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秘密 (5-6) 作者:39792ok

.

【晚上的秘密】

作者:39792ok2020年8月25首发于sis001

. 第五章消失的妈妈

第二天一家又恢复了正常,该干嘛干嘛了。

我心里却平静不下来,虽说昨晚的猜测符合逻辑,但是太惊世骇俗了,让人不敢相信是真的像做梦一样,虽然是个美妙的春梦,但我却很害怕美梦破碎掉。

所以中午在看到妈妈洗衣服的时候,我就想找个方法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看看白天妈妈有没有可能也变成光屁股的大肥屄。

那么怎么试探呢?直接伸进妈妈衣领摸妈妈大奶子,还是找机会碰到肥屄啊,这两个太危险而且不现实,哪个妈妈会脱光了让儿子随便摸啊,但是妈妈穿着衣服奶子和屁股跟儿子偶尔碰触一下,好像现实也没事,没有试探效果,所以说点妈妈的脏话会相对安全一点。

于是我就朝妈妈走过去:“妈您洗衣服呢,真是辛苦了啊,我帮你接水啊”

妈妈瞥了我一眼:“呦~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知道妈妈辛苦了,干什么?想要钱啊,还是你又犯什么错误了”

我:“我没有啊,只是觉得妈妈很辛苦,只是觉得自己太不让您省心,小时候估计更是缠着妈妈,带着我干活您当时肯定更辛苦啊”

妈妈:“你还知道啊,你小时候黏得很,恨不得贴在妈妈身边,烦的我不行……,咱家又穷没什么好东西,所以你吃的母乳断奶晚点,天天带着你做什么都不方便,晚上睡觉隔段时间就要喂奶也睡不好……”

妈妈还在讲述着过去,而我听到妈妈说做什么都不方便时,别的事情方不方便我不知道,爸爸的黑鸡巴肏妈妈的肥屄肯定没以前方便了,因为有我这个电灯泡在那戳着。

引导妈妈说到了喂奶,机会来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我的想法就是随便聊几句,扯到喂奶上,这样说一些奶子的话题不会太突兀。

如果试探直接说骚屄肥屄的话,第一是找不到话头,试问谁能跟自己的妈妈随便闲聊,聊到妈妈的肥屄上啊?强硬的往骚屄话头上靠?那简直就是找死,哪怕只说个文明点阴道、外阴、阴唇、阴户都不行。

说肥屁股大白屁股?那也是不想活了,但是直接说屁股又没有试探效果的,因为在平常生活中也会说屁股,比如说:你屁股(裤子)上有点灰尘,坐的时间久屁股不舒服,你屁股欠揍了吧等等,也就是说用屁股这个词试探等于没有试探,说妈妈你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还是算了吧我还想多活两年。

那就是只有最后一个了肥奶子了,它的称呼在我们这有这么几个:胸、乳房、咪咪、奶子。

第一个胸没有什么特别含义,也不含色情因素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称呼,没什么意义所以排除,虽然和别的女人说胸好像也不合适,但那是因为这个部位本来就敏感,胸这个字本身不脏。

第二个乳房来自于教育,是个学名来自于书本里,现实口语这么叫会很尴尬,我们这几乎没人这么叫,所以也排除。

第三个咪咪的地位有些微妙,如果是单纯夫妻之间就有点色情元素,但是母子之间这么称呼好像又没问题,就好比:老婆你的咪咪好大啊,老婆喂儿子吃咪咪了,有儿子和没儿子情况就不太一样。

第四个奶子就是完全粗俗的话语,当然了再粗俗也比说肥屄和大白屁股好点,相对来说没那么过分就是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可以先拿咪咪试一下,然后再上奶子,毕竟安全第一啊。

我:“是吗,我吃妈妈的咪咪那么长时间啊,我都没印象啊”

妈妈仿佛陷入回忆:“你小时候皮的跟个猴似的,有时候不吃咪咪就睡不着,再说你那时候多大啊,没印象很正常,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啊”,然后温柔的看着我。

好像没事啊,也对孩子对妈妈说吃咪咪本来就不是什么太出格的话,可能是我做贼心虚了,现在就看下面奶子的表现了了。

我:“这不能怪我啊,小孩喜欢咬着妈妈的……奶子睡觉也很正……”

啪——的一声,一件湿衣服甩在了我身上。

妈妈立刻变脸愤怒到:“你乱七八糟的话都跟谁学的啊,什么奶子的那是你该说的话吗?小小年纪不学好,你是要当小流氓啊杨阳~ ”

然后好像很不解气,随手拿了几个衣架啪——的抽在我屁股上,抽的我生疼。

妈妈嘲讽道:“你不是觉得我辛苦吗,行这些衣服留给你了先泡着,下午放学你来洗”

说完把衣架扔我身上回厨房了,我愣在原地屁股生疼,身上滴着水好不狼狈,好像搞砸了啊。

下午放学后爸爸也回来了,了解事情原委后说道:“哈哈叫你小子口无遮拦,有这么跟妈妈说话的吗,叫你洗衣服也不亏,洗的认真点儿可别随便涮一下糊弄人啊”

哎~ 凡事都有代价,至少我现在知道了白天肥屄母狗是不存在的,只有个妈妈,厉害的让人害怕妈妈。

吃完晚饭就去洗衣服,如果单纯是几件衣服问题不大,但是有几条被单、被面的大物件手洗很难洗,我又不知道什么技巧,还不能糊弄所以一直忙活到八点半。

进屋发现爸妈在看电视,两个人满脸笑容的聊着无聊的剧情,好像我的事情没事了,妈妈看到我随意问了句。

妈妈:“洗完了啊,也让你长个记性,记住了啊以后别胡说八道了,赶紧去睡吧”

爸爸:“对对对,今天我们狗蛋干了大活了早点睡”

进入卧室后,我自己主动又回到了小床上,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这张小床给我的安全感,而不是爸妈床上的不真实感。

不一会儿爸妈关了电视也进卧室了,看到我主动回到小床也没说什么,床幔拉开着,两个人没脱光穿的睡衣,床头灯开着,证明没节目。

看着父母穿着睡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什么,突然感觉我自己一直很被动,都是父母在主导,根据前边的理论应该是我主导才对啊,白天那个是典型的时间地点错误,想象一下啊万一来邻居或者外人了了,看到一个儿子和妈妈在那奶子来奶子去的这像话吗?

