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 (1-5)作者:慈善赌王[原创]

【劫后余生】

作者:慈善赌王 2020/9/3发表于:首发禁忌书屋,转载请注明出处 字数:8308

这是由一场车祸之后开始的家庭变故,其中人物、姓名、事件、地点纯属 虚构,请勿对号入座,文章写了三个人的视角,有绿,不喜勿看,连载中。 第一章 祸从天降

HN市今天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前段时间天气还热的人们不想离开舒服 的空调屋,随着几场瓢泼大雨落下,气温也就逐渐降了下来,尤其是今天雨停之 后,站着天地之间,感受着凉风习习,轻嗅着雨后清新的空气,这种感觉已经是 让人十分舒适了。

HN市的荣兴贸易大厦门前,几个人在热情的欢送着一位中年男士,这位男 士穿着一身标致的休闲西装,脸上也是洋溢着满满的喜悦,手中拿着一份签好的 合同书,配上这样的场景,一眼就能看出双方今天的合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 宾客尽欢的结局。

男士将想要再送一程的几位客户婉拒之后,开门坐进了自己开来的一辆奥迪 A6里面,启动之后便一心想要早点回到ZH市去,因此车速一直保持在不违规 的最高速度上,春风得意马蹄疾,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士真是再合适不过 了。

眼前的男士名叫陈振宇,年纪36,7岁,现在已经是ZH市福瑞集团投资 部门的总经理,年纪轻轻的他凭借自身努力,竟然能够在ZH市最为富有的福瑞 集团之中担任投资部门的经理,尤其是配上他近乎一穷二白的身世,这样的成就 已经能够证明眼前的这名男士到底有多么优秀了。

陈振宇驾驶着自己心爱的座驾,一路驶到高速之上,看着窗外本就已经格外 清爽的天气,加上今天自己来到HN市就已经签订了一份价值几千万的订单,而 且最后对方看在自己卓越的能力之上,更是让这次出差显得格外的惬意,虽然前 两天还是连绵不断,有些毁了自己的兴致,但是现在的心情真可以用心旷神怡来 形容了。

驶上高速之后,看着现在道路上来往的汽车寥寥无几,陈振宇放松了一下心 情,从上衣口袋之中掏出一个装着求婚钻戒的礼盒,这时今天所有喜悦之情全都 转移到对妻子的怀念之中,当年自己的妻子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的嫁给了自 己这个穷小子,刚结婚那时家中连一套属于新婚夫妇的房子都没有,妻子依然是 不离不弃的陪伴自己。刚刚结婚之时,租简易的出租房,每天上下班挤公交,而 且在家徒四壁的出租房内,为了自己能够获得足够的营养,妻子每天都在变着花 样给自己做饭,由于刚结婚的时候穷的吃不上肉,妻子就发明了番茄炒大白菜, 大白菜炒西红柿等等这样稀奇古怪的菜品,现在回想起来,记忆之中除了那段时 间艰苦的让人几乎想要落泪的生活之外,剩下的回忆之中,也就只剩下一个靓丽 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后,默默地支持者自己前行。

在所有回忆之中,最让自己刻骨铭心的事情——莫过于当初两人结婚之时, 自己口袋里面的几块钱除了能够勉强维持婚礼仪式之外,自己什么都没有送给心 爱的女人,最后到了快要入洞房之前,自己从路边拔了几株狗尾巴草,用最粗糙 的编制手法,简单的编制了一个最简单的求婚戒指,就这样带着这件在旁人看来 一文不值的求婚戒指,自己走到了婚房之中,看到了那个一直在自己背后默默支 持自己的女人,单膝下跪送给了她这件唯一的礼物,自己永远都能记得她那时虽 然眼中满含着热泪,但是自己能在她的目光之中看见喜悦。

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一二十年的时光,儿子现在都已经长成大人的模样了 ,自己的收入随着这些年职位的不断升高一直都在上涨,但是两人所赚的钱大多 都花在了ZH市的一套房子、自己的车子以及儿子的各种开销之上,虽然自己早 就已经想要帮妻子再买一个戒指,但是持家的她不愿意将一分多余的钱花在自己 身上。

