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 (03)作者:慈善赌王

【劫后余生】

作者:慈善赌王 2020/9/5发表于:首发禁忌书屋,转载请注明出处 字数:8897

第三章 梦

出乎徐雅意料的是本以为宁雨曦打完电话之后会马上回来,但是过了很长时 间还是没有等到宁雨曦的身影,徐雅只能平心静气地坐在长凳上等待,过了约有 一刻钟的时间,宁雨曦再次出现在徐雅的面前,徐雅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到宁雨曦 现在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宁雨曦明显清洗过一遍脸蛋, 虽然宁雨曦不愿意让别人发现太多的异样,但是红红的眼眶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

“宁姐,您刚刚偷偷哭过吗?”

宁雨曦看着眼前关切着自己的小姑娘,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的微笑,控制着 情绪说道:

“没有,刚走的时候被小飞虫迷了眼,眼泪这种东西到我们这个年龄以后, 恐怕是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徐雅听着宁雨曦的话,仔细想想觉得话中的意味好像并不是那么浅显,但是 由于身份不同,所以对于宁雨曦的感受并没有太多的体会。

这次回来之后,宁雨曦并没有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而是站在露着一块玻璃 窗的手术门前,直直地盯着手术室里面的情况,显然里面的情景被蓝色的落地窗 帘遮挡的严严实实,只能通过窗帘上映照出来的模糊身影来判断里面的情况,但 是这仅有的一点资讯让宁雨曦看得已经入了迷,似乎这样自己就能给里面的医生 加油助威,似乎这样自家先生就能尽早的恢复健康。

这种美好的祝愿并没有因为宁雨曦心中的呼唤产生任何变化,宁雨曦反而看 到里面几个模糊的身影动作快了起来,难道现在出现危险了吗?宁雨曦的心跳也 跟着里面人影晃动的速度而加快。

“宁姐,您累不累啊?想不想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宁雨曦耳边突然响起了徐雅的声音,看着关心自己的徐雅,宁雨曦微微地摇 了摇头,继续紧紧地观望手术室的情况,公司里面留下来的其他两名员工,这个 时间早就已经躺在长凳之上呼哒呼哒地进入了梦乡。

此时同时进入梦乡的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两人,早就已经被送到家中的陈小星 ,这时也已经倒在了客厅中的沙发上,刚到家的时候,陈小星一直迟迟不愿意睡 去,甚至为了阻止自己沉沉的睡意,还特意将自己的作业拿到了客厅,决定边做 作业边耐心地等待医院的情况,但是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本来还是十分精 神的小星,看着眼前繁杂的数学公式,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和周公在梦中相 会了。

这一觉陈小星做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梦,在梦中竟然亲眼看到了自家的客厅, 梦中的客厅之中一片狼藉,像是经历过一番大战一样,地上到处都是散乱的物品 ,摔碎的遥控器、手机以及破损的花瓶,看到眼前的场景小星十分急切地想要去 寻找一下自己父母的身影,但是梦境已经将小星带到了另外一个场景之中。

这次终于在父母的卧室之中,看到了自己想念的父母亲,但是自己平常见到 永远都是和和气气的父母,这时竟然在大声的吵架,虽然两人吵架的动作非常夸 张,但是自己却听不到一句话,吵完架之后,父亲急冲冲地走出房门,留下母亲 一个人呆坐在地上哭泣,母亲身旁的地上放着一张打印好的纸张,大部分都被母 亲丰满的身躯遮住了,但是还是能看到漏出一角的纸张上面有一个清晰的“离” 字,小星看到这幅场景已经开始感到恐惧,梦境却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稍作停 留。

小星再次被拉进了另外一个梦境之中,这次一进到梦境之中,小星明显感觉 到这次的场景色调相较于前面的两次实在是柔和太多了,自己的四周全都围绕着 闪亮的水晶灯,本来心情受到前面两次惊吓的小星,这时可以感到心情无比的放 松,而且不同于前面两次自己耳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这次自己可以清晰地听到 耳边传来欢快的钢琴曲,正是仲夏夜之梦里面第五幕的前奏曲,随着钢琴曲响起 ,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位身穿华丽婚纱的绝世美人,不正是自己的母亲吗?原来妈 妈穿婚纱的样子这么美艳动人,高贵、端庄、华丽,这些词语都不足以描述这时 身着婚纱的母亲给人带来视觉冲击的万分之一。

