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秘密 (5-6) 作者:39792ok

簡體

. book18.org

【晚上的秘密】 book18.org

作者:39792ok2020年8月25首發於sis001 book18.org

. 第五章消失的媽媽 book18.org

第二天一家又恢復了正常,該幹嘛幹嘛了。 book18.org

我心裡卻平靜不下來,雖說昨晚的猜測符合邏輯,但是太驚世駭俗了,讓人不敢相信是真的像做夢一樣,雖然是個美妙的春夢,但我卻很害怕美夢破碎掉。 book18.org

所以中午在看到媽媽洗衣服的時候,我就想找個方法驗證一下自己的想法,看看白天媽媽有沒有可能也變成光屁股的大肥屄。 book18.org

那麼怎麼試探呢?直接伸進媽媽衣領摸媽媽大奶子,還是找機會碰到肥屄啊,這兩個太危險而且不現實,哪個媽媽會脫光了讓兒子隨便摸啊,但是媽媽穿著衣服奶子和屁股跟兒子偶爾碰觸一下,好像現實也沒事,沒有試探效果,所以說點媽媽的髒話會相對安全一點。 book18.org

於是我就朝媽媽走過去:「媽您洗衣服呢,真是辛苦了啊,我幫你接水啊」 book18.org

媽媽瞥了我一眼:「呦~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知道媽媽辛苦了,幹什麼?想要錢啊,還是你又犯什麼錯誤了」 book18.org

我:「我沒有啊,只是覺得媽媽很辛苦,只是覺得自己太不讓您省心,小時候估計更是纏著媽媽,帶著我幹活您當時肯定更辛苦啊」 book18.org

媽媽:「你還知道啊,你小時候黏得很,恨不得貼在媽媽身邊,煩的我不行……,咱家又窮沒什麼好東西,所以你吃的母乳斷奶晚點,天天帶著你做什麼都不方便,晚上睡覺隔段時間就要喂奶也睡不好……」 book18.org

媽媽還在講述著過去,而我聽到媽媽說做什麼都不方便時,別的事情方不方便我不知道,爸爸的黑雞巴肏媽媽的肥屄肯定沒以前方便了,因為有我這個電燈泡在那戳著。 book18.org

引導媽媽說到了喂奶,機會來了,我等的就是這一刻。 book18.org

我的想法就是隨便聊幾句,扯到喂奶上,這樣說一些奶子的話題不會太突兀。 book18.org

如果試探直接說騷屄肥屄的話,第一是找不到話頭,試問誰能跟自己的媽媽隨便閒聊,聊到媽媽的肥屄上啊?強硬的往騷屄話頭上靠?那簡直就是找死,哪怕只說個文明點陰道、外陰、陰唇、陰戶都不行。 book18.org

說肥屁股大白屁股?那也是不想活了,但是直接說屁股又沒有試探效果的,因為在平常生活中也會說屁股,比如說:你屁股(褲子)上有點灰塵,坐的時間久屁股不舒服,你屁股欠揍了吧等等,也就是說用屁股這個詞試探等於沒有試探,說媽媽你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還是算了吧我還想多活兩年。 book18.org

那就是只有最後一個了肥奶子了,它的稱呼在我們這有這麼幾個:胸、乳房、咪咪、奶子。 book18.org

第一個胸沒有什麼特別含義,也不含色情因素就是一個很普通的稱呼,沒什麼意義所以排除,雖然和別的女人說胸好像也不合適,但那是因為這個部位本來就敏感,胸這個字本身不髒。 book18.org

第二個乳房來自於教育,是個學名來自於書本里,現實口語這麼叫會很尷尬,我們這幾乎沒人這麼叫,所以也排除。 book18.org

第三個咪咪的地位有些微妙,如果是單純夫妻之間就有點色情元素,但是母子之間這麼稱呼好像又沒問題,就好比:老婆你的咪咪好大啊,老婆喂兒子吃咪咪了,有兒子和沒兒子情況就不太一樣。 book18.org

第四個奶子就是完全粗俗的話語,當然了再粗俗也比說肥屄和大白屁股好點,相對來說沒那麼過分就是它了。 book18.org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可以先拿咪咪試一下,然後再上奶子,畢竟安全第一啊。 book18.org

我:「是嗎,我吃媽媽的咪咪那麼長時間啊,我都沒印象啊」 book18.org

媽媽仿佛陷入回憶:「你小時候皮的跟個猴似的,有時候不吃咪咪就睡不著,再說你那時候多大啊,沒印象很正常,一轉眼都這麼大了啊」,然後溫柔的看著我。 book18.org

好像沒事啊,也對孩子對媽媽說吃咪咪本來就不是什麼太出格的話,可能是我做賊心虛了,現在就看下面奶子的表現了了。 book18.org

我:「這不能怪我啊,小孩喜歡咬著媽媽的……奶子睡覺也很正……」 book18.org

啪——的一聲,一件濕衣服甩在了我身上。 book18.org

媽媽立刻變臉憤怒到:「你亂七八糟的話都跟誰學的啊,什麼奶子的那是你該說的話嗎?小小年紀不學好,你是要當小流氓啊楊陽~ 」 book18.org

然後好像很不解氣,隨手拿了幾個衣架啪——的抽在我屁股上,抽的我生疼。 book18.org

媽媽嘲諷道:「你不是覺得我辛苦嗎,行這些衣服留給你了先泡著,下午放學你來洗」 book18.org

說完把衣架扔我身上回廚房了,我愣在原地屁股生疼,身上滴著水好不狼狽,好像搞砸了啊。 book18.org

下午放學後爸爸也回來了,了解事情原委後說道:「哈哈叫你小子口無遮攔,有這麼跟媽媽說話的嗎,叫你洗衣服也不虧,洗的認真點兒可別隨便涮一下糊弄人啊」 book18.org

哎~ 凡事都有代價,至少我現在知道了白天肥屄母狗是不存在的,只有個媽媽,厲害的讓人害怕媽媽。 book18.org

吃完晚飯就去洗衣服,如果單純是幾件衣服問題不大,但是有幾條被單、被面的大物件手洗很難洗,我又不知道什麼技巧,還不能糊弄所以一直忙活到八點半。 book18.org

進屋發現爸媽在看電視,兩個人滿臉笑容的聊著無聊的劇情,好像我的事情沒事了,媽媽看到我隨意問了句。 book18.org

媽媽:「洗完了啊,也讓你長個記性,記住了啊以後別胡說八道了,趕緊去睡吧」 book18.org

爸爸:「對對對,今天我們狗蛋乾了大活了早點睡」 book18.org

進入臥室後,我自己主動又回到了小床上,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這張小床給我的安全感,而不是爸媽床上的不真實感。 book18.org

