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會附身 (1) 作者:我拱壩老哥

簡體

. book18.org

【我的老婆會附身】 book18.org

作者:我拱壩老哥2020年9月20日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 第一部分 book18.org

我叫陸世白,是個普普通通的白領青年,今年二十七結婚一年了,愛好是運動,身體素質不錯,其他的就沒啥好提的了,至於我老婆?她叫安玲跟我是同一個部門的,比我大一歲,是個不會打扮的土丫頭,周圍的女孩子都是光鮮亮麗的玩主,要不就是名花,只有我老婆和另外幾個小胖妞沒有人要,只有我,在父母的催促下跟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 book18.org

不過我是幸運的,除了我沒人知道我老婆有一雙美腿,知道結婚之後,在我的強烈要求下老婆才會在天熱的時候穿上工裝的短裙。 book18.org

「老婆,聽說今天皮南山能看見流星,反正明天周末,咱倆去看看許個願啥的唄。」陸世白把電腦一關坐在椅子上滑到安玲身邊。 book18.org

「別,天知道你又打什麼鬼主意。」安玲翻個白眼整理了一下文件。「我今天文件特別多,老大簽完字,趕緊回家,我可懶得動彈了。」說著安玲站起身抱著文件向著老大的辦公室走去。 book18.org

「玲姐,先等等。」門口的經理助理陳慧攔住了要敲門的安玲。然後衝著她眨了眨眼睛。 book18.org

安玲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趕緊皺著眉頭走到了一旁,這個時候沉靜下來的安玲才聽見裡面粗重的喘息和呻吟。而陸世白突然從後面鑽出來拍了一下安玲的腦袋。「裡面又是那個?」陸世白衝著陳慧擠了擠眼睛,陳慧一攤手,表示確實如此。 book18.org

被拍了頭的安玲回頭伸手就要扭陸世白的耳朵,手還沒碰到,陸世白就已經要抱住安玲大腿告饒了,張嘴剛要慘叫,就看見安玲把手伸了回去,做了個噓的動作。 book18.org

陸世白做了個封嘴的動作表示了解,然後悄悄的貼近安玲的耳朵「那我先下去提車了,一會見。」 book18.org

陳慧在一旁一臉羨慕,雖然她長得比安玲好看但是到現在她還沒有找到真命天子。 book18.org

陸世白哼著小調下樓去了。 book18.org

安玲皺著眉頭在門口等了一會,轉身就要離開,但是這個時候刷著抖音的陳慧手機震了一下,而裡面也傳來了高昂的生意,陳慧衝著安玲點點頭,然後安玲開始敲門,不是說安玲她們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但是老大的規定就是,當裡面結束了的時候要立馬敲門,當老大喊進的時候就可以立刻進來。 book18.org

這是對裡面的人的一種考驗。 book18.org

「請進。」這聲音有些慵懶,誘惑。 book18.org

安玲打開門走了進去但是並沒有關門,不是因為什麼其他原因,只因為這是老大的規定。 book18.org

陳慧悄悄的在外面眯了一眼,小伙她看過兩次,是他喜歡的類型,所以她很好奇小伙能不能留在公司,不過當看到的時候陳慧嘆了口氣。 book18.org

安玲也是隨意的掃了一眼,老大慵懶的靠在沙發上,西裝的扣子也沒扣,裡面什麼也沒穿,當然下身安玲也不想看,也不用看。 book18.org

很誘惑的畫面,尤其是老大那胸口雪白,若隱若現,讓人感覺明明好像看到了,但是卻又什麼都沒看到,恨不得整個人鑽進去,安玲都有些想去確認一下了。 book18.org

而裡面的男生安玲也認識,那是上一位被辭退的老員工琴姐的兒子,今年剛畢業應該是,不過看他現在的情況,應該是留不下來了,處理情況太慢太不及時。 book18.org

少年褲襠的拉鏈沒有拉上,紅著臉不知道該遮住那裡,上身凌亂手裡還握著老大的丁字褲,根本沒遮掩住,而身後的腳下不遠,如果沒看錯應該是老大今天穿的bra。 book18.org

不過這和安玲都沒有關係,老大坐直身體,審閱著今天的台帳和總結,一目十行,而少年紅著臉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房間陷入沉默。 book18.org

沒一會,老闆確認後簽了字,衝著安玲點點頭。「可以,今天就先這樣吧,出門時記得通知陳慧,周三有自己人的聚會,在三十三樓。」安玲點點頭表示清楚,轉身離開並且帶上房門,而剛剛關上門就聽見老大在裡面勾人神魂的呼喚.「來,還沒結束。」 book18.org

