芬的丝袜,他实在是长了见识,苏玉芬穿的是条开裆裤袜,所以能清晰的显露出淡粉色的内裤来。

丝袜萧富不是没见过,自己妈妈和张雪艳他都叫见她们穿过,但从没有见过这种样式的,苏玉芬不愧是卖内衣的,花样就是多,她坐在台子上两条腿再次分开了一些,丝袜的神秘感显得更是浓烈,萧富能看清楚那抹淡粉色似乎只有一小片布,遮挡着神秘地带,忽然间裙摆落了下来,重新将裤裆那个部位给盖住,萧富失望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坐在椅子上的屁股动了几下,想要过去重新将裙子掀开,可却见到苏玉芬从台子上跳了下来。

萧富见到苏玉芬从台子上跳下来,心中更是忐忑起来,但发现她并没有超自己这边走,而是朝着门口那边离开,萧富又感到失落,这个年纪的他虽然冲动,但还不敢用强,即使面对苏玉芬这种捏着她把柄的女人,萧富依旧没有那种想法,这种心理十分矛盾。

苏玉芬走到门口并没有离开,她探头在门外看了几眼,发现周围没有几个人经过,这个点儿本来就没啥生意,没有多余的人也十分的正常,她缩回来之后,直接就将卷帘门从里面拉了下来,店里本就开着灯,光线只是稍微暗了一点,但从萧富的角度看向门口的苏玉芬,显得格外清晰。

只见苏玉芬笑眯眯的从门口走过来,步速舒缓,但特别有韵味,胯部左右摇曳,让裙摆也随之跳动,时不时漏出来一抹大腿上的丝袜,让萧富看的直流口水,苏玉芬抿着嘴,含笑对萧富抛出了个媚眼,说道:“别在这儿给姨装蒜了,给姨说实话,你现在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萧富心里还能想什么,他裤裆里面的家伙早就顶起来了,他穿的是条运动裤,料子很薄,里面的裤衩也是松松垮垮的,所以裤裆那个位置被里面的家伙顶的冒尖儿,十分的明显,苏玉芬的目光在那上面就没有移开过。

苏玉芬单过这么多年,虽说她这里不是清水衙门,但跟她一起的多是露水姻缘,蜻蜓点水般的一次后,就没有长久过,而且苏玉芬找的那些男人都比她年纪大好多,技巧丰富但冲劲不足,她还真没尝过年轻小伙子,只看裤裆顶起来角度苏玉芬就有流口水的冲动,想着能借这个机会能跟眼前这个男孩儿保持个长久的关系,她现在虽说不上有钱,但比以前好多了,去偷东西也是以前养成的习惯,其实不偷的话也不会差到哪去。

萧富不清楚苏玉芬内心里那么多的想法,他的心里面经过了过山车似的几上几下,这时见到苏玉芬再次朝自己款款走来,他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睛紧盯着苏玉芬,想要往后面退,可只退了半步就被身后的墙壁挡住了去路,萧富此时的内心是矛盾的,既恐惧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又期待那件事快些的到来。

苏玉芬带着一脸的坏笑逼到萧富跟前,她看到面前的这个小男孩儿紧张的神情,她内心是极其得意,靠过来之后,伸手就掏住了萧富的裤裆,不由的赞叹一句:“年轻就是好,这个玩意儿手感就是不一样。”

“姨……姨,你要干啥!”萧富这个地方是有生以来第二次被成熟女人摸到,虽然他知道苏玉芬是在做什么,但直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最初的目的就是想帮石宝崩锅,可石宝还没崩上,他自己倒是先跟苏北妈妈搞到了一起。

“我要干啥?你心里还不清楚么!以后你想了,直接过来找姨就行,以后别再为难姨了,行么?”苏玉芬说着话,那只抓在鸡巴上的手,像是条灵蛇似得,顺着裤腰就钻进了萧富的裤子里面,遇到那根火热的鸡巴后,没做任何犹豫的就将手握了上去,硬度超乎她的想象。

萧富被抓到鸡巴后,下意识将屁股向后躲了一下,可身后的墙壁没有让他挪动半分,只能任由苏玉芬抓着自己的鸡巴,萧富强打起精神,装出老练的样子,说道:“姨,我本来就没打算你啊,就是过来提醒你一下,以后你再去的时候小心点,嘶……姨你轻点,下面碰到裤衩上不舒服!”

