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借種 (100-103)

第100 章、公公的雞巴都還插你逼里呢,你說誰給我搞?

他撞得狠,進得深,粗長的性器毫不留情地整根插入,鵝蛋大的龜頭擠進她的小子宮裡,狠狠廝磨一圈才肯抽出。軟嫩的甬道熱情得不行,一陣陣的絞緊,像是有數張小嘴吸著他不讓他走,鮮紅的媚肉被不斷帶出來。

周硯深捏著她的細腰,下身如同裝了電動馬達似的發狠抽插,薄唇胡亂地親著她纖細的頸,光裸的肩頭,以及那被撞得甩動的嫩乳。

看著她嬌媚的模樣,他是越發收不住要狠狠弄她的心思,也不知怎麼了,偏偏像是上了癮,怎麼操都覺得舒服。這麼嬌,這麼媚的樣子,恨不得直接將她給揉進身體里,不讓別的男人瞧見。

「嗯~~啊啊~~慢點~~唔~~疼~~不要那麼深啊~~啊~~」蘇念張著小嘴止不住地求饒,身體被他持久的操干弄得顫慄不止,叫得嗓子都快要啞了。

她覺著子宮都快給他捅破了,下腹酸脹得不行,很滿很脹,那麼大一根,低頭都瞧見她原本平坦的小腹都被他插得鼓起來了。

「多操操就好了,你乖一點,會舒服的。」周硯深安撫地親她嫩唇,性器不知疲倦地往她深處頂,龜頭戳她嬌嫩的內壁。

「念念的穴兒很厲害,公公這麼大的雞巴都能整根吞下,很棒。以後公公天天這麼插你,習慣了就舒服了。嘶~~放鬆點,讓公公好好插插。」

「壞人!」蘇念嘴上罵他,看著男人微蹙的眉頭,下意識地還是讓身體放鬆了些。

周硯深揉著她的嬌媚的身子,兇猛地搗弄,性器肆意地在她嫩穴里進進出出,沉甸甸的囊袋隨著他的動作重重地甩在她的陰部上。

「啪啪啪」的肉體拍打聲帶著「咕嘰咕嘰」的操穴聲,不斷延綿著響起。他紅著眼朝著身下結合的地方看去。

她的皮膚白,腿心被他的大力頂弄拍打得泛紅,連大腿內側的肌膚都沒能避免,粉嫩的嬌穴被插得悽慘的模樣。粉嫩的穴肉被插得外翻,陰唇紅腫得可憐,緊緊套著他的粗紫雞巴,來來回回的吞吐,鮮紅的嫩肉被插得帶出來,又被他狠狠插回去。

每次插入都是整根沒入,兩人下體嚴絲合縫地緊貼,香艷又刺激。結合處不斷傳來的快感,讓他克制不住地繃緊了下腹,越操越凶。

「小騷婦~~公公插得深不深?爽不爽?小逼怎麼這麼會吸,是不是嘗到滋味了?」

蘇念被他撞得亂晃,小手抓緊身下的床單,仰頭承受著體內兇猛的貫穿,一下下的搗得她都快要魂飛魄散。她媚著眼,軟軟地嗔他,深處被他長時間的操弄,也漸漸的得了趣,除了疼之外,還有些酥麻的快慰湧上來。

勾得她下面的媚肉卻恬不知恥地纏著他,吸著他,抽離的時候她還能感覺到她下面戀戀不捨地吸著他。意識到這點,她的臉更是燒灼了起來,羞得不行。

看著小兒媳紅起來的臉蛋,周硯深眼底噙了笑,將她的細腿從肩頭放下,俯身壓下去,薄唇親了親飽滿的乳肉,轉又咬住她的一隻奶尖。大口地吸吮,啃咬著往外拉扯,啃玩這側的又轉而咬上另一側的。

