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3.6) 作者:李浩凌

.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作者:李浩凌2020年9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3.6尤允的蹦迪

进到Club,未到午夜,时间刚好。尤允像打了鸡血一样直接跳上了一米高的台子,众目睽睽下,在主DJ台下扭动起来。这天不是周末,夜店人不算多,不过尤允的举动瞬间点燃了场面,一阵阵欢呼,接着又有几个男女站上去跳舞。帽子据了个高桌,点好酒水,看尤允的舞姿,随着节奏恣意荡漾,心想这姑娘就tm的离谱,学习好、爱运动就不说了,竟然还能蹦迪,想想之前,估计床上功夫也不错。

尤允穿了个浅色的背心加短裤,很泰国,一双肉腿从下面看上去更增性感。帽子的眼睛此时自带透视功能,根据之前的印象,一边补全了尤允的裸体,一边小饮两口。突然,他发现一个白人老外扭着扭着就扭到了尤允的身边,越跳越近,不时擦碰两下。皱皱眉,这哪受得了,正担心尤允和那白人蹦出火花,忽又有变,一个穿着更性感的长发女生跳进了两人中间。那女人穿了件黑色背心,不仅露背露腹,胸也很低,下身一个短裙,分分钟就要飘起来的样子,脚上一双小高跟凉鞋。尤允本来对白人男没什么意思,觉得好笑,不肯让步,扭的更加激烈起来,眼看二女胸部每每就要贴到一起,又刚好没有,谁都不肯认怂,俨然battle了起来。现场自是一片沸腾,口哨尖叫不断。长发背心女似乎对自己没有占上风有些惊讶,使出大招,转身背对了尤允,俯下身子祭出电臀舞来,而尤允不甘示弱,见着接招,也快速抖动起来,频率丝毫不让。台下已然高潮。

一波音乐歇下,二人才各回位置,那女人的桌子就在帽子身后,随行还有一个短发女和一个中年男人,两女回桌,男人竟然一手搂了一个,真左拥右抱,颇有些奇特。

“你可以的呀,蹦的很专业,是在哪练过么?”帽子倒不是恭维。

“在家里阳台上练过。”

“为啥不是去专业场所练?”

尤允一笑,和帽子碰了一杯,大口喝酒,道:“因为我一直学习好,大家就觉得是个乖乖女,就只有学习好的和老实的同学愿意和我一起玩。”

一吐心中不快,帽子皱眉,问道:“学习好为什么不上清华北大?”

尤允回呛:“你长得高为什么不长到2米5去打NBA?”

帽子笑笑,回正题:“所以这是你多年的苦闷么?”

“是呀,我就希望能有和我一起浪的朋友,结果每个阶段都是刘瑜小强那样的。”尤允一脸陈年的不爽。

“那你应该谢天谢地遇上我。”帽子一贯的不要脸。

“你还不是馋我身子?”

“那你馋我身子么?”不要脸平方。

“你知道,我高中的时候和我们学校学习最差的人上过床,结果他除了想睡我,都不带我出去玩。”尤允倒是真坦诚,受宠若惊之余,帽子心想:是什么让我给人这么强安全感,我得好好改改。他倒也不是自恋成魔,毕竟这种话,尤允肯定不会对小强或者刘瑜说。

聊到此处,后桌的长发女从桌边经过,留给尤允一个挑衅的眼神,上去蹦迪了。尤允腾的窜了起来,跟了上去,算是较上劲了。

帽子无奈,掏手机玩,摸到胖儿东手机,心想还是要做一个负责任的爹,于是假装成胖儿东开始和小白撩骚。凭着股没脸没皮的精神,小白那边感觉胖儿东像突然开窍了一样,有这种感觉的还不止小白一人,还有集邮女刘雯晴,因为帽子翻记录发现胖儿东还在和另一个女人胡扯,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可看就聊天记录来看,对方言语是相当主动,不过显然错付了胖儿东个怂狗。“让爹来拯救你吧。”帽子自言自语。

假胖儿东远程撩妹,真胖儿东那边正快活的不行,坐在床上,有节奏的推动着女人的腰,小姐姐跪坐在他的身上,二人面对面运动。Ploy有点怕了饥渴的小处男,于是便被动为主动,传授一些性技巧给胖儿东,哪些姿势,如何用力,于是胖儿东也渐渐开始体会到了不同的快感。珍惜时间,热爱人生,风尘小姐姐带给这个堕落宅男的,几乎是一种蜕变。

