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秘密 (3-4) 作者:39792ok

.

【晚上的秘密】

作者:39792ok2020年8月22日首发于sis001

. 第三章 棘手的后遗症

第二天还是日常的吃饭上学,爸爸抽空把床幔装上了,妈妈贤惠持家做饭,就好像昨晚那两只交配的动物,不是他们一样。 回家的时候看到两个小孩在互骂:“我肏你妈屄,你妈屄,你妈屄,你妈大血屄……”,然后被大人拉开了,照着屁股打了几下,就哭着回家了,脑子里立刻出现妈妈那咋眼的鲜红色肥屄,心里想只有我能肏我妈的大肥屄,你们只能骂人过过嘴瘾。

可能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爸妈接下来两三天没肏屄,不操逼的时候,床幔就拉开着,穿着新买的睡衣睡觉,好像在告诉我今晚大肥屄要休息了,你不用等了。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熬夜了,生活规律了还是没精神不舒服,饭量也下降了,看上去有些憔悴,也许是身体还没调整过来。

今天是第四天,中午家里包的猪肉大葱饺子很香,我吃了一大碗,根据我的感觉有肉菜,包饺子之类的,今晚应该有节目,想到这里我就很兴奋。

妈妈手很巧,饺子皮两边捏一下就成型速度也很快,像一个包饺子的机器,机器嗯?突然我好像明白了那个笑话,饺子机、妈妈的肥屄、饺子皮、妈妈的阴唇、爸爸的黑鸡巴、黑芝麻馅的,再加上他们暧昧的笑声,脑海里出现了爸爸的大黑鸡巴肏妈妈肥屄的动态画面,渐渐地和妈妈包饺子的画面重合在一起,区别在于真正的饺子机是妈妈的肥屄,而不是她的巧手。

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的手,妈妈奇怪的问道:“你看什么呢?怎么想学包饺子啊?”

我本想打个哈哈应付过去,忽然觉得肚子一阵不舒服,有一股干呕的感觉不太对劲,还没走到后门的厕所就哗——的一声,中午吃到的饺子全吐了出来。

妈妈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看到我吐的一地道:“狗蛋!你怎么回事儿啊,哪不舒服跟妈妈说”,因为手的温度不稳定,所以妈妈用自己额头贴着我的额头说道:“也不发烧啊,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啊”

我回答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没精神,有时候轻微的头晕、恶心”

妈妈说道:“可能是感冒发烧之类的,我去拿体温计给你量量”

一会体温计拿来了,妈妈拿着甩了几下,让我把金属那头夹在胳肢窝里,加了五分钟左右,妈妈拿出来看了一下说道:“三十七度七是低烧,怪不得感觉不出来,不能拖得去医院”

其实我家是有退烧药的,有时候爸爸有个小感冒发烧之类的就吃退烧药,不用去医院,至于妈妈,在我有印象以来妈妈好像就没生过病,可能就是我是妈妈的宝贝儿子对我更重视吧,非让我去医院。

我:“不用去了吧,吃点药就行”,其实我是怕打针,不是怕疼啊,而是怕打针之前的状态,特别是棉签消毒的时候最可怕,简直就像死刑犯在等死一样害怕,针扎上后反而不怕了。

妈妈好像看穿了我在想什么噗嗤一笑:“怕打针是吧?你都十三岁了,过去十二岁都算大人了,这么大人了还害怕打针也不害臊呵~呵~”,没办法只能跟着去了。

因为爸爸四点才回来,妈妈午饭都没顾上吃,就带我去村卫生所,在卫生所又量了一次体温是三十七度八,因为体温不是太高并没有打针,所以我的屁股逃过一劫,村医只是开了点退烧药大概四天的药量。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没确定生病之前虽然也难受,但好像能克服一下子,知道自己生病后一下子好像脆弱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四点多爸爸回来给我带了个悠悠球,说是看到镇上孩子很多玩这个,本想回家后妈妈肯定又会说爸爸乱花钱之类的,但妈妈似乎现在没心情搭理爸爸。

爸爸知道我生病后,心疼的不行,问我想吃什么,那我肯定想要些小零食了,结果却被妈妈拦下了,说生病吃药期间不能吃乱七八糟的。

晚上的时候床幔是拉开的,父母两个人穿着睡衣,这代表今天晚上的春宫大戏没了,也是啊这种情况下爸妈估计也没什么心情,我有些失望。

突然爸妈的床头灯开了,因为没床幔,就看到妈妈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爸爸看了妈妈一眼没说什么就继续睡觉了。

衣服脱完之后,一手揉捏大白奶子,另一只手轻轻拨弄自己的阴唇,而且是朝着我的方向,只有些动作,并没有什么呻吟,应该是妈妈对今晚节目取消的补偿,妈妈不想让我失望。

但妈妈自己好像没什么感觉,只是为了给我做表演有些做作,我不想妈妈为了我去折磨自己,就闭眼睡觉,我一睡她自然就睡了。

爸爸当然不是不关心我,没心没肺的就睡了,而是因为他是顶梁柱,明天要上班的必须睡,不然这个家怎么办。

接下来几天按时吃药上学,爸爸下午回来都会带一些橘子、香蕉苹果之类的水果,但是第四天药吃完的时候,烧还是没退,没任何效果。

爸爸提议说隔壁村里有个医生很有名气,去让那个医生试试看,但是妈妈坚决不同意,因为那个医生是没证的赤脚医生,还是去镇上大一点的医院靠谱。

镇子上的大医院有两家,一家是镇卫生院,另一家是煤矿的矿医院,两家差不多,但是我外公在镇医院有熟人,所以我们去的镇医院。

因为爸爸早八点的班,所以正好骑摩托把我们送到医院门口,看到一颗身穿白色衬衣的灰色裤子的老人,一头白发梳个大背头精神奕奕的像个老干部,他就是我的外公——柳矿,煤矿的矿。