不一會兒爸媽關了電視也進臥室了,看到我主動回到小床也沒說什麼,床幔拉開著,兩個人沒脫光穿的睡衣,床頭燈開著,證明沒節目。 book18.org

看著父母穿著睡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什麼,突然感覺我自己一直很被動,都是父母在主導,根據前邊的理論應該是我主導才對啊,白天那個是典型的時間地點錯誤,想像一下啊萬一來鄰居或者外人了了,看到一個兒子和媽媽在那奶子來奶子去的這像話嗎? book18.org

所以現在才是正確的的時間和地點,需要再來一次來驗證自己的想法,但是失敗了怎麼辦,我看著我勃起的雞巴,它曾經在媽媽的肥屄里進進出出過,它現在就是我的勇氣,雖然我推測出能長期維持肏肥屄的情況,但那只是分析而已。 book18.org

回憶著昨晚肏媽媽肥屄的感覺,終於鼓起勇氣走到爸媽床邊。 book18.org

媽媽看了我一眼:「怎麼了有事啊」 book18.org

我:「是……關於今天洗衣服的事」 book18.org

媽媽有些生氣:「怎麼覺得自己太冤枉了?不服氣啊,這麼晚了不睡是不是還想洗衣服啊」 book18.org

我:「我說的不是關於中午洗衣服的事」 book18.org

媽媽:「不是中午洗衣服的事兒?,現在還有什麼衣服的事兒?」 book18.org

這時候我有些激動,這是我自己第一次自己控制局面,前幾次要麼只是偷看,要麼是爸媽搞的鬼,包括晚上有沒有節目也是他們決定的,現在要為自己的性福博一次。 book18.org

我鼓起勇氣堆媽媽道:「我想用媽媽的大肥屄清洗一下我的大雞巴,順便給我們家的肥田鬆鬆土,省的荒了是吧爸爸」 book18.org

最後一句是對爸爸說的,畢竟爸爸是繞不過去的。 book18.org

爸媽愣住了,心想兒子在說什麼啊,昨晚那是意外,今天怎麼還來啊,直接大罵一頓呵斥回去?以什麼理由呢,你不能肏你親媽媽這個理由? book18.org

不行昨晚已經說了那個肥屄不是她媽媽,假如今晚以這是你親媽媽不能亂倫為由拒絕,就相當於否定掉了昨晚的身份剝離,就坐實了母子亂倫,一個是肏騷屄母狗但沒亂倫,一個是母子之間子蒸母,爸爸覺得自己面前出現了兩個像媽媽的女人,一個渾身赤裸,一個衣著正常,當赤裸的兒子挺著雞巴出現,兩個女的誰更能適應的活下去呢? book18.org

兒子肏了親媽媽,一個平時高高在上的母親,變過一次兒子胯下的母狗,一次只要有一次就回不了頭了,所以……,這個肥屄肥田和我老婆沒關係,也不能是兒子媽媽,只是個肥屄肥田母狗,還是個導兒子向善的工具。 book18.org

空氣很安靜不知過了多久,但這這種安靜對於我來說卻是一種好消息,只要沒直接罵我或者打我都是好消息,也在我意料之中。 book18.org

然後爸爸又漏出淫蕩的笑容:「兒子你也要注意點啊,這大肥屄可厲害了,弄不好把你吸干,你還小肏屄要節制啊,……。算了今天滿足你一次下不為例啊」 book18.org

太好了成了。 book18.org

媽媽好像知道了該怎麼做,就躺下不動了。 book18.org

爸爸:「要不要爸爸幫忙把這肥屄的衣服脫了?」 book18.org

我:「不用了我自己來吧」 book18.org

好不容易有機會親手脫掉媽媽的衣服,我怎麼會讓給爸爸。 book18.org

從剛開始的雞巴肥屄之類話開始,媽媽就一直臉色通紅的不敢看我,把一個衣服的美女扒成赤裸白羊別提多刺激了,更何況這個美女還是自己親媽。 book18.org

沒什麼撫摸或者話語,一顆一顆解開扣子,裡面沒穿奶罩,白嫩的乳房和腹部慢慢展現出來,脫媽媽褲子內褲的時候,媽媽還很配合的把大白屁股抬起來,這個過程我興奮也不全是源於色情慾望,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刺激。 book18.org

很快那個肥屄媽媽就又回來了,媽媽赤裸的躺在床上大腿分開,我用雞巴在媽媽的肥屄陰唇上前後摩擦著並沒有進入,一手一個大白奶子慢條斯理的揉捏著。 book18.org

這時候爸爸突然看到我屁股上被衣架抽的痕跡:「狗蛋啊,你屁股怎麼回事啊誰打的啊,這紅印都腫了」 book18.org

爸爸不說還好,一說我就感覺屁股一陣陣的火辣辣疼,我看著媽媽說道:「還能是誰啊,中午的時候被這個騷……呃……被媽媽拿衣架打的」,爸爸只知道大概過程,打兒子屁股這對於媽媽來說只是小事,沒必要說跟爸爸說。 book18.org

爸爸在我輕輕摸了幾下傷痕道:「你媽下手也真夠狠的啊」 book18.org

嘶————有點疼:「是啊,我還是他親兒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撿的」,我心裡越想越氣,就鬆開白奶子,照著媽媽的大白屁股啪啪啪打了幾下,媽媽則是面色通紅哼哼唧唧的。 book18.org

爸爸這時候先是不解,然後露出笑容打趣道:「兒子用不用老爸給你拿個衣架啊」 book18.org

我本想下意識的同意,但看到媽媽的大白屁股又白又嫩,摸上去柔軟光滑有彈性,這麼好的屁股打壞了怎麼辦,就又心軟了。 book18.org

爸爸好像看出了我在想什麼:「這麼白嫩的屁股蛋子確實不捨得打,就用你的雞巴使勁打她的肥屄,這個肥屄肏不壞的」 book18.org

慢慢的媽媽的騷屄開始流水了,我用手指揉掐著奶頭:「騷屄你這奶子真大啊,奶子頭也大,你兒子小時候真幸福嫉妒死我了,我也要吃奶,我吃你上邊的奶,你下邊的肥屄吃我的雞巴,你個騷屄」 book18.org

