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吻 (第七章 性瘾)作者:角先生

第七章 性瘾

话说开以后,母子俩之间的最后芥蒂也没了,相拥着甜甜入睡。周六早上,一阵别样的舒适感把赵淳从睡梦中唤醒。这种感觉……是有人在帮他打飞机?不对,睡在他旁边的现在是丁家宜啊!一下完全醒来,眼睛睁开就发现了怀中丁家宜的不对。他妈妈背对着他,屁股在一下一下地前后摆动,而他的大鸡巴勃起着正被丁家宜夹在了大腿根部,也就是说他妈妈现在正用蜜穴在摩擦着他的肉棒。唤醒他的舒适感正来源于此。怎么回事?冷静的性格让赵淳选择了先不出声,观察一下。丁家宜的一只手捂着嘴,这估计是怕叫出声吵醒他;另一只手则伸进了浴袍里在飞速舞动,老司机赵淳一看就知道这手在逗弄阴蒂。同时,底下的肉棒能感到蜜穴里的淫水在不断流出,肉棒表面变得又湿又滑,感觉更美妙了。大清早的,丁家宜在偷偷自慰?想了想,赵淳觉得不管什么原因,应该先帮她达到高潮。自己不是刚发过誓,要永远宠着她吗?任何她的愿望都要满足。赵淳凑过去用舌头开始挑逗丁家宜的耳朵。丁家宜浑身一抖,身体静止下来,不敢动了,她儿子醒了。“妈妈请继续,只要我的肉棒不插进你的小穴里,我们就不算乱伦。”母子同心,经过昨晚的夜谈,赵淳完全可以猜到母亲现在的想法。她的身体不知什么原因在渴求高潮;内心却又很是抵抗这种边缘性行为。于是赵淳像诱惑夏娃的毒蛇一样在她妈妈耳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不管丁家宜相不相信这句话,它暂时成为了她继续下去的一个借口。她松开自己的嘴,摸向自己的乳房,“别,别说话。求你了!”同时屁股开始大范围摆动。赵淳觉察到了现在这个体位很难让妈妈尽兴,于是不顾丁家宜的反对强行将肉棒抽了出来,在妈妈的娇嗔声中把她抱到了自己身上,自己仰天躺下,两人成了骑乘位。坐在儿子巨大的鸡巴上,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盯着自己,那眼神里有迷恋、有怜惜、有尊敬就是没有肉欲。此时的丁家宜一下想起了儿子说过的话,他视自己为女神!丁家宜一下情动了,蜜穴里的淫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染湿了儿子的大肉棒、大腿和按摩床。看着儿子清澈的眼神,丁家宜有种莫名的生气,自己就这么差劲?儿子一点肏自己的欲望都没有吗?在瞎想什么呢?丁家宜不由得羞红了脸,但同时更放松了,线条分明的躯体就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花,前后摇曳着,欢快异常。突然丁家宜像是想到了什么,红着脸对赵淳说道:“小淳,能不能帮我个忙?”“亲爱的妈妈,乐意效劳!”赵淳调皮地说了句。“以后这种情况下,不许叫我妈妈。”丁家宜板着脸训斥道。如果忽略她此时激烈的行为动作,潮红的脸庞,还真像一位严厉的母亲。赵淳在这句话中却敏锐地抓住了一个关键词组——以后。他的鸡巴一下更庞大了,前端完全从丁家宜的大腿间冒了出来,就像她长了一个鸡巴一样。“家宜姐,请说。”“我奶涨得难受,帮我把奶弄出来吧。”她托了托自己异常丰满的乳房,对儿子提出了这个要求。赵淳注意到妈妈晃动的乳头上是有白色的乳汁在渗出,他咽了口口水,坐了起来,伸出手掌握住了一只,好大啊!不得不加了一只手才掌握了这个宝贝。丁家宜清楚地看到儿子的眼神变了,得意地暗道,装,叫你再装!原来是个奶控。“别捏嘛,人家那伤还没好……你这个傻瓜,就不会用嘴啊!昨天还在抱怨我没喂过你奶,今天就当补偿你了,要全喝光啊!”她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变得那么娇媚,就像是在对自己的情人撒娇。赵淳的心又砰砰砰地跳起来,那对从自己青少年开始就不断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大乳房今天总算可以触摸、把玩和吮吸了,而不会再是虚无和遗憾。赵淳颤抖的手掌抚摸着妈妈的乳房,不敢用力,最喜欢用手掌托着它们感受那沉甸甸的重量。握着它们,赵淳感觉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无比的满足。肉棒一跳一跳的,开始渗出前列腺液。看着儿子痴迷的脸慢慢接近自己的乳头,丁家宜全身绷紧,乳头翘得更高了,白色的乳汁不断渗出。赵淳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下乳头,引得丁家宜一声娇喘。这就是母乳啊,绝对不是什么“甜蜜的乳汁”,带点腥味,很稀很淡,完全和盒装牛奶的口感不一样。