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後餘生 (05)作者:慈善賭王

簡體

【劫後餘生】 book18.org

作者:慈善賭王book18.org

2020/9/11發表於:首發于禁忌書屋,sis,轉載請註明出處book18.org

字數:7335 book18.org

第五章 book18.org

第二天醫院裡面的人就開始小聲討論,昨天晚上有人無緣無故地摔倒在醫院的樓梯之中,不僅是胳膊斷了,同時還摔成了輕微的腦震盪,眾人對於這人的遭遇都有幾分同情,畢竟他陪著親屬前來看病,親屬的傷病還沒有好,自己反倒是落了一個如此的下場,說來也是挺令人唏噓的。 book18.org

醫院裡面調查這件事的工作人員,卻認為這件事情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最為直接的證據就是昨晚樓梯間的照明燈不知為何突然壞了,而且當時發現傷員的時候,他的身邊散亂地扔著一些雜物,其中最為特殊的是一根稀奇古怪的管子,看上去構造有點類似於潛望鏡的樣子,於是工作人員將前面幾天的錄像全都調了出來,果然發現此人的行動有些不太正常,像是從不在做手術的人員門前等待,一有時間就往樓梯間裡面鑽等等。 book18.org

由於旁邊就是洗手間,而且樓梯中間也沒有必要裝攝像頭,對於發生這樣的事情,醫護人員只能先詢問一下剛剛做完手術的黑老四,面對醫護人員的發問,黑老四卻是直言全都是自家弟弟不小心摔倒才造成這樣的結果,與其他人無關,而且自家弟弟性格打小就有些孤僻,不太喜歡跟人打交道,所以才會有些反常的舉動。 book18.org

醫護人員聽完黑老四的講述之後,雖然還是不太敢相信黑老四說的就是實情,但是由於黑家兩兄弟來的時候,開口找的就是最好大夫,住最好的病房,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醫護人員也不願意得罪這兩人,況且一個男人帶著潛望鏡這樣的東西,待在女衛生間的旁邊,這種事情傳出去絕對會敗壞自家醫院的名聲,於是這樣一場小小的風波在雙方的默契之下,悄悄地消失在醫院之中。 book18.org

與醫院的平靜不同,做成這事的陳小星和余瑤卻是興奮異常,畢竟能這樣瞞天過海地處理掉對自己親人、朋友心存歹意的惡人,這種成功感實在是讓人欣喜,兩人之間的關係也因為此事更為親密了一些,本來對於能有這樣一名美女老師作為自己好友,還感到非常喜悅的陳小星,完全忽視了余瑤身上老師這一份特性,日後在課堂之上這位美女老師對於自己的關照可謂是「無微不至」。 book18.org

「陳小星同學,站起來,朗誦一下這篇詩詞。」 book18.org

「陳小星同學,好像昨天你的作業沒有交啊,還不趕快補上。」 book18.org

「陳小星同學,你的這篇作文寫得一點都不出彩,請重新再寫一篇。」 「陳小星同學…………」 book18.org

面對余瑤這樣熱烈的「關愛」,陳小星實在是承受不起,每次上語文課都是提心弔膽的,心中都有幾分的後悔,當初選擇和餘姚一起合謀這件事情,要是能再想出來一個主意徹底搞定這個美女老師就好了。 book18.org

思考著這個問題,陳小星走在前往醫院的路上,最近幾天自己爸爸的身體恢復得越來越好了,身上也不用再插著各種奇奇怪怪,看上去十分嚇人的管子,而且也慢慢的可以進食一些流食了,雖然意識還沒有清醒過來,但是陳小星相信應該不用再等太長的時間,自己就可以重新見到一個生龍活虎的父親了,謝天謝地,這種感覺真好。 book18.org

