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 (02)作者:慈善赌王

【劫后余生】

作者:慈善赌王 2020/9/4发表于:首发禁忌书屋,转载请注明出处 字数:9056

第二章 疑云渐起

此时房间之中除了护士急切的呼喊再没有任何一点声音,宁雨曦呆呆坐在饭 桌旁边,似乎已经失去了灵魂,过于震撼的消息瞬间让这个美艳少妇一时之间不 能整理好自己的思路,保持着雕像一般地动作呆坐在原地。

还是旁边同样听到消息的陈小星首先从这条噩耗之中清醒了过来,看着已经 失去思考能力的母亲,急切地呼喊道:

“妈,赶快跟医生回话啊,妈,醒醒啊,我爸现在受伤住院了。”

许是陈小星两声急切地呼喊终于打断了宁雨曦继续呆坐下去,开口便带着哽 咽声紧张地说道:

“您好,这里是陈振宇的家,我是他的妻子,您千万别管电话,您说我家先 生现在已经已经到您的医院了吗?”

“对的,您的先生在回家的高速路上出车祸了,现在已经被送到了我们医院 ,麻烦您能赶快过来吗?病人现在伤势非常严重,如果不尽快做手术,恐怕就来 不及了。”

“好的,我明白了,我现在马上过去,现在我的手机随时等着接听您的电话 ,有什么消息您一定要及时跟我说。”说到最后的时候明显可以听到宁雨曦声音 之中的颤抖。

说完之后,宁雨曦立即挂断了手中的电话,匆匆忙忙跑到鞋柜旁边,胡乱地 给自己套上一双鞋子,拿上手包就已经推门跑了出去,陈小星看到母亲这么匆忙 的动作,心中担心母亲在路上会出现危险,也跟着跑了出来,看到母亲下楼的身 影,将自家的大门用力关上,高声呼喊着妈妈的名字一起跑了下去。

“轰”的一声响动,不仅将今天宁雨曦已经准备好的一桌美味佳肴的香气关 在了房中,更是将往日一家温馨的生活关在了身后,日后生活怕是不会像以前那 样平静了。

等陈小星跑到楼下之时,看到母亲已经打开了平日代步车的车门,急忙上前 一把拉住母亲的手臂,大声说道:

“妈,你冷静一下,你现在的这种状态哪里还能开车呢?我们现在赶快去路 边拦上一辆车子,这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宁雨曦被拉了一下之后,身体从原本僵直的状态突然战栗起来,听到儿子的 声音之后,身为母亲的意识支撑着她平静了下来,回头看了一下同样焦急的儿子 ,脸色苍白地说道:

“好好,就听你的,我们现在马上去路上拦住一辆出租车,你现在先看下附 近有没有网约车,有的话现在马上喊他过来。”

等到母子两人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陈小星早已在手机上订好了网约车,等 到车子停到小区门口之后,两人立马冲上了车子。

“哎呀,你看看你们这两个小年轻没事着什么急吗?要我说……”

“师傅,麻烦您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将我们给送到第一RM医院,我家老公 现在正在医院里面,急等着做手术,求求您了。”

本来司机看到一对青年男女上到自己车里来,口中还想要开几句玩笑,但是 话出口一半就被宁雨曦的声音给打断了,从车内后视镜向后看了一眼之后,已经 看到了宁雨曦脸上的愁容,明白情况之后,司机二话不说发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 向RM医院跑了过去。

陈小星坐在车后,紧紧拉着母亲冰凉的小手,明显能够感到母亲刚刚放松下 来的神经这时已经再次绷紧了起来,搓了搓母亲的小手,小声安慰着:

“妈妈,放心吧,我爸爸多有能耐的一个人,这次绝对不会出什么大差错的 ,我猜爸爸肯定就是在路上遇到一点小麻烦,肯定会马上好起来的。”说出的这 些话语就连自己都骗不过去,毕竟刚刚电话里面医生的态度已经很能说明情况了 。

宁雨曦抬手擦了一下眼睛,用最大的力气让脸上挤出来一丝笑容,假装平静 地说道:

“你爸爸一定会没事的,你看我把你带过来干什么?你又帮不上什么忙,还 不如让你留在家里好好地写你的作业呢。”

陈小星无数次见过母亲的笑容,虽然长大之后见到母亲对自己漏出笑容的次 数越来越少,但是每一次母亲笑得时候,自己都感觉内心被治愈了一样,再多的 痛苦都能被母亲温暖的笑容慢慢溶解,唯独这一次当妈妈笑起来的时候,为什么 自己这么想哭呢?