說著順勢把雞巴送進媽媽的肥屄里,一手揉著奶子,一手打著媽媽的肥屁股:「叫你打我屁股,還敢不敢打了啊」 book18.org

媽媽:「大肥屄……再也不打兒子了,以後兒子用雞巴打媽媽的肥屄,打媽媽屁股嗯……嗯……」 book18.org

我邊捏奶子邊說道:「長個大肥奶子還不讓人說了,別人不說你這大白奶子就不存在了,就不能對你兒子好點嗎啊?」說著我就上嘴,在奶頭上舔咬。 book18.org

媽媽:「我……對我兒子很好啊……,我的屄都讓兒子肏了,大奶子隨便吃隨便摸,還有比這更好的媽媽?嗯……」 book18.org

我:「還敢頂嘴你個騷屄」 book18.org

然後我整個人趴在媽媽身上快速抽查,媽媽的身上很軟活很舒服,我緊緊的抱住想和媽媽融為一體,兩人不再說話,氣氛似乎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我和爸爸粗重的呼吸,媽媽的叫床聲,和啪啪啪的聲音再加上一些蟲鳴,似乎一切都很和諧美好。 book18.org

在媽媽的肥屄里射精後舒服的不行,但我猛然想起一個問題:「我射在媽媽的屄里,媽媽不會懷孕吧?」 book18.org

爸爸哈哈笑道:「你小子才想起來啊,肏你媽的時候不管不顧,現在想起來了,放心吧計劃生育的人可不是吃乾飯的」 book18.org

雖然我不太懂,但是看爸爸的意思應該不會懷孕。 book18.org

然後就是老規矩媽媽下床洗,爸爸把他那邊的床幔放了下來,騷肥屄時間結束。 book18.org

媽媽洗完後上身披個睡衣,下身穿個內褲,因為大白屁股太大,內褲並沒有完全遮住屁股,還能看到剛才我打的手印,整體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 book18.org

看到我盯著媽媽屁股看媽媽嘲諷道:「看什麼看啊,你屁股又癢了是吧,我中午打的太輕了?」 book18.org

我害怕的媽媽又回來了,然後下床去清洗準備睡覺,突然感覺不對啊,現在還是在臥室,還是在晚上,父母說變回來就變回來的了,臥室和晚上的必要條件還在,那麼……。 book18.org

我走到媽媽啪的一聲拍在媽媽打屁股上:「騷屄誰屁股癢了,你的肥屄剛才還和我的雞巴你儂我儂的,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還中午打我,中午打我的是我媽,你這個騷肥屄也配啊」,說著還把媽媽內褲中間的布挑到一邊,在那個墳起的陰戶上狠狠揉捏了一把。 book18.org

這時候我發現爸爸傻了,媽媽也傻了,他們大概沒預料到這一幕,因為他們已經默認回歸正常了,應該睡覺了,但仔細一想還是晚上臥室問題好像也不大,前邊都接受了,再說還是一家人在臥室里。 book18.org

我知道現在主要是要跟爸爸溝通,因為媽媽在騷屄狀態下很少溝通,或者說很少溝通跟她肥屄奶子肥屁股無關的事。 book18.org

我:「爸~ 讓這個肥屄把我雞巴清理一下,肥屄的身體抱著真的很舒服,我抱著睡覺可以嗎?」 book18.org

爸爸表情有些怪異:「呃……騷肥屄也是要睡覺的,但你要抱著你媽媽睡我個人同意,但為了你的身體著想我不建議你這麼做,而且你很有可能會後悔的」 book18.org

後悔?嚇唬我呢吧,抱著個大美女睡誰會後悔啊,輕輕揉著媽媽奶子說:「來肥屄去客廳沙發上幫我清理雞巴」 book18.org

媽媽臉色微變,雪白的大奶子蹭著我胳膊道:「大肥屄在這裡給你清理不好嗎,我們不去客廳好不好嘛?」 book18.org

爸爸急忙道:「兒子別……」,根據自己對妻子的了解,夫妻晚上肏屄各種什么兒子媽媽、女兒爸爸、公公兒媳的胡說八道,但是白天出了臥室是絕口不提的,也就是在臥室很開放,一出去就很矜持害羞,兒子卻讓妻子去客廳……。 book18.org

我啪在媽媽屁股上拍了一下:「你個騷屄還敢頂嘴,跟我走」,媽媽沒再說什麼跟我走了,因為她再不走,可能我就會對肥奶和騷屄做出不太好的事情,比如捏著媽媽奶子頭拉著媽媽屄毛讓他跟我走。 book18.org

還沒碰到臥室和客廳的隔簾,就聽到爸爸丁零噹啷翻箱倒櫃的聲音,我看過去發現是爸爸找了一些消毒藥水和棉簽,爸爸找這些幹什麼?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好像有什麼危險:「那什麼啊……,在臥室也行」。 book18.org

於是媽媽在臥室用手給我清洗完畢後,兩人就一起回到大床上。 book18.org

抱著媽媽睡太舒服了,白嫩嫩柔軟的大屁股肥奶子太爽了,興奮的不行,在媽媽光滑的身軀上摸來摸去,我好像感受到了爸爸的新婚之夜啊,但緊接著意想不到的問題就來了,我抱著赤裸的媽媽根本睡不著啊,試想抱著個赤裸的大美女,還是自己親媽媽這誰睡得著啊。 book18.org

想解決問題也簡單,第一抱著媽媽的大白屁股對著肥屄肏個爽,徹底爽透,爽完自然就好好睡覺了,第二個就是跟媽媽分開去小床上上睡。 book18.org

我肯定是想選第一個的,但從爸媽角度來看不希望我肏屄次數太頻繁對身體不好,就像爸爸常說的:這肥屄別把我兒子給吸乾了,還有今晚開頭說的:下不為例。 book18.org

這就讓人很糾結了,哎……算了以後機會多得是,細水長流不一定要拘泥於現在,惹的爸媽不高興。 book18.org

然後輕輕撫摸了一下媽媽的大屁股,就離開了大床,回到了我的小床,小床發出了久違的吱吱呀呀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聲音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book18.org

突然大床傳來媽媽的聲音:「想玩大肥屄不要急於一時,以後時間長著呢,沒有個好習慣身體熬壞了,以後怎麼抱著媽媽的大屁股肏屄呢」 book18.org

這是媽媽少有的在騷屄狀態下的正經話,而不是肥屄被肏時候的胡說八道,這個時候更有媽媽的感覺,我看向大床無意間看到了爸爸拿出來的藥水和棉簽,回想起剛才的事,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屁股也不用上藥啊,剛才怎麼回事? book18.org

按照正常邏輯來說,爸爸把這些藥拿出來證明有人受傷了或者將要受傷了,爸爸他自己?顯然不是,媽媽嗎?媽媽當時跟我在一起啊,我也會保護媽媽的也不對,我?我和媽媽在一起捏媽媽奶子,玩媽媽肥屄也應該沒事啊,那問題出在哪?再說現在藥放在桌子上也沒人用啊,證明爸爸預想中的受傷事件沒有出現。 book18.org

