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之心路 (5-6) 作者:无上清凉

.

【换妻之心路】

作者:无上清凉2020年9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五章

推介会租用了酒店最大的一间会议室,全部隔断打通足可以摆下三四十桌酒席,整个过程其实也很简洁,显示主办方致辞,然后是嘉宾致辞,紧接着就是推介会的主要流程,其实就是三四十家境外的酒店和服务机构每家摆下一张桌子,桌子上摆上一些宣传册和纪念品,我们就像一群应聘者一样看到心仪的展商就坐上去洽谈一番,然后留下联系方式,拿上对方的宣传品和纪念品再找下一家继续谈。

我主要找的都是欧洲平价酒店供应商,这样的展台起码有一半,我也没什么急事,于是就一家一家坐下谈。

大学英语只过了四级的我英语水平都是工作后同境外供应商邮件往来练就出来的,肯定不如家里那位正经英语专业本科,专八高分的中学英语教师,但是应付起这些场景来还是游刃有余的。

时间过得很快,等到我的公文包被各个展商的宣传品即将塞满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过去两个半小时了,我大致看了看还剩不到十家还没去拜访,心想反正还有明天上午半天,不急,于是婉拒了主办方晚餐的邀请我就准备出门去找妻子了。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五点,下午还熙熙攘攘的酒店大堂已经恢复了平静,我出了电梯径直朝着大门走去,远远看见门口一人似乎就是妻子,原来她逛完街直接来酒店找我了,我顿时心里一暖就想加快脚步走去,但是我却发现妻子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一个看上去有点年纪的老男人。

老男人献媚似的点头哈腰向妻子说着什么,妻子则表现得有些不耐烦,不停来回走着像是要摆脱他,这使得我反而不急着去找妻子了,毕竟这可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堂,还能有什么坏人不成,于是我走到一根石柱后面假意掏出手机翻看着,一边却瞄向妻子那边。

那个老男人就像块狗皮膏药一样嬉皮笑脸贴着我的漂亮妻子不放,但是却并没有进一步更过分的举动,我看了一会就没什么意思,于是准备走上前去终结这种局面。

看见我拎着公文包走过来,妻子脸上绽放出笑意,不理会身边的老男人,急急向我跑过来,隔着两步就扑进我的怀抱,我假装没有看见刚才那一幕,只是趁着拥抱的间隙偷眼瞄了一眼那个老男人,只见他将近五十岁年纪,一身西装,腋下却挎着一只挎包,不多的发量梳向一边,整个人透出一股油腻的气质,我知道这根本不是妻子中意的类型。

老男人见我们亲亲热热,知道是正主来了,最后恋恋不舍的剜了一眼妻子的背影,讪讪然地走了。

“等我很久了?”我笑着问道。

“也不算很久吧。”妻子说着看了一眼门口。

“怎么了?看什么呢?”我故意问道。

“没什么,刚才被一个无聊的人缠上了,还好你来了。”妻子郁闷地说道。

“你看看你,这么一朵漂亮的鲜花走到哪里都招蜂引蝶。”

啪的一声,妻子在我身上重重拍了一下,因为夏天穿的比较薄,这一拍又比较用力,一声回响在酒店大堂这么个空旷又密闭的环境中特别响亮,把妻子也吓了一跳,她也不管有没有人听见,连忙抓起我的手就往外逃。

我们根据手机app的推荐找了一家当地著名的小海鲜饭店,点了满满一桌各类海鲜。

“哇,你这是要把你老婆喂成猪啊。”妻子看着满满一桌菜垂涎欲滴,但是嘴里却言不由衷的说道。

“跟你说了,我爱的是你的人,再说了,哪怕你胖成一头猪,也是一头漂亮的小母猪。”

妻子闻言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可是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爱意,看着她的眼神,我发现我醉了。

妻子嘴里说着怕胖,可是手里却是毫不留情,筷如雨点消灭着一道道菜。

“你慢点吃,你的优雅呢?”我像个长者教训晚辈一般说着,可是心里却是暖暖的。

“我的吃相很难看吗?”

