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劈山救母 (3) 作者:大草莓/qxyqxz

.

【新劈山救母】 (仙侠/母子/纯爱)

作者:大草莓2021年5月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三章 圣母入浴,沉香顿悟

人族被称为万物灵长,这不是人族自己吹出来的,是此界诸族的基本共识。不说人族高阶修行者的数量优势,就按地盘来说,人族在西牛贺洲大兴,在东胜神洲占优势,北俱芦洲和南瞻部洲也有一半地方有人族繁衍生息。但此界天道中大概是没有“人族为尊”这种道的,有一个证据。从别的世界流传至本界的一些典籍记载,别的世界有妖物诞生,若想提升修为必须逐渐化形为人族模样。而本界不同,妖物确实有化为人形的法门,不过提升修为和是否修炼此项法门无关。

个别人族若学妖物的修炼方式,则会修出魔气成为邪修,所以妖魔并称。道理上邪修确实是可以修行飞升的大道之一,但邪修若想提升修为,定要做有损人族气运的事情来。其中内情理由说法众多,但不妨碍人族内视邪修为洪水猛兽。

小沉香在胎里带魔气暂时被圣母化解,嫦娥以明月宫典籍记载为基础,猜测小沉香魔气多寡与刘向“宏愿”的实现程度有关联。将来刘向的“宏愿”实现的越好,治下百姓越安居乐业,则沉香体内魔气生成速度越快。魔气生成的速度大于消解的速度,那沉香就会走向邪修的道路,以毁灭人族气运为己任来平衡刘向让人族兴盛的“宏愿”。

圣母和嫦娥怕惊吓到小孩子,还没有把这事告诉小沉香,但圣母打算要悉心培养自己儿子,至少让他有压制消解自己体内魔气的能力。

于是圣母在小沉香出生三天后,就给他制定了一直到心动境的修行计划。

在合体大能日夜的亲自贴身教导下,在各种丹药的加持下,刚满月的刘沉香就修成旋照圆满,预备明日突破开光。

“清若姐姐,揠苗助长就是你这样的,满月的旋照圆满境婴孩修士……”嫦娥以手扶额,不知该如何吐槽,自圣母来明月宫,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接憧而至,她还没习惯。

圣母依然觉得很正常,她一直在西岳大帝庇护下修行,性子也冷清,很多对他人属于常识性的事情,圣母却没什么概念,到合体境修为后更有随心所欲的意思,更不愿被条条框框束缚。“沉香生父那边不知是什么情况,若真做下惠国利民的事情,怕我儿无法抵御魔气反噬,修的快一些总是好的。”

嫦娥走到床边抱起孩子,看着小沉香满是肉褶子的短胖脖子,喜孜孜的香了一口,“丁点儿的小儿就被这样折腾,乖毛毛,小姨疼你。”

沉香睡的正熟,就这样被折腾起来,本想撒点起床气学真正的婴儿哭两声,但他发现自己靠在嫦娥怀里,“嗯……大好机会!”沉香假装继续迷迷糊糊,小嘴里含混的叫着“娘亲、娘亲……”一双小手手极其精准的抓到了嫦娥襦裙的对襟上,“奶奶……吃奶奶……”

嫦娥吃吃笑起来,任小沉香把对襟的一边拉开,肉嘟嘟小脸隔着胸衣拱来拱去。“你儿饿了,喂不喂?”