又回想一遍發現問題在哪了,剛才因為看到藥品覺得氣氛不對勁兒沒進客廳,也就是說出現的問題是我和客廳,媽媽這個肥屄狀態範圍只在臥室,一旦到了客廳就會變回正常媽媽,一個男孩雞巴挺著上面沾著媽媽的淫水,一隻手還在玩著媽媽的肥屄,在這種情況下以媽媽的脾氣……,我不敢想下去了,這種情況下我需要一些藥物就很合理了,別說藥物了夾板輪椅我覺得都不過分。 book18.org

至於為什麼是我和客廳,前邊還有個我,原因更簡單了,爸媽兩個人可是有XX人民共和國正式的合法肏屄證的(不懂肏屄證是什麼的,就找個結過婚的人問一下),這光明正大的有什麼不可以的,如果是爸媽兩個人去客廳就完全沒問題,而母子兩個人就不行。 book18.org

所以真正的媽媽一直都在客廳,或者說一件叫「媽媽」的外衣一直在客廳,而臥室里只有一個扒掉媽媽這層外衣的騷肥逼,或者說去掉外在的東西回歸成一個赤裸純粹的女人,不僅是身體上的赤裸也是心理上的赤裸,只有這樣才能坦然的和丈夫兒子肏屄,但人在社會上生存是不能赤裸裸的需要穿衣服保護自己,所以每天早上一個肥屄從臥室走到客廳,穿上了一件名為媽媽的衣服,以一個光鮮亮麗的外表開始一天的生活。 book18.org

媽媽需要那件外衣,或者說那是最後的尊嚴,對現實倫理壓力和母子性交之間的妥協,是活下去的勇氣。 book18.org

甚至也是爸爸的支撐,家庭不破碎的粘合劑,也是這個怪異潛規則能運行下去的前提。 book18.org

可笑的是我今天中午居然我想把媽媽心理上的衣服扒下來,怪不得會有劇烈反彈,退一步假如我真一點一點成功了,弄不好媽媽會痛苦的沒臉活下去而自殺,也就是把爸爸好不容易維持下來的局面搞砸,這個家就真完了。 book18.org

那為什麼不是我和爸爸剝離身份而是媽媽,變成一個普通人繞過亂倫? book18.org

這會出現另外的問題,那就相當於媽媽和其他不相關的男人肏屄了,雖然那個男人是我和爸爸,但是就相當於出軌了,綠帽、綠母讓人更難接受更痛苦,哎……好複雜啊。 book18.org

兒子丈夫失身於陌生女人就不算出軌了?當然是出軌,但現在社會對這個容忍度更高,男女肏屄普遍認為男性占便宜,女性吃虧,再想想我們國罵是什麼——肏你媽,假如一個女的罵——肏你爸,我還真說不上來誰吃虧了。 book18.org

自己的媽媽(妻子)被人肏了大肥屄,自己的丈夫(兒子)的大雞巴肏了個肥屄,選哪個不言而喻。 book18.org

而且第一個選項很危險,有著向真正的綠帽、綠母發展的苗頭,所以必然、絕對、一定不能選。 book18.org

好煩啊肏個媽媽的肥屄,弄的這麼複雜跟破案一樣,還要邏輯推理,不應該軟磨硬泡發動親情攻勢……,一想到媽媽的厲害樣子還是算了吧,弄不好把自己給攻略殘疾了,不想了還是睡覺吧。 book18.org

. 第六章 無效的肏屄證 book18.org

因為要好好學習,總覺得時間不夠用,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book18.org

這幾天因為我表現好,雖然不能肏媽媽的肥屄,但是其他的肥奶子、大白嫩屁股福利還是有的。 book18.org

中午放學的時候,看到在我們街口,趙嬸拉著他兒子,也就是我朋友小鍾在訓斥,把電線桿上的一張黃紙揭下來揉作一團扔在了路邊,然後罵罵咧咧的拉著小鍾回家了。 book18.org

我有些好奇,什麼東西啊,小鍾在牆上亂寫亂畫了?,不會吧他一直是個老實孩子。 book18.org

我們這小孩有時候會在牆上寫一寫亂七八糟的,比如說:XXX我愛你,XXX我草(肏這字不知道)你媽,XXX吃屎喝尿之類的。 book18.org

我走近一看牆面上好像也沒什麼啊,一般牆上的話也不會寫在街口這種太暴露的地方,其實也是怕大人發現,所以大部分寫在沒什麼人去的地方,那估計就是那張黃紙了。 book18.org

雖然街口人流多,但是農村能有幾個人啊,所以我趁著周圍沒人的時候,偷偷的把黃紙撿起來,打開看看怎麼回事。 book18.org

只見黃紙上用毛筆寫了幾句話。 book18.org

天皇皇,地皇皇, book18.org

我家有個夜哭郎。 book18.org

過路君子念三遍, book18.org

一覺睡到大天亮。 book18.org

沒什麼特別的,應該是誰家小孩晚上哭地厲害,就寫了這些話貼在了路口的電線桿子上,在我們村貼這個也沒什麼事,但問題是毛筆字旁邊,有個用原子筆寫的改版順口溜就很不和諧了,怪不得趙嬸剛才不讓小鍾看訓斥他,改編的內容極其露骨。 book18.org

天皇皇,地皇皇, book18.org

我家有個騷屄娘。 book18.org

大白奶子全都有, book18.org

肥屄屁股夾兒郎。 book18.org

兒子大屌肏娘屄, book18.org

氣的老爹要歸西。 book18.org

路人君子念一遍, book18.org

兒子肏娘屄變現。 book18.org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心虛,好像在說我家,又好像不是,我應經肏了媽媽的肥屄,已經變現了,不用別人來念,再說我爸也沒有氣的要死,我又很喜歡裡面兩句,大白奶子全都有,肥屄屁股夾兒郎…… book18.org

看完就扔了,黃紙這東西自己帶回家不太好。 book18.org

回到家之後,媽媽又給我量了一次體溫,是三十七度一,沒事了體溫降下來了,而且感覺頭暈、噁心、注意力之類的症狀全沒了,媽媽激動地說道:「老中醫的藥科真靈啊,我們狗蛋好了」 book18.org

