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3.2) 作者:李浩凌

.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

作者:李浩凌2020年7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 3.2出发,泰国

“妈了个逼的,这个死胖子竟然不接老娘话茬。”刘雯晴是真的很费解,平时她和男生暧昧聊天的时候,暗示到这种程度,对方差不多各种露骨的话就都来了,这胖儿东竟然不为所动,实是让人费劲。

“诶?他对你不感兴趣吗?”何书问道。

“完咯完咯。”杨诗屏趁机取笑:“我们集邮刘的自尊心被个矮胖子给打击到了,哈哈哈。”

“TMD,给脸不要脸。”要说刘雯晴能在茫茫人海中看上胖儿东,那是不可能的。大家叫她集邮女,那便是因为是个潇洒帅气的男生她都想染指一下,尤其是受女生们喜欢的男人。要说多享受性,可能谈不上;特别喜欢某个男人,更是无稽之谈。和男人上床就好像收集癖一样,胖儿东这种显然离她的收集范围差太远,可无奈学校好多人都误以为胖儿东和姚师格等一众美女有说不明的关系,这才勾起了刘雯晴的兴趣。本来胖儿东的外在条件就让她很抗拒了,再来一个不接招,简直恨的刘雯晴牙痒痒。

微信那头,胖儿东也很迷茫,每一句话都深思熟虑才回复过去,给刘雯晴感觉就是反应极慢,对自己爱答不理。“她这句话到底啥意思啊?帽哥你帮我看看啊。”

“起开起开,没心情,没看我打飞机呢。”帽子又开始玩街机游戏模拟器了。

胖儿东没招,跳过了对方的话,说了另外的话题。胖儿东可能对刘雯晴不感兴趣么?非也。刘雯晴真想多了,必然纯粹只是蠢而已,导致接不住暧昧暗示。

不过蠢也分方面,跑到学校贴吧一顿翻帖,各种收集信息,向帽子汇报:“帽哥,这个刘雯晴外号叫集邮女诶,以睡各种帅哥出名,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哦。”帽子好似不在意,心里过了一遍,集邮女么?睡了阿竹的前男友,所以阿竹……嗯,那还得谢谢她呢。

·

袁涵一早打车去机场。下车和负责的同学联系上,跟大部队汇合。虽说是一个学校的,可她只是借过来帮翻译的,与心理学系的老师和同学并不认识,那女同学当先自我介绍道:“袁老师好,我就是尤允,你先等下,还有几个同学没来……”话没说完,袁涵就傻了。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作势要拥抱尤允,被尤允躲开推了一下。脑子里嗡嗡作响。

那人回头看到袁涵,两人一般的表情,下巴双双掉到楼下去,惊道:“你怎么在这?”

“我去参会啊。”

“我去做翻译啊。”

“卧槽。”又是异口同声。

尤允好不诧异:“你们认识?”最诧异是袁涵老师那句卧槽(太不为人师表了)。

“何止是认识啊。”袁涵自己都不知道下半句怎么说,转过头去,发现胖儿东在另一侧和她打招呼:“袁姐!!”

“认识就太好了,那何昊你帮忙照顾一下袁老师呗。”尤允说话妥当。

可袁涵的心不妥当,她本来就想着去泰国不用见帽子冷静冷静,现在好了,这瘟神无处不在,想是静不下来了,看一眼曼谷气温,36°,心道:烧死我吧。

·

飞机上,袁涵左手边胖儿东,右手边帽子。超想杀人。

空姐来倒水,帽子非要:“给我一杯卡布奇诺?”

空姐都愣了:“不好意思,没有先生,只有速溶咖啡,请问需要么?”

“啊!怎么没有啊,真是,那有二锅头么?”