之所以想给妻子买上这个戒指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虽然妻子千方百计的隐 藏,但是自己还是在她那个小小的收藏盒之内,看见了自己在结婚之时送给她的 那件称不上戒指的草环,上面的枝叶早就已经风干了,但是她还是细心的收藏在 她的收藏盒之内,并且为了防止不小心的碰坏这个戒指,她还极为细心的将这个 戒指的外面包裹了一层防护袋。

想到这里陈振宇摇了摇头,想要将这些不太快乐的往事全都抛在脑后,手中 紧紧地握了一下漂亮的饰品盒,以前所有的不快就都抛在脑后吧,现在自己好歹 也是堂堂ZH市福瑞集团里面的一个部门经理,年薪不说几百万吧,轻轻松松大 几十万绝对是有的,而且家里面现在房子车子全都已经买过了,儿子也逐渐长大 ,现在需要开销的地方越来越小,也就是从这两年开始,妻子花钱也越来越大方 ,人到中年有车有房,孩子听话老婆漂亮,这样的生活在陈振宇看来别说一般两 般的地位,就算是给个玉皇大帝自己也不愿意轻易的交换位置。

舒服地坐在车内,看着窗外不断变幻的风景,想到马上就是自己和妻子两人 结婚的纪念日,到时候自己将这份礼物送给妻子,她该有多么的开心,自己还准 备了两张温泉酒店的门票,到时候两人也能好好的体验一下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现在也就惬意和舒服这样的词语能够形容陈振宇此时的心情了。

陈振宇并不是一个粗心大意之人,不然也不能在关系错综复杂的福瑞集团一 路攀升,但是此时心中各种思绪的叠加,使得陈振宇完全忘记了注意周围的环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振宇的身后已经有两辆小轿车悄悄地尾随了上来, 而且从时间上判断,这两辆车应该是在陈振宇刚刚从HN市上高速之后就已经开 始跟在身后,这两辆车的主人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胆怯,一直远远地跟在陈振宇的 后面,当发现陈振宇没有注意到这两辆车之后,车子的主人开始变得有些肆无忌 惮,来回超车试探了两次,当这两辆车的主人终于确定陈振宇的注意力完全不在 自己身上之后,一场早就已经写好剧本的车祸马上就准备上演了。

“喂,黑老四,听到没有,现在就准备在已经定好的地方,准备拦住一辆车 牌号是*****的奥迪A6的车子。”

“你是猪吗?我早就不已经跟你交代清楚了,你开辆大车在前面慢慢走,等 下只要再接到我的电话,把大车横着停在高速路上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们。” 车内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这密闭的空间之内。

等那名叫黑老四的人汇报准备完成之后,车内的人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等 到里面的人同样汇报准备完成之后,车内这人的神经并没有放松下来,毕竟自己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要是还没有将陈振宇给干掉,这种结果 也真是太不能令人满意了,车中之人看了一看地图,现在距离前面一个名叫黎阳 的服务站只有十公里左右的距离,现在只要陈振宇没有从下一个匝道出去,那么 今天自己就要让陈振宇死在黎阳服务区前面。

前面心情大好的陈振宇当然不能想到这样一场针对自己而来的“意外”车祸 正在进行之中,依然悠闲地开着座驾一路疾驰,快到黎阳服务站的时候,陈振宇 突然感到有些尿急,想要在下一个匝道将车子开到服务区方便一下,但是陈振宇 看了一眼导航上面显示的地图,距离ZH市的距离现在也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车 程了,还是先忍一下吧,方便一下而已,反正等下也可以,早点回到ZH市也能 早点见到自己心爱的老婆和孩子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陈振宇在前面的匝道口没有变道,继续在中间快速向前行 驶,在驶过了黎阳服务站之后,陈振宇突然觉得身上有一点冷,难道空调开得太 低了,陈振宇低头看了一下显示屏,没有啊,这也不过才26度,跟外面的气温 差不了几度,在陈振宇扭头看向显示器的时候,眼睛余光在后视镜之中看到两辆 汽车跟在自己的后面,陈振宇刚上高速没有注意,现在觉得好像这两辆车子一直 跟在自己附近,于是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两辆车子,但是出乎陈振宇预料的是 ,这两辆车子在自己刚刚开始产生怀疑的时候,竟然直接打起转向灯向着黎阳服 务区驶了过去,看来真是自己多心了,哪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不过是自己太过 于谨慎了吧,或许可能真是自己温度开的太低了。