我外公今年六十三岁,外婆很早就过世了,外公以前好像是矿上职工后来退休了,只有我妈一个女儿,宝贝的不得了,造化弄人宝贝女儿婚姻不幸,好在现在过得还不错,自己也有了个可爱的外孙,听说外孙病了,急的团团转到处找人打听好医生。

爸爸把摩托车听医院门口,对着外公说:“爸~你跟娟儿带孩子进去吧。我就去上班了”,外公说道:“嗯 路上小心骑慢点”

然后笑着对我说:“狗蛋 这么长时间不见有没有想外公啊,几个月不见你长高了,知道你小子爱吃桃,家里桃树结了不少给你带了一些,怎么样难受不难受啊,要不赶紧进去找医生”

我答道:“外公我没事,我……”

妈妈焦急的接过话头说道:“爸~那咱们赶紧进去吧,别耽搁了,您不是矿上的人嘛,怎么不去矿医院,怎么来镇医院了”

外公说道:“边走边说吧,镇医院这个老伙计对感冒发烧很有一套很灵的,很多村里治不好的经他手都药到病除了”

妈妈听后默默的点了点头,不一会儿就到一个诊室,里面是个胖胖的秃顶老爷爷,几乎只有后脑勺有点稀疏的白发,没有穿白大褂,而是普通的衣服,听外公说快退休了,基本不怎么上班,这回是看外公的面子。

看到外公后站起来说道:“哈哈老矿还真稀奇,你身体那么好还会来医院啊”,扫视了我妈和我之后看向了我。

外公:“是我这外孙有点发烧,麻烦老哥给看看”

妈妈笑着说:“刘叔好,麻烦您了,快叫刘爷爷”

我紧张的叫道:“刘爷爷好”

“诶~真是个乖孩子,没事儿啊孩子别怕,当年我跟你外公关系好着呢,来手伸过来我看看”

先是把脉,然后听诊器,后来验血、验尿,总之折腾了大半天一直到中午,开了一个星期的药和三天的输液瓶,药回家吃,输液瓶也可以在村卫生所扎针,之后在镇上饭馆吃的午饭,下午在外公家玩了一会儿,等爸爸下班一起回家。

刚开始三天妈妈请假,几乎天天在村卫生所陪着我,为我剥瓜子 削苹果,爸爸也是一下班就玩卫生所跑,大包小包的买好吃的,当然是医生嘱咐的可以吃的东西。

村卫生所没什么人,是个大院子和几间平房,一个医生一个护士是两口子,人手不够的情况下医生也可以当护士用,有时候偶尔会有感冒发烧的村民会来买个药,冷冷清清的很无聊。

三天很快过去了,输液瓶扎完了,但我好像没什么感觉没变化,家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不安,按理来说输完液吃药三天应该有些效果的,但病情就是毫无变化。

今天晚上又该表演了,但是妈妈只是把衣服脱光,大腿张得开一些,床头灯打开,肚子上盖个毯子就睡了,可能受到家里氛围的影响,我也是草草扫了两眼就睡了。

果然,药吃完后病情毫无变化,没减轻也没加重就是毫无变化,那么接下来就是换县医院了,这次爸爸也请假了,爸爸妈妈外公三个人陪我一起去。

村里是没有公交车的,而骑摩托去县城对交通规则不太熟容易惹麻烦,再说了我们这县城交警可是声名狼藉,想找你的事那还不简单啊。

所以爸爸先是骑摩托把我们一家送到外公家,在镇上外公家里住一晚上,然后第二天起个大早,在镇子上坐公交车去县城。

到了县医院也是各种检查,各种仪器检测,忙得不可开交一直到下午,检查的结果是什么我自己并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屁股挨了一针,哎~~这一针还是没逃过去,又是一堆药片和输液瓶,看着爸妈和外公的脸色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又是一星期,药物又用完了,却出现了最坏的结果,病情还是毫无起色,我更憔悴了肉眼可见的消瘦了,妈妈天天的掉眼泪,爸爸则是一声不吭的抽烟。

接下来按正常情况下应该去市医院了,但实际上并没有。

因为很简单,在我们这里,村里生病的往市医院送基本等于就被判死刑了,大部分死在半路,少部分住了几天也死了,剩下的吊着命,每天消耗的大量钱财,到头来病没好钱没了家破人亡还是死,简单地说就是谁谁谁送县医院了,这种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

所以我爸妈根本就不往那想,或者说没敢往那里想,最后没办法,还是我外公找到个熟人,说可以让他看看,说不定有用,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爸妈也没选择的余地就同意了。

爸爸找的是镇敬老院的一个人,之所以刚开始没找他,是因为他没有证,是个赤脚医生,平时只是看个小感冒发烧之类的,如果只是这样也就不会找他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神家,就是神婆、神汉之类的,爸妈也是没办法了碰碰运气,再说了村里人对这些也是很信得。