苏玉芬低头往萧富裤裆里看了一眼,她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萧富的眼睛看了片刻,心中暗忖,管你小毛孩子说的是真是假,今天让你尝到了甜头,不由你以后不再来吃腥,她嘻嘻笑了笑说:“刚开包吧,这么嫩,让姨给你检查一下,别把宝贝儿给弄坏了。”

说着,也不等萧富同意,苏玉芬直接就将他的运动裤给扒了下来,里面的鸡巴噌的就跳了出来,上下摆动几下之后,直挺挺的上翘着,跟腹部形成了一个角度不大的锐角,苏玉芬看到这根活力四射的鸡巴后,眼睛散发出渴望的光芒,另一只手下意识的就抓住了鸡巴下面的卵蛋,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捏起来。

萧富哪里受到过这种刺激,完全在跟着苏玉芬的节奏走,每当苏玉芬的手向前撸动,萧富就跟随者向前顶,向后剥的时候,他就向后缩身体,总想着把自己的龟头放在苏玉芬的手心里。

苏玉芬舔了几下嘴唇,看着萧富的鸡巴是越看越爱,她忍不住蹲了下来,两条腿大大的叉开,尽量让自己离萧富近一点儿,她小嘴微张,一口就将那根硬的发烫的鸡巴裹进了嘴里,她玩过的鸡巴也有好几根了,可这么年轻的还是第一次,由于有些太过兴奋,用力有些过猛,鸡巴吃的有些深,龟头直接就扎到了喉咙口,让她立刻就开始干呕,喉部急剧收缩,夹着龟头一阵抽动,她受不了赶紧就将鸡巴给吐了出来。

“小坏蛋,你想把鸡巴捅到我肚子里啊!”苏玉芬虽然说话带着埋怨,但神态中尽是妩媚劲,加上刚刚呛出来的眼泪,脸上还有一抹红晕,又显得楚楚可怜。

“姨!我不是故意的啊!”萧富挺着鸡巴,语气中略带不安,生怕苏玉芬不再给自己吃鸡巴,刚才插的深,感觉十分的舒服,他摸着苏玉芬的嘴唇,将流出来的唾液擦去了一些。

苏玉芬没说什么,一只手握着鸡巴,另一只手轻轻在鸡巴头上打了一下,说:“让你不老实,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着,她攥起鸡巴向上挤了一下,在龟头上吐了口刚才憋出的口水,充分润滑了一番,很是娴熟的用拇指来回在鸡巴上下揉动,龟头时不时的被她从虎口挤了出来,在苏玉芬手里面玩的不亦乐乎。

萧富哪感受过这种玩法,舒爽的直吸凉气,他双手无措的抱着苏玉芬的脑袋,摸着她的耳唇,还有脸蛋,兴奋的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

鸡巴在苏玉芬手里面玩了一阵儿,她红唇微张,又将鸡巴给吃进了嘴里,这次吃的并不深,嘴里的舌头极其灵活,左右翻转将鸡巴包裹在一起,用舌尖去刺激龟头上的马眼儿,灵活的就像是要将马眼儿挑开一般。

“啊……姨,就是这里,太爽了,鸡巴好像要被你给舔化了!”萧富被弄的轻飘飘的,几乎要飞起来似得,上次张雪艳给他洗鸡巴的时候哪刺激到这种程度,觉得自己鸡巴快要融化了似得。

苏玉芬吐出鸡巴,咯咯笑了几声,说:“还有更美的,你想不想玩?”

