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会附身 (2) 作者:我拱坝老哥

.

【我的老婆会附身】

.作者:我拱坝老哥2020年9月21日发表于sis001

. 第二部分

窗帘被拉上,对面楼层的二人有些不舍的收回眼光,虽然安玲长相普通,但是别人的老婆不看白不看嘛,至于女人,女人的想法很简单,陆世白不是人!哪有亚洲人能有那么雄伟的肉棒,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不像西方人那样大的吓人而是那种很完美看到了就觉得被插进去绝对很爽的那种,想想女人就湿了,但是回头看看自己老公,“啧。”女人叹了口气。 男人有些纳闷,天知道自己老婆发了什么疯。

拉上窗帘的陆世白并没有当回事,毕竟自己看了对面女人的全身,而自己老婆只被人看了后面,怎么想自己都不吃亏,不过对面什么时候被人买下了?就是因为知道对面没住人陆世白才放心这么搞,下次要注意点了。 把还一脸潮红沉浸在余韵里的安玲抱到床上,在看看自己胯下没有解脱的神龙,陆世白有些担忧,因为从结婚破处到现在,他和安玲做过超多次爱,看是他越来越难射了,不是没有欲望,也不是硬不起来只是单纯的每次他比安玲后高潮自己的持久力就会提升,而安玲反而越来越敏感,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为了发泄陆世白才想法设法的想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想让自己射的早一点。 叹了口气,眼睛四处打量着,突然看见安玲的内裤还挂在脚上,陆世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发出一声坏笑,轻轻地把内裤拿下来藏进洗衣篮最底下的一层,或许这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不过胯下巨龙怎么办啊。

看着安玲陆世白没有办法的瘫坐在沙发上,哪知道安玲迷迷糊糊的想枕着什么,就枕到了陆世白的大腿上,一呼一吸都能吹到陆世白的肉棒上,这让陆世白更加难以忍受。

“老婆,我好难受啊。” 听到陆世白声音的安玲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马上顶进嘴里的肉棒,忍不住笑了起来。

“多大个人了,还撒娇?” 听到安玲说话的陆世白有些羞耻,闭上眼睛假装没听到。

“你要不要洗一洗?”见到陆世白没有说话,安玲伸手抓住肉棒问着陆世白,对于肉棒和精液的味道安玲并不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只是单纯的觉得无所谓而已。

陆世白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下安玲。未曾想安玲也注视着陆世白的表情,这下子两人四目相对,陆世白灿灿的想解释说些什么,但是哪想到安玲很突然的伸起小舌头在陆世白的龟头上舔了一口。

“嘶~”陆世白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这是安玲第三次给他口,肉棒的抗性对于这种方式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我就知道你想要的是这个。”安玲皱了皱鼻子,然后一口把嘴巴能包裹进去的部分全包了进去。

陆世白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缴械了,真是太刺激了。

安玲生疏的用舔着棒棒糖的方式舔着陆世白的肉棒,但是实在是太生疏了,每次都会不小心的用牙齿刮碰到陆世白的肉棒,这就导致了陆世白能坚持的更久,上一次因为齿感陆世白叫了声痛安玲就很生气的不给口了,这次打死陆世白他也不会说出这么没有情调的话,在惹得老婆生气,“老婆加把劲,马上要射了”,安玲也有些激动,因为她自己也很清楚,很多时候自己都早早的先高潮,自己高潮三四次累得要死,陆世白可能才只射了一次,只能出去冲几趟四百米回来冲个冷水澡才能发泄出来,所以有些愧疚,毕竟自己都爽到了但是老公却只能依靠着种方式发泄,这是她作为老婆的失职。

