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之心路 (7-8) 作者:无上清凉

.

【换妻之心路】

作者:无上清凉2020年9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七章

我一手揉着她的秀发,嘴凑到她的耳边说道:“放轻松老婆,就当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我只想让你快乐,不一样的快乐。”

我另一只手探进了浴袍交替揉着丰满的双峰,时而在山脚下逡巡,时而在山峰上停留,她被我撩得吐气如兰,呢喃着说道:“我知道,但是我很紧张,我不知道我一会能不能好好投入。”

“放下包袱,他只是一个陌生人,我们生活中匆匆的过客,明天之后这个人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就像喝完奶茶随手扔掉的纸杯一样,你千万别有什么负担,他就是来带给你快乐的。”

妻子似乎听进去了,轻轻嗯了一声,我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卫生间的门已经打开了,小白只用了妻子洗澡时间的不到三分之一就洗完了,看来内心也是无比猴急。

我转头看向他,只见他赤裸着上身,下身缠着浴巾,身材比较瘦削但还没到排骨人的地步,手臂上的肌肉说明平时还是做了些锻炼的。

“你们聊聊吧,我去买点东西。”

妻子吃惊的看向我,他当然知道我的用意,她的紧张情绪又回来了。

“放心,我很快的。”我压了压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再看小白,半裸的他眼里透着一丝兴奋和紧张。

我再一次走出了房门,和上次不一样的是,房里有一个只着一条浴巾的男人,而我的妻子也只穿了一件浴袍。

我出门当然不是为了买什么东西,我知道我在场妻子就很难跨出这第一步,一定要给她一个缓冲,而这个缓冲就是我的离开。

我漫无目的的在酒店周边的小超市里逛了一圈,没想着买东西的我却真的买了些东西,主要都是些妻子爱吃的零食和一些我要的啤酒。

提着东西出门,忽的被一阵江风拂过,我把脚步转向几十米开外的江边,故意走得很慢,我走到江边在一个长椅上坐下,晚上的老外滩没什么行人,很好,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安静。

我努力放空自己的思绪,忍不住揣度楼上那间房里现在发生着什么,小白至少看上去是个挺老实的孩子,他应该不会对妻子用强,以妻子现在的状态让她主动出击也是不可能的,他们会干吗呢?就这么一直坐着?妻子倒是愿意,但是小白肯定不肯啊,他会不会一步一步诱导这个比他大着六岁的大姐姐走向堕落呢?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呢?

我就像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失败者,不敢面对现实,于是我又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又过了一遍,反复问着自己这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问了半天我却没有答案,当然,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有标准答案,每一对夫妻都会采用自己觉得正确的方式来处理夫妻之间的问题,哪有对错之分,既来之,则安之,优柔寡断要不得。

我抬腕看了看手表,距离我出门已经半小时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我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口,但是却没急着掏房卡,我努力将耳朵贴在房门上想听里面的动静,什么动静都没有,是房门隔音太好了还是里面根本没发生什么? 再听似乎有一丝声响传来,喘息声?呻吟声?好像都不像,算了,还是进去吧,再这样偷听,如果被酒店保安从监控中看到我这副模样,估计要来找我了。

滴的一声,房门开了,我用最快的速度看向大床,两人居然还并排坐在床边,但是我的余光瞥见两人都有一个极快速的动作,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就像是一对被老师发现开小差的同桌一样。

我走进去,将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小白正襟危坐,看见我露出一丝有些无奈的笑意,再看妻子,她的双手抓着浴袍的下摆似乎在往身上拢,而且我敏锐地发现浴袍的腰带是被解开的。

“我说你们两位是准备一晚上都这样吗?”我略带戏谑的口吻说道,“都说了就是一场游戏,大家都放松点不就好了吗。”

妻子抬头看向我,眼神中竟然有一丝愧疚,不知是因为觉得自己屡次都放不开愧对于我还是刚才已经发生了什么。

我不去多想,拿起我的换洗衣物说道:“我去洗澡了,你们看着办吧。”看着办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这是说给妻子听的,是在督促她放下心里的包袱。

我拿着衣物走向卫生间,进去的时候发现门口衣帽间的门板内侧是有镜子的,只要把衣帽间的门打开一个特定的角度,其实是可以观察床上的情形的,我如获至宝一般在调试了几次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角度,然后重重的关上卫生间的门就开始洗澡。