说着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体,将自己的裙摆拉了起来,她丰满圆润的大屁股立刻就露了出来,她身上还穿着丝袜,一时半会儿没法脱掉,里面的内裤也不方便脱,但是苏玉芬有办法,她将包裹着阴阜的内裤拨到一旁,让穴口完全露了出来,然后反手就抓住了萧富的鸡巴,拉着他往自己穴口位置碰。

萧富这个时候是十分好奇的,他非常想看看苏玉芬的肉穴长的是什么样子,成熟女人的肉穴他还没近距离的观察过,想要一窥究竟,突然萧富又想起上次胡思乱想中老虎生殖器倒刺的事儿,他连忙将手按在苏玉芬的屁股上,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姨,女人的那个里面有没有倒刺啊,可别把我的鸡巴弄烂,我还得留着撒尿用呢!”

苏玉芬一愣,不知道萧富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回头吃笑几声说:“哪看来的乱七八糟东西,我告诉你呀,女人这里面可是桃源洞,男人进去了就不想再出来,里面要多美就有多美!”

萧富有些狐疑,他有些不信的在苏玉芬穴口摸了一把,黏糊糊的手上全是水儿,他将中指伸了进去,四下转动了一圈,想要摸摸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动作恰巧是在挑逗苏玉芬,让她忍不住哼唧了几声。

苏玉芬喘着粗气说:“别再摸姨了,赶紧把鸡巴插进来吧,你没看姨的逼里已经流出多少水儿了!”

萧富听到逼这个字,鸡巴不由又跳动了几下,他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指,随着苏玉芬的牵引,将自己的龟头与她的肉穴口对准,龟头上立刻就传来滑腻腻的感觉,苏玉芬并没有急于将鸡巴插进去,而是对着自己穴口上下摩擦了一番,把龟头充分润滑之后,这才引着向里面放去。

只是刚刚插进去了一个龟头,萧富就明白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了,他猛地向前一挺身体,整根鸡巴就没了进去,直接顶到了肉穴的最深处,碰到一个阻碍才停下来。

苏玉芬根本没有想到萧富会插的这么猛,身体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她也随之舒爽的闷哼一声,她回过头,带着些许哀求的语气说道:“别顶了那么猛,都快顶到姨的子宫里面了,轻点儿,姨年纪大了受不了。”

萧富哪儿管那么多,鸡巴进去之后,他对性方面的认识又提高了一个新的台阶,根本不管苏玉芬在说什么,双手抱着她的大屁股狠劲儿的抽插,每次都能顶到苏玉芬最里面的那块儿肉上,摸着苏玉芬包裹在屁股上的丝袜,萧富手感十分惬意,十根手指深深地嵌进柔软的臀入之中,每次抱着臀肉抽插,都能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苏玉芬的肉穴里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进过鸡巴了,而萧富这次抽少的十分猛烈,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蜜穴里面向外涌着淫水,压抑不住自己的喉咙,从里面发出很淫靡的叫声,这声音更加刺激了身后的那个男孩儿,让他每一次力度都有所加重。

“轻……轻点……,这种速度你弄不了几下的。”苏玉芬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连贯,她伸出手想要阻止身后的萧富,可是背对着对方,手根本就用不上力,却被萧富抓住了她自己的手腕。

萧富无师自通的将苏玉芬另一只手腕也抓了起来,身体如同打桩机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苏玉芬柔软的屁股上,他的鸡巴能感觉到苏玉芬肉穴里面在收缩,每夹一下,萧富都本能的猛往里面挤,年轻人第一次操逼都不会很持久,萧富也没有例外,苏玉芬又是夹的他十分痛快,没用多长时间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童子精猛烈的喷洒进了苏玉芬的肉穴里面。

“啊……!好烫啊!”苏玉芬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年轻人虽然射的快,但喷射的力度却是异常猛烈,打在她子宫口上,让她浑身的都不由在颤抖。

射精后的萧富有些虚脱,他抱着苏玉芬的大屁股久久都不愿意松开,直到鸡巴彻底软下来之后,才从苏玉芬的肉穴里面掉了出来,萧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看着自己的精液从肉穴里面往外流,问:“姨,是不是我射进去之后,你就会怀孕啊?”