陈小星给了妈妈一个同样并怎么不灿烂的笑容,两人从此之后似乎都明白彼 此的心情,谁也不愿意再开口说一句话,只有两人的手还在紧紧地握着。

尽管司机已经用上最快的速度向医院赶去,但是现在正是晚上下班的高峰期 ,前面拥堵的车流让司机完全没有办法,司机歉意地开口道:

“哎,实在不是我不想早点将你们送过去,实在是啊,你看看,这路上堵成 这种样子谁也没有办法啊。”

宁雨曦此时刚刚又接完医院打来催促病人家属早点过来的电话,此时看看前 面闪亮的红灯,毅然地开口说道:

“师傅,别管前面的红绿灯了,现在直接一路闯过去,出了什么事情我负责 ,我现在就跟我在交通局的朋友打个电话说明情况,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大妹子啊,这话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出了问题你可一定要帮我说话啊。 ”

“师傅你放心,出了问题全算在我身上。”

司机听完宁雨曦的话之后,不再犹豫直接照着前方还有45秒的红灯一脚油 门闯了过去,宁雨曦这时也在跟身在交通局的朋友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陈小星看着一向以身作则,教育自己遵纪守法的母亲此时的举动,惊讶地张 开了嘴,第一次发现母亲还有这一面。

在宁雨曦愿意承担责任的背景下,司机在穿梭的车流之中开始了一路违章之 旅,原本这个时段到达医院还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司机只用了短短的十几分钟 就达到了医院门口。

两人先后跳下车子向着医院冲去,司机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

“哎,我说两位别着急啊,好歹留下来一个人等下帮我说明一下情况。”

宁雨曦打开自己手包将里面所有现金全都塞到了陈小星的手中

“小星,你在这里陪着这位师傅,等下交警就会过来,来人是你爸爸的朋友 ,你只需要将事情给他说清楚就行了。”

眼见到母亲的身影越来越远,声音也越来越小,到后面的时候,陈小星已经 听不清楚妈妈在说些什么了,但是看看旁边站着的司机,自己也不好跟着上去, 只能待在原地等待。

“哎,我说小兄弟,刚刚那位真的是你的母亲啊?也太年轻了一点吧。”司 机此时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上前搭话道。

“废话,不是我的母亲是什么啊?难道我们两个长的不像母子吗?”

“当然不像了,你看看哪有这么年轻的母亲,说实话,刚刚你们上车之后, 要是不讲话,我都以为你们会是情侣或者姐弟呢。”

“切,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就别没话找话了,我爸爸现在还在医院里面,不 知道怎么个情况呢,现在没心情听你瞎吹牛。”

司机明显一看就是侃大山的一把好手,此时听到陈小星不信,一时就急眼了 ,提高声音说道:

“哎,我说你这个小兄弟,怎么能连我的话你都不信呢,我们随便从街上拉 两个人过来,绝对最少有一个半都说你和你的妈妈两人像是姐弟俩。”

陈小星自然不太相信司机的话,毕竟平常母亲穿的衣服都比较正式,跟自己 这个经常穿校服的站在一起,普通人一眼就能看出两人的关系,今天居然有人这 样说,自己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看看陈小星不接自己的话,司机也不觉得寂寞,继续高声讲述着自己这些年 来的过往见识,一点都不觉得冷场,

“小兄弟,你别看我现在是一个跑车的司机,那想当年我也是……………… 啊。”

最后的一声叫喊却是身边已经停了一辆警车,司机早就已经收起了自己威风 堂堂的气势,换上了一张愁苦的面孔,看着车内下来一名精神抖擞的警察,连声 哀求道:

“我说这位警察叔叔,我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都是这位孩子,不,是他 的母亲让我做的,我原本一直是老老实实开车的司机啊。”

陈小星这时白了白眼,急忙走上前去,亲切地说道:

“王队长,是我妈妈让我在这里等你的,刚刚我妈妈应该将这边的情况已经 说清楚了吧。”

年轻的王队长下车之后完全没有在意两人的言语,冷静地开口说道:

“你好,请你配合一下出示你的相关证件,刚刚我们交警局有拍到你有十几 次违规闯红灯的记录,”

司机这时顿时感到大祸临头,原来这小子的母亲一直是在骗自己的,他们跟 眼前这名交警没有什么关系,一顿求饶之后,看到眼前的交警依然是公事公办的 态度,只好无奈的将自己的证件全都掏了出来,王队长仔细检查完所有的证件之 后,拿出一张单子让司机在上面签字,这时司机脸色已经面如死灰了。

陈小星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大脑之中一时陷入了迷茫之中,看着司机可 怜兮兮的在单子上签字,陈小星觉得今天见到的王队长好陌生啊,往日自己父亲 还带着王队长来到家中做客,那时王队长对自己还是十分热情的,为什么今天的 王队长给人的感觉这么冷漠呢,眼睁睁看着司机签完罚单,陈小星几次想要上前 搭话,但是看到王队长那张冰冷的面孔,又将这个念头压了下来。

等到司机签完罚单之后,立即怒气冲冲地走来想要找陈小星讨个说法,但是 却被王队长及时的制止了,

“回去,老老实实坐到你的车子里面去。”

“这位警官你怎么可以这样?罚单我已经签了,为什么还不能让我讨个公道 回来。”

“现在你最好的公道就是马上开车走人,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听到没 有?”

司机看看眼前神色严肃的警官,心中几次想要直接冲过去找陈小星的麻烦, 但是这些念头都被眼前的这名警官锐利的眼色给瞪了回去,最后只能一跺脚高声 骂骂咧咧地向车内走去,

“什么玩意?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还说什么狗屁的母子,我看你爹要是 死了,你们两个早晚要爬到一张床上去,呸。”

这一通骂自然激起了陈小星的火气,立即冲上前去想要给这个对自己父母不 尊敬的人一点颜色看看,但是站在两人中间的王队长自然也不会让陈小星跑过去 ,一把将刚刚起步的陈小星拉了回来,高声说道:

“你也给我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站着,别以为说完他你就没有事儿了。”

看到陈小星一脸不情愿站在原地之后,王队长跑到还在骂骂咧咧的司机面前 ,将司机推到了车内让他坐好,眼看着司机驾车远去,才又回到陈小星面前,开 始一本正经的盘问起来,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今天为什么在这里?”

“你不是都知道吗?还问我干什么?”

“我劝你最好给我认真回答,不要给自己找麻烦。”王队长提高声音问道。

面对这样的气场,陈小星自然只能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一遍,看到王队长登记 完之后,陈小星又加了一句,

“怎么你王大队长是不是还要上去仔细地盘查一下我妈……”

看到王队长刀子一样锋利的目光扫来,陈小星将后面半句话噎了回去,王队 长完成所有的工作之后,将登记的表格收好,放回了车内另一名搭档的手中,这 才重新回来,笑着对一脸不愿意搭理自己的陈小星说道:

“怎么了,连你王涛叔叔你都不认识了?忘了当年你爸爸领着我去你们家喝 酒的事情了?”

陈小星看着面前挂着一脸笑容的王涛,心中只能想到一种动物——笑面虎, 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道:

“你刚刚不是还不认识我吗?不是还要盘查我的身份吗?这会儿怎么又开始 对着我笑起来了呢?”

王涛看看眼前一脸嫌弃的陈小星,上前拨弄了一下陈小星的脑袋,笑着道:

“看看你的样子,像是想要跟谁大战一场的斗鸡一样,你不能动动脑子仔细 想想为什么会这样?”

