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會附身 (2) 作者:我拱壩老哥

簡體

. book18.org

【我的老婆會附身】 book18.org

.作者:我拱壩老哥2020年9月21日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 第二部分 book18.org

窗簾被拉上,對面樓層的二人有些不舍的收回眼光,雖然安玲長相普通,但是別人的老婆不看白不看嘛,至於女人,女人的想法很簡單,陸世白不是人!哪有亞洲人能有那麼雄偉的肉棒,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不像西方人那樣大的嚇人而是那種很完美看到了就覺得被插進去絕對很爽的那種,想想女人就濕了,但是回頭看看自己老公,「嘖。」女人嘆了口氣。book18.org

男人有些納悶,天知道自己老婆發了什麼瘋。 book18.org

拉上窗簾的陸世白並沒有當回事,畢竟自己看了對面女人的全身,而自己老婆只被人看了後面,怎麼想自己都不吃虧,不過對面什麼時候被人買下了?就是因為知道對面沒住人陸世白才放心這麼搞,下次要注意點了。book18.org

把還一臉潮紅沉浸在餘韻里的安玲抱到床上,在看看自己胯下沒有解脫的神龍,陸世白有些擔憂,因為從結婚破處到現在,他和安玲做過超多次愛,看是他越來越難射了,不是沒有慾望,也不是硬不起來只是單純的每次他比安玲後高潮自己的持久力就會提升,而安玲反而越來越敏感,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啊。book18.org

為了發泄陸世白才想法設法的想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想讓自己射的早一點。book18.org

嘆了口氣,眼睛四處打量著,突然看見安玲的內褲還掛在腳上,陸世白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忍不住發出一聲壞笑,輕輕地把內褲拿下來藏進洗衣籃最底下的一層,或許這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book18.org

不過胯下巨龍怎麼辦啊。 book18.org

看著安玲陸世白沒有辦法的癱坐在沙發上,哪知道安玲迷迷糊糊的想枕著什麼,就枕到了陸世白的大腿上,一呼一吸都能吹到陸世白的肉棒上,這讓陸世白更加難以忍受。 book18.org

「老婆,我好難受啊。」book18.org

聽到陸世白聲音的安玲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馬上頂進嘴裡的肉棒,忍不住笑了起來。 book18.org

「多大個人了,還撒嬌?」book18.org

聽到安玲說話的陸世白有些羞恥,閉上眼睛假裝沒聽到。 book18.org

「你要不要洗一洗?」見到陸世白沒有說話,安玲伸手抓住肉棒問著陸世白,對於肉棒和精液的味道安玲並不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只是單純的覺得無所謂而已。 book18.org

陸世白眯著眼睛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下安玲。未曾想安玲也注視著陸世白的表情,這下子兩人四目相對,陸世白燦燦的想解釋說些什麼,但是哪想到安玲很突然的伸起小舌頭在陸世白的龜頭上舔了一口。 book18.org

「嘶~」陸世白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這是安玲第三次給他口,肉棒的抗性對於這種方式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book18.org

「我就知道你想要的是這個。」安玲皺了皺鼻子,然後一口把嘴巴能包裹進去的部分全包了進去。 book18.org

陸世白覺得自己可能馬上就要繳械了,真是太刺激了。 book18.org

安玲生疏的用舔著棒棒糖的方式舔著陸世白的肉棒,但是實在是太生疏了,每次都會不小心的用牙齒刮碰到陸世白的肉棒,這就導致了陸世白能堅持的更久,上一次因為齒感陸世白叫了聲痛安玲就很生氣的不給口了,這次打死陸世白他也不會說出這麼沒有情調的話,在惹得老婆生氣,「老婆加把勁,馬上要射了」,安玲也有些激動,因為她自己也很清楚,很多時候自己都早早的先高潮,自己高潮三四次累得要死,陸世白可能才只射了一次,只能出去沖幾趟四百米回來沖個冷水澡才能發泄出來,所以有些愧疚,畢竟自己都爽到了但是老公卻只能依靠著種方式發泄,這是她作為老婆的失職。 book18.org

