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会附身 (1) 作者:我拱坝老哥

.

【我的老婆会附身】

作者:我拱坝老哥2020年9月20日发表于sis001

. 第一部分

我叫陆世白,是个普普通通的白领青年,今年二十七结婚一年了,爱好是运动,身体素质不错,其他的就没啥好提的了,至于我老婆?她叫安玲跟我是同一个部门的,比我大一岁,是个不会打扮的土丫头,周围的女孩子都是光鲜亮丽的玩主,要不就是名花,只有我老婆和另外几个小胖妞没有人要,只有我,在父母的催促下跟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

不过我是幸运的,除了我没人知道我老婆有一双美腿,知道结婚之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老婆才会在天热的时候穿上工装的短裙。

“老婆,听说今天皮南山能看见流星,反正明天周末,咱俩去看看许个愿啥的呗。”陆世白把电脑一关坐在椅子上滑到安玲身边。

“别,天知道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安玲翻个白眼整理了一下文件。“我今天文件特别多,老大签完字,赶紧回家,我可懒得动弹了。”说着安玲站起身抱着文件向着老大的办公室走去。

“玲姐,先等等。”门口的经理助理陈慧拦住了要敲门的安玲。然后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安玲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赶紧皱着眉头走到了一旁,这个时候沉静下来的安玲才听见里面粗重的喘息和呻吟。而陆世白突然从后面钻出来拍了一下安玲的脑袋。“里面又是那个?”陆世白冲着陈慧挤了挤眼睛,陈慧一摊手,表示确实如此。

被拍了头的安玲回头伸手就要扭陆世白的耳朵,手还没碰到,陆世白就已经要抱住安玲大腿告饶了,张嘴刚要惨叫,就看见安玲把手伸了回去,做了个嘘的动作。

陆世白做了个封嘴的动作表示了解,然后悄悄的贴近安玲的耳朵“那我先下去提车了,一会见。”

陈慧在一旁一脸羡慕,虽然她长得比安玲好看但是到现在她还没有找到真命天子。

陆世白哼着小调下楼去了。

安玲皱着眉头在门口等了一会,转身就要离开,但是这个时候刷着抖音的陈慧手机震了一下,而里面也传来了高昂的生意,陈慧冲着安玲点点头,然后安玲开始敲门,不是说安玲她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老大的规定就是,当里面结束了的时候要立马敲门,当老大喊进的时候就可以立刻进来。

这是对里面的人的一种考验。

“请进。”这声音有些慵懒,诱惑。

安玲打开门走了进去但是并没有关门,不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只因为这是老大的规定。

陈慧悄悄的在外面眯了一眼,小伙她看过两次,是他喜欢的类型,所以她很好奇小伙能不能留在公司,不过当看到的时候陈慧叹了口气。

安玲也是随意的扫了一眼,老大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西装的扣子也没扣,里面什么也没穿,当然下身安玲也不想看,也不用看。

很诱惑的画面,尤其是老大那胸口雪白,若隐若现,让人感觉明明好像看到了,但是却又什么都没看到,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去,安玲都有些想去确认一下了。

而里面的男生安玲也认识,那是上一位被辞退的老员工琴姐的儿子,今年刚毕业应该是,不过看他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留不下来了,处理情况太慢太不及时。

少年裤裆的拉链没有拉上,红着脸不知道该遮住那里,上身凌乱手里还握着老大的丁字裤,根本没遮掩住,而身后的脚下不远,如果没看错应该是老大今天穿的bra。

不过这和安玲都没有关系,老大坐直身体,审阅着今天的台账和总结,一目十行,而少年红着脸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房间陷入沉默。

没一会,老板确认后签了字,冲着安玲点点头。“可以,今天就先这样吧,出门时记得通知陈慧,周三有自己人的聚会,在三十三楼。”安玲点点头表示清楚,转身离开并且带上房门,而刚刚关上门就听见老大在里面勾人神魂的呼唤.“来,还没结束。”

在转达之后,安玲把文件锁好就准备离开了。路过楼梯间的时候安玲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摄像头。

