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新劈山救母 (2) 作者:大草莓/qxyqxz

.

【新劈山救母】 (仙俠/母子/純愛)

作者:大草莓/qxyqxz2021年4月19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第二章 聖母一孕傻三年 本打算在星期三更新,因為些事情耽擱了。現第二章八千字發出,加上第一章近一萬六千字。內容怎麼樣另說,我先看看自己能不能靠愛發電,堅持到第十章。

還是發個修行境界的設定(抄飄邈之旅): 旋照,相當於其他小說的練氣期,也是凡人武林高手和武將的修為境界,不增長壽元。

開光,真正進入修行門檻獲得真元,但爭鬥實力相對旋照沒有增長,增長百歲壽元。

融合,九成的修行者卡在這個境界,實力相當於開光三倍,一般有四百歲左右壽元。

心動,體內結成內丹,可以御劍飛行,是仙凡區別的起點,有八百壽元。

靈寂,修靈覺,實力為心動境兩倍以上,有一千五百左右壽元。

元嬰,開始被稱作陸地神仙,只有半成靈寂境的修行者可以跨過,輕鬆活三千歲。

出竅,元嬰壯大可以出竅為陽神活動,壽元有五千。

分神,元嬰成原神,可以分魂,壽元有萬載以上,可稱大能,移山倒海。

合體,原神與肉身基本合併,可有分身,行走在世間的最強修行者,動搖大洲。

渡劫,很少出現,大多準備渡天劫,實質只是更完善的合體境。

大乘,半仙之體,渡劫成功的修行人,準備飛升仙界。

第二章

拜現代各種穿越題材網絡小說和影視所賜,主角對穿越還是有概念的,但穿越這事真發生在自己頭上就不是那麼美妙了。他這個現代地球人的思維整體轉化成了此世界的靈魂,附身到聖母體內的胚胎上。

主角暫時沒認識到自己已經穿越,他以為自己遭遇了某種事故變成了植物人,失去了對外界的感官。於是他為了排解寂寞,開始自娛自樂的做思維遊戲,思維遊戲做煩了就回想當年看過的小說和影視。

不知過了多久,主角已經沒有可以作為消遣的記憶了,為了保持思維繼續存在,無聊到複習起考研時練習的高數大題。

又不知多長時間過去,主角的精神已然瀕臨崩潰。可能是此世界人類特有的靈力器官發育到了一定程度,開始具備功能,他突然感覺到自己具備了某種有別於正常五感的另外的感官。

這種感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視覺和聽覺,可以「觀察」到普通視覺顧及不到的方位,譬如身後和腳底,但範圍應該及其有限。

是怎麼認識到範圍有限的呢?主角自然首先「觀察」了自己的身體形態,按著高中課本和網上看來的那點子生物學姿勢,認識到自己現在只是個胎兒,肚皮上有臍帶,手指腳趾還沒分化張開,只能是人類胎兒了。不過他的認識僅到此為止,他穿越前沒結過婚,沒有跟著自己老婆產檢的經歷,判斷不出自己的「月份」或「周數」,希望自己能快點出生。然後用新的觀感再往外探查,向外大概剛剛探出自己娘的肚皮,可以感受到外界空氣中的波動;向上將將感受到自己娘的呼吸和心跳,偶爾能感受到應該是自己老娘說話引起的震動,但主角估計自己部分神經應該沒發育好,沒法把震動翻譯為語音。

在此之外,主角感受到他自己有著另外一套地球人類沒有的循環系統,主角認為這就是所謂經脈。

隨著時間推移,主角明顯感到自己「住」的地方有點憋屈了,但自己新獲得感官的感覺距離也明顯增加。奇怪的是他可以完整的感受到前方三尺內的東西,譬如一張桌子、一個茶杯,卻感受不到自己母親的樣子,至於母親體內的情況更是別想探查,依然只有心跳、呼吸及說話傳來的震動傳來。

某天,主角突然意識到自己離出生更近一步,因為他的耳朵和聽力神經系統開始工作了。主角隱隱約約又確確實實聽到了聲音——砰咚、砰咚,應該是自己便宜老娘的心跳聲,沒啥意思不如睡覺。