“不信你拿个镜子出来自己照照。”

“照照就照照,我都一整天没照镜子了,也怪想念那里面那个神仙姐姐了。”妻子痴头怪脑的说道,边说还真的打开提包在里面摸起了镜子。

我做了一个欲呕的动作。

妻子从包里掏出一堆东西在桌上放着,其中一样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一张卡片,确切地说是一张名片。

我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一个河南省的地址,抬头是旺发饲料销售有限公司,名片主人就叫周旺发。

妻子见我盯着一张名片,顿时紧张了起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张名片的主人就是那个老男人,可是妻子明明对他表现得很厌恶,为什么却留着他的名片呢。

“这谁的名片啊?”我随口问道。

妻子嗫嚅了半天才说道:“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无聊的人吗。”

“他怎么你了?”

“也没怎么我,大庭广众的还能怎么样,我不是提前去酒店等你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我身边,我一看也没当回事,然后他就主动跟我搭讪,说他是从河南来参加什么电子商务供应商大会的,是个老板,见我没理他,他也就不说话了,然后就去旁边打电话,喂了几句又回来找我,说什么正在打一个很重要的价值几百万的电话,但是手机坏了,想借我的用一下,我当然不肯了,可是他死乞白赖的缠着我,哀求我,我脑子一热就借给他了。”

“完了。”我说道。

“啊?什么完了?”妻子惊讶道。

“他有你的号码了,什么手机坏了就是托词,套你的号码才是目的。”

“怪不得,他……”妻子说了一半住嘴了。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急忙问道:“怪不得什么?他是对你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

“哎呀,没什么啦,就是些无聊的话啦。”妻子闪烁着眼神。

“心悦。”

妻子狐疑的看向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没像往常一样叫她老婆,而是叫起了名字。

“我希望你开心快乐,为了这个我可以打破所有的传统礼教,我们连3P和换妻那种禁忌的话题都可以聊,我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你又没做什么,你只是碰到了一个无聊的男人,错不在你,你这么隐瞒等于是在防着我为他掩护。”

“我没有。”妻子急了。

我连忙换上嬉皮笑脸的表情说道:“你看你又急了,老公只是在引导你放下一切包袱去享受快乐,我们就从聊聊这个无聊的老男人开始好吗?”

妻子沉吟了一会,继续说道:“他把电话还我之后就开始缠着我说一些下流的话,说什么我长得漂亮,身材好,他想跟我那个。”

“老婆,放下包袱。”我向她做了一个手势。

妻子看了我一眼,深呼吸了一下,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般继续说:“他说想跟我睡觉,让我开个价,我说我是有夫之妇,我老公正在里面开会呢,马上就出来,他说这没什么关系,他又不是来拆散我的家庭的,只是想出钱爽一下,说什么我这样的良家少妇才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品,见我不搭理他他主动说给我一万,就一次,就在那个酒店开个房间,房钱算他的,我当然没理他,他继续缠着我,加到两万,我当然还是不理他,等到你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加到三万了,名片我估计是在纠缠我的时候塞进我包里的。”

说完这些,妻子的脸仿佛像是一只熟透的苹果,红红的,他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大半杯酸梅汤。

我沉默了一会说道:“老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你怎么想的?”

“我觉得我作为你的老公,其实我是无权干涉你找性伴侣的。”

“你说什么?”妻子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别急,听我说,很多夫妻最终走上离婚这条路都是因为其中一方出轨,精神上或者身体上的,而他们之所以这么干就是因为作为伴侣的对方是绝对不允许他们这么做的,有些人只是一时禁不住诱惑做出一些看似对不起伴侣的事,可能事后就后悔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是家庭的破裂,我觉得这样的惩罚太重了,就好比偷钱包的小偷最终被枪毙一样,换言之,如果夫妻双方对于性这种事情都看得比较开,在相互保持坦诚的情况下允许对方去寻欢作乐,前提是只要你的心还在对方那里,我觉得这样未尝不可,毕竟身体只是带来身心愉悦的工具而已。”

我这番言论够惊世骇俗了,但是听在最近屡屡听我大放厥词的妻子耳朵里却是异常地平静。见妻子还在咀嚼我的话,我顺手点开了手机想看下微信QQ有没有留言。其中有几条小白发来的。

“大哥,在吗?”