圣母似笑非笑,在嫦娥来前她就喂过了,小肚子吃的瓷实。这些天在小沉香的各种咸猪手下,圣母逐渐明白这小赖皮不是太规矩,她没告诉嫦娥。

嫦娥满以为沉香真的饿了,对小赖皮的作风也不大了解,在沉香小手抓住诃子领口往下拽的时候没舍得阻止他,还缩肩助他拉下诃子。

小沉香一个月来吃玩惯了圣母的一双美胸,对嫦娥这对白兔有了点抵抗能力。瞧了一眼后,他顺势抬头叼上淡粉的小乳珠。

嫦娥的乳型不如圣母,本来也是极美的,但过大的体量稍稍坏了与身材的协调,加上盈盈一握的纤腰和丰臀撑起的襦裙,承托着她整个人成了漏斗形状。

为了遮掩这对大白兔,嫦娥平日里只能紧穿诃子了。按说合体境大能有的是办法控制体形让胸部小点,但显然她自己对这身材挺满意的。

小沉香明白肯定吃不出啥奶水,但这新鲜感让心里的LSP一阵暗爽。“这对大奶子如果能产奶汁有多诱人?”实战经验严重不足的他想像不出。

“凡人那边怎么说的?是个好生养的?”圣母难得调侃起了嫦娥。

“生养过的更好生养!”嫦娥不甘示弱。“呀!你儿子咬人。”可怜小沉香牙都没长齐,咬人这么可能疼,只因这嫦娥太敏感了,黄豆大小的乳头微微受力就传来一阵异样。

圣母以为沉香和自己站一边儿一起欺负嫦娥,平时没什么表情展现的朱唇快呲到了耳朵上。

“呵!这就是母子?!”嫦娥恼了,右手一把纠开沉香,左手迅速拉上诃子抚平,然后双手捧著把沉香抛向圣母。“自己抱去……”

“这几月有分派在招收弟子,我令他们多维持几日测根骨资质的大阵,明日动身我们去测你这小贼的。”嫦娥记了仇,沉香的称呼从毛毛宝宝变成小贼。

圣母问道,“那分派在何处?”

嫦娥答,“在唐国滇省内。说是分派,但地处偏僻,弟子人口也少,不渝走漏消息。”

“滇省靠近十万大山,瘴痢遍布,条件也是艰苦的。推迟几日是私事,维持这大阵对它小门小户是个负担。”见圣母从袖里招出颗大枣般大小晶莹剔透的宝石,“这颗二品灵石就做补偿。”

嫦娥知圣母一向豪富,也知圣母有买那门派守口的意思,“就代他们先收下了,二品灵石足够再开十次大阵。”

明月宫一向在子派孙派中挑选弟子,宫内没有测根骨资质的大阵。圣母着急测儿子的根骨资质,眼看沉香要突破旋照进入开光境,若无详细的根骨资质条目,以圣母合体境修为也难以确定最合适沉香的开光境功法。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沉香听着觉得无甚营养,无非俩活了数千年的老妖婆在那讲古,不爱听。然后他睡着了,这回嫦娥没再折腾他。

四个时辰后,圣母驾飞舟载着嫦娥和小沉香去往唐国滇省,一路除了嫦娥临时顶替圣母让圣母喂奶外,没其他事情发生。

俩大人一小人到山门外,圣母收起飞舟,嫦娥令山门前弟子去通禀。半刻钟后有门派掌门亲自下山迎来。

这门派虽小,但掌门却是个明白人,看到小孩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多问。他躬身问候嫦娥,顺带向圣母拱拱手算打了招呼,主动走在前面带路。

进入摆放测体大阵的殿中,掌门屏退了其他门人弟子,略向嫦娥示意后走出大殿并带上了门。

作为明月宫的传人,嫦娥显然是学过如何使用测体大阵的。她把小沉香放到阵法中央,小沉香周围浮起金金、绿木、蓝水、红火、褐土五颗晶球,分别代表五行体质。大阵运转后,其中某颗晶球可能会亮起,亮起的晶球代表被测者有相应的修行体质,而晶球越亮代表资质越高。

绝大部分人族测时不会有任何晶球亮起,属于无修行资质。白日中显得稍有光亮属于资质平庸,大部分修行者属于这类。特别亮乃至有些晃眼的属于资质比较好的,元耀派或明月宫这类超级宗门,十年未必能遇到一个。至于传说资质绝顶的人,会让晶球散发让人刺眼的白光,圣母是这万年来唯一一个。