胸前的疼痛讓蘇念難耐地嗚咽起來,垂眸朝著胸前看去,她大而圓的乳房被男人撞得晃動,乳頭被男人銜在嘴裡,拉扯著玩弄。

他惡劣得不行,將她的乳兒咬著高高地扯起,拉扯成錐形,再猛然鬆開,看著盪出一圈圈乳波的奶兒他越玩越來勁。偏偏這人體力好得不像話,在玩她乳房的同時還不忘記插她,強而有力的操干,讓她深處泛起了酥麻的爽意,不住地扭腰聳動著小屁股迎合他的操弄。

她抬手撫上男人的短髮,媚著眼嗚嗚地呻吟,全然忘記了羞恥。深處被操弄得越來越軟,快感堆積著過來,一浪高過一浪地拍打在她身上,克制不住地在男人身下細細地抖動起來。

「啊啊~~嗯~~好深~~嗯~~不要吸了~~啊~~要被捅穿了~~嗯~~饒了我~~爸爸~~我~~我不行了~~」

周硯深鬆開她的乳頭,看著那彈回去晃出的乳波,眼底發熱。

他起身將她那兩條亂蹬的細腿捏起,擺弄成大大的M形,壓在她的兩側,下身機關槍似的抽插衝刺,鑿著她的小子宮,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她操飛出去。

「公公怎麼捨得捅穿你?小逼這麼緊,公公多給你捅捅,操鬆了,以後生孩子容易。你這小逼以後還要公公生孩子的,你說生幾個好?」

蘇念胡亂地搖頭,覺得臊得厲害,根本沒有辦法開口回應,話到了嘴邊全變成了一連串銷魂的呻吟。她忍不住在心裡罵他,這老男人,還想著生幾個?她半個種都沒借到,自己都快被他折騰死了。

見她不答,周硯深不滿地磨她,性器變了法地在她穴里摩擦,速度也緩了下來,反而勾起她身體的癢意。

他捏著她的細腿緩緩的磨動,在她渴求的眼神里,他正色道,「我想要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你說呢?」

蘇念氣不過,故意收縮著小腹夾他,恨恨地瞪他,「那也不管用,生下來也只會叫你爺爺!」

周硯深不怒反笑,覆上她胸前的嫩乳揉麵糰似的揉,「爺爺就爺爺,反正都是我的種,橫豎他們媽媽都得給我搞,是不是?」

蘇念被他弄得氣息不穩,咬唇罵他,「誰要給你搞,老不休!」

「公公的雞巴都還插你逼里呢,你說誰給我搞?」他俯身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挺著下身重重地往裡一插去,頂得她渾身酥軟地吟叫出來。

「口是心非的騷兒媳,逼吸得我這麼緊,還不給我搞?以後你懷孕了也搞你好不好?騷兒媳挺著大肚子給公公搞。」

他的話,刺激得蘇念臉紅得不成樣子,感受著男人一下下的深插,深處愉悅得快要上天,嘴上卻不忘地反駁。

「嗯~~禽獸~~就不給你搞~~啊~~」

第101 章、兒媳婦的小逼這麼嫩這麼緊,公公搞一輩子都不會膩

「不給我搞給誰搞?都要給我生孩子的人,還想不給我搞?」周硯深飛快地挺動腰杆,下身的撞擊愈演愈烈。

他沉眸凝著她咬著自己性器的粉穴,一手摸到下面去揉她腫脹的小陰蒂,唇邊勾笑,「公公就是要搞你,兒媳婦的小逼這麼嫩這麼緊,公公搞一輩子都不會膩。」

蘇念渾身如觸電般的酥麻,陰蒂上傳來的刺激,讓她克制不住的抖,快感隨著男人激烈的操干越積越多。她難耐地摟緊男人的肩,喘息陣陣從唇邊溢出,迷離著美眸,好不容易匯聚一塊的視線又被男人狠戾的操弄撞散。