“你好大哥,看到你的消息我很激动,我周末有空的,你到时候直接告诉我地址就行,好激动,好想知道嫂子长啥样。”

.

第六章

我之前下定决心从宁波回去就张罗一次3P,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这个小白最合适,于是就主动约他了,看来把这小子兴奋坏了。

我顺手回了一条消息。

“本来想发个照片给你的,但是这两天我和妻子在宁波出差,等会去了发你吧。”手指一点发送出去了。

几乎瞬间的功夫,回信来了。

“什么?你们在宁波?!”

“对。”

“我今天也在宁波,公司派我来的,后天回去。”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天意?我心里忽的生出一个主意,抬头看向妻子。

“老婆,还记得上次给你看的那个小伙子,就是我说约他出来玩那个?”

妻子眼神又有些不自然了,“你说周末那个?”

“是的,现在计划有变。”

“啊?怎么了?”

“我们今晚就展开我们人生的新篇章怎么样?”

当啷一声,是筷子掉落在桌子上的声音。

“小白。”

“在的大哥。”

“赶巧了,也证明我们有缘,今晚有空吗?”

“有空有空,我太兴奋了!”

“八点半,江花宾馆,知道地方吗?”

“知道知道。”

回去的路上,妻子整个人都是一个呆傻的状态,进了江花宾馆的酒店停车场也不知道下车,我提醒了两遍才醒过来。

回房间的路上,我主动搂着她的腰,我感觉她的脚步都是虚浮的,就像喝了半斤白酒一样,我知道她现在内心的挣扎,所以我不忍心像平常一样调笑她。

为了不引人瞩目,我决定先送妻子回房间,等到了时间再下去接小白,好不容易在房间熬到八点半,我起身准备离开房间,妻子忽的抓住我的手,她的手心有些冰凉,有些潮湿,还有些颤抖。

“老公,这样真的好吗?”妻子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我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让我们顺其自然好吗?如果你有任何不舒服,我会直接暂停的,以后再也不提,好吗?相信我,放下包袱。”

最后这四个字似乎已经有了魔力,妻子每当听到就会稍微放松紧张的心情,我又拍了拍她的手背,离开了房间。

“到哪儿了?我们已经回酒店了。”

“不好意思大哥,路上有点堵,我也很急,最多十分钟。”

我在酒店大堂吧找了个可以看见大门外情景的座位坐下,我看似比妻子平静,其实我的内心何尝不是波涛汹涌,只是我不能把我的紧张表现出来。

忽的,一个身影跑进了酒店大堂,是的,用跑的,我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之前联系过去了8分钟,看来白嫖对于一个年轻男人来说真的有莫大的吸引力。

来人正是小白,和照片基本无差别,瘦瘦高高的,估计身高在178左右,他没有看过我的照片所以并不认识我,他把目光扫向每个在大堂能看见的人,直到和我四目相对,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是我,满脸欣喜的向我走来。

“坐吧。”我抑制住心里的激动,伸手让他在我对面坐下。

他掏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不好意思大哥,路上实在太堵了,我回了你的消息之后就下车跑了过来。”

“你还挺积极的。”我笑着说道。

他似乎听出了我语气中的调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转头看了看说道:“大哥,嫂子呢?”

“酒店里人多眼杂,我让她在房里休息呢。”

“哦哦哦。”

小白表现得有些局促,显然他很想知道今晚能压在身下予取予求的女子是什么长相,但是正主不开口他怎么好意思催着进房呢。

我也觉得这种聊天的气氛实在是诡异,于是站起身说了声:“走吧。”

小白兴奋异常,几乎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此时的我感觉手心里也沁出了汗水,胸口跳得厉害,不时要用深呼吸去压制一下。

走在路上我甚至希望这段路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但是再长的旅途终究要到达终点,我已经站在了房门口,我动作缓慢的从裤兜里掏出房卡,身后的小白也喘得厉害,不知道是一路跑来还没缓过来还是同我一样紧张。

哎,该来的终究要来,再说这是我自己找的路,当下不再犹豫,滴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妻子还呆坐在我离开时她所在的位子,甚至连姿势都没变一下。听到开门的声音才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用惊恐的眼神向我们看来,我也看向她,尽量用轻松的神态。