看着妈妈向自己一步步走来,小星的心已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在妈妈走到 距离自己还有一步远的时候,小星似乎可以挣脱梦境的束缚,向前拥抱身穿婚纱 的母亲,但是一下子却抱了一个空,耳边欢快的钢琴曲也停了下来,突然之间眼 前的世界开始发生地震一样的晃动,眼前画面被整齐地劈成了两半,左眼能够看 到的依然是母亲穿着婚纱向自己一步步走来的情景,右眼则是父亲浑身上下全是 鲜血,怀中抱着母亲的身体,但是两边母亲的神态好像又不太一样,眼中出现的 怪异的场景之中,唯一的共同点好像就是父母亲两人都在对着自己微笑。

这样连续割裂的梦境在小星脑海来回翻腾,终于小星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 高声吼叫了一起来,梦醒时分时间是凌晨的四点钟,小星揉揉自己还有些迷蒙的 眼睛,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到了沙发下面,刚刚自己发出怒吼的原 因原来是因为自己的脑袋撞在了旁边的茶几上,小星努力回想刚刚梦境之中发生 的事情,小星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梦对于自己恐怕是十分重要,但是随着刚刚 那下猛烈地撞击,所有在梦境之中的回忆全都消散成烟了。

小星抱头懊恼地坐在沙发上,再次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四点零五分,不对,想 这么多没用的事情做什么,母亲现在肯定还在医院守候,小星现在非常想知道妈 妈现在的情况,急忙从口袋之中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己最熟悉的号码,“嘟嘟 嘟”三声轻响过后,电话已经接通了,然而手机之中首先传来的却不是妈妈的声 音,

“宁姐,您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您已经在这里……”

明显小雅姐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妈妈打断了,母亲平静的声音随后传了过来 ,

“喂,小星吗?现在你还没有睡觉吗?”

此时头脑并不算完全清醒的小星,还没有来得及说上话,母亲的声音再次传 了过来,

“小星早点睡觉吧,今天你还要早点去学校呢,千万别忘了,早饭的话把昨 天晚上妈妈做剩下的菜热下就好,放心,妈妈这里一切都好,爸爸的手术也非常 成功,过不了几天你就重新可以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爸爸了。”

听到小星“嗯”的一声应答之后,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小星这时才从模糊 的意识中完全清醒过来,意识到刚刚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问,妈妈已经将自己所 有想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自己,但是妈妈说的一切都好真的就是实情了吗?小 星还没有笨到这种程度,算算时间,到目前为止,妈妈已经连续十几个小时没有 吃上一口饭菜了,想到这里小星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盯着客厅的时钟,再也没有睡 去。

今晚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睡觉的人显得是格外的多,ZH市某处远离喧嚣的豪 华别墅之中,已经这个时间点了,别墅里面依然是灯火通明的样子,宽敞的大厅 之中,一个男声阴沉地质问着:

“哈哈,黑老四,老六你们俩,还真TMD有你们的,给了你们那么多钱竟 然没有把陈建宇那个王八蛋给我弄死,你们两个都是吃屎长大的吗?”

不同于这名男子笔直的站着,黑老四跟老六两人此时明白恐怕这件事情要出 差错了,吓得跪在男子的面前连声的求饶道:

“实在不是我们没出息,这事儿全赖那个陈振宇的小命实在是太硬了,当时 两辆大车全都起火爆炸了,就这样都没能将陈建宇给炸死,再说了现在就算是将 陈振宇给拉到RM医院抢救了,但是能不能抢救过来还要两说呢,对不对?老六 你说句话啊,哑巴了吗?”

“啊,我四哥说的一点没错,就算陈建宇被送到RM医院进行抢救了,我觉 得大概率还是白搭,毕竟当时爆炸声您在服务区里面都能听的一清二楚,陈建宇 即不是葫芦娃转世,身体也不是铁打的,肯定是抢救不过来了。”

站着在大厅里面来回踱步的男子,听到这两人的分析之后,倒是放松了几分 ,阴笑着对跪在地上的两人说道:

“哦?你们两个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刚刚我收到的消息那陈振宇大概率还 真是抢救不过来了。”

老四和老六听到男子这样说,脸上都挂上了欣喜的表情,感到自己终于逃过 了一劫,毕竟现在的局面,陈振宇要是能抢救过来的话,出事的恐怕就是我们两 兄弟了,但是那名男子话音一转,接着说道:

“不过嘛,我现在手边的人也不方便随时在医院盯着,这件事情还需要两位 多多努力啊。”

“您放心,这件事情就包在我们身上了,我们现在就去RM医院死死地盯着 陈建宇的情况,只要他一断气绝对第一时间来给您汇报。”老四赶紧接口道。

“哦?你们去盯着?你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盯人这件事情我们太擅长了,只要能让我们进到医院里面,我们绝对能保 证二十四小时不吃不喝地帮您盯着陈振宇手术室里面的动静。”老六也跟着回答 道。

“所以你们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到医院里面去盯梢?”

