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秘密 (01-10)作者:39792ok

【晚上的秘密】

作者:39792ok2020年8月1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第一章 农忙时节耕地忙

我叫小阳,今年十三岁,家坐落在一个悠闲的小山村,爸爸叫杨思娃今年四十五岁是个普通农民,妈妈叫柳玉娟三十三岁是个小学老师。

听别人说妈妈是二婚嫁给我爸的,她不是村里人,而是镇子上一个有名的美人,要不是两次失败的婚姻,也不会嫁给我爸的,典型的一个婚姻不幸少妇嫁给一个三十多岁农村老光棍是俗套故事,所幸的是没带什么拖油瓶(孩子),因为对镇子上有熟人,找人托关系弄了个村里小学老师的工作,而我爸爸则是农闲的时候去镇上下煤矿,也是我们家的主要收入来源。

可能是村里其他女的穿着太土,自我记事起,妈妈都是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容貌出众穿着一身浅色碎花连衣裙,而且老师这个职业很受人尊敬,像土鸡窝里的凤凰,而我父亲可能小时候营养不足,则又黑又瘦又矮,我妈比他高大半个头,所以有时候看他们站一起俩很滑稽,像个黑瘦的猴子和丰满白嫩的骄傲天鹅格格不入。 小时候还听邻居街坊说过莫名其冒的荤段子玩笑:“狗蛋我们家今天吃饺子,你家的饺子机借我用用呗,也换换馅儿,别老包黑芝麻馅儿的。”然后一群人哄堂大笑,看得我莫名其妙?。 (饺子皮就是阴唇,两片阴唇像还没捏合上的饺子,鸡巴自然是就馅了,鸡巴在肥屄里进进出出,阴唇开开合合的就像包饺子机在工作中,小孩年轻人都不懂)

今天刚放学我就不敢耽搁赶紧回家,虽然我妈妈是老师,在学校同学都奉承我,甚至有些怕我,但自己妈妈是自己老师可不是什么好事,平时要求也比较严格,导致我比较怕她,而爸爸刚好相反,可能是就一个儿子,比较宠我零花钱也大方,我基本是小卖部的常客。

因为正直麦收季节,农村老师直接放假,留正式的公立教师在学校看着学生,其他私聘老师都回家收割麦子去了,当然也包括我妈,到了家门口我发现他们俩在争吵,在为是否租用联合收割机的是争吵。

爸爸:“一亩地要六十块,我们家那五亩地那就要三百块钱啊,抛去化肥农药乱七八糟的还能挣几个钱?还是我自己来,你在家做好饭就行。”

妈妈:“五亩地你一个人要干几天?热的中暑了怎么办,不是还要花钱,我帮你你又不让,弄得我好像好吃懒做一样,能省几个钱啊,再说了省下时间多上几天班前钱不就又回来了吗……”

我看他们吵挺厉害的,也没敢说话,吵到最后决定各自退一步机器收割三亩,剩下的两亩爸爸手动,爸爸总是不想让我和妈妈去田地里,他能干的自己都干了,这也是我们家日常的缩影。

在外人面前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爸爸对妈妈几乎言听计从,但是似乎某些方面又有农民的固执保守,所以时不时的两人会有些争吵,但通常是爸爸挠着头嘿嘿笑着结束的。

妈妈:“偷偷藏那干什么呢狗蛋?老师布置作业没有,衣服怎么回事?圆珠笔全写袖子上了,我看以后也别给你买作业本了,全写袖子上得了,咱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赶紧脱了我给你洗了,洗了手来吃饭。”

得——别说理由了,撞枪口上了,以我的经验哪怕理由很正常的解释也不行,在妈妈生气的时候很大可能被臭骂一顿,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吧,在外人面前让人如沐春风的妈妈,在我面前异常严厉经常说的就是:“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吗?你看大街上的人我怎么不管,还不是为了你这活祖宗,说你你还不听,一天天就知道玩……”

