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後餘生 (03)作者:慈善賭王

簡體

【劫後餘生】 book18.org

作者:慈善賭王 2020/9/5發表於:首發禁忌書屋,轉載請註明出處 字數:8897 book18.org

第三章 夢 book18.org

出乎徐雅意料的是本以為寧雨曦打完電話之後會馬上回來,但是過了很長時 間還是沒有等到寧雨曦的身影,徐雅只能平心靜氣地坐在長凳上等待,過了約有 一刻鐘的時間,寧雨曦再次出現在徐雅的面前,徐雅第一時間就能感覺到寧雨曦 現在的狀態似乎不太對勁,仔細觀察了一下才發現寧雨曦明顯清洗過一遍臉蛋, 雖然寧雨曦不願意讓別人發現太多的異樣,但是紅紅的眼眶卻是怎麼也遮掩不住 。 book18.org

「寧姐,您剛剛偷偷哭過嗎?」 book18.org

寧雨曦看著眼前關切著自己的小姑娘,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的微笑,控制著 情緒說道: book18.org

「沒有,剛走的時候被小飛蟲迷了眼,眼淚這種東西到我們這個年齡以後, 恐怕是想哭也哭不出來了。」 book18.org

徐雅聽著寧雨曦的話,仔細想想覺得話中的意味好像並不是那麼淺顯,但是 由於身份不同,所以對於寧雨曦的感受並沒有太多的體會。 book18.org

這次回來之後,寧雨曦並沒有重新坐回原來的位置,而是站在露著一塊玻璃 窗的手術門前,直直地盯著手術室裡面的情況,顯然裡面的情景被藍色的落地窗 簾遮擋的嚴嚴實實,只能通過窗簾上映照出來的模糊身影來判斷裡面的情況,但 是這僅有的一點資訊讓寧雨曦看得已經入了迷,似乎這樣自己就能給裡面的醫生 加油助威,似乎這樣自家先生就能儘早的恢復健康。 book18.org

這種美好的祝願並沒有因為寧雨曦心中的呼喚產生任何變化,寧雨曦反而看 到裡面幾個模糊的身影動作快了起來,難道現在出現危險了嗎?寧雨曦的心跳也 跟著裡面人影晃動的速度而加快。 book18.org

「寧姐,您累不累啊?想不想要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book18.org

寧雨曦耳邊突然響起了徐雅的聲音,看著關心自己的徐雅,寧雨曦微微地搖 了搖頭,繼續緊緊地觀望手術室的情況,公司裡面留下來的其他兩名員工,這個 時間早就已經躺在長凳之上呼噠呼噠地進入了夢鄉。 book18.org

此時同時進入夢鄉的當然不僅僅只有這兩人,早就已經被送到家中的陳小星 ,這時也已經倒在了客廳中的沙發上,剛到家的時候,陳小星一直遲遲不願意睡 去,甚至為了阻止自己沉沉的睡意,還特意將自己的作業拿到了客廳,決定邊做 作業邊耐心地等待醫院的情況,但是顯然這並不是一個好主意,本來還是十分精 神的小星,看著眼前繁雜的數學公式,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和周公在夢中相 會了。 book18.org

這一覺陳小星做了一個十分怪異的夢,在夢中竟然親眼看到了自家的客廳, 夢中的客廳之中一片狼藉,像是經歷過一番大戰一樣,地上到處都是散亂的物品 ,摔碎的遙控器、手機以及破損的花瓶,看到眼前的場景小星十分急切地想要去 尋找一下自己父母的身影,但是夢境已經將小星帶到了另外一個場景之中。 book18.org

這次終於在父母的臥室之中,看到了自己想念的父母親,但是自己平常見到 永遠都是和和氣氣的父母,這時竟然在大聲的吵架,雖然兩人吵架的動作非常夸 張,但是自己卻聽不到一句話,吵完架之後,父親急沖沖地走出房門,留下母親 一個人呆坐在地上哭泣,母親身旁的地上放著一張列印好的紙張,大部分都被母 親豐滿的身軀遮住了,但是還是能看到漏出一角的紙張上面有一個清晰的「離」 字,小星看到這幅場景已經開始感到恐懼,夢境卻不會因為個人的意志而稍作停 留。 book18.org

