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劈山救母 (2) 作者:大草莓/qxyqxz

.

【新劈山救母】 (仙侠/母子/纯爱)

作者:大草莓/qxyqxz2021年4月1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二章 圣母一孕傻三年 本打算在星期三更新,因为些事情耽搁了。现第二章八千字发出,加上第一章近一万六千字。内容怎么样另说,我先看看自己能不能靠爱发电,坚持到第十章。

还是发个修行境界的设定(抄飘邈之旅): 旋照,相当于其他小说的练气期,也是凡人武林高手和武将的修为境界,不增长寿元。

开光,真正进入修行门槛获得真元,但争斗实力相对旋照没有增长,增长百岁寿元。

融合,九成的修行者卡在这个境界,实力相当于开光三倍,一般有四百岁左右寿元。

心动,体内结成内丹,可以御剑飞行,是仙凡区别的起点,有八百寿元。

灵寂,修灵觉,实力为心动境两倍以上,有一千五百左右寿元。

元婴,开始被称作陆地神仙,只有半成灵寂境的修行者可以跨过,轻松活三千岁。

出窍,元婴壮大可以出窍为阳神活动,寿元有五千。

分神,元婴成原神,可以分魂,寿元有万载以上,可称大能,移山倒海。

合体,原神与肉身基本合并,可有分身,行走在世间的最强修行者,动摇大洲。

渡劫,很少出现,大多准备渡天劫,实质只是更完善的合体境。

大乘,半仙之体,渡劫成功的修行人,准备飞升仙界。

第二章

拜现代各种穿越题材网络小说和影视所赐,主角对穿越还是有概念的,但穿越这事真发生在自己头上就不是那么美妙了。他这个现代地球人的思维整体转化成了此世界的灵魂,附身到圣母体内的胚胎上。

主角暂时没认识到自己已经穿越,他以为自己遭遇了某种事故变成了植物人,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官。于是他为了排解寂寞,开始自娱自乐的做思维游戏,思维游戏做烦了就回想当年看过的小说和影视。

不知过了多久,主角已经没有可以作为消遣的记忆了,为了保持思维继续存在,无聊到复习起考研时练习的高数大题。

又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主角的精神已然濒临崩溃。可能是此世界人类特有的灵力器官发育到了一定程度,开始具备功能,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具备了某种有别于正常五感的另外的感官。

这种感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视觉和听觉,可以“观察”到普通视觉顾及不到的方位,譬如身后和脚底,但范围应该及其有限。

是怎么认识到范围有限的呢?主角自然首先“观察”了自己的身体形态,按著高中课本和网上看来的那点子生物学姿势,认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个胎儿,肚皮上有脐带,手指脚趾还没分化张开,只能是人类胎儿了。不过他的认识仅到此为止,他穿越前没结过婚,没有跟着自己老婆产检的经历,判断不出自己的“月份”或“周数”,希望自己能快点出生。然后用新的观感再往外探查,向外大概刚刚探出自己娘的肚皮,可以感受到外界空气中的波动;向上将将感受到自己娘的呼吸和心跳,偶尔能感受到应该是自己老娘说话引起的震动,但主角估计自己部分神经应该没发育好,没法把震动翻译为语音。

在此之外,主角感受到他自己有着另外一套地球人类没有的循环系统,主角认为这就是所谓经脉。

随着时间推移,主角明显感到自己“住”的地方有点憋屈了,但自己新获得感官的感觉距离也明显增加。奇怪的是他可以完整的感受到前方三尺内的东西,譬如一张桌子、一个茶杯,却感受不到自己母亲的样子,至于母亲体内的情况更是别想探查,依然只有心跳、呼吸及说话传来的震动传来。

某天,主角突然意识到自己离出生更近一步,因为他的耳朵和听力神经系统开始工作了。主角隐隐约约又确确实实听到了声音——砰咚、砰咚,应该是自己便宜老娘的心跳声,没啥意思不如睡觉。

