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之心路 (11) 作者:无上清凉

.

【换妻之心路】

作者:无上清凉2020年9月1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十一章

发送出去之后就焦急地等待回信,站在马路边看着手机的样子还真像个等车的打车人。

网约车很快就停在了我的面前,我上了车仍然注视着手机屏幕,中午的宁波市区不算拥堵,两个酒店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按照现在的路况不用十分钟就能到,就在我已经透过车窗看见江花宾馆,甚至都能看见我所住房间的窗口时,信息来了。

“好了。”

就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我却是如释重负,再看时间已经是11:58,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一些超出我们预期的事情,我一会儿必须问问妻子。

我下了车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房门前,刚用颤抖的手掏出房卡想要开门却停住了,妻子从昨晚到现在短短十几个小时经历太多了,贸然进去会吓着她,还是敲门让她出来开门吧,这样至少在面对老公钱还有调整的时间,于是我叩响了房门。

“谁啊,我们不是办过延住了吗?”是妻子的声音,懒洋洋的透着一丝疲惫。

“是我。”我轻轻说道。

妻子不再说话,我听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脚步声,随后房门被打开了,妻子没等我进屋就一下扑进我的怀抱,我的心了咯噔一下,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但是发现妻子并没有哭泣我才稍微安心,我拍了拍她的翘臀,妻子这才松开双臂和我一起走进房间。

我这才发现妻子身上换掉了早上才穿上的连衣裙,换上了居家的睡衣,身上裸露在外的部分并没有我最坏预想中的淤青,脸上也没有泪痕,表情总的来说还算平静。

“这么晚才结束?我都急死了。”我说道。

妻子坐在床边撇了撇嘴,嘴角带着一丝苦笑,还有些无奈。

“怎么了?”我有点不安起来。

“先别问这个,看看你老婆的成果。”妻子说着用下巴指了指窗边的茶几。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桌子的百元大钞,有成捆的还有零散的。

“真给钱了?”我有些惊讶的小声问道。

妻子眼睛瞪得老大,“这价钱还不是你帮我标的吗?我付出了当然得收钱啊,我还没数呢,帮我数数。”

我在小沙发上坐下,把桌上的钱收拢,里面有封条的扎成捆的有四捆,不用说,那是四万块,然后零散的不少,目测似乎超过了一万块,我有点惊讶,连忙点了起来,点满一万用皮筋扎起来,那就已经满了五万,剩下的一些点下来居然还有八千。

“五万八,你加价了?”我眼睛瞪得老大。

妻子终于露出浅浅的笑意,其中居然还有一丝得意,我一把揽过她的娇躯让她做到我腿上,妻子把两只手环住我的脖子,我的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了几下,这一摸我才发现妻子的睡衣底下居然是真空的。

“跟我说说。”我说道。

“其实吧,这人没有看上去这么讨厌这么恶心。”妻子扭捏着说道。

“告诉我细节。”我的呼吸有点粗重了,一只手探进了妻子的睡衣。

她的这件睡衣款式类似浴袍,就是两边简单一裹加一根腰带,只是多了几个扣子用来固定,此时我的手已经握住了一只饱满的乳房,妻子在我的抚摸下也喘息起来。

“你,你想知道什么,细节?”

“先告诉我为什么晚了那么久。”

“他,他时间快到了又要了我第二次,我心一软就答应了,可他就是,就是不出来。”

“所以你是不是又用观音坐莲盘他了?”

“嗯。”一声呢喃不知是肯定我的猜测还是一声简单的呻吟。

我忽然觉得小腹中有一股欲火在燃烧,我一下扯掉她的睡衣,将她赤条条地推到床上,然后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个干净,像一只猎食的猛兽看到猎物一般扑到她的身上。

我一边轮流啃着她的双峰,一边将手指探进寸草不生的桃花洞,妻子的身体一下绷紧了。

“他怎么弄你的?”

“他进来的时候很猴急,前戏都没有,把我推到床上直接脱掉我的内裤就压上来干我,我以为他这么急一定会很快,可是他把我翻来覆去换了几个姿势就是不出来,他急得连我的裙子都来不及脱,只是把领口拉下来,把胸罩往上推就开始边插我边舔我的胸。”

我惊讶与妻子居然在被我上下其手意乱情迷的时候还能把事情经过有条有理的说出来,不愧是人民教师。

“他第一次怎么射的你?戴套了吗?”我边问话,边像个服侍富婆的牛郎一样把妻子全身上下舔了个遍,我知道她喜欢这种触电般的感觉。

“没,没有,但是我第一次坚决没让他射进来,所以他后来射在我的裙子上了。”

“第一次,那第二次呢?射进去了?”