小星再次被拉進了另外一個夢境之中,這次一進到夢境之中,小星明顯感覺 到這次的場景色調相較於前面的兩次實在是柔和太多了,自己的四周全都圍繞著 閃亮的水晶燈,本來心情受到前面兩次驚嚇的小星,這時可以感到心情無比的放 松,而且不同於前面兩次自己耳邊什麼聲音都聽不到,這次自己可以清晰地聽到 耳邊傳來歡快的鋼琴曲,正是仲夏夜之夢裡面第五幕的前奏曲,隨著鋼琴曲響起 ,自己眼前出現了一位身穿華麗婚紗的絕世美人,不正是自己的母親嗎?原來媽 媽穿婚紗的樣子這麼美艷動人,高貴、端莊、華麗,這些詞語都不足以描述這時 身著婚紗的母親給人帶來視覺衝擊的萬分之一。 book18.org

看著媽媽向自己一步步走來,小星的心已經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在媽媽走到 距離自己還有一步遠的時候,小星似乎可以掙脫夢境的束縛,向前擁抱身穿婚紗 的母親,但是一下子卻抱了一個空,耳邊歡快的鋼琴曲也停了下來,突然之間眼 前的世界開始發生地震一樣的晃動,眼前畫面被整齊地劈成了兩半,左眼能夠看 到的依然是母親穿著婚紗向自己一步步走來的情景,右眼則是父親渾身上下全是 鮮血,懷中抱著母親的身體,但是兩邊母親的神態好像又不太一樣,眼中出現的 怪異的場景之中,唯一的共同點好像就是父母親兩人都在對著自己微笑。 book18.org

這樣連續割裂的夢境在小星腦海來回翻騰,終於小星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 高聲吼叫了一起來,夢醒時分時間是凌晨的四點鐘,小星揉揉自己還有些迷濛的 眼睛,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掉到了沙發下面,剛剛自己發出怒吼的原 因原來是因為自己的腦袋撞在了旁邊的茶几上,小星努力回想剛剛夢境之中發生 的事情,小星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夢對於自己恐怕是十分重要,但是隨著剛剛 那下猛烈地撞擊,所有在夢境之中的回憶全都消散成煙了。 book18.org

小星抱頭懊惱地坐在沙發上,再次抬眼看了一下時間四點零五分,不對,想 這麼多沒用的事情做什麼,母親現在肯定還在醫院守候,小星現在非常想知道媽 媽現在的情況,急忙從口袋之中掏出了手機,撥通了自己最熟悉的號碼,「嘟嘟 嘟」三聲輕響過後,電話已經接通了,然而手機之中首先傳來的卻不是媽媽的聲 音, book18.org

「寧姐,您這樣下去身體會垮掉的,您已經在這裡……」 book18.org

明顯小雅姐的話並沒有說完就被媽媽打斷了,母親平靜的聲音隨後傳了過來 , book18.org

「喂,小星嗎?現在你還沒有睡覺嗎?」 book18.org

此時頭腦並不算完全清醒的小星,還沒有來得及說上話,母親的聲音再次傳 了過來, book18.org

「小星早點睡覺吧,今天你還要早點去學校呢,千萬別忘了,早飯的話把昨 天晚上媽媽做剩下的菜熱下就好,放心,媽媽這裡一切都好,爸爸的手術也非常 成功,過不了幾天你就重新可以見到一個活蹦亂跳的爸爸了。」 book18.org

聽到小星「嗯」的一聲應答之後,對面已經掛斷了電話,小星這時才從模糊 的意識中完全清醒過來,意識到剛剛好像自己什麼都沒有問,媽媽已經將自己所 有想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了自己,但是媽媽說的一切都好真的就是實情了嗎?小 星還沒有笨到這種程度,算算時間,到目前為止,媽媽已經連續十幾個小時沒有 吃上一口飯菜了,想到這裡小星靜靜地坐在沙發上盯著客廳的時鐘,再也沒有睡 去。 book18.org

今晚因為各種原因沒有睡覺的人顯得是格外的多,ZH市某處遠離喧囂的豪 華別墅之中,已經這個時間點了,別墅裡面依然是燈火通明的樣子,寬敞的大廳 之中,一個男聲陰沉地質問著: book18.org