陈小星智商不差自然也能明白过来一些,惊讶地问道:

“叔叔,你是说刚刚你不方便说认识我,对不对?”

“还不算太傻,你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地闯红灯,难道真的以为路上就没有其 他人发现了?我要不来录一段视频,恐怕明天你们就要上头条了,而且要不是害 怕别人办不好这件事情,我都不想亲自过来。”

“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别人我们这是为了救我爸爸来的,人命关天的事情大 家也应该能够理解吧。”

“说的好,救你爸爸,你可知道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让所有跟你爸爸有 关的事情都能够保持低调才是最好。”

“我不明白,明明是一件救人的事情。”

“你也不需要明白太多,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就对了。”

“什么事情?”

“那就是这段时间最好随时随地盯紧你妈妈的动作,千万不要让任何人随便 接近你妈妈。”

“什么?我妈妈现在也有危险?王叔叔你仔细跟我说下吧。”听到王涛话中 的意思之后,陈小星不能保持平静了,激动地问道。

“小声点,记住我说的话,还有就是记住你们现在身边已经开始有坏人出没 了就好,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你妈妈。”

王涛说完这些话之后,对讲机里面传了其他的声音,高声回应一声之后,扭 身准备回到车内,陈小星看着王涛最后留下一个“千万小心”的口型,直到王涛 已经走远还在不断思索着王涛话语之中的含义,妈妈,坏人,不安全,所有这些 信息在陈小星的脑海之中不断翻腾,但是始终理不出来一个头绪,这在这时身边 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我说这位小兄弟,在这里愁眉苦脸做什么,你那位警察叔叔不已经走 了吗?”

映入陈小星眼中的自然是司机那张带着讪笑的面孔,

“你,你又回来干什么?刚刚骂得痛快了,现在来找揍是不是?”眼见刚刚 骂完自己父母的司机再次回到面前,小星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哎呀,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啊,大兄弟,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陈小星疑神疑鬼地打量了司机一番,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还会回来道歉。

“你刚刚被开完罚单,就这样就不生气了吗?”

听到陈小星说起这个,司机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完整的罚单,上面什么信 息都有,但是完全不是这次事件的,纸上几道折痕十分显眼。

“既然这样我就不管了,我现在早点去医院里面看我爸爸去了。”

“唉,小兄弟等下,慢走。”

听完司机的呼喊声之后,陈小星一脸好奇地再次回头,看到司机举着五张百 元的大钞,高声喊着:

“小兄弟,刚刚你家叔叔给的钱太多了,我现在来给你送钱来了。”

“不用了,你全拿着吧,全当谢谢你把我们送过来了。”

司机看着陈小星消失在医院门口的身影,小声的嘟囔着:

“好人有好报,你们一家一定会遇难呈祥的。”

陈小星进到医院之后,问清自己父亲所在的房间之后,就一路狂奔了过去, 入眼的情景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在自己的想象之中,此时应该是母亲孤独地坐 在手术室门前,正在痛苦地等待手术室里面的情况,但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乌压 压的一群人,全都挤在手术室的门外,有些人自己好像跟着父亲在一起的时候见 过,有些人自己完全没有印象。

看到这种情况之后,陈小星努力地在人群中寻找自己母亲的身影,终于在靠 近手术室门口的长凳上发现了脸色苍白的母亲,旁边有两个女人围在妈妈的身边 小声安慰着,其中有一个自己一眼就能认出来的是爸爸办公室的秘书,

“小雅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名叫徐雅的女子听到陈小星的声音之后,急忙抬起头寻找声音出来的方向, 等找到陈小星的身影之后,将陈小星拉了过来,小声的回答道:

“你妈妈跟我们几乎是同时到达医院的,我们公司里面全都收到你爸爸受伤 住院的消息了。”