陈振宇带着这种心情继续向前行驶,由于神经经过这样的一起一落,心情重 新平复了下来,再次悠闲地放松着自己的心情,当陈振宇心中走完所有思绪之后 ,一场好戏开演了!

“黑老四,就是现在,给我将你身后的那辆奥迪死死地挡在路上。”

“老六,等下黑老四将前面那辆奥迪挡在路上的时候,狠狠地给我压上去, 等快要撞上去的时候,你再给我跳下来,记住老子只要前面那辆车里面的人死。 ”

两通电话预示着接下来要发生的惨剧。

陈振宇开着车子还没有过去服务区多远,突然发现前面有一辆大货车,像是 轮胎爆了一样开始发生侧滑,巨大的车身瞬间就挡住了前面所有的道路,陈振宇 看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就是大事不好,急忙将车速降了下来,按照自己现在距离 前方车子的距离,绝对能够安全停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陈振宇匆忙之中 瞥了一眼后视镜,入眼的情况瞬间将陈振宇的神经崩到了快要断掉的程度,后面 也有一辆大货车尾随着自己而来,更为可怕的事情就是后面的大车司机不知道是 犯困了或是什么情况,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事故,依然在不停的加速前进 。

眼见后面的大货车就要向自己撞来,陈振宇狠狠地咬咬牙,提速想要在和前 车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变下车道,但是已经慢下来的汽车想要瞬间提速,也不是这 么短的距离能够提得上来的,陈振宇用了最大的努力也只是错开了多半个的车身 ,陈振宇一直在死死地盯着后面大车的动作,当看到后面大车司机脸上带着狰狞 的笑容冲向自己的时候,陈振宇心跳速度已经突破了极限,这绝对是有预谋的一 场谋杀。

当明白这一点之时,陈振宇紧了一下身上的安全带,双臂紧紧地抱住头颅, 手中紧握着买给妻子的结婚纪念礼物,只能这样无奈地等待车祸的发生,“轰” 的一声,陈振宇感觉车子开始被前后两辆大车夹击在了中间,安全气囊应声弹了 出来,下一个瞬间陈振宇已经失去了意识。

即使从旁观角度来看,这也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犯罪现场,发生车祸的地方刚 刚驶过测速摄像,并且前后三辆车全都保持在一个安全的速度之中,即便从陈振 宇的行车记录仪里面,也只能看到前面的大车似乎是发生爆胎或者其他事故,才 导致了这场车祸。

震天的声音响彻在高速路上,剧烈的撞击让前方大车的邮箱直接爆炸起火, “轰轰”的响声没过几秒就传到了黎阳服务区内,服务区内的其他旅客纷纷掏出 了电话,或是报警,或是用手机记录下这壮观的火景。

一直跟在陈振宇身后的两辆车子早就已经找好观察的位置,车中坐着打电话 的人甚至拿出了望远镜,紧张地盯着不远处的高速,随着两声爆炸声传来,那人 才兴奋地丢下了一直攥着的望远镜,“哈哈哈~~~”伤心病狂的笑声在车内响 了起来,伴随着笑声断断续续地高声喊着:

“陈振宇,让你这个王八蛋在公司里面跟我作对,你不是有能耐吗?啊!哈 哈哈,现在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跟我斗,还有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哎呀呀,可 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啊!没了你,看我怎么样让她一个小寡妇乖乖的趴在劳资的 胯下挨操,哈哈哈,不知道你陈振宇老婆的小穴是不是也想你一样不听话。”