「哈哈,黑老四,老六你們倆,還真TMD有你們的,給了你們那麼多錢竟 然沒有把陳建宇那個王八蛋給我弄死,你們兩個都是吃屎長大的嗎?」 book18.org

不同於這名男子筆直的站著,黑老四跟老六兩人此時明白恐怕這件事情要出 差錯了,嚇得跪在男子的面前連聲的求饒道: book18.org

「實在不是我們沒出息,這事兒全賴那個陳振宇的小命實在是太硬了,當時 兩輛大車全都起火爆炸了,就這樣都沒能將陳建宇給炸死,再說了現在就算是將 陳振宇給拉到RM醫院搶救了,但是能不能搶救過來還要兩說呢,對不對?老六 你說句話啊,啞巴了嗎?」 book18.org

「啊,我四哥說的一點沒錯,就算陳建宇被送到RM醫院進行搶救了,我覺 得大機率還是白搭,畢竟當時爆炸聲您在服務區裡面都能聽的一清二楚,陳建宇 即不是葫蘆娃轉世,身體也不是鐵打的,肯定是搶救不過來了。」 book18.org

站著在大廳裡面來回踱步的男子,聽到這兩人的分析之後,倒是放鬆了幾分 ,陰笑著對跪在地上的兩人說道: book18.org

「哦?你們兩個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剛剛我收到的消息那陳振宇大機率還 真是搶救不過來了。」 book18.org

老四和老六聽到男子這樣說,臉上都掛上了欣喜的表情,感到自己終於逃過 了一劫,畢竟現在的局面,陳振宇要是能搶救過來的話,出事的恐怕就是我們兩 兄弟了,但是那名男子話音一轉,接著說道: book18.org

「不過嘛,我現在手邊的人也不方便隨時在醫院盯著,這件事情還需要兩位 多多努力啊。」 book18.org

「您放心,這件事情就包在我們身上了,我們現在就去RM醫院死死地盯著 陳建宇的情況,只要他一斷氣絕對第一時間來給您彙報。」老四趕緊接口道。 book18.org

「哦?你們去盯著?你給我說說你們是怎麼打算的?」 book18.org

「盯人這件事情我們太擅長了,只要能讓我們進到醫院裡面,我們絕對能保 證二十四小時不吃不喝地幫您盯著陳振宇手術室裡面的動靜。」老六也跟著回答 道。 book18.org

「所以你們就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到醫院裡面去盯梢?」 book18.org

「不會,您這就小看我們兩個了,我們會從後門悄悄溜進去的。」老四將胸 口拍的震天響,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再不表下決心,那麼自己不成了沒用的廢紙了 嗎? book18.org

男子聽完老四自信滿滿的話之後,一耳光扇到老四洋洋自得的臉上,聲音被 氣得已經帶上了笑聲, book18.org

「所以你們TMD所謂的辦法,就是TMD在醫院後門的監控之下」悄悄地 「溜進去?我真是養了你們兩個飯桶,你們TMD也不想想那是什麼地方?那是 市第一RM醫院,攝像頭多的跟上過你媽的男人一樣多。」男子說的火起,繼續 狠狠地給了兩人幾個耳光,停手之後長吸一口氣問道: book18.org

「既然你們沒有什麼好主意,要不要我來幫你們倆想個好辦法?」 book18.org

老六和老四這個時間,腦子早就已經轉不過來圈了,聽到男子的聲音之後, 全靠著本能點頭稱是。 book18.org

「好,既然你們兩個都讓我幫你們想辦法,那這件事情就簡單極了,醫院是 幹什麼的地方?當然是治病療傷的地方了,那隻要有人受傷不就可以大搖大擺的 進去了嘛,你們怎麼不會動動腦子呢?」 book18.org

男子說完之後,從旁邊人的手中接過了一根鋼管,隨手丟到了兩人的面前, 鋼管落地之後「鐺啷啷」的響聲刺激著兩人恐慌的神經。 book18.org

「來吧,準備動手吧,別說這都是我逼你們的啊。你們現在還有選擇的餘地 ,第一就是你們兩個選個人出來,敲斷一條腿就行了,當然這個選項你們要是不 選的話,我就找人把你們兩人的腿全都敲斷了。好的,現在倒計時五分鐘,你們 選吧。」 book18.org

五分鐘之後,隨著男子打開大廳的門出來,裡面響起了一聲殺豬一樣的慘叫 聲,男子給門口站崗的兩人交代了幾句之後,就坐車匆匆離去了,這次坐在車中 的男子眼底深處始終帶著一絲憂慮,畢竟本來應該由自己主導的棋局,現在逐漸 開始有意外出現了,一個死去的陳建宇和一個活著的福瑞集團投資部經理,所能 調動的能量簡直是天壤之別。 book18.org