几个农村家常菜米饭,虽然爸妈不停给我夹菜,但是气氛还有点尴尬,没人说话,出然出现了个小插曲,妈妈夹了一块豆腐,往嘴里送结果还没到嘴边就掉了,豆腐就斜着往下飞到了她白嫩的乳房上,今天妈妈穿了个紧身背心外面是个短袖衬衣没扣扣子,乳房大概露出三分之一,豆腐眼看要滑到衣服上了,这时候一支黑爪子伸过来,帮她把豆腐拿掉,妈妈的脸腾地一下变红了,对爸爸狠狠瞥了一眼道:“你个老不正经的赶紧吃饭,还有你别笑吃完饭赶紧写作业。”

黄昏时分隔壁赵婶(只是个称谓,实际上我比她辈分大)来借种玉米的楼,赵婶:“现在都在收麦播种,楼很难借到刚好我们家的楼(播种机)坏了,柳老师真是不好意思,听天气预报说下星期有大雨,你们也要抓紧时间,收完麦把玉米种上,要不然就耽搁了,不行的话我让我家那口子帮忙。”

妈妈:“您这是哪儿的话,不就借个播种机嘛您跟我还客气什么,不过种子的种植的疏密是我们自己调的,不适合回家可以自己调,老杨(我爸)给播种机上点润滑油,要不让老杨明天给你送过去吧,现在你自己拿家,还是要检查零件上润滑油。”

赵婶满脸堆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啊,还得麻烦你们。”

妈妈:“没事,反正我们家晚几天也要用,早几天晚几天的事。”

赵婶:“那真是太好了,我锅里还烧着水呢就不多留了。”

妈妈:“没事常来玩啊。”

天慢慢黑了,夜很静只有一些虫子鸣叫,妈妈在厨房刷锅洗碗的收拾,爸爸在灯光下摆弄农具,而我在客厅的灯泡下写作业。

顺便说一下我们家的房子,坐南向北竖着五间平房(大概就是房子长度跟宽度呈正方形为一间),从南边数厨房占一间,杂物两间(两间的地方没隔墙),爸妈我三人卧室占两间,说是卧室其实就是中间有个布帘隔开靠近门口的一段当客厅,前门后门只是垒了一道墙留个前后门。 小时候随时跟爸妈一张床,随着长大虽然还是在一个屋子里住,但自己是单独睡的一张床,不想去杂物间理由很简单,一个是从小到大对爸妈房间环境的依赖,另一个我们家在村边,后门边不远就有坟堆,我一个人太害怕,爸妈也就没强硬的让我去杂物间睡。

我的床在靠近房子中间的隔帘,隔帘里边是个柜子,我的床就在顶柜子和墙边,爸妈的床在最里边最开始是只是有蚊帐,后来干脆也用厚厚的床幔围了起来,我的床可是年龄大,稍微动一下就吱吱呀呀的乱响,不过好在我这个人睡得实,基本一觉睡到大天亮,不怎么乱动。

迷迷糊糊我感觉自己跑到一个陡峭大土坡上,一脚踩空掉了下来,猛然惊醒满头大汗原来是个噩梦,紧接着看到好几个老头围成一圈低头看着我,吓得我赶紧闭上眼睛一动不敢动。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发现老头不见了,还是我家卧室,但是感觉不太对劲,借着窗户的月光我终于了发现哪不对劲,我家的窗帘图案是小猫 小鹿的可爱风动物图案,但现在变成了花团锦簇牡丹花开的风格,像是农村的很老的被面,收回目光不敢再看,却发现头顶正上方一个葫芦一样的东西在飘(离窗户远只能看到大概形状),慢慢的飘向柜子,也就是从卧室里向客厅飘,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向爸妈求救的勇气都没有。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自己的腿好像被谁碰了下,感觉像是个人,不敢睁大眼就眯缝着看过去,看轮廓像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在我的床尾靠墙蹲着不知道在干嘛,腿上的触感对方皮肤娇嫩柔软有些清凉,这应该就是个孩子,可是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孩子啊。

这时候越想越害怕,努力说服自己这是个正常孩子,但大门和屋门紧锁,大半夜的一个孩子怎么无声无息的进来的,这几乎……不对这绝对不可能啊,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天亮之前总会消失的,突然听到很可怕的叫声:“咕咕——咕咕喵”“咕咕——咕咕喵”,非常的渗人,但是触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我不敢确定小孩还在不在,闭着眼又等了一段时间。