所以现在才是正确的的时间和地点,需要再来一次来验证自己的想法,但是失败了怎么办,我看着我勃起的鸡巴,它曾经在妈妈的肥屄里进进出出过,它现在就是我的勇气,虽然我推测出能长期维持肏肥屄的情况,但那只是分析而已。

回忆着昨晚肏妈妈肥屄的感觉,终于鼓起勇气走到爸妈床边。

妈妈看了我一眼:“怎么了有事啊”

我:“是……关于今天洗衣服的事”

妈妈有些生气:“怎么觉得自己太冤枉了?不服气啊,这么晚了不睡是不是还想洗衣服啊”

我:“我说的不是关于中午洗衣服的事”

妈妈:“不是中午洗衣服的事儿?,现在还有什么衣服的事儿?”

这时候我有些激动,这是我自己第一次自己控制局面,前几次要么只是偷看,要么是爸妈搞的鬼,包括晚上有没有节目也是他们决定的,现在要为自己的性福博一次。

我鼓起勇气堆妈妈道:“我想用妈妈的大肥屄清洗一下我的大鸡巴,顺便给我们家的肥田松松土,省的荒了是吧爸爸”

最后一句是对爸爸说的,毕竟爸爸是绕不过去的。

爸妈愣住了,心想儿子在说什么啊,昨晚那是意外,今天怎么还来啊,直接大骂一顿呵斥回去?以什么理由呢,你不能肏你亲妈妈这个理由?

不行昨晚已经说了那个肥屄不是她妈妈,假如今晚以这是你亲妈妈不能乱伦为由拒绝,就相当于否定掉了昨晚的身份剥离,就坐实了母子乱伦,一个是肏骚屄母狗但没乱伦,一个是母子之间子蒸母,爸爸觉得自己面前出现了两个像妈妈的女人,一个浑身赤裸,一个衣着正常,当赤裸的儿子挺着鸡巴出现,两个女的谁更能适应的活下去呢?

儿子肏了亲妈妈,一个平时高高在上的母亲,变过一次儿子胯下的母狗,一次只要有一次就回不了头了,所以……,这个肥屄肥田和我老婆没关系,也不能是儿子妈妈,只是个肥屄肥田母狗,还是个导儿子向善的工具。

空气很安静不知过了多久,但这这种安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好消息,只要没直接骂我或者打我都是好消息,也在我意料之中。

然后爸爸又漏出淫荡的笑容:“儿子你也要注意点啊,这大肥屄可厉害了,弄不好把你吸干,你还小肏屄要节制啊,……。算了今天满足你一次下不为例啊”

太好了成了。

妈妈好像知道了该怎么做,就躺下不动了。

爸爸:“要不要爸爸帮忙把这肥屄的衣服脱了?”

我:“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好不容易有机会亲手脱掉妈妈的衣服,我怎么会让给爸爸。

从刚开始的鸡巴肥屄之类话开始,妈妈就一直脸色通红的不敢看我,把一个衣服的美女扒成赤裸白羊别提多刺激了,更何况这个美女还是自己亲妈。

没什么抚摸或者话语,一颗一颗解开扣子,里面没穿奶罩,白嫩的乳房和腹部慢慢展现出来,脱妈妈裤子内裤的时候,妈妈还很配合的把大白屁股抬起来,这个过程我兴奋也不全是源于色情欲望,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

很快那个肥屄妈妈就又回来了,妈妈赤裸的躺在床上大腿分开,我用鸡巴在妈妈的肥屄阴唇上前后摩擦着并没有进入,一手一个大白奶子慢条斯理的揉捏着。

这时候爸爸突然看到我屁股上被衣架抽的痕迹:“狗蛋啊,你屁股怎么回事啊谁打的啊,这红印都肿了”

爸爸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感觉屁股一阵阵的火辣辣疼,我看着妈妈说道:“还能是谁啊,中午的时候被这个骚……呃……被妈妈拿衣架打的”,爸爸只知道大概过程,打儿子屁股这对于妈妈来说只是小事,没必要说跟爸爸说。

爸爸在我轻轻摸了几下伤痕道:“你妈下手也真够狠的啊”

嘶————有点疼:“是啊,我还是他亲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捡的”,我心里越想越气,就松开白奶子,照着妈妈的大白屁股啪啪啪打了几下,妈妈则是面色通红哼哼唧唧的。

爸爸这时候先是不解,然后露出笑容打趣道:“儿子用不用老爸给你拿个衣架啊”

我本想下意识的同意,但看到妈妈的大白屁股又白又嫩,摸上去柔软光滑有弹性,这么好的屁股打坏了怎么办,就又心软了。

爸爸好像看出了我在想什么:“这么白嫩的屁股蛋子确实不舍得打,就用你的鸡巴使劲打她的肥屄,这个肥屄肏不坏的”

慢慢的妈妈的骚屄开始流水了,我用手指揉掐着奶头:“骚屄你这奶子真大啊,奶子头也大,你儿子小时候真幸福嫉妒死我了,我也要吃奶,我吃你上边的奶,你下边的肥屄吃我的鸡巴,你个骚屄”

说着顺势把鸡巴送进妈妈的肥屄里,一手揉着奶子,一手打着妈妈的肥屁股:“叫你打我屁股,还敢不敢打了啊”

