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吻 (第三章 红玫瑰夜总会)作者:角先生

第三章 红玫瑰夜总会两天后,莫斯科,大舅提供的一间安全屋内,赵淳着急地走来走去。桌上的电脑开着,旁边凌乱地堆放着一大叠资料,都是大舅提供的。这次赵淳一个人来的莫斯科,巴图没能过来,他的签证到期了。丁家宜的失踪事件很简单,她在第二任丈夫表面上是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但暗地里在帮一个黑帮洗钱。但很不幸,前不久出了点事,导致黑帮损失了一大笔钱,结果就是本人被枪杀,妻子女儿被虏。在这件事上大舅能力有限,只能对当地警察部门施压,但人家阳奉阴违,根本不理他。大舅只能把赵淳叫到莫斯科,知道自己的外甥在莫斯科黑白两道还有点人脉,期望赵淳能找几个中间人说说情,赎出自己的妹妹。但在了解到那个黑帮的名字后,赵淳反复考虑,否定了大舅的赎人计划。巴罗夫家族,莫斯科最大的黑手党,色情、毒品、军火、赌场、器官移植都有所涉及,连赵淳这个圈外人都听过他们家族的名字。而更麻烦的事,这两年巴罗夫家族的目标是把所有的其他黑帮赶出莫斯科,独霸地下世界,所以找人通关系这个方法根本不可行。最后就是时间来不及,找人通关系费时间,就怕妈妈会被卖到其他国家,或者成了器官移植者的“原木”。一想到妈妈已经落在臭名昭著的黑手党里近半个月,岌岌可危,赵淳心里就一阵烦躁。冷静,必须冷静,但根本静不下来。就在他烦躁得快要爆炸时,一股凉意从额头散发开来,压制住了内心的烦躁,就像突然跑到了室外的雪地里。赵淳感觉自己像得了人格分裂,前一秒还愤怒异常,后一半就冷静的像个机器人了。他抓住机会强迫自己坐下来,又开始翻看巴罗夫家族的资料。用笔在纸上圈出一个个分散的情报,慢慢地一条纽带出现了……到了后半夜,营救计划终于制定完毕,赵淳合衣躺下,强迫自己赶紧入睡。第二天凌晨,赵淳从噩梦中醒来,坐在床边大口喘气,定了下神,然后刷牙、洗脸,穿好衣服。最后从床下拖出一个银色手提箱,打开,里面有一把手枪,几张假身份证,大量的现金。赵淳想了想,没拿手枪,只取了一套身份证和几张小额现金,就决然地出了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附近,红玫瑰夜总会。这里是巴罗夫家族的发家之所,也是莫斯科最大的成人夜总会。现在是上午10点左右,今天天气不错,多日的大雪停了,太阳照在人们身上,给人一种暖和的错觉。夜总会的大门紧闭着,上午当然不会营业,但奇怪的是大门前面排着一支长长的队伍,都是些英俊、健硕的年轻小伙子。很多人手里拿着一页体检证明,在兴高采烈地交谈着。今天是红玫瑰夜总会招收男公关的日子。现在的经济形势很不好,大量年轻人失业,连男公关这种职业都有这么多人来报名。队伍中的赵淳暗自摇了下头,想不到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就受到了不小的挑战。他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混进巴罗夫家族,伺机救出母亲。昨晚冷静下来后,赵淳很容易、很痛苦地想到,母亲很大可能会被迫成为一名妓女,所以他选择了进入红玫瑰,而没有去赌场或其他营业场所。过了一会儿,在赵淳着急的等待中,夜总会大门终于拉开了,走出几个哈欠连天的黑衣大汉,外套解开着,毫无顾忌地露出腰间的配枪。队伍开始进入夜总会。人虽然多,但好像面试得很快,没几分钟,大部分前面的青年就面红耳赤地跑了出来,连别人的询问都不答就走了,应该是被淘汰了。很快赵淳就随着人流进了大厅,里面当然是金碧辉煌,奢侈糜烂,但赵淳对装潢没有关心,他急切地观察起里面的人员来。除了维持次序的五六个大汉外,大厅前面摆放着一张单人沙发,上面坐着一个奇怪的男人。这人约三十多,光头,身材剽悍,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浴衣,从露出的部位可以看出他身上有着大片的纹身。说他奇怪,是因为一个彪形大汉还画着口红和眼影,非常违和。进来约二十个人后,大门关上了。男子喝了口红酒,用一种温和的语气说道:“我是这儿的经理伊万。今天面试的人多,我就不废话了……男公关就是男妓,这个你们都知道了吧?”进来的人都点了点头,其中几个脸还红了。“男妓也不是谁都能当的。好吧,那你们还犹豫什么,把裤子脱了,让我看下你们鸡巴的大小。”伊万说完又喝了口红酒。在几个黑衣人的催促下,大家忸忸怩怩地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形态各异的肉棒。伊万眼光飞快地扫了一遍,看到赵淳时眼睛亮了下,抿了抿嘴,“你,还有你,你们两个进入复试,其他人走吧。”赵淳和另一个小伙被领进了后面一间小型浴室,被要求洗了个澡,把所有的衣物放进储藏柜,换上了一身浴袍。然后跟着一位大汉从一个不起眼的楼梯进入到了地下室。赵淳仔细观察着环境,入口处应该是监控室,里面几台液晶屏上闪现着夜总会各处的画面,几个黑衣大汉在里面吹牛打牌。周围是一圈房间,都关着门,感觉这儿像是宿舍。赵淳恨不得把那些房门一间间推开,看下妈妈是不是在里面,最后还是脑部的凉意阻止了他这个疯狂的想法。