過了一會兒,他被另一陣聲音吵醒,這聲音是人語言的聲音!雖然經過肌肉和羊水的傳導,聲音變的尖細而混沌,但那確實是語言的聲音。仔細聽,一聲聲單音節字可以被明顯的分辨出來,自己竟然能聽得懂,是某種漢語官話。主角內心淚流滿面,覺得自己應該是沒穿越到異世界,只是在中華大地上重生,不知道時間對不對而已。

「若清姐姐,我親自在唐國長安城內買的小兒衣裳。」這人還行,主角心想。

「最近我也用以前織造法衣時剩的織物做了些小衣裳。」這是自己此世親娘了,不知什麼樣子,是丑是美。

「姐姐你之前不是說對腹中小兒無感,生下來便扔凡人朝廷開的育嬰堂嗎?」呃,自己親娘曾有如此歹毒心思?

「舔犢之情,人之天性,那也只是氣話。」

等等等等……「唐國?長安?法衣?什麼東西?莫非我穿越到了大唐。」主角有點心虛,「還是在中國,時間雖然有點早……嗯……可以接受,我還有特異功能,不算虧。」

「合體境大能老蚌生珠,還有了舔犢之情,說出去估計沒人信。加上一炷香幹掉一盤靈果,姐姐現在的模樣我可要記一輩子的,哈哈!」

「天道循環報應不爽,嫦娥你且記著今天情景,你也會和我一樣的。」難得聖母開起了玩笑,可見心情不錯。但主角卻更不淡定了,用力掙了掙自己的小jiojio和小胳膊,情緒比較激動。

「媽個臀,合體境?嫦娥?靈果?我明白了……」曾經通讀過各流派修仙小說的主角意識到自己穿越到了一個什麼地方,「合體境這個詞起源於飄邈之旅這本書的,所以嫦娥未必是我熟知神話中的那位。不過自己這娘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合體境上面就是不管事只做渡劫準備的渡劫境,再上面是馬上要登仙的大乘境,合體境基本上是行走在世間的最強者了。」

主角想到這,苦中作樂開始做起了仙二代的美夢。夢裡的未來,自己修行境界一日千里,絕色道侶成群成隊,最後開宗立派威震天下。然而苦從何來?這世界肯定不是地球了,就這點來說他還是相當遺憾的。

「姐姐你看你肚子裡孩兒好像在動。」嫦娥驚喜道。

「育兒書籍上寫這屬於胎動,很正常莫要大驚小怪。」聖母身穿月白色寬鬆道袍,秀髮隨意挽起,輕撫著拱起的腹部,「將來你也會有這麼一天。」

嫦娥看到聖母狹促的表情,開始反擊,「喲喲,合體境大能必然言出法隨,看來我的如意郎君就靠姐姐你了。」

聖母挺著孕肚麵皮變厚,「我門派里的才俊不少,等過這陣事,我回去挑幾個讓你選選。話說你那個正牌夫君應該還在世吧。」最近幾個月相處下來,聖母知嫦娥對自己的夫君很不以為然,順勢問了出來。

嫦娥解釋,「姐姐既然問了,我必向你說道說道。當年我出身的門派……嗯……也是明月宮屬下的,本以為我無法突破心動境,便由掌門師伯和父親做主說了門親事。但六禮沒走完,我便突破到了心動境,被我現在的師父看中納到明月宮門下。明月宮心動境以後的功法必須保持處子之身,直到突破元嬰境,婚配這事情就耽擱下來。」

絮叨到這裡,嫦娥略帶氣憤的又說:「依我本意,到元嬰境時他若在世,我就陪他走完一世,好盡夫妻緣分。去明月宮前明明傳信與他說了明白,這偽君子卻在外到處傳我瞎話,說我為了修行拋夫棄子無視人倫。我和他六禮本未走完,其實這婚事橫豎做不得數。另外我清白之身,哪有什麼孩子可棄?後來才知曉這偽君子早養了凡人通房生下孩子,我萬一嫁了,剛進他家門就會當上嫡母。」

聖母八卦之心大盛,又略帶憐惜的問:「千多年的事情,該有個了結。明月宮如此勢力,加上我元耀派,在下次登仙大會上昭告天下此事緣由,定還你清白名聲。」

嫦娥回道,「姐姐你有所不知,當年那婚事過了納采、問名,對方已拿到我父手書的姓名和生辰準備納吉。現我家人、舊師門的長輩俱以逝世,我自己並無證據證明六禮未齊,如姐姐你所說昭告天下,只會讓他家有當面汙衊我的戲台。」