發現口交能讓陸世白這麼早的射出來,安玲也是很激動的。 book18.org

忍不住加快了嘴裡舌頭的速度,但是沒有變化的舔弄讓陸世白的閾值變得有些高了,那種刺激感又在緩緩地減退,感覺到了的安玲有些著急了,下意識的想往嘴巴深處送,無師自通的想像抽插小穴一樣讓肉棒在自己嘴裡進出,哪知道剛剛往更深處插了一點,陸世白就感覺自己的龜頭被另一種沒有嘗試過的感覺包圍,那是和小穴里的感覺截然不同,那是說不上來的爽快,呲呲呲,沒忍住,分量超大的精液噴涌而出灌滿了安玲整個小嘴。book18.org

「咳咳咳。」安玲感覺有些嗆到了,咳嗽出了聲,而那分量十足的精液伴隨著咳嗽一部分灌進了安玲的食道,一部分順著鼻子流了出來,眼淚都忍不住出來了。 book18.org

看著安玲狼狽的樣子,陸世白微軟的肉棒立刻又變得堅挺。 book18.org

但是陸世白看著老婆狼狽的模樣突然又覺得自己有些太過分了,趕緊發揮著老公的作用,拿起茶几上的紙巾輕輕擦拭著安玲的狼狽,輕聲細語的關心著安玲,本來有些難受和火氣的安玲看見老公的模樣,心都化了,哪裡還有抱怨。 book18.org

自己也抽了張紙巾醒著鼻子。 book18.org

「沒事老公。」擤完鼻子的安玲忍不住比吧唧吧唧嘴,精液的味道也沒想像的那麼不堪啊?當然安玲只是想一想,她可不想說出來,天知道如果說出來,這個壞蛋會想出什麼奇奇怪怪的玩法。book18.org

看著陸世白依舊堅挺的肉棒,安玲忍不住「老公你...」陸世白表示沒關係,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有經驗。 book18.org

看著有些愧疚的老婆,陸世白忍不住想親吻一下老婆,但是看著老婆嘴邊那沒有擦凈的精液猶豫了一下,心裡那關還是過不去,親吻了安玲的額頭。 book18.org

安玲紅著臉,掙扎著站起來,整理著被撩起來的圍裙,「我,我,我要做飯了。」有些羞澀的結巴,每次陸世白對著安玲做一些恩愛的舉動,安玲都會這樣,慌慌張張的安玲有些腿軟,踉蹌了一下,陸世白趕緊扶上去。 book18.org

「沒事,沒事~」安玲擺擺手,自己站直了身體。但是感覺自己胯下涼颼颼的呢?伸手摸了摸,「老公我內褲呢?」 book18.org

陸世白趕緊打了個哈哈嚷著自己要去沖四百誰也別攔我的架勢套上鞋櫃邊上的運動褲和背心就沖了出去,都沒注意自己裡面也沒穿內褲。 book18.org

安玲嘴裡碎碎念著什麼,紅著臉去給陸世白做飯,而衝出家門的陸世白也反應過來,這支著大帳篷的短褲怎麼走的下去?以前裡面都有內褲別著,所有肉棒貼在肚皮上,衣服一蓋不是很明顯。但是這.....book18.org

這也不能回去,沒辦法的陸世白只能蛙跳爬樓梯來發泄了從他家一直到一樓,最開始聲音很輕,基本上不會影響到其他住戶,知道後來不知道上下了多少次,感覺到乏累肉棒已經消下去聲音變得沉重起來的陸世白才緩緩地站了起來。 book18.org

「呼!這下沒問題了。」雖然還有些支棱,但是也不是太明顯了,陸世白決定去樓下拉幾組單槓練習作為收尾。 book18.org

轉過樓梯走道樓下的時候一陣傍晚的微風吹過,正在遛狗的隔壁太太的開叉旗袍被撩起,那一瞬間的風情讓陸世白已經消下去的肉棒瞬間又硬了起來。羞紅了臉的陸世白慌慌張張的跑回了了家,沒有注意到隔壁太太看著他胯下那驚訝的眼神,和羞澀的表情。 book18.org

房門被重重關上,安玲有些奇怪的看著陸世白,尤其是那沒有消下去的肉棒。 book18.org

「怎麼了?不是你性格啊?」安玲扭捏著端著菜看著陸世白,雖然很不習慣,但是對於老公的關心還是讓她先放下了心中的羞澀。 book18.org

「沒什麼,不小心在樓下看見了隔壁張太太走光...」陸世白很誠實的告訴安玲,關於這種事情陸世白從來不隱瞞安玲,包括老大曾經勾引過陸世白的事情,畢竟公司的男人除了小胖子肖奇峰和陸世白,都跟老大打過炮,誰不了解誰。 book18.org