苏玉芬站直身体转过身,没好气的白了萧富一眼,说:“知道你还往里面射,男人的精液射进女人的逼里,十有八九就会怀孕。”

“啊!那我岂不是要当爸爸了?”萧富挠挠头,有些不敢相信,他接着问道:“姨,那可怎么办啊,我现在还在上学,还不能养孩子啊!”

苏玉芬咯咯的笑了出来,她在萧富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说:“看把你给吓的,没事儿,以后姨的逼里你尽管射,姨上环了不怕你射,不会给你生孩子的!”

萧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嘿嘿的傻笑几声,然后说:“那就好,那就好,以后我再往你逼里面射就放心了!”

苏玉芬又是白了萧富一眼,没再说什么,她依旧撩着自己的裙子,左右看了看,发现卫生纸在不远处,两腿小碎步向前迈了过去,赶紧撕了几张纸来擦自己的肉穴,萧富的童子精又浓又多,把她下面填的十分满。

苏玉芬蹲在地上也没避萧富,就那样把两条腿叉的很开,充分让自己的穴口张开,稍微使劲,里面立刻就涌出一大堆白哗哗的精液,她怕弄到地上,赶紧用卫生纸擦拭起来。

萧富有些好奇,他裤子还没提上去,见到苏玉芬蹲在自己面前擦她的肉穴,萧富也蹲了过去,特意观察了一下她穴口的外观,黑黑的有两片蝴蝶肉,由于苏玉芬两条腿叉的很大,加上刚刚被萧富的鸡巴进去过,穴口完全张开,里面粉嫩的软肉也看的很是清楚,萧富想到自己刚才跟苏玉芬是在崩锅,他一直不理解为啥操逼叫崩锅,于是问苏玉芬:“姨,都说崩锅崩锅,到底为啥叫崩锅啊,你那里也不像锅啊!”

苏玉芬正在用心的擦拭自己的肉穴,听到萧富的问话,她抬头看了一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你还真问对人了,锅当然不在外面,在你姨的里面啊!”

见萧富还有些不理解,于是苏玉芬继续说:“你把手指伸进去摸摸看,最里面是不是有个稍微陷进去点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锅。”

萧富见苏玉芬的双腿分开的又大几分,他不客气的把手探了过去,在穴口周围摸了一圈,然后才将中指插了进去,手指摸到最里面之后,指尖触到一块儿有些硬度的肉,他轻点几下之后,的确是如同苏玉芬所说,那是个有些陷进去的肉块儿,肉穴里面湿热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又搅动了几番。

“行了,别闹了,水儿都擦干净了,被你这么一闹,又流出来好些,真是的。”苏玉芬轻轻拍打了一下萧富的手,她又感觉到肉穴里面有水往外面冒,喉咙里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苏玉芬眯眼看了看萧富裤裆下面,他还没把裤子提上去就来折腾人了,这会儿两腿中间吊着的那根鸡巴又有要抬头的迹象,在裤裆那里一跳一跳的,她看的煞是喜爱,感叹着年轻就是好,刚刚射完就能重新恢复,心想着要不要让他再操自己一次,想着就把手伸了过去,轻轻撸动起来,可是这个时候,店门被咚咚的敲响了。

【未完待续】

011 追忆儿时

店里面的两人听到敲门声之后,都是惊了一下,赶忙抽回还摸在对方身体上的那只手,而萧富表现的更是明显,他飞快的站起来将自己裤子提好,虽然鸡巴还在翘着,但还是被他强行塞进了裤衩里面。

苏玉芬看到萧富慌张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笑嘻嘻的用气声说道:“看把你给吓的,在自己家店里有什么好怕的!”