周硯深捏起她的臉頰,讓她對上自己的視線,張開薄唇重重地在她唇上吻了一記,「舒不舒服?還要不要公公搞你?公公的雞巴是不是比我兒子的更能讓你爽?瞧你這貪吃的樣,騷肉都給公公操出來了。」

蘇念被操得眼底沁出了淚,視線霧蒙蒙的,對上男人的視線卻又止不住地往下陷,她輕哼了幾聲,側開了頭不去看他。輕咬著嫩唇,壓根不想回答他的問題。

她的反應,惹得男人不滿,修長的手指夾著她的陰蒂使勁的揉,又是掐又是捏的,拉扯著往外,看著她刺激得媚叫起來,又抵著她的唇沉沉地發問,「快說~~給不給搞,公公和你老公誰的雞巴操得你爽?」

蘇念刺激得渾身如過電般的酥麻,敏感的陰蒂根本經不起男人的拉扯,只好順著男人的意思浪叫出來。

「嗯~~給~~啊~~都給爸爸搞~~啊嗯~~爸爸的雞巴最厲害了~~唔~~好大好粗~~嗯~~搞得念念好爽~~」

她的話讓男人滿意得不行,喉結滑動著低頭下去親她的唇,下身稍稍退出一些,再發狠地沉身往裡頂去。

「小騷婦,公公操死你好不好?逼這麼會吸,公公的魂都快給你吸沒了~~」

蘇念顫著身,勉強地仰頭,嫩唇軟軟地啃上他的薄唇,小舌頭掃蕩著撬開他的唇,舔吮上他的舌頭,和他勾纏在一塊深吻。

他說魂都快給她吸沒了,她又何嘗不是呢。身體像是被他操壞了似的,越來越渴望著他,想跟他親吻,想跟他融為一體,親密無間的糾纏。

這個男人雖然壞,但是每每的能把她操得跟丟了魂似的愉悅,被他填滿更是滿足得不行。

兩人你來我往的激吻,呼吸熱切地勾纏在一塊,周硯深大手攬住她的細腰將她帶進懷裡,幾乎占據了主導權。

大力地舔吸著她的香舌,吻得難捨難分。直到呼吸都開始錯亂了,喘不過氣,才好心地將她鬆開。

蘇念的唇被親得紅腫,像是沾了水的櫻桃,看得男人呼吸一沉,湊了過去,意猶未盡地在她唇上吻了又吻。

她也乖乖地親了親男人的薄唇,喘著氣,抬眼看他,「唔~~爸爸~~只要爸爸不去找別的女人~~我給你搞一輩子~~」

一想到他進過自己身體的東西,要進另一個女人身體里,她就不舒服。光是想想都覺得不舒服,她不想他也像對她這樣,對別的女人。其實這樣生活著除了要應對兩個男人無休止的慾望,其他的都還好。

周硯深看出她眼底的認真,心底滑過一絲異樣,喉結滾了滾,「好。」

在她之前,他也清心寡欲了十多年,本就不是什麼貪慾之人,只是自打在她身上開了葷,慾望就如破土的猛獸那般。一發不可收拾,恨不得將之前那麼多年的慾望都在她身上發泄出來。