陳小星還沒有來得及好好品味一下這種喜悅的情感,旁邊一聲甜美地呼喊將陳小星拉回了現實之中, book18.org

「陳小星,你給我站住,我喊你幾聲了,你難道沒有聽到嗎?」 book18.org

陳小星帶著苦大仇深的表情慢慢回過了頭,記得爸爸說過山下的女人都是老虎,這可真是至理名言,眼前余瑤臉上的笑容依舊那麼親切,胸前挺立的雙峰依舊那麼高聳,就連自己親手撫摸過的兩條長腿依舊那麼性感,但是不知為何陳小星對眼前的美女老師提不起一絲的興趣,懶洋洋地回答道: book18.org

「余老師,我剛剛實在是沒有聽到您的聲音,實在是抱歉。」 book18.org

「你這臭小子,我不是說過私下的時候,不用一口一個老師地喊我,叫我一聲余姨,不好嗎?或者最好能叫我一聲余姐,這才是最好的。」余瑤少女心爆棚地說道。 book18.org

「好的,余姨。」 book18.org

「切,無精打采的,話說小星這兩天為什麼看到我就不高興啊?」 book18.org

那還不是因為你把我照顧的太「周到」了,心中想想,開口卻變成了, 「沒有啊,余老師,我只是一直在擔心我爸爸的情況,所以最近一直提不起來什麼興趣。」 book18.org

「記得要喊余姨!唉,說起來也是,要是我父親這時躺在醫院裡,恐怕我也沒有這個心情在這裡說說笑笑了,你這孩子也真是可憐。」 book18.org

余瑤說完之後,將小星攬到了自己的懷中,用手輕撫著陳小星的腦後,想要幫小星分擔一點身上的痛苦,陳小星這時感覺自己的臉突然進入到了兩座柔軟至極的山峰之中,眼前看不見任何的東西,仔細傾聽似乎還能聽到微弱的心跳聲,臉部同樣能感受到因為呼吸而微微起伏的酥軟感,最為奇妙的就是鼻腔之中能夠嗅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這就是傳說中的洗面奶嗎?本來對余瑤還有幾分不滿的陳小星,這時將所有的結締全都忘了一乾二淨,胯下的二弟也有了抬頭的跡象。 然而好景不長,沒過幾分鐘,一種窒息的感覺傳到了小星的大腦之中, 「唔,老師,不對~余姨~放開手啊,我快喘不過來氣了。」 book18.org

等到余瑤放手之後,陳小星站在一旁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還好自己不是好色如命的色狼,不然恐怕自己就要成為第一個被女人用胸口悶死的人了。 「小星,為什麼你臉色紅成這種樣子,口水都留下來了?」 book18.org

余瑤一眼就看出了陳小星臉上的異樣,不解地問道。 book18.org

我能說聞到那種淡淡的奶香味,食慾都上來了嗎?陳小星急忙將口水處理掉,一本正經地辯解道: book18.org

「沒有啦,老師剛剛肯定是眼花了,好了,我現在先去醫院裡面了,余姨,您先去忙吧,再見。」 book18.org

余瑤看著開始向著遠方跑去的孩子,低頭看看自己衣服上一點口水的痕跡,搖搖頭感嘆到還真是一個孩子啊。 book18.org

到了病房之後,陳小星再次見到了明媚動人的母親,為什麼歲月好像沒有在自己母親的身上留下一絲痕跡呢?余瑤老師看上去已經是非常年輕了,所以她才敢讓自己喊他余姨,但是對於自己的母親,現在看來感覺像是姐姐一樣,這個問題小星在很小的時候問過自己的媽媽,當時收到的回答是一頓「竹筍炒肉」,從此之後小星再也沒有問過這個問題,但是從小星記事起,媽媽的容貌好像從來沒有變過。 book18.org