发现口交能让陆世白这么早的射出来,安玲也是很激动的。

忍不住加快了嘴里舌头的速度,但是没有变化的舔弄让陆世白的阈值变得有些高了,那种刺激感又在缓缓地减退,感觉到了的安玲有些着急了,下意识的想往嘴巴深处送,无师自通的想象抽插小穴一样让肉棒在自己嘴里进出,哪知道刚刚往更深处插了一点,陆世白就感觉自己的龟头被另一种没有尝试过的感觉包围,那是和小穴里的感觉截然不同,那是说不上来的爽快,呲呲呲,没忍住,分量超大的精液喷涌而出灌满了安玲整个小嘴。 “咳咳咳。”安玲感觉有些呛到了,咳嗽出了声,而那分量十足的精液伴随着咳嗽一部分灌进了安玲的食道,一部分顺着鼻子流了出来,眼泪都忍不住出来了。

看着安玲狼狈的样子,陆世白微软的肉棒立刻又变得坚挺。

但是陆世白看着老婆狼狈的模样突然又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分了,赶紧发挥着老公的作用,拿起茶几上的纸巾轻轻擦拭着安玲的狼狈,轻声细语的关心着安玲,本来有些难受和火气的安玲看见老公的模样,心都化了,哪里还有抱怨。

自己也抽了张纸巾醒着鼻子。

“没事老公。”擤完鼻子的安玲忍不住比吧唧吧唧嘴,精液的味道也没想象的那么不堪啊?当然安玲只是想一想,她可不想说出来,天知道如果说出来,这个坏蛋会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法。 看着陆世白依旧坚挺的肉棒,安玲忍不住“老公你...”陆世白表示没关系,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有经验。

看着有些愧疚的老婆,陆世白忍不住想亲吻一下老婆,但是看着老婆嘴边那没有擦净的精液犹豫了一下,心里那关还是过不去,亲吻了安玲的额头。

安玲红着脸,挣扎着站起来,整理着被撩起来的围裙,“我,我,我要做饭了。”有些羞涩的结巴,每次陆世白对着安玲做一些恩爱的举动,安玲都会这样,慌慌张张的安玲有些腿软,踉跄了一下,陆世白赶紧扶上去。

“没事,没事~”安玲摆摆手,自己站直了身体。但是感觉自己胯下凉飕飕的呢?伸手摸了摸,“老公我内裤呢?”

陆世白赶紧打了个哈哈嚷着自己要去冲四百谁也别拦我的架势套上鞋柜边上的运动裤和背心就冲了出去,都没注意自己里面也没穿内裤。

安玲嘴里碎碎念着什么,红着脸去给陆世白做饭,而冲出家门的陆世白也反应过来,这支着大帐篷的短裤怎么走的下去?以前里面都有内裤别着,所有肉棒贴在肚皮上,衣服一盖不是很明显。但是这..... 这也不能回去,没办法的陆世白只能蛙跳爬楼梯来发泄了从他家一直到一楼,最开始声音很轻,基本上不会影响到其他住户,知道后来不知道上下了多少次,感觉到乏累肉棒已经消下去声音变得沉重起来的陆世白才缓缓地站了起来。

“呼!这下没问题了。”虽然还有些支棱,但是也不是太明显了,陆世白决定去楼下拉几组单杠练习作为收尾。

转过楼梯走道楼下的时候一阵傍晚的微风吹过,正在遛狗的隔壁太太的开叉旗袍被撩起,那一瞬间的风情让陆世白已经消下去的肉棒瞬间又硬了起来。羞红了脸的陆世白慌慌张张的跑回了了家,没有注意到隔壁太太看着他胯下那惊讶的眼神,和羞涩的表情。

房门被重重关上,安玲有些奇怪的看着陆世白,尤其是那没有消下去的肉棒。

“怎么了?不是你性格啊?”安玲扭捏着端着菜看着陆世白,虽然很不习惯,但是对于老公的关心还是让她先放下了心中的羞涩。

“没什么,不小心在楼下看见了隔壁张太太走光...”陆世白很诚实的告诉安玲,关于这种事情陆世白从来不隐瞒安玲,包括老大曾经勾引过陆世白的事情,毕竟公司的男人除了小胖子肖奇峰和陆世白,都跟老大打过炮,谁不了解谁。