说着,苏玉芬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她撩着裙子的前摆,又是撕了几张卫生纸,用两只手指将穴口分开,另一只手那着卫生纸擦了几下,把穴口里外的粘液全部擦干净这才作罢,而外面的敲门声她充耳不闻。

萧富看着苏玉芬这幅淫荡的模样,暗自吞了好几下口水,他扭头看了看门口,心中十分懊恼,要不是这个讨厌的来人,看到苏玉芬这副德行,他肯定要再抱着她的大屁股再次狂崩一锅不可。

苏玉芬将自己的肉穴周围擦干净之后,将卫生纸扔进了垃圾桶,扭头看向旁边的萧富,见他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苏玉芬媚眼快速的闪了几下,凑到他跟前悄声说:“瞧你没出息的样子,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想要了就来找姨,姨啥都给你。”

萧富这个时候满脑子都是苏玉芬肉穴的样子,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他不好回答什么,没有多想,只是拼命的点头,想要明确的表达出目前自己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苏玉芬没在理会萧富,她做出不耐烦的样子,很是不高兴的对外面的人喊:“别敲了,里面的人还没死,再敲该把里面的人给震死了,开门也得等我走过去吧。”

外面的人听到苏玉芬的声音,立刻就停了敲门声,房间里变的安静下来,苏玉芬走到门口,将门锁打开,轻轻向上推了一下,卷帘门随之就滑了上去,立刻就看见了外面的来人,正是苏玉芬自己的女儿苏北。

“死丫头,赶着奔丧呢,一下接一下的敲,你老娘就是装个飞毛腿也跑不了这么快啊,不知道缓缓再说。”苏玉芬很是不高兴的骂了苏北一句,她将门脸简单收拾一下就转身走了进来。

苏北是跟着苏玉芬走进店里面的,她进门之后发现萧富也在,顿时停下了脚步,狐疑的把萧富上下打量一番,带着不善的语气说:“你来我家干啥,刚才在店里面跟我妈在干什么?”

萧富撇撇嘴,他发现门口是苏北后就不那么紧张了,至少苏北母女还有把柄在自己手里面捏着,他这次来也是为了逼苏北就范,可是却没曾想把苏玉芬给崩了。

还没等萧富回答,苏玉芬抢在他前面对苏北说到:“北北,你问那么多干啥,妈刚才跟萧富说了点事儿,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萧富见苏玉芬给自己圆了场,并且他今天也爽的差不多了,本来是找苏北想再对她威逼利诱一番,可是自从肏了苏玉芬后,萧富觉得再去逼苏北去挨石宝的崩,就有些不太厚道,以后石宝能不能成事儿,也只能看他自己的能力了,这事儿给闹的,萧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没办法去跟石宝说。

离开苏玉芬的小店时,萧富看了苏北一眼,目光里很是复杂,而苏北看向萧富的目光中也是极其复杂,她不清楚自己妈妈跟萧富在屋子待着在干什么事儿,但她觉得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就是萧富在逼迫自己妈妈什么,等萧富走出店里面之后,苏北看向自己妈妈苏玉芬,眼神碰上之后,自己妈妈明显有些躲闪,这让苏北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担心。

萧富离开苏玉芬那里之后径直就回到了自己家里面,初尝到女人滋味的他早已经将石宝的事儿抛到脑后,满脑子都是在回忆自己鸡巴插到苏玉芬肉穴里的感觉,他越想越是不过瘾,鸡巴硬邦邦憋的难受,根本就没心思去读书。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天,萧富终于下定决心在中考前不再去找苏玉芬了,食髓知味后想要暂时戒掉有些难熬,不过萧富为了能考上不错的高中还是坚持了下来,就连苏北他都不再上心了,石宝也看出来萧富这段日子比较用功,就没有多打搅他。

离中考还有十来天的时间,晚上萧富在复习功课的时候,石宝突然来找他,萧富这会儿正想放松一下,就跟石宝聊了起来,石宝样子显得十分兴奋,他进门之后,就挤眉弄眼的对萧富说:“富儿,你猜我跟苏北怎么样了?”