不知道睡着没睡着,睁开眼睛发现一切恢复正常,而我自己却躺在床底下,刚才的一切让我不知道真实虚幻,正当我要舒一口气时,隐隐听见了几声猫叫,邻居有不少养猫的,以前也听到过,我稍微翻个身床吱吱呀呀的一响,猫就会受惊被吓跑,猫叫声就停了,可今天我没在床上所以没声响,站起来后仔细听居然发现猫叫什来自爸妈的床,算了不管是猫叫声还是根才的诡异事件都要跟爸妈说,要不然后半夜我是不敢睡了,越靠近床感觉声音越大,父母偷着养猫了?还有一些类似狗喝水的声音,我把床幔拉开一条小缝,里边的画面却让我呆立当场。

爸妈床头是有壁灯的,现在壁灯自然是开着的,但因为床幔是自己弄的两层布很厚,外边基本看不出来开灯没有,因为角度原因光线集中照在床上,准确的说的照在我妈身上。 很白就像白玉雕成的美人雕像,妈妈现在浑身赤裸小声呻吟,面色酡红一股形容不出来的表情,像是祈求,哀求,高兴,痛苦结合在了一起,猫叫声是妈妈发出来的,肥嫩白皙的大奶子在轻微晃动,感觉像果冻一样但白的晃眼,上面有两个立起来的大红枣,腰肢不是很细但没什么赘肉,紧接着是个又大又圆白屁股,一双玉腿分开呈M型,中间有一大片的毛发,从小腹下面一直到肛门前边,阴户高高鼓起有些毛孔,让我想起了带芝麻的面包,两条阴唇很厚实,因为厚实所以即使阴唇很大也能立起来,而不是向两边倒,阴唇正上方是光滑的小肉球,有黄豆那么大,肥屄中间有一些粉嫩的肉,既像是在呼吸 又像是在收缩,整个鲜红的大肥屄像一朵盛开的红艳艳水淋淋的花朵。

像一副美丽的画卷,只不过只用了三种颜色,黑色用来画头发和屄毛,白色用来描绘整个身躯,红色用来点缀大奶子上的大枣和大白屁股中间的肥屄,如果说有什么煞风景的,那就是妈妈两腿中间有个黑猴,趴在那对着那个鲜红大肥屄又吸又舔又咬的,狗喝水的声音是爸爸舔妈妈大肥屄舔出来的,两只黑爪子抓住白屁股,几乎陷在里面,妈妈的屁股肯定很软乎舒服,像游戏的哥布林在凌辱人类女性。

突然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耻,当年不是父亲爆肏妈妈这个大肥屄把她肏怀孕怎么会有我,当年没我的时候叫床声不会顾及,说不定被肏的哭天喊地的,他现在肏屄,舔屄,摸奶,抓妈妈屁股是应该的,爸爸肏妈妈天经地义,平时骂人的肏你妈,就是用鸡巴去肏这个大红肥屄,把妈妈肏的嗷嗷叫,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妈妈“啊~嗯~”一声呻吟打断了我。

妈妈轻声哼哼唧唧地说:“你轻点嘬轻点咬,让狗蛋听见怎么办嗯~~”

爸爸一边舔一边说道:“没事这兔崽子属猪的,要么一觉大天亮,要么十二点之前会醒,现在早睡的跟死猪一样,再说了就他那个床稍微动一下我们都知道。”

妈妈提醒道:“明天~~还有地里的活呢~~做完赶紧昨晚睡觉啊~~”

接着爸爸的腰直了起来,鸡巴也就暴露了出来,就看到爸爸的黑红黑红的,像有句话说的人小屌大,上面有很多青筋看上去很恐怖,估计的有十六公分左右,伸手整理了一下大白屁股下的枕头,偌大的鸡巴在阴唇里来回摩擦,就像要靠鸡巴八妈妈的大肥屄挑开一样,有时候龟头刚被阴唇吃掉就又从阴蒂方向滑出来了,不一会水淋淋的大肥屄生出的淫液已经开始顺着屁股流到被单上了。