尤允和那女人简直把酒吧变成了二人的主场,全部客人的目光八九成都在他俩身上,到一些撩人的姿势,个别口哨声大到能穿透酒吧的音乐。可毕竟长发女穿着更性感些,上半身就没有几块布,北半球起起伏伏,人气上胜了尤允一筹。女人冲尤允笑了一下,这可让人不爽极了。随后那她拉住刚才的白人小哥,二人身贴身的蹦了一会,白人拉着女人跳到了台下,二人在拥挤的人群中一顿狂吻,小哥的手不安分的来回摩挲,女人反而一脸妩媚的享受。帽子只看到他们在台上的动作,稍有些好奇那女人和同行男女的关系,侧头回看,后桌男女正搂在一起看着台上,只不过短发女的手好像在男人的裤裆里。

场中央的人群和音乐中,不存在语言这种东西,白人小哥拽着女人往人群外面去,女人也不反抗,反而是回头冲台上的尤允比出一根手指勾了勾,一脸醉酒的轻蔑。尤允哪受得了这种挑衅,蹦下去跟了上去。帽子看尤允不见,发觉不对,反应贼快,扎进人群去找,结果是在厕所门口见到了她,尤允看帽子来,二话没说直接把帽子拉进了厕所。顺着所有人的目光,进去就看见那女人和白人小哥火热的厮混在墙边。虽说这是个无性别厕所,虽说泰国足够开放,这也还是太惹火了,因为女人竟然蹲了下去,解开白人裤子,抓起男人的工具,一口含进了嘴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甚至周围的惊叹声都晚了一秒。尤允被激上了头,果断一把把帽子拉到了他们旁边,用力扯下帽子的裤子,把帽子的弟弟吸进了嘴里,一股温暖袭来,端的是帽子,也整个人都傻了,周围又是一波起哄声。

那女人穿的是高跟鞋,蹲着方便些,把头发甩在一边,一下下有节奏的吞吐白人的阳具。而尤允直接单膝跪在地上,舌头和嘴巴同时用功。这简直一幅奇景,两个男人背靠着厕所的墙站着,身下两个女人如饥似渴的吸食着罪恶的部位,二人之投入卖力,连AV里都少见,硬是在比谁的口活更好一样,周围人一波波起哄自不用提。“老子tm有点幸福呢”,帽子心想,此情此景之刺激,可能很多男人意淫中都没有想过,再有就是,尤允的口活突破极限的棒,以帽子的尺寸,竟然完全没感觉到牙齿的存在,一吸一咄,一吞一吐,无不到位,多重刺激之下,一扫多日来的疲软,随着下体的反应一下更比一下硬。白人男很享受,自己也欢呼两声,对着帽子伸出拳头,帽子会意,和他碰了下拳。

女人吐出白人的象拔,握在手里套弄两下,侧头不屑的看了眼尤允,尤允便也把帽子的东西拿在手里。两下一比,谁都没想到,帽子的东西竟然比白人的长且更粗一些,形状也更好。尤允摆了个wow的口型,回敬了个不懈的笑。女人不爽,又把龟头放回嘴里,一边用力撸着阳具,可不管怎么投入,白人的东西始终不能全硬的样子。而随着她不断加速,女人刚把嘴拿开一下,白人射了出来,第一下射到了她脸上,接着胸口衣服上,后面的无力流到了地上。女人不爽,翻了个白眼,甩下白人,掩面快步出了厕所。

既然如此,尤允当然也没必要继续,把帽子的裤子网上一拽,二人手拉手跟着出去了。帽子搂着尤允走路,此时放肆,哪还有界限,一只手直接绕过身子捏在她乳房上,贴耳边道:“你也太猛了吧。”

少了激将,尤允的羞耻感才回来,说道:“你别说了,我脸都烫了。”帽子正好捏了捏她的脸颊。

人比刚才更多了,二人好不容易挤回到自己桌子附近,却发现桌边已坐了其他人,买的酒也都不见了,这种地方,没人守着桌子,此种情况当然好理解,尤允直接说:“走,回酒店。”

路过后面桌,刚好看见同行的中年男给了刚才斗舞的女人一个嘴巴,女人既没有反抗,也没吵闹,只是捂了脸坐回了男人身边。这一幕颇有些怪异。

回去的出租车上,帽子埋怨:“咱们酒都被你浪费了。”

尤允则意味深长:“你赚的不够多?还在意那点酒?今晚用我请你么?”独自看着窗外异国街头倒走。

“没想到啊,你活儿好的过分了。”

“你东西有那么大,我也没想到。”

这话说完,两张嘴唇便粘到了一起,舌头缠绕着分不清哪边才是归宿,帽子的手游了上面,又游向下面。他知道今晚他可以主动做任何事,因为刚刚酒吧最后,尤允说的不是回去,而是回酒店。