萧富一愣,看到石宝这副兴奋劲,心中立刻就猜到些什么来,他试探着问道:“该不是你把苏北给崩了吧,不是这样我看你也兴奋不成这个样子。”

石宝激动的挥着手臂,脸上都快笑出一朵花了,他拍了一下萧富的肩膀说:“知我者富儿也!我就知道瞒不住你!”

萧富没好气的白了石宝一眼,说:“别在我跟前拽文了,你心里想啥都在脸上写着呢,这还用我猜,等去当兵了千万得照顾好自己,心里得能藏住点儿事儿,要不是肯定被欺负。”

石宝听到当兵立刻就沮丧起来,原来他是想在当兵之前把苏北给崩了,可真崩过以后,他又不想去当兵了,那滋味让他实在是不想失去,石宝叹了口气说:“哎!早知道就不去当兵了,就在家里面天天操苏北,要是去当兵了以后这日子该咋过啊,富儿你是不知道,崩过了才知道,简直跟做神仙一样,鸡巴插进苏北下面那个洞里,夹的我永远都不想拔出来。”

萧富心想我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啥滋味,苏北她妈还让我崩了呢,我现在可是你的便宜老丈人,想着想着萧富就有些失神,鸡巴随之就硬了起来。

石宝看到萧富这副痴迷模样,立刻就搂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在萧富的裤裆里掏了一下,见他也硬的不能行,石宝哈哈大笑出来,说:“富儿,别装了,兄弟知道你这段儿时间憋坏了,也别只顾着学习了,就这两天我找苏北说说,让她也给你崩一锅咋样,崩完之后你学习起来就更有劲儿了。”

萧富推了石宝一下,将他给推开,他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事儿,被石宝这一勾,心中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萧富挥着手对石宝说:“去,去,去,回家睡觉去吧,我现在哪能分心,马上就要中考,每一分钟对我都是宝贵的。”

说着,就把石宝往门口推,石宝也十分识相,他这次过来不光是为了炫耀,也是想给自己兄弟分享一下,临出门前,他再次笑嘻嘻的对萧富说:“富儿,既然中考前你不想分心就算了,那等考完试,兄弟我一定让你崩上苏北,算是对你考上高中兄弟我送你的礼物。”

“到时候再说吧,你先跟苏北缠绵吧,抓紧当兵前最后的这段时间,接下来两年内也不知道能回来多长时间。”萧富随口应付着石宝,考完试他肯定是要去苏北家的,就算不崩苏北也得把苏玉芬给好好玩几次,不过这话他可不好意思跟石宝说。

石宝离开后,萧富的脑子就乱了,做题的时候老是集中不了精力,本来应该会的题目总是想不出解题思路,他气的将笔拍在桌子上,索性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躺了一会儿,萧富听到在屋有动静,他知道是自己妈妈在外面忙活,也没说话,依旧躺在床上平复自己的情绪,突然他问到有牛奶的香气从外屋飘了过来,随后就见赵丽琴端着一只碗掀起布门帘走了进来。

牛奶对于萧富这种家庭来说可算是奢侈品,萧富平时根本就没有机会喝到,也就是在过年的时候能喝上一些,这个时候赵丽琴买牛奶,就是觉得萧富学习辛苦,想给他补充一下营养。

牛奶端进来之后,赵丽琴见到萧富在床上躺着,有些心疼儿子,她柔声说道:“富儿,妈给你煮了点牛奶,起来趁热喝了吧。”

萧富这时心里面正烦乱着,根本不想起床,更不想喝东西,他摆摆手,随口说道:“先放一边儿吧,我现在没有心情喝,让我休息一会儿,静静脑子等会儿再说吧!”

赵丽琴将碗放在了萧富的书桌上,然后坐在床边,她爱怜的看着儿子,觉得儿子这段时间为了冲刺,明显都瘦了一圈,她抚摸着儿子的额头,细声说道:“富儿,不用太拼了,该休息就休息一下,妈还像以前那样你揉揉太阳穴,帮你放松一下吧!”