她是无法理解这种事情的,在大老板没有受伤的时候,两个人是非常恩爱的,但是在受伤之后一切都变了,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老板勃起不能,只有老大,也就是他老婆跟别人做爱的时候他才能体会到男人的感觉,从开始到现在,公司每一个角落都有摄像头,而这些摄像头都拍摄过老大和不同男人之间的故事。

走下楼,安玲远远的看见陆世白把车停在路边,开着窗。安玲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来到车边发现陆世白正在刷着抖音,看的来劲,根本没注意到安玲。

“砰!”安玲重重的关上车门,给陆世白吓了一跳。“姑奶奶能不能别这么关门,门坏了咱俩的小窝的获得时间可就要往后挪挪了。”安玲脱下脚上的皮鞋解开胸前两个扣子。“你当我是你?天气这么热,你赶紧把窗户关上把空调打开。”

“老婆今天很暴躁啊。”陆世白嘀嘀咕咕的关上车窗启火打空调。

安玲翻了个白眼。

车子平稳行驶,陆世白看着闭目养神的老婆胸前的雪白,忍不住伸手向着安玲的大长腿伸了过去,有些乏的安玲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陆世白一眼。“能不能好好开车!你老婆我还在车上呢。”说着抓住了陆世白作怪的大手。

“对了,你看到陈子东看我的眼神了吗,真恶心。”在陆世白把手抽回去之后安玲忍不住向陆世白抱怨。

“咋的,这小子惹到你了?分分钟教他做人。”陆世白贼心不死的又把手摸了上去,安玲红着脸白了陆世白一眼,“没事老婆,谁叫你这么漂亮呢,就这一双大白腿,这群狼指不定怎么嫉妒我呢。”被陆世白一夸安玲的脸更红了。

其实也很奇怪,安玲身上除了这一双大腿,其他的地方都不如公司的其他女生,而这双退在公司其实也不如其中最好的那几个,但是男人嘛,精虫上脑看啥都能撸,哪怕公司所有人都感觉盯着安玲看久了就会被安玲来上一记断子绝孙脚的奇怪感觉。

“这都是你的错,非要我穿裙子。”安玲紧忙抓住正在幽谷前面打转的坏手,“专心开车!”

“嘿嘿嘿。”陆世白抽回手,笑嘻嘻的说“我这不是怕你热吗。”

在车子驶入小区的时候安玲仿佛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妹妹说周末要来待一天。”陆世白一听这脸都白了。“啥?她要来,不行!我还想过幸福二人世界呢。”想想以前陆世白所谓的幸福二人世界安玲就脸红“没门,再说了安鑫来一趟不容易,你还要把她拒之门外啊。”

陆世白把车停在楼下,“拒之门外是不能,但是我的二人世界啊。”陆世白是真心难受,在两人刚刚结婚的那一个月,陆世白在跟安玲互换了第一次之后不知道是觉醒了什么特殊能力,性欲旺盛持久力超强,每次都把安玲弄得死去活来的,尤其是在安玲有些恐惧做爱的时候又无师自通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玩法,搞得现在一到放假休息安玲就又期待又忐忑,天知道陆世白脑袋里又有什么奇怪的注意,尤其是今天晚上说要上山看流星,安玲觉得拒绝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安玲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陆世白的夸赞和搞怪都容易脸红,而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想笑都笑不出来,有时候安玲觉得跟陆世白出门都会给他丢人。

陆世白趁着安玲穿鞋下车的功夫把手顺着衣领伸进安玲胸前,啪熟练的解开了安玲的bra。

安玲急急忙忙的跳下车,而车上的陆世白捏着安玲的胸罩坏笑着。安玲抿着嘴,脸上红的都快出血了,眼睛里水汪汪的,陆世白赶紧告饶。“老婆我错了!”