过了一会儿,他被另一阵声音吵醒,这声音是人语言的声音!虽然经过肌肉和羊水的传导,声音变的尖细而混沌,但那确实是语言的声音。仔细听,一声声单音节字可以被明显的分辨出来,自己竟然能听得懂,是某种汉语官话。主角内心泪流满面,觉得自己应该是没穿越到异世界,只是在中华大地上重生,不知道时间对不对而已。

“若清姐姐,我亲自在唐国长安城内买的小儿衣裳。”这人还行,主角心想。

“最近我也用以前织造法衣时剩的织物做了些小衣裳。”这是自己此世亲娘了,不知什么样子,是丑是美。

“姐姐你之前不是说对腹中小儿无感,生下来便扔凡人朝廷开的育婴堂吗?”呃,自己亲娘曾有如此歹毒心思?

“舔犊之情,人之天性,那也只是气话。”

等等等等……“唐国?长安?法衣?什么东西?莫非我穿越到了大唐。”主角有点心虚,“还是在中国,时间虽然有点早……嗯……可以接受,我还有特异功能,不算亏。”

“合体境大能老蚌生珠,还有了舔犊之情,说出去估计没人信。加上一炷香干掉一盘灵果,姐姐现在的模样我可要记一辈子的,哈哈!”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嫦娥你且记着今天情景,你也会和我一样的。”难得圣母开起了玩笑,可见心情不错。但主角却更不淡定了,用力挣了挣自己的小jiojio和小胳膊,情绪比较激动。

“妈个臀,合体境?嫦娥?灵果?我明白了……”曾经通读过各流派修仙小说的主角意识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合体境这个词起源于飘邈之旅这本书的,所以嫦娥未必是我熟知神话中的那位。不过自己这娘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合体境上面就是不管事只做渡劫准备的渡劫境,再上面是马上要登仙的大乘境,合体境基本上是行走在世间的最强者了。”

主角想到这,苦中作乐开始做起了仙二代的美梦。梦里的未来,自己修行境界一日千里,绝色道侣成群成队,最后开宗立派威震天下。然而苦从何来?这世界肯定不是地球了,就这点来说他还是相当遗憾的。

“姐姐你看你肚子里孩儿好像在动。”嫦娥惊喜道。

“育儿书籍上写这属于胎动,很正常莫要大惊小怪。”圣母身穿月白色宽松道袍,秀发随意挽起,轻抚著拱起的腹部,“将来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嫦娥看到圣母狭促的表情,开始反击,“哟哟,合体境大能必然言出法随,看来我的如意郎君就靠姐姐你了。”

圣母挺著孕肚面皮变厚,“我门派里的才俊不少,等过这阵事,我回去挑几个让你选选。话说你那个正牌夫君应该还在世吧。”最近几个月相处下来,圣母知嫦娥对自己的夫君很不以为然,顺势问了出来。

嫦娥解释,“姐姐既然问了,我必向你说道说道。当年我出身的门派……嗯……也是明月宫属下的,本以为我无法突破心动境,便由掌门师伯和父亲做主说了门亲事。但六礼没走完,我便突破到了心动境,被我现在的师父看中纳到明月宫门下。明月宫心动境以后的功法必须保持处子之身,直到突破元婴境,婚配这事情就耽搁下来。”

絮叨到这里,嫦娥略带气愤的又说:“依我本意,到元婴境时他若在世,我就陪他走完一世,好尽夫妻缘分。去明月宫前明明传信与他说了明白,这伪君子却在外到处传我瞎话,说我为了修行抛夫弃子无视人伦。我和他六礼本未走完,其实这婚事横竖做不得数。另外我清白之身,哪有什么孩子可弃?后来才知晓这伪君子早养了凡人通房生下孩子,我万一嫁了,刚进他家门就会当上嫡母。”

圣母八卦之心大盛,又略带怜惜的问:“千多年的事情,该有个了结。明月宫如此势力,加上我元耀派,在下次登仙大会上昭告天下此事缘由,定还你清白名声。”

嫦娥回道,“姐姐你有所不知,当年那婚事过了纳采、问名,对方已拿到我父手书的姓名和生辰准备纳吉。现我家人、旧师门的长辈俱以逝世,我自己并无证据证明六礼未齐,如姐姐你所说昭告天下,只会让他家有当面污蔑我的戏台。”