出租司机咽着口水,要是语言能通,他肯定想告诉这对中国人,他不介意,请尽情继续。

从酒店门口到房间的路是漫长难熬的,刚刚恨不得在车上就充分了解对方的身体,下了车二人默契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上楼,一前一后的走路,直到冲进尤允房间的门,再不用有什么顾忌,死命的纠缠在一起,从地上爬到床上,又从床上摔倒地上,而后骑在帽子的身上,扶着让人心动的家伙,用上次未完的姿势,完成了二人的合体。只是这次蜜洞更待有龙来探。

今夜风雷响太多,终于云雨作。翻江入海争无止,白浊花萼错。

喘息声久久不止,帽子用手指在尤允的背上行走。尤允歇过来,顽皮的舔着男人胸口的皮肤,也不管脏也不脏。几番面孔,都与这好学生平日里样子相去甚远。“我很喜欢。”尤允爬上帽子面前:“你喜欢么?”

“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你身体。”帽子毫不犹豫,他早知尤允的身体是极品的微胖,但还是要拥在怀里才能体会那种顶级的美好。

“哎。”尤允突然叹气,很愁的气,吓了帽子,还好她自己道:“想不到我竟然有上头不戴套的一天。”

“以后注意就好了。”帽子安慰。

结果尤允立刻变脸:“反正都没戴,再来一次咯。”

帽子把尤允抱到了厕所,二人一边洗澡,一边又是一发,这一发也足有半个小时。情到巅峰时,尤允回手搂住帽子的腰,叫道:“啊~射我里面,不用拿出去了…射我里面。啊!”……

其实也就不到一个月而已,可毕竟经历了一次“阳痿”,帽子有那么点雨后甘霖的感觉,当然,尤允的身体也确实可口,这必须承认。边想,边握住了把玩弟弟的尤允的手,尤允从帽子胸口抬头,有些委屈的看他:“为啥不让玩,我喜欢它。”真是坦诚。

“我又不是你的性玩具。”帽子抱怨。

可尤允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哦,我可不是要和你谈恋爱哟。”

帽子无奈:“晓得啦,女王!”嘲讽之余,心想自信的人确实快了,但也挺折磨人的。

……

帽子:“为啥让我射你里面?”

尤允:“我想试试小说里面写的是不是真的,就是不戴套能感觉到你射精,一股一股那种。”

帽子:“那你感觉到了么?”

尤允:“有点,但应该是你大,太深了,要是小的可能就感觉不到了。”

……

尤允:“你说,今晚那个女的,和那个中年的男,还有另外一个女的啥关系?”

帽子:“可能是那男的来泰国玩,包了俩妹子。”

尤允:“我觉得不是,他们可能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

帽子:“你小说看多了吧?”

尤允:“她好像是中国人。”

帽子:“你怎么知道?”

尤允:“看化妆。”

……

尤允:“你为什么抱着如花似玉的我还在玩手机?”

帽子:“这不是我的手机,这是东哥的,我帮他回妹子。”

尤允:“你们这些直男可太恶心,这不就是欺骗么……来,我和你一起回……不行,你不能这么说,这么说妹子就好说晚安了……拿来我来回……”

帽子:“……”

尤允:“你室友挺有意思的。”

……

尤允:“对了,你用你手机看一下林杉杉的朋友圈。”

帽子:“咋了?”

尤允:“她发了一个她和一个外国人接吻的照片,在泰国的,我怀疑她就是发给我看的。”

帽子一边找到林的朋友圈,一边道:“上次我去你房间,还被她给拍到了,发给了我一个朋友。”其实是发给二姐的追求者,又让二姐看到的。

尤允:“这么恶心?神经哦,你什么朋友?女的吧?”

帽子:“好朋友,女的,没睡过。”

尤允:“谁问你了?”

果然帽子看不到这条朋友圈:“屏蔽了我么?”

尤允:“不是,应该是她设了个分组,专门给那个分组里的人看的,很不幸有我。哎,这个人好奇怪,老想着在别人面前装逼,何必呢。”

尤允描述的很到位,这林杉杉学习也很好,且一副高冷模样,但就是愿意在各方面显示自己的突出,之前在课堂上和帽子杠就是一次,几次就把尤允给秀无奈了。

尤允:“她应该就是表达她这么快就钓到了一个老外,真可悲。希望他们幸福吧。”

帽子:“我们性福就好了。”

翻身又是一顿亲热。

尤允:“不如再来一次。”

帽子:“哈哈,是因为三次才能满足袁老师么?”这是打笑之前尤允吃醋酸帽子的话。

尤允脸一红:“袁老师要三次,满足我得至少五次才行。”

“那这次你得把我下面舔干净才有下次……”

“放肆!”

“谁放肆!”

缠缠绵绵又一团,风雨又又又作。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