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3.4) 作者:李浩凌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作者:李浩凌2020年9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3.4男孩天堂

帽子还想拯救一下胖儿东,缓缓说道:“东哥!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古老的故事,就是有个农民,在地里挖到一个元宝,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可如果他继续挖,还能挖到金矿、玛瑙矿、翡翠矿、钻石矿、iphone矿、比特币矿,宇宙螺旋摇摆无敌值钱矿……”

“帽哥,可是元宝实在太香了,我欲罢不能啊……&……%……##¥……((*)”

帽子没听他后面说啥,直接挂了,心想:我佛不渡哈批,还是管一下另一位吧。想袁涵是先去的“按摩”,早该超时了,没联系帽子不说,电话也不接,多少还是有点让人担心,于是帽子原路返回。上了公寓楼,走廊里依稀听到袁涵的声音,算是放下心。

原来结束了按摩,袁涵重新冲澡,穿上衣服开了灯之后,二人竟然坐下聊起了天。Ric浅浅的倒了杯酒,袁涵小酌了几口,尴尬平稳落地。顺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聊了个开心。

Ric说他和Joey第一次认识就做爱了,双方都觉得对方应该给自己付钱,逗的袁涵哈哈笑,走廊里都听得见笑声。二人用Line加了好友,Ric说:“欢迎你下次再来,我可以给你免费服务。”

袁涵不好意思答应,只道:“谢谢。”

下楼见帽子等在楼下,羞耻一下子就又窜了起来,莫名的大叫了一声,一头扎进了帽子怀里,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紫了。好长一段路,帽子基本就是把袁涵的头夹在臂弯里走的。

问她:“什么情况?”

“被人欺负了?”

“我听你笑得挺开心的么?”全无回应。直到问道:“你不是被人强奸了吧??”

袁涵才道:“那倒没有,我还是有底线的。”

“啥意思?那就是差点呗?”帽子揣测袁涵的语言。

“他…嗯…有试探,但我没让。”那还算试探么?Ric都放在那(洞口)了,袁涵心想。

帽子问她是个什么样的按摩,怎么按的,袁涵回想刚才经过,实在太羞耻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弄的帽子没办法,只好问:“那你就说爽不爽吧?”

袁涵才稍稍点点头:“反正确实还是挺专业的。”想着刚刚的高潮,下身又有反应,捏帽子捏的更紧了。不自觉又补充道:“不过他那个东西好大。”

“多大?”帽子来了兴趣。

“就是好大,不硬,但是又粗又长,像条蛇一样……”

“你摸过蛇?”

“没有……”

帽子实在想象不出袁涵经历的状况,只由它去了。不过Ric的下体确实如袁涵所说,像跟粗长的香肠,足有20以上。袁涵问帽子抓龙筋什么情况,帽子如实讲了,给袁涵笑的走不动路,蹲在地上笑。帽子也是愁的不行。·“现在去哪啊?还去看人妖么?”帽子问的好,因为经这么一折腾,袁涵确实已经对人妖没那么感冒了。

“听你的呗,我都行。”袁涵道。

“都行?那去刚才路过那家店啊?我看你眼睛都要飘进去了。”原来刚才二人路过了一家不知什么店,一群精壮的男孩坐在店门口,打量着路人,满是荷尔蒙的气息。

袁涵被说羞了:“你不要说出来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还不能看看吗?”

“你可不止是看看哟……”帽子说完,又是一顿追闹,别人看来,俨然情侣一般。

“行啦行啦,说正经的,去哪,去gay吧也可以,正好满足一下你对男人的渴望,之后等他们一起再去看人妖,东哥都有记载……嗯,有没表演的,有有表演的…嗯,这几个是有表演的……”帽子一边看攻略,一边给袁涵说。

本来只是说说,没想到袁涵直接道:“行,就去这个,走吧。”指着纸上第一个,有些生气的样子。

她越羞,帽子就越笑她,她自己也悟出来了,不如没所谓了,边气边自暴自弃的应了。

“哎呀,别生气嘛。”帽子还得哄她。

“没生气,走吧。”说着就走。

“哎哎哎,等一下,得看下往哪走啊……”