“过去这么久,而你现在又是分神境的明月宫传人,如此做事对他和他师门有何好处?我没记错的话,羿阳门大长老也只是分神境,且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了。”

嫦娥说到这里有点委屈,“我之前也是一心修行不知世间险恶,明知谣言传出,却以为这伪君子只是心中有怨气,所以为平息事端,曾助那伪君子得了机缘突破到灵寂境。”然后恨恨的说:“幸而宫里示警,那伪君子曾低调娶一派里长老的凡人女儿为妻,在我答应助他寻找机缘后,那凡人女子突然暴毙而亡,悄悄埋了去。这羿阳门打的什么算盘显而易见,我自然不能让他们这些小人得逞。”

“羿阳门也算有传承的名门正派了,那掌门多次求见于我,现在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圣母感叹道。

“修行者最终还是拿修为说事的,灵寂境寿元也就千五百左右,事已如此,我先用烧糊卷子般的面皮扛着,一个薄凉名声还能怎样我?正好也少些狂蜂浪蝶来扰。再过百多年那伪君子也是一胚黄土罢了。”嫦娥倾诉完了,心情稍微舒缓。

“修行者未经大天劫不得超脱,就是我父渡劫境修士,还是为不少俗务所困。”圣母话题一转,“先前你我议定,这婴孩出生后就在你明月宫下属门派修行,这几天思来想去,年岁稍大些送到元耀派门下吧。一场母子缘分,不能草草了结。”

嫦娥道“这样也好。姐姐,我得去丹鼎殿看看,你陪我去?”

“那化解胎儿魔气的功法,我已开始参详,你且去吧。”

“这就是娘亲吗?呵呵呵……”

主角听着她们对话觉得很有意思,不过这时若有秃头和尚念经,他也会觉得有意思。

嫦娥走后,圣母靠坐在椅子上,毫无合体境大宗师的形象。她养了会儿神,拿起玉瞳,放出灵觉探入其中。功法对于合体境修士来说很简单,随便看看便明白了精髓,不过是孕期女修用来去除胎儿体内杂质病罩的小法门的变形。

圣母小心翼翼的向自己子宫内注入真元。胎儿的经脉十分脆弱,为保护经脉,她控制真元的灵觉比平时更多些。主角“感觉”到自己老娘的真元进入羊水中,他觉得挺好玩的,便放出自己的灵觉准备接触这些凝炼如实质的真元。

如果圣母没有加强灵觉,也许就会把主角那弱小的灵觉忽略过去。但哪那么多如果,圣母察觉到了那微弱的灵觉,用自己灵觉主动接触上去,于是主角还没出生,母子二人就联系上了。

主角莫名知道自己已经和另外一个人建立了精神联系,从那边的精神里感觉到慈爱,便弱弱的问:“请问是娘亲吗?”

“是娘,毛毛乖,”圣母稍惊了一下,先按她所知的习俗给主角起了个称呼,顺便她对自己腹中的孩儿可以言语这件事不是很奇怪,此界修士如修到心动境界,只要不死的神形俱灭,就可以考虑转世重修的路径。一般来说,转世准备越是充分(譬如提前备好存储前世记忆、经验的玉瞳),修为境界越是高超,那转世重修成功的概率越大。

如果是元婴境的修士转世,那么肯定会带有某些“早慧”,或者说带有一些前世的记忆。如果达到分神境的大能转世的话,甚至天生会一些功法。

圣母以为这孩儿既然是天道赋予,那再赋予个高于心动境的转世修士灵魂简直顺理成章。

“娘在修炼一种功法,对毛毛身体好。”圣母哄著主角。

“娘亲娘亲,我不要叫毛毛,娘亲给我取个名字吧。”主角尴尬于被叫做毛毛,怎么也是成年人的灵魂,装可爱弄个新名字吧。

“娘想想……”圣母思虑一会儿不得要领,给人起名还是起自己孩儿的名字,属于破天荒头一遭,本想先暂时放着,但这会让孩子失望,两难之际发现满静室的家私都由白沉香木所制,“先取个乳名,就叫沉香吧”圣母心想。