其实这件事还是有内幕的,妈妈绝对不会接受吃香灰、喝符水之类的东西,而外公也了解自己的宝贝女儿,找的人也不会触妈妈的霉头。

医务室就是他自己的房间,靠近房间门口的地方弄了点药摆放在那,西药中药都有,靠里面的墙上供着不知道什么神,神像前的供桌上一个大大的香炉,里面很多香灰,看来是经常烧香的,房间里没有床,看来是特地弄了个房间来当诊室。

老爷爷穿个T恤大裤衩,皮肤黝黑身材高大,像个普通农村乘凉的大爷,也许……他就是个普通农村大爷。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什么叫爷爷的客套话,爸爸妈妈也很严肃,我甚至不知道医生姓什么,他只是让我在神像前转一圈,拿柳枝往我额头散了点水。

我不解的问道:“爷爷 为什么你没用听诊器之类的医生检查啊?那个柳枝?”

医生爷爷哈哈笑道:“这方面有用的话,你在镇医院就该检查出来了,而不是到县医院还是一无所获,这方面我是不如那些大医院的,我检查的是别的方面,至于那个柳枝是我老师的习惯被我继承了,没什么特别意义”

我想问检查哪方面的,他只是笑笑说:“这种技巧要保密不能告诉外人”,然后跟父母外公小声谈论几句,就过来问我。

医生爷爷:“生病前后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比如独自一人去过偏僻的地方或者坟地之类的,或者什么奇怪的噩梦之类的”

偏僻的地方?奇怪的噩梦?我突然意识到那天晚上那个,不知道是真实还是虚幻的经历,但是因为后面爸妈精彩的肏屄大戏,让我稀里糊涂的就把它给忘的一干二净。

经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于是我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交代了,从变换图案的窗帘到漂浮的葫芦,从小孩的接触到渗人的怪叫声,并且还要我把怪叫声学给他听,当然后面看春宫戏的事肯定不能说。

然后给我倒了杯水关上门,老爷爷和三个人去外面说话,离门口有一段距离,我想听听说的什么,但门很隔音根本听不见,我偷偷把门开一条缝还是不行听不见。

他们说什么呢,看来是不想让我听到,怎么办呢?

这时候发现一个煤球炉子的排烟管,可能天热炉子撤了管道还没拆,或者说人家就没打算拆,外面排烟口刚好在他们说话地方的旁边,排烟口还挂着一个装有水的半个塑料瓶,用来去吸收排烟口的烟尘的,为了挂瓶子方便所以不会太高,但也不会太低冲着人脸,所以只是比脑袋稍高一点,因为医生爷爷相对身材高大一些,所以更接近排烟口。

我急忙耳朵贴着进烟口,终于听到了,医生爷爷声音最大只是有些地方不太清楚,爸妈外公得声音小,但我对他们的声音更熟悉,所以听着没问题。

老爷爷说道:“这孩子是丢魂了,床头的小孩是他的三魂之一,听到猫头鹰的叫声,那个魂魄又吓得回到身体里了,现在这状态是神魂不稳,正常状态下神魂自己慢慢会稳得,但他阳气不足,身体虚弱恐怕……” 外公说道:“不是说小孩儿十二岁之前才会丢魂的吗?他都十三岁了啊,怎么还会丢魂呢?”

老爷爷说道:“老弟啊,小孩子是十二岁之前容易丢魂,但也容易找回来,因为十二岁之前有灵气护体的,不然小孩子那还不天天丢魂,世界那还不早就乱套了,而他刚好十三岁离火力最旺的十八岁最远,灵气没了火力又弱,你们家还是在村边,所以(没听清)……要不是你这当妈妈的他可能活不过十岁” 妈妈惊讶道:“我?”

老爷爷说道:“是的你的阳气重庇护着他,这里的阳气指的是生命力,而不是指男女的阳气,生命力强的人身体健康不怎么生病,你是他的亲妈不会排斥你,所以是你一直庇护着他”。

其实还有更直白的,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你奶子大屁股肥好生养,当然老爷爷不知道的是妈妈的生门,也就是大肥屄也很有生命力。

妈妈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请个神仙回家供着?”

爷爷摇头道:“你们家不怎么供神,以你儿子的身体,不接触这些东西是最好的,甚至要尽量远离这种事情,如果你以后也神神叨叨的反而会加重他的病情”

妈妈焦急道:“那该怎么办?”

爷爷笑道:“我不是说了嘛答案就是你,平时母子尽量多接触(没听清)……,十六岁之前不要长时间离开你,不要一个人去偏僻地方,如果非去不可的话就找个小袋子装点你的头发做个护身符,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这么做,这会加重他对封建迷信的信任,从而加重病情”

从老爷爷嘴里说出,不要相信封建迷信总是感觉怪怪的。

可能外边的爸妈们也奇怪医生的话,医生解释道:“我只是治病而已,什么有效用什么,你们孩子的情况,要远离这是乱七八糟的”

当然最好的护身符材料不是头发,而是生门肥屄附近的屄毛,但还是不适合说。

爷爷:“简单的说就是,除了平时贴对联 贴门神 灶王爷之类的民俗,鬼神之事不要让他接触,不要让他相信,避免他胡思乱想,慢慢年龄大了就好了,我给你们开几副中药带回去让他吃几天,切记一定要他相信是吃药好的,跟其他的的乱七八糟神鬼没关系(没听清)……,没事吃完药就会没事的”