我面色古怪的說道:「是啊,雖然醫生厲害,但還是離不開媽媽辛苦的貼身——照顧」 book18.org

結果媽媽對我說道:「你個不孝子還知道我辛苦啊?你只要好好學習……」,接著長篇大論的嘮叨。 book18.org

媽媽:「對了你爺爺回來了,聽說你病了來看看」 book18.org

我爺爺叫楊聖石,今年六十五歲,胖乎乎的一個老頭,理個光頭但是卻留了一臉的絡腮鬍,奶奶去世的早,我都沒見過奶奶,只有我爸這一個兒子,自己一個人住在村中間的老土坯房。 book18.org

這次是老夥計有事幫忙去了,走了快一個月了,今天剛回來。 book18.org

說曹操曹操到,爺爺笑嘻嘻的從廚房出來:「娟兒怎麼回事兒,狗蛋怎麼樣了」 book18.org

媽媽說道:「爸沒事兒,就是有點發燒已經好了」 book18.org

爺爺高興的說:「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啊,狗蛋爺爺給你打了一隻野兔,讓你媽做給你吃」 book18.org

我印象里早期爺爺是有打獵用的槍,可能後來被收走了,於是自己做陷阱下套抓野兔。 book18.org

嗯去廚房看看那隻兔子,我和爺爺一邊走一邊說,聽爺爺給我講他打獵的事,怎麼做陷阱怎麼下套。 book18.org

剛到廚房門口就看到媽媽彎著腰不知道在幹什麼,因為今天穿了條牛仔褲,所以就看到一個又大又圓的大屁股對著門口,甚至依稀能看到內褲的痕跡,我是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別說穿著褲子了,就是光著屁股我都見過,爺爺就不一樣了。 book18.org

剛到廚房就看到一個圓溜溜的大屁股對著自己,是兒媳婦的屁股,因為繃得緊好像還有內褲的痕跡,自己的老夥計騰地一下抬頭了,趕緊看向別處轉移注意力。 book18.org

因為爺爺本身胖胖的,肚子也大褲子寬鬆,所以稍微彎個腰就把老夥計掩蓋住了。 book18.org

媽媽好像意識到後面有人:「爸您不用來幫忙……,狗蛋你堵門口乾嘛」 book18.org

我:「我想看媽媽怎麼處理兔子的」 book18.org

媽媽:「血里呼啦的,有什麼好看的,要不你去客廳陪著你爺爺看電視」 book18.org

我:「哦~ 」,有時候想幫忙,媽媽卻覺得我礙事。 book18.org

然後跟爺爺一塊去客廳,爺爺站那裡不動還好,一轉身走路,爺爺那勃起的雞巴就暴露了,雖然不太明顯,但鼓起的褲襠還是能看出來。 book18.org

爺爺好像有點尷尬沒說話,其實我想了一下也沒什麼,爺爺既不是太監或者同性戀,見到女人稍微有點反應很正常啊,如果僅僅是想一下就是犯罪,那全世界的男性都應該以強姦罪槍斃。 book18.org

到了客廳借著電視的話題,很快這件尷尬的事就過去了。 book18.org

因為時間來不及兔子肉只能等晚上才能吃,中午吃完飯我就上學去了。 book18.org

下午回來已進家門,就聞到一股兔肉的香味:「好香啊,媽媽的廚藝越來越厲害了」 book18.org

媽媽盛著飯一邊笑罵道:「就你小嘴甜,趕緊洗手吃飯」 book18.org

我:「我這是實話實說呀」 book18.org

爸爸笑著說:「馬屁拍的不錯啊」,一邊擺放著碗筷。 book18.org

爺爺是不用動手的,等著吃就好了。 book18.org

一頓溫馨的家庭晚餐完畢,爸爸把爺爺送回老家,我卻在想別的,今晚的兔肉算肉菜的,今晚會不會有春宮表演節目。 book18.org

爸爸回來後也不知道在雜物間忙活什麼,媽媽也像往常一樣收拾廚房,不同於以前忙完後沒看電視,直接進了臥室,以我的經驗應該是夫妻倆躺著談心。 book18.org

我一邊看著電視劇,一邊聽著臥室動靜,好像沒肏屄啊,過了一會兒我是傳來一陣對話。 book18.org

爸爸:「我想讓咱爸搬上來住,他一個人在老家既不安全又不方便」 book18.org

媽媽:「可是爸的倔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會同意嗎」 book18.org

爸爸:「哎~ 爸念舊不願理離開老房子,可是老家已經的房子已經快變成危房了」 book18.org

媽媽:「是啊,太危險了」 book18.org

爸爸:…… book18.org

還真是在聊家常啊,是我想多了,不過我隨手撩起隔簾一看卻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兒。 book18.org

媽媽雙腿張開赤裸的躺在床上,爸爸雙手在媽媽兩個肥奶上輕輕揉著,大黑雞巴也在媽媽的肥屄里慢慢的進慢慢的出很輕柔,所以沒有啪啪啪的聲音。 book18.org

也沒什麼髒話叫床聲很和諧,這可能是最接近白天爸媽的狀態,雖然爸媽不在乎我看到,但我知道我一進去,現在這個媽媽就沒了,但那又有什麼辦法呢。 book18.org

大白奶子全都有,肥屄屁股夾兒郎,結合畫面這兩句順口溜好像又出現在腦海里。 book18.org

我就走進臥室:「好哇爸爸,你盡然偷偷的跟媽媽肏屄」 book18.org

爸爸看著一臉不服道:「什麼叫偷偷的啊,這是我老婆想肏就肏,怎麼嫉妒了,要不上來一塊來」 book18.org

呃……我突然想起來,我好像沒跟爸爸一起玩過媽媽,要麼是我在圍觀,要麼是爸爸在圍觀,要么爸爸抱著媽媽的白嫩屁股幫助我操肥屄,可是媽媽的肥屄只有一個啊。 book18.org

爸爸:「這樣吧,你去肏你媽的嘴,我肏你媽的屄」 book18.org

怎麼聽著像罵人,雖然有人愛好口交,但我就喜歡媽媽的大肥屄:「我要大肥屄,爸爸你去肏媽媽的嘴」 book18.org

爸爸:「你小子要反了天了,我肏你媽的屄天經地義,再說你媽媽的肥屄又不是不讓你玩,只是父子一塊的時候你去肏你媽的嘴」(沒有菊花概念) book18.org

媽媽笑道:「別吵了,要不你們父子倆來個辯論,誰講的有道理誰就來肏我的肥屄」 book18.org

我想都沒想就同意了,爸爸也同意了,畢竟爸爸感覺自己身為丈夫優勢很大,但他卻沒想過我為什麼那麼快同意,或者說即使我有後招,爸爸也認為自己這個正牌老公也不會敗。 book18.org