“叫沉香怎样?”圣母在争取主角的意见。

只要不叫毛毛主角就没有意见,“我有名字喽!”主角……现在叫沉香,装的有点假。

“毛毛先睡,娘亲给你梳理身体。”圣母说完就给沉香下了安神诀,强让主角睡下。她还不是很习惯娘亲这个新的身份,内心有点凌乱。

沉香和圣母这特别的母子俩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奇怪,这儿子没出生就和母亲唠上了当然很奇怪。圣母没瞒着嫦娥,嫦娥觉得挺有趣的,经常会参合进这对母子的对话中。

沉香喜欢这小姨,因为小姨刚刚撤去体表的护身真元,让沉香“看到”了她的样子。沉香前世是个工科生,词汇量不大,他现在只想说两个词,一个是“卧槽”,另一个是“好美!”

“小姨好漂亮,小姨将来给我当媳妇!”沉香发挥自己是个胎儿的优势,占嫦娥便宜。

“你都没出生,怎么知道媳妇的?”嫦娥有点奇怪。

“娘亲给我说的!她前天说将来要给我找漂亮的媳妇。”沉香继续发挥,顺便拿自己老娘当挡箭牌。

“呸呸,你娘比我还漂亮,年轻时曾被一堆男人评为西牛贺洲十大美女之一,你将来是不是要娶你娘?”嫦娥还是以为童言无忌。

沉香这LSP转世一听来劲儿了,他没料到此身生母是个规格外的美人,按嫦娥和圣母日常对话,他本以为圣母是个中年道姑的模样。顿时前世的各种推母小黄文从脑海里冒出来,但考虑到圣母天体级的武力(圣母曾给他讲,合体境全力一击可以动摇大洲根基,而一个西牛贺洲相当于地球表面积),又有点泄气。

“你不要乱教小孩,毛毛乖乖不听她的。”圣母拿余光瞟著嫦娥,威胁意味十足。

“真正了不得,圣母娘娘真打算给我当婆母啊?”嫦娥跳脱起来。

“胡咧咧什么?”圣母不满。

沉香从泄气回过神,还是决定将来有机会要努力努力,不枉穿越一把。“娘亲,毛毛要看你的样子!”可爱……

“等你贯通昨天教你的功法,娘亲自然会给你看。”圣母当这母亲的角色已经很有模样了。

“呃……”某胎儿意识到,估计三五天内没戏。

圣母根据小沉香表现出的状态,推测他最多也就是位灵寂修士转世,因他表现的什么都不记得,对修行等事物也没什么概念。“总之是好事。”圣母一直担心沉香的灵魂有什么异常,现在基本可以放心了。

沉香认为这功法挺难练的,因为没等练成,自己就要出生了。

对于脱离母体,沉香报以期待的态度,不过“羊水里这么舒服,要么再泡几天出去?”,他心里开始打鼓。

圣母其实有办法直接把沉香转移到体外,但她最近看了些凡人杂书,里面有写胎儿通过产道挤压,对发育有好处。圣母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精神,准备效仿凡人产妇生产,还特地嘱咐嫦娥从找了俩凡人稳婆。

静室内剪刀、热水、产褥、煮过的白布齐备,甚至还有个貌似产钳的东西。两句话可以概括,“一孕傻三年”、“为母则刚”,合体大能也不例外。

嫦娥暗中笑了半天,她原本是见过高阶女修如何生产婴儿的,但这圣母娘娘实在是太认真了,她忍住没破坏圣母自己营造出来的心意,想观察下合体女修的自然分娩,说白了就是想看圣母笑话。

圣母这边完全是上刑场的样子,俩稳婆在床上吊了根腿粗的原木,让圣母站起来抱紧,高度整好在圣母的胸口。

一稳婆叫圣母分开腿,“这是哪位公主妃子,生的仙女般好看,全身肤色雪白,连下体也是粉嫩粉嫩的。”稳婆心里想着,手上活也没闲着,手指直接伸进圣母的产道。

“开三指,可破羊水。”说完示意圣母做好准备,稍用力扣破了羊水膜。

沉香很气,刚才他向亲娘提过直接把他挪移到外面的建议,但被亲娘无视了,只得到“为了你好”这类回答。想到自己马上要被产道挤压,颅骨都要变形,他打了个小哆嗦。

哆嗦还没打完,一根邪恶的手指就把羊水膜弄破了。沉香不知怎的,心中那股气冲上脑门,和稳婆较上了劲儿,稳婆在外扩张宫口,沉香在内闭合。一老一小“合作下”没等一刻钟圣母的子宫颈变的血肉模糊,剩余的羊水都成了血水。