「過去這麼久,而你現在又是分神境的明月宮傳人,如此做事對他和他師門有何好處?我沒記錯的話,羿陽門大長老也只是分神境,且沒有更進一步的機會了。」

嫦娥說到這裡有點委屈,「我之前也是一心修行不知世間險惡,明知謠言傳出,卻以為這偽君子只是心中有怨氣,所以為平息事端,曾助那偽君子得了機緣突破到靈寂境。」然後恨恨的說:「幸而宮裡示警,那偽君子曾低調娶一派里長老的凡人女兒為妻,在我答應助他尋找機緣後,那凡人女子突然暴斃而亡,悄悄埋了去。這羿陽門打的什麼算盤顯而易見,我自然不能讓他們這些小人得逞。」

「羿陽門也算有傳承的名門正派了,那掌門多次求見於我,現在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聖母感嘆道。

「修行者最終還是拿修為說事的,靈寂境壽元也就千五百左右,事已如此,我先用燒糊卷子般的麵皮扛著,一個薄涼名聲還能怎樣我?正好也少些狂蜂浪蝶來擾。再過百多年那偽君子也是一胚黃土罷了。」嫦娥傾訴完了,心情稍微舒緩。

「修行者未經大天劫不得超脫,就是我父渡劫境修士,還是為不少俗務所困。」聖母話題一轉,「先前你我議定,這嬰孩出生後就在你明月宮下屬門派修行,這幾天思來想去,年歲稍大些送到元耀派門下吧。一場母子緣分,不能草草了結。」

嫦娥道「這樣也好。姐姐,我得去丹鼎殿看看,你陪我去?」

「那化解胎兒魔氣的功法,我已開始參詳,你且去吧。」

「這就是娘親嗎?呵呵呵……」

主角聽著她們對話覺得很有意思,不過這時若有禿頭和尚念經,他也會覺得有意思。

嫦娥走後,聖母靠坐在椅子上,毫無合體境大宗師的形象。她養了會兒神,拿起玉瞳,放出靈覺探入其中。功法對於合體境修士來說很簡單,隨便看看便明白了精髓,不過是孕期女修用來去除胎兒體內雜質病罩的小法門的變形。

聖母小心翼翼的向自己子宮內注入真元。胎兒的經脈十分脆弱,為保護經脈,她控制真元的靈覺比平時更多些。主角「感覺」到自己老娘的真元進入羊水中,他覺得挺好玩的,便放出自己的靈覺準備接觸這些凝鍊如實質的真元。

如果聖母沒有加強靈覺,也許就會把主角那弱小的靈覺忽略過去。但哪那麼多如果,聖母察覺到了那微弱的靈覺,用自己靈覺主動接觸上去,於是主角還沒出生,母子二人就聯繫上了。

主角莫名知道自己已經和另外一個人建立了精神聯繫,從那邊的精神里感覺到慈愛,便弱弱的問:「請問是娘親嗎?」

「是娘,毛毛乖,」聖母稍驚了一下,先按她所知的習俗給主角起了個稱呼,順便她對自己腹中的孩兒可以言語這件事不是很奇怪,此界修士如修到心動境界,只要不死的神形俱滅,就可以考慮轉世重修的路徑。一般來說,轉世準備越是充分(譬如提前備好存儲前世記憶、經驗的玉瞳),修為境界越是高超,那轉世重修成功的機率越大。

如果是元嬰境的修士轉世,那麼肯定會帶有某些「早慧」,或者說帶有一些前世的記憶。如果達到分神境的大能轉世的話,甚至天生會一些功法。

聖母以為這孩兒既然是天道賦予,那再賦予個高於心動境的轉世修士靈魂簡直順理成章。

「娘在修煉一種功法,對毛毛身體好。」聖母哄著主角。

「娘親娘親,我不要叫毛毛,娘親給我取個名字吧。」主角尷尬於被叫做毛毛,怎麼也是成年人的靈魂,裝可愛弄個新名字吧。

「娘想想……」聖母思慮一會兒不得要領,給人起名還是起自己孩兒的名字,屬於破天荒頭一遭,本想先暫時放著,但這會讓孩子失望,兩難之際發現滿靜室的家私都由白沉香木所制,「先取個乳名,就叫沉香吧」聖母心想。