圣母走到阵边,看嫦娥向大阵注入灵觉开始操控大阵运作。

只见红色晶球慢慢浮起,发出明亮的红光。

“资质中上,根骨五行属火。”圣母松了口气。

根骨资质关系到修炼的速度,本质是身体与天地内灵气的亲和程度,但资质高的修行者单次突破境界的几率并不比资质普通的更高,也就仗着富裕的时间可以更多次的尝试突破。

如果不计成本栽培的话,沉香这个资质是有可能在二、三十年内成就心动境结丹的。心动境界寿元八百,可以御剑飞行,凡人的任何手段已经无法威胁此境界的修行者。太平时节,那刘向到致仕的五十年多年内,所做功德不大可能反噬到一位心动强者,这样就可保沉香不堕入魔道,圣母如此筹划。

三人测完便踏上归途,中途沉香吃奶一次。

转眼半年过去,因圣母奶水甚好,小沉香吃成个肉团子,修为也随体重水涨船高,半月前更是突破到了开光境界,这几日的修炼功课只是巩固境界。

虽说进步神速,但小沉香的修为还不能使他脱开凡人所需,说白了他还需要正常的吃喝拉撒睡,当然还有洗澡。

刚突破境界,修为正处于巩固期,人体会自动排除此境界可以排除的所有杂质。小沉香不到一岁,吃食一直是合体境大修士的乳汁,杂质倒也没排出多少,不过免不了搁两天要进行清洗。

自圣母分娩以来,给小沉香洗澡这活是由嫦娥的门人弟子们负责的,其中有几个女修生养过,对如何照顾小婴儿不陌生,于是圣母放心的把儿子交给了她们。

今天该洗澡时,小沉香却缠着圣母不放,在圣母威胁打小屁屁时依旧不放开。只因昨天这LSP听到嫦娥约圣母一起沐浴泡温汤。

心动境以上的修行者们基本做到了辟谷,到元婴境的修士们更是连呼吸都不是必须的。然而人族修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超脱,如果向非人的方向修炼心境很容易出问题,在突破时容易被心魔所趁。所以高阶人族修士九成九会主动维持一些凡人时的基本生活习惯和生理欲望,譬如偶尔会为满足口舌之欲吃些食物,譬如偶尔会贪睡小酣一会儿,譬如偶尔会追求舒适泡个温汤。

LSP经常把圣母上衫剥至接近全裸,但腰带以下自出生后就没有再见过,这次有机会养眼,错过了岂不是后悔。

百般央求圣母,圣母不同意,沉香编起了瞎话,“娘亲我做了梦,娘亲你不要孩儿了。孩儿害怕……”说完委屈的开始撇起小嘴,实力演技派。

圣母心中一酸道,“娘怎么能不要毛毛呢?娘永远要毛毛。”暗中想,“这孩子果然有预感,要提前安抚好,今天随了他愿吧,他这么一丁点也不至于有儿大避母的忌讳。”

“那娘先带你去,等你小姨来了,你去隔壁池泡好不好?”圣母不知道嫦娥愿不愿意和小沉香一起泡温汤。

“好的娘亲,娘亲事世上最好的娘亲!”彩虹屁先奉上。

圣母便抱沉香去了与嫦娥约好的一个洞天,此洞天是明月宫上上上代宫主专门开辟出来享乐散心之处,传下来后成了明月宫高层(宫主、传人、长老们)休闲的地方。

看守的童子曾被嫦娥吩咐过,见到圣母后只躬身行礼说了声“请进”,再没多的动作。那童子看到圣母抱怀里的小沉香,但小宫主吩咐中没有不允许贵客带人,尤其带的还是个小婴儿,“应该没问题……”童子心想。

至更衣室,圣母手握著腰间的衣带,察觉到小沉香的目光,莫名害羞了起来。她为掩饰自己心情,也为保持母亲身份,先走到自己儿子面前,两手抄起他。“娘亲先给你脱衣。”说完不等反抗,三两下把小沉香剥成光不溜。