稳婆感觉到子宫里的“胎动”,以为孩子难出,便用剪刀硬剪开圣母产道。这种早期的侧切术比较粗糙,伤口快贯通了一侧的阴户。不过用剪的稳婆值得自豪,她以凡人之身伤到了合体境大修士,此界开辟以来的头一遭。

圣母算是遭了大罪,疼痛感更甚于普通女子生产的四五倍,合体境大能疼的面如金纸,又不敢放弃,以为天下女子都是这般生产的。

在旁帮忙的嫦娥看出不对,向沉香传音道,“怎还不出来,你娘快疼死了。”

沉香听到后心里一震,清醒了过来。“刚才是怎么了?自己和着魔一样……算了,想办法先出去吧。”于是他伸出一双小手插入宫口,配合自己娘亲的力道,慢慢的把自己的小脑袋挤进产道。

俩稳婆不知圣母体内事情,看到大量血色羊水排出,以为圣母大出血了。“血崩了!血崩了!”这年月产妇在生产时若有大出血,十有八九保不住母子其一的性命的。“这位小姐,有请你家老爷来做个定夺。”一位眉目慈祥的稳婆急着向嫦娥说道。

“定夺什么?”嫦娥没理解稳婆的意思,稳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月亮上,还以为被抓来专门给某个大户人家接生。

“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稳婆瞅了血淋淋的圣母一眼,“老婆子我多嘴说一句,夫人是仙子娘娘般的人物,婆子保夫人还能再有生育……只保小的,老婆子不忍心呐!”

“呃?!”嫦娥跟不上稳婆的趟,稳婆却以为这娇小姐是个不懂事的,不知人命关天,急的趴门口大喊,“府上快来人呐,出大事了!府上快来人呐,走水啦!”

这时另一个稳婆突然大叫,“那死婆子快过来,见到孩子手了……啊……啊?……孩子自己爬出来啦!”

沉香觉得好挤,不过没有想像的那样挤。小手趴住圣母阴户两边,用尽力气把自己小脑袋往出伸。

没太废功夫,沉香感觉眼前一亮,“现在该干啥?”观察了一下四周,周围隐约有几个人影,“新生儿还是近视眼……”又看了看自己娘亲的身体,“哎,自己老娘的皮肤真是好,还是白虎,就是批侧面一大刀口,鲜血淋漓太吓人。”

沉香没意识到圣母是站着生他的,用力把自己剩下的半身揪出产道,只听啪叽一声,小沉香挂着脐带摔晕在床上。

两个时辰后,嫦娥指使门下弟子,好好的吓唬了俩稳婆一顿,要求她们务必守口如瓶,又赏了她们大把黄白俗物后派人送回家。

圣母分娩完毕后便使出真元快速愈合了自己内外伤口,这会儿已经换好衣裳端坐在榻上了。榻上放着座小茶几,茶几上有只碗,碗里盛着此界百万年未必能产生一个的……合体大能的紫河车。

圣母在纠结该不该把这紫河车吃掉,按说合体境修士何等心性修为,世间能撼动他们心神的事物可以说不存在,但她就是感觉这碗东西膈应。

“妹妹,莫非书里记载有误?”圣母询问嫦娥。

嫦娥的笑意快绷不住了,“我的好若清姐姐,这得需要下厨去做,或炒或配粥。”

圣母倒是不尴尬,“看来是记载不细,有厨房吗?”

嫦娥反问,“你真准备吃这个?凡人才如此,你吃这个做什么?”