这是家有表演的男孩吧,叫BOYS HEAVEN,名字就很make sense,虽说主要目标群体是男同性恋,但要知道,在泰国,服务业是真有钱即上帝,从不挑客,所以不管你是猎奇看看的普通游客,还是女性抑或情侣,他们是来者不拒的。

帽子和袁涵打车前来,进店,此时已过十点,可首场表演都还没有开始。经理老道,见是男女,直接给安排在了稍偏的座位上,帽子理会得缘由,也不介意。

“表演不要门票的吗?”袁涵问。

“门票在酒水里了。”帽子让袁涵看菜单,一杯普通的酒都起码要500猪(一百多人民币),是真~都在酒里了。袁涵啧啧舌,二人各点了一杯鸡尾酒。

不久,坐还没满,音乐先响,陆续从后面上台,或呆呆站着,或互相闲聊嬉笑,重点是,个个赤裸着上身,而下身穿的,也很难叫做短裤了,三角四角,基本就是内裤。脚上有的没穿,有的穿了鞋或是袜子。多数随着音乐轻轻晃动身体,后面两个竟然当众开始健身,原来他们头上还有几个单杠一样的东西。

说道身体,袁涵不禁wow一声。这些小伙子真是个顶个的好身材,除了两个看似未成年的走的是清纯路线,其余不说是肌肉猛男,至少足够养眼,胸肌腹肌清晰可见,手臂粗壮撩人,颜值通通在线,皮肤还赛着的白皙,搞的袁涵都想去问问他们是怎么保养的。

“他们长这么好看,为什么要来做这个啊?”其实做什么,袁涵并不很知道。

“做这个咋了?瞧不起人家工作吗?”

“那倒没有,我想要是在中国有这个身材 颜值,应该有很多女生追吧?”

“可能人家不想吃软饭呗,想靠劳动赚钱。”帽子调侃。

“什么劳动,跳舞吗?”其实袁涵想问他们会不会出台,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这样问。

帽子也没接:“看就知道了吧。”

看?袁涵一直盯着一个男孩看着,他们裤衩上各别着一个号码牌。“你喜欢76。”帽子看袁涵的眼神,问道。

“是呀,好帅哟,以前我都不喜欢肌肉男的,现在看着感觉还可以,脸长的好,其他地方可以加分。”

“老色批。”帽子评价。

“你才老色批。你全家都老色批……”又拌起嘴来。

二人正闹着,见经理去台前把76号叫了下来,带着到了观众的座位上。袁涵愣在那,表情复杂,眼睁睁看自己的菜被端到了别人的桌上,看男孩做在了一个中年秃顶大叔的身边,看大叔给男孩点了饮料,说着话,手自然而熟练的在男孩的身上来回摩挲。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我为什么要受这种罪。”袁涵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好好的白菜让猪给拱了。

“你啊个啥,人家多数是GAY,可能就喜欢被男人摸呢。”帽子特殊的安慰方式。

“那我也受不了,见不得。”

“你才看了人家两眼就这么专一了?台上这么多好男人,你不能换个目标?”

帽子的建议很有道理,台上的男孩国人越来越多了,成熟的、性感的、清纯的、生猛的一应俱全,小小的舞台上站了有二三十人,且下身都是鼓鼓的。袁涵挨个看了一圈,对帽子道:“我喜欢38号,不要再让人给我抢了。”

帽子无奈极了:“那还能你说了算了?别人给钱就可以点走呀。”

“点走是什么意思?刚才那种算出台么?”袁涵问。

“那个顶多算坐台吧,点去酒店鼓掌才算出台应该。”

“啊?真的可以么?可以点出去那啥?”袁涵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晓得,你一会看嘛。”

