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之心路 (14) 作者:无上清凉

.

【换妻之心路】

作者:无上清凉2020年9月2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四章

席佳玲听得目瞪口呆,半晌才讷讷地说道:“这件事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得这么合理了呢?”

“我最近半年忽然发现我和妻子之间出了问题,不是那种关乎婚姻基础的问题,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化学反应变淡了,生活不再有激情,两人相处变得相敬如宾,越来越客气,性爱变得越来越例行公事,我担心过于平淡的生活会不知不觉逼迫我们去主动寻求刺激,万一这种需求不可控就会衍生欺骗,最终变得不可收拾,于是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找到网上一个换妻的论坛,进而进了一个qq群里面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有夫妻,有情侣,还有单男和单女。”说到单女我特地加重语气,并且看了她一眼。

“本来我是想这个周末试试的,但是阴差阳错就在前天去宁波的晚上提前了。”

席佳玲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们什么感觉?陈老师她能接受?”

“她跨出这第一步确实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一旦走出了艰难的第一步,后面就感觉很美妙了。”

“你觉得,这种群体需要我这样的人吗?我是说像我这样的单身女性。”

“其实我也只是个入门者,我也仅仅尝试过一次和单男的3p而已,但是我相信会有很多男士欢迎你这样的存在的,因为不光男人看着妻子和别人做爱会兴奋,女人看着丈夫和别的女人做爱也会一样吧。”

席佳玲的胸脯起伏着,看似在酝酿一个重大的决定,忽然她双手按住桌子,用认真的眼神对我说道:“我要你带我进去。”

我故作惊讶道:“你真的想好了?你有说服自己参加进去的理由吗?”

席佳玲恢复了喜感妩媚的状态,用手撩了一下鬓边的头发说道:“单身女人也要解决生理问题啊。”

这顿饭结束后我都是恍惚的,鬼知道我为什么对这么个刚认识的女人如此推心置腹地说出这么重大的秘密,也许在她说出那番关于自己婚姻的话的时候我就在潜意识里把她当成了志同道合的同志。

我到家的时候妻子已经回来了,我如实告诉她今天和席佳玲的再度相见,她听了也觉得很惊讶,但是我暂时没对她说出席佳玲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我准备找个适当的机会再说,毕竟我也担心妻子会怀疑我是对人家别有用心。

妻子洗了澡就去敷面膜,她这一套美容流程没有一个小时是做不完的,我终于有时间拿出那个心心念念了一整天的录音笔。

“老婆,我有些事要处理,你在外面需要啥你叫我。”

“嗯,你忙吧。”

我把录音笔里的音频文件导入电脑文件夹,这样方便随意点取,就是可以跳着听,导出的文件超过一个g,时长三个多小时,可见采样率很高,这样就保证了声音的清晰度。

我深呼吸一口,戴上耳机点开了文件,我直接将进度条拉到半小时以后,这个时间老男人应该来了,果然我的手很准,耳机里传来门铃声。

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美女啊,你想死我了!”

接着听到妻子的声音,但是听不清楚,应该是老男人进来猴急地动手动脚,然后妻子在躲闪。

“我告诉你,只有两个小时,我老公去开会了,很快就回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

“喂,你干什么!别这样!啊!”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脱衣服。

“你怎么直接就上,我的裙子,啊~~~~~”

我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妻子被插入了。

“我操,你这女娃太得劲了,咋下面逼毛都没有,城里人就是干净啊,操!”

啊~啊~啊~啊~啊~啊~

妻子有规律的喘息声听着就有催情的效果。

“我操,小逼真紧,哎呀,这奶子也太大了,我操,美女你咋那么白呢。”

接着是一阵吸溜吸溜的声音,听着就像是吃面条。

妻子还是啊啊啊地叫着。

“你轻点,你捏疼我了。”

“哦哦哦,我注意我注意。”

“不要,不许亲我嘴,嗯~~~~”

完了,估计是被亲上了。

“你这女娃,咋这不行那不行的,我可是要付钱的,还是大价钱呢,你瞅,钱都在包里呢。”

啪~啊!

“翻个身,我要从后面操你,哎~对了,乖。”

估计妻子被他那番付钱的言论说动了,真的把自己放在了一个高级妓女的角色,任人予取予求。

男人与女人的喘息声呻吟声混在了一起,随便想想就知道那画面一定相当淫靡。

我这时想起妻子好像从头至尾就没要求老男人戴套,可能是根本没想到他前戏都不做直接就插入,再或者认定了自己吃过药所以无所谓了,算起来妻子那两天里被内射的次数比之前两年加起来都多了。

接下来两人没有什么对话了,证明两人全情投入,卖力厮杀,就在这时,老男人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

“拔出来,别射里面!”