妈妈:“大肥屄……再也不打儿子了,以后儿子用鸡巴打妈妈的肥屄,打妈妈屁股嗯……嗯……”

我边捏奶子边说道:“长个大肥奶子还不让人说了,别人不说你这大白奶子就不存在了,就不能对你儿子好点吗啊?”说着我就上嘴,在奶头上舔咬。

妈妈:“我……对我儿子很好啊……,我的屄都让儿子肏了,大奶子随便吃随便摸,还有比这更好的妈妈?嗯……”

我:“还敢顶嘴你个骚屄”

然后我整个人趴在妈妈身上快速抽查,妈妈的身上很软活很舒服,我紧紧的抱住想和妈妈融为一体,两人不再说话,气氛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我和爸爸粗重的呼吸,妈妈的叫床声,和啪啪啪的声音再加上一些虫鸣,似乎一切都很和谐美好。

在妈妈的肥屄里射精后舒服的不行,但我猛然想起一个问题:“我射在妈妈的屄里,妈妈不会怀孕吧?”

爸爸哈哈笑道:“你小子才想起来啊,肏你妈的时候不管不顾,现在想起来了,放心吧计划生育的人可不是吃干饭的”

虽然我不太懂,但是看爸爸的意思应该不会怀孕。

然后就是老规矩妈妈下床洗,爸爸把他那边的床幔放了下来,骚肥屄时间结束。

妈妈洗完后上身披个睡衣,下身穿个内裤,因为大白屁股太大,内裤并没有完全遮住屁股,还能看到刚才我打的手印,整体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

看到我盯着妈妈屁股看妈妈嘲讽道:“看什么看啊,你屁股又痒了是吧,我中午打的太轻了?”

我害怕的妈妈又回来了,然后下床去清洗准备睡觉,突然感觉不对啊,现在还是在卧室,还是在晚上,父母说变回来就变回来的了,卧室和晚上的必要条件还在,那么……。

我走到妈妈啪的一声拍在妈妈打屁股上:“骚屄谁屁股痒了,你的肥屄刚才还和我的鸡巴你侬我侬的,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还中午打我,中午打我的是我妈,你这个骚肥屄也配啊”,说着还把妈妈内裤中间的布挑到一边,在那个坟起的阴户上狠狠揉捏了一把。

这时候我发现爸爸傻了,妈妈也傻了,他们大概没预料到这一幕,因为他们已经默认回归正常了,应该睡觉了,但仔细一想还是晚上卧室问题好像也不大,前边都接受了,再说还是一家人在卧室里。

我知道现在主要是要跟爸爸沟通,因为妈妈在骚屄状态下很少沟通,或者说很少沟通跟她肥屄奶子肥屁股无关的事。

我:“爸~ 让这个肥屄把我鸡巴清理一下,肥屄的身体抱着真的很舒服,我抱着睡觉可以吗?”

爸爸表情有些怪异:“呃……骚肥屄也是要睡觉的,但你要抱着你妈妈睡我个人同意,但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不建议你这么做,而且你很有可能会后悔的”

后悔?吓唬我呢吧,抱着个大美女睡谁会后悔啊,轻轻揉着妈妈奶子说:“来肥屄去客厅沙发上帮我清理鸡巴”

妈妈脸色微变,雪白的大奶子蹭着我胳膊道:“大肥屄在这里给你清理不好吗,我们不去客厅好不好嘛?”

爸爸急忙道:“儿子别……”,根据自己对妻子的了解,夫妻晚上肏屄各种什么儿子妈妈、女儿爸爸、公公儿媳的胡说八道,但是白天出了卧室是绝口不提的,也就是在卧室很开放,一出去就很矜持害羞,儿子却让妻子去客厅……。

我啪在妈妈屁股上拍了一下:“你个骚屄还敢顶嘴,跟我走”,妈妈没再说什么跟我走了,因为她再不走,可能我就会对肥奶和骚屄做出不太好的事情,比如捏着妈妈奶子头拉着妈妈屄毛让他跟我走。

还没碰到卧室和客厅的隔帘,就听到爸爸丁零当啷翻箱倒柜的声音,我看过去发现是爸爸找了一些消毒药水和棉签,爸爸找这些干什么?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危险:“那什么啊……,在卧室也行”。

于是妈妈在卧室用手给我清洗完毕后,两人就一起回到大床上。

抱着妈妈睡太舒服了,白嫩嫩柔软的大屁股肥奶子太爽了,兴奋的不行,在妈妈光滑的身躯上摸来摸去,我好像感受到了爸爸的新婚之夜啊,但紧接着意想不到的问题就来了,我抱着赤裸的妈妈根本睡不着啊,试想抱着个赤裸的大美女,还是自己亲妈妈这谁睡得着啊。

想解决问题也简单,第一抱着妈妈的大白屁股对着肥屄肏个爽,彻底爽透,爽完自然就好好睡觉了,第二个就是跟妈妈分开去小床上上睡。

我肯定是想选第一个的,但从爸妈角度来看不希望我肏屄次数太频繁对身体不好,就像爸爸常说的:这肥屄别把我儿子给吸干了,还有今晚开头说的:下不为例。

这就让人很纠结了,哎……算了以后机会多得是,细水长流不一定要拘泥于现在,惹的爸妈不高兴。

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妈妈的大屁股,就离开了大床,回到了我的小床,小床发出了久违的吱吱呀呀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声音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

突然大床传来妈妈的声音:“想玩大肥屄不要急于一时,以后时间长着呢,没有个好习惯身体熬坏了,以后怎么抱着妈妈的大屁股肏屄呢”

这是妈妈少有的在骚屄状态下的正经话,而不是肥屄被肏时候的胡说八道,这个时候更有妈妈的感觉,我看向大床无意间看到了爸爸拿出来的药水和棉签,回想起刚才的事,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屁股也不用上药啊,刚才怎么回事?