“嗯哼。”蚊子叫似的一声,算是承认了。

“老婆,你说他快结束了才要了你第二次,那和第一次应该隔了一个小时左右吧,你们这点时间干什么了?”

“没,没干什么,就聊聊天。”

妻子的眼神有点闪烁。

“真的没什么?老实交代哦。”我说着用力在她的乳头上咬了一下。

妻子啊的惊叫一声。

“老公,你别生气,我帮他口交了。”

“怎么回事?”

“他,跨在我身上填我的下面,然后那条东西老在我面前晃,我被他舔得实在受不了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一口含进去了。”

我听的血脉喷张,马上脑补出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美一丑,一黑一白的两个人在床上颠鸾倒凤玩六九的画面,原来妻子远比我想象的要放得开。

我感觉自己的兄弟涨得难受,我起身跪在她胯间将双腿分开,一个简单的挺刺就完全进入,妻子习惯性的发出一声被进入时才有的长叹声。

“老色狼的东西大吗?”

“没你的长,但是,但是很粗。”

“所以你很爽是吗?”

“嗯哼。”

我听了心里一阵泛酸,腰部加强了抽插的力度,妻子胸前的两个半球被甩的风雨飘摇,让我想起一个词来,乳浪。

“现在说多出来的八千块哪来的。”

“我帮他口交一次三千,他拿手机拍了我的下面三千,时间超过收了两千。”

我听了这几笔账差点笑出来,原来妻子还有这么精明的一面,在这种时刻还能追求利益最大化,把个土老财榨的干干净净。

我心里在想,动作却不停,见她翻个身形成侧卧,一条腿被我架在臂弯,再度冲刺起来,由于昨晚已经发射过两次,此时的我更耐久一些,但是无奈脑子里都是各种脑补的画面,刺激的不行,我逐渐感觉力不从心,于是我加快冲刺速度的同时观察着妻子的反应,这些年的夫妻我们已经形成了一种身体上的默契,我会在一定程度内等待她的生理反应以期达到共同的高潮。

只见妻子明显也有了反应,两只漂亮的玉足脚趾都勾了起来,双腿也开始绷紧,带动小穴更加紧致,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哭笑不知,我知道她也因为之前的刺激已经在极乐的边缘。

我看准时机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做出狂暴的最后一击,随后一泄如注,随后我瘫倒在床上与她相拥在了一起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老公。”

“嗯?”

“我是不是变淫荡了?”

“没有的事。”

“我居然在老公知情的情况下先后和比自己小的弟弟以及比自己大很多的大叔做爱,而且乐在其中,最可笑的是还能赚钱。”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说过,只要你喜欢就好,我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很久没这么畅快了?”

妻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么下一步的换妻你不会反对吧?”

“就像你说的,试试吧。”

我点点头道:“我们比原计划提前几天完成了第一步,我觉得换妻也能提前了,我回去就联系一下吧。”

妻子点了点头,从床上慢慢起身,“又得洗澡了。”说着赤身裸体的走向了卫生间。

我抓紧这个时间从床板缝隙里掏出了录音笔,还好一切正常,电量也够,我关闭录音笔后就丢进了公文包,虽说妻子大致交代了细节,但是我还是更愿意自己去发掘。

回去的路上,妻子坐在副驾驶几乎睡了大半个行程,她真的太累了,她才是这两天的主角,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中午,短短12个小时,其中还包含了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她居然同包括老公在内的三个男人发生了关系,被人或有套或无套的射了八次,其中五次是被刚认识的陌生人射的,真的是想想就刺激,我回想了一下,上次能在一天内操她三次还是蜜月期的时候,而且时间跨度比这次更长,这次的宁波之行真是收获满满。

五万八千块钱出了酒店就存进了自助银行,对已这笔意外之财我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惊喜,我的本意只是通过妻子的献身和金钱相结合营造出一种刺激的感受,我在早上出发前其实明确告知妻子,如果出现对方事后想赖账,要钱就伤害你的情况,果断地放弃这笔不义之财,没想到那老色狼还是个讲信用的人,不仅老老实实支付了说好的“嫖资”,还对额外服务项目另行付费,这真是意外的收获。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