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会附身 (4) 作者:我拱坝老哥

.

我的老婆会附身

作者:我拱坝老哥2020年9月24日首发于SIS001

. 第四部分:关于NTR……

大厅看起来很广阔,除了墙壁上的幕布,哪里显示着安玲的一些数据,安玲望着不远处的总台办公司,有些好奇,里面是她老公的办公室吗?

挺有趣的,现实生活中两个人都是部门的小文员,在这里竟然还有单独的办公室,不过……凭什么老陆有单独的办公室啊,自己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安玲噘着嘴想要打开门进去看看,当安玲想要开门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请问是否向总台发起进入办公室申请。”这是一道很清冽的女生,听着声音就能想象到这个女声的主人一定是个五官精致安静知性的美女。

“发起申请是要通知陆世白让他通过吗?”安玲有些好奇,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一切好像都是服务于自家老公的,这个金手指不会是老公的吧?自己只是顺便的?

“请问是否通知总台陆世白进入总台办公室。”声音没有回复,只是重新添加了一下陆世白的名字。

“额,算了,有没有我的地方啊?我总不能干站着啊,还有你是做什么的?”安玲好奇的问着这个声音。

“我是总台助理Ai当您数据转入基点的时候会有我托管您的身体,请放心转移的只有您的灵魂数据,您的本地数据不会转移所以我会拥有您的一切记忆以及行为习惯,不会被人发现,当然您需要注意的是,在我托管期间不会拒绝任何总台命令。”

女声很直白的告诉了安玲她对她的作用,不过当安玲听到助理Ai不会拒绝陆世白任何要求的时候心中瞬间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不会拒绝的话,我的天,陆世白回用出多少奇奇怪怪的招数在自己身体上啊。

当然安玲下意识的忘记了当初自己的拒绝也仅仅只坚持了几个小时。

“您的办公台在您的属性公示栏下方。”

“啊?”安玲感觉有点怪怪的啊,自己办公台在公示栏下面,这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展览品啊。

话分两头,这面的陆世白呼吸已经变得粗重了起来,张波的呼吸也已经粗重了起来,不过两个人的原因确实不一样。一个是性奋,一个是愤怒,没错。

刘紫苏在陆世白的抚摸下已经呻吟了出来,当着张波的面,在看着顺着陆世白胳膊肘流出来的液体,那胯下让自己羡慕不已的巨物,尼玛,张波想要跳起来打死陆世白,可是看着自家老婆那性奋的表情和样子,他竟然可耻的硬了,因为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老婆那性奋的样子了,张波好恨啊,当时为什么要图清净选这种一层两户的楼型啊!

兴起的陆世白把这些都抛在脑后了,天大地大泻火最大,张胖子出门没有关门,陆世白脚一勾打开房门就抱着刘紫苏钻进了他家,顺脚就要关门。

张波的怒火瞬间爆发!

“陆世白,你TM够了!老子还没死呢,你和刘……”张波急急忙忙的顶住了门,手臂被夹的生疼,张嘴就要让这对奸夫淫妇承受他满腔的怒火,让他们见识一下用嘴工作的人的嘴巴到底有多厉害!

但是话说道一般看着老婆看自己的眼神,那迷醉的模样……怒火竟然无处释放,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台里事情繁重,他很久没有好好陪伴过刘紫苏,自己没有给刘紫苏足够的安全感和性福这能怪谁呢?在这个社会,明明自己在台里都见过那么多了为什么放在还是放不下?TM那个男人能放得下。

他和刘紫苏认识有十七年了,两个人大学毕业就结婚了,自己人胖长得也不太好,能娶到刘紫苏这种有钱人家的千金靠的是什么?

是死缠烂打靠的是真心真意,都说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他就是舔到最后应有尽有的那种幸运狗,但是他付出了什么?他说不上来,一个男人最后一样东西,在这个时刻也舔了出去,他爱她,哪怕现在的她可能不爱他了,舔了十三年把宝贝舔到手了他就不信四年后宝贝易主他舔不回来。

张波闭上了嘴,叹了口气。

“老婆你知道,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容忍你的任何事情。”说着张波熄灭了严重最后的火焰,站了出去,准备把门关上,他现在唯一能为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站在外面,爱的卑微。

在张波骂出第一个字的时候,陆世白就已经有些清醒了,他从来没有做出过这种事情,这么过分的事情。

他把刘紫苏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是他萎了,他现在硬的能捅破天,但是他怂了,他一个升斗小民,无权无势,如果真上了刘紫苏,刘紫苏不好说,但是据他所知,张波是盐城电视台的副台长,人脉和能量可比他这小白领强多了。

陆世白回过头准备跟张波解释一下看看情况,这要是不成大不了上了刘紫苏他带着安玲直接回老家,要是能和平解决当然最好,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当他转身的时候刘紫苏已经做起来搂住她的腰了,刘紫苏叫住张波。

“老公,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刘紫苏望着张波,只是陆世白感受着在自己肉棒上缓缓抚摸着的小手,在听着刘紫苏对着张波表达爱意,他怎么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而让陆世白确认两个人疯了的事情就是。

张波回过头关上房门,“老婆我也爱你。”挺大个老爷们泗涕横流,无视者陆世白被刘紫苏握手里,贴在眼前的肉棒,深情的和刘紫苏呼唤着。

什么情况?