见萧富没有反对,赵丽琴就将双手的拇指按在了萧富的太阳穴上,庄城六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赵丽琴在家里只穿了一件棉布睡裙,睡裙是吊带样式的,有小片胸口的肌肤在外面显露着,下身裙裾也跟短,最多也就只能盖住屁股,一般赵丽琴都是家里没外人的时候才这样穿。

以前萧富也见过妈妈的这种装束,并没有多想过,也没有多注意过,今天当赵丽琴的拇指放在他的太阳穴上时,萧富就感觉到有股异样顺着脊椎骨穿了上来,直接到了发梢上,让每根头发都立了起来,整个头皮开始变的麻酥酥,配合着妈妈轻柔的拇指,让萧富觉得浑身都放松下来。

他睁开眼睛,发现赵丽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一条大腿绕过自己,可能是侧坐着不舒服,一条腿放在自己另一边以后,弯腰的时候能更舒服一些,萧富偷眼看了看妈妈的裤裆,很是清晰的能看清楚她穿着一条月白色内裤,由于坐姿的关系,护着穴口那个地方稍微离开了点儿,如果斜着去看的话,肯定能看到里面的穴肉,只是萧富平躺着,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他十分想去看看,却没有办法绕过去,因为自己只要稍微一动,妈妈就能发现自己在做什么。

萧富只得重新闭上眼睛,他的双手却垂了下去,一只手摸到妈妈放在床上那条小腿上,而另外一只手却攀上了赵丽琴另外一条腿上的大腿上,两只手都是轻轻的抚摸,心里面感觉到十分的宁静,赵丽琴的皮肤天生就非常好,虽然到了这个年纪,两条腿上的肌肤依旧十分光滑,小腿上几乎没有汗毛,而大腿上却是饱满弹性十足,萧富只是轻轻捏了几下,立刻就弹了起来。

对于儿子的抚摸,赵丽琴一点儿也不反感,反而还十分的欣喜,那天晚上跟儿子的拥抱,让赵丽琴心中多多少少起了些涟漪,感受着儿子在自己腿上游走,赵丽琴觉得麻酥酥的,心里面憋着一股劲儿出不来,想让儿子再往深处摸一下,但又知道那是错误的行为,心里面是极其的矛盾。

萧富在赵丽琴大腿上的那只手是越来越不规律,渐渐的朝深处游去,越摸越是靠里,而赵丽琴也感受到了萧富那只手的变化,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按在萧富太阳穴的那只手力度也轻了下来,变成了轻轻的抚摸,当她感觉到萧富拇指快到自己内裤边缘时,立刻就惊醒过来,母子怎么能做这种事儿,哪有儿子摸妈妈穴口的,她赶紧把屁股往后面挪出一段距离,离儿子的手远些,不让他摸到自己已经流出水儿来的肉穴。

“富儿,差不多了,今天晚上早点儿睡吧,明天学也行!”赵丽琴把另一只腿从萧富身上绕了过来,把睡裙往下稍微整理了一下,起身就要离开。

萧富眼见赵丽琴要离开,赶忙起身抱住了她的腰身,说:“妈,你再给我揉揉太阳穴吧,我感觉自己轻松多了,有你在这儿,我心里面很静。”

赵丽琴被抱住之后,没有在动弹,她目光柔和的看着儿子,在萧富头发上轻轻抚摸几下,这才柔声说道:“先把牛奶喝了吧,等会儿放凉就不好喝了。”

说着,赵丽琴欠身将放在书桌上的碗给端了过来,递到萧富的面前,萧富坐直身体,一口气咕咚咕咚将碗里的牛奶给喝了个干净,在喝的时候,他生怕自己妈妈离开,一直斜着眼睛在看她的动向,见妈妈始终微笑坐着不动,他才安心将碗里的牛奶喝完。