还好空姐是专业的:“不好意思先生,我们不提供酒精饮料。”

“啊!土的洋的咋都没有啊,这如何是好?……”接着非让空姐背了一遍他们都有啥,然后要了一杯矿泉水,还问人家是不是白开的。像极了没坐过飞机的中年老土鳖。袁涵一肘子拐在帽子肋骨上,压着嗓子怒道:“你消停一会儿吧,兴奋个啥啊,没出过国啊你!?”

结果胖儿东憨憨道:“我没出过,袁姐。”

“你脑子有包吗!?”袁涵转过去怒斥胖儿东。

胖儿东摸摸头:“嗯,有一个,前久让人锤的。”

袁涵死于胸口一股暗火。

胖儿东自然兴奋无比,那可是泰国啊。要说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只要一提名字就能让人充满了性幻想,那必然是这个神奇的国度了,既可以神圣无比的虔诚,又可以无比直接的放荡,胖儿东时刻问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

帽子胖儿东非磨着袁涵教两句实用的泰语,磨不过,袁涵只好耐着性子教“你好”和“谢谢”。

“你好是:sawatdiika~ ”袁涵示范,故意把后面的音拉很长。

二人跟着学,胖儿东问:“袁姐,我看视频里泰国人老是咔咔咔,那是啥意思。”

“那个咔没有具体意思,就是表示礼貌,你不管说啥都在后面加个咔就对了,不知道说啥就只说咔也行,你说的越多别人就越喜欢,来,跟我念……”袁涵解释,刻意没有解释男生用的kab和女生的kaa~ 之间的区别。心道:看你们俩之后出不出糗。

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二逼,从下飞机开始,拉上小强,见人就“咔”,一路从通道咔到行李转盘,咔到进关,咔上车,到了酒店分了房间都还在咔个没完。路上泰国人都礼貌的费解,众人不明其中玄机,仍然躲的远远的,怕别人“误会”自己认识这三个傻逼。

尤允带队这一团是先来的一批,算袁涵有两个老师,后面的一批要晚上才到,是之前的庄老师带队。袁涵和尤允一个房间,帽子和潘文强小强一个房间,胖儿东孤独的住在马路对面的酒店。

初来异国,自然要出去转转。安顿好之后,尤允、刘瑜、袁涵、帽子、小强,带上胖儿东,一起换了轻便的衣服出街。看惯了裸体,帽子都快忘记袁涵也是个小家碧玉的小美丽了。而尤允一双性感肉腿,更让他无比怀念。本来此行必然是以和尤允再续床缘为目的的,可如今帽子硬不起来,也只好收敛想法。他心态之好,真是超凡绝伦,换做一般男性,要是阳痿了,不得焦虑死,而他竟然心情丝毫不受影响。一路和胖儿东“咔”过去。小强都受不了,跑走了。

夜市热闹非凡,各种没见过的新鲜事物,众人都很开心。路过一人群极度拥挤处,全是中国人拿着手机围着在拍,挤进去发现,原来是一个卖沙冰的网红西施。标准的泰式网红脸,穿着件性感热辣的背心,胳膊雪白无比,一边收钱一边做沙冰,任众人如何拍摄,丝毫不显羞涩,随着音乐不时扭动身体,身前两颗熟瓜也不停晃动。

“帽哥,这沙冰看起来也太……好吃了吧,分量还大!”胖儿东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模样。

看他表情,听他说话,帽子知道,胖儿东的夜晚结束了。于是嘱咐众人,如果一会儿在人群中走散了,就回到沙冰西施和胖儿东这里集合。任胖儿东在这进行视觉享受。

·

逛丢了小强和尤允,帽子袁涵和刘瑜三人找了家露天的海鲜排挡。帽子看人家服务员可爱,也不管她和袁涵怎么沟通,反正就在一旁不停的“咔”,把人家咔的掩嘴而笑。帽子看她去和其他服务员私语,然后聚在一旁一起偷笑。袁涵懒得理他,吃自己的。