在轉達之後,安玲把文件鎖好就準備離開了。路過樓梯間的時候安玲不自覺的看了一眼攝像頭。 book18.org

她是無法理解這種事情的,在大老闆沒有受傷的時候,兩個人是非常恩愛的,但是在受傷之後一切都變了,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老闆勃起不能,只有老大,也就是他老婆跟別人做愛的時候他才能體會到男人的感覺,從開始到現在,公司每一個角落都有攝像頭,而這些攝像頭都拍攝過老大和不同男人之間的故事。 book18.org

走下樓,安玲遠遠的看見陸世白把車停在路邊,開著窗。安玲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 book18.org

來到車邊發現陸世白正在刷著抖音,看的來勁,根本沒注意到安玲。 book18.org

「砰!」安玲重重的關上車門,給陸世白嚇了一跳。「姑奶奶能不能別這麼關門,門壞了咱倆的小窩的獲得時間可就要往後挪挪了。」安玲脫下腳上的皮鞋解開胸前兩個扣子。「你當我是你?天氣這麼熱,你趕緊把窗戶關上把空調打開。」 book18.org

「老婆今天很暴躁啊。」陸世白嘀嘀咕咕的關上車窗啟火打空調。 book18.org

安玲翻了個白眼。 book18.org

車子平穩行駛,陸世白看著閉目養神的老婆胸前的雪白,忍不住伸手向著安玲的大長腿伸了過去,有些乏的安玲臉色一紅,狠狠地瞪了陸世白一眼。「能不能好好開車!你老婆我還在車上呢。」說著抓住了陸世白作怪的大手。 book18.org

「對了,你看到陳子東看我的眼神了嗎,真噁心。」在陸世白把手抽回去之後安玲忍不住向陸世白抱怨。 book18.org

「咋的,這小子惹到你了?分分鐘教他做人。」陸世白賊心不死的又把手摸了上去,安玲紅著臉白了陸世白一眼,「沒事老婆,誰叫你這麼漂亮呢,就這一雙大白腿,這群狼指不定怎麼嫉妒我呢。」被陸世白一夸安玲的臉更紅了。 book18.org

其實也很奇怪,安玲身上除了這一雙大腿,其他的地方都不如公司的其他女生,而這雙退在公司其實也不如其中最好的那幾個,但是男人嘛,精蟲上腦看啥都能擼,哪怕公司所有人都感覺盯著安玲看久了就會被安玲來上一記斷子絕孫腳的奇怪感覺。 book18.org

「這都是你的錯,非要我穿裙子。」安玲緊忙抓住正在幽谷前面打轉的壞手,「專心開車!」 book18.org

「嘿嘿嘿。」陸世白抽回手,笑嘻嘻的說「我這不是怕你熱嗎。」 book18.org

在車子駛入小區的時候安玲仿佛想起了什麼,「對了,我妹妹說周末要來待一天。」陸世白一聽這臉都白了。「啥?她要來,不行!我還想過幸福二人世界呢。」想想以前陸世白所謂的幸福二人世界安玲就臉紅「沒門,再說了安鑫來一趟不容易,你還要把她拒之門外啊。」 book18.org

陸世白把車停在樓下,「拒之門外是不能,但是我的二人世界啊。」陸世白是真心難受,在兩人剛剛結婚的那一個月,陸世白在跟安玲互換了第一次之後不知道是覺醒了什麼特殊能力,性慾旺盛持久力超強,每次都把安玲弄得死去活來的,尤其是在安玲有些恐懼做愛的時候又無師自通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玩法,搞得現在一到放假休息安玲就又期待又忐忑,天知道陸世白腦袋裡又有什麼奇怪的注意,尤其是今天晚上說要上山看流星,安玲覺得拒絕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book18.org

安玲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面對陸世白的誇讚和搞怪都容易臉紅,而面對其他人的時候想笑都笑不出來,有時候安玲覺得跟陸世白出門都會給他丟人。 book18.org

陸世白趁著安玲穿鞋下車的功夫把手順著衣領伸進安玲胸前,啪熟練的解開了安玲的bra。 book18.org

安玲急急忙忙的跳下車,而車上的陸世白捏著安玲的胸罩壞笑著。安玲抿著嘴,臉上紅的都快出血了,眼睛裡水汪汪的,陸世白趕緊告饒。「老婆我錯了!」 book18.org

安玲哼了一聲,「趕緊把車停了。」說著扭過頭踩著皮鞋登登登的上樓了。 陸世白把車停在車庫裡把老婆的胸罩揣進兜里,好像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興高采烈的往樓上跑去。 book18.org