「傻站著幹什麼?還不趕快過來幫下忙。」 book18.org

聽到母親的吩咐之後,小星急忙上前,媽媽雖然漂亮,但是對自己實在是太嚴厲了。 book18.org

「去把這張藥單送到樓下取藥的地方,我去上下洗手間。」 book18.org

聽到寧雨曦提到洗手間這個地方,那晚的場景再次浮現在小星眼前,小星情不自禁的將視線轉移到了自己母親的胸前,明明看上去沒有餘瑤老師那麼大,為什麼那天自己看到的會那麼驚人,難道自己看花眼了嗎?陳小星搖了搖頭,想要再次確認一下,寧雨曦帶著幾分生氣指責起來。 book18.org

「還不快去,你看看你一天天做事情拖拉個不行,寫作業是這樣子,讓你做個事也是如此。」 book18.org

陳小星在母親還沒有抱怨完就跑了出來,倘若人類身上總共只有一百種問題的話,母親絕對能在自己的身上發現101種毛病,一路小跑送完藥單回來,估計母親還沒有回來,小星就想進去仔細看看父親現在的狀況。 book18.org

奇怪,為什麼門突然鎖上了?小星沒有在意這些細節,大力地擰住了病房的門把手,畢竟是醫院這種特殊地方,房門就算是上鎖也沒什麼用,推門之後就看到了徐雅姐姐在準備父親等下來要吃的食物,由於父親現在只能吃一些流食,徐雅姐姐正在耐心地將各種營養液和熬好的豆漿勾兌到一起,似乎自己突然地出現嚇了徐雅姐姐一跳,手中的一支膠囊落在了地上。 book18.org

徐雅看了一眼來人,手忙腳亂的將膠囊從地上撿了起來,開口打招呼道: 「小星啊,你今天下學這麼早啊?」 book18.org

邊說話隨手將那支空蕩蕩的膠囊收到了自己身後的口袋之中。 book18.org

「對啊,今天我們學校裡面停電了,年級主任大發慈悲讓我們早點回家了,哇,這豆漿聞起來好香。徐雅姐,謝謝你這段時間天天這麼辛苦地照顧我爸爸了,就連做出來的食物都給人一種食慾大開的感覺。」小星真誠地表達著自己的謝意。 book18.org

「沒,沒什麼,我本來就是你爸爸的秘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完成你爸爸布置下來的工作,現在他這個領導生病了,我就只能好好照顧他的身體。況且這些豆漿什麼的,全是你媽媽做出來的,我才沒有這個手藝呢。」 book18.org

「徐雅姐,上次來的那個同事是不是喜歡你啊?我聽說這兩天你們公司不需要派人來照顧我父親了,他還是天天都會過來看一下。」陳小星忍不住八卦道, 「啊?你是說陸強嗎?」 book18.org

「對啊,就是我父親受傷那晚送我回家的那名叔叔。」 book18.org

「就他?想都別想,我喜歡誰都不會喜歡他的。」 book18.org

「可是我看他每次來的時候,眼神全都在姐姐身上啊,徐雅姐就忍心讓他這麼失望嗎?」 book18.org

「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我該喂你爸爸吃飯了,等下全都涼了。」 徐雅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之上過多的停留,打斷了陳小星的話,端起剛剛調製好的一碗豆漿,一勺勺放在自己嘴邊吹涼,試下溫度之後,才會一滴一滴地喂到陳建宇的口中,陳建宇此時雖然沒有意識,但是身體的本能驅使著他緩慢地蠕動著自己的食道,將這些身體最需要的營養吞咽下去。 book18.org

徐雅姐真是好細心啊,要是讓我來做這件事情,恐怕要不了三分鐘的時間自己就沒那個耐心了,而徐雅姐維持這助動作循環了將近三十多分鐘的時間,才將一小碗的豆漿全都喂完了,小星由衷地嘆服道。 book18.org