按照正常逻辑来说,爸爸把这些药拿出来证明有人受伤了或者将要受伤了,爸爸他自己?显然不是,妈妈吗?妈妈当时跟我在一起啊,我也会保护妈妈的也不对,我?我和妈妈在一起捏妈妈奶子,玩妈妈肥屄也应该没事啊,那问题出在哪?再说现在药放在桌子上也没人用啊,证明爸爸预想中的受伤事件没有出现。

又回想一遍发现问题在哪了,刚才因为看到药品觉得气氛不对劲儿没进客厅,也就是说出现的问题是我和客厅,妈妈这个肥屄状态范围只在卧室,一旦到了客厅就会变回正常妈妈,一个男孩鸡巴挺着上面沾着妈妈的淫水,一只手还在玩着妈妈的肥屄,在这种情况下以妈妈的脾气……,我不敢想下去了,这种情况下我需要一些药物就很合理了,别说药物了夹板轮椅我觉得都不过分。

至于为什么是我和客厅,前边还有个我,原因更简单了,爸妈两个人可是有XX人民共和国正式的合法肏屄证的(不懂肏屄证是什么的,就找个结过婚的人问一下),这光明正大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是爸妈两个人去客厅就完全没问题,而母子两个人就不行。

所以真正的妈妈一直都在客厅,或者说一件叫“妈妈”的外衣一直在客厅,而卧室里只有一个扒掉妈妈这层外衣的骚肥逼,或者说去掉外在的东西回归成一个赤裸纯粹的女人,不仅是身体上的赤裸也是心理上的赤裸,只有这样才能坦然的和丈夫儿子肏屄,但人在社会上生存是不能赤裸裸的需要穿衣服保护自己,所以每天早上一个肥屄从卧室走到客厅,穿上了一件名为妈妈的衣服,以一个光鲜亮丽的外表开始一天的生活。

妈妈需要那件外衣,或者说那是最后的尊严,对现实伦理压力和母子性交之间的妥协,是活下去的勇气。

甚至也是爸爸的支撑,家庭不破碎的粘合剂,也是这个怪异潜规则能运行下去的前提。

可笑的是我今天中午居然我想把妈妈心理上的衣服扒下来,怪不得会有剧烈反弹,退一步假如我真一点一点成功了,弄不好妈妈会痛苦的没脸活下去而自杀,也就是把爸爸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局面搞砸,这个家就真完了。

那为什么不是我和爸爸剥离身份而是妈妈,变成一个普通人绕过乱伦?

这会出现另外的问题,那就相当于妈妈和其他不相关的男人肏屄了,虽然那个男人是我和爸爸,但是就相当于出轨了,绿帽、绿母让人更难接受更痛苦,哎……好复杂啊。

儿子丈夫失身于陌生女人就不算出轨了?当然是出轨,但现在社会对这个容忍度更高,男女肏屄普遍认为男性占便宜,女性吃亏,再想想我们国骂是什么——肏你妈,假如一个女的骂——肏你爸,我还真说不上来谁吃亏了。

自己的妈妈(妻子)被人肏了大肥屄,自己的丈夫(儿子)的大鸡巴肏了个肥屄,选哪个不言而喻。

而且第一个选项很危险,有着向真正的绿帽、绿母发展的苗头,所以必然、绝对、一定不能选。

好烦啊肏个妈妈的肥屄,弄的这么复杂跟破案一样,还要逻辑推理,不应该软磨硬泡发动亲情攻势……,一想到妈妈的厉害样子还是算了吧,弄不好把自己给攻略残疾了,不想了还是睡觉吧。

. 第六章 无效的肏屄证

因为要好好学习,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这几天因为我表现好,虽然不能肏妈妈的肥屄,但是其他的肥奶子、大白嫩屁股福利还是有的。

中午放学的时候,看到在我们街口,赵婶拉着他儿子,也就是我朋友小钟在训斥,把电线杆上的一张黄纸揭下来揉作一团扔在了路边,然后骂骂咧咧的拉着小钟回家了。

我有些好奇,什么东西啊,小钟在墙上乱写乱画了?,不会吧他一直是个老实孩子。

我们这小孩有时候会在墙上写一写乱七八糟的,比如说:XXX我爱你,XXX我草(肏这字不知道)你妈,XXX吃屎喝尿之类的。

我走近一看墙面上好像也没什么啊,一般墙上的话也不会写在街口这种太暴露的地方,其实也是怕大人发现,所以大部分写在没什么人去的地方,那估计就是那张黄纸了。

虽然街口人流多,但是农村能有几个人啊,所以我趁着周围没人的时候,偷偷的把黄纸捡起来,打开看看怎么回事。

只见黄纸上用毛笔写了几句话。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夜哭郎。

过路君子念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亮。

没什么特别的,应该是谁家小孩晚上哭地厉害,就写了这些话贴在了路口的电线杆子上,在我们村贴这个也没什么事,但问题是毛笔字旁边,有个用圆珠笔写的改版顺口溜就很不和谐了,怪不得赵婶刚才不让小钟看训斥他,改编的内容极其露骨。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骚屄娘。

大白奶子全都有,

肥屄屁股夹儿郎。

儿子大屌肏娘屄,

气的老爹要归西。

路人君子念一遍,

儿子肏娘屄变现。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心虚,好像在说我家,又好像不是,我应经肏了妈妈的肥屄,已经变现了,不用别人来念,再说我爸也没有气的要死,我又很喜欢里面两句,大白奶子全都有,肥屄屁股夹儿郎……

看完就扔了,黄纸这东西自己带回家不太好。

回到家之后,妈妈又给我量了一次体温,是三十七度一,没事了体温降下来了,而且感觉头晕、恶心、注意力之类的症状全没了,妈妈激动地说道:“老中医的药科真灵啊,我们狗蛋好了”

我面色古怪的说道:“是啊,虽然医生厉害,但还是离不开妈妈辛苦的贴身——照顾”