小沉香只下意识抵挡了一下,想到抵挡毫无意义,再说剥衣服的是自己亲娘没啥怕的,到叉着手挺著小肚子做“君子坦蛋蛋”状。

圣母看到儿子懒悖样子觉得好笑,亲母子,儿子又这么小,有什么尴尬的?很自然的拉开自己衣带。

圣母来时只著轻便襦裙,衣襟敞开后现出白色小衣来,胸前露出大块肌肤。只见肌肤滑腻似暖玉,雪白处娇嫩如霜,小沉香就是经常亲手抚摸,仍然看的有点呆滞。两团淑乳大小适中,将小衣罩着的前胸撑起,想起其中香甜美妙,LSP迫不及待。

接着圣母侧过身来,左面玉手轻轻一带,整个褒裤从玉体滑落。她上身小衣上秀一朵莲花,下身穿着衬裤。后背处一根丝带绕肩下系在背后,又有根细丝带绕过修长脖颈系在颈后,裸出整片骨肉匀称的玉背,拱起的肩胛之下渐进细窄,正是娇柔紧致而不失腴润的腰肢。这抹细软腰肢兼具少女的窈窕与少妇的腴润,细若扶柳,又丰腴袅娜。

然后圣母松开衬裤系带,褒裤脱落在地,彻底露出她浑圆修长的白嫩双腿,那双腿偏少女纤细,却在大腿处开始扩张,与翘臀衔接的毫不违和。

与出生时的记忆相符,圣母阴户处没有一丝毛发,和小腹雪白肌肤浑然一体。“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LSP已经犯花痴。

圣母没解小衣,抱起内心花痴的小沉香缓缓走进温汤池子。

池子是整块玉石开凿成的,三面是直壁,留一面做了阶梯。圣母在中间的阶梯坐下,怀里抱着沉香。对这池子,沉香只是有点稀罕身下的整块玉石,搁地球这块几十米长宽的玉石绝对是镇国之宝甚至镇球之宝,眼镜随便一扫一大堆正阳绿、满帝王绿、满帝王紫的手镯位。不过搁这个世界,只能做洗澡池子。

“毛毛吃奶奶。”小沉香玩了会儿水,找借口准备剥了这早看不顺眼的小衣。圣母如她心愿,向背后伸手解开绳结。合体大能怎看不出小沉香那点心思?不过是做娘亲惯着他罢了。圣母明白,小沉香年龄如此幼小,东西还没发育就有了好色倾向。她归结于魔气影响,只要以后正道修为远大于滋生魔气,自然会断了不正常的行为,只现在放纵些也没什么。被魔气影响的天性如此,强行压制反而不好。

沉香被蒸气熏的头晕,行为也放肆起来,小手在圣母身上轻拢慢捏,小嘴已经不限于吃乳头,开舔在乳肉上,正准备更进一步时,温汤外的隔间传来脚步声。

小沉香规矩坐好吃奶,小沉香被嫦娥叉著咯吱窝湿漉漉的扔出去,小沉香被俩老仆妇蹂躏著擦干穿上衣服,小沉香就好气但毫无办法。

自己老娘时时刻刻要求自己修炼,在各种威逼利诱下,小沉香还是挺配合的。每天清晨起来,由圣母抱着输入真元淬体,下午圣母给他讲解一些修行的知识,入夜后打坐三个时辰,趴老娘怀里叼奶睡觉。

今天特殊,大宫主有事邀请圣母到明月共正殿,下午就由嫦娥随便忽悠忽悠小沉香,她也就讲讲此界历史。

讲到二十万年前有位侠少惊才绝艳,每每都会顿悟,身为一介散修,修行速度比现在圣母还快,两千年就渡了大天劫成就大乘境。小沉香暗暗记下顿悟这事,继续听嫦娥忽悠别的。

前世作为一个理科生,尤其对物理学很有兴趣的理科生,沉香对修行的本质还是很感兴趣的,程度仅次于占圣母便宜。他还是希尔伯特的信徒,企鹅签名“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放了十几年。他觉得既然这个世界存在,那么世界的底层逻辑必然是有规律的并且可探知的。既然当年那侠少经常顿悟,那说明“顿悟”这件事情很可能在满足某种条件下是可复制的。