「徐雅姐,你真是太了不起了,要是讓我去做,恐怕這輩子都不能做好,這段時間真的謝謝你了,最近你都消瘦了好多。」 book18.org

「沒錯,這段時間,你真的要好好的感謝一下徐雅姐,要是沒有你徐雅姐在醫院裡面陪著我日夜不斷地守護著你的爸爸,恐怕他身體恢復得絕對不會有這麼快,而且最近這段時間,你徐雅姐明顯比前幾天瘦了好多,徐雅,這段時間實在是辛苦你了,謝謝了。」 book18.org

寧雨曦回到病房之中,聽到小星的話之後,感覺自家兒子真的是長大了,已經懂得感恩了。 book18.org

面對寧雨曦母子兩人的謝意,徐雅竟然呆在了原地,不知應該說些什麼,直愣愣看著空蕩的飯碗出神。 book18.org

ZH市福瑞集團坐落於市中心最豪華的地段,與其他各種商業公司高樓林立的情況有所不同,福瑞集團占地面積極大,但是樓層最高僅有六層,在市中心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家這樣的公司顯得格外的另類,巨大的占地面積按照功能分為不同的區域,其中包括大片的購物區,步行街,美食街,而陳建宇工作的地方位於被層層商業區包裹的最中心,這就是福瑞集團最為核心的地方,公司內部的管理人員以及職位較高的員工都在這座六邊形的建築裡面辦公,一到五層都是各個部門辦公的地方,最上面的一層才是公司內部高管的辦公室,僅有六層的建築在外面看來卻是有著十幾層樓那麼高,最大的原因是由於福瑞集團總部當年設計的時候,每層的高度都足有五六米,站在裡面會給人一種變矮的錯覺。 此時一扇門前掛著董事長門卡的辦公室內,房間裝飾格外的豪華,猩紅色的地毯鋪滿了整個房間,抬頭一看就能見到頭頂高懸晶瑩剔透的水晶燈,牆上掛滿各種不知從哪裡收藏來的藝術品,西方細膩逼真的油畫,國內寫意感十足的潑墨圖,東西方的文化在這個小小的空間之中碰撞,最為絕妙的是掛在寬大的老闆桌身後的一副橫聯,上書四個斗大的草字「寧靜致遠」,筆法蒼勁有力,煞是威風,似乎能體現出這裡主人的幾分性情。 book18.org

與房間這些華貴的藝術品格格不入的是在茶室兩個激烈爭吵的人,一位頭髮已經略微發白,一身古典的唐裝穿在身上,另外一名卻是身著訂製西裝的中年人站在茶桌一旁,此時房間裡面構建出來寧靜祥和的氣氛被兩人的爭吵搞得蕩然無存。 book18.org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對付陳建宇這樣的人,要的就是一擊必殺,現在你做這麼多的事情完全是畫蛇添足,徒留把柄在別人身上罷了,我給你說的話,你怎麼就記不住呢?」 book18.org

「你沒看到我這次做的多麼成功嗎?現在陳建宇怎麼樣?還不是乖乖的躺在醫院裡,能不能活還是兩說呢,我認為我這次做的沒有任何破綻,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人懷疑到我的身上。」 book18.org

年長的老者此時擰著眉,由於情緒激動,憤怒地指著眼前囂張跋扈的中年人,高聲喊道: book18.org

「沒有人懷疑?你說的這話就像是五歲的娃娃光著屁股在街上走,還需要別人懷疑嗎?你也不想想當時陳建宇帶著老婆參加公司聚會的時候,你那丟人的表現,當時在場所有福瑞集團的工作人員,哪個不知道你對陳建宇的老婆動了心思,現在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陳建宇就非常」合理「地出車禍住院了,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嗎?」 book18.org