结果妈妈对我说道:“你个不孝子还知道我辛苦啊?你只要好好学习……”,接着长篇大论的唠叨。

妈妈:“对了你爷爷回来了,听说你病了来看看”

我爷爷叫杨圣石,今年六十五岁,胖乎乎的一个老头,理个光头但是却留了一脸的络腮胡,奶奶去世的早,我都没见过奶奶,只有我爸这一个儿子,自己一个人住在村中间的老土坯房。

这次是老伙计有事帮忙去了,走了快一个月了,今天刚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爷爷笑嘻嘻的从厨房出来:“娟儿怎么回事儿,狗蛋怎么样了”

妈妈说道:“爸没事儿,就是有点发烧已经好了”

爷爷高兴的说:“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啊,狗蛋爷爷给你打了一只野兔,让你妈做给你吃”

我印象里早期爷爷是有打猎用的枪,可能后来被收走了,于是自己做陷阱下套抓野兔。

嗯去厨房看看那只兔子,我和爷爷一边走一边说,听爷爷给我讲他打猎的事,怎么做陷阱怎么下套。

刚到厨房门口就看到妈妈弯着腰不知道在干什么,因为今天穿了条牛仔裤,所以就看到一个又大又圆的大屁股对着门口,甚至依稀能看到内裤的痕迹,我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别说穿着裤子了,就是光着屁股我都见过,爷爷就不一样了。

刚到厨房就看到一个圆溜溜的大屁股对着自己,是儿媳妇的屁股,因为绷得紧好像还有内裤的痕迹,自己的老伙计腾地一下抬头了,赶紧看向别处转移注意力。

因为爷爷本身胖胖的,肚子也大裤子宽松,所以稍微弯个腰就把老伙计掩盖住了。

妈妈好像意识到后面有人:“爸您不用来帮忙……,狗蛋你堵门口干嘛”

我:“我想看妈妈怎么处理兔子的”

妈妈:“血里呼啦的,有什么好看的,要不你去客厅陪着你爷爷看电视”

我:“哦~ ”,有时候想帮忙,妈妈却觉得我碍事。

然后跟爷爷一块去客厅,爷爷站那里不动还好,一转身走路,爷爷那勃起的鸡巴就暴露了,虽然不太明显,但鼓起的裤裆还是能看出来。

爷爷好像有点尴尬没说话,其实我想了一下也没什么,爷爷既不是太监或者同性恋,见到女人稍微有点反应很正常啊,如果仅仅是想一下就是犯罪,那全世界的男性都应该以强奸罪枪毙。

到了客厅借着电视的话题,很快这件尴尬的事就过去了。

因为时间来不及兔子肉只能等晚上才能吃,中午吃完饭我就上学去了。

下午回来已进家门,就闻到一股兔肉的香味:“好香啊,妈妈的厨艺越来越厉害了”

妈妈盛着饭一边笑骂道:“就你小嘴甜,赶紧洗手吃饭”

我:“我这是实话实说呀”

爸爸笑着说:“马屁拍的不错啊”,一边摆放着碗筷。

爷爷是不用动手的,等着吃就好了。

一顿温馨的家庭晚餐完毕,爸爸把爷爷送回老家,我却在想别的,今晚的兔肉算肉菜的,今晚会不会有春宫表演节目。

爸爸回来后也不知道在杂物间忙活什么,妈妈也像往常一样收拾厨房,不同于以前忙完后没看电视,直接进了卧室,以我的经验应该是夫妻俩躺着谈心。

我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听着卧室动静,好像没肏屄啊,过了一会儿我是传来一阵对话。

爸爸:“我想让咱爸搬上来住,他一个人在老家既不安全又不方便”

妈妈:“可是爸的倔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会同意吗”

爸爸:“哎~ 爸念旧不愿理离开老房子,可是老家已经的房子已经快变成危房了”

妈妈:“是啊,太危险了”

爸爸:……

还真是在聊家常啊,是我想多了,不过我随手撩起隔帘一看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

妈妈双腿张开赤裸的躺在床上,爸爸双手在妈妈两个肥奶上轻轻揉着,大黑鸡巴也在妈妈的肥屄里慢慢的进慢慢的出很轻柔,所以没有啪啪啪的声音。

也没什么脏话叫床声很和谐,这可能是最接近白天爸妈的状态,虽然爸妈不在乎我看到,但我知道我一进去,现在这个妈妈就没了,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大白奶子全都有,肥屄屁股夹儿郎,结合画面这两句顺口溜好像又出现在脑海里。

我就走进卧室:“好哇爸爸,你尽然偷偷的跟妈妈肏屄”

爸爸看着一脸不服道:“什么叫偷偷的啊,这是我老婆想肏就肏,怎么嫉妒了,要不上来一块来”

呃……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没跟爸爸一起玩过妈妈,要么是我在围观,要么是爸爸在围观,要幺爸爸抱着妈妈的白嫩屁股帮助我操肥屄,可是妈妈的肥屄只有一个啊。

爸爸:“这样吧,你去肏你妈的嘴,我肏你妈的屄”

怎么听着像骂人,虽然有人爱好口交,但我就喜欢妈妈的大肥屄:“我要大肥屄,爸爸你去肏妈妈的嘴”

爸爸:“你小子要反了天了,我肏你妈的屄天经地义,再说你妈妈的肥屄又不是不让你玩,只是父子一块的时候你去肏你妈的嘴”(没有菊花概念)

妈妈笑道:“别吵了,要不你们父子俩来个辩论,谁讲的有道理谁就来肏我的肥屄”

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爸爸也同意了,毕竟爸爸感觉自己身为丈夫优势很大,但他却没想过我为什么那么快同意,或者说即使我有后招,爸爸也认为自己这个正牌老公也不会败。

爸爸:“我先来,我和这个骚屄有结婚证,国家承认的可以合法肏屄你有吗?”