我感觉身后的喘息声停止了,甚至连一丝呼吸声也没了,我回头看了看小白,只见他眼神正直勾勾地看着妻子,嘴角几乎就要滴下口水来。

我有些满意他的反应,毕竟我对于妻子的美貌还是很自信的,但是同时心里也有一阵酸酸的感觉。

“介绍一下,这是小白,这是我妻子陈心悦。”我主动开口介绍道。

“嫂,嫂子你好,我,我叫白,白杰。”小白结结巴巴的说道。

妻子毕竟不是小女生了,短暂的惊慌之后倒是恢复了过来,礼貌的笑了笑,说了声“你好。”在场的三人就好像是普通朋友见面吃饭K歌一样,全然看不出之后要赤条条地滚在一张床上翻云覆雨。

房间里除了窗口有两张被小茶几隔开的单人沙发之外没有别的椅子了,我走在前面主动坐在了床沿,示意小白坐上沙发,这就形成了妻子和小白隔着茶几并排坐着,我却独自在他们对面坐着的局面,这样的好处是能把两人的表情一览无余。

小白还是有些局促,但是又带着点兴奋,看来妻子的容貌远超他的预期,而妻子则是因为有外人的存在竭力压制着紧张的心情,努力保持着优雅。

“老婆。”

“啊?”

“你先去洗个澡吧。”

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妻子哦了一声缓慢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床边拿起早已摆放整齐的换洗衣物,慢慢向卫生间走去。

小白看呆了,之前进来的时候只是看见了妻子的容貌已经惊为天人,现在看到了整个背影更是如痴如醉,她的目光一直目送着妻子进了卫生间并关上门才恋恋不舍的移开。

“小白,小白。”

“啊?大哥。”

“怎么样?之前不给你照片还是有点好处的吧。”

“太惊喜了,大哥,其实见到你我就觉得嫂子长得肯定不差,毕竟你的外表,你的气质肯定得有跟你相配的女人,但是见到嫂子我才发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上十分。”

这话我听着别扭,“你的意思是说其实我配不上你嫂子?”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他的窘态我不再继续逗他,于是问道:“你说你之前有经验?”

“哦是的,我有过两次经验,除了跟你说过的跟一对夫妻保持了半年关系之外,还和另一对夫妻做过一次。”

“能都跟我说说吗?”

“哦,半年那对夫妻都三十多岁,人挺好的,是外地到上海工作的,我们也是通过QQ认识的,聊了几次就约我了,第一次是在他们家,见了面发现夫妻两人比照片上更胖一点,那个大姐人不高,也就一米五十多,但是长得挺敦实的,肚子上两个游泳圈。”

我听了好笑,于是说道:“呵呵,放心,你嫂子身上没有游泳圈,一会就能证明。”

小白使劲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们对我真的挺好的,平时当我是朋友,甚至弟弟,只是后来他们公司在上海的项目结束了回老家了,我们也就断了联系,后来找了一对,年级比之前那对大,但是颜值高不少,我已开始还挺开心的,但是玩了一次发现那女的玩得有点变态,我受不了,于是后面再约我我就不去了。”

“哦?怎么个变态法?”

小白表情有些不自然,“那女的喜欢让我舔下面,舔就舔吧,我也不排斥,可是喜欢用腿夹着我脑袋不让退,关键是那女的长得挺斯文,下面的毛又长又粗,扎人不说还有味儿,这也就算了,还让我给她老公口交,她在旁边看,你说这不是拿我当鸭子耍嘛。”

我听了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担心的看了看我说道:“大哥,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有没有啥怪癖,至少让我提前知道我才能决定行不行啊。”

“你放心吧,我们都很正常的。”

小白听了我的保证算是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妻子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她的马尾已经放开了,一头飘逸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脑后更显妩媚。

“我,我洗好了。”说完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小白,你去洗一下吧,刚才跑的都是汗。”

“好的大哥。”

小白说着慌手慌脚的跑向浴室。

我拉着妻子的手让她坐在我身边,她顺从地坐了下来,但是动作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僵硬。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