中年人聽到對方又提起了寧雨曦,初次見到寧雨曦的畫面再次浮現在了腦海之中,當時公司內部的酒宴之上,那一抹麗人的身影剛一出場就深深地吸引了自己的目光,各種各樣的美女自己睡過得都數不清了,但是沒有一個擁有寧雨曦身上的氣質,當時自己腦中貧瘠的詞彙竟然難以形容眼前的麗人,後來回想起來,大概只有出塵這樣的詞語能夠稍微描述一下她的氣質吧,她的身上好像永遠比別人少了幾分煙火氣,對於自己這種見慣了燈紅酒綠的中年人,她的出現無異於洗滌心靈的良藥,遺憾的是她當時在酒宴之上,絲毫不給自己半分臉面,就連自己舔著臉請她喝杯酒,都被她都婉言拒絕了,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心狠了,我都得不到的東西,別人更不配擁有。 book18.org

回過神來,眼前依然是老者憤怒的面孔,中年人覺得自己這次不能退讓, 「爸,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事情完全沒有絲毫的證據,堪稱天衣無縫,就算是別人懷疑也沒有一點用。」 book18.org

「那你這次失敗之後,為什麼還要派人去醫院裡面蹲守陳建宇的病房呢?你害怕別人查不到你派去的那兩人就是當天製造車禍的人嗎?」 book18.org

「你,你怎麼知道了?」 book18.org

「還好我知道了,不然讓那兩個廢物動手,只會將所有的錯全都引到你身上去,這就是你說的天衣無縫的計劃?真是可笑。」 book18.org

「不管再怎麼說,我也是幫你處理掉你眼中一根刺,你不是一直說陳建宇是攔在你面前最棘手的攔路虎嗎?現在我幫你清理掉他,為什麼你還要反過來埋怨我?」 book18.org

老者臉上的神色已經十分不耐煩了,下達了逐客令, book18.org

「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停下你所有的小動作,不然的話,就給我從福瑞集團滾出去,我眼前的釘子我會自己拔掉,不需要你來操這份心。」 book18.org

中年人看到老者已經將頭轉向了窗外,再說不出一句話,氣惱地摔門而出,想讓我停手?除非寧雨曦乖乖的爬到我的床上來,不然誰都別想讓我停手。 …………………… book18.org

時間總是能推著人一點一點地習慣或者改變,在陳建宇住院的這半個月時間,寧雨曦剛開始的時候還會因為空氣之中瀰漫著各種刺鼻的氣味而輕微過敏,為隔壁病房的一名慈眉善目的老爺爺突然離世而悲痛不已,為樓下一對小夫妻產下一名可愛的女兒而心中竊喜,現在的她早已適應了空氣之中消毒水的味道,對於醫院裡面上演的一幕幕悲劇或是喜劇全都習以為常了,唯一讓她每天提心弔膽得永遠是自家躺在病床上的先生,寧雨曦每天帶著最為溫暖的笑容陪伴在他的身邊,晚上又在被窩之中暗自抹淚,為這頓飯自家先生多吃了幾口而欣喜,為自家先生身體突然出現的異常而揪心。這時想著是不是該幫自家先生剃下鬍鬚,那時卻又在考慮要不要多學一點與醫學相關的知識。 book18.org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半月之後的一天中午,當寧雨曦貼近自家先生的耳邊,悄悄地述說著自己相思之情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家先生緊握了半個月的右手悄悄地鬆開了,寧雨曦激動地從自家先生鬆開的右手之中取出了那一枚鑽戒,回想起當年陳建宇向自己求婚的場景,一時之間這些天從未在陳建宇面前哭過的她淚如雨下,傻瓜,要是沒你,其他東西又有什麼有意義呢? book18.org

寧雨曦擦乾眼淚之後,急忙跑出病房,將這個消息彙報給了主治醫師,經過醫生再三確認之後,告訴寧雨曦這就是病人逐漸好轉的徵兆,要不了太長的時間病人的意識就會完全恢復,寧雨曦安奈不住心中的喜悅,將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了期盼爸爸恢復健康的陳小星。 book18.org

