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吻 (第六章 夜话)作者:角先生

第六章 夜话丁家宜是被冻醒的,她的这间房在最里面,离锅炉比较远,所以暖气不是很足。当初她是为了减少骚扰才选了这间房,但效果甚小。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件浴袍,肯定是儿子给她的。低头一看赵淳正躺在旁边的地上,缩成一团。丁家宜心里一阵感动,赶紧下床叫醒了儿子,“小淳,快起来,地上凉,要生病的。”赵淳一听到她的说话声就醒了,边开玩笑边站起来,“妈,没事,我火气足,能自发电。”然后又啊的一声蹲了下来。“怎么了?”丁家宜着急地问道,以为儿子哪受伤了。“不是,妈,你能先背过去吗?我身上没衣服。”赵淳略显尴尬地回答。本来对于男性生殖器已经麻木的丁家宜却被儿子这句话弄红了脸,“藏什么藏,你身上哪个部位妈妈没见过,那么一个……”本来想说“小东西”的,但想想那个手感,脸更红了,赶紧转过身子。“妈,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赵淳弯着腰出门转了圈,“捡”了件浴袍回来。“妈,我看前面还有几间空房间,暖气很足,要不我们搬过去?”丁家宜犹豫了一下,“我看我们就在这再坚持一下,前面的是非太多,何况下周我就不在这了。”想到这,儿子带来的快乐一下没了,现实的阴影又一下压上了心头,丁家宜脸一下变得苍白起来。旁边一支有力的手臂搂过了她,把丁家宜按到了一个宽阔而温暖的胸怀里。“妈,别担心,我会把你救出去的,我保证。以后由我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丁家宜脸埋在赵淳的怀里不言不动,渐渐开始抽泣起来,然后哭声越来越大。赵淳轻拍着她的背部,默默安慰。哭了一会后,丁家宜地抬起头,神情坚定,“你就别管妈了,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把你妹妹的消息传送出来。没有我的拖累,你很容易离开这……我已经脏成这样了,说实话,即使你把我救出去,我也会自尽。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说一不二的。”“丁家宜,我跟你说,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我的倔脾气还就像你了。我还跟你说,你如果不跟我走,或者自杀什么的,我也不活了,去他什幺妹妹,我和她又没什么感情。如果你不出去救她,就让我们三个人一起下地狱好了。”“你,你!”丁家宜被儿子气得脸色发青,就去拧赵淳的腰间肉,赵淳咬牙不响。“他们欺负我,你也欺负我,你怎么就缠着我不放呢?”双手捶打赵淳,然后被后者又搂在了怀里。“妈,你是我妈啊,我不缠你,谁缠你……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罪和恶来惩罚自己,那样不太傻了吗?你一点也不脏,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圣洁的女神,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会一直是。”赵淳坚定地看着丁家宜的眼睛,然后就觉察到母亲的眼睛里慢慢有了某种变化,那仿佛是坚冰的融化、乌云的散却、种子的发芽。两人又紧紧地搂抱在了一起。赵淳暗自松了口气,母亲的自杀倾向早已经被他预料到,刚才那番话并不是临时想出来的,赵淳想了很久,只有以妹妹的生命安全来唤起母亲的责任心,打消她自杀的想法。“妈,其实妹妹的事可以先放放,她毕竟太幼小,移植手术是无法进行的。即使现在被匹配成功了,别人也不得不等她长大点再动手术,所以救她的时间很充足。”毕竟也是个女博士,冷静下来后,丁家宜觉得儿子的话很有道理。“那么,说说你的计划呢,我们怎么出去?”“妈,我正要和你商量呢,我是这样想的……”赵淳把他的计划详详细细地和母亲说了起来。最后赵淳一拳轰碎了木门,展示了自己的实力,丁家宜才点头同意了他的计划,因为赵淳的计划里有很大的漏洞,并不是毫无危险的。“小淳,你要保证,如果我们运气不好被逮到,我来缠住他们,你先走。”丁家宜严肃地向赵淳说道。“我答应你了,妈妈……现在我们可以换房间了吧。”母子俩身无他物,手牵着手挑了间相对安静的新房间。看着里面那张一模一样的窄小按摩床,赵淳灵机一动从隔壁又搬了张进来,这下不用睡地上了。刚把两张床拼到一起,地下室的灯就熄灭了,说明已经是深夜了。两人各自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小淳,你能过来搂着我吗?”赵淳怕唐突了母亲,暗暗把肉棒夹在了自己的大腿里面,才移过去搂住丁家宜,让她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妈,还冷吗?”