大汉把两人领进了一间大房间,里面排放着五张按摩床,“你们在这里等下,伊万过会儿会给你们复试……声音小一点,姑娘们都在睡觉。”说完就走了。房间里已经有了几位青年,大家略显尴尬地点了下头,就不再说话了。慢慢地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大概到了三十位时,伊万总算出现了,复试开始。“你们的家伙都足够大,但就怕中看不中用,所以复试就需要你们真刀真枪的表演一下了。”说完对一个大汉说道,“去,叫几个姑娘来,也不要多叫,五个五个来好了,让她们多休息下。”“我说下复试规则,鉴于姑娘们都是老手,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能坚持一个小时不泻,就算你们通过。当然把她们弄到高潮也算你们通过。根据你们的表现,会给你们评级,名次靠前的会被重点培养。”一位青年举手要求发言,“经理,这儿有套套吗?”伊万皱了皱眉,“你们都有体检证明了,我的姑娘们也都干净的,所以并没有准备套子……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降低敏感度?”众人笑了起来,那个青年不敢开口了。这时五个睡眼朦胧的姑娘走了进来,睡衣敞开着,露出大小不一却同样火热的胴体,几个小伙子一下就硬了起来。“宝贝们,辛苦了,老规矩面试几个新人。你们加把劲,搞定一个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伊万和声细语地说道。五个姑娘也不说话,各自走到一张按摩床前,把衣服一脱,没等青年们反应过来,就各自拉过了一位。赵淳站得离最里面的那张床比较近,一不小心,就被拉了过去。那女的一丝不挂,闭着眼好像还没睡醒,手却熟练地解开了赵淳浴袍的腰带,一手向胯下摸去。“***思密达!”女人眼睛一下睁大了,捂着嘴说了句韩语,另一只手握着肉棒上下摸索,开始估算肉棒的长度。同时媚眼向上看向这宝贝的主人,却是一位帅气白皙的亚裔青年,眼睛里有股让人疼惜的忧郁;相对于文质彬彬的脸庞,身材却是让人发狂,结实却不臃肿的肌肉,线条分明的腹部,结实的翘臀,修长有力的大腿,整个人散发着荷尔蒙。读书不多的女技师一下明白了什么叫“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女人感觉自己的蜜穴里开始湿润了,她当下就决定放水,一定要让这个男人成为自己的同事。女人冲着赵淳微微一笑,双手捧起肉棒,往龟头上吐了口口水,就开始缓缓撸动。毕竟是资深技师,握的力量不松不紧,撸动的速度不快不慢,一切都是恰好。赵淳觉得一阵舒服的感觉从肉棒传到了全身,使他暂时忘记了心头的焦虑。肉棒很快完全勃起,女人得意地看了赵淳一下,双腿跪倒,嘴巴极力张大,把硕大的龟头含了进去,舌头开始熟练地舔弄马眼。这时旁边的一位老兄已经高叫着喷了出来,这提醒了女人要细心地体会肉棒的反应,怕自己一不小心错过一位心仪的新同事。逗弄了一下龟头,女人继续把肉棒往嘴里送,很快龟头就卡到了喉咙口,收紧嘴唇包裹住白嫩却巨大的棒杆,开始吮吸。抬头看了下赵淳,只是在低声呻吟,应该还不会射。女人笑了笑,想逗弄下这个男人,拿出了绝活,喉咙口的小舌头突然疯狂地扇动起来,猛烈摩擦起龟头来。赵淳顿觉一股麻意从小腿向精囊延伸过来,不好要射精了。不能射,绝不能射,赵淳头脑里就剩下了这个意念。果然凉意又冒了出来,驱散了那股强烈的射精欲望。但肉棒的急剧跳动还是吓了女人一跳,赶紧吐出了肉棒,把自己肥硕的大奶放在了赵淳的胯间。看上去好像要给他乳交,其实右手偷偷地,狠狠地掐住了肉棒的末端,阻止他射精。过了会,在凉意和女人的帮助下,赵淳总算压过了这次高潮,没有喷发。不能被动了,赵淳扶起女人把她放到了按摩床上,稍微瞄准了一下,肉棒就连根插进了水淋淋的蜜穴,狠狠地顶在了宫口上。女人发出了娇媚的一声长叹,修长白嫩的双腿紧紧缠上了赵淳的腰。知道自己粗浅的性技能是比不上这些资深技师的,赵淳也没用什么花招,就是摆动自己的公狗腰,一次次连续大力夯击,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碎石机。女人伸出一只手,配合赵淳猛烈搓揉着自己的阴蒂。二十几分钟后,赵淳突然感觉龟头被一张小嘴咬住了,女人开始打颤,双手死命搂住了赵淳,指甲无意识地在他背上划出了几道血痕,她这是要到了。按摩床的高度有点矮,赵淳感觉有点不舒服,眼看对手要到了,他干脆把女人的双腿架到肩上,双手搂住女人的腰部,一用力就把她从床上举了起来,往旁边的墙上一靠,就这么腾空干了起来。女人感觉自己就像被一杆长矛挑在了空中,龟头一下下穿透了子宫。她肥美的双乳在空中飞舞,划出一阵阵波浪,高翘的樱桃被赵淳一口衔在了口中,死命吮吸。一分钟后,女人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嚎叫,浑身开始颤抖,蜜穴里一股股淫水激射而出,击打在赵淳的龟头上,她高潮了。赵淳这时才放松了心情,脑中的凉意退去,兴奋感没了压制,一下飙升,一股力量从小腿飞快上升,过大腿直接冲进了肉棒,闷哼一声,龟头打开,一股浓厚的精液喷了出来,直接击打进了女人的子宫内。女人忍不住又发出了一声嚎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