爸爸:「我先來,我和這個騷屄有結婚證,國家承認的可以合法肏屄你有嗎?」 book18.org

我:「哦?是嗎,你結婚證上寫著你可以和這個肥屄肏屄了?」 book18.org

爸爸:「呃……沒有寫,但這是大家默認的啊,有結婚證才能合法肏屄啊」 book18.org

我:「默認?誰默認了?要不你上街找幾對夫妻問問,你們的結婚證上寫著夫妻肏屄的事嗎?還是婚姻法上寫關於肏屄的事了?」,其實我是不懂的,但是我知道肏屄這倆字,結婚證和婚姻法上絕對不會寫的。 book18.org

爸爸:「可是……」,這怎麼問啊,問別的夫妻肏屄的問題?這不找打嗎,平時最多調侃一下交公糧之類的。 book18.org

我:「結婚證和婚姻法都沒寫,又不存在什麼默認,要不然直接叫肏屄證和肏屄法多好,它叫結婚證並不能證明這個肥屄是你的」 book18.org

爸爸:「可是結婚證能證明我們是合法夫妻啊,夫妻在一起就是可以肏屄的啊」,爸爸好像有些急躁。 book18.org

我:「誰跟你說結婚證等於肏屄的?按照你的理論控制了民政局辦證的系統,想肏誰肏誰是吧?,你沒見過新聞上說的莫名其妙的結過好幾次婚,當事人自己都不知道,隔空肏屄啊?」 book18.org

爸爸:「這……」 book18.org

我說著整個手揉捏著媽媽的饅頭肥屄:「要不這樣吧,你明天在這個肥屄上寫個自己的名字,然後去民政局,讓人家在寫有你名字的肥屄上蓋個章,那我就承認這個肥屄是你專屬的」 book18.org

爸爸:「可……,可是這只能說明騷屄不屬於我,但也不是你的啊,這騷屄上也沒寫你的名字啊」 book18.org

我:「是嗎?既然結婚證不能證明肥屄屬於你,咱倆公平競爭,我也放棄兒子身份」 book18.org

爸爸:「不行,別想忽悠我啊,放棄兒子身份你和你媽就不是亂倫了,你就有優勢了」 book18.org

我:「這算什麼優勢啊,再說亂倫的問題,你怎麼就知道別人的家庭,兒子沒肏過媽媽,人家母子肏屄的時候還要大聲嚷嚷告訴別人?還是說人家每晚肏屄的時候你趴窗戶看過?確認只是夫妻肏屄兒子沒參與?」 book18.org

爸爸:「即使我沒見過,這種事也不會發生的」 book18.org

我:「在一個家庭里兒子有雞巴,媽媽有騷屄,只要有這兩個必要條件就夠了,好比是一個多面體骰子,其他所有面全是六,只有一面是一,搖到一的幾率非常小,但是你放下骰盅沒打開看到之前,誰也不能說那百分之百就是六」 book18.org

爸爸:「……」 book18.org

我:「行~ 保留兒子身份,保留兒子身份我能不能肏到媽媽的肥屄我不知道,但一個屋子一張床睡覺不難,你的結婚證失去效果,你就是個陌生男人,還是你覺得媽媽會跟一個陌生男人出軌?到時候你大門恐怕都進不來,這種情況下你覺得誰贏了?」 book18.org

爸爸:「……那就雙方公平競爭」 book18.org

我:「好的,現在情況是這樣的一個陌生的男人和一個兒子……」 book18.org

爸爸:「不是說公平嗎,怎麼你還是兒子啊」 book18.org

我:「你跟媽媽離婚了就不陌生人不是嗎,甚至一見面就吵架,我跟媽媽斷絕關係雙方還是血脈相連的,為了公平這裡的兒子和媽媽沒有任何親情,只是知道是自己親兒子,這樣公平吧」 book18.org

爸爸:「……行」 book18.org

我:「假如一個女的要和一個男的共處一夜,陌生男人和陌生的親兒子她會選誰」 book18.org

爸爸:「……會選兒子」 book18.org

我:「共睡一張床會選誰呢?」 book18.org

爸爸:「……還是兒子」 book18.org

我:「我曾經跟她又不分你我在一起,同生共死同甘共苦十個月,你有過麼?我從小抱著她的大肥奶子,吃著他的奶長大的你是嗎?」 book18.org

爸爸沮喪到:「我只是照顧,肯定不能跟她一起感受,他的奶子我也沒……,不對啊當時你還小,你媽媽奶子裡的奶還是我幫忙吸出來的」 book18.org

我草說錯話了,趕緊補上:「你現在是陌生男人啊,你見過陌生男人去吸別人老婆的奶子裡的奶的?」 book18.org

爸爸:「沒有……」 book18.org

我:「所以誰才碰到媽媽的手」 book18.org

爸爸:「兒子」 book18.org

我:「誰才能碰到媽媽的臉」 book18.org

爸爸:「兒子」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誰才能碰到媽媽的奶子」 book18.org

爸爸:「兒子……」 book18.org

我:「誰才能肏到媽媽的肥屄」 book18.org

爸爸:「兒子」 book18.org

我對媽媽笑著說道:「好的對方已經認輸了,由我來肏媽媽的肥屄」 book18.org

媽媽在鼓掌:「兒子你這小嘴的挺能說啊」 book18.org

爸爸看上去有些失落頹廢,我是不是說的太過分了,看來得做點什麼。 book18.org

我:「爸……我再怎麼蹦躂,沒有你當年用你的雞巴,肏媽媽的肥屄哪來的我啊」 book18.org

爸爸突然反應過來了笑罵道:「你想小子花花腸子挺多啊,不虧是我肏出來的,最後那個問題肏媽媽的應該是爸爸,被你小子忽悠說是兒子,不過願賭服輸,你肏肥屄吧」 book18.org

然後媽媽自覺地撅著屁股趴在床上,讓我想起了今天在廚房的那一幕,不過一個是穿著衣服,現在是整個白嫩屁股和火紅的騷屄都暴露出來。 book18.org

兩隻手抓揉著肥嫩的屁股,腦袋扎在媽媽兩腿中間,舌頭順著陰唇從下往上舔一直到陰蒂,一次又一次越舔越深。 book18.org

這時候正在捏著媽媽奶子享受口交的爸爸:「兒子別舔了,我剛在你媽的肥屄里射過精還沒洗過,別舔了」 book18.org

這絕對是報復,怎麼早不說啊。 book18.org

我:「沒事就當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同樂了」 book18.org

舔了一會兒,媽媽的鮮紅騷逼中間,有一點粉紅色開始一開一合噴出一股熱氣和淫靡的氣息,好像要咬人,又好像一些嫩肉在向外蠕動,沒一會兒很多白濁的液體應該是爸爸的精液。 book18.org