满座,不一会节目开始,秃头经理竟然瞬间从迎宾化身主持人,用中泰英三语做开场致辞,也是无敌。同时可见中国游客在当地的影响力。

伴着他的开场,第一个节目是走秀,舞台有两个突出的可以更靠近观众的部分,男孩们一个个的轮流上前,摆不同的pose,专业且帅气,也让观众把这些人看了一遍。接着是一场三人的脱衣 洗澡秀,可能更适合GAY的口味,袁涵有点没get到点,不过当两个大胸肌紧紧贴在一起的时候,身体还是有那么点反应。其他观众此时已经高潮了。

到下一首劲歌热舞时,经理忙不赢的把观众给的小费塞到指定的男孩的内裤里,也陆续有男孩被点到观众座位上陪酒,袁涵看着最初相中的76号已经是第二次被人点,哼了一声,钻进帽子怀里。下一个节目还是舞蹈,但只有三个人,38号上台突然让袁涵激动不已,也感叹自己真容易激动。不过站C位的是另一人,一个又黑又矮又不怎么好看还稍有点胖的男人,穿个亮晶晶的三角裤,加一双超高高跟鞋,怎么看都和本场格格不入。可音乐一起,所有人都被他给跳高潮了,真的太有感染力了,那人从台上跳到台下,再回去时,内裤上已经挂满了粉红色的泰铢,一时间满场喝彩,人人欢呼,俨然是全场人气之星。其实后面两个伴舞的肌肉猛男也很棒,袁涵的38号穿一个满是倒钉的背心,另一人白色内裤黑墨镜,均是异常的性感。帽子见袁涵始终盯着38号,心觉有些好笑,便问她:“要把他叫下来陪你喝杯酒么?”

“啊~~”袁涵哼唧了几声,道:“太不好意思了。”

“那一会被别人点去了你不要后悔哟。”帽子风凉话一出,袁涵立马叫道:“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帽子招呼经理,经理效率贼高,直接把才跳完的38号带了过来。这男人见是一男一女,不知是要服务哪位,有些懵逼,毕竟这里以男客为主。帽子会意,指了指不敢抬头的袁涵,“her”。38号会心一笑,坐到了袁涵旁边,帽子这边帮点了酒。

正常情况都是客人主动,可袁涵实在不好意思,38号倒专业,自然的把她搂了过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就着酒水聊了起来。这男人叫Nut,今年27岁,一身肌肉是真的结实,完全的模特身材,身高刚够一米八的样子,比帽子矮些,但坐着感觉大了一圈。留着性感的胡须,样貌很似泰剧男主的风味。

袁涵羞的不敢有眼神交流,Nut倒是放得开,不像76号一样干坐着,拉起袁涵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肌上,暗自运力,让大胸肌抖了几下。这当然是袁涵第一次摸肌肉男的胸部,紧张兴奋之余,感觉手感还真是不错,即便手几乎是完全僵硬的。

后面袁又摸了Nut的大臂和腹肌,完全无法注意台上在表演什么,只听得阵阵欢呼。直到Nut对她道:“下个节目是我了,我一会回来找你。”说着,在袁涵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起身去了。袁涵长出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脸颊,降降温,搂住帽子道:“不行了,太奇怪了。”她知道周围其他客人在看她,尤其是中国的游客,看她跟一个男人来这种地方,却又另点一个男模坐台陪酒。“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一般这种除非另有安排,不然也就陪客人坐一会就找个借口离开了。帽子是这样理解的,于是应道:“应该吧。”

接着是一个六人的舞蹈,六个肌肉猛男打扮成暗黑军警的模样,拿着警棍或者皮鞭就开场了,Nut赫然其中,穿了条紧身的皮裤,赤裸了上身,是六人中皮肤最白的。现场直接高潮,尖叫不断,满场的肉欲,劲爆的一批,跳过前半支,其中四人直接来到观众席间,边和观众互动,边散发着雄性魅力。袁涵的心跳一路加速,因为Nut一路跳了过来,在帽子和袁涵的桌前甩起了电臀舞。

这算是特意先给袁涵的礼物,可周围的人哪管这些,一个妹子站到座位上欢呼,Nut身后的人也一把把的揩油,袁涵眼睁睁看着一个大爷上前塞了一张泰铢在Nut腰间,然后搂住Nut用脸在胸肌上蹭了两下,众人又是一阵起哄。本来羞涩的袁涵一下就上头了,伸手叫道:“拿钱。”