爸爸:“你这块地真肥啊,只有我能耕种,这回不抬杠了吧,不用外人的‘联合收割机’,你这骚屄是怎么长得,平时吃的饭是不是营养全在肥屄 大奶子 肥屁股里了嘿嘿~~”

妈妈:“说什么呢你嗯~~啊~~田地将来是儿子的肯定是用机器更轻松啊~~~”然后用手主动掰开大骚逼。

爸爸嘿嘿一笑道:“咱家这块肥的流水的宝地也留给儿子吗?要不要我把‘耕地技巧’教给儿子,来来来用你的大肥屄给咱的农具上点润滑油。”

说着噗嗤一声,龟头分开鲜红水淋淋的阴唇,进入骚穴里面,然后一手一个大白奶子,一口咬上鲜红挺立的乳头,下半身发出吧唧吧唧的水生,使劲的往里肏,也不怕把妈妈撞坏,好像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大肥屄里去。 爸爸低头看了一下到:“何止肥得流水,简直富得流油,来给咱家肥田犁犁地松松土,别让它荒废了哈哈~~”然后鸡巴快速抽动。

这个时候我震惊的看着我的父母,这两个人或者说两只动物,两只赤裸的只知交配的动物,我突然想到了以前在街上看到的,一直小公狗的鸡巴肏大母狗被生殖器锁住,不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嘛,肏又白又嫩得大母狗肥屄繁衍后代,我就是那个后代。

虽然道理逻辑都懂,孩子是父母肏屄出来的,但是一样的长相、一样的人、一样的性格什么都一样,白天老实憨厚的爸爸,受人尊敬温柔美丽的妈妈,突然这种形象急转直下,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像条淫妇母狗一样,张开着大腿掰开大肥屄,求着被大鸡巴肏,就好像白天和晚上不是一个人,就好像光看头部还是依稀能认出来是白天的天使,赤裸的全身却堕落成为了恶魔。

过了一会儿,妈妈发出了更奇怪的声音,不是猫叫,像是个小女孩要哭的声音,爸爸对着她的大红屄肏一下她哼唧一下,肏一下她哼唧一下很有节奏。 突然胡言乱语:“爸爸快肏我使劲肏,把女儿肏死,女儿的大肥屄给你生儿子啊~~嗯~~嗯~~大鸡巴爸爸教儿子种地,大肥屄大肥田只给你肏,只给你种,将来教儿子怎么地,怎么种大肥地,怎么肏大肥屄都要你手把手教嗯~~嗯~~嗯~~好儿子快来吃咪咪,妈妈的大咪咪就是给你吃的,大肥屄也是让你操的,肥地也是留给你种的,使劲肏使劲的犁,不使劲里边的土是翻不到的,就要你的大鸡巴大农具翻我这大骚逼的土……”听到这种话我整个人感觉要爆炸了。

爸爸鸡巴高歌猛进,撞的妈妈全身一颤一颤的,一边舔一边揉着大肥奶说道:“肥屄越肏越爽,肥地是越耕越肥啊,从以前的粉红色变现在的深红色,越来越耐操了,这肥田可不敢给儿子,怕你把她吸干了嘿嘿,除非他老爸亲自指导。”啪——啪——啪拍了几下妈妈的白屁股,然后小黑手又轻轻地慢条斯理的揉捏着。

妈妈的呻吟声突然变的尖利,像是哭喊:“爸爸肏死我了,我要死了,大鸡巴要把我操死了哼嗯~~哼嗯~~哦~~哦~~”抱着爸爸脑袋不松手,一双圆润的大白腿锁住爸爸的腰,好像要把他闷死在大奶子上,骚逼上的水越来越多咕叽咕叽的,爸爸那个大鸡巴就像在打井,打到出水点了,妈妈的骚屄在不停的流水。

爸爸突然加快速度,牙齿轻咬红奶头,双手仿佛要把妈妈的大白奶子捏爆,妈妈肥屄被操的淫液飞溅,我甚至感觉有的都飞到了我脸上,火红的阴唇和一小部分嫩肉随着爸爸的鸡巴进进出出,像一团快速闪烁的红色火焰,极具冲击力,妈妈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好像真的在哭?我甚至担心爸爸会把大肥屄肏坏,把妈妈给肏神经了,过了一会儿,爸爸突然不动紧紧地不着妈妈颤抖,应该是射精了,温存一会儿后从妈妈身上起来,鸡巴从大肥屄里拔出来的的后,发出一声像放屁 又有点滑腻腻的感觉,然后开始用窗前的小水盆清洗鸡巴和大肥屄,应该是结束了。