「嘖。」安玲白了陸世白一眼,這種事情兩人從不互相隱瞞,因為信任,安玲不相信陸世白會出軌,陸世白也同樣如此。 book18.org

「你咋辦?」安玲把菜放在桌子上,望向陸世白。 book18.org

「我先沖個澡,四大皆空,成了就吃飯,不成我今天只能早點睡了。」陸世白苦笑一聲。 book18.org

看著老公的樣子,安玲想了想:「你先進去,我把這些東西收拾一下,咱倆一會一起洗。」 book18.org

「啊?」陸世白有些不高興「一起洗我是同意的,但是你不能不吃飯啊。」 book18.org

陸世白始終堅持著人是鐵飯是鋼的道理,雖然他有時候會不吃飯,但是他不希望安玲吃飯不規律,尤其是有一次爆發把安玲操暈過去之後。 book18.org

「沒事,我想到了個更好吃的東西。」說著安玲的眼睛瞄向了陸世白的胯下。 book18.org

陸世白想到了什麼胯下變得更硬了,突然變得有些扭捏了,不自在的往浴室走去,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老婆會突然這麼給力,。 book18.org

安玲也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變得這麼大膽,但是在發現老公對口交沒有抵抗力,並且對於精液也沒有那麼抗拒的時候,不知是著魔還是太愛陸世白不希望他這麼難受,就突發奇想的想用這種方式幫陸世白瀉火了。 book18.org

陸世白走進浴室脫得光溜溜在浴缸中放著水,有些呆木,因為實在是太突然了,今天不知道怎麼了,一下子對於老婆的調教進度跨了三個階段,一個是在家裸體圍裙,一個是口交,和兩個對比窗邊做愛都是小意思了。現在可能還要進入第四個階段,飲精。 book18.org

想想就有些激動,胯下肉棒已經硬的快捅穿鋼板了。 book18.org

調試好水溫的陸世白坐進浴缸,手腳無措。book18.org

而當安玲走進來的時候,陸世白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剛剛結婚兩個人入洞房的時候,那時候因為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兩個人都是拿出自己自備的小電影作為引導,那時候兩個人都是初哥,相比較之下反而是安玲在下定決心後更加堅定,尤其是當時,在陸世白還在扭捏的時候,安玲已經紅著臉咬著牙引導著陸世白插如她那還沒有太濕潤的小穴,明明很痛,很不適應但是安玲還是堅持了下來,尤其是在破瓜之後還承受住了陸世白瘋狂後的抽插。 book18.org

當時的情況如果報警說陸世白是強姦是變態都不會有人意外,那是陸世白唯一瘋狂的一次,也是安玲唯一被操昏過去的一次。 book18.org

從呻吟到尖叫,從尖叫道嘶啞,從嘶啞到昏迷,若非陸世白當時及時清醒了過來,可能安玲會成為唯一一個在新婚洞房時被草死的新娘,尤其是老公還是個穿上衣服斯斯文文的普通青年。 book18.org

在陸世白驚恐的等待救護車的時候,是安玲醒了過來安慰著陸世白,是安玲讓陸世白取消了救護車,安玲沒有抱怨,沒有厭煩,哪怕有那麼一絲恐懼,但是也沒表現給陸世白,哪怕陸世白看了出來,從那之後,陸世白做愛的時候總會下意識的顧忌著安玲的感受,哪怕那個時候陸世白勃起性慾難耐都沒有想過和安玲做愛,當時最害怕的人其實是陸世白,很可笑的是,最後先走出來的也是安玲,重新引導陸世白的也是安玲,哪怕後來陸世白喜歡各種奇奇怪怪玩法的時候,安玲都無微不至的包容著陸世白,就像第一次讓安玲穿短裙上班,第一次讓安玲穿丁字褲加短裙上班,第一次讓安玲不穿bra只貼乳貼,安玲總會容忍,哪怕先和陸世白抱怨,也會在最後支持陸世白,畢竟不知道為什麼,安玲愛陸世白愛的越來越深沉,願意包容陸世白的一切,願意容忍陸世白的一切,而更讓安玲深愛陸世白的事情就是,陸世白從不和其他女人調情,也從不隱瞞安玲任何事情。 book18.org