说实话,赵淳觉得母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喝。但是,这是在妈妈体内产生的啊;是嘴中那小小的、嫩中带硬的乳头上飙出的;来源于那对埋住自己口鼻,令自己窒息的魁宝。世上有几人能经历、体会这种幸福感?赵淳幸福的头皮发麻。所有种种感觉告诉大脑,这是世上最好吃、最美味的液体,有了妈妈的乳汁,其他食物都可以放弃。赵淳大口大口地吮吸着乳汁,手掌的力量不自觉地加强,搓揉着丁家宜两只乳房。胸口传来奇怪的感觉,又酸又麻、又痒又疼,乳汁被吸出去的爽快感,使丁家宜娇声不断。她疯狂摆动硕大的臀部,整个外阴和肉棒剧烈摩擦,阴蒂完全暴露出来,被棒杆上凹凸不平的经脉磨得又红又肿。没过一会儿,丁家宜尖叫数声,浑身颤抖,蜜穴深处冲出一股液体,她泻身了。感觉到母亲的变化,赵淳翻身下地,把无力的妈妈搁在床边,一只手搂住两条大长腿,使它们紧紧闭合在一起,把肉棒插进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趁着淫水还没干,狠命抽插起来。龟头划过肥厚的阴唇,直接冲向小肚子。由于生产,还没来得及恢复的肥嫩肉肚一下下把鸡蛋大的龟头紧紧包裹、摩擦。贪婪的赵淳伸出另一只手继续抓捏着妈妈的巨乳,白嫩的乳房在手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残余的乳汁被完全挤了出来,撒的两人身上到处都是。终于赵淳闷哼一声,浓厚的精液飙了出来,喷在了妈妈美丽性感的小腹上。事后,两人顾不上收拾,就在湿漉漉的按摩床上躺了下来,紧紧拥抱在一起。“小坏蛋,你说的,这不算乱伦的。”丁家宜发泄过了,又开始纠结。“家宜姐,我用我的人格起誓,这真不是乱伦。不信,出去后,你可以去问问你的朋友门。”赵淳坚定地回答,毫不犹豫。“小坏蛋,你坏死了。”丁家宜狠狠一口咬在了儿子的胸口上。休息了一会儿,丁家宜摸着赵淳的胸口不无担心地问道:“你一开始发现妈妈当着你的面在自慰,还夹着你那个东西?你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对我很失望?觉得我堕落了?”赵淳低头吻了下丁家宜的前额说道:“真没有对你有失望或谴责。你那副样子一看就和酒吧里被人下药的女孩们一样,心里拒绝,身体却强烈需求着。”“好啊,赵淳,没看出你见识这么广,是不是经常去酒吧鬼混?”丁家宜瞪大了自己的丹凤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还不是怪你,那么早离开了我,也不管我,不教育我,我没变成像外面那些打手一样,已经很好了。”赵淳漫不经心地回了句。谁知这无心的一句话又引得丁家宜哭了起来,“是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哎呦喂,你看我这嘴……家宜姐别哭了,我现在不是很好?就让我们把以前的苦难当做修炼,经历了那些事,我们才知道要珍惜现在的拥有。”丁家宜一下觉得自己儿子长大了,不再是那个爱撒娇、爱哭泣的小豆丁了,他长大了,成为了一名成熟、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子汉了。丁家宜一时痴迷,探过头去吻住了赵淳,主动把舌头伸进了儿子的嘴里,两个舌头纠缠着、挑逗着、摩擦着,彼此吮吸着对方的口水,微腥的液体感觉如此甜美。良久感觉无法呼吸了,两人才分了开来,嘴与嘴之间拉出了一条美丽的银丝。丁家宜羞红了脸,把头藏在了儿子的胸前。等平静下来后,丁家宜才解释起她为什么会自慰的原因。原来巴鲁夫家族对待被掳来的良家,会连续一周给她们注射一种性药,同时让手下持续、暴虐地奸淫她们,让她们的身体形成条件反射,无法拒绝男人们的挑逗,最终沦为性奴。“我现在的身体非常敏感,只要男人一挑逗,我就会四肢无力、头脑发昏、渴望交合,只有高潮过后才会恢复神志……今天早上你晨勃时,一不小心插入了我的大腿,顶在了我的那个上面,还不停地摩来摩去,我就一下进入了性瘾状态。”“那还是我不好,我已经很注意把它藏起来了,谁知睡着了它却自己跑出来了。”“小淳,你那家伙怎么那么大?你爸爸的也很平常啊,会不会是病变?”“我估计是遗传了你的基因,你这两个最起码有E罩杯吧?”赵淳笑着说完,还顺手揉了一把。然后两人都疆住了,这个话题、动作似乎过线了。赵淳赶紧咳了一声,“别担心你的性瘾问题,回国后,我们去找专家看看。实在不行,我就把你藏在家里,当我一个人的性奴……”啊呀我的这张破嘴,今天怎么老是说错话。腰间一阵剧痛,嫩肉被某只手抓着转了两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