爸爸:“那就谢谢医生了”

说着几个人就要进来了,我赶紧坐椅子上假装喝水,一只手托着腮捂着耳朵,这是怕进烟口有脏东西蹭在脸上,被爸妈看见所以捂着点,然后老爷爷进来之后,给我包了几包中药,不是熬得那种,是打碎的像花椒、八角打碎的香料一样药面儿,吃到嘴里用水冲下喉咙,饭后一包一天三次一共三天,晚上药单独列出来可以睡前再吃。

其实就是普通的安神的中药,可能是前边西药吃的没效果,怕我对西药没信心不相信,所以换的中药,只是个幌子而已,重要的是妈妈。

临走时我看爸爸除了付问诊和药费,还额外给了个红纸包好的红包,老爷爷并没有推迟坦然收下了。

中午在外公家吃的饭,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爸妈在厨房张罗着做饭,我在客厅看电视,感觉没什么意思就去厨房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爸妈也不让只是让我歇着,突然发现爸妈一起做饭的画面很美好、很温馨,一家人一辈子这样多好啊。

晚上吃完饭全家一起看电视,一家人其乐融融,看着看着爸爸起身去了卧室,因为隔帘是拉开了一半,但是柜子挡着看不到我的床,却能看到一点爸妈的大床,爸爸把我的被子枕头放到了他们的大床上,我想了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跟妈妈多接触?

过了一会儿电视关了,我跟妈妈进入卧室,爸爸在收拾床铺,妈妈跟我说道:“为了方便照顾你,这几天你跟爸妈睡”

我点了点头,我的被子在最中间,床边是妈妈,爸爸在最里边,倒杯水吃了药钻被窝,跟爸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我心里想的是,就在前几天我躺的这个位置,我妈这个大肥屄被黑鸡巴肏的跟个母狗一样,那个大屁股……就在我幻想的时候突然一阵眩晕感、眼皮很重,就像你明明不困却有力量强制让你睡一样,这简直是蒙汗药啊,怪不得的特地说晚上吃的……一觉睡到大天亮。

从第二天下午开始就感觉有效果了,至少食欲恢复不少,稍微多吃点不会再吐了,爸妈很高兴,以为这下有希望了,结果最后一包药吃完,也只是呕吐感消失,精神不集中消失、轻微头晕感还是有,一量体温还是三十七度七,妈妈像是也丢了魂,完了怎么办?爸爸也是失神的往着大门。

症状消失代表方法是有效的,但为什么没彻底好呢?

我看着妈妈的样子,我有些心疼,想安慰她,却犯了个巨大的错误,说道:“吃了三天药,也和妈妈近距离接触了三天症状是减轻了,可能是药量少了,前几次的药不都是一星期的嘛,让老爷爷多开点药也许就好了”

爸爸妈妈忽然震惊的看着我,那天说话声音很小,哪怕儿子偷听贴着门甚至打开门缝也是听不到的,儿子怎么知道的,她想起医生说的:“你们家还是在村边,所以容易招一些脏东西,他的生命力又弱,要不是你这当妈妈的他可能活不过十岁……平时母子经量多接触,在你们两口子床上加床被子,夫妻俩和儿子睡个一星期左右,再加上那几贴药基本就行,正常情况下药吃完就没事了,后面跟父母睡几天只是巩固一下,十六岁之前……跟其他乱七八糟的没关系,但如果吃完药还没好,那我就无能为力了,你们也不用再来找我,不过这可能性极小,没事吃完药就会好的”

其实正常情况下跟妈妈睡就行,但是母子两人睡一张床不太好听,说跟父母两个人睡好听一点,即使被患者知道了情况导致病情没好,也还有最后的办法的。

毕竟吃药只是幌子,妈妈才是重点,只不过需要母子更亲密的接触,两个人最亲密的接触是什么?医生心知肚明,但他们是母子不是夫妻,这就表示不能用最后的办法,也就是没办法了,毕竟不可能让患者和家属乱伦。

现在拿主意的全是妈妈,毕竟病好与不好是靠妈妈的,但现在发展成这个地步怎么办,前面的药几乎毫无作用,至少这次的方法真的有效,那么下面怎么办。

妈妈想着:去问老医生也许还有办法?不行,那天医生说的不像假话,假如去问就会泄露儿子偷听的事,那就变成真的没办法了,只能更亲密的接触,然后自己儿子真的莫名其妙的好了,医生会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吗?传出去母子乱伦自己一家还活不活了?妈妈不敢拿全家去赌,不如自己在家先试一试……。

然后就看到妈妈和爸爸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爸爸眉头紧皱好像很无奈,走到我身边看着我的脸,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最后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对妈妈点了点头。

晚上的饭是炖排骨很香,我很快意识到,通常有肉代表着晚上有节目,但我睡在他们床上啊,他们怎么肏屄啊?难道直接在我脸前面?

接着又出现了更奇怪的事,一家看电视的时候爸爸八点就要去睡了,平时不都看到九点吗?我偷偷看了一下信号,爸爸没脱光睡,穿的睡衣躺在最里边,这么早就睡了,还是睡衣看来今天没节目了啊奇怪。

快九点的时候妈妈关掉电视,提醒我该睡了,和妈妈一起去卧房,发现大床上我的被子不见了,难道我要回小床了?