這次也是如此,安玲開始沒有臉紅,因為她已經做出了決定,赤身裸體的走進浴室,但是當看見陸世白的身體,胯下堅挺的肉棒,想到自己一會要做的事情,安玲還是忍不住臉色微紅,深吸一口氣,安玲在陸世白的注視下緩緩地坐進了浴缸,兩個人面對面。 book18.org

陸世白伸出大手把安玲拉近懷裡,揉搓著安玲白嫩的乳房,舔舐著安玲的耳垂,安玲被刺激的身軀有些顫抖,從結婚到現在,安玲的身體沒次在陸世白的觸摸下都會變得敏感,最神奇的一次就是,在公司開會的時候,陸世白作怪的摸了一下安玲的大腿內側,都險些讓安玲高潮。 book18.org

這次安玲沒有那麼敏感,但是身上已近泛起潮紅,尤其是隨著抓著乳房的大手順著皮膚滑向安玲的小穴,當觸摸到陰蒂的時候,安玲呻吟了出來,跨坐在陸世白身上的安玲忍不住用胯下摩擦這陸世白堅硬的肉棒,而陸世白捏著陰蒂的右手也伸進了安玲的小穴,在裡面輕輕摳挖了幾下,安玲就有些顫抖,陸世白抽出手指,扶正了肉棒的位置,緩緩地插入安玲的小穴,安玲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包括陸世白。 book18.org

陸世白沒有抽動,只是單純的把肉棒伸進安玲的小穴,感受著裡面的溫暖和纏繞,左手輕輕揉捏著安玲的陰蒂,右手在安玲身上不斷地游移。 book18.org

小穴被填滿,再加上不斷作怪的大手,明明來這裡是為了解決老公的性慾但是安玲現在自己卻有些沉迷,陸世白的作怪下,安玲忍不住微微扭動了起來,陸世白的肉棒安玲的小穴中微微移動,幅度並不大,但是卻帶給安玲不一樣的感覺,讓她欲罷不能,那種痒痒的感覺。 book18.org

陸世白感覺到安玲身體有些變化,熟門熟路的他,知道現在是送安玲上天的最好時機,微微調整姿態,胯下的肉棒狠狠一頂,撞擊在安玲的子宮口。 book18.org

「嗯~」安玲發出一聲鼻音,回過頭把自己的嘴唇遞給陸世白,陸世白配合的親吻了上去,胯下不斷抽動,安玲的聲音也不斷響起。哪怕兩個人在親吻。book18.org

「嗯~」,「嗯~」聽著安玲的聲音,陸世白加快著動作,安玲聲音也不斷急促了起來,「嗯~啊~」兩人唇分,安玲的聲。音也變得嘹亮起來。 book18.org

唯一可惜的是,安玲沒有在做愛時說騷話的習慣,能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就是她的極限了。 book18.org

「嗯~」安玲的短髮拂過陸世白的鼻子,陸世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未曾想這一下用力竟然給二人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book18.org

「啊~」安玲忍不住尖叫出聲,陸世白感覺自己仿佛插進了一個位置的地帶,擁有彈性但是很柔軟的地方卡主了自己的龜頭,在抽出來時候能感覺到那裡輕輕刮過龜頭的快感,而這個時候安玲也會發出一聲高昂的呻吟。 book18.org

這裡是兩人從來沒有踏足過的地方,一切是那麼新奇,每一次陸世白感覺到底的時候都會停止,但是從來沒想過到底在往裡,竟然會有這麼神奇的地方,而安玲也是如此,每次被撞擊到小穴深處的時候,安玲都會感覺到一絲酸軟,但是從來沒想過還能插得更深,而那種酸軟的感覺竟然還能這麼強烈。 book18.org

在陸世白第三次將肉棒插進子宮口的時候,安玲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一股熱流從小穴中奔涌而出,子宮口縮緊,擠壓著陸世白的肉棒,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這是結婚一年零八十二天兩個人第一次同時高潮。 book18.org

就在兩個人沉浸在高潮的愉悅時,陸世白感覺大腦一片空白,海量的精液從肉棒直接湧入子宮,能看見浴缸水下安玲的小腹微鼓起,叮叮叮的聲音陸世白的腦海中不斷迴響,而安玲也感覺自己在精液的衝擊下整個人變得輕飄飄的,仿佛飛在雲巔,然後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傳來,她順著這個感覺飛了過去,接近那個吸引她的地方,當她在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了自家門前?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