老男人叹息一声,估计还是不敢违逆女神,而且我记得妻子是说过第一次射在了裙子上,她已经把那件裙子扔了。

重重的一声杂音,像是重物砸在了床上,随后是老男人的喘息声。

“不中了,老了,操这么一回就累了,哎?你上哪儿去?”

“我去洗澡,啊!”

“洗啥呀,瞎讲究,休息一下再来一炮,你这种美女操不腻啊,死在你身上也愿意。”

“行行行,我不走,你别拉着我了。”

“哈哈,这才对嘛,来,我帮你脱衣服,咱都做了真夫妻了,咋还穿那么多呢。”

“还不是你进来就那么猴急。”

妻子居然口气中有撒娇的感觉。

“哎呀,我老周啥时候见过你这种大美女啊,一时就没把持住啊。”

“我真的很漂亮吗?”

女人果然很吃这套,妻子当然知道自己漂亮,但是从一个男人嘴里反复说出来还是把她哄得很开心。

“那当然,你看这脸蛋,这奶子,这小逼,这腿子,哪儿都漂亮。”

“哎呀,你别揉那儿,你手脏,啊~~~”

“哈哈,现在嫌我手脏,刚才咋不嫌我鸡巴脏呢?在里面都杵了半天了。”

“你这人说话好粗鲁。”

“哈哈,那是,我老周就是个粗人,从小干农活长大的,能不粗吗,也就是前两年搞了个饲料厂,这才有点钱了,走到哪里都被人叫老板了,对了,美女你是干啥的?”

“我是个英语老师。”

“哎呀,你还是个老师啊,啥,啥老师?”

“英语,英语老师,教英文的。”

“哟,教洋文?我老周他娘的居然操了个教洋文的女老师。”

妻子叹了口气,估计不想再跟着个粗人多纠缠用词文明了。

“对了美女,你生过娃吗?”

“还没呢。”

“怪不得肚皮这么平,逼眼子也紧,不像我老婆,松得能塞个拳头进去,那一条老腿赶上你的腰了,奶子没你大还都快垂到肚脐眼了,哪像你挺成这样。”

“女人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你老婆肯定也有年轻漂亮的时候吧。”

“哪儿啊,漂亮个屌,年轻时候就跟个猛张飞似的,也就俺妈看中她屁股大好生养。”

噗嗤一声,妻子居然被这么个粗人逗笑了。

“哈哈,你笑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啪的一声。

“哎呀,你摸就摸,别捏啊,捏青了被我老公发现会杀了我的。”

“好好好,我只摸不捏。”

“咯咯咯,哎呀,别摸那儿,痒。”

妻子居然真的在撒娇。

“你老婆给你生了几个孩子?”

“俩儿子一闺女,俩儿子没出息,现在帮我一起跑业务,小闺女上大学了,指望她出来吃公家饭,捧铁饭碗。”

“其实吃公家饭有什么好的,也就固定那点钱,还不如进个大公司有发展。”

“是是是,你说的有道理。”

“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吗?”

“呃~~你咋问这个呀,呵呵。”

“看来是有的。”

“哈哈,咱们那儿像我这样有俩钱的谁不找个小三啊,不然别的老板看不起你。”

“哼,男人。”

我打了个喷嚏,仿佛这句话是在骂我。

“我那相好比我闺女也就大不了几岁,应该跟你差不多大,那小模样在我们那儿也算俊俏,可是跟你比就不成了,我昨天看见你都看傻了。”

“你相好多大?”

“她今年24,跟了我快两年了,是不是跟你差不多大?”

“呵呵,你猜我几岁?”

“你?也就二十四五,咋的?猜小了?不能啊,再大绝对不超过26。”

“我虚岁都快三十了。”

“啥?!你开玩笑呢?美女你老家哪儿的?”

“我上海人啊。”

“哎呀,怪不得,大城市的城里姑娘哪能跟我们那儿比,是我老糊涂了。”

这老男人别看满嘴粗话,但是说话很会捧人,才一会功夫,妻子对他说话的口气越来越温柔,显然对他的好感度已经上升不少了。

“美女。”

“嗯?”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