吃完帽子继续在那咔,那妹子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说道:“我是中国人,你讲中文就好了,不用咔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妹子接着对帽子道:“男生说ka的时候有一个闭唇音,要说kab,像你那样ka,就相当于在和别人强调,你不是男人……”

此言一出,直接把袁涵和刘瑜笑喷了,前仰后合,半晌停不下来。

帽子当然知道是袁涵故意捣鬼:“很好笑吗?老子咔了半天了,你他妈的……”说着就用沾满海鲜的脏手往袁涵脸上招呼。刘瑜也是惊了,心想何昊好大胆,竟然对老师这么放肆。

·

尤允不认路,小强也不认,二人在夜市里逛丢。路过来时的路,看胖儿东在那喝西瓜沙冰。又路过一次,看胖儿东还在那喝西瓜沙冰。好容易在人群中找到帽子等人,从夜市出来,看胖儿东还还还在喝西瓜沙冰。

“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喝了几杯?”小强服了。

“第一杯是真的好喝!Eeek~ !”胖儿东打了个大嗝。

“后面的呢?”

“后面又喝了五杯。”

众人笑惨。

打车不容易,六个人打了一个三排座位的出租车回酒店,路上胖儿东一脸委屈难受:“帽哥,我想吐。”

“只能咽下去了。”风轻云淡。

刘瑜心里嘀咕:何昊怎么带了个傻子一起。

·作者:李浩凌第二天胖儿东拉了整整一天,拉出了一种减肥成功的错觉,就是身体有点虚,坐着都觉得虚。帽子没办法,去药店买药," shit,softshit,myfriend,allsoftshit……" 和老板连说带比划,还是沟通失败。只能去超市里,看见一包红糖姜茶买了回去。

胖儿东看到红糖水也很为难:“帽哥,我没来大姨妈。”

帽子:“说不定你再拉一拉就便血了,提前补补吧。”

回到自己酒店,想着胖儿东被一个水果沙冰西施迷得喝到这份上,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很搞笑。大堂忙碌着的尤允过来问帽子:“啥事这么开心啊。”

“想着这几天每天都能见到你,就很开心呀。”

对于应变如此迅速的不要脸男生,女生面上常常一副不以为然,心底里是高兴的:“少扯皮了,晚上什么安排?”

“看人妖表演去啊。”泰国旅行必备项目,一拍即合,尤允道:“我尽量白天把工作弄完,然后问一下他们要不要一起。”

结果刘瑜和小强都觉得这种表演有些色情,有伤风俗,面有难色。尤允也不勉强,于是和帽子、袁涵、胖儿东约好四人同行,也方便打车。

说到胖儿东,大家出于对其生命安全的考虑,强烈建议他还是休息一晚。这让他如何能接受,自称:来就是冲着这些有伤风俗的东西来的,本着爬也要爬过去的精神,死也要死在色情场所的觉悟……

“你可闭嘴吧。”帽子恨不得在他脑子上多拍出几个包来。

·

胖儿东、帽子、袁涵六点准时等在酒店门口,结果尤允一脸歉意的跑来:“不好意思啊,庄老师喊我9点和他们开会,我去不成了,要不你们先去吧。”有些不舍,试探道:“或者你们今天先玩点别的,明天我再和你们去。”

帽子倒是潇洒:“那再说吧。”拉着转身就撤了。

尤允看着三人去浪,心有不甘,一脸愤恨:“死何昊,等有机会爆了你的菊,哼!”只得回房间工作。

“现在去还早了点吧。”袁涵。

“是啊,表演要十点才开始,还四个小时。”帽子。

三人去吃了个饭,还是没到七点。

“咱们去干点啥,总不能干耗到十点吧?”袁涵问道。

“不然去做个马杀鸡。”来泰国必体验内容,反正迟早的事情。

结果没等袁涵回应,胖儿东一脸鬼笑,道:“帽哥你说的是哪种马杀鸡啊,是正经的还是不正经的?嘿嘿嘿。”