这人的笑声听起来不仅阴森,更是包含着放荡之意,足足笑了两三分钟的时 间,这人才逐渐停止了笑声,抽出一根烟点上之后,深深地抽了一口,吐出烟圈 开口吩咐道:

“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待的地方,你去将车子还给租来的人,我们也该离 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记得这几个人的钱一定要给够,在这件案子定下来之前,给 我死死地盯紧了这几个人。”

此时远在几十公里之外,ZH市的一栋高档小区之内,房间里的丽人这时正 在屋内来回地挑选着今天要穿的衣服,看着已经挂满衣柜的衣服,眼前的丽人陷 入了烦恼之中。这件不行太保守了,自己家那头色狼一定不喜欢,这件也不行, 太老气了,好像一下子就显得自己老了几岁,随着年轻少妇不断地将身上的衣服 穿上脱下,闺中少妇那种风情在这个没任何人观看的地方显露的淋漓尽致。

当少妇已经将十几套衣服捞出来以后,还是没有觉得那件衣服是自己能看上 眼的,看来自己还需要再买几件新衣服了,带着这种不太满足的懊恼之情,少妇 仔细的回忆起了自家老公最喜欢什么样的衣服,红晕慢慢地就已经染上了自己的 双颊,自家老公喜欢的衣服,恐怕没有几个女人敢穿出去吧!偷偷地瞥了一眼衣 柜里面自己老公买的各种情趣内衣,脸色已经羞红的像是醉酒了一样。

最后少妇咬了咬牙关,闭着眼睛从旁边挂着的情趣内衣之中,随便抽出了一 件,等到睁眼看的时候,本来已经鼓起的勇气,瞬间再次缩了回去,这是什么衣 服啊,只见女子温润如玉的手中拿着一件小小的女士内裤,不仔细看的话,这件 女子内裤也没有任何问题,暴露程度远没有到丁字裤的水平,但是仔细一看的话 就能发现,这件女士内裤四边线条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上面还绣着一朵漂亮的 玫瑰花,但是所有问题出现在玫瑰花的中心——一朵盛开的玫瑰花竟然没有花蕊 ,女子想想自己穿上之后的场景,脸色已经红润的能够滴下水来。

想要将这件内裤放回去,但是看看旁边放着的哪有一件正经的内衣?女子一 咬牙闭着眼睛就开始往自己身上穿了上去,只见这件不是那么正经的内裤顺着修 长洁白的玉腿慢慢地向上攀升,最后将女子挺拔的后体紧紧地包裹了起来,等到 穿了上去之后,女子第一时间夹紧了白嫩的大腿,试图将外漏的春光全都遮掩起 来,但是由于内裤设计的实在是太妙,总有一些粉嫩的美肉在争抢的漏出来。

女子将这件内裤穿上去之后,迅速从衣柜下层抽出了一双肉色的连裤袜,以 最快的速度将连裤袜穿了上去,原本已经完美无瑕的美腿,透过这双薄薄的丝袜 更加令人想入非非,太过完美的东西总是不好的,这双丝袜要是破损的那该有多 棒!

女子在穿完身上的肉丝之后,本来一直在犹豫嫌穿那件外衣的她,这个时候 没有了任何的犹豫,从衣柜之中匆忙的挑出了一件嫩黄色的旗袍穿在身上,这件 旗袍款式已经是十分保守了,开叉才到女子膝盖下沿,但再传统的服装还是拦不 住女子惊心动魄的曲线,一个前凸后翘的“S”型完美的呈现在了房中,女子穿 完衣服之后,才有胆量站到落地镜之前仔细打量起来,看看没有什么瑕疵之后, 女子长长舒了一口气,理理刚刚因为穿衣服而弄得有些散乱的发丝,少妇自信的 表情再次出现在脸上。

想想这个时间老公也应该已经快要回来了,少妇准备尽快将早就已经买好的 食材处理一下,等到自家先生回来之后,也就能美美地吃上一顿晚饭了,但是还 没有走出一步,脸颊上再次泛起了红晕,这种款式的内裤走起路来,这种感觉还 真是让人感到格外的不自然,屏气凝神,高耸的胸口随着女子深呼吸起伏几次, 想想天下女子讨好自家老公的时候,应该跟自己都差不多吧,少妇也就不再纠结 那么多了,迈开步伐款款地走出向卧室门口。