“不会,您这就小看我们两个了,我们会从后门悄悄溜进去的。”老四将胸 口拍的震天响,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不表下决心,那么自己不成了没用的废纸了 吗?

男子听完老四自信满满的话之后,一耳光扇到老四洋洋自得的脸上,声音被 气得已经带上了笑声,

“所以你们TMD所谓的办法,就是TMD在医院后门的监控之下”悄悄地 “溜进去?我真是养了你们两个饭桶,你们TMD也不想想那是什么地方?那是 市第一RM医院,摄像头多的跟上过你妈的男人一样多。”男子说的火起,继续 狠狠地给了两人几个耳光,停手之后长吸一口气问道: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好主意,要不要我来帮你们俩想个好办法?”

老六和老四这个时间,脑子早就已经转不过来圈了,听到男子的声音之后, 全靠着本能点头称是。

“好,既然你们两个都让我帮你们想办法,那这件事情就简单极了,医院是 干什么的地方?当然是治病疗伤的地方了,那只要有人受伤不就可以大摇大摆的 进去了嘛,你们怎么不会动动脑子呢?”

男子说完之后,从旁边人的手中接过了一根钢管,随手丢到了两人的面前, 钢管落地之后“铛啷啷”的响声刺激着两人恐慌的神经。

“来吧,准备动手吧,别说这都是我逼你们的啊。你们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 ,第一就是你们两个选个人出来,敲断一条腿就行了,当然这个选项你们要是不 选的话,我就找人把你们两人的腿全都敲断了。好的,现在倒计时五分钟,你们 选吧。”

五分钟之后,随着男子打开大厅的门出来,里面响起了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 声,男子给门口站岗的两人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坐车匆匆离去了,这次坐在车中 的男子眼底深处始终带着一丝忧虑,毕竟本来应该由自己主导的棋局,现在逐渐 开始有意外出现了,一个死去的陈建宇和一个活着的福瑞集团投资部经理,所能 调动的能量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当当~~当当~”五声钟声敲响之后,小星敏捷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简单地清洗了一下以后,小星站到餐桌旁边开始发起来呆,平常妈妈从来没有让 自己做过饭,自己仅有的一项跟厨艺有关的本领,那就是烧开水,看着餐桌上昨 晚留下的丰盛大餐,小星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仔细辨别了几下之后,小星 果断地将几种肉菜倒在了菜锅之中,起锅烧火,等下自己应该能做出妈妈平常做 的美味佳肴吧。

随着炉火不断地燃烧,小星首先等来的果然就是各种肉混合在一起的香气, 看来自己还真是有当个好厨师的天分呢,然而好景不长,这种自豪感并没有维持 太长的时间,一股焦糊的味道就已经跑了出来,手忙脚乱地关上煤气之后,赶紧 将锅中烧糊的菜品盛了出来,小星大胆地品尝了几口,立即被自己“精湛”的手 艺给惊到了,热出来的肉,有的已经焦黑不能吃了,但是大部分的还没有完全热 透,看着眼前失败的杰作,小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原来做饭这种事情并不比数 学题简单多少,为什么妈妈就能变魔术一样的将饭菜做得那么好吃呢?

看看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到五点半了,小星果断将所有的菜全都倒到垃圾袋中 ,匆忙地收拾了一下自己上学所需要的物品,提着垃圾袋就向楼下跑去。

第一RM医院手术室大厅空荡的走廊上,只有两个女子孤单的身影站在一间 手术室门口,刚开始的时候,徐雅还会试图劝解一下,让宁雨曦坐下来休息一会 儿,但是几次劝解未果之后,徐雅也明白现在靠自己的能力劝说恐怕是不会起到 任何作用了,本就性格倔强的徐雅干脆也跟着宁雨曦站到了手术室的门口,中间 里面的医生都有几位来回换了几次岗,每次手术室大门打开的时候,宁雨曦都会 第一时间迎上前去,用最小的声音询问里面的情况,但是收获的全都是一张疲惫 的面孔和一个禁声的动作,就这样两人直直地站到了六点钟。

“妈妈。”

一声热情的呼喊终于将门口两尊雕像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只见陈小星背着 书包,手中提着几份早点,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还没有走到宁雨曦的身前,就 再次出声喊道:

“妈,小雅姐,快来帮我接一下手上的豆浆,我实在是拿不动了,烫死我了 。”

宁雨曦听到陈小星的呼喊之后,第一时间上前接过了儿子手中的豆浆,早餐 可能是在医院门口买的,这时摸上去还十分的烫手,宁雨曦急忙接过之后小声地 开口呵斥道:

“大呼小叫的是个什么样子,没看到里面还在做手术呢嘛?妈妈不是告诉你 医院这里不用你…………”

看看陈小星委屈的面孔,宁雨曦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将烫手的早餐放 到一旁,盯着自己的孩子,温柔地说道:

“小星,没事了,刚刚是妈妈脾气不好,一时没控制住,等下你就在这里吃 完早餐,早点准备回学校上课去了,听妈妈的话,好吗?”

