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劈山救母 (3) 作者:大草莓/qxyqxz

.

【新劈山救母】 (仙俠/母子/純愛)

作者:大草莓2021年5月1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第三章 聖母入浴,沉香頓悟

人族被稱為萬物靈長,這不是人族自己吹出來的,是此界諸族的基本共識。不說人族高階修行者的數量優勢,就按地盤來說,人族在西牛賀洲大興,在東勝神洲占優勢,北俱蘆洲和南瞻部洲也有一半地方有人族繁衍生息。但此界天道中大概是沒有「人族為尊」這種道的,有一個證據。從別的世界流傳至本界的一些典籍記載,別的世界有妖物誕生,若想提升修為必須逐漸化形為人族模樣。而本界不同,妖物確實有化為人形的法門,不過提升修為和是否修煉此項法門無關。

個別人族若學妖物的修煉方式,則會修出魔氣成為邪修,所以妖魔並稱。道理上邪修確實是可以修行飛升的大道之一,但邪修若想提升修為,定要做有損人族氣運的事情來。其中內情理由說法眾多,但不妨礙人族內視邪修為洪水猛獸。

小沉香在胎裡帶魔氣暫時被聖母化解,嫦娥以明月宮典籍記載為基礎,猜測小沉香魔氣多寡與劉向「宏願」的實現程度有關聯。將來劉向的「宏願」實現的越好,治下百姓越安居樂業,則沉香體內魔氣生成速度越快。魔氣生成的速度大於消解的速度,那沉香就會走向邪修的道路,以毀滅人族氣運為己任來平衡劉向讓人族興盛的「宏願」。

聖母和嫦娥怕驚嚇到小孩子,還沒有把這事告訴小沉香,但聖母打算要悉心培養自己兒子,至少讓他有壓制消解自己體內魔氣的能力。

於是聖母在小沉香出生三天後,就給他制定了一直到心動境的修行計劃。

在合體大能日夜的親自貼身教導下,在各種丹藥的加持下,剛滿月的劉沉香就修成旋照圓滿,預備明日突破開光。

「清若姐姐,揠苗助長就是你這樣的,滿月的旋照圓滿境嬰孩修士……」嫦娥以手扶額,不知該如何吐槽,自聖母來明月宮,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接憧而至,她還沒習慣。

聖母依然覺得很正常,她一直在西嶽大帝庇護下修行,性子也冷清,很多對他人屬於常識性的事情,聖母卻沒什麼概念,到合體境修為後更有隨心所欲的意思,更不願被條條框框束縛。「沉香生父那邊不知是什麼情況,若真做下惠國利民的事情,怕我兒無法抵禦魔氣反噬,修的快一些總是好的。」

嫦娥走到床邊抱起孩子,看著小沉香滿是肉褶子的短胖脖子,喜孜孜的香了一口,「丁點兒的小兒就被這樣折騰,乖毛毛,小姨疼你。」

沉香睡的正熟,就這樣被折騰起來,本想撒點起床氣學真正的嬰兒哭兩聲,但他發現自己靠在嫦娥懷裡,「嗯……大好機會!」沉香假裝繼續迷迷糊糊,小嘴裡含混的叫著「娘親、娘親……」一雙小手手極其精準的抓到了嫦娥襦裙的對襟上,「奶奶……吃奶奶……」