一个大大的疑问号出现在了陈小星脑中,自己收到信息的时候已经几乎是第 一时间就赶来了,为什幺爸爸公司的同事也能在同一时间收到爸爸住院的信息, 看着一旁面无血色的母亲,陈小星将所有的问题全都抛着脑后,这时身边虽然满 满的都是人,但是陈小星明白谁才是最值得关心的那一位,上前让徐雅姐姐让开 位置,紧紧地抱住了双眼无神的母亲。

此时的宁雨曦仿佛完全丧失了所有的意识,直到发现自己身体被一个温暖的 怀抱抱住之后,眼珠才转动了一下,发现是自己的儿子之后,不言不语靠在了陈 小星的怀中。

没过多久的时间,门口已经赶来了几名准备做手术的医生,这时人群之中一 名领头模样的人急忙迎上前去,拉着其中一名医生的手,高声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几位都是我们第一RM医院里面最优秀的医生,我在这里求 求诸位一定要将我们公司的陈振宇先生给抢救过来,不管花多少钱,需要什么资 源,你们只要给我说一声,我保证全都能给你们弄过来,陈振宇先生可是我一手 提拔上来的啊,看着他这样我心里实在是难受得不行,求求你们了。”

这人最后的声音几乎已经带上了哭腔,旁边围观的人自然各个都漏出悲痛之 情,随着这人的声音连声附和道:

“对啊,求求医生了,救救我们的陈经理吧。”

其中夹杂着对于陈振宇的各种称呼,这种场面咋一看还真是让人感动,被拦 住去路的那名医生高声的呼喊道:

“安静一下,安静一下,你们不知道这是医院吗?里面的病人这个时候最受 不得喧闹了,赶快让开路,现在耽误了时间你们谁负这个责任?”

先前开口的那人立即随声附和道:

“就是,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成什么体统,还不赶快让人家医生进去,你 们是想闹出人命吗?”

看到周围瞬间鸦雀无声了,对着领头的医生继续说道:“你们也消消气,不 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会会好好教训他们的,你们还是赶快进去做手术吧。”

看到手术室紧闭的大门这个时候终于打开,宁雨曦所有的意识好像已经完全 回来了,用力挣开陈小星抱着自己的手臂,向着手术室内冲了过去,但是眼前围 着这么多的人,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宁雨曦冲进去影响医生,早就有旁边的 两名女子紧紧抱住宁雨曦的身体,这时宁雨曦浑身上下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拖着身边两名女子已经快要走到手术室的门口。

走在后面的医生看到这种情况,急忙说了一句,

“你们在外面的人一定要照顾好病人家属的状态,千万要安抚好病人亲属的 心态。”说完之后就将手术室的大门紧紧地关了起来。

宁雨曦看着重新紧闭起来的大门,刚刚一身力气仿佛一瞬间用完了一样,一 头撞在了厚厚的门上,用手敲击着沉重的铁门,口中发出的声音,没有一句连贯 的话语,完全是无意义的嘶吼。

“宁雨曦,你现在在做什么?你现在害怕你家老公现在死的慢还是怎么个情 况?没看到人家医生已经进去全力抢救你家老公了吗?你还想怎么样?想你家老 公早点去死吗?”

低沉的吼声从人群中最开始说话的那人口中发出,或许是几声接连不断的“ 死”字将宁雨曦从无意识的状态之中拉了回来,她在旁边两人的怀中奋力摇晃着 头颅,似乎想要将死神从门口赶走,恢复清醒的宁雨曦发出了自己今天第一次的 哭声,这种哭声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眼泪流下,只能从宁雨曦扭曲的面孔和可 怖的眼神之中看到几分这种痛苦的啜泣声,怎能不让人闻着落泪,见者伤心。

陈小星早就走到了母亲的身边,看着母亲这种悲痛的样子,眼泪已经不要钱 一样地落了下来,轻声抽泣着将母亲从旁边两位的女子手中接了过来,用尽力气 将母亲抱到了一旁座椅之上,宁雨曦回到自己儿子的怀抱之后,神经立即重新清 醒了过来,向着儿子微微地摇摇头,坐在儿子的身边,搂住正在哭泣的孩子,轻 轻地拍打着儿子的后背。