男人洗澡确实很快,尤其是夏天,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我跨出淋浴房擦干了身体,但是水龙头却没有关,淋浴龙头还在喷洒着水柱,发出特有的声音,我围上浴巾,轻手轻脚走到门口,轻轻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条小缝,从这里真好能通过镜子的折射看到床上的情形。

此时我的眼睛霎时瞪得老大,因为床上真的出现了变化,妻子不再坐在床边,而是已经靠在了床头,整个身体也摆到了床上,闭着眼睛抿着嘴,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小白则侧卧在她的身边,好像在跟她说着什么,但是旁边的水声太响听不清,由于角度的关系,妻子的下半身和小白的手都被小白的身体挡住了,但是我能确认小白的另一只手在动作。

唉,进展还是不大,总得有人捅破窗户纸吧,我来!

我关了龙头,打开门,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房间,床上的两人又是一惊,但是因为我之前的鼓励却没有再次恢复正襟危坐。

我走过去才发现妻子的浴袍下摆已经被撩到几乎大腿根,两条大腿白得耀眼,小白的一只手原来一直在妻子的腿上摩挲着,一看到我有些进退失据,手就这么放在妻子的腿上一动不动,浴袍的带子的确被揭开了,凌乱的裹在妻子的身上,两座山峰的其中一座几乎一半已经露在了外面。

妻子看了我一眼马上别过头去闭上眼睛,但是手里却没有再做遮掩的动作。

我觉得我必须出手了。

我轻轻躺在亲子的身边,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那光滑如丝般的感觉每次都有新鲜感,感觉永远玩不腻,小白在我眼神的鼓励下继续在另一条腿上抚摸。

我摸了几下大腿把手移到了妻子的上半身,将凌乱的浴袍轻轻一翻,一个浑圆饱满的半球完整的呈现出来,身旁的小白发出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妻子下意识想去拉住我的手,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我低下头,含住了粉色的乳珠,用舌头轻轻在上面扫着,小白看愣了,于是我示意他去另一边,心领神会的小白伸出颤抖的手将浴袍的另一面也翻了下去,妻子这次完全没有阻止,受到鼓励的小白情急之下像个吃奶的孩子一般一口含住了半个乳房,妻子嘤咛一声,也不知道是被咬疼了还是被刺激到了。

我舔了几下之后离开了妻子的一边乳房,小白像是发疯了一样,完全不顾及上面还有我的口水,放开已经被他啃了半天的另一边,扑向了这一边,而一只手则盖住了另一边乳房。

我索性将妻子身上的浴袍慢慢脱下,在她的配合下,浴袍被完整地脱下了,现在妻子全身上下就剩一条黑色蕾丝的内裤。

小白已经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他将身体完全压在妻子的身上,疯狂地舔舐着妻子的身体,妻子的乳头是敏感区域,在小白反复的摧残下渐渐有了生理反应,她的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声,双腿不停搅动着,双手放在小白的头上也不知道是想推开他还是压住他。

其实我的目的就是引导妻子接受小白,如果把小白请来只是当一个观看我们夫妻敦伦的看客那是毫无意义的,现在我的目的初步达到了,我就乐得在一边欣赏。

小白的浴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下体,虽说身体的不断扭动让我看不清楚,但是大致的轮廓还是看到了,我的肉棒不像有些小说描写的那样夸张,但是十六七厘米的长度以及两根手指的粗细已经算是合格了,小白的肉棒长度应该比我差一些,但是更细,这样就显得很长。

充血肿胀的阴茎不时刮擦着妻子的下体,让她更加欲火高涨,小白情不自禁地张嘴吻向妻子的红唇,还不忘对我投来问询的眼神,那一瞬间我几乎就想阻止,但还是忍住了,得到默许的小白使劲吮吸着妻子的双唇,还不时用舌头想撬开她的牙关,但是妻子始终牙关紧闭让她无法得逞。