嫦娥吃吃笑起來,任小沉香把對襟的一邊拉開,肉嘟嘟小臉隔著胸衣拱來拱去。「你兒餓了,喂不喂?」

聖母似笑非笑,在嫦娥來前她就喂過了,小肚子吃的瓷實。這些天在小沉香的各種咸豬手下,聖母逐漸明白這小賴皮不是太規矩,她沒告訴嫦娥。

嫦娥滿以為沉香真的餓了,對小賴皮的作風也不大了解,在沉香小手抓住訶子領口往下拽的時候沒捨得阻止他,還縮肩助他拉下訶子。

小沉香一個月來吃玩慣了聖母的一雙美胸,對嫦娥這對白兔有了點抵抗能力。瞧了一眼後,他順勢抬頭叼上淡粉的小乳珠。

嫦娥的乳型不如聖母,本來也是極美的,但過大的體量稍稍壞了與身材的協調,加上盈盈一握的纖腰和豐臀撐起的襦裙,承托著她整個人成了漏斗形狀。

為了遮掩這對大白兔,嫦娥平日裡只能緊穿訶子了。按說合體境大能有的是辦法控制體形讓胸部小點,但顯然她自己對這身材挺滿意的。

小沉香明白肯定吃不出啥奶水,但這新鮮感讓心裡的LSP一陣暗爽。「這對大奶子如果能產奶汁有多誘人?」實戰經驗嚴重不足的他想像不出。

「凡人那邊怎麼說的?是個好生養的?」聖母難得調侃起了嫦娥。

「生養過的更好生養!」嫦娥不甘示弱。「呀!你兒子咬人。」可憐小沉香牙都沒長齊,咬人這麼可能疼,只因這嫦娥太敏感了,黃豆大小的乳頭微微受力就傳來一陣異樣。

聖母以為沉香和自己站一邊兒一起欺負嫦娥,平時沒什麼表情展現的朱唇快呲到了耳朵上。

「呵!這就是母子?!」嫦娥惱了,右手一把糾開沉香,左手迅速拉上訶子撫平,然後雙手捧著把沉香拋向聖母。「自己抱去……」

「這幾月有分派在招收弟子,我令他們多維持幾日測根骨資質的大陣,明日動身我們去測你這小賊的。」嫦娥記了仇,沉香的稱呼從毛毛寶寶變成小賊。

聖母問道,「那分派在何處?」

嫦娥答,「在唐國滇省內。說是分派,但地處偏僻,弟子人口也少,不渝走漏消息。」

「滇省靠近十萬大山,瘴痢遍布,條件也是艱苦的。推遲幾日是私事,維持這大陣對它小門小戶是個負擔。」見聖母從袖裡招出顆大棗般大小晶瑩剔透的寶石,「這顆二品靈石就做補償。」

嫦娥知聖母一向豪富,也知聖母有買那門派守口的意思,「就代他們先收下了,二品靈石足夠再開十次大陣。」

明月宮一向在子派孫派中挑選弟子,宮內沒有測根骨資質的大陣。聖母著急測兒子的根骨資質,眼看沉香要突破旋照進入開光境,若無詳細的根骨資質條目,以聖母合體境修為也難以確定最合適沉香的開光境功法。

兩人又說了會兒話,沉香聽著覺得無甚營養,無非倆活了數千年的老妖婆在那講古,不愛聽。然後他睡著了,這回嫦娥沒再折騰他。

四個時辰後,聖母駕飛舟載著嫦娥和小沉香去往唐國滇省,一路除了嫦娥臨時頂替聖母讓聖母喂奶外,沒其他事情發生。

倆大人一小人到山門外,聖母收起飛舟,嫦娥令山門前弟子去通稟。半刻鐘後有門派掌門親自下山迎來。

這門派雖小,但掌門卻是個明白人,看到小孩後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多問。他躬身問候嫦娥,順帶向聖母拱拱手算打了招呼,主動走在前面帶路。

進入擺放測體大陣的殿中,掌門屏退了其他門人弟子,略向嫦娥示意後走出大殿並帶上了門。

作為明月宮的傳人,嫦娥顯然是學過如何使用測體大陣的。她把小沉香放到陣法中央,小沉香周圍浮起金金、綠木、藍水、紅火、褐土五顆晶球,分別代表五行體質。大陣運轉後,其中某顆晶球可能會亮起,亮起的晶球代表被測者有相應的修行體質,而晶球越亮代表資質越高。

絕大部分人族測時不會有任何晶球亮起,屬於無修行資質。白日中顯得稍有光亮屬於資質平庸,大部分修行者屬於這類。特別亮乃至有些晃眼的屬於資質比較好的,元耀派或明月宮這類超級宗門,十年未必能遇到一個。至於傳說資質絕頂的人,會讓晶球散發讓人刺眼的白光,聖母是這萬年來唯一一個。