眼前这名女子当然就是陈振宇的小娇妻——宁雨曦,此时她心中牵挂的也只 有出门在外的先生了,自家先生平时并不经常出差,但是这次难得的出差竟然需 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虽然早就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是想想自家先生或是温柔 或是霸道,无微不至的关爱,此时短短半个月的分别,已经让这独居空房的少妇 有些迫不及待了。

算算时间现在距离自家先生回来也就还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宁雨曦不再犹 豫打开反锁的房门走了出去,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就听到旁边响起了一声亲切的 赞美之声,

“哇,妈妈今天打扮的也太漂亮了吧,简直像是天女下凡一样!”

不用转身去看,宁雨曦从旁边人开口的一瞬间就能听出来是谁的声音,脸色 立马变得严厉了起来,开口说道:

“陈小星同学,不知道我刚刚让你写的作业,你已经写到哪一页了?要不要 给我拿出来看一下?”

旁边的陈小星听到妈妈的质问之后,原本情绪高涨的心情,不到几秒钟就已 经蔫了下去,委屈的说道:

“别人家妈妈都是温温柔柔的,只有你天天板着一张脸,好像你家孩子是充 话费送来的一样。”

宁雨曦听到儿子的抱怨之后,已经将目光转了过来,仔细地盯着陈小星身体 上下扫视,看着眼前帅气的儿子基本上已经继承了自家先生所有优点,身材高大 ,脸也长得英俊,就连他老爸优秀的智商也完全的遗传了下来。

说心里话,宁雨曦并不想一直这样严厉的管教自家儿子,但是想想自家先生 那种宽松的教育方法,宁雨曦心中始终觉得自己一定要采取最严厉的姿态管理自 家儿子,不然到时候不知道还要给自己惹出来多少乱子。

“好的,我亲爱的妈妈,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就回去好好写我的作业。”

陈小星打小最怕的就是妈妈这种像是观察特务一样的眼神,由于妈妈本来就 是自己学校的老师,再加上长年累月所积累下来的那种威压,这对于一名身份是 学生的儿子可以造成极大地打击。

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由于淘气,弄哭了别人家的小姑娘,当对方家长怒气冲冲 找来的时候看,老爸正在心平和气地讲道理,倒是妈妈首先上来打了自己一顿, 所以在妈妈面前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敢造次,况且陈小星也明白自己在家中的地位 ,老爸一直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即便在妈妈这里吃些苦头,但是只要肯去求爸 爸,妈妈多半不会再说些什么。

“这才乖嘛,赶快去写作业,等下你爸爸回来看到你已经写完作业了,会是 多么高兴啊。”

“乖嘛,乖嘛,我都已经上了高中了,还拿对待小学生的办法对待我,况且 我爸才不会管我写不写作业呢。”陈小星嘟着嘴,压嗓子,用极小的声音抱怨道 。

“陈小星你在说什么呢,能不能大声一点好好的跟我再说一遍?”宁雨曦哪 里不知道自家孩子在说些什么,提高了点声音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说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我现在就回去早点安 心写作业去了。”陈小星毕恭毕敬的回答道,随后一溜烟跑回了自己房中。

宁雨曦看看越来越鬼精的儿子,笑笑不说话,开始在厨房忙碌了起来。

看看厨房的食材就知道今天绝对会是一场盛宴,托老板杀好的甲鱼,上等的 牛羊肉,其他各种各样的青菜、配料更是琳琅满目,这些美好的食材配上宁雨曦 已经炉火纯青的厨艺,没过多长时间,厨房之中开始散发出阵阵迷人的香气。

陈小星虽然已经老老实实回到了自己房中,面前也放着高中特有可以压死人 的作业,但是心思完全没有在这些上面,陈小星的脑海之中回忆满满都是,今天 不小心摸到女老师小脚的感觉。