. 第八章

但是小白毕竟有经验,他腾出一只手摸向妻子的下体,伸出一根手指伸进了内裤边缘,那一瞬间他愣了一下,但是随即露出狂喜的表情,我明白,他也喜欢白虎。

他的手指不停在妻子的小穴内扣挖着,妻子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小白见机马上又吻了上去,这一次他成功将舌头攻进了妻子的口腔,妻子开始有些反抗,但是在洪水般身高的欲望面前还是败下阵来,居然主动伸出自己的香舌和小白玩起了舌吻,这让小白欣喜如狂,却让我有些泛酸。

看着床上两具纠缠在一起翻滚的肉体,我的神思恍惚了,其中一具更白的是我的妻子,可是我却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在观看,感觉就像在看我们俩的激情视频一样,但是理智告诉我和她纠缠在一起的不是我,这感觉真的好刺激,难道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极致另类的快感吗?

我的肉棒高涨着,被浴巾磨得有点疼,于是我干脆像小白一样脱了浴巾,彻底释放出我的怒目金刚。

小白又把眼神看向我,这次他示意的是妻子的内裤,是啊,这是目前我们三人中唯一的一件衣物了,这次我却没有依着小白,而是自己走上前去,小白稍稍收敛了动作退到一旁,我用双手食指勾住妻子内裤的两边,妻子感觉到了,她微微睁开眼睛看向我,眼神中带着迷离和期待,我不再犹豫,一下扯下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她撅起屁股配合着把内裤脱了下来,眼前的情景再次震撼了小白,那犹如少女般诱人的粉白一线天呈现在她的眼前,只见他爬到妻子的两腿之间,双手扶住妻子的大腿,颤抖着身体伸出舌头探向妻子的神秘洞穴。

啊的一声长音,妻子细长结实的双腿使劲夹着小白的头,这场景让我想起小白说过的变态夫妻的事,但是我敢肯定被妻子夹着他是很愿意的。

小白使劲舔着妻子的小穴,偶尔还用舌头模仿阴茎的动作进进出出,我跟妻子做爱很少相互口交,就算有也是点到为止,妻子何时尝过这种滋味,她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我知道这是她高潮来临的表现,他居然被一个陌生的小她六岁的小伙子舔高潮了。

趁着妻子意乱情迷之际,我把我的肉棒放在她的双乳之间,我们以前曾经玩过乳交,我还戏称以她的条件不这么玩就是暴殄天物。

妻子双乳上斑斑点点都是小白之前留下的口水,我动了几下,妻子果然伸出双手拢紧双乳来夹我的肉棒,不仅如此,每次当龙头穿过乳沟到达她嘴边时,她还会伸出舌头舔舐一下,这种感觉也是我之前没有尝到过的,顿时感觉飞上了天。

就在我爽的时候,身后的小白却不合时宜的说话了。

“大哥。”

“嗯?”

“我,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能不能操嫂子?”

做了半天前戏,该来的终于要来了,我心里想着。

“你有安全套吗?”

“我没有,酒店里应该有。”

“不要,酒店里的不干净,我拿给你。”

我强忍着快感被中断的不适感,去包里拿出两只日本进口的超薄安全套,想想心里觉得好笑,找个男人来干自己老婆,居然还得给他用我的套,好笑又心酸。

妻子的表情就像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一样,我知道她其实是清醒的,她只是不愿表现得自己太清醒而已。

戴了套的小白爬回到床上,从她的角度把赤裸的妻子又从头到脚看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就扶着肉棒探进了洞穴。

妻子小穴的紧窄程度我是知道的,果然,两人同时发出一串长音,我没有继续之前的乳交,却是饶有兴致地站在窗边看别的男人和自己妻子打炮。

小白毕竟是年轻人,一上来就直来直往,横冲直撞,这会让习惯了我的温柔的妻子有些难受,但是适应了之后却能迅速进入状态。

妻子的情欲是很容易被调动起来的,几分钟后,她的喘息声已经跟上了小白冲撞的节奏,小白将妻子修长的双腿架在肩上使劲地耸动着,几分钟后放下她的双腿趴下身体抱着她又是一阵舌吻,妻子居然配合的将双腿缠住他的腰,双手也在他背上抚摸着,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而我又一次当起了旁观者。

“嫂子,能不能换个姿势。”小白居然跳过我直接征求起了妻子的意见。

“嗯。”妻子含糊地回应了一声。

只见小白停下动作,双手在妻子的双峰上使劲掏了一把后居然示意妻子转过身来趴着,这是要玩后入啊!