「叫沉香怎樣?」聖母在爭取主角的意見。

只要不叫毛毛主角就沒有意見,「我有名字嘍!」主角……現在叫沉香,裝的有點假。

「毛毛先睡,娘親給你梳理身體。」聖母說完就給沉香下了安神訣,強讓主角睡下。她還不是很習慣娘親這個新的身份,內心有點凌亂。

沉香和聖母這特別的母子倆接下來的日子過得很奇怪,這兒子沒出生就和母親嘮上了當然很奇怪。聖母沒瞞著嫦娥,嫦娥覺得挺有趣的,經常會參合進這對母子的對話中。

沉香喜歡這小姨,因為小姨剛剛撤去體表的護身真元,讓沉香「看到」了她的樣子。沉香前世是個工科生,詞彙量不大,他現在只想說兩個詞,一個是「臥槽」,另一個是「好美!」

「小姨好漂亮,小姨將來給我當媳婦!」沉香發揮自己是個胎兒的優勢,占嫦娥便宜。

「你都沒出生,怎麼知道媳婦的?」嫦娥有點奇怪。

「娘親給我說的!她前天說將來要給我找漂亮的媳婦。」沉香繼續發揮,順便拿自己老娘當擋箭牌。

「呸呸,你娘比我還漂亮,年輕時曾被一堆男人評為西牛賀洲十大美女之一,你將來是不是要娶你娘?」嫦娥還是以為童言無忌。

沉香這LSP轉世一聽來勁兒了,他沒料到此身生母是個規格外的美人,按嫦娥和聖母日常對話,他本以為聖母是個中年道姑的模樣。頓時前世的各種推母小黃文從腦海里冒出來,但考慮到聖母天體級的武力(聖母曾給他講,合體境全力一擊可以動搖大洲根基,而一個西牛賀洲相當於地球表面積),又有點泄氣。

「你不要亂教小孩,毛毛乖乖不聽她的。」聖母拿餘光瞟著嫦娥,威脅意味十足。

「真正了不得,聖母娘娘真打算給我當婆母啊?」嫦娥跳脫起來。

「胡咧咧什麼?」聖母不滿。

沉香從泄氣回過神,還是決定將來有機會要努力努力,不枉穿越一把。「娘親,毛毛要看你的樣子!」可愛……

「等你貫通昨天教你的功法,娘親自然會給你看。」聖母當這母親的角色已經很有模樣了。

「呃……」某胎兒意識到,估計三五天內沒戲。

聖母根據小沉香表現出的狀態,推測他最多也就是位靈寂修士轉世,因他表現的什麼都不記得,對修行等事物也沒什麼概念。「總之是好事。」聖母一直擔心沉香的靈魂有什麼異常,現在基本可以放心了。

沉香認為這功法挺難練的,因為沒等練成,自己就要出生了。

對於脫離母體,沉香報以期待的態度,不過「羊水裡這麼舒服,要麼再泡幾天出去?」,他心裡開始打鼓。

聖母其實有辦法直接把沉香轉移到體外,但她最近看了些凡人雜書,裡面有寫胎兒通過產道擠壓,對發育有好處。聖母本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精神,準備效仿凡人產婦生產,還特地囑咐嫦娥從找了倆凡人穩婆。

靜室內剪刀、熱水、產褥、煮過的白布齊備,甚至還有個貌似產鉗的東西。兩句話可以概括,「一孕傻三年」、「為母則剛」,合體大能也不例外。

嫦娥暗中笑了半天,她原本是見過高階女修如何生產嬰兒的,但這聖母娘娘實在是太認真了,她忍住沒破壞聖母自己營造出來的心意,想觀察下合體女修的自然分娩,說白了就是想看聖母笑話。