丁家宜往后挪了挪,使自己紧贴儿子,“不冷。”过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进了这里后从来没有睡着过,总是会惊醒或连续不断地做噩梦,但刚刚我却睡得很好,可能因为有你在身边了吧……你这样搂着我,让我觉得安全。”赵淳把另一只手放在了妈妈的腰部把她搂紧了,又是一阵沉默。“妈,我能问你件事吗?”“恩,你说。”“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对我那么绝情,我周围就没有一个母亲像你一样狠心的……我才不相信是因为我长得太像爸爸的原因。”赵淳说着把头搁在母亲的肩膀上,像个委屈的孩子。丁家宜愣了会儿,用手拍了拍儿子的大腿,以示安慰。“有些事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因为涉及到了奶奶,我知道在你的心里奶奶对你是极好的……”“奶奶?有她什么事?”“你知道,妈妈高三就生了你,因为要上大学,所以把你放在了奶奶家。因为我那时小,怕同学们知道我已经有个儿子笑话我,所以很少回去看你。现在想来,只能怪妈妈当时年轻不懂事。”“哼哼,我听奶奶说,你一口奶也没喂过我。我原以为是你没有奶水,但现在才知道你的奶水不要太充足啊。”赵淳又想起那俩男人吮吸妈妈乳汁的场面,忍不住妒忌起来,放在腰上的手不由自主地探过去揉捏起了丁家宜肥硕的乳房来。丁家宜也许也觉得亏对儿子,并没有阻止,只是把自己的手轻轻按住了赵淳的手背,“轻点揉,妈妈那有伤。”赵淳一下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收回了手,说道:“妈妈你继续说。”“等我大学毕业和你父亲才正式举行了结婚典礼,那时想把你接回来,但你已经不记得妈妈了,大哭着不肯离开奶奶,最后奶奶只能搬来和我们一起住。”“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听我说下去。你还记着奶奶和妈妈一直吵架吗?每次吵架你还总是帮着奶奶骂我,气得我肝疼……奶奶是那种占有欲很强的女人,爷爷又走得早,她一个人把你爸爸养大……她一直觉得我抢走了他的儿子。”“她还故意用你来气我,让你叫她妈妈,更过分地是还让你吸她的乳房,你都五六岁了还在吃她的奶。”说到这,丁家宜狠狠地打了儿子的屁股一下。赵淳尴尬地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那时我小嘛。”“更过分的是,当我告诉你父亲这些事时,你父亲却说我小题大做,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到那时,我才发现你爸爸是个标准的妈宝男,没有担当,怕苦为难。”“所以最后你们离婚了?”“这不是主要原因,包括后来出现的小三都不是离婚的主要原因。”“那是因为什么?”丁家宜又犹豫了,赵淳劝道,“我都这么大了,有是非观念了,你还打算瞒我?”“我在调查你爸爸的婚外情时,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几段视频……他和你奶奶乱伦的视频。”赵淳轰的一下脑子乱了,这信息量太大了。“你和你父亲长得太像了,特别是这双桃花眼。一看到你,我就会想起你吮吸奶奶乳房的画面,想到你父亲的那些视频。”丁家宜停顿了一下,“我怕我们母子将来也会乱伦。”“嗯?”这结论丁家宜是怎么得出来的?“妈你是不相信我吗?觉得我会遗传爸爸的爱好?”“不是,我是不相信自己。”在黑暗中,丁家宜翻身过来,缓缓摸着赵淳的脸庞,“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你慢慢长大,我俩的关系越来越缓和、亲密起来,你开始缠着我……我不自觉地把对你父亲的爱转移到了你身上,他越让我失望,我就越喜欢你,他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就偷偷搂着你自慰……直到我看到了那几段视频,猛然醒悟我们再那样下去,也会步上你爸爸和奶奶的后尘……所以最后我选择抛弃了你,一个人出国。”“出国后这十几年,我试着交往过几个男人,但最后都放弃了,直到最后认识了你妹妹的爸爸,他的外貌和你很相似……结果却弄成这样。小淳,妈妈是不是很没用?怎么总是碰到坏男人?”妈妈语气娇弱,前额抵在赵淳的下巴上,一股股好闻的女人香随着她的呼吸传到了他的鼻子里。赵淳忍不住低头含住了那两片温热的嘴唇,轻轻吮吸。丁家宜没有拒绝,在黑暗中缓缓回应,但就在赵淳想分开她的牙齿,进一步深入时,丁家宜突然醒悟,猛然背转了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