“啊?”帽子一脸问号,装出一副好人样:“那~ 不正经的,咱也不了解啊。”

“不了解没关系啊,我都已经提前做好功课了,来你看……”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打A4纸,上面打印的内容之丰富全面,令人咋舌,还有不少手划的标记,一边解释:“网上说曼谷三大去处,泰国浴、色情按摩gogobar,那,著名的店铺我都标出来了……”

帽子服了。

袁涵也服了,心想这俩人是真不拿自己当当外人啊。

·

心肯定痒的不行。但如果只有胖儿东自己,他是不会~ 主要是不敢去这种地方的,这就体现了狐朋狗友的重要性。

“那走呗!”袁涵也有点好奇,泰国色青产业名声如此旺盛,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选定了一家推荐度高的日式按摩店,到门口一看,让人好不失望,除了招牌上有个红色的高跟鞋,完全看不出跟一般马杀鸡按摩店有什么区别。

“帽哥?您带路呗。”胖儿东又痒又怂。

“你进去就好了呀,我们就不进去了?”

胖儿东一听慌道:“你不进是什么鬼?我一个人不敢啊!”

“功课做那么充分,小费给多少都查清楚了,有啥不敢的,去吧,我不好这口。”

“不行啊,帽哥,你不能这样抛弃我啊。难道是因为你的龙根还没有……”胖儿东一急,差点说漏嘴,赶紧转移话题:“你不体验一下曼谷的温柔么?”

“我体验你MB啊……”帽子拿他没办法,直接推胖儿东带推门,轻轻从身后把他踹了进去。其实帽子没用力,只是意思一下,怎奈胖儿东两腿很虚,外加紧张,一受外力直接扑了进去,扑倒在店内地板上,出场霸气至极,被两个小姐姐扶起来,羞的满脸通红。

老板很是热情,把三人请到沙发上坐,吩咐人倒了热茶,招呼一众女子在三人面前站成了一排以供挑选。这压迫感还是很强的,尽管这些妹子穿着不算暴露,帽子还是升起一点小紧张。好在不是他自己选用,看看胖儿东,胖儿东也看看他,可怜人的样子道:“帽哥,救我。”

帽子明白胖儿东已成废人了,只好代劳,扫一眼,倒不难选,排除比胖儿东高的,太矮的,有皱纹的,样貌不入眼的,在剩下的三人中选了个波最大的。看着老板指了一指。那女人见自己被选中,竟微笑着说了句中文:谢谢。语音生涩,把胖儿东吓得一激灵,抓帽子的手都是抖的。

老板让继续挑选,袁涵赶紧用泰语解释是陪胖儿东来的,一个就够了。老板会意,也不勉强,递给胖儿东一个菜单,上面罗列着各种不同项目,让胖儿东继续挑选。

“哇,这东西还有项目。”袁涵也是开了眼界。结果老板又递给袁涵一个菜单,指着上面一张图,说了一串听不懂的东西,又指了指帽子。原来那图上是一男一女并排趴在床上,写着couplefriend,大致是伴侣或双人服务的样子。袁涵一明白老板意思,赶忙摇手拒绝,看都没敢看帽子。

还好帽子迅速给胖儿东点了推荐项目,两小时,VIP房间。然后抓起袁涵就跑了,二人一路竞走,走出好远,歇口气,然后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

胖儿东则被丢弃在日式按摩店里,心情表情都很复杂:“帽哥,虽然你已经很够意思了,但还是有点不够意思啊。”

其实但凡是个生人,胖儿东都不敢这么放肆的,毕竟还是个小处男。可袁涵不同,既看过她被人欺负的视频,还看过她和帽子的现场,也就没所谓了。如今被孤独的丢在了异国他乡的按摩店里,感受到一股空前的弱小、可怜、无助。小姐姐拿过来一双拖鞋,冲胖儿东笑了一笑,胖儿东的心直接就化了,化的优点容易。从没有一个同辈的女生用这么温柔的笑容对他笑过,呆了,就算是到此为止,都觉得值了。结果那女人蹲下去脱胖儿东的鞋子,吓得他双脚都缩到了沙发上。女生忍不住笑出来了声,一边用泰语说着:没关系,没关系。一边伺候胖儿东换了拖鞋,再扶他去房间。