聖母走到陣邊,看嫦娥向大陣注入靈覺開始操控大陣運作。

只見紅色晶球慢慢浮起,發出明亮的紅光。

「資質中上,根骨五行屬火。」聖母鬆了口氣。

根骨資質關係到修煉的速度,本質是身體與天地內靈氣的親和程度,但資質高的修行者單次突破境界的幾率並不比資質普通的更高,也就仗著富裕的時間可以更多次的嘗試突破。

如果不計成本栽培的話,沉香這個資質是有可能在二、三十年內成就心動境結丹的。心動境界壽元八百,可以御劍飛行,凡人的任何手段已經無法威脅此境界的修行者。太平時節,那劉向到致仕的五十年多年內,所做功德不大可能反噬到一位心動強者,這樣就可保沉香不墮入魔道,聖母如此籌劃。

三人測完便踏上歸途,中途沉香吃奶一次。

轉眼半年過去,因聖母奶水甚好,小沉香吃成個肉糰子,修為也隨體重水漲船高,半月前更是突破到了開光境界,這幾日的修煉功課只是鞏固境界。

雖說進步神速,但小沉香的修為還不能使他脫開凡人所需,說白了他還需要正常的吃喝拉撒睡,當然還有洗澡。

剛突破境界,修為正處於鞏固期,人體會自動排除此境界可以排除的所有雜質。小沉香不到一歲,吃食一直是合體境大修士的乳汁,雜質倒也沒排出多少,不過免不了擱兩天要進行清洗。

自聖母分娩以來,給小沉香洗澡這活是由嫦娥的門人弟子們負責的,其中有幾個女修生養過,對如何照顧小嬰兒不陌生,於是聖母放心的把兒子交給了她們。

今天該洗澡時,小沉香卻纏著聖母不放,在聖母威脅打小屁屁時依舊不放開。只因昨天這LSP聽到嫦娥約聖母一起沐浴泡溫湯。

心動境以上的修行者們基本做到了辟穀,到元嬰境的修士們更是連呼吸都不是必須的。然而人族修行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超脫,如果向非人的方向修煉心境很容易出問題,在突破時容易被心魔所趁。所以高階人族修士九成九會主動維持一些凡人時的基本生活習慣和生理慾望,譬如偶爾會為滿足口舌之欲吃些食物,譬如偶爾會貪睡小酣一會兒,譬如偶爾會追求舒適泡個溫湯。

LSP經常把聖母上衫剝至接近全裸,但腰帶以下自出生後就沒有再見過,這次有機會養眼,錯過了豈不是後悔。

百般央求聖母,聖母不同意,沉香編起了瞎話,「娘親我做了夢,娘親你不要孩兒了。孩兒害怕……」說完委屈的開始撇起小嘴,實力演技派。

聖母心中一酸道,「娘怎麼能不要毛毛呢?娘永遠要毛毛。」暗中想,「這孩子果然有預感,要提前安撫好,今天隨了他願吧,他這麼一丁點也不至於有兒大避母的忌諱。」

「那娘先帶你去,等你小姨來了,你去隔壁池泡好不好?」聖母不知道嫦娥願不願意和小沉香一起泡溫湯。

「好的娘親,娘親事世上最好的娘親!」彩虹屁先奉上。

聖母便抱沉香去了與嫦娥約好的一個洞天,此洞天是明月宮上上上代宮主專門開闢出來享樂散心之處,傳下來後成了明月宮高層(宮主、傳人、長老們)休閒的地方。

看守的童子曾被嫦娥吩咐過,見到聖母后只躬身行禮說了聲「請進」,再沒多的動作。那童子看到聖母抱懷裡的小沉香,但小宮主吩咐中沒有不允許貴客帶人,尤其帶的還是個小嬰兒,「應該沒問題……」童子心想。

至更衣室,聖母手握著腰間的衣帶,察覺到小沉香的目光,莫名害羞了起來。她為掩飾自己心情,也為保持母親身份,先走到自己兒子面前,兩手抄起他。「娘親先給你脫衣。」說完不等反抗,三兩下把小沉香剝成光不溜。