媽媽應該早就等不及了,只是嘴沒空,吃著爸爸的大雞巴呢,要不然早就亂喊亂叫了。 book18.org

突然我有個刺激的想法。 book18.org

我嘿嘿笑道:「要不爸爸您扶著我雞巴肏進媽媽肥屄,也算是老同志扶新同志上馬了」 book18.org

爸爸看了我一眼,把雞巴從媽媽嘴裡拔出來,到我身邊一手扶著我的雞巴,一手分開媽媽的肥屄:「就你花花腸子多,行來吧小同志,此去肏屄一事祝你一路順利」 book18.org

然後扶著我的雞巴,等龜頭進入陰道後,使勁的推了一下我的屁股,咕嘰——肏進了媽媽的肥屄,爸爸也回到了原位,把雞巴插進媽媽小嘴裡。 book18.org

說實話想選媽媽的肥屄,除了對媽媽生殖器的迷戀,有很大一部分是這個軟和的大白屁股,肥屄給我的雞巴按摩,大白屁股給我全身按摩,捏上去像一個光滑的水袋子,但好像更有彈性,永遠都不會膩。 book18.org

雞巴每次肏進肥屄里都感覺媽媽裡邊著火了一樣火熱,抽出的時候又有很多嫩肉包裹著,好像捨不得我的雞巴走。 book18.org

自己的大腿也緊貼著媽媽圓潤光滑的大腿,恨不得整個人貼在媽媽身上。 book18.org

忽然抬頭看到了爸爸,他也在看著我,我的手下意識的像揉面一樣抓著媽媽的屁股。 book18.org

爸爸覺得我在挑釁,像示威一樣也不柔大肥奶子了,而是用手指掐捻著媽媽的奶頭,我甚至能感覺到媽媽身體隨著爸爸的手一陣陣的抖動。 book18.org

我則是加快速度,撞著媽媽柔軟的屁股啪啪啪……,撞得媽媽大肥屁股一陣陣的雪白波浪,我能放開手腳操屄你能嗎? book18.org

然後我就看到,爸爸拉著媽媽的頭髮,媽媽是披肩發,爸爸在媽媽頭部兩邊一手抓一把,像騎摩托車一樣控制著媽媽的頭。 book18.org

那我怎麼辦?也沒什麼好抓得了,低頭看著大白屁股,看到了自己和媽媽的陰毛,有了。 book18.org

我的手從媽媽大腿前繞過,一手抓住媽媽小腹的屄毛,輕輕的向下拉,示意媽媽白嫩的腰放低一點,大白屁股撅高一點。 book18.org

這個時候媽媽好像一分為二,上半身是爸爸的,下半身是我的互不干擾。 book18.org

看著媽媽的屁股,想起了幾天中午的順口溜。 book18.org

天皇皇,地皇皇, book18.org

我家有個騷屄娘。 book18.org

大白奶子全都有, book18.org

肥屄屁股夾兒郎。 book18.org

兒子大屌肏娘屄, book18.org

氣的老爹要歸西。 book18.org

路人君子念一遍, book18.org

兒子肏娘屄變現。 book18.org

特別是肥屄屁股夾兒郎,這句在我腦海里不斷的迴蕩。 book18.org

一說起屁股我就想起今天中午的事,啪的一聲打在媽媽白嫩的屁股上:「你這騷肥屄,今天中午怎麼用你的大白屁股勾引我爺爺啊?你個騷貨」 book18.org

但是媽媽的嘴忙著呢,沒法回答。 book18.org

反而是爸爸,聽到我說媽媽用大白屁股勾引爺爺,身體一震雙手緊緊抱著媽媽的腦袋一陣顫抖,居然刺激的射精了。 book18.org

射完後激動的問我:「你說你媽……你說這個肥屄今天中午光著大白屁股勾引你爺爺?」 book18.org

雖然晚上喊媽媽基本是,默認我認這個肥屄當的乾媽,跟白天的不是一個人,直接說老婆或者我媽是沒問題的,但這些日子不管晚上怎麼鬧騰,白天是不受污染的,但我說的事情卻讓爸爸不敢稱呼媽媽為老婆或者說我媽了。 book18.org

然後對看到媽媽把精液咽了下去問道:「騷屄,你中午光著大屁股勾引我兒子爺爺了?」 book18.org

媽媽也有些莫名其貌:「我今……你老婆那牛仔褲今天一天除了去廁所,就沒脫下來過啊」 book18.org

這時爸爸看向我,我好像說錯話了尷尬笑道:「其實這肥屄中午沒光屁股,只是在廚房低頭撅著大屁股在洗菜洗肉,我和爺爺剛到門口,就看到這個大屁股對著我們,給爺爺的雞巴直接看硬了,現在肏著大白屁股所以隨口就說了大白屁股嘿` 嘿~ 」 book18.org

這時候爸爸舒了口氣:「你小子能把人嚇死,我就說嘛,你媽媽這見不得光的騷逼敢去勾引你爺爺啊」 book18.org

我天真好奇的問道:「這不是咱家的寶貝肥屄肥田嗎,爺爺沒耕過這肥田嗎,爺爺沒教你啊?」 book18.org

爸爸竟然變得有點害羞:「這肥田……是我自己開荒開墾出來的,你爺爺沒耕過……」 book18.org

然後又嚴肅的對我說:「這肥屄是見不得光的,一旦見光會著火,而這個火會把我們全家燒死」 book18.org

我知道爸爸的意思,現在不是什麼騷屄勾引爺爺的問題,而是大白天真正的媽媽勾引爺爺這很嚴重:「這肥屄進不了白天的,我最愛這個肥屄了不會捨得讓她被陽光曬傷的,她沒了我上哪找這麼爽的騷屄,這麼爽的媽媽」 book18.org

最後是一語雙關,表示自己絕不會毀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媽媽。 book18.org