看到陈小星点头之后,宁雨曦将依旧烫手的豆浆拿了出来,插好吸管之后, 递到了陈小星的手中,陈小星本来已经准备伸手过去接住,突然看见站在妈妈身 后的徐雅在向自己用力的眨眼睛,同时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嘴边做出嘘声的动作。

陈小星明白过来之后,才将妈妈手中的豆浆接了过来,借口自己想上洗手间 ,随着徐雅的身影一前一后向着洗手间走去,等到了手术室门口看不太清楚的地 方,徐雅开口说道:

“小星,等下你千万不要着急走,最少也要等到让你妈妈吃点东西你再回学 校,明白吗?”

陈小星用力地点点头,就重新跑回去了,自己这次来医院本来就是为了这件 事情,此时由于跑动带来巨大的响动,完全没有影响到眼巴巴盯着手术室门上玻 璃窗观察的宁雨曦,又不知过去多久的时间,宁雨曦突然感到原本极度干渴的口 中,居然开始出现了滋润的感觉,低头一看就发现小星这时正端着一杯晾凉的豆 浆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吸管是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口中的,宁雨曦 向小星摆了摆手,接过豆浆,咬着吸管继续想要回头盯着手术室里面的动静。

但是宁雨曦立即就意识到情况好像有些不对,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现在已经 七点多钟了,快走两步就准备开始教育陈小星。

这次陈小星明显是有备而来,在宁雨曦开口之前,抢先说道:

“妈妈,这可不是我不愿意去学校,刚刚我们班主任也收到爸爸住院的消息 ,非要前来看看,我实在是拦不住我们班主任,班主任说让我带着医院等她,等 下我们一起回学校上课。”

宁雨曦懒得拆穿陈小星的小把戏,自己手机现在还有电,倘若自己同事要是 知道情况的话,肯定第一时间会打电话给自己确认情况,白了陈小星一眼之后, 回身坐到了陈小星的旁边,

“宁姐,谢天谢地,您终于肯坐下来了,我的脚现在已经没有知觉了,来小 星,扶姐姐一把。”

徐雅姐还没有坐稳,就看到几名护士推着一辆手术车急冲冲跑了过来,随着 手术车不断靠近,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躺在病床上的那名伤员发出刺耳的惨叫声 ,这样一幅在医院里面再平常不过的画面,却吸引到了陈小星的注意力,主要原 因是随着伤员一起赶来的那名家属,他从始至终的目光锁定的方向没有一秒钟停 留在伤员的身上,反而对于父亲所在的病房十分感兴趣,由于想起昨天王涛叔叔 留给自己的话,陈小星瞬间就将眼前诡异的一幕跟王涛的描述联系在了一起,坏 人、接近、母亲,原来他们就是王涛叔叔所说的坏人,从这一刻开始陈小星就开 始注意起两人的一举一动。

很快,陈小星再次发现陪同伤员一起前来的那人再次出现了不正常的举动, 一般亲属生病做手术,家人都会选择在手术室门外耐心的等候,而这一名陪同的 人员见到伤者进到手术室之后,竟然选择直接离开了手术室的门外,向着洗手间 的方向走了过去,而且过去很长时间以后,陪同伤者前来的人员依旧没有回来。

陈小星这时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个举止不太正常的人现在正在做些什么,但是 此时徐雅和妈妈全都靠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想要抽身出来也没有机会,就在陈小 星内心不断煎熬的时候,美女班主任终于提着一兜水果前来帮自己解围了,看到 班主任之后,小星先是起身恭恭敬敬的向班主任打了一个招呼,接下来就急冲冲 向着洗手间跑了过去,班主任看到陈小星的动作之后一头雾水的问道:

“小星这孩子怎么了?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跑呢?往常小星见到我可亲切了 呢。”

“他啊,一直都是这样人小鬼大的,估计是害怕自己的西洋镜被拆穿,这才 急着想要溜走,余瑶姐,实在是不好意思,家里面孩子不懂事,非要给你打电话 说这事儿,我没管住他。”