为防止发现我直接睡地上,就当是抱着枕头从床上掉下来了有缓冲没醒,要不然我的老爷床就要把我暴露了,躺下来才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透,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射了,晕晕乎乎的心里的经常骂人的肏你妈这句话变肏我妈,我妈那么漂亮应该我来,于是变成了我肏自己的妈,爸爸都说了要教我肏妈妈的大肥屄吃大肥奶子的,什么吓人灵异事件都不重要了。

. 第二章 父母双方齐上课

第二天急急忙忙得该做饭的做饭,该吃饭的吃饭,爸爸去田里收割小麦,妈妈在家做饭洗衣服,也就是把昨晚沾有不干净东西的床单之类的洗了,包括我的内裤,因为天亮的时候已经被自己提问暖干了,我以为没事,草草吃了些早饭就上学去了。

中午回家的时候,看到妈妈在和赵婶闲扯聊天:“你们水库边上的地,今年看起来收成不错,是块非得流油的肥地……”

我现在一听见肥地两个字,心里想的就是妈妈那鲜红肥硕的大肥屄,但是妈妈白天表现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过了一会儿,妈妈回来了多我说道:“你爸中午不回来,饭我已经送去了,剩的在锅里你自己去吃。”

刚吃完饭没一会儿,妈妈收拾完厨房气势汹汹的过来了:“听你语文老师说你考了70分啊,你才小学你就七十分将来上中学怎么办?不及格吗?从今天开始别想出去玩了,利用中午和晚饭后的时间我给你补习。”

晚上爸爸乐呵呵的在旁边看着来了一句:“没事慢慢来,我们狗蛋是最聪明的。” 妈妈恨铁不成钢的咬牙说道说道:“是啊,聪明的以后不上学要当混混了?你多大了啊,名词、动词、形容词都不分清楚,怎么学的混过来的吗,你这样对得起我和你爸嘛……”气的酥胸一起一落的。

第二天我找机会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床,声音为什么那么大,一个是固定铁条松动,就在床底下找根木棍顶着,另一个一些缝隙需要软化物填充,有些则需要一些润滑物,提到润滑物就想到妈妈胯间大骚屄里的淫液,然后告诉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完工后虽然还有声响,但注意点偷偷上下床不成问题,再说了床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也会暴露的,床的问题解决了,可问题是他们好几天没有肏屄,每天等到十二点左右,期待的节目并没有出现,以至于让我以为那次是个幻觉。

联合收割机半天手动两天,大太阳暴晒两三天,晒的时候播种,五天过后农忙几乎过去了。 爸爸又去煤矿上班,早八点到下午四点,晚饭后看着妈妈训斥般的教育我:“名词是表示人事,物地点的一种名称,像桌子椅子汽车等等,这有什么难的就不理解记不住啊,你什么脑子啊?动词表示人或事物的动作存在变化的词,比如跑走跳等等,形容词就是……”。 每天等到十二点,第二天没精神心不在焉的,食欲也不振,能学好就见鬼了,甚至其它课程也听不进去,妈妈听其他老师说后都快急疯了,不仅成绩会大退步,身体也会垮掉,看着我憔悴的脸有些心疼,叹了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不到八点就下课了。

一家三口在客厅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剧,我感觉没什么意思,爸爸和妈妈好像在小声说着什么,有时候手指指着电视哈哈大笑,我像是不存在的局外人,到快九点的时候爸妈让我去睡,他们也要关电视睡了,难道又要在黑夜中等待到午夜了?

躺下没一会儿就听到了一些声音,从爸妈床的那边传来的,难道?可是现在才九点左右啊,偷偷下床撩个小缝一看果然,妈妈光着雪白的身体和赤裸的爸爸在聊天。

妈妈:“这几天感觉补习不仅没效果,甚至成绩感觉还会倒退,饭也不好好吃,每次吃那么一点,这么下去了怎么办啊?”