果然,陸世白把門打開後就看見安玲穿著圍裙但是裡面除了內褲什麼也沒有的在那裡做菜,前面有說道,安玲其實是個很怕熱的人,所以一到家放鬆了就喜歡穿的少一點,但是穿的少哪怕結婚一年多了在陸世白面前都有些害羞,所以在陸世白的提一下就在做飯的時候這麼穿圍裙,不過正常都應該是內褲家胸罩,可惜今天的胸罩被陸世白抽走了,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兩人之間的規矩了,別看陸世白平日裡嘻嘻哈哈的但是安玲所有跟情趣還有H有關事情都是習慣聽陸世白的,比如每天穿什麼內衣上班,出門穿什麼衣服,當然有些無法接受的衣服和裝扮安玲還是會拒絕的陸世白也不會強求,老婆開心最重要嘛。 book18.org

看著正在打雞蛋的安玲,陸世白胯下震動,三下五除二的脫下衣服只穿著內褲抱了上去。 book18.org

安玲臉一紅,她能感覺到陸世白胯下甦醒的怪獸。陸世白忍不住蹭了蹭,安玲一哆嗦,手裡打雞蛋的碗差點沒拿住。 book18.org

「做飯呢。」安玲忍不住哼出聲,陸世白忍不住壞笑一聲「沒事我不餓,但是我想先把你喂飽了。」說著雙手就順著安玲後背伸了進去,輕輕揉捏著安玲的胸部。 book18.org

安玲腳下一軟,忍不住哼出了聲,手中的東西也掉落在身前,「你先讓我收拾一下啊。」軟倒在陸世白懷裡的安玲忍不住說道。 book18.org

「沒關係,等你吃飽了再收拾也行。」說著陸世白面對面的抱起安玲,兩人面對面親吻起來,在安玲整個人動情的抱住陸世白的時候,陸世白作怪的大手已經撩起圍裙褪去了兩人身上僅剩的內褲。 book18.org

調整位置,胯下肉棒已經熟練的瞄準了安玲胯下小穴,在安玲的尖叫聲中貫穿了進去,每一次被這怪獸刺進身體的時候安玲總有一種被脹滿了的感覺,尤其是在頂著最深處的時候,那種刺激感每次都讓她欲罷不能,而陸世白也是舒服的抖了一下,胯下肉棒露出一截,但是其餘部分已經頂在最深處,雙手扶住安玲的大長腿,輕輕抬起,輕輕放下,雖然安玲早已習慣大小,並且潤滑完成,但是陸世白還是很輕柔的抽插著,做愛這種事情,是兩個人的快感,一個人的快樂不叫做愛,叫發泄,所以他做愛的時候很注意安玲的感覺,抽弄著胯下肉棒,安玲的叫床聲也逐漸響亮了起來,當安玲動情的主動親吻陸世白的時候,陸世白就知道時機到了。 book18.org

陸世白抱著安玲向窗台走去,因為他知道,想要提高安玲接受能力,現在是最好的時機,果然,隨著移動的起伏,安玲的眼神也逐漸迷離了起來,當抱著安玲來到窗前的時候,安玲有些清醒了過來,「老公,你要做什麼?」安玲有些掙扎,陸世白狠狠往裡一頂,安玲悶哼一聲,眼中的清明緩緩消退,陸世白了解自己老婆,這個時候單靠下身的動作就想讓她忘記窗台這件事是不可能的,所以要加上語言上的疏導。 book18.org

「沒事,我只是過來拉一下窗簾。」放下心來沒有懷疑的安玲把頭埋進陸世白的肩窩忘情地呻吟了起來,而陸世白也加大了抽插速度。 book18.org

迷濛中安玲忘記了兩人是在窗台做愛,忘記了這裡是五樓,忘記了如果不拉窗簾對面樓層的人很可能會看到兩人。 book18.org

在劇烈的抽插中安玲呻吟不斷加大,陸世白能感覺到安玲小穴中劇烈的擠壓,不斷地纏繞這陸世白的肉棒,可惜的是,明明安玲已經要高潮,但是陸世白感覺還是差一些什麼,讓他有些難受,不過畢竟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還是熟練地加快了抽插速度讓安玲更快的高潮,同時拉上了窗簾,不過和平時窗邊做愛是不同的是,在對面同樓層的窗戶邊,陸世白看見了同樣在做愛的一對情侶,兩個男人目光相對,都不自覺的向下望去,看著對方懷裡的女人,不同的是,對面的男人和女人都已經高潮,對面的兩人是站立後背位,所以女人身上的特點陸世白一覽無餘,而陸世白和安玲是面對面抱位,對面的男人只能看見安玲的裸露的後背,對面男人的肉棒軟了下來從那個女人身體中滑落,而在安玲如泣如訴的高潮呻吟中把依然堅挺的肉棒從裡面拔了出來,在對面二人驚異的目光中把窗簾拉上。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