他這個小兒媳婦,不但是個吸人精水的妖精還是個擾人心魂的,勾得他欲罷不能。對其他的女人,別說做愛了,連興趣都沒有。

別的女人哪有他的小兒媳婦好,又乖又嫩,人長得漂亮水靈,穴還是極品,吸得人魂都想給她。

蘇念不知道男人心底所想,抬著臉蛋去蹭他,嫩唇貼著他滑動的喉結,舔了舔,大張的雙腿也緊緊糾纏住他的勁腰。

「爸爸要說到做到~~嗯~~以後跟那些覬覦你的女人遠點~~我不喜歡~~」

她的呼吸軟軟的噴在他的頸間,惹得他身體一緊,克制不住地握著她的細腰狠狠抽送。

小女人嘴裡霸道的話,讓他心頭一陣愉悅,扣著她操得越來越凶,「誰給你的膽子,這麼要求你公公的?」

蘇念嗚咽著呻吟,濕著眼看他,「啊啊~~嗯~~你~~你給的~~」

周硯深勾唇輕笑,大手捏起她胸前晃動個不停的乳,重重一握,「不喜歡我跟別的女人靠太近,那你喜歡什麼?」

「嗯~~啊~~喜歡~~啊啊~~」蘇念哆嗦著,被長時間操干刺激的嫩穴受不了的開始陣陣痙攣。身體的快感堆疊著,蜂擁而上,沒一會,滅頂的快感就朝著她襲來。不禁細細尖叫著,攀上了高潮。深處噴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液,直直灑在男人龜頭上。

她高潮的甬道顫抖著緊縮,緊緊地將他吸住,擠壓著,嬌嫩的宮口緊箍著他的龜頭,兩層的裹吸,爽得他一陣尾椎發麻。

用力扣著她的細腰,強硬地從她緊縮的小子宮裡抽離出來,沒等她喘口氣,就又深深地捅了進去。軟嫩的宮口還沒恢復,就又被男人熱切的捅開,他操得又急又凶,每次插入,陰囊激烈地甩打在她的穴口,插出「咕嘰咕嘰」的水聲。

蘇念雙腿打著顫,身體像是要被他操壞似的,不斷隨著他激烈的操弄聳動個沒完,深處又疼又爽,受不了地嗚嗚呻吟。

周硯深大進大出的抽送了數十下,猛地將性器深貫入她的小子宮裡,額前青筋直蹦,龜頭一陣暴漲,直接將積攢多時的精液射進她的子宮裡。

一股股的噴射,澆得她不受控制地輕顫,小腹抽搐著又攀上了一個小高潮。

他沒有急著拔出,插在她的穴里,摟抱著她躺到在大床上,眼神灼熱地盯著她泛著潮紅的臉蛋,「喜歡什麼?」

蘇念脹得不行,肚子裡被精液和蜜水堵著,有些難受,她媚著臉往他懷裡貼了貼,聲音小如蚊吶,「喜歡你啊!」

第102 章、小混蛋!老公才剛插進去,就要射給你?

她的聲音雖然小,但還是清清楚楚地傳到了男人耳中。意料之外的,讓他心頭一陣狂喜,看著說完就當起縮頭烏龜的小兒媳,恨不得將泛著媚意的小姑娘整個揉進懷裡。

埋在她體內的性器也迅速地再次脹大了起來,將她緊緻的甬道塞得滿滿當當的。

蘇念想抗議,才剛抬起頭,就被男人低頭深吻住了唇。腦子暈乎乎的,在男人深深淺淺的操弄里,很快又陷了進去。

周程回來已經很晚了,他過來的時候,蘇念甚至都沒有醒,以至於第二天早上見到睡在自己身側的男人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在他懷裡動了動,想調整下姿勢,卻不料將人吵醒了。周程也不睜眼,伸手摟著她往懷裡帶,嗓音慵懶磁性,「乖,再陪我睡會。」

蘇念默了默,也乖乖地順著他,窩進他懷裡。

等再次睡醒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了男人的身影,她隨意地抓了床頭丟著的睡裙套上身,就往洗手間走去。

身高腿長的男人背對著她站在鏡子前,下巴上全是泡沫,骨節分明的大手拿著剃鬚刀在刮鬍子。蘇念走了過去,從背後摟住了男人的腰,小臉貼上他寬厚的後背,嗓音軟甜地喊他阿程。