此时的胖儿东,确实是需要扶的,不然分分钟瘫在地上。

·

“我给你讲,幸亏你刚才没让我陪你做那个双人马杀鸡,不然我……”袁涵发觉有点说不下去。

帽子却不饶:“不然怎样?说……”

袁涵想说不然我就不让你操我了,觉得这样说也太贱了,而且上次事情之后,本来就还没说在那方面原谅帽子,主要帽子也没道歉。又想说不然就不理帽子了,又不太敢,当然也有舍不得。越想越气,越听帽子追问越气,趁路人不注意,抡小拳拳狠狠在帽子裤裆上锤了一下。

帽子龇牙咧嘴的缓了一会,也不生气,边走边道:“我没拉你去搞刺激,你还觉得有点可惜,是不是?”

“我是真的不想,也不敢,谁知道他们干不干净。但你说……,我想想…,还真有那么一点…(可惜)…”在帽子面前,她莫名的能说得出自己的真实感觉。

转过话题。“我们现在去干啥?”袁涵问道。

“找个正经马杀鸡店做个按摩呗?”帽子看了眼袁涵手上:“你怎么还拿着胖儿东的宝典。”

袁涵也才发现自己紧紧握着这一打纸:“哎呀,刚才太紧张了。我都没发现,就给拿出来了。”

二人在路边研究了一会儿胖儿东的攻略,还别说,叫一个专业又齐全。

“这是什么?”帽子看到一处标注着女性专用,仔细一看,叫Yonimassage——yoni一词来自梵语,原意是神圣之地,是女性私处的委婉称呼……享受快乐……释放压力……治愈……美好……愉悦……寻找性高潮……

帽子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好像是个正经东西(阴道马杀鸡),你要不要试一下?”问袁涵。

“试你个大头鬼!”袁涵小拳拳招呼,还好帽子有准备,护住了小弟弟。

继续往下看:“这个好像也挺神奇的。”袁涵来过曼谷不止一次,这回才发觉自己对这座城市还是缺乏想象力了。递给帽子看,发现是一个叫“抓龙筋”的东西。

“会不会就是帮你们打飞机哟?”

帽子看了一会,道:“不是哦,这不写着呢么?……”原来也是一种古法按摩,主要攻击腰腹肾和生殖器,看着上面什么血液循环,什么吐故纳新,什么疏通经脉,帽子先是被阳痿早泄给晃了一下,心想还挺适合自己,可接着看到揉捏睾丸,捏碎结节种种,真心看着都觉着疼。袁涵更感兴趣,一边看一边给帽子读,看到后面胖儿东标注的一个“疼”字,在路旁笑的难以自己。推帽子道:“你去试试,这个你必须去试试,太好玩了。”

“我不去,我凭啥要去。”帽子把头转到一旁。

“你怕了,你不敢,哈哈哈,怂蛋,也有你不敢的一天,你之前怎么戏弄我的?”

“我不需要,老子金枪不倒,猛的一匹,需要这种东西?”帽子也是要面子的。

“吼,不可以锦上添花么?怂就是怂,不敢去就是怂,解释就是掩饰。囖囖囖~ ”袁涵头一次逮到机会挤兑帽子。

“我怂个屁,我有啥不敢去的,我敢去抓龙筋,你敢去那个Yoni马杀鸡吗?”

“你敢去我就敢去,老娘怕你?”

“走,我送你去,现在就去!”

“你送我去,然后你自己不去咋整?”

“我永世不得勃起!”

“好,男子汉大丈夫,你得算话。”

……二人硬是在这个无聊又有趣的点上杠上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