事情说来也不复杂,不过是今天自家女班主任穿着高跟鞋,在小区里面崴了 一脚,当时自己刚刚放学回来,看到自己家班主任摔倒之后,急忙跑上去搀扶起 了自家班主任,等女班主任坐好之后,女班主任一看来人是跟自己好友宁老师家 的儿子,而且陈小星在学校表现一直十分不错,也就不再避嫌什么,就请陈小星 帮忙给自己的脚按摩一下。

陈小星当时虽然觉得不应该这样做,但是闻着女老师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 荷尔蒙分泌最强盛时期的少年那还记得这些,直接就上手抓住女老师穿着丝袜的 小脚,痴痴地发起了呆,直到女老师开口训问之后,才羞红着脸帮女老师细心按 摩起来,抬头看看女老师那张漂亮的小脸,此时已经因为舒服闭上了眼睛,陈小 星大胆地上下打量起了老师的秀腿,圆润、饱满,这是陈小星接触女性并不丰富 的经验之中,能够想到的形容词,更加上手中像软玉一样的温润的小脚丫,这种 成年女性的魅力瞬间已经征服了尚且处于青春期的陈小星,一遍又一遍细心地按 摩着手中的小脚,直到女老师脸上开始变得红润起来,觉得情况不太对喊停之后 ,过了很长时间,陈小星才将心中那团燃烧的火焰灭了下去,但是身上某个地方 却一直坚挺地站着,怎么都不肯服软。

最后还是陈小星红着脸跑了回来,静静坐着自己房间许久之后,身上的那杆 旗帜才慢慢放松了下来,但是经过这件事陈小星完全没有再去写作业的想法,无 论看到什么地方,那里的画面都会逐渐变成女老师柔软的脚丫。

刚刚出门看见了自己的母亲,那种异象才慢慢的消失,但是再次回来之后, 心中的画面只剩下了母亲那更加诱人的美腿,“我不能这样想,她是我的妈妈! ”,“不,她除了是你的妈妈,更是一个女人!”,脑海之中的两个声音像是天 使跟魔鬼一样的在脑海之中大战,久久不能停歇。

直到门外出现了“咚咚”的敲门声之后,陈小星才从脑海之中挣扎地逃了出 来,看看手中空白的作业,心中恐惧之情暂时压倒了一切。

再不情愿陈小星还是将房门打开,原本已经准备好接受命运审判的陈小星, 突然发现妈妈好像没有检查作业的想法,只是高兴地说了声,

“儿子,快出来吃饭了,别写作业了,你爸爸也真是的,给他打了好几个电 话一直打不通,不过我猜你爸爸要不了几分钟就回来了,赶快出来吃饭啊,傻站 着干吗?”

陈小星这才从恐慌的情绪之中醒了过来,高高兴兴地坐到饭桌前,看着眼前 妈妈注意力全都在盯着手机之上,陈小星偷偷地开始打量了起来自己的母亲,本 就十分美丽的妈妈,今天一看就知道细心画了一下妆,眼神之中透漏即期盼又有 点焦急的神情,此时不断在手机上来回点击,原本冰冷的面孔像是冰山融化一样 绽放出应有的风情,今天妈妈好美,陈小星已经从原本偷偷地观察,变成直勾勾 地盯着看。

时间就这样静悄悄地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宁雨曦手中的手机突然开始响起了 铃声,两人的情绪才都从各自沉思之中清醒了过来,陈小星低头假装看着自己的 膝盖,宁雨曦则是盯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脑中思绪不断转动,平常这样陌生的 号码自己都不会去接的,但是好像感受到这次情况不同之后,宁雨曦果断点击了 “接听”的按钮,一声焦急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了出来。

“您好,请问你是陈振宇的家属吗?我们这里是ZH市第一RM医院,这里 有一位名叫陈振宇的先生出了车祸,急需进行大型的手术,现在我们联系不上他 的亲属,喂,喂,您能听到吗?”

贴主:慈善赌王于2020_09_04 20:12:37编辑 贴主:慈善赌王于2020_09_06 2:59:06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