“模因提取成功解析完毕,信息数据录入,被动添加,更新将会在总台进入办公室后完成。”

脑海中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声音重新响起,只不过变成了空灵的女声。

打断陆世白脑中声音的是刘紫苏后面的话,“老公,我觉得我们要重新定义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刘紫苏望着张波一脸坚定。

“听你的,都听你的。”张波如同魔怔了一般。

“我们之间的爱情,无法被任何人替代,但是你不觉得让我这么寂寞下去是你的错吗。”刘紫苏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盯着张波。

“没错老婆。”张波仿佛也想明白了什么。

“只要你还爱我,这就不算出轨!”发泄欲望而已,“我既然不能带给你满足,有人能替我给与你满足,我为什么接受不了?”

这特么是什么神逻辑?陆世白都惊了?还是说金手指有新出了什么功能?刚才说的模因?

“嘶……”正惊讶这的陆世白突然感觉自己肉棒被刘紫苏含进嘴里,那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正式口技,如果说刘紫苏的是口交,安玲的只是舔棒棒糖,感受着肉棒在刘紫苏嘴里不断吞吐,陆世白扭过头看向张波。

张波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淫靡的地方,脸色潮红,不是生气愤怒的那种潮红,而是性奋的潮红。

刘紫苏缓缓的下压自己的头颅,张大着小嘴,她现在正在尝试一个大胆的想法,深喉这个粗壮的肉棒。

刘紫苏调整一下自己的位置,跪在沙发上。

“张哥?”陆世白有些不自在的看着张波,张波却红着脸向陆世白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陆世白能看见张波胯下的肉棒已经坚硬了起来,撑起他的短裤。

刘紫苏缓缓的把肉棒往喉咙深处伸去,但是在顶到喉咙的时候,一阵肿胀感传来,她知道自己没有经历过这么大肉棒开发的喉咙深处根本没办法直接承受这种巨物,而陆世白也被这种挤压和湿热感弄得像是飞上了天,在感觉到刘紫苏停下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往里捅了一下,而这一下忍不住让刘紫苏干呕了一下,急急忙忙的把陆世白的肉棒吐了出来,这让陆世白有些不好意思,而张波也顶着自己坚硬的肉棒来到刘紫苏的身前轻轻拍打着刘紫苏的后背

“老公。”“老婆。”两个人对视,刘紫苏扭过身褪下张波短裤,在张波肉棒上套弄了几下张嘴含了进去,两个人早就玩过这种玩法轻车熟路,但是深喉张波也没经历过几次。

张波不断的在刘紫苏的嘴里抽查这,而这边陆世白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上不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波捧这刘紫苏的头,刘紫苏承受着张波肉棒冲击,这时轻轻拍打着自己的屁股,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撩起旗袍示意着陆世白。

看到这种情景,陆世白哪里还能忍,拨开丁字裤,挺着肉棒就插进了刘紫苏的小穴,当肉棒插进去的时候刘紫苏第一次承受这种大小的冲击,那小穴被填满不留一丝空隙,每一次深入都直接捅进子宫口的酸软,这都让刘紫苏有些发疯,眼中粉色的光芒不断闪现,慢慢渲染着瞳孔。

而在刘紫苏嘴里冲撞的张波,在看见陆世白插入自己老婆的时候发出性奋的呻吟,眼中已经完全被粉色侵染。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断冲刺着刘紫苏,刘紫苏也是第一次承受着这种感觉,被两个人夹击的感觉。

陆世白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性奋的冲撞着刘紫苏的身体,在不断的撞击中,能看见刘紫苏雪白的屁股被撞得通红,整个房间响彻着淫靡的啪啪声。

在刘紫苏嘴里不断冲刺的张波,发出一声怒吼,数量不多的精液射进刘紫苏的嘴里。

张波轻轻后退,把疲软的肉棒从自己老婆嘴里抽出来,缓缓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陆世白一如既往的冲刺着自己老婆,没有半点停歇。

而当张波肉棒离开嘴巴的时候,刘紫苏的哼唧声也终于放大了出来。

“啊,草我!草死我!”刘紫苏咽下自家老公的精液甩着头发疯狂的吼着。

“嗯……太爽了,老公我太爽了!”刘紫苏俯下头顶着张波的腹部,每一次撞击都推动者她的身体,而这股力量有作用在张波的身上,每次刘紫苏呻吟的吐气都吐在张波疲软的肉棒上。

“老公,嗯……老公……我要被大肉棒肏死了……”张波感觉自己的肉棒蠢蠢欲动,但是却硬不起来,看着刘紫苏性奋的样子,张波脑海中的最后一根线断了,整个眼睛被粉色覆盖,然后恢复清澈、

陆世白哪里听过这么强烈的叫床声,安玲能哼哼两声都让他兴奋不因,这当着熟人的面操着熟人的老婆,然后熟人的老婆还性奋的大喊着肏我,真特么刺激!

“嗯嗯……哼……”刘紫苏身体一僵一股暖流就从小穴深处流出,然后眼中同样被粉色覆盖,但是没有全部恢复清澈,只有眼白恢复了正常,但是其他地方都是粉色。

还没尽兴的陆世白抱起瘫软的刘紫苏,M字的掰开刘紫苏双腿,狠狠地撞击着刘紫苏的身体,每一次撞击都能听见两人下体传出啪叽的声音,高潮的淫液不断的顺着刘紫苏的小穴流出,而张波也性奋的站起来,解开了自己老婆肩膀上的旗袍系绳,撕下刘紫苏胸前的乳贴。

这个时候两人正好四目相对,张波竟然冲着陆世白笑了笑,陆世白在张波的眼中看不见任何愤怒,不情愿,难过,悲伤,有的只有无尽的性奋,和快乐。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