小沉香只下意識抵擋了一下,想到抵擋毫無意義,再說剝衣服的是自己親娘沒啥怕的,到叉著手挺著小肚子做「君子坦蛋蛋」狀。

聖母看到兒子懶悖樣子覺得好笑,親母子,兒子又這麼小,有什麼尷尬的?很自然的拉開自己衣帶。

聖母來時只著輕便襦裙,衣襟敞開後現出白色小衣來,胸前露出大塊肌膚。只見肌膚滑膩似暖玉,雪白處嬌嫩如霜,小沉香就是經常親手撫摸,仍然看的有點呆滯。兩團淑乳大小適中,將小衣罩著的前胸撐起,想起其中香甜美妙,LSP迫不及待。

接著聖母側過身來,左面玉手輕輕一帶,整個褒褲從玉體滑落。她上身小衣上秀一朵蓮花,下身穿著襯褲。後背處一根絲帶繞肩下系在背後,又有根細絲帶繞過修長脖頸系在頸後,裸出整片骨肉勻稱的玉背,拱起的肩胛之下漸進細窄,正是嬌柔緊緻而不失腴潤的腰肢。這抹細軟腰肢兼具少女的窈窕與少婦的腴潤,細若扶柳,又豐腴裊娜。

然後聖母鬆開襯褲系帶,褒褲脫落在地,徹底露出她渾圓修長的白嫩雙腿,那雙腿偏少女纖細,卻在大腿處開始擴張,與翹臀銜接的毫不違和。

與出生時的記憶相符,聖母陰戶處沒有一絲毛髮,和小腹雪白肌膚渾然一體。「我就是從這裡出來的!」LSP已經犯花痴。

聖母沒解小衣,抱起內心花痴的小沉香緩緩走進溫湯池子。

池子是整塊玉石開鑿成的,三面是直壁,留一面做了階梯。聖母在中間的階梯坐下,懷裡抱著沉香。對這池子,沉香只是有點稀罕身下的整塊玉石,擱地球這塊幾十米長寬的玉石絕對是鎮國之寶甚至鎮球之寶,眼鏡隨便一掃一大堆正陽綠、滿帝王綠、滿帝王紫的手鐲位。不過擱這個世界,只能做洗澡池子。

「毛毛吃奶奶。」小沉香玩了會兒水,找藉口準備剝了這早看不順眼的小衣。聖母如她心愿,向背後伸手解開繩結。合體大能怎看不出小沉香那點心思?不過是做娘親慣著他罷了。聖母明白,小沉香年齡如此幼小,東西還沒發育就有了好色傾向。她歸結於魔氣影響,只要以後正道修為遠大於滋生魔氣,自然會斷了不正常的行為,只現在放縱些也沒什麼。被魔氣影響的天性如此,強行壓制反而不好。

沉香被蒸氣熏的頭暈,行為也放肆起來,小手在聖母身上輕攏慢捏,小嘴已經不限於吃乳頭,開舔在乳肉上,正準備更進一步時,溫湯外的隔間傳來腳步聲。

小沉香規矩坐好吃奶,小沉香被嫦娥叉著咯吱窩濕漉漉的扔出去,小沉香被倆老僕婦蹂躪著擦乾穿上衣服,小沉香就好氣但毫無辦法。

自己老娘時時刻刻要求自己修煉,在各種威逼利誘下,小沉香還是挺配合的。每天清晨起來,由聖母抱著輸入真元淬體,下午聖母給他講解一些修行的知識,入夜後打坐三個時辰,趴老娘懷裡叼奶睡覺。

今天特殊,大宮主有事邀請聖母到明月共正殿,下午就由嫦娥隨便忽悠忽悠小沉香,她也就講講此界歷史。

講到二十萬年前有位俠少驚才絕艷,每每都會頓悟,身為一介散修,修行速度比現在聖母還快,兩千年就渡了大天劫成就大乘境。小沉香暗暗記下頓悟這事,繼續聽嫦娥忽悠別的。

前世作為一個理科生,尤其對物理學很有興趣的理科生,沉香對修行的本質還是很感興趣的,程度僅次於占聖母便宜。他還是希爾伯特的信徒,企鵝簽名「我們必須知道,我們必將知道」放了十幾年。他覺得既然這個世界存在,那麼世界的底層邏輯必然是有規律的並且可探知的。既然當年那俠少經常頓悟,那說明「頓悟」這件事情很可能在滿足某種條件下是可複製的。