說著僅僅的抱著媽媽柔軟的身子快速抽查。 book18.org

我:「你把我爺爺的雞巴弄硬了,你負責把它弄軟」啪嘰——啪嘰—— book18.org

媽媽:「娟兒用大肥屄幫公公的大雞巴軟下來嗯……嗯……」 book18.org

我:「爺爺不肯從老家搬上來,用你的大肥逼大白屁股把爺爺勾引上來好不好啊」說著打了兩下媽媽的屁股。 book18.org

媽媽:「娟兒想要公公的大雞巴,家裡的肥田應該讓爺爺先來啊……啊……」 book18.org

我:「你這騷屄今天是不是打算光屁股勾引我和爺爺」 book18.org

媽媽:「是我打算光著大屁股,掰開騷屄等著你和爺爺來肏我,快肏我,把你媽媽肏死,把騷屄往死里肏哦——哦——」 book18.org

我:「你個勾引兒子和公公的大肥逼」 book18.org

我緊緊抓媽媽的屁股啪啪啪的快速抽送,媽媽也開始慘叫就像要哭了一樣帶著哭腔,最後我緊緊的抵住媽媽的軟屁股,把子孫送入媽媽的騷屄里。 book18.org

到了現在已經不用什麼信號了,只要沒到明早出臥室,媽媽都是那個騷肥屄肥田。 book18.org

三個人在各自清洗的時候我說道:「騷屄啊,爺爺一個人也不容易,要不你這肥屄給爺爺泄瀉火,對了還有你親爹我外公」 book18.org

媽媽看了眼爸爸說道:「大肥屄倒是沒意見,但是……」 book18.org

爸爸嘆氣道:「就算我們同意,你爺爺也不一定接受,你怎麼跟他說,直接拉過來肏兒媳婦?還是讓這個肥屄不穿衣服勾引你爺爺,這都行不通的,你外公也一樣」 book18.org

我只是隨口一句結果爸媽卻不反對,難道媽媽的騷屄真就那麼饑渴?真就變成一個只知道肏屄的蕩婦了,我腦子裡綠帽、綠母、母狗、精子倉庫等詞彙不由自主的冒出來,心裡不知道怎麼回事很揪心很難受很害怕,然後我就看著媽媽豐滿白嫩的身子出神,臉色很難看。 book18.org

爸爸看到我的臉色,結合前邊的話,好像猜出我在想什麼:「你亂想什麼呢,這是咱自家的寶貝肥屄肥田怎麼會給外人呢,你爺爺和外公又不是外人,再說我和這個肏屄以前玩的時候,爸爸女兒、兒子媽媽、兒媳公公就扮演著玩過很多次,只不過機緣巧合你肏了你……你肏了這個騷屄加入了進來而已」 book18.org

好像很多都有了解釋,為什么爸爸在關鍵時刻一說話找一些扯淡的理由媽媽就很配合,為什么爸爸相對容易的接受了我和媽媽肏屄,為什麼會有有這個荒唐的默認體系,因為它一直存在一個原始形態,以父母為中心的原型,我的加入只是讓它擴大了而已,它以家庭為一個圈子,外人是進不來的。 book18.org

從理論上來說爺爺外公也能進來,甚至潛意識希望他們進來。 book18.org

如果爺爺外公加入,更能證明肥屄和媽媽不是一個人,爺爺外公(爸爸岳父)都能肏這個肥屄,畢竟兒子是因為意外被迫進來的,然後趕緊倉促弄個說法說不是媽媽,怎麼看怎麼心虛,而這兩個人可是我們自願拉進來的,我自己的老婆(媽媽)會容忍跟公公親爹亂倫嗎?不可能的的,這就更能證明這肥逼跟媽媽毫無關係,只是一個肥屄肥田傳家寶要和長輩分享而已。 book18.org

但是相比於我們一家,爺爺外公一直在白天是沒有黑夜的,這相當於讓媽媽強制見光,出了這種醜事,弄不好會逼死爺爺外公,我們一家也許可以厚著臉皮活下去,但也不會好受,不能這麼干。 book18.org

慢慢勾引也不行,最後和媽媽肏屄了的是誰呢,是真正的爺爺和正真的媽媽,會把爺爺和媽媽全都污染掉,到時候爺爺可不會管什麼白天和晚上,什麼真兒媳婦假兒媳婦,那份扒灰的刺激感可能會把爺爺變成野獸,但問題是這套體系不能明著說。 book18.org

就比如:爺爺(爸)這騷肥屄就是媽媽(我老婆),你能肏她的屄,但你不能承認他是你兒媳婦啊。 book18.org

這等於直接捅破了窗戶紙,一家子醜事全部暴露簡直是找死。 book18.org

雖然晚上我和爸爸身份沒變,但是白天父子是絕口不提晚上肏屄的事情,這也是一種默認,晚上不入侵白天。 book18.org

那我一個人偷偷告訴爺爺呢?也不行,我和父母的關係從來都沒明說過,是一種默認的潛規則,一說出來就會像皇帝的新裝或者藍眼睛島的問題,引起類似多米諾骨牌的效果。 book18.org

我爸爸媽媽三人敢於晚上肏屄的事是一種默認和猜測,三個人都默認晚上和白天不一樣不是一個人,一旦說出來就會出現一種情況。 book18.org

既然你知道晚上和白天都是你親媽,你還敢肏自己媽媽的屄,簡直是個畜生,整個體系就進行不下去了,所以不能開口說。 book18.org

像那個多面體的骰子,幾乎所有的面都是六,只有一面是一,而你又恰恰很需要那個一,只要不打開骰蠱,你就可以一直欺騙自己裡面是一。 book18.org

雖然不說出來,但爸爸知道我和媽媽知道晚上的騷屄和白天的媽媽是一個人,我也知道爸媽知道肥屄和媽媽是一個人,媽媽同理也是,哪怕我們心裡清楚得很,但也只是猜測,就是不能明說,不能把骰蠱打開。 book18.org

一旦單獨告訴爺爺那就會失控,爺爺很有可能變成一個老淫棍,整個人徹底變成黑夜化,白天也騷擾媽媽,爺爺知道我也知道這個秘密,甚至會把我拉下水,因為我也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徹底踐踏掉媽媽的尊嚴,按照媽媽的性格白天的媽媽會劇烈反抗,傷到甚至失手殺掉爺爺,畢竟是一個公公要強姦兒媳婦。 book18.org

而且上面的情況全是爺爺開始就同意肏媽媽的情況,爺爺要是拒絕怎麼辦,那就會出現另一個極端,純白天的偉光正爺爺,光線照在赤裸媽媽的身體上,能讓媽媽羞憤的自殺。 book18.org

所以骰蠱不打開,雖然幾乎可以肯定就是六,但是也有微小的可能是一,我們一家需要那個一,在現實社會生存就只能是一。 book18.org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所有家庭里的父母都有黑夜狀態,只是孩子不知道,或者偶爾發現了自己父母晚上肏屄的黑夜狀態你也進不去圈子,交配的父母跟白天有巨大反差,而父母在孩子面前是要永遠表現白天狀態的,或許對孩子來說是一個真實存在又模糊不清,藏在晚上的一個秘密,一個客觀存在父母卻不願意讓孩子知道的秘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