「噹噹當~~噹噹~」五聲鐘聲敲響之後,小星敏捷地從沙發上爬了起來, 簡單地清洗了一下以後,小星站到餐桌旁邊開始發起來呆,平常媽媽從來沒有讓 自己做過飯,自己僅有的一項跟廚藝有關的本領,那就是燒開水,看著餐桌上昨 晚留下的豐盛大餐,小星一時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仔細辨別了幾下之後,小星 果斷地將幾種肉菜倒在了菜鍋之中,起鍋燒火,等下自己應該能做出媽媽平常做 的美味佳肴吧。 book18.org

隨著爐火不斷地燃燒,小星首先等來的果然就是各種肉混合在一起的香氣, 看來自己還真是有當個好廚師的天分呢,然而好景不長,這種自豪感並沒有維持 太長的時間,一股焦糊的味道就已經跑了出來,手忙腳亂地關上煤氣之後,趕緊 將鍋中燒糊的菜品盛了出來,小星大膽地品嘗了幾口,立即被自己「精湛」的手 藝給驚到了,熱出來的肉,有的已經焦黑不能吃了,但是大部分的還沒有完全熱 透,看著眼前失敗的傑作,小星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原來做飯這種事情並不比數 學題簡單多少,為什麼媽媽就能變魔術一樣的將飯菜做得那麼好吃呢? book18.org

看看現在的時間已經快到五點半了,小星果斷將所有的菜全都倒到垃圾袋中 ,匆忙地收拾了一下自己上學所需要的物品,提著垃圾袋就向樓下跑去。 book18.org

第一RM醫院手術室大廳空蕩的走廊上,只有兩個女子孤單的身影站在一間 手術室門口,剛開始的時候,徐雅還會試圖勸解一下,讓寧雨曦坐下來休息一會 兒,但是幾次勸解未果之後,徐雅也明白現在靠自己的能力勸說恐怕是不會起到 任何作用了,本就性格倔強的徐雅乾脆也跟著寧雨曦站到了手術室的門口,中間 裡面的醫生都有幾位來回換了幾次崗,每次手術室大門打開的時候,寧雨曦都會 第一時間迎上前去,用最小的聲音詢問裡面的情況,但是收穫的全都是一張疲憊 的面孔和一個禁聲的動作,就這樣兩人直直地站到了六點鐘。 book18.org

「媽媽。」 book18.org

一聲熱情的呼喊終於將門口兩尊雕像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只見陳小星背著 書包,手中提著幾份早點,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還沒有走到寧雨曦的身前,就 再次出聲喊道: book18.org

「媽,小雅姐,快來幫我接一下手上的豆漿,我實在是拿不動了,燙死我了 。」 book18.org

寧雨曦聽到陳小星的呼喊之後,第一時間上前接過了兒子手中的豆漿,早餐 可能是在醫院門口買的,這時摸上去還十分的燙手,寧雨曦急忙接過之後小聲地 開口呵斥道: book18.org

「大呼小叫的是個什麼樣子,沒看到裡面還在做手術呢嘛?媽媽不是告訴你 醫院這裡不用你…………」 book18.org

看看陳小星委屈的面孔,寧雨曦後面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將燙手的早餐放 到一旁,盯著自己的孩子,溫柔地說道: book18.org

「小星,沒事了,剛剛是媽媽脾氣不好,一時沒控制住,等下你就在這裡吃 完早餐,早點準備回學校上課去了,聽媽媽的話,好嗎?」 book18.org

看到陳小星點頭之後,寧雨曦將依舊燙手的豆漿拿了出來,插好吸管之後, 遞到了陳小星的手中,陳小星本來已經準備伸手過去接住,突然看見站在媽媽身 後的徐雅在向自己用力的眨眼睛,同時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嘴邊做出噓聲的動作。 book18.org

陳小星明白過來之後,才將媽媽手中的豆漿接了過來,藉口自己想上洗手間 ,隨著徐雅的身影一前一後向著洗手間走去,等到了手術室門口看不太清楚的地 方,徐雅開口說道: book18.org