在講課結束後,他私下請教了殿外值守的女修,問「頓悟」現象的具體情況。女修是嫦娥這個傳人的心腹,給小沉香洗過澡,也使有問必答。

「頓悟不算稀奇事,宮中曾專門調查過,靈寂境以上的修士十有八九曾有過頓悟,但每次進入頓悟的情況各有不同,甚至調查到的二百五十次頓悟沒有一次相同。」女修姿容相當不錯,但比起聖母和嫦娥來自然遠遠不如,LSP對她沒啥興趣,只是當老師。女修接著說道,「後來宮裡放棄鑽研復現頓悟,現在一般把頓悟歸為天意如此。」

「天意啊,我還真不信這東西。」沉香心想,「總會有規律的。」又請求道,「姨,我能借閱一下有關頓悟的卷宗嗎?」

「可以。」然後女修傳令給殿外,要求童子立即拿來那捲宗。

估計自己那漂亮便宜老娘還有一些時間才能回來,小沉香趴地上翻看起那本號稱卷宗的小冊子,「先對所有頓悟案例的發生情況做個表,然後儘量找規律合並同類項。」他用起了前世的一些統計方法。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只要聖母出門,沉香就會拿出那冊子做書籤,採用現代地球方法歸類統計關於頓悟的「案例」,還真讓他找出些規律。

沉香暫時總結出三個共性條件。首先是頓悟發生時,頓悟的人肯定在做運用真元的事情,或在運功修行,或在與人爭鬥,或在練習道術法門,但必然在與外界互動或者在回想與外界的互動。其次是頓悟大多沒有在意識上領悟知識,只是在功法修行上有大幅進步,頓悟沒有產生知識與經驗,只是增長真元。最後頓悟後,若頓悟時間比較長,有一定可能會造成可以恢復的身體損傷,也就是說頓悟狀態會持續損傷身體。

繼續推論,外界某種情況會激發體內真元進入頓悟,但這種激發是由外界在心理中的隱射產生的,可以歸結為某種心理活動造成體內靈力器官開始頓悟。頓悟是中生理活動,是人族靈力器官的生理活動。這種生理活動會持續損傷身體,在一定時間後會超出人體修復損傷的速度表現出來。

歷史傳說中的蓋世俠少每個大境界都會有一至三次頓悟發生,大機率他掌握了進入頓悟狀態的方法。他最終渡劫成功,說明他也掌握了規避頓悟傷害的方法。

「重要的是激活靈力器官進入頓悟狀態。」沉香思考,「那麼靈力器官的本質是什麼?」

聖母觀察到沉香開始自己找基礎修行經典進行研讀,貌似還有點廢寢忘食的意思,倒很是欣慰,便主動減少自己的講解時間,讓他自己看書。至於自己兒子是怎麼認識文字的,她統統歸結於前世剩餘的一點宿慧。

然而沉香發現,這個世界的所謂典籍大多寫的雲里霧裡似是而非,簡單翻譯一下就是「不說人話」。「什麼臭毛病,幾十萬年的歷史沒有統一修行術語,修辭也亂七八糟,比喻暗喻瞎用。」沉香暗中吐槽,十幾天沒從這些典籍里找到對靈力器官準確的定義。

沒辦法下,只能求問自己老娘,「娘親,我們人族是怎麼控制真元的?用身體上什麼部位控制的?」

這問題問住了聖母這位合體境的大宗師。她想了想,「修行界不同流派對此各有說法,我們元耀派屬道門,道門認為魂靈控制靈覺,靈覺引導真元,但內里原理也是眾說紛紜。」又奇怪問道,「毛毛你問這個作甚?」

「好奇,娘親毛毛餓了。」成功打斷聖母疑問,小沉香跳聖母懷裡拽開衣襟……

沉香認為自己鑽了牛角尖,有些基礎性概念看似簡單,實則觸及到了世界本質,以這個世界的研究水平來說,對這些概念的解釋普遍屬於「哲學解釋」。聖母的話提醒了沉香,糾結那麼多沒用,就是在前世,「技術黑箱」這種東西也是普遍存在的,又不是不能用。