周程被她抱著身體一僵,將人扯到自己跟前,低頭用沾滿剃鬚泡的下巴去碰她的鼻尖,將泡沫沾到她臉上。

蘇念笑著地躲他,鼻息間滿滿的都是清爽的薄荷味,動作再快臉上還是難免地沾了點。她伸手去抹,將蹭到的泡沫擦到男人額頭上,還沒開口,眼見著他又故技重施地低頭湊過來。

蘇念連連求饒,雙手舉起在頭頂,「不玩了不玩了,我投降。」

周程被她的舉動逗笑,托起她的臀部抱著她讓她坐在洗手台上,又將手裡的剃鬚刀塞進她的手裡,「你來~~」

她不是第一次幫他刮鬍子,感覺到男人灼熱的注視,還是會不爭氣的臉熱,拿著剃鬚刀順著男人的臉頰耐心地往下刮。

「你今天不去公司嗎?」她醒來看了時間,十點多了。

「不去。」周硯深淡淡地回,大手扣著她的腰肢揉了幾把,視線難免地順著她的臉蛋往下掃去。

她沒穿內衣,絲質的睡裙胸前頂起兩個小突點,深紫色,很襯膚色。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還散部著不少的吻痕,在白嫩的肌膚上格外顯眼。

他滾了滾喉結,大手順著她的細腰往上,隔著睡裙揉她的胸,不用想就知道他們昨晚做得是得有多激烈。

蘇念敏感得不行,被他揉得輕哼起來,水媚的眸瞪他,「嗯~~你別亂動,我等會刮傷你了別怪我啊~~」

周程也不甚在意,在她胸上揉了幾把又往下撩她的睡裙,兩條長腿又白又嫩,沒穿內褲,光滑白嫩的陰部都能看到。

蘇念有些羞恥,剛才她以為他不在,所以也沒顧那麼多,這會兒被他撩開裙子,下身光溜溜的,到底還是有些不大適應。雙腿併攏著想夾緊。

她沒有看過,昨晚被周硯深按著做了三四回,下面肯定還腫著,莫名地不想被他這麼看。種被丈夫抓到跟別的男人偷情之後的羞恥,哪怕是他默許推動下的。

只是還沒合攏就被男人眼疾手快地按住,往兩側分開,腿心那神秘的幽谷徹底暴露在男人眼皮子底下。很美很嫩的顏色,有些泛粉,好看得不行,周程伸出手指惡劣地摸了摸那粉嫩的陰唇。

蘇念手裡的動作一僵,完全沒有辦法靜下心來,給他好好刮鬍子,小手難堪地伸到下面去擋,「別弄,阿程~~」

周程拿開她的手,拉著勾到脖子上,然後攬過了她的細腰,將她從洗手台上抱了下來。她驚呼了起來,整個人吊在他的身上,沒了著力點,雙腿只能緊緊地纏住他的腰,攀著他不讓自己掉下來。