“啧。”安玲白了陆世白一眼,这种事情两人从不互相隐瞒,因为信任,安玲不相信陆世白会出轨,陆世白也同样如此。

“你咋办?”安玲把菜放在桌子上,望向陆世白。

“我先冲个澡,四大皆空,成了就吃饭,不成我今天只能早点睡了。”陆世白苦笑一声。

看着老公的样子,安玲想了想:“你先进去,我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咱俩一会一起洗。”

“啊?”陆世白有些不高兴“一起洗我是同意的,但是你不能不吃饭啊。”

陆世白始终坚持着人是铁饭是钢的道理,虽然他有时候会不吃饭,但是他不希望安玲吃饭不规律,尤其是有一次爆发把安玲操晕过去之后。

“没事,我想到了个更好吃的东西。”说着安玲的眼睛瞄向了陆世白的胯下。

陆世白想到了什么胯下变得更硬了,突然变得有些扭捏了,不自在的往浴室走去,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婆会突然这么给力,。

安玲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变得这么大胆,但是在发现老公对口交没有抵抗力,并且对于精液也没有那么抗拒的时候,不知是着魔还是太爱陆世白不希望他这么难受,就突发奇想的想用这种方式帮陆世白泻火了。

陆世白走进浴室脱得光溜溜在浴缸中放着水,有些呆木,因为实在是太突然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对于老婆的调教进度跨了三个阶段,一个是在家裸体围裙,一个是口交,和两个对比窗边做爱都是小意思了。现在可能还要进入第四个阶段,饮精。

想想就有些激动,胯下肉棒已经硬的快捅穿钢板了。

调试好水温的陆世白坐进浴缸,手脚无措。 而当安玲走进来的时候,陆世白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刚刚结婚两个人入洞房的时候,那时候因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两个人都是拿出自己自备的小电影作为引导,那时候两个人都是初哥,相比较之下反而是安玲在下定决心后更加坚定,尤其是当时,在陆世白还在扭捏的时候,安玲已经红着脸咬着牙引导着陆世白插如她那还没有太湿润的小穴,明明很痛,很不适应但是安玲还是坚持了下来,尤其是在破瓜之后还承受住了陆世白疯狂后的抽插。

当时的情况如果报警说陆世白是强奸是变态都不会有人意外,那是陆世白唯一疯狂的一次,也是安玲唯一被操昏过去的一次。

从呻吟到尖叫,从尖叫道嘶哑,从嘶哑到昏迷,若非陆世白当时及时清醒了过来,可能安玲会成为唯一一个在新婚洞房时被草死的新娘,尤其是老公还是个穿上衣服斯斯文文的普通青年。

在陆世白惊恐的等待救护车的时候,是安玲醒了过来安慰着陆世白,是安玲让陆世白取消了救护车,安玲没有抱怨,没有厌烦,哪怕有那么一丝恐惧,但是也没表现给陆世白,哪怕陆世白看了出来,从那之后,陆世白做爱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顾忌着安玲的感受,哪怕那个时候陆世白勃起性欲难耐都没有想过和安玲做爱,当时最害怕的人其实是陆世白,很可笑的是,最后先走出来的也是安玲,重新引导陆世白的也是安玲,哪怕后来陆世白喜欢各种奇奇怪怪玩法的时候,安玲都无微不至的包容着陆世白,就像第一次让安玲穿短裙上班,第一次让安玲穿丁字裤加短裙上班,第一次让安玲不穿bra只贴乳贴,安玲总会容忍,哪怕先和陆世白抱怨,也会在最后支持陆世白,毕竟不知道为什么,安玲爱陆世白爱的越来越深沉,愿意包容陆世白的一切,愿意容忍陆世白的一切,而更让安玲深爱陆世白的事情就是,陆世白从不和其他女人调情,也从不隐瞒安玲任何事情。