陳小星由於今天是周末正在家中休息,收到母親發來的信息之後,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此時的病房之中,陳建宇頭部的紗布大多數全都取下來了,隨著這段時間寧雨曦和徐雅日夜不停的守護,陳建宇的臉色開始逐漸變得紅潤起來,但是兩位女士卻因為日夜的忙碌,顯得有些心力交瘁,尤其是徐雅選擇在晚上幫忙照顧陳建宇,臉色更加憔悴一些。 book18.org

「媽媽。我爸爸醒來了嗎?」 book18.org

「小聲點,不知道你爸爸現在還需要靜養啊 ,你這樣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book18.org

「媽媽,我不是擔心爸爸的狀況嗎?好的,我知道了,以後一定小聲點,我爸爸快要醒來了嗎?」小星看到母親臉上的不悅,急忙改口道。 book18.org

「醫生說就這兩天絕對會醒來,徐雅,你先去休息一會兒吧,這兩天你一直熬夜,你看看你的臉色都這樣了,讓人心疼死了。」 book18.org

徐雅搖搖頭,沒有說些什麼,寧雨曦看到勸不動徐雅,也就只能作罷,三人就這樣靜悄悄地在病房之中等待陳建宇醒來,不知何時陳建宇的眉毛微微地抖動了一下,這一點細微的變化當然沒有逃出小星的觀察, book18.org

「媽媽,徐雅姐快看,爸爸他真的要醒過來了。」 book18.org

「知道了,我們眼睛又不瞎,不需要你說給我們聽,小聲點。」寧雨曦照常批評著自己的兒子。 book18.org

當陳建宇的眼睛緩緩睜開,漏出滿眼迷茫的時候,這時的三人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喜悅之情,齊聲高喊道: book18.org

「老公~」 book18.org

「爸爸~」 book18.org

「經理~」 book18.org

「我這是在哪啊?」 book18.org

三人由於過於喜悅還沒有來得及回話,小星突然聽到身後的房門被人從外面大力地推開了,只見兩名警察,一名律師,身後還跟著父親住院當晚自己見過的,那名福瑞集團的負責人, book18.org

「你好,我們是ZH市警察局的,這是我們的證件,這裡有沒有一名名叫陳建宇的先生,他涉嫌一樁金融欺詐案,對方公司已經有人起訴他了,希望陳建宇先生能夠配合一下我們的調查。」 book18.org

那位福瑞公司的人員此時看上去一臉無奈,似乎在表述著自己已經盡力了,但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實在不是自己願意見到的。 book18.org

小星此時由於過於驚訝,張大嘴巴直直地看著前來的幾人,另一邊的徐雅似乎被這條消息給嚇到了,竟然直接昏厥了過去,只有寧雨曦起身扶住倒在一旁的徐雅,帶著幾分疑惑回答道: book18.org

「我家先生就叫陳建宇,但是他剛剛從昏迷之中醒來,現在還不方便回答諸位的問題,希望你們能稍等一段時間再過來詢問。」 book18.org

「可是這件案子的涉事金額實在過於巨大,我們只能現在請陳建宇先生簡單地回答一下幾個問題,這位女士,實在是對不起了。」 book18.org

「對啊,寧雨曦,我和陳建宇在一起搭檔多少年了,我知道他的秉性,他肯定不會讓自己背上無名之罪的,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們家老陳吃虧的。」 寧雨曦冷眼看著隨聲附和的人事部門經理——趙明宇,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正在局面陷入僵局的時候,一聲微弱的聲音打斷了在場所有人的思緒。 「媽媽,我要吃奶,我好餓,媽媽。」 book18.org

寧雨曦欣喜若狂地回身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陳建宇,聲音顫抖著說道: 「好,寶寶乖,媽媽就在這裡,謝天謝地,你終於醒來了。」 book18.org

站在病房門口的幾人看著裡面這既溫馨又詭異的畫面,全都愣在了當場。 直到寧雨曦將徐雅放到了另外一張病床上,開始動手準備食物,才對著門口四人發問道: book18.org

「你們現在還準備繼續問話嗎?」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