爸爸:“他每天熬夜到十二点等着看大肥屄,白天没精神,注意力不集中肯定学不好,难道指着你身上说,这是你妈的奶子,骚屄,屁股这些是名词,爸爸的大鸡巴肏进你妈妈的肥屄的肏就是动词?这样他注意力肯定集中。”

妈妈:“也许可行,只是让他看一下,又不是别的什么,只要学习成绩的提高,身体变好这不算什么,可以把肏屄时间往前一点省得他熬夜。” 我算是看出来了,父母说的话就是给我听的,你们不已经提前到九点了吗,还再说一遍,回想一下自己还真是小孩子太幼稚,内裤干涸的精液上爸妈不知道是什么?床缝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减小噪音的卫生纸是干嘛的?为什么从那一天后开始熬夜?为什么熬夜不多不少在他们经常肏屄的时间?漏洞一大堆。

然后妈妈跪着觉着大白屁股趴在床上,爸爸横躺妈妈身下,因为重力的关系大奶子变得有点长,爸爸脑袋正好在大肥奶下面,一伸舌头就能叼住奶头,一只手摸奶 一只手几根手指插入肥穴,然后嘿嘿笑道:“你不会真想在这种情况下叫他学语文吧,他能记得住才怪,注意力全在骚屄大奶子上。”

妈妈:“我还有别的法子,再说了我儿子让他看我愿意,教不了语文就教他怎么肏屄,你不是说要把你叫的宝贝肥田传给儿子吗咯~咯~”然后妈妈小声跟爸爸说了一些什么,声音很小我听不清。

爸爸愣了一下道:“好!让儿子好好看看,他爸是怎么把他妈肏的嗷嗷叫,看看他当年怎么来的,把她妈妈的大骚屄肏爆。”

妈妈笑道:“得了吧当年是谁新婚夜,紧张的还没肏进我的屄就紧张的射到我大腿沟外面了。” 爸爸不服的说:“我那不是第一次没经验嘛,后面哪次不是把你个大肥屄肏的哭天喊地,抱着我不停叫大鸡吧爸爸的,最狠第一次还被肏的尿床了,这么大的人了也不控制一下哈哈。”

妈妈的脸腾一下变得通红,可能感觉面子上挂不住。

爸爸一手揉捏着肥满的奶子,像在挤奶又在揉面,一手张开把阴唇夹在指缝里轻轻上下律动妈妈的大阴唇,而这个时候妈妈呼吸急促,“嗯!~嗯!~嗯!~”发出了像猫叫一的呻吟叫床声,原来是这样。

这时爸爸对着我的方向说道:“想让你妈这个大骚屄发情其实很简单,大白奶子轻柔一段时间,先把这两个大白馒头发起来,尽量的刺激阴唇但也要轻柔,等过段时间大骚屄开始流水,大奶子开始发涨,阴蒂和奶头都变大之后。”

这时大肥屄部位的手的食指和拇指,正在揉捏妈妈的阴蒂,另一只手捏着大肥奶说道:“接下来就是你妈的屄豆子(阴蒂)和奶子头,这个时候就不要轻轻地来了,屄豆子使劲捏只要不受伤,你妈喜欢这样,奶头也是像你买的小零食软糖一样,让你妈不受伤的情况下,舌头轻舔奶头尖儿,牙齿咬得适当重一点,这样过瘾。”爸爸特意呲着牙,让我看清楚,妈妈的奶头在牙齿夹击下变换各种形状,妈妈不疼吗?