「小星,等下你千萬不要著急走,最少也要等到讓你媽媽吃點東西你再回學 校,明白嗎?」 book18.org

陳小星用力地點點頭,就重新跑回去了,自己這次來醫院本來就是為了這件 事情,此時由於跑動帶來巨大的響動,完全沒有影響到眼巴巴盯著手術室門上玻 璃窗觀察的寧雨曦,又不知過去多久的時間,寧雨曦突然感到原本極度乾渴的口 中,居然開始出現了滋潤的感覺,低頭一看就發現小星這時正端著一杯晾涼的豆 漿舉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吸管是什麼時候跑到自己口中的,寧雨曦 向小星擺了擺手,接過豆漿,咬著吸管繼續想要回頭盯著手術室裡面的動靜。 book18.org

但是寧雨曦立即就意識到情況好像有些不對,看了一眼時間才發現現在已經 七點多鐘了,快走兩步就準備開始教育陳小星。 book18.org

這次陳小星明顯是有備而來,在寧雨曦開口之前,搶先說道: book18.org

「媽媽,這可不是我不願意去學校,剛剛我們班主任也收到爸爸住院的消息 ,非要前來看看,我實在是攔不住我們班主任,班主任說讓我帶著醫院等她,等 下我們一起回學校上課。」 book18.org

寧雨曦懶得拆穿陳小星的小把戲,自己手機現在還有電,倘若自己同事要是 知道情況的話,肯定第一時間會打電話給自己確認情況,白了陳小星一眼之後, 回身坐到了陳小星的旁邊, book18.org

「寧姐,謝天謝地,您終於肯坐下來了,我的腳現在已經沒有知覺了,來小 星,扶姐姐一把。」 book18.org

徐雅姐還沒有坐穩,就看到幾名護士推著一輛手術車急沖沖跑了過來,隨著 手術車不斷靠近,已經可以清晰地聽到躺在病床上的那名傷員發出刺耳的慘叫聲 ,這樣一幅在醫院裡面再平常不過的畫面,卻吸引到了陳小星的注意力,主要原 因是隨著傷員一起趕來的那名家屬,他從始至終的目光鎖定的方向沒有一秒鐘停 留在傷員的身上,反而對於父親所在的病房十分感興趣,由於想起昨天王濤叔叔 留給自己的話,陳小星瞬間就將眼前詭異的一幕跟王濤的描述聯繫在了一起,壞 人、接近、母親,原來他們就是王濤叔叔所說的壞人,從這一刻開始陳小星就開 始注意起兩人的一舉一動。 book18.org

很快,陳小星再次發現陪同傷員一起前來的那人再次出現了不正常的舉動, 一般親屬生病做手術,家人都會選擇在手術室門外耐心的等候,而這一名陪同的 人員見到傷者進到手術室之後,竟然選擇直接離開了手術室的門外,向著洗手間 的方向走了過去,而且過去很長時間以後,陪同傷者前來的人員依舊沒有回來。 book18.org

陳小星這時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個舉止不太正常的人現在正在做些什麼,但是 此時徐雅和媽媽全都靠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想要抽身出來也沒有機會,就在陳小 星內心不斷煎熬的時候,美女班主任終於提著一兜水果前來幫自己解圍了,看到 班主任之後,小星先是起身恭恭敬敬的向班主任打了一個招呼,接下來就急沖沖 向著洗手間跑了過去,班主任看到陳小星的動作之後一頭霧水的問道: book18.org

「小星這孩子怎麼了?為什麼一見到我就要跑呢?往常小星見到我可親切了 呢。」 book18.org

「他啊,一直都是這樣人小鬼大的,估計是害怕自己的西洋鏡被拆穿,這才 急著想要溜走,余瑤姐,實在是不好意思,家裡面孩子不懂事,非要給你打電話 說這事兒,我沒管住他。」 book18.org

「哎呀,妹子可千萬別這麼說,這麼說就真的生分了,我們多少年同事的交 情了,別說是你家兒子打電話過來告訴我這件消息,就算是我隨便聽旁人說起, 妹子家老公住院了,我也得親自跑一趟過來。」 book18.org

這邊寧雨曦和余瑤兩名老師正在寒暄的時候,陳小星已經跑到了男士的洗手 間內,出乎陳小星預料的是現在男士衛生間之中完全是空蕩蕩的,沒有任何人在 裡面,看著空無一人的洗手間,陳小星的大腦飛速遠轉,剛剛自己絕對沒有看走 眼,那名可疑的人絕對是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現在男士洗手間沒有人的話,那 麼就只剩兩種可能性了,要麼那人現在躲在女士洗手間內,或者就是藏在自己剛 剛路過的步行樓梯門後,理清思路之後,陳小星躡手躡腳的向衛生間外面探頭出 去觀望起來,心中默默祈禱最好那個人就躲在樓梯門後,不然的話,自己今天恐 怕真的要闖一闖女士衛生間了。 book18.org