周程看著鏡子裡跟無尾熊一樣掛在身上的女人,喉結滾動,托著她的屁股,一手撥開身上的睡袍,扶著早已硬挺的性器在她穴口摩擦了幾下,緩慢地往裡插。

蘇念被插得悶哼,很脹,她還有些乾澀,粗大的性器生澀的摩擦著裡面的媚肉,難免的讓她覺著有些疼了。

好在他將性器插進去之後,就沒有再動,偏頭哄她,讓她繼續給他刮鬍子。

「壞~~」蘇念嘟囔著罵了他一句,對上男人溫柔的注視,還是紅著臉,勉強地找回了些神智,重新替他颳起了鬍子。

剃鬚刀上沾滿了泡沫,要洗,那男人也不放過她,單手替她打開水,讓她探著身子,伸手過去洗。

來來回回的幾次,瞧著漸漸清爽的男人臉,她湊過去親他的唇,「阿程,我想吃錦記的蟹黃面,午飯出去吃好不好?」

「先喂飽你小老公,再帶你出去。」周程受用地颳了刮她的鼻尖,抱著她轉身就出了洗手間。

蘇念掛在他身上,討好地扭腰,小腹收縮著夾他,嬌嬌地催促,「那你快點嘛~~」

周程被她夾得性器狠狠一跳,掐著她的腰,將她帶到牆邊,直接將性器抽了出來,把著她的身子翻了個面,讓她扶在牆上,高高地翹起屁股。

他站在身後,扶著性器碾了幾下,又快又狠地插了進去,重重地抽插,「要哪個快點?」

「嗯~~啊~~要你快點射啊~~唔~~」蘇念嗚嗚地叫,雙手扶著牆面,身體被衝撞得直晃,快感漸漸地朝她湧來。

周程伸手過去扒開她的睡裙,大手粗魯地抓上她胸前晃動的一團嫩乳,大力地揉弄,薄唇貼著她的耳邊罵。

「小混蛋!老公才剛插進去,就要射給你?當我是秒射男嗎?昨晚被公公喂飽了,老公的雞巴就不稀罕了是吧?」

「啊~~沒~~沒有呀~~」蘇念心虛地扭頭看他,男人的臉因為性慾而顯得很性感,聯想到昨晚她對著周硯深說喜歡,心裡就難捱得厲害。

她可能真是一個花心的女人,一面愛著自己的丈夫,卻又禁不住誘惑對公公動了心。

第103 章、想看著你的臉,不要這個姿勢

周程將她披散的長髮順到另一側,俯身下去,唇貼著她光裸的肩頭,「小騙子,奶子上都是吻痕,逼都被操腫了。」說著,他掐著她的細腰,下身聳動得飛快,結實的大腿拍打在她的翹臀上「啪啪」作響。

他操得很快,進進出出掠起一連串的酥麻,青筋凸起的莖身快速地摩擦著她的嫩肉,勾得她直顫。「啊~~阿程~~你輕點~~嗯~~」蘇念被他操得有些站不穩,聽著男人含著醋意的話,難耐地攀上他結實的手臂。

討好地晃著嫩臀,配合他的操弄,緊緻的甬道緊緊地吸他,嫩肉一圈圈地吸附糾纏上去。

相對於周硯深的,她還是比較喜歡周程的。雖然吃進去都會脹,但周程的尺寸她接受起來比周硯深的要容易些,不會進到那麼裡面,光是性器的摩擦都讓她爽得不行。

見她一面說著讓他慢點,一邊小屁股又聳動起來吃他的雞巴,那口是心非的樣。周程嘖了一聲,重重地在她肩頭吮了幾下,「嘴裡要我輕點,小屁股又搖得這麼歡,念念,你到底是想老公怎麼搞你?」

蘇念抬著水眸嗔他,小嘴軟軟地親他薄唇,「想看著你的臉~~嗯~~不要這個姿勢~~」

周程被她的舉動弄得心猿意馬,沒有猶豫,按著她的小屁股,將自己抽出來,猛然一把抱起她,邁開長腿就來到了角落的單人沙發坐下。粗壯的性器順著她還沒完全恢復的穴口,緩緩地插了進去,沒等她緩和,就開始帶著她上下套弄起來。

房間的窗簾沒有完全拉攏,可以透過落地窗看到外面陽台上她種的多肉,以及外面遠處的風景。

她只掃了一眼就收了回來,看著男人那張英俊的臉,低頭湊上去用唇碰了碰他的鼻尖。他的鼻子很高,五官輪廓深邃,跟那個老男人如出一轍,是她愛得不行的樣子。

如果生了孩子,是個男孩的話,她覺著也應該跟他長得很像,他們周家的基因很好。兩個男人都是同樣的出色,英俊好看,讓人心生歡喜。

他身上的睡袍還好端端地穿著,只是隨著他打開的雙腿,那根灼熱的性器硬邦邦地抵著她。蘇念媚著眼在男人臉上親了親,小手主動地摸到他睡袍的系帶上,輕輕往外拉扯,原本就鬆散的結就被她拉開了。