这次也是如此,安玲开始没有脸红,因为她已经做出了决定,赤身裸体的走进浴室,但是当看见陆世白的身体,胯下坚挺的肉棒,想到自己一会要做的事情,安玲还是忍不住脸色微红,深吸一口气,安玲在陆世白的注视下缓缓地坐进了浴缸,两个人面对面。

陆世白伸出大手把安玲拉近怀里,揉搓着安玲白嫩的乳房,舔舐着安玲的耳垂,安玲被刺激的身躯有些颤抖,从结婚到现在,安玲的身体没次在陆世白的触摸下都会变得敏感,最神奇的一次就是,在公司开会的时候,陆世白作怪的摸了一下安玲的大腿内侧,都险些让安玲高潮。

这次安玲没有那么敏感,但是身上已近泛起潮红,尤其是随着抓着乳房的大手顺着皮肤滑向安玲的小穴,当触摸到阴蒂的时候,安玲呻吟了出来,跨坐在陆世白身上的安玲忍不住用胯下摩擦这陆世白坚硬的肉棒,而陆世白捏着阴蒂的右手也伸进了安玲的小穴,在里面轻轻抠挖了几下,安玲就有些颤抖,陆世白抽出手指,扶正了肉棒的位置,缓缓地插入安玲的小穴,安玲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包括陆世白。

陆世白没有抽动,只是单纯的把肉棒伸进安玲的小穴,感受着里面的温暖和缠绕,左手轻轻揉捏着安玲的阴蒂,右手在安玲身上不断地游移。

小穴被填满,再加上不断作怪的大手,明明来这里是为了解决老公的性欲但是安玲现在自己却有些沉迷,陆世白的作怪下,安玲忍不住微微扭动了起来,陆世白的肉棒安玲的小穴中微微移动,幅度并不大,但是却带给安玲不一样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那种痒痒的感觉。

陆世白感觉到安玲身体有些变化,熟门熟路的他,知道现在是送安玲上天的最好时机,微微调整姿态,胯下的肉棒狠狠一顶,撞击在安玲的子宫口。

“嗯~”安玲发出一声鼻音,回过头把自己的嘴唇递给陆世白,陆世白配合的亲吻了上去,胯下不断抽动,安玲的声音也不断响起。哪怕两个人在亲吻。 “嗯~”,“嗯~”听着安玲的声音,陆世白加快着动作,安玲声音也不断急促了起来,“嗯~啊~”两人唇分,安玲的声。音也变得嘹亮起来。

唯一可惜的是,安玲没有在做爱时说骚话的习惯,能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就是她的极限了。

“嗯~”安玲的短发拂过陆世白的鼻子,陆世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未曾想这一下用力竟然给二人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啊~”安玲忍不住尖叫出声,陆世白感觉自己仿佛插进了一个位置的地带,拥有弹性但是很柔软的地方卡主了自己的龟头,在抽出来时候能感觉到那里轻轻刮过龟头的快感,而这个时候安玲也会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

这里是两人从来没有踏足过的地方,一切是那么新奇,每一次陆世白感觉到底的时候都会停止,但是从来没想过到底在往里,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地方,而安玲也是如此,每次被撞击到小穴深处的时候,安玲都会感觉到一丝酸软,但是从来没想过还能插得更深,而那种酸软的感觉竟然还能这么强烈。

在陆世白第三次将肉棒插进子宫口的时候,安玲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一股热流从小穴中奔涌而出,子宫口缩紧,挤压着陆世白的肉棒,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是结婚一年零八十二天两个人第一次同时高潮。

就在两个人沉浸在高潮的愉悦时,陆世白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海量的精液从肉棒直接涌入子宫,能看见浴缸水下安玲的小腹微鼓起,叮叮叮的声音陆世白的脑海中不断回响,而安玲也感觉自己在精液的冲击下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仿佛飞在云巅,然后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传来,她顺着这个感觉飞了过去,接近那个吸引她的地方,当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自家门前?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