“哎呀,妹子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么说就真的生分了,我们多少年同事的交 情了,别说是你家儿子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这件消息,就算是我随便听旁人说起, 妹子家老公住院了,我也得亲自跑一趟过来。”

这边宁雨曦和余瑶两名老师正在寒暄的时候,陈小星已经跑到了男士的洗手 间内,出乎陈小星预料的是现在男士卫生间之中完全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在 里面,看着空无一人的洗手间,陈小星的大脑飞速远转,刚刚自己绝对没有看走 眼,那名可疑的人绝对是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现在男士洗手间没有人的话,那 么就只剩两种可能性了,要么那人现在躲在女士洗手间内,或者就是藏在自己刚 刚路过的步行楼梯门后,理清思路之后,陈小星蹑手蹑脚的向卫生间外面探头出 去观望起来,心中默默祈祷最好那个人就躲在楼梯门后,不然的话,自己今天恐 怕真的要闯一闯女士卫生间了。

还好,万幸的是陈小星探头出去的时候,看见了楼梯的安全门这时微微的错 开了一丝缝隙,里面伸出一根类似潜望镜的管子,此时里面的人应该是在全神贯 注地盯着父亲手术室的门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只黄雀,已经悄悄地尾随在 他的身后,依旧在窥探着手术室门前的方向。

现在应该怎么做?这个问题在小星的脑海之中不断盘旋,要不要现在直接告 诉母亲,让妈妈开始警惕一点?想想刚刚母亲连吃饭都顾不上的情形,小星果断 打消了这个主意,现在想要让妈妈注意其他的事情真是难如登天,而且即便是自 己劝说妈妈,母亲也不一定百分百会相信自己的话。

或者是直接打电话给王涛叔叔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这个办法自然是最好的 ,不过自己现在没有王涛叔叔的手机号,要是向妈妈询问,恐怕妈妈绝对会起疑 心的,想想王涛叔叔嘱咐自己先不要让这些事情惊动妈妈,上面的两个注意全被 小星打消了。

怎么办?这个问题已经想的小星开始头疼了,为了防止那人开始注意起自己 的身影,小星将身体缩回到洗手间的门口冥思苦想。

就在小星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连串清脆“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传了过来, 来人转身看见了洗手间门口的小星之后,第一时间差一点吓得叫了出来,用手不 断拍打着高耸的胸口,毕竟女士洗手间门口有一个男的在盯着外面发呆,这实在 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来人看清楚小星的脸之后,来人高声问道:

“小星,你在……唔,唔。”

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这句话,小星已经上前用手捂住了女班主任的小口,连连 摇头示意不要大声说话,看到班主任微微地点头表示明白之后,小星才松开了握 住班主任的手,这时余瑶被小星捂得已经喘不过气,身体略微地前倾一点在大口 吸气,从小星的视角能看到两座高耸的山峰不断起伏,好大啊!不对,现在不是 想这个的时间,小星随即将这种想法从脑海中甩开,眼前貌美如花的班主任,这 不就正是自己现在能找到的好帮手吗?

于是在女士洗手间的门口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男高中生在和自己的老 师窃窃私语着,女老师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最后两人达成一致之后,小星快步 回到手术室的门前,跟母亲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医院。

稍微过了一会儿之后,余瑶才从洗手间缓缓地走了出来,在经过步梯安全门 的时候,似乎有意的向里面瞥了一眼,随后就回到了宁雨曦的身边,

“余瑶姐,你现在还不回去上课吗?刚刚我家小星跟我说他已经回学校去了 。”

“上课?没事儿,今天我来的时候,人家李老师看见我有事儿,早就抢着把 我的课全都替我上了。”女人说起谎话来,实在是不用眨眼睛,本来马上轮到余 瑶上课的她,此时平静的跟无事发生一样,

“今天姐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好好的陪下妹子,其他的事情全都放 在一边吧。”

随着余瑶选择留下,现在的场面开始变得有一些不同。徐雅这个小丫头说的 话,宁雨曦还可以不听,毕竟她年龄比自己小,而且还是自家先生的下属,但是 平日相处的余瑶却没有那么好对付,不仅指挥着宁雨曦坐下休息,还强迫自己将 温热的小笼包吃下去很多。

由于心思不在这些事情上,宁雨曦始终没有发现,余瑶说话做事时的视线一 直没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而是不时地看向洗手间的方向。

贴主:慈善赌王于2020_09_04 20:08:56编辑 贴主:慈善赌王于2020_09_06 3:00:29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