爸爸好像知道我的心思:“不用担心你妈疼的问题,你妈这个骚屄已经习惯了,不使劲来大肥屄和奶子还不习惯呢。”

果然过了一段时间,妈妈的呻吟声变成了要哭的小女孩的声音,双手不知所措,一会儿张开放床上,一会儿揉自己的另一个大肥奶,一会儿抚摸爸爸的脸,头发散乱满脸酡红。

这时候爸爸换了个位置,来到了爬着的妈妈大白屁股后面说道:“接下来已经可以提枪上马了,但是还可以让你妈变得更骚,那就是舔她的大肥屄。”

说着爸爸捏着妈妈两边的大屁股,爸妈妈的大肥屄分开解说到:“舔骚屄当然不能光舔的也有技巧,屄豆子像刚才一样要重一点要,屄梆子(阴唇)要连吸带轻咬,屄芯里的嫩肉每当动的时候就舔一下,这几个是重点,其他的自由发挥,只要做到这几样你妈就是你的一条,只知道被大鸡巴肏长者骚屄的母狗。”

说着脑袋凑了上去,发出来稀里哗啦的水声,还真像狗在吃食,动作像声音也像。

刚舔了没多久,妈妈就发生了变化,虽然还在小声哼唧着,但是腰和大白屁股不安的扭来扭去,带动着大奶子也晃荡着,白皙腰上一层细汗越压越低,肥硕的大白屁股越撅越高。突然开口道:“大鸡巴哥哥别舔了,快来肏妹妹的大骚屄——大浪屄。”

然后妈妈转头看向爸爸,视线扫过时,我隐约觉得妈妈看到了我,然后妈妈对着爸爸说:“爸爸快呀,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这个贱屄,把我肏死,好儿子用你的大鸡巴使劲出杵妈妈的大肥屄,你好好学习文化,妈妈让你学肏屄,肏妈妈的大肥屄。”

爸爸这时候直起腰来跪在妈妈大屁股后面,用青筋暴起的大鸡巴研磨着妈妈的大肥屄说道:“对,儿子好好表现,到时候爸爸帮你把肥屄掰开,帮你把鸡巴肏进去,毕竟这肥田你没料理过不知道情况,爸爸可是肏多了,要不然哪来的你。”

说着屁股往前猛地一顶,咕叽一声肏入肥屄,然后趴在妈妈背上,手从两边下去抓着大奶子。

啪————啪————啪……

白皙的肥屁股被撞出一阵阵波浪,撞上去一定很舒服,妈妈也不张嘴叫了,只是闭着嘴哼唧哼唧的。

然后慢慢的又开始张嘴淫叫上了,“老杨块肏我,使劲肏我,小骚逼太骚了,没大鸡巴肏日子过不下去,为什么奶子和骚屄都肥,就像想让大鸡巴肏才长得,啊!~~啊!~~嗯哼~~嗯哼~~过去那(前夫)俩人都没你会肏。”

爸爸笑着说道:“你这骚浪的大肥屄只有我能降得住,我得先把你这骚劲给制住,记住了儿子,当鸡巴肏进你妈的大肥屄,你妈从狗哼唧声变成大声浪叫时,那说明你妈快喷水、快高潮了,鸡巴要加快速度。”

随后双手放开大奶子,使劲的抓稳妈妈那大白屁股,啪啪啪啪……的加快速度,妈妈被肏的前后乱晃,特别是刚刚被解放的大奶子,前后乱甩出现一个弧度,用奶头划出一条红线,呻吟声又变成本人的哭声一样。

哎啊!~~哎啊!~~哎啊……

“肏我!肏我!肏骚屄!肏妈妈!……”

突然出现了个意外,不知道是东西时间长了变得不结实,还是因为我太激动,我和爸妈之间的遮挡物——床幔,被我拽下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愣在原地没动,妈妈感觉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只穿着内裤的我,而且我的鸡巴把内裤顶老高,气氛有些尴尬,只有爸爸不受影响,还在快速挺动黑红的鸡巴。

妈妈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可能受到刺激,骚屄里的淫水乱流,甚至受到爸爸黑鸡巴的挤压乱喷。

爸爸则边肏边说:“你看你妈的骚屄骚不骚,被老爸的黑鸡巴肏的乱喷骚水,而且现在骚逼里还在收缩,不让我的黑鸡巴出来呢,个骚母狗。”

说着使劲捏了两把肥奶子,又对着大白屁股打了几巴掌,然后就捏紧大白屁股快速抽插不再说话,妈妈也是只剩下呻吟。

因为大肥屄淫水太多,所以啪啪声就变成了黏糊糊的啪叽——啪叽——的声音,整个房间就剩啪叽声和妈妈的淫叫。

因为没了床幔,爸妈好像也没反应,我在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的就越靠越近,发现爸妈不管就干脆躺着脑袋在妈妈肚子旁边,近距离看爸爸的黑鸡巴肏妈妈大肥屄是什么样的。