“下乳!”圣母回答斩钉截铁。

“呃……”果然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对于吃奶这件事情,小沉香是一点不排斥。只因圣母的乳型极美,大小适中,最主要是味道好极了。自己得感谢小姨找来的那本催乳功法,自己这便宜娘亲练后立即通了乳。

至于一直心心念念圣母的样子,沉香只能说老天待他不薄,就是以后规规矩矩不发生什么,只有位绝色娘亲陪着自己,也是莫大的福分。

此刻沉香正趴在圣母怀里,嘴里吃着一只奶,一只小手抓着另外一只。圣母仰面躺在榻上,衣服被他巴拉到坦胸露乳。“毛毛,教你的功法练得如何?吃完娘亲要考教你。”沉香一愣,心想,“这种时候也能想到教育孩子……估计我以后会很不幸。”

吐出乳头,小舌头舔了一下残留奶汁。“已经练通了,娘亲要奖励毛毛。”

“毛毛要什么奖励?”

“娘亲给我洗澡,我不要小姨那的人给我洗。”LSP只想占自己绝色娘亲的便宜,说完捏了下圣母另一边的乳头。

“好好好,只要毛毛认真练功,娘亲都答应你。”圣母哄道。

沉香心想,这娘是位非典型的慈母,不知自己爹是怎样的?搁合适的时候问问吧,好像现在就很合适。

“娘亲,我爹爹是什么样子的?叫什么?是不是位大英雄?”沉香奶声问。

圣母不知该怎么回答,但又不能不答。“你爹爹去了很远的地方,他姓刘,所以毛毛全名叫刘沉香。”后来圣母托嫦娥调查那天男人是谁,嫦娥用明月宫的势力很简单就查到了刘向头上。

说句不好听又符合事实的话,沉香本是父母野合而生,但孩子是无辜的,圣母打算在将来合适的时候让他认祖归宗,人总是要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也有权知道自己父亲是谁。

刘向对自己当爹这事毫不知情。今天是放榜的日子,刘氏族老上完早朝后就向衙门告假,领着刘向提前溜达到张贴皇榜的街上。

“子政,你心态要平和,同进士功名总是有的。老夫再帮你运作运作,在中下县得一任父母官问题不大。”族老安慰道。

“侄孙愚钝了,听您安排。”刘向没听清楚,敷衍道。

然后一老一少无话,刘向却想到圣母那件事上,一年前的艳遇如黄粱一梦,不知现在圣母如何了,不过那等神仙人物自不需要他来担心。刘向收拾起心神,看到前面开始张榜。

可能是与合体大能有了子嗣的缘故,刘向文曲高照,发挥远超平日,竟然中得探花,必得清贵馆阁官。三五载后被外放地方任一府台或一省学政,起步超出同济一大截。将来拜相入阁不好说,但一任总督或一任尚书是跑不了的。

接下来刘向晕晕乎乎好几天,稀里糊涂的被族老定了亲事,是国子监李祭酒家的嫡女。这李祭酒祖上是武勋,还袭著世袭一等侯的爵位。但他自小好文,二十多岁中了进士,袭爵后更把一座武侯府经营成书香门第,文人清客多有在这落脚的,颇得士林称赞。因本是武勋贵族,所以在文官列始终做不大,皇帝念其忠义文名,临五十岁时越过内阁直接拔擢他为国子监祭酒。内阁诸阁老坚决封驳皇帝中旨拔擢,然后又递折子荐擢他为国子监祭酒。这事情现在看来很绕,不过内阁的意思是,李候做祭酒是够资格的,但程序必须走对,皇帝不能乱来。此事在士林中传为美谈。

李祭酒这嫡女却不像乃父,像李家列祖。李绾喜好舞枪弄棒,至豆蔻年才学其他闺阁小姐静下来刺绣插花。她修行资质比李祭酒略强,修习过高深些的旋照境功法,若是男儿必是个武将的好胚子。容貌自然是美的,在长安官宦小姐圈子里排的上拔尖那几个,尤其一双健美修长的长腿,马球会上能让很多女儿家都多瞅几眼。

然而悲剧的是,刘向并不喜欢这样性子的女子,两人的婚姻注定不会和谐。如果没有接下来的事情,也许李绾会像所有不得意的高门女子那样,在三十岁就主动住在后院佛堂开始礼佛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