在讲课结束后,他私下请教了殿外值守的女修,问“顿悟”现象的具体情况。女修是嫦娥这个传人的心腹,给小沉香洗过澡,也使有问必答。

“顿悟不算稀奇事,宫中曾专门调查过,灵寂境以上的修士十有八九曾有过顿悟,但每次进入顿悟的情况各有不同,甚至调查到的二百五十次顿悟没有一次相同。”女修姿容相当不错,但比起圣母和嫦娥来自然远远不如,LSP对她没啥兴趣,只是当老师。女修接着说道,“后来宫里放弃钻研复现顿悟,现在一般把顿悟归为天意如此。”

“天意啊,我还真不信这东西。”沉香心想,“总会有规律的。”又请求道,“姨,我能借阅一下有关顿悟的卷宗吗?”

“可以。”然后女修传令给殿外,要求童子立即拿来那卷宗。

估计自己那漂亮便宜老娘还有一些时间才能回来,小沉香趴地上翻看起那本号称卷宗的小册子,“先对所有顿悟案例的发生情况做个表,然后尽量找规律合并同类项。”他用起了前世的一些统计方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只要圣母出门,沉香就会拿出那册子做书签,采用现代地球方法归类统计关于顿悟的“案例”,还真让他找出些规律。

沉香暂时总结出三个共性条件。首先是顿悟发生时,顿悟的人肯定在做运用真元的事情,或在运功修行,或在与人争斗,或在练习道术法门,但必然在与外界互动或者在回想与外界的互动。其次是顿悟大多没有在意识上领悟知识,只是在功法修行上有大幅进步,顿悟没有产生知识与经验,只是增长真元。最后顿悟后,若顿悟时间比较长,有一定可能会造成可以恢复的身体损伤,也就是说顿悟状态会持续损伤身体。

继续推论,外界某种情况会激发体内真元进入顿悟,但这种激发是由外界在心理中的隐射产生的,可以归结为某种心理活动造成体内灵力器官开始顿悟。顿悟是中生理活动,是人族灵力器官的生理活动。这种生理活动会持续损伤身体,在一定时间后会超出人体修复损伤的速度表现出来。

历史传说中的盖世侠少每个大境界都会有一至三次顿悟发生,大概率他掌握了进入顿悟状态的方法。他最终渡劫成功,说明他也掌握了规避顿悟伤害的方法。

“重要的是激活灵力器官进入顿悟状态。”沉香思考,“那么灵力器官的本质是什么?”

圣母观察到沉香开始自己找基础修行经典进行研读,貌似还有点废寝忘食的意思,倒很是欣慰,便主动减少自己的讲解时间,让他自己看书。至于自己儿子是怎么认识文字的,她统统归结于前世剩余的一点宿慧。

然而沉香发现,这个世界的所谓典籍大多写的云里雾里似是而非,简单翻译一下就是“不说人话”。“什么臭毛病,几十万年的历史没有统一修行术语,修辞也乱七八糟,比喻暗喻瞎用。”沉香暗中吐槽,十几天没从这些典籍里找到对灵力器官准确的定义。

没办法下,只能求问自己老娘,“娘亲,我们人族是怎么控制真元的?用身体上什么部位控制的?”

这问题问住了圣母这位合体境的大宗师。她想了想,“修行界不同流派对此各有说法,我们元耀派属道门,道门认为魂灵控制灵觉,灵觉引导真元,但内里原理也是众说纷纭。”又奇怪问道,“毛毛你问这个作甚?”