妈妈的骚屄孔被爸爸黑鸡巴撑的很圆,阴唇和一部分骚肉被一次次带进带出,周围很多白色泡沫,阴毛上都是,甚至有一根不知道是谁的阴毛,快被爸爸肏了进了肥屄里去,我就下意识的想帮忙把那根毛捏出来,结果突然爸爸跪着的膝盖动了一下位置,碰到了我的头,我疼的哎呦一声,紧接着妈妈的手可能要换位置,压倒我胳膊的一块肉,疼得我倒抽冷气,从床上起来站在窗边,看向爸爸妈妈。

爸爸挺着黑鸡巴吧唧——吧唧——的肏着妈妈的肥屄,妈妈这是呼吸急促的继续淫叫,让我想不明白刚才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冷了多久,在急速吧唧吧唧和妈妈的哭喊中肏屄结束了,温存一会儿后,用水盆清洗下体。

妈妈一边洗肥屄一边笑道:“这小子这么大声音都没醒,睡的真瓷实。”

爸爸接着道:“不醒还不好吗?醒了看他妈的大肥屄被爸爸大黑鸡巴肏的喷水吗?”

然后妈妈瞪了一眼爸爸说:“不过孩子也不小了,前几天还梦遗在内裤上了,内裤脏了应该换掉要不然也不卫生。”

人后两个人洗干净就关上壁灯睡了,留我一个人在黑暗中。

我不是站在这吗?难道我隐形了?爸爸妈妈看不见我,为什么说我还在睡,我的床上没人啊,难道又闹鬼了,不太可能啊,爸妈两个人一起闹鬼?那是为什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听到妈妈嘟囔道:“只要狗蛋学好,妈妈什么都是你的,别再胡思乱想了。”

听到这我反应过来该睡觉了,是又湿掉的内裤脱掉,新的明天再穿,躺下想事。

为什么他们看不见我呢?突然灵光一闪好像明白了什么,最后父母说我睡得瓷实,让我勤换内裤,包括妈妈最后的嘟囔让我早睡,既然我都睡瓷实了,还用提醒早睡吗?那证明他们知道我没睡,知道我在看他们俩的春宫大戏,只是装作看不见。

是床幔的问题?第一次偷看爸妈事后知道的,这一次是他们安排的色情表演,他们早就知道我在床幔外偷看,两边都心知肚明,床幔只是个摆设,哪怕掉了下来,床边也没人,儿子正熟睡着呢,是看不到父母的。

这是个阳谋,爸妈肏屄时间提前,并光明正大的让我看,以激励我好好学习,不走歪路,虽然知道套路但我却拒绝不了,但是打我那两下怎么回事儿,能看不能碰吗?也许我学习成绩提高后就能肏上妈妈的大肥屄了,想着想着就进入梦乡。

后来才知道我想太多了,两次基本是夫妻俩在肏屄,实际上还是跟我没什么关系,虽然第二次明着看,但那也只是在看,连碰都不能碰,爆肏妈妈大肥屄的还是爸爸,一切都没改变,就像驴子前面吊的胡萝卜,看着很近却吃不到。

爸妈的如意算盘是:先利用春宫大戏让我好好学习,这样吸引着我,肯定说什么我都听,长大一点去镇子上初中,镇子离村子两公里而且是一道岭,天天回家很麻烦,因为镇上初中住宿条件不怎么样,肯定让我住外公家,一星期回家一次,高中在县城离家二十公里,一个月回来一次,这样慢慢就把母子隔开了,时间上让我慢慢淡忘,说不定会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儿,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至于我想的抱着妈妈的大白屁股肏她的肥屄简直白日做梦,他们肏屄的淫荡话语只是日常而已,我没偷听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只要我学好妈妈就听我的这些话是新加的,只为了激励我,让我过一过眼瘾,毕竟儿子肏妈的肥屄是乱伦,爸爸妈妈不可能同意的。

但现在的我是不知道的,躺在床上带着美好的憧憬进入甜蜜的梦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