周程順著她的將睡袍脫掉,丟到一邊,眼神看著她身上凌亂的睡裙,意思很明顯。

她哪能不知道,故意將滑下去的肩帶拉好,手擋住胸前的春色,嫵媚地嗔他,「不給你看~~」

男人配合地點頭,按著她的細腰,一下下地將性器往她嬌穴里送去,嗓音發沉,「那逼給老公操嗎?」

蘇念被他頂得身體聳動不已,小手軟軟地攀上他的肩頭,縮著小腹夾他,「啊~~嗯~~不給你就不操了嗎?」

「不能。」

周程被她夾得發疼,沉吸著氣,眼睛火熱地盯著她吞吃著自己性器的嬌穴,捏著她的細腰掐著她的翹臀,下身越戰越勇。這個姿勢進得很深,粗大的龜頭次次狠狠頂著她的花心,隨著她往下坐,深處被頂得一片酥麻。

蘇念仰頭嬌喘,手指胡亂地抓著男人的脊背,身體在慾望的驅使下,小屁股晃動著吮他。快感很強烈,被男人發狠地操弄了數十下,深處的快感累積著,很快就被男人送上了高潮。

看著她高潮嬌媚的模樣,周程吻住了她的唇,大力的吸吮舔吸,下體埋在她穴里緩了會兒,便又扣著她發狠的抽動起來。

隨著她身體的晃動,領口下那露出的渾圓起伏也晃動翻滾出好看的乳浪,看得男人喉嚨發澀。抬手就將她整理好的睡裙拉了下來,將那兩顆渾圓的奶兒掏了出來,一邊狠操著她的嫩穴,一邊低頭湊過去,輪流地啃吸起來。

他的唇舌從一側的軟乳舔吸到另一側,舌頭挑逗著來回地流連,酥癢難耐,惹得蘇念克制不住地喘。深處又被火熱的貫穿著,他對她的身體了如指掌,每一下都朝著她的敏感點刺去,才過高潮的身體根本受不住刺激。

連想拒絕都開不了口,只能乖乖地挺著胸給男人吸咬玩弄。

周程吸著玩弄了會她的奶子,就從她胸前抬頭,輕咬著她的下唇就開始衝刺。

做到最後直接抱著她起來,讓她抵著面向陽台的落地窗上,打樁機似的猛干。

激烈的操弄下,蜜液不斷地順著結合的地方飛濺出來,一滴又一滴地落在地板上。周程足足扣著她衝刺了百來下,才將濃厚的精液灑進她的子宮裡。

蘇念被不屬於自己的熱液沖淋得哆嗦了一陣,啊啊叫著又噴了一次。

感受過她最後一陣的絞吸,周程一臉饜足地從她體內退了出來,摟抱住她的身體坐在沙發上休養生息。

因為惦記著出去,蘇念又怕他等會還來,休息了會兒就火燒屁股似的從他身上起來,光著腳跑朝著洗手間跑去。

*********

錦記在C市的老城區,老牌的麵館,以前兩人戀愛的時候,經常過來,距離大學城不算遠。店面雖然不大,但勝在精緻,每一處都是細節。

蘇念最喜歡他們家的蟹黃面,分量很足,上面鋪滿了一層蟹黃,入口滿是鮮香,讓她惦念了好久。

周程對這面說不上喜歡,只是看著她喜歡,就覺得還不錯。蘇念吃得很滿足,嘴角都不自覺地揚起,嘴角蹭到了湯汁都沒發覺。

這個時間點店內的人不多,周程看著眼底發沉,伸手越過桌面,捏起了她的下巴,在她疑惑地抬眼看過來時,傾身過去薄唇輕輕在她嘴角吮了一下。

「你做什麼?」蘇念的臉不爭氣地紅了,心跳加速地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唇角輕勾,手指壓在她的唇上揉了揉,鬆開,又坐了回去,若無其事地道,「嘴角沾了湯,現在沒了。」

「~~」她嗔怪地瞪他一眼,看了看周圍,見沒人注意到,才鬆了口氣。

「未完」

相關推薦