安玲哼了一声,“赶紧把车停了。”说着扭过头踩着皮鞋登登登的上楼了。 陆世白把车停在车库里把老婆的胸罩揣进兜里,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兴高采烈的往楼上跑去。

果然,陆世白把门打开后就看见安玲穿着围裙但是里面除了内裤什么也没有的在那里做菜,前面有说道,安玲其实是个很怕热的人,所以一到家放松了就喜欢穿的少一点,但是穿的少哪怕结婚一年多了在陆世白面前都有些害羞,所以在陆世白的提一下就在做饭的时候这么穿围裙,不过正常都应该是内裤家胸罩,可惜今天的胸罩被陆世白抽走了,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两人之间的规矩了,别看陆世白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但是安玲所有跟情趣还有H有关事情都是习惯听陆世白的,比如每天穿什么内衣上班,出门穿什么衣服,当然有些无法接受的衣服和装扮安玲还是会拒绝的陆世白也不会强求,老婆开心最重要嘛。

看着正在打鸡蛋的安玲,陆世白胯下震动,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衣服只穿着内裤抱了上去。

安玲脸一红,她能感觉到陆世白胯下苏醒的怪兽。陆世白忍不住蹭了蹭,安玲一哆嗦,手里打鸡蛋的碗差点没拿住。

“做饭呢。”安玲忍不住哼出声,陆世白忍不住坏笑一声“没事我不饿,但是我想先把你喂饱了。”说着双手就顺着安玲后背伸了进去,轻轻揉捏着安玲的胸部。

安玲脚下一软,忍不住哼出了声,手中的东西也掉落在身前,“你先让我收拾一下啊。”软倒在陆世白怀里的安玲忍不住说道。

“没关系,等你吃饱了再收拾也行。”说着陆世白面对面的抱起安玲,两人面对面亲吻起来,在安玲整个人动情的抱住陆世白的时候,陆世白作怪的大手已经撩起围裙褪去了两人身上仅剩的内裤。

调整位置,胯下肉棒已经熟练的瞄准了安玲胯下小穴,在安玲的尖叫声中贯穿了进去,每一次被这怪兽刺进身体的时候安玲总有一种被胀满了的感觉,尤其是在顶着最深处的时候,那种刺激感每次都让她欲罢不能,而陆世白也是舒服的抖了一下,胯下肉棒露出一截,但是其余部分已经顶在最深处,双手扶住安玲的大长腿,轻轻抬起,轻轻放下,虽然安玲早已习惯大小,并且润滑完成,但是陆世白还是很轻柔的抽插着,做爱这种事情,是两个人的快感,一个人的快乐不叫做爱,叫发泄,所以他做爱的时候很注意安玲的感觉,抽弄着胯下肉棒,安玲的叫床声也逐渐响亮了起来,当安玲动情的主动亲吻陆世白的时候,陆世白就知道时机到了。

陆世白抱着安玲向窗台走去,因为他知道,想要提高安玲接受能力,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果然,随着移动的起伏,安玲的眼神也逐渐迷离了起来,当抱着安玲来到窗前的时候,安玲有些清醒了过来,“老公,你要做什么?”安玲有些挣扎,陆世白狠狠往里一顶,安玲闷哼一声,眼中的清明缓缓消退,陆世白了解自己老婆,这个时候单靠下身的动作就想让她忘记窗台这件事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加上语言上的疏导。

“没事,我只是过来拉一下窗帘。”放下心来没有怀疑的安玲把头埋进陆世白的肩窝忘情地呻吟了起来,而陆世白也加大了抽插速度。

迷蒙中安玲忘记了两人是在窗台做爱,忘记了这里是五楼,忘记了如果不拉窗帘对面楼层的人很可能会看到两人。

在剧烈的抽插中安玲呻吟不断加大,陆世白能感觉到安玲小穴中剧烈的挤压,不断地缠绕这陆世白的肉棒,可惜的是,明明安玲已经要高潮,但是陆世白感觉还是差一些什么,让他有些难受,不过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还是熟练地加快了抽插速度让安玲更快的高潮,同时拉上了窗帘,不过和平时窗边做爱是不同的是,在对面同楼层的窗户边,陆世白看见了同样在做爱的一对情侣,两个男人目光相对,都不自觉的向下望去,看着对方怀里的女人,不同的是,对面的男人和女人都已经高潮,对面的两人是站立后背位,所以女人身上的特点陆世白一览无余,而陆世白和安玲是面对面抱位,对面的男人只能看见安玲的裸露的后背,对面男人的肉棒软了下来从那个女人身体中滑落,而在安玲如泣如诉的高潮呻吟中把依然坚挺的肉棒从里面拔了出来,在对面二人惊异的目光中把窗帘拉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