这样的场景早就已经让在场的人员心中感到压抑的不行,领头那人来到宁雨 曦身前小声的安慰了几句之后,就匆匆地向医院外面走去,剩下的人商量了一下 留下来照看的人员,也就慢慢散去了。

最后留下来的自然包括徐雅以及其他两名投资部的员工,徐雅看看人已经走 的差不多了,也就走了上来,坐到宁雨曦的旁边,本来还在母亲怀中暗自流泪的 陈小星,这个时候感觉到旁边有人过来了,急忙从母亲的怀中爬了起来,揉揉已 经哭红的眼眶,不好意思抬头看对面的徐雅,徐雅看到和陈振宇像是一个模子雕 刻出来的陈小星,自然是十分亲切,微笑着对陈小星说道:

“小星啊,别害怕,你爸爸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你不想想你的爸爸平时有 多大本事,这点小小的挫折怎么能够击败你爸爸呢?”

陈小星当然是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刚刚看到母亲的表情,实在是让这个从没 有见过妈妈伤心的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谢谢小雅姐,我明白,这次爸爸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回到我们身边的,妈妈 ,你说对不对啊?”

听到儿子反过来安慰自己,宁雨曦感觉孩子确实已经开始慢慢长大了,也不 说话轻轻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陈小星看到母亲此时的目光心中开始重新恢复了自信,刚才王涛叔叔告诉自 己妈妈有可能遭受危险,自己一定要用尽全力保护好自己的母亲。

徐雅在一旁看看两个相依为命的母子,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时竟然呆住 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不知什么时候医院之中传来了一声细小的报 时声,

“现在时间是23点整。”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宁雨曦首先有了反应,抬手看看手腕上的时间,当看到 真的已经十一点的时候,轻声说道:

“小星乖,该早点回去睡觉了,再不睡觉明天上学就起不来了。”

陈小星此时自然是一脸的抗拒,委屈地说道:

“现在我回去哪里睡得着啊?还是让我在这里陪着妈妈吧?”

“不行,这里已经有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守着了,你现在必须早点回去睡觉, 听话。”说完这句之后,又扭头看向了徐雅,“徐雅,你来的时候开车过来了没 有?要是开着车子的话,能不能帮我把儿子送回去,明天他还要上课呢。”

徐雅听到之后,急忙回道:

“宁姐,我来的时候是坐着同事的车子过来的,唉,陆强,你来的时候不是 开车过来的吗?麻烦现在先送我们经理的小公子回家。”

这一切安排的是如此随理成章,完全没有给陈小星任何插嘴的机会,陈小星 看着已经恢复正常脸色的母亲,吐吐舌头但是已经明白自己怎么也反抗不了了, 只能乖乖地跟着爸爸手下的员工回家睡觉。

等到陆强带着自己儿子回去之后,宁雨曦跟旁边徐雅说了一声,就向洗手间 的方向走了过去,医院里面自然是二十四个小时灯火通明的状态,徐雅看看宁雨 曦消失在洗手间门口之后,才轻手轻脚地跟了过去,还没有走到卫生间的门口, 就已经听见宁雨曦正在打电话的声音。

“你好,我明天想请个假可以吗?”

“这个多长时间现在还说不好,暂时就请一个月的时间吧。”

开始的时候还听不太清楚电话那头人的声音,但是对方似乎被这个请假的时 间给惊到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不行,哪能随随便便的就请一个月的假呢,这也太影响学生的功课了,要 知道我们可是市重点高中,学生的成绩还是非常重要的。”

“主任,这个假您要是不让我请的话,您明天就可以将我给直接开除了,我 就不用跟你请假了。”

后续电话那头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又说了很久,看到实在是没有什么回旋余地 之后,也就只能同意宁雨曦的假期了,毕竟一名可以在全市里面评得最佳老师称 号的人,哪所学校会不想要呢?

徐雅听到这里的时候,再次轻声轻脚回到了手术室的门口,静静地等待着宁 雨曦回来。

贴主:慈善赌王于2020_09_04 20:12:03编辑 贴主:慈善赌王于2020_09_06 2:59:52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