聖母這邊完全是上刑場的樣子,倆穩婆在床上吊了根腿粗的原木,讓聖母站起來抱緊,高度整好在聖母的胸口。

一穩婆叫聖母分開腿,「這是哪位公主妃子,生的仙女般好看,全身膚色雪白,連下體也是粉嫩粉嫩的。」穩婆心裡想著,手上活也沒閒著,手指直接伸進聖母的產道。

「開三指,可破羊水。」說完示意聖母做好準備,稍用力扣破了羊水膜。

沉香很氣,剛才他向親娘提過直接把他挪移到外面的建議,但被親娘無視了,只得到「為了你好」這類回答。想到自己馬上要被產道擠壓,顱骨都要變形,他打了個小哆嗦。

哆嗦還沒打完,一根邪惡的手指就把羊水膜弄破了。沉香不知怎的,心中那股氣衝上腦門,和穩婆較上了勁兒,穩婆在外擴張宮口,沉香在內閉合。一老一小「合作下」沒等一刻鐘聖母的子宮頸變的血肉模糊,剩餘的羊水都成了血水。

穩婆感覺到子宮裡的「胎動」,以為孩子難出,便用剪刀硬剪開聖母產道。這種早期的側切術比較粗糙,傷口快貫通了一側的陰戶。不過用剪的穩婆值得自豪,她以凡人之身傷到了合體境大修士,此界開闢以來的頭一遭。

聖母算是遭了大罪,疼痛感更甚於普通女子生產的四五倍,合體境大能疼的面如金紙,又不敢放棄,以為天下女子都是這般生產的。

在旁幫忙的嫦娥看出不對,向沉香傳音道,「怎還不出來,你娘快疼死了。」

沉香聽到後心裡一震,清醒了過來。「剛才是怎麼了?自己和著魔一樣……算了,想辦法先出去吧。」於是他伸出一雙小手插入宮口,配合自己娘親的力道,慢慢的把自己的小腦袋擠進產道。

倆穩婆不知聖母體內事情,看到大量血色羊水排出,以為聖母大出血了。「血崩了!血崩了!」這年月產婦在生產時若有大出血,十有八九保不住母子其一的性命的。「這位小姐,有請你家老爺來做個定奪。」一位眉目慈祥的穩婆急著向嫦娥說道。

「定奪什麼?」嫦娥沒理解穩婆的意思,穩婆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在月亮上,還以為被抓來專門給某個大戶人家接生。

「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穩婆瞅了血淋淋的聖母一眼,「老婆子我多嘴說一句,夫人是仙子娘娘般的人物,婆子保夫人還能再有生育……只保小的,老婆子不忍心吶!」

「呃?!」嫦娥跟不上穩婆的趟,穩婆卻以為這嬌小姐是個不懂事的,不知人命關天,急的趴門口大喊,「府上快來人吶,出大事了!府上快來人吶,走水啦!」

這時另一個穩婆突然大叫,「那死婆子快過來,見到孩子手了……啊……啊?……孩子自己爬出來啦!」

沉香覺得好擠,不過沒有想像的那樣擠。小手趴住聖母陰戶兩邊,用盡力氣把自己小腦袋往出伸。

沒太廢功夫,沉香感覺眼前一亮,「現在該幹啥?」觀察了一下四周,周圍隱約有幾個人影,「新生兒還是近視眼……」又看了看自己娘親的身體,「哎,自己老娘的皮膚真是好,還是白虎,就是批側面一大刀口,鮮血淋漓太嚇人。」

沉香沒意識到聖母是站著生他的,用力把自己剩下的半身揪出產道,只聽啪嘰一聲,小沉香掛著臍帶摔暈在床上。

兩個時辰後,嫦娥指使門下弟子,好好的嚇唬了倆穩婆一頓,要求她們務必守口如瓶,又賞了她們大把黃白俗物後派人送回家。

聖母分娩完畢後便使出真元快速癒合了自己內外傷口,這會兒已經換好衣裳端坐在榻上了。榻上放著座小茶几,茶几上有隻碗,碗里盛著此界百萬年未必能產生一個的……合體大能的紫河車。

聖母在糾結該不該把這紫河車吃掉,按說合體境修士何等心性修為,世間能撼動他們心神的事物可以說不存在,但她就是感覺這碗東西膈應。

「妹妹,莫非書里記載有誤?」聖母詢問嫦娥。

嫦娥的笑意快繃不住了,「我的好若清姐姐,這得需要下廚去做,或炒或配粥。」

聖母倒是不尷尬,「看來是記載不細,有廚房嗎?」

嫦娥反問,「你真準備吃這個?凡人才如此,你吃這個做什麼?」

「下乳!」聖母回答斬釘截鐵。

「呃……」果然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對於吃奶這件事情,小沉香是一點不排斥。只因聖母的乳型極美,大小適中,最主要是味道好極了。自己得感謝小姨找來的那本催乳功法,自己這便宜娘親練後立即通了乳。