我:“哦?是吗,你结婚证上写着你可以和这个肥屄肏屄了?”

爸爸:“呃……没有写,但这是大家默认的啊,有结婚证才能合法肏屄啊”

我:“默认?谁默认了?要不你上街找几对夫妻问问,你们的结婚证上写着夫妻肏屄的事吗?还是婚姻法上写关于肏屄的事了?”,其实我是不懂的,但是我知道肏屄这俩字,结婚证和婚姻法上绝对不会写的。

爸爸:“可是……”,这怎么问啊,问别的夫妻肏屄的问题?这不找打吗,平时最多调侃一下交公粮之类的。

我:“结婚证和婚姻法都没写,又不存在什么默认,要不然直接叫肏屄证和肏屄法多好,它叫结婚证并不能证明这个肥屄是你的”

爸爸:“可是结婚证能证明我们是合法夫妻啊,夫妻在一起就是可以肏屄的啊”,爸爸好像有些急躁。

我:“谁跟你说结婚证等于肏屄的?按照你的理论控制了民政局办证的系统,想肏谁肏谁是吧?,你没见过新闻上说的莫名其妙的结过好几次婚,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隔空肏屄啊?”

爸爸:“这……”

我说着整个手揉捏着妈妈的馒头肥屄:“要不这样吧,你明天在这个肥屄上写个自己的名字,然后去民政局,让人家在写有你名字的肥屄上盖个章,那我就承认这个肥屄是你专属的”

爸爸:“可……,可是这只能说明骚屄不属于我,但也不是你的啊,这骚屄上也没写你的名字啊”

我:“是吗?既然结婚证不能证明肥屄属于你,咱俩公平竞争,我也放弃儿子身份”

爸爸:“不行,别想忽悠我啊,放弃儿子身份你和你妈就不是乱伦了,你就有优势了”

我:“这算什么优势啊,再说乱伦的问题,你怎么就知道别人的家庭,儿子没肏过妈妈,人家母子肏屄的时候还要大声嚷嚷告诉别人?还是说人家每晚肏屄的时候你趴窗户看过?确认只是夫妻肏屄儿子没参与?”

爸爸:“即使我没见过,这种事也不会发生的”

我:“在一个家庭里儿子有鸡巴,妈妈有骚屄,只要有这两个必要条件就够了,好比是一个多面体骰子,其他所有面全是六,只有一面是一,摇到一的几率非常小,但是你放下骰盅没打开看到之前,谁也不能说那百分之百就是六”

爸爸:“……”

我:“行~ 保留儿子身份,保留儿子身份我能不能肏到妈妈的肥屄我不知道,但一个屋子一张床睡觉不难,你的结婚证失去效果,你就是个陌生男人,还是你觉得妈妈会跟一个陌生男人出轨?到时候你大门恐怕都进不来,这种情况下你觉得谁赢了?”

爸爸:“……那就双方公平竞争”

我:“好的,现在情况是这样的一个陌生的男人和一个儿子……”

爸爸:“不是说公平吗,怎么你还是儿子啊”

我:“你跟妈妈离婚了就不陌生人不是吗,甚至一见面就吵架,我跟妈妈断绝关系双方还是血脉相连的,为了公平这里的儿子和妈妈没有任何亲情,只是知道是自己亲儿子,这样公平吧”

爸爸:“……行”

我:“假如一个女的要和一个男的共处一夜,陌生男人和陌生的亲儿子她会选谁”

爸爸:“……会选儿子”

我:“共睡一张床会选谁呢?”

爸爸:“……还是儿子”

我:“我曾经跟她又不分你我在一起,同生共死同甘共苦十个月,你有过么?我从小抱着她的大肥奶子,吃着他的奶长大的你是吗?”

爸爸沮丧到:“我只是照顾,肯定不能跟她一起感受,他的奶子我也没……,不对啊当时你还小,你妈妈奶子里的奶还是我帮忙吸出来的”

我草说错话了,赶紧补上:“你现在是陌生男人啊,你见过陌生男人去吸别人老婆的奶子里的奶的?”

爸爸:“没有……”

我:“所以谁才碰到妈妈的手”

爸爸:“儿子”

我:“谁才能碰到妈妈的脸”

爸爸:“儿子”

……

我:“谁才能碰到妈妈的奶子”

爸爸:“儿子……”

我:“谁才能肏到妈妈的肥屄”

爸爸:“儿子”

我对妈妈笑着说道:“好的对方已经认输了,由我来肏妈妈的肥屄”

妈妈在鼓掌:“儿子你这小嘴的挺能说啊”

爸爸看上去有些失落颓废,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看来得做点什么。

我:“爸……我再怎么蹦跶,没有你当年用你的鸡巴,肏妈妈的肥屄哪来的我啊”

爸爸突然反应过来了笑骂道:“你想小子花花肠子挺多啊,不亏是我肏出来的,最后那个问题肏妈妈的应该是爸爸,被你小子忽悠说是儿子,不过愿赌服输,你肏肥屄吧”

然后妈妈自觉地撅着屁股趴在床上,让我想起了今天在厨房的那一幕,不过一个是穿着衣服,现在是整个白嫩屁股和火红的骚屄都暴露出来。

两只手抓揉着肥嫩的屁股,脑袋扎在妈妈两腿中间,舌头顺着阴唇从下往上舔一直到阴蒂,一次又一次越舔越深。

这时候正在捏着妈妈奶子享受口交的爸爸:“儿子别舔了,我刚在你妈的肥屄里射过精还没洗过,别舔了”

这绝对是报复,怎么早不说啊。

我:“没事就当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同乐了”