既然靈覺控制真元,就沉香對靈覺的感受,他認為靈覺具有的三維感官證明它是種類似前世雷達一般的事物,可以直接測距。於是他大膽假設靈覺在宏觀上是一種波,一種由人體靈力器官主動放出的波,且這個波可以控制真元的走向。

只要是波那就會有頻率和振幅,就會產生一個現象「共振」,很可能所謂頓悟就靈力器官偶然放出靈覺頻率符合了真元的共振頻率,造成共振,大幅震盪體內真元造成已有真元更加凝實,也會擴充存儲運轉真元的穴位經脈的容量。這個理論同時可以解釋長時間頓悟會損傷身體的問題。

「這就很有意思了,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吧。」沉香對此不報希望,「若是如此簡單,這世界人族歷史如此長,沒人發現嗎?」他對修行界了解不深,沒接觸過過外界的修行者。修行資源的相對稀缺,突破境界的極度困難,已經使所有修行者習慣了向他人隱瞞自己獲得的經驗教訓,也就有傳承的宗門可以做到門人間基本共享修行經驗。

小沉香開始在打坐運功的時候悄悄試怎麼改變靈覺的頻率,不過不得要領。「看來得在外界信息影響心情的情況下,間接改變頻率。」但他只是個兩尺多長的小寶寶,可以接觸的就嫦娥所住大殿內外那麼幾十頃地方,去哪找共振。

直到有一天,其實也就一旬後。

某個嬰兒身的LSP在吃玩自己老娘乳房時,不經意間運起真元。他只覺頭腦一片清明,天地間好像只剩下自己與聖母的一對恩物,然後耳邊好似有海浪聲嗡嗡作響,身體內經脈激盪……

「哇!」小沉香嘔出一口血,他的第一次頓悟就此結束,耗時半柱香。

元耀派後山某個洞天,這裡是西嶽大帝閉關之所,人族正道魁首之一正在此盤坐修行。正道高階修士修行,無論佛道,都會產生祥瑞異相,譬如祥雲、霞光、檀香等。但西嶽大帝此處卻瀰漫著血霧,偶爾還有兵戈聲傳出。

這肯定不是正道功法可以產生的異相,顯然人族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西嶽大帝善郁狩已轉為邪修,一個將要渡天劫的邪修,人族將有大劫。

「帝君,聖母娘娘仍未回歸。」洞天外有傳音進來。

西嶽大帝靜坐不動,傳音令道,「知道了,啟用門派信物傳信與她,就說朕要見她,要她速回。」

「遵法旨!」

過了許久,西嶽大帝從入定中醒來,從袖中拿出一本破爛的羊皮捲軸展開,口中念念有詞,「還差一座,還差一座,天要如此!」

只見那捲軸上端題有「祭煉寶蓮渡劫大法」,內容艱晦難明,但若一些傳承久的門派長老看到定會大吃一驚。

數十萬年前,一資質普通的修行者撿到一捲軸,修為突飛猛進,但正道修士們逐漸發現,每當突破一個大境界時,修行界必然會突然失蹤三個同境界的修士。為了探查真相,眾正道門派聯合設局,在此人為突破出竅境襲擊同道時進行了抓捕,搜出了捲軸。

捲軸內容分上下兩部,上部為逆練真元為魔氣的功法,且逆練轉為邪修後修為不降。下部為保邪修突破成功的法門,每當突破大境界前,邪修以各種手段逼迫三位同境界修士祭煉自身真元成寶蓮燈。在突破時,邪修殺這三位修士,取魂魄陽神為火,點燃寶蓮燈組成邪陣,可保邪修突破成功。

西嶽大帝在萬年前偶然得到此捲軸,便被捲軸內容蠱惑。渡劫境本質為更完善的合體境界,渡大天劫也不需要祭煉渡劫境修士,合體境就可以了。

手段使盡,西嶽大帝在五千年前就得到了兩座合體境的寶蓮燈,後三千年卻未有所的。這合體境大修士本是世間有數的最強者,哪那麼容易被囚禁控制。為超脫登仙,他開始廣納姬妾生育子女,廣開宗門吸納弟子,妄想自己培養一個不知名的高階修士來祭煉寶蓮燈。誰知妄想竟然走向成功,行三的女兒順利踏入合體境。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