帽子会意,抽出三张泰铢,塞在袁涵手里,其实也没多少,袁涵起身塞在了Nut的腰间,这一下对方直接虚坐在袁涵身上,扭动起来,临走又在众目睽睽下抱着袁涵亲了一口。

帽子只想:老子这个陪玩是图了个啥呢?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Nut跳完之后,竟然真的回来了袁涵这边,周围人眼神复杂,袁涵心情也复杂,可以肯定的是有许多高兴,也比之前放松许多。不需要很多语言,自然的眼神交流、身体接触,一瞬间,袁涵感觉好自在,好能明白为什么大家喜欢这种地方。直到Nut大方的对她道:“我想跟你走。”袁涵一下懵了,她看帽子,帽子也听到了,他当然不能替袁涵拿主意,舒舒眉头。

“跟我走是什么意思啊?”袁涵问。

“你自己晓得撒。”没错,袁涵当然晓得,但她也需要别人给她答案。看看Nut,想拒绝却不知如何拒绝,想接受,也不知如何接受。

帽子凑到耳边:“你想就不反应,不想你就摇摇头。”总不能尬着,帽子这是真的够朋友了,可作为男人呢?他俩是什么关系很难定义,但清楚的是,他没有普通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拥有感和占有欲,这让袁涵很轻松,也让她有时纠结。因为人人都想挣脱枷锁,也活在枷锁之内。

她稀里糊涂的跟着两个男人起身出店,给经理出台的钱,不去管后面的节目是什么,一路上紧紧挽着Nut,懵懵的听他说有些酒店会有限制,随着上了一辆突突车去到一个酒店门前,就在帽子叮嘱完转身要走的瞬间,她一把抓住了帽子:“你别走!”帽子回头看她,听她道:“我不敢一个人跟着他……”

这是啥意思,帽子也很无奈,他基本明白袁涵的状态,也明白人在道德与自由之间的挣扎,无奈一笑,问Nut道:“Do you mind?(你介意么?)”

Nut耸耸肩,他没啥好介意的,干这行自然什么都见惯了。于是三人开房上楼,前台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大爷,面对着两男一女表情毫无异样,只在他们转身之后看了眼袁涵的背影。

这是间快捷的模样,房间出奇的大,泰式的干净。Nut先去洗澡,接着是袁涵冲了进去,扶着水池,对着镜子站了一会,脑子疯狂的想了许多,却没有一件是清楚的。想得更多的不是Nut而是帽子,如果他是个普通人,会谈恋爱么?不可能的;现在这个帽子,他们会有在一起的可能么,没有的。这两点袁涵是肯定的,剩下的也就怪不得帽子,只能怪自己了。可没有帽子,会有这个看起来真实又放纵的自己么?……

帽子最后洗,他知道自己应该洗的久一点。可再久也久不到哪去,出来时,袁涵已经被Nut死死压在身下疯狂打桩了,下身啪啪的拍在女人的阴户上。许是看帽子出来了,Nut亲了袁涵一口,提着腰把袁涵翻了过来,换成后入的姿势抽插,弄的袁涵声声尖叫,分贝又上新高,啊~啊~~~~

帽子在椅子上坐下,看健硕肌肉下袁涵的身体,就像只被怪兽蹂躏的小鸡,肌肉浑然的凶猛感,映对着身下生生的惨叫,即便袁涵羞的把整个头都几乎要埋进床里。

帽子看了一会,想出去,也觉得不太好,起身喝口水,突然问Nut:“are you a gay?(你是同性恋么?)”

“No, im not(我不是)。”

“So that’s the reason why you want to go with a girl?(所以这就是你为啥像跟个女孩走?)”

“Yep.(没错)”

道理不难懂,帽子看出他不像个GAY,虽然刚刚的夜店是个同志场所,心想也是不容易,一个直男整天的要和男人摸来摸去,甚至在床上打滚,反正都是卖身体,碰到这么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自然求之不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