舔了一会儿,妈妈的鲜红骚逼中间,有一点粉红色开始一开一合喷出一股热气和淫靡的气息,好像要咬人,又好像一些嫩肉在向外蠕动,没一会儿很多白浊的液体应该是爸爸的精液。

妈妈应该早就等不及了,只是嘴没空,吃着爸爸的大鸡巴呢,要不然早就乱喊乱叫了。

突然我有个刺激的想法。

我嘿嘿笑道:“要不爸爸您扶着我鸡巴肏进妈妈肥屄,也算是老同志扶新同志上马了”

爸爸看了我一眼,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拔出来,到我身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分开妈妈的肥屄:“就你花花肠子多,行来吧小同志,此去肏屄一事祝你一路顺利”

然后扶着我的鸡巴,等龟头进入阴道后,使劲的推了一下我的屁股,咕叽——肏进了妈妈的肥屄,爸爸也回到了原位,把鸡巴插进妈妈小嘴里。

说实话想选妈妈的肥屄,除了对妈妈生殖器的迷恋,有很大一部分是这个软和的大白屁股,肥屄给我的鸡巴按摩,大白屁股给我全身按摩,捏上去像一个光滑的水袋子,但好像更有弹性,永远都不会腻。

鸡巴每次肏进肥屄里都感觉妈妈里边着火了一样火热,抽出的时候又有很多嫩肉包裹着,好像舍不得我的鸡巴走。

自己的大腿也紧贴着妈妈圆润光滑的大腿,恨不得整个人贴在妈妈身上。

忽然抬头看到了爸爸,他也在看着我,我的手下意识的像揉面一样抓着妈妈的屁股。

爸爸觉得我在挑衅,像示威一样也不柔大肥奶子了,而是用手指掐捻着妈妈的奶头,我甚至能感觉到妈妈身体随着爸爸的手一阵阵的抖动。

我则是加快速度,撞着妈妈柔软的屁股啪啪啪……,撞得妈妈大肥屁股一阵阵的雪白波浪,我能放开手脚操屄你能吗?

然后我就看到,爸爸拉着妈妈的头发,妈妈是披肩发,爸爸在妈妈头部两边一手抓一把,像骑摩托车一样控制着妈妈的头。

那我怎么办?也没什么好抓得了,低头看着大白屁股,看到了自己和妈妈的阴毛,有了。

我的手从妈妈大腿前绕过,一手抓住妈妈小腹的屄毛,轻轻的向下拉,示意妈妈白嫩的腰放低一点,大白屁股撅高一点。

这个时候妈妈好像一分为二,上半身是爸爸的,下半身是我的互不干扰。

看着妈妈的屁股,想起了几天中午的顺口溜。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骚屄娘。

大白奶子全都有,

肥屄屁股夹儿郎。

儿子大屌肏娘屄,

气的老爹要归西。

路人君子念一遍,

儿子肏娘屄变现。

特别是肥屄屁股夹儿郎,这句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回荡。

一说起屁股我就想起今天中午的事,啪的一声打在妈妈白嫩的屁股上:“你这骚肥屄,今天中午怎么用你的大白屁股勾引我爷爷啊?你个骚货”

但是妈妈的嘴忙着呢,没法回答。

反而是爸爸,听到我说妈妈用大白屁股勾引爷爷,身体一震双手紧紧抱着妈妈的脑袋一阵颤抖,居然刺激的射精了。

射完后激动的问我:“你说你妈……你说这个肥屄今天中午光着大白屁股勾引你爷爷?”

虽然晚上喊妈妈基本是,默认我认这个肥屄当的干妈,跟白天的不是一个人,直接说老婆或者我妈是没问题的,但这些日子不管晚上怎么闹腾,白天是不受污染的,但我说的事情却让爸爸不敢称呼妈妈为老婆或者说我妈了。

然后对看到妈妈把精液咽了下去问道:“骚屄,你中午光着大屁股勾引我儿子爷爷了?”

妈妈也有些莫名其貌:“我今……你老婆那牛仔裤今天一天除了去厕所,就没脱下来过啊”

这时爸爸看向我,我好像说错话了尴尬笑道:“其实这肥屄中午没光屁股,只是在厨房低头撅着大屁股在洗菜洗肉,我和爷爷刚到门口,就看到这个大屁股对着我们,给爷爷的鸡巴直接看硬了,现在肏着大白屁股所以随口就说了大白屁股嘿` 嘿~ ”

这时候爸爸舒了口气:“你小子能把人吓死,我就说嘛,你妈妈这见不得光的骚逼敢去勾引你爷爷啊”

我天真好奇的问道:“这不是咱家的宝贝肥屄肥田吗,爷爷没耕过这肥田吗,爷爷没教你啊?”

爸爸竟然变得有点害羞:“这肥田……是我自己开荒开垦出来的,你爷爷没耕过……”

然后又严肃的对我说:“这肥屄是见不得光的,一旦见光会着火,而这个火会把我们全家烧死”

我知道爸爸的意思,现在不是什么骚屄勾引爷爷的问题,而是大白天真正的妈妈勾引爷爷这很严重:“这肥屄进不了白天的,我最爱这个肥屄了不会舍得让她被阳光晒伤的,她没了我上哪找这么爽的骚屄,这么爽的妈妈”

最后是一语双关,表示自己绝不会毁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妈妈。

说着仅仅的抱着妈妈柔软的身子快速抽查。

我:“你把我爷爷的鸡巴弄硬了,你负责把它弄软”啪叽——啪叽——

妈妈:“娟儿用大肥屄帮公公的大鸡巴软下来嗯……嗯……”

我:“爷爷不肯从老家搬上来,用你的大肥逼大白屁股把爷爷勾引上来好不好啊”说着打了两下妈妈的屁股。

妈妈:“娟儿想要公公的大鸡巴,家里的肥田应该让爷爷先来啊……啊……”

我:“你这骚屄今天是不是打算光屁股勾引我和爷爷”

妈妈:“是我打算光着大屁股,掰开骚屄等着你和爷爷来肏我,快肏我,把你妈妈肏死,把骚屄往死里肏哦——哦——”