還好,萬幸的是陳小星探頭出去的時候,看見了樓梯的安全門這時微微的錯 開了一絲縫隙,裡面伸出一根類似潛望鏡的管子,此時裡面的人應該是在全神貫 注地盯著父親手術室的門前,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這隻黃雀,已經悄悄地尾隨在 他的身後,依舊在窺探著手術室門前的方向。 book18.org

現在應該怎麼做?這個問題在小星的腦海之中不斷盤旋,要不要現在直接告 訴母親,讓媽媽開始警惕一點?想想剛剛母親連吃飯都顧不上的情形,小星果斷 打消了這個主意,現在想要讓媽媽注意其他的事情真是難如登天,而且即便是自 己勸說媽媽,母親也不一定百分百會相信自己的話。 book18.org

或者是直接打電話給王濤叔叔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這個辦法自然是最好的 ,不過自己現在沒有王濤叔叔的手機號,要是向媽媽詢問,恐怕媽媽絕對會起疑 心的,想想王濤叔叔囑咐自己先不要讓這些事情驚動媽媽,上面的兩個注意全被 小星打消了。 book18.org

怎麼辦?這個問題已經想的小星開始頭疼了,為了防止那人開始注意起自己 的身影,小星將身體縮回到洗手間的門口冥思苦想。 book18.org

就在小星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連串清脆「噠噠噠~」的高跟鞋聲傳了過來, 來人轉身看見了洗手間門口的小星之後,第一時間差一點嚇得叫了出來,用手不 斷拍打著高聳的胸口,畢竟女士洗手間門口有一個男的在盯著外面發獃,這實在 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來人看清楚小星的臉之後,來人高聲問道: book18.org

「小星,你在……唔,唔。」 book18.org

還沒有來得及說完這句話,小星已經上前用手捂住了女班主任的小口,連連 搖頭示意不要大聲說話,看到班主任微微地點頭表示明白之後,小星才鬆開了握 住班主任的手,這時余瑤被小星捂得已經喘不過氣,身體略微地前傾一點在大口 吸氣,從小星的視角能看到兩座高聳的山峰不斷起伏,好大啊!不對,現在不是 想這個的時間,小星隨即將這種想法從腦海中甩開,眼前貌美如花的班主任,這 不就正是自己現在能找到的好幫手嗎? book18.org

於是在女士洗手間的門口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面,一個男高中生在和自己的老 師竊竊私語著,女老師時而點頭,時而搖頭,最後兩人達成一致之後,小星快步 回到手術室的門前,跟母親打了一個招呼之後,就轉身離開了醫院。 book18.org

稍微過了一會兒之後,余瑤才從洗手間緩緩地走了出來,在經過步梯安全門 的時候,似乎有意的向裡面瞥了一眼,隨後就回到了寧雨曦的身邊, book18.org

「余瑤姐,你現在還不回去上課嗎?剛剛我家小星跟我說他已經回學校去了 。」 book18.org

「上課?沒事兒,今天我來的時候,人家李老師看見我有事兒,早就搶著把 我的課全都替我上了。」女人說起謊話來,實在是不用眨眼睛,本來馬上輪到余 瑤上課的她,此時平靜的跟無事發生一樣, book18.org

「今天姐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這裡好好的陪下妹子,其他的事情全都放 在一邊吧。」 book18.org

隨著余瑤選擇留下,現在的場面開始變得有一些不同。徐雅這個小丫頭說的 話,寧雨曦還可以不聽,畢竟她年齡比自己小,而且還是自家先生的下屬,但是 平日相處的余瑤卻沒有那麼好對付,不僅指揮著寧雨曦坐下休息,還強迫自己將 溫熱的小籠包吃下去很多。 book18.org

由於心思不在這些事情上,寧雨曦始終沒有發現,余瑤說話做事時的視線一 直沒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而是不時地看向洗手間的方向。 book18.org

貼主:慈善賭王於2020_09_04 20:08:56編輯 book18.org

貼主:慈善賭王於2020_09_06 3:00:29編輯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