我本能地又想制止,但我还是放弃了,这是第一次,必须要让妻子彻底沉沦进去。

妻子在小白的引导下居然听话的完成了跪趴的姿势,小白再次挺腰直入,妻子发出一阵丝丝的喘息声,我知道这个姿势会让她有点疼,但她今天居然忍住了,我开始怀疑妻子的骨子里是不是一个风骚的女人。

小白的抽送还在继续,她扶着妻子的臀,不时在那浑圆的臀丘上面摩挲,甚至偶尔会轻轻拍击一下,引得妻子一阵呻吟。

又抽动了一会,小白俯身从背后抱住妻子的腰,伸出舌头在她后背上亲吻,手则覆上了妻子的双峰,要说这小子真会玩,女人的胸就是一堆脂肪,是身体上最柔软的部分,哪怕一个平胸的女人,因为地球引力的关系,当他保持跪趴姿势的时候也是她的双峰手感最好的时候,妻子的双乳本来就大,这么一趴更是壮观,小白两手在上面使劲搓揉,似乎想要捏出各种形状来,此时他的下体耸动着,前胸贴着妻子的后背,双手放在妻子的胸前,那样子活脱像是一条发情交配的公狗,而妻子就是他身下那条母狗。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一个今天刚见面的男人和自己妻子上演的活春宫,而自己只能用手撸着充血的小弟。

小白确实够持久,前后保持一个勇猛的冲刺将近半个小时了,看他的脸色已经在爆发的边缘,只见他快速拔出肉棒,招呼也不打就示意妻子转身,然后再次采用面对面的姿势抽插着,妻子似乎叫的嗓子都哑了。

小白忽然面露狰狞之色,打桩机一样摆动着的腰肢停止了摆动,伴随着他的动作,妻子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我都担心会被隔壁听见,小白重重的又往前挺了几次之后就趴在妻子身上彻底不动了。

两人都歇了一会儿,妻子将小白的身体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她此时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疯狂与迷离,而是变得平静,她坐起身,浑身汗津津的,额头上的秀发都粘在了一起。

她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坐在沙发上撸管的我,我一时间读不明白其中的含义,我们俩就这么诡异的对视着,忽然间,妻子嘴角向上一翘,对我做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站起身就向我扑来,她跪坐在我所坐的沙发上,伸手一探就捏着我的肉棒塞进她湿润的小穴中,那是一个刚刚经历过高潮的小穴,是我之前从未体验过的,只觉得比平时更热,甚至发烫,但是也比平时稍微松一些。

妻子主动研磨着我的肉棒,没有一丝下垂的丰胸递到我的嘴边,我也不估计上面另一个男人的口水,疯狂地舔了起来。

缓过来的小白也加入了进来,他来到妻子背后吻着她的脖颈,然后顺着脖子吻上了妻子的唇,妻子主动转过头去搂着小白和他热吻着,这一幕才是真正的3P!

之前的刺激让我没有太持久,几分钟后一股电流直冲脑门,我的精关一松就将精液射入妻子的阴道中,妻子感觉到我射了,于是缓缓站起身,之间一股白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腿根往下流着。

小白这时候似乎又恢复了,见我完事,急急地拉着妻子把她推到在床上,扶着自己硬邦邦的肉棒就要再次冲关,却被妻子一手拦住,小白一脸迷茫。

“你戴套,你不能内射。”妻子居然还保持着冷静。

小白知道是自己唐突了,连忙道歉并且戴上第二个安全套。

接连让两个男人射精后的妻子从容了很多,真的像我说的那样放下了贞洁包袱,全情投入到追求肉欲的快感中,我和小白每人又各泄了一次才算停止了这欲望的游戏。

这时候已经临近晚上十二点了,小白主动提出能不能在我们房里凑合一晚,其实我知道他是意犹未尽,想找机会再来一次,加上此时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实在不忍心赶他回去,于是就答应了他用房间的备用床褥在地上睡一晚上。

我们三人先后又洗了澡就睡了,酒店的大床很大,几乎是个两米乘两米的正方形,也许是因为上午开了几小时车,下午又马不停蹄参加了一项脑力活动,晚上又连了一场体力活动,我几乎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