我:“你个勾引儿子和公公的大肥逼”

我紧紧抓妈妈的屁股啪啪啪的快速抽送,妈妈也开始惨叫就像要哭了一样带着哭腔,最后我紧紧的抵住妈妈的软屁股,把子孙送入妈妈的骚屄里。

到了现在已经不用什么信号了,只要没到明早出卧室,妈妈都是那个骚肥屄肥田。

三个人在各自清洗的时候我说道:“骚屄啊,爷爷一个人也不容易,要不你这肥屄给爷爷泄泻火,对了还有你亲爹我外公”

妈妈看了眼爸爸说道:“大肥屄倒是没意见,但是……”

爸爸叹气道:“就算我们同意,你爷爷也不一定接受,你怎么跟他说,直接拉过来肏儿媳妇?还是让这个肥屄不穿衣服勾引你爷爷,这都行不通的,你外公也一样”

我只是随口一句结果爸妈却不反对,难道妈妈的骚屄真就那么饥渴?真就变成一个只知道肏屄的荡妇了,我脑子里绿帽、绿母、母狗、精子仓库等词汇不由自主的冒出来,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很揪心很难受很害怕,然后我就看着妈妈丰满白嫩的身子出神,脸色很难看。

爸爸看到我的脸色,结合前边的话,好像猜出我在想什么:“你乱想什么呢,这是咱自家的宝贝肥屄肥田怎么会给外人呢,你爷爷和外公又不是外人,再说我和这个肏屄以前玩的时候,爸爸女儿、儿子妈妈、儿媳公公就扮演着玩过很多次,只不过机缘巧合你肏了你……你肏了这个骚屄加入了进来而已”

好像很多都有了解释,为什幺爸爸在关键时刻一说话找一些扯淡的理由妈妈就很配合,为什幺爸爸相对容易的接受了我和妈妈肏屄,为什么会有有这个荒唐的默认体系,因为它一直存在一个原始形态,以父母为中心的原型,我的加入只是让它扩大了而已,它以家庭为一个圈子,外人是进不来的。

从理论上来说爷爷外公也能进来,甚至潜意识希望他们进来。

如果爷爷外公加入,更能证明肥屄和妈妈不是一个人,爷爷外公(爸爸岳父)都能肏这个肥屄,毕竟儿子是因为意外被迫进来的,然后赶紧仓促弄个说法说不是妈妈,怎么看怎么心虚,而这两个人可是我们自愿拉进来的,我自己的老婆(妈妈)会容忍跟公公亲爹乱伦吗?不可能的的,这就更能证明这肥逼跟妈妈毫无关系,只是一个肥屄肥田传家宝要和长辈分享而已。

但是相比于我们一家,爷爷外公一直在白天是没有黑夜的,这相当于让妈妈强制见光,出了这种丑事,弄不好会逼死爷爷外公,我们一家也许可以厚着脸皮活下去,但也不会好受,不能这么干。

慢慢勾引也不行,最后和妈妈肏屄了的是谁呢,是真正的爷爷和正真的妈妈,会把爷爷和妈妈全都污染掉,到时候爷爷可不会管什么白天和晚上,什么真儿媳妇假儿媳妇,那份扒灰的刺激感可能会把爷爷变成野兽,但问题是这套体系不能明着说。

就比如:爷爷(爸)这骚肥屄就是妈妈(我老婆),你能肏她的屄,但你不能承认他是你儿媳妇啊。

这等于直接捅破了窗户纸,一家子丑事全部暴露简直是找死。

虽然晚上我和爸爸身份没变,但是白天父子是绝口不提晚上肏屄的事情,这也是一种默认,晚上不入侵白天。

那我一个人偷偷告诉爷爷呢?也不行,我和父母的关系从来都没明说过,是一种默认的潜规则,一说出来就会像皇帝的新装或者蓝眼睛岛的问题,引起类似多米诺骨牌的效果。

我爸爸妈妈三人敢于晚上肏屄的事是一种默认和猜测,三个人都默认晚上和白天不一样不是一个人,一旦说出来就会出现一种情况。

既然你知道晚上和白天都是你亲妈,你还敢肏自己妈妈的屄,简直是个畜生,整个体系就进行不下去了,所以不能开口说。

像那个多面体的骰子,几乎所有的面都是六,只有一面是一,而你又恰恰很需要那个一,只要不打开骰蛊,你就可以一直欺骗自己里面是一。

虽然不说出来,但爸爸知道我和妈妈知道晚上的骚屄和白天的妈妈是一个人,我也知道爸妈知道肥屄和妈妈是一个人,妈妈同理也是,哪怕我们心里清楚得很,但也只是猜测,就是不能明说,不能把骰蛊打开。

一旦单独告诉爷爷那就会失控,爷爷很有可能变成一个老淫棍,整个人彻底变成黑夜化,白天也骚扰妈妈,爷爷知道我也知道这个秘密,甚至会把我拉下水,因为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彻底践踏掉妈妈的尊严,按照妈妈的性格白天的妈妈会剧烈反抗,伤到甚至失手杀掉爷爷,毕竟是一个公公要强奸儿媳妇。

而且上面的情况全是爷爷开始就同意肏妈妈的情况,爷爷要是拒绝怎么办,那就会出现另一个极端,纯白天的伟光正爷爷,光线照在赤裸妈妈的身体上,能让妈妈羞愤的自杀。

所以骰蛊不打开,虽然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六,但是也有微小的可能是一,我们一家需要那个一,在现实社会生存就只能是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家庭里的父母都有黑夜状态,只是孩子不知道,或者偶尔发现了自己父母晚上肏屄的黑夜状态你也进不去圈子,交配的父母跟白天有巨大反差,而父母在孩子面前是要永远表现白天状态的,或许对孩子来说是一个真实存在又模糊不清,藏在晚上的一个秘密,一个客观存在父母却不愿意让孩子知道的秘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