“好奇,娘亲毛毛饿了。”成功打断圣母疑问,小沉香跳圣母怀里拽开衣襟……

沉香认为自己钻了牛角尖,有些基础性概念看似简单,实则触及到了世界本质,以这个世界的研究水平来说,对这些概念的解释普遍属于“哲学解释”。圣母的话提醒了沉香,纠结那么多没用,就是在前世,“技术黑箱”这种东西也是普遍存在的,又不是不能用。

既然灵觉控制真元,就沉香对灵觉的感受,他认为灵觉具有的三维感官证明它是种类似前世雷达一般的事物,可以直接测距。于是他大胆假设灵觉在宏观上是一种波,一种由人体灵力器官主动放出的波,且这个波可以控制真元的走向。

只要是波那就会有频率和振幅,就会产生一个现象“共振”,很可能所谓顿悟就灵力器官偶然放出灵觉频率符合了真元的共振频率,造成共振,大幅震荡体内真元造成已有真元更加凝实,也会扩充存储运转真元的穴位经脉的容量。这个理论同时可以解释长时间顿悟会损伤身体的问题。

“这就很有意思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吧。”沉香对此不报希望,“若是如此简单,这世界人族历史如此长,没人发现吗?”他对修行界了解不深,没接触过过外界的修行者。修行资源的相对稀缺,突破境界的极度困难,已经使所有修行者习惯了向他人隐瞒自己获得的经验教训,也就有传承的宗门可以做到门人间基本共享修行经验。

小沉香开始在打坐运功的时候悄悄试怎么改变灵觉的频率,不过不得要领。“看来得在外界信息影响心情的情况下,间接改变频率。”但他只是个两尺多长的小宝宝,可以接触的就嫦娥所住大殿内外那么几十顷地方,去哪找共振。

直到有一天,其实也就一旬后。

某个婴儿身的LSP在吃玩自己老娘乳房时,不经意间运起真元。他只觉头脑一片清明,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自己与圣母的一对恩物,然后耳边好似有海浪声嗡嗡作响,身体内经脉激荡……

“哇!”小沉香呕出一口血,他的第一次顿悟就此结束,耗时半柱香。

元耀派后山某个洞天,这里是西岳大帝闭关之所,人族正道魁首之一正在此盘坐修行。正道高阶修士修行,无论佛道,都会产生祥瑞异相,譬如祥云、霞光、檀香等。但西岳大帝此处却弥漫着血雾,偶尔还有兵戈声传出。

这肯定不是正道功法可以产生的异相,显然人族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西岳大帝善郁狩已转为邪修,一个将要渡天劫的邪修,人族将有大劫。

“帝君,圣母娘娘仍未回归。”洞天外有传音进来。

西岳大帝静坐不动,传音令道,“知道了,启用门派信物传信与她,就说朕要见她,要她速回。”

“遵法旨!”

过了许久,西岳大帝从入定中醒来,从袖中拿出一本破烂的羊皮卷轴展开,口中念念有词,“还差一座,还差一座,天要如此!”

只见那卷轴上端题有“祭炼宝莲渡劫大法”,内容艰晦难明,但若一些传承久的门派长老看到定会大吃一惊。

数十万年前,一资质普通的修行者捡到一卷轴,修为突飞猛进,但正道修士们逐渐发现,每当突破一个大境界时,修行界必然会突然失踪三个同境界的修士。为了探查真相,众正道门派联合设局,在此人为突破出窍境袭击同道时进行了抓捕,搜出了卷轴。

卷轴内容分上下两部,上部为逆练真元为魔气的功法,且逆练转为邪修后修为不降。下部为保邪修突破成功的法门,每当突破大境界前,邪修以各种手段逼迫三位同境界修士祭炼自身真元成宝莲灯。在突破时,邪修杀这三位修士,取魂魄阳神为火,点燃宝莲灯组成邪阵,可保邪修突破成功。

西岳大帝在万年前偶然得到此卷轴,便被卷轴内容蛊惑。渡劫境本质为更完善的合体境界,渡大天劫也不需要祭炼渡劫境修士,合体境就可以了。

手段使尽,西岳大帝在五千年前就得到了两座合体境的宝莲灯,后三千年却未有所的。这合体境大修士本是世间有数的最强者,哪那么容易被囚禁控制。为超脱登仙,他开始广纳姬妾生育子女,广开宗门吸纳弟子,妄想自己培养一个不知名的高阶修士来祭炼宝莲灯。谁知妄想竟然走向成功,行三的女儿顺利踏入合体境。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