赵丽琴接过空碗,将碗放回原位,她沉思了片刻,看着儿子满是期待的眼神,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在萧富额头轻轻点了点,娇嗔道:“真是那你没办法了,这次老实给我躺着,手不要乱动,要不我真就走了啊。”

萧富见妈妈同意了,他飞快的重新躺下,把身体躺的笔直,等着赵丽琴再来给他按太阳穴,没曾想赵丽琴在萧富身上打量了一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大腿,说:“给妈让开些地方,让我坐到床上去,身子扭的时间长了腰受不了。”

说着,赵丽琴就拖鞋坐在床上,她屁股扭动几下直接就坐到萧富的两条腿中间,赵丽琴的两条大腿张开,从萧富的腿上跨了过去,这样就能直着身体去按摩儿子的太阳穴,不过当赵丽琴身体前倾弯下腰时,小腹正好触碰在儿子裤裆那里的位置,到了她这个年纪,保养的再好,也会有些肚腩,赵丽琴肚腩不算大,但也不小,不过那部分肉十分柔软,正好能将萧富裤衩鼓起来的地方全都给包裹住。

萧富隔着内裤鸡巴上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妈妈肚子上的温度,小腹压的他十分舒爽,让他本来软下去的鸡巴重新恢复了活力,没用几秒钟就充血完毕,每当赵丽琴稍微用力压过来的时候,鸡巴都能跳动一下,顶在赵丽琴的小腹上十分刺激。

萧富记得妈妈不让自己乱动,他这次手也不敢再去乱摸了,只是用鸡巴感受着妈妈小腹上传过来的温度,虽然被揉着太阳穴十分舒服,但他依旧有些不满足,轻声对赵丽琴说:“妈,你趴过来点,还给我唱一下小时候哄我睡觉的歌吧,今天晚上我不想看书了,想现在就睡觉。”

赵丽琴早就感受到萧富鸡巴的变化,她偷偷看了几眼,小腹上也能感受到那里的跳动,年轻人的鸡巴就是硬,她许久也没有从丈夫身上感受到了,心里面想要用手去碰触一下,但伦理道德限制了她的行为,她始终都无法做出那个决定。

听到儿子的请求,赵丽琴只是犹豫了半秒,就答应了下来,她身体前倾的更是厉害,几乎趴在了萧富的上半身,她拇指轻轻揉着儿子的太阳穴,嘴里轻声呢喃的唱了起来:“小宝宝,小宝宝,闭上眼睛快睡觉,妈妈怀里快睡觉……”

赵丽琴唱歌的声音很是平缓,一遍唱完之后又是重复一遍,她的身体随着歌声的节奏上下摇摆,不知不觉间裤裆的位置就蹭住了儿子翘起来的鸡巴上,也是随着节奏上下摩擦,儿子的鸡巴和她的肉穴在隔着两层布料的情况下有了亲密接触,虽然没有直接碰到,但赵丽琴还是能感受到鸡巴上的硬度,她时刻都在压抑着把自己内裤拨开的想法,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她能忍受的最大限度。

此刻萧富的内心极其平静,听着妈妈得歌声,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在妈妈怀抱里的感觉,觉得此刻特别的有安全感,虽然鸡巴上有些摩擦,但他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还以为是妈妈的小腹在压着自己,渐渐脑子变得宁静起来后,他眼皮开始发沉,就这样被赵丽琴哄睡着了。

赵丽琴听到了儿子均匀的呼吸声,她双目含情,近距离的凝视了一会儿,忍不住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在出萧富住处时,她回头看了一眼,不由的叹了口气。

赵丽琴蹲在洗漱的地方,早已将自己内裤完全褪下,肉穴周围全都是淫液,尤其是两片小阴唇那里,泛滥的更是厉害,她双眼迷离,把手撩在屁股下的水盆里,清洗着流出来的液体,不过她的动作十分缓慢,不知道是在洗屁股,还是在刺激自己的性器,这时就算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