至於一直心心念念聖母的樣子,沉香只能說老天待他不薄,就是以後規規矩矩不發生什麼,只有位絕色娘親陪著自己,也是莫大的福分。

此刻沉香正趴在聖母懷裡,嘴裡吃著一隻奶,一隻小手抓著另外一隻。聖母仰面躺在榻上,衣服被他巴拉到坦胸露乳。「毛毛,教你的功法練得如何?吃完娘親要考教你。」沉香一愣,心想,「這種時候也能想到教育孩子……估計我以後會很不幸。」

吐出乳頭,小舌頭舔了一下殘留奶汁。「已經練通了,娘親要獎勵毛毛。」

「毛毛要什麼獎勵?」

「娘親給我洗澡,我不要小姨那的人給我洗。」LSP只想占自己絕色娘親的便宜,說完捏了下聖母另一邊的乳頭。

「好好好,只要毛毛認真練功,娘親都答應你。」聖母哄道。

沉香心想,這娘是位非典型的慈母,不知自己爹是怎樣的?擱合適的時候問問吧,好像現在就很合適。

「娘親,我爹爹是什麼樣子的?叫什麼?是不是位大英雄?」沉香奶聲問。

聖母不知該怎麼回答,但又不能不答。「你爹爹去了很遠的地方,他姓劉,所以毛毛全名叫劉沉香。」後來聖母托嫦娥調查那天男人是誰,嫦娥用明月宮的勢力很簡單就查到了劉向頭上。

說句不好聽又符合事實的話,沉香本是父母野合而生,但孩子是無辜的,聖母打算在將來合適的時候讓他認祖歸宗,人總是要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也有權知道自己父親是誰。

劉向對自己當爹這事毫不知情。今天是放榜的日子,劉氏族老上完早朝後就向衙門告假,領著劉向提前溜達到張貼皇榜的街上。

「子政,你心態要平和,同進士功名總是有的。老夫再幫你運作運作,在中下縣得一任父母官問題不大。」族老安慰道。

「侄孫愚鈍了,聽您安排。」劉向沒聽清楚,敷衍道。

然後一老一少無話,劉向卻想到聖母那件事上,一年前的艷遇如黃粱一夢,不知現在聖母如何了,不過那等神仙人物自不需要他來擔心。劉向收拾起心神,看到前面開始張榜。

可能是與合體大能有了子嗣的緣故,劉向文曲高照,發揮遠超平日,竟然中得探花,必得清貴館閣官。三五載後被外放地方任一府台或一省學政,起步超出同濟一大截。將來拜相入閣不好說,但一任總督或一任尚書是跑不了的。

接下來劉向暈暈乎乎好幾天,稀里糊塗的被族老定了親事,是國子監李祭酒家的嫡女。這李祭酒祖上是武勛,還襲著世襲一等侯的爵位。但他自小好文,二十多歲中了進士,襲爵後更把一座武侯府經營成書香門第,文人清客多有在這落腳的,頗得士林稱讚。因本是武勛貴族,所以在文官列始終做不大,皇帝念其忠義文名,臨五十歲時越過內閣直接拔擢他為國子監祭酒。內閣諸閣老堅決封駁皇帝中旨拔擢,然後又遞摺子薦擢他為國子監祭酒。這事情現在看來很繞,不過內閣的意思是,李候做祭酒是夠資格的,但程序必須走對,皇帝不能亂來。此事在士林中傳為美談。

李祭酒這嫡女卻不像乃父,像李家列祖。李綰喜好舞槍弄棒,至豆蔻年才學其他閨閣小姐靜下來刺繡插花。她修行資質比李祭酒略強,修習過高深些的旋照境功法,若是男兒必是個武將的好胚子。容貌自然是美的,在長安官宦小姐圈子裡排的上拔尖那幾個,尤其一雙健美修長的長腿,馬球會上能讓很多女兒家都多瞅幾眼。

然而悲劇的是,劉向並不喜歡這樣性子的女子,兩人的婚姻註定不會和諧。如果沒有接下來的事情,也許李綰會像所有不得意的高門女子那樣,在三十歲就主動住在後院佛堂開始禮佛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