妈妈向我说道:“你那臭烘烘的被子我洗了,今天你跟妈妈盖一条被子”

说着妈妈脱掉自己的衣服,最后只剩下个蕾丝黑色的内裤,虽然不是丁字裤,但因为妈妈屁股太大c衬托的就像丁字裤一样,后面的布料老往屁股缝里钻,前面的布料差点盖不住大肥屄,鼓鼓的两边有一部分阴户都露出来了,一些屄毛也在外面。

我有些慌乱紧张,虽然妈妈身体看过好几次了,但以前是不对话的微妙隐形状态,现在在妈妈才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

妈妈不解的问道:“愣在那干嘛呢?赶紧脱衣服睡觉啊”

“哦~~”我应了一声脱得只剩内裤,钻进了被窝,我还是在中间,只不过这次和妈妈一条被子,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妈妈,妈妈拖脱得是剩下了内裤了。

爸爸闭着眼平躺着但没有呼噜声,应该是没睡或者没睡着,妈妈则是头靠在床头,随便拿了本书在看,而我则在中间,尽量不触碰到妈妈,虽然心里想过,但是那毕竟是妈妈,想象是想象现实是现实,妈妈在我心里还是很有威严的。

. 第四章 妈妈的生命力

因为我尽量和妈妈保持距离,所以导致我只盖了一点点被子,其实过了麦收季节的天气是不用盖被子的,那只是夏凉被,但是我们这有个说法,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盖着点肚子,不然会着凉,所以我下意识就轻轻拉了一下被子。

妈妈看了我一眼把书放下,轻笑着对我说道:“离我那么远干嘛啊 ,你妈我还能把你吃了啊,你愿意盖被子都给你”

说着把被子一股脑的扔我身上,就像平常母子一样跟我说道:“明天就回学校吧,再耽搁课程会拉下越来越多,你学习会更吃力的,还有最近天热,也别跟着别人去水库洗澡(游泳),那个水库每年都淹死小孩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水库的水底有水……有水草,缠住了腿脚就完了,你可千万不能跟别人去啊,别你为你会几下狗刨就能耐了,俗话说:淹死都是会水的”

妈妈应该是想说水鬼,但想到医生的话,不能说一些封建迷信的神鬼之事,急忙改成的水草。

水鬼是我们这的一种说法,淹死的人会变成水鬼,而且不能轮回,只有在河里拉着游泳的人拉到水底淹死当替死鬼代替自己,才能再次轮回,也有说法是大人不让小孩去水库游泳故意编造的。

妈妈:“记住一放学就回家别乱跑,爸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可怜的孩子怎么会…….”说着有点掉眼泪的趋势,然后一把我搂到怀里,让我的脸贴在妈妈的大白奶子上,弄得我猝不及防。

这时候爸爸可能听到妈妈的话醒了,看着我们母子俩我说道:“干嘛呢小子,多大了还想吃妈妈的奶啊,也不害臊~~”

这时候妈妈不服气的对爸爸说道:“我亲儿子吃我的奶我愿意,来儿子来吃咪咪了”

爸爸笑着摇了摇头没说话。

而我这个时候有了奇妙的感觉,虽说前几天已经看过,妈妈的大肥屄被肏的淫液横流,哭天喊地的叫爸爸,但是那更像是个荡妇 、母狗,好像和白天的妈妈不是一个人。

而现在才是一个母亲,和白天一样的那个好妈妈,只不过几乎浑身赤裸肥屄半漏。

妈妈的奶子很白异常的丰满,奶子圆圆的并不外扩,一手抓上去感觉到非常柔软、巨大、光滑、充满了弹性,一只手几乎掌握不住,一口咬上大红枣,又吸又咬觉得又回到了小时候,感觉自己好幸福。

突然感觉妈妈轻哼,身体抖了一下,原来是我的鸡巴撑开内裤,从内裤上边钻出来,顶在了妈妈的股间内裤上,刺激到了妈妈肥屄上的阴唇,我有些控制不住的轻轻摩擦,母子两人的生殖器官就隔着一层布在亲密的接触着。

慢慢的妈妈像小猫一样的呻吟声又来了,这让我意识到妈妈就是那条母狗,就是那个大骚屄,她们是一个人,心里越想越激动,手指大动如抓面团一样疯狂抓揉,白如牛奶的乳肉从手指间溢出,娇嫩的乳头被舔咬得水光淋淋,像是焕发了新生。

“好儿子好好吃咪咪,妈妈永远不离开你,永远跟你在一起嗯!~~嗯!~~”

这时候我另一只手抱着妈妈的大白屁股,随意揉捏,啪——啪——拍打两下,加快鸡巴对妈妈股间的摩擦,已经感觉到妈妈的内裤开始慢慢变湿了,应该是肥屄出水了。

妈妈笑道:“死小子敢打的妈妈的屁股,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嗯!~~~”

突然一股尿意袭来,我哆哆嗦嗦的射在了妈妈内裤上,有些不知所措。

妈妈笑道:“你们爷俩真是一个样,第一次都是外边咯~咯~咯~”

这时候我想才发现,爸爸看着我们娘儿俩裆部鼓得老高对我们说道:“儿子吃个咪咪而已,看你们母子狼狈的像什么样子啊”

这个时候我从妈妈身上下来,妈妈把自己的脏内裤脱掉,鼓鼓的红色大肥屄,因为刚才的摩擦现在水淋淋的,转头对我说到:“明天还要上学,还是早点睡吧”,说完就躺下了,准备关灯。

这就完了?啊?正常情况不应该是半推半就的把妈妈给肏了吗?现在只是在外面蹭了蹭,也是啊隔着内裤在肥屄上摩擦已经是爸爸的接受极限了,肏妈妈的肥屄不现实,那可是乱伦啊。

可是我有些不甘心,虽然刚射精,但是鸡巴马上就又硬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万一明天病好了,就万事皆休矣,虽然能装病,但体温、呕吐装不了,一旦露馅那就是找揍。

妈妈那火红的大肥屄好像有巨大的引力,不仅要把我鸡巴吸引过去,还把我的目光牢牢的控制肥屄上,让我好想钻进去大闹天宫,也对我就是从里面出来的,我要回去我要回家,那个肥美的骚屄是我的故乡。

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于是我假装要下床尿尿,爬着在经过妈妈上边的时候,假装不小心跌倒把鸡巴肏进妈妈的肥屄,生米煮成熟饭,但现实是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AV电影里。

假装跌倒后趴在妈妈身上,鸡巴在妈妈的肥屄外面蹭来蹭去就是找不到正确位置,急得我一头的汗。

突然妈妈拍了下我的屁股问到:“狗蛋你走路也不小心点啊?你啊~~~”最后一声尖叫。

听到妈妈的话,我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可能是拜妈妈的淫液所赐,也可能是妈妈拍我屁股那一下,稀里糊涂的鸡巴顺着阴唇滑进了妈妈的肥屄。

我感觉我的鸡巴进入到了一个狭窄湿润的火热甬道,一团团柔软的嫩肉紧紧地按摩着我的鸡巴,好像在欢迎我回到故乡,热情的拥抱着回归故土的游子,我感觉自己要上天了。

情不自禁的说道:“妈妈的肥屄操着真舒服”,这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起点,十几年前爸爸也是这样肏妈妈的大肥屄才有的我,爸爸?对了爸爸还在旁边呢。

我扭头看去爸爸和妈妈都很震惊愤怒的看着我,我这是给爸爸戴了绿帽子,这种事谁忍得了,还不把我腿打断了,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怎么办?怎么办?……

爸爸面部表情很凶,我从来没见他这样过,对我说道:“你怎么搞的,那是你亲妈不是别的人,儿子鸡巴肏妈是乱伦,以后我们这个家就毁了,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干这个的?你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看老子不打死你……”

这时妈妈被爸爸吓得没敢动,也有可能是刚才我肏妈妈的屄,妈妈太震惊没反应过来。

爸爸说着眼看就要动手。

我赶紧把鸡巴拔出,低头认错:“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对妈妈,可是……我当时控制不住,我猪狗不如我是畜生,我……你打死我吧,下辈子在做您儿子,爸~~”

最后我叫的这一声爸,爸爸听到后身体好像有个抖动,是啊,妻子用裸体帮儿子是自己默认的,只是高估了儿子的理智,或者说高估了妻子的防备,就老婆的大肥屄小年轻的谁忍得住啊,老婆用身体不插入的情况下帮儿子自己是答应的啊。

那这应该怪谁呢?妻子?儿子?医生?自己? 妻子也没让儿子肏屄啊只是没防备住而已,谁能想到自己的亲儿子真敢肏自己啊,儿子跟他妈亲密接触后看到水淋淋的大肥屄能忍得住才怪。

医生人家的方法是有效的,只是一人一条被子睡个一星期而已,事情是我们自己搞砸了,人家医生让儿子挺着鸡巴肏妈妈的大肥屄了吗?没有吧。

怪自己?自己被儿子病情冲昏了头脑后果考虑不足?怪谁都没用啊,兔崽子的鸡巴已经插进妻子的肥屄里了,已经是既定现实了,可是……

爸爸看着我的脸,我小时候的事一幕幕的在他脑海飞过,得知妈妈怀孕要当爸爸了的兴奋激动,儿子第一次叫爸爸,第一次骑自己脖子上,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去上学……,这是自己的儿子亲儿子,是自己因家庭状况差点打光棍,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儿子,可他们母子却……

曾经和老婆肏屄时说的关于儿子的脏话,也一幕幕的出现,最后出现的画面是,因为这个事件,自己和老婆离婚,儿子因为害怕自己选择跟着妈妈,母子两个天天肏屄快活似神仙,而自己则孤零零的一个人孤独终老……不~不~~不~~~

爸爸好像看着我愣住了,肯定特别生气我无奈:“爸~~,这次我错误太大,不管是赶我出门还是打死我,我都接受,您不管怎么说是我的亲爸爸……”

这声亲爸爸好像重锤打在爸爸身上,凶狠的表情变得阴晴不定,低头看着我的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目光在我的脸、我的鸡巴、妈妈的肥屄、桌子上的药纸之间互相看,儿子、亲儿子、宝贝儿子……。

随后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再次一抬头变又成笑脸,嘿嘿一笑:“儿子别怕我刚才只是事先教育教育你,防止你对你妈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那是你妈母子不能越界,不过你想学怎么耕种咱家的宝贝儿肥田,那老爸可以帮你,毕竟那个大肥屄我熟,顺便还能帮你治病,是吧大骚屄”,最后一句是对着妈妈说的。

妈妈楞了一下看了爸爸一眼好像明白了,双腿张开蜷起来,像青蛙一样,双手主动掰开骚屄,一脸媚态的看着我。

我惊得张大了嘴巴感觉在做梦,谁能告诉我这什么情况啊?爸妈怎么会这样,这……。

在脑子里快速把这件事好好梳理一遍,乱伦这个词毕竟太刺耳了太沉重了,几乎让人不可接受,即使我们家发生了这么多事,还是很难让人接受,需要一块“床幔”来遮挡。

所以现在这个女人不是我妈妈,也不能是我妈妈,而是我们家的肥田肥屄母狗,给我治病的药引,总之跟我没什么亲属关系,所以我们是不存在什么乱伦的。

肏自己妈妈罪大恶极,农民老爸教自己儿子耕田合情合理,为了治病也没错。

想到这我就对爸爸试探的说道说:“那妈……呃~大肥屄该怎么肏才好呢”

爸爸哈哈一笑一边刺激妈妈骚屄道:“以前相亲的时候,这骚屄还装得很矜持,装什么清纯玉女,结果没肏几次就跟个母狗一样,下了个小狗崽儿之后更浪了,想让儿子肏,想让亲爹、公公肏,来来骚屄给我儿子舔个鸡巴”。

爸爸应该说的是他们夫妻以前肏屄时说的脏话,还有什么叫下了个小狗崽儿,怎么感觉在骂我? 妈妈慢慢爬过来,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从根部舔到龟头,嘶————,爽的不能再爽了,而且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妈妈大屁股像个桃形很性感,雪白如玉的玉背上一层细汗,平常训我的妈妈跪在我面前舔鸡巴,让我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

舔的过程中可以尽情欣赏胯下的妈妈,一只雪白的现在只想舔鸡巴的母兽。

爸爸突然双手对妈妈的屁股用力揉捏几下对我说道:“别的不说,光这两个屁股蛋子这辈子就没白活,来让爸爸给你来个——小孩把尿”

说着爸爸站起来,妈妈也配合着,爸爸胳膊挽着妈妈腿弯,手抓着屁股把妈妈抱起来了,妈妈双腿张开,就像给小孩把尿一样,妈妈可能有点害羞不敢看我,可能是干农活的原因,爸爸力气还真不小。

爸爸:“我帮你抱着这个骚屄的屁股,你赶紧肏”。

我提着鸡巴就上,爸爸还帮我调整骚屄的位置,咕叽一声肏了进去,边肏边说:“为什么叫——小孩哭娘啊?”爸爸皎洁一笑:“过一会你自己就知道了”

抱着大白屁股专心肏屄,不一会儿响起了妈妈熟悉的小女孩似的哭腔呻吟。

嗯!~~ 嗯!~~嗯!~~

肏死肥屄母狗!~~嗯!~~啊~~啊啊!~~~ 突然爸爸来了一句:“有的母狗大骚屄连儿子都不放过,肥屄真是骚到家了啊,我儿子肏的你怎么样啊骚屄”

突然妈妈像是受到刺激,骚屄内部急剧收缩淫水横流,屁股扭来扭去,在我的抽插下甚至飞溅出来,我也在最后紧紧抱住妈妈射了进去。

爸爸这是把妈妈放下来对我说道:“这大肥屄高潮了,又是哭喊又是流水的,不跟尿了一样吗”

我看着妈妈试探性的问了爸爸一句:“爸爸……这个大肥屄、大奶子的骚屄,爸爸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像妈妈?”

爸爸的脸色立马黑了,一巴掌扇我脑袋上:“杨阳告诉你,你怎么能拿你妈跟这个大肥屄相提并论,那是你妈、你的亲人、长辈要尊重,敢这么说你妈,你找揍呢吧?当然了你非要自甘堕落认这个母狗当妈我也没意见,来来来大骚屄我儿子要认你当妈”,通常叫我全名是很严重的情况,比如以前去水库游泳,就被叫全名还挨打了。

妈妈跪着用大奶子蹭着我大腿说道:“大肥屄、大母狗当你妈,来用你的大鸡巴来孝敬孝敬妈妈的肥屄”

然后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白嫩的肥屁股左右摇晃道:“狗蛋你不是想肏妈妈的屄吗,来抱着妈妈的大屁股使劲肏”

我再也忍不住了,扶着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肥屄上龟头轻轻蹭了几下猛地插进去,趴在妈妈背上撞着肥屁股,双手紧紧地捏着妈妈的肥奶,仿佛要把妈妈的奶子捏爆。

妈妈则疯狂哭喊哼哼唧唧的,头发甩来甩去。

而爸爸在旁边看着我们母子俩,用手快速撸自己的黑鸡巴说道:“这个肥屄母狗妈肏着爽吗” 我:“爽太爽了,这大肥屄天生就是让大鸡巴肏的” 啪叽啪叽啪叽……,嗯哼!~~嗯~~啊啊~~

妈妈:“我要死了 骚逼要肏坏了 啊啊!~~儿子绕了妈妈,嗯!~~嗷嗷~~哦……”

我:“妈妈你屁股怎么那么大啊,撞上去真软真舒服,是不是专为儿子长得”

妈妈:“妈妈的正经是装的,妈妈其实是大骚屄,妈妈需要大鸡吧嗯!~~啊~~啊啊…….”

我:“肏你妈、肏你妈…….”

爸爸轻轻抚摸了一下妈妈的肥臀笑道:“你说反了儿子,我肏肥屄的时候才应该说肏你妈嘿嘿,越肏越长辈分,后面管我叫亲爹、亲爸爸”

我脑海里立刻出现外公抱着妈妈的大白屁股摇摆的画面,刺激的不行。

质问道:“肥骚屄我外……你亲爹肏过你的肥骚屄吗?”

妈妈的大屁股一阵抖动道,我甚至感觉妈妈的阴道更紧了:“我爸不知道我有个骚到流水的大骚肥屄,嗯哼!~~~啊~~~,他只知道我的奶子和屁股大啊!~·~小时候骚屄太小太嫩,爸爸舍不得肏~~” 我:“那你应该孝敬孝敬你亲爹啊,他一个人把你拉扯大多不容易,是吧骚母狗”

妈妈:“娟娟的骚屄要给爸爸肏,小骚逼要孝敬亲爸爸,你就是我亲爸爸,爸爸快肏我嗯~~啊啊啊~~~”

爸爸这时候说道:“光孝敬亲爹啊,你公公怎么办不管了吗,你那个大肥屄逼也太自私了吧”

妈妈:“娟娟拿大奶子孝敬公公,喂公公吃大咪咪啊啊!~~啊~~,下面的嘴吃公公的大鸡巴啊啊!~~嗯!~~哦!~~”

吧唧、吧唧、吧唧…….

妈妈的大骚屄水流不止,不一会肥屄下面就一滩湿湿的阴影。

忽然妈妈一声凄厉的惨叫,我和妈妈同时达到高潮,我紧紧的抱着妈妈的大屁股,依偎在妈妈的背上,爸爸也一阵颤抖射在了妈妈的奶子和脸上。

啵——的一声拔出鸡巴,一大摊精液从妈妈鲜红的肥屄里慢慢流出,三个人互相喘气没有说话,休息了一会儿。

回头看到爸爸放下了他那边的床幔,妈妈就下床了,估计清洗去了,爸爸下转头对我说道:“狗蛋儿啊,你怎么回事,睡就好好睡,你看还把床铺弄得那么脏怎么乱,看你一会儿怎么睡”

我他妈……我挺无语的,那脏东西明明是爸爸射的精液,还有妈妈留的淫液,我射的精液全在妈妈的大肥屄里好吗,即使流出来的一部分也还在肥屄上,并没有滴在床单上,怎么就变成了我弄得了。

不过也对今晚主角是我,我背锅也不冤,不过看样子结束了,直觉告诉我爸妈变成了白天的样子了,什么肥屄母狗肥田都已经不在了。

果然妈妈洗完是穿的睡衣,皱眉对我说道:“赶紧睡吧,明天还得上学呢,看什么看?你很闲是吗?要不明天的家务全安排给你?一天到晚没正事”

爸爸笑了下道:“走儿子洗洗去,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我和妈妈算不算乱伦呢,肉体上是思想上不承认?,还有爸爸的处理方法也太离谱了啊。

但仔细一想也许是最优解,按照常规方法,爸爸会打我一顿断条胳膊断条腿之类的,因为乱伦母子关系陷入冰点,父子关系陷入冰点,夫妻关系出现巨大的裂痕,整个家庭几乎要分崩离析了,爸爸想的我和妈妈肏屄快乐似神仙基本不存在,我可能会跟着爷爷或者外公。

所以要把妈妈这个身份剥离出来,只剩下一个大奶子骚肥屄的女人,至于这个女人是谁怎么来的不重要,只要不是妈妈就行,一个来说家庭关系得以维持,甚至比以前更好,还能完全治好自己的病,以妈妈引诱我好好学习的计划也可以继续执行。

或者从我的病情来说已经陷入一个悖论了,亲近妈妈病情好转这是玄学不是科学,跟药物无关,就会更让我相信鬼神之类乱七八糟的,也就加重病情,加重病情就需要更亲近妈妈,然后对鬼神更坚信不疑,就需要更更亲近,陷入一个死循环,到最后肏妈妈肥屄会变成一个必然,而且是赤裸裸的没有遮掩,整个家庭只会更痛苦。

今天爸爸还是爸爸,我还是我,只有妈妈不是妈妈,而是家里的肥田、母狗、治病药引,这是床幔是遮羞布,爸爸拉一下床幔应该代表着淫乱事件的结束。

那万一爸爸拉下床幔的时候,我正用鸡巴肏着妈妈的肥屄怎么办?想想就笑了,那只是个动作不重要,主要是肏屄活动结束了,如果我抱着妈妈的屁股肏屄没结束,拉几次床幔都没用。

梳理一下就是:

第一剥离“妈妈身份”变成一个普通女人,消掉乱伦这个最大的问题。 第二既然不存在乱伦,那就能保住家庭不分崩离析。 第三这种晚上能肏妈妈的情况会长期存在,如果怕尴尬直接强制结束这种事情,等于做贼心虚,相当于变相承认乱伦,那就又绕回到了第一,毕竟那是乱伦啊。

家庭支离破碎家人反目成仇和一家关系和谐,亲情甚至更进一步,以前的事情照常运作,你所需要做的就是脸皮厚一点,或者说对社会上所谓的伦理让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嘛,从纯理性角度讲绝对是选后者更好。

结果也就是父子一块儿玩了个很像妈妈的女人而已,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比母子乱伦好多了不是吗。 睡觉关灯,爸爸打着呼噜,妈妈安静恬美